幸好,剛剛他反應得快,否則自己這輩子恐怕便玩完了。

真的是萬萬沒有想到啊,平日間米沖那種遙不可及的大人物,竟然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同時,徐有才對於米沖帶來的少年,心中已經有了想法,無論如何都要討好他!最少!決不能與他為敵!

葉雲此時覺得有些熱,這黑漆漆的山洞中,火熱的風不斷竄出來,而且那熱氣竟然不住的往他身體中鑽去,如果不是他的氣血比較特別,恐怕此時已經滿頭大汗了!由此可見,那山洞中的火熱,一定很特別。

走了大約一刻鐘的時間。葉雲估摸著已經走到了山體中心了。此時,前方出現一抹火紅光亮,以及一聲聲鐵鎚敲擊兵器的聲音!

當葉雲和米沖走進去,裡面是一個石窟一樣的巨大房間,葉雲一眼就看到,密密麻麻的巨刀被成列在一排排鐵架之上。

看到這一幕,葉雲心中頓時明白米沖的用意!

拯救女神系統 這是要為自己選刀了!?

雖然葉雲已經有了家傳寶刀,但對於這種巨刀,到還真的不是多麼了解,心中也的確有一些興趣。

最關鍵的是,正好學一套可以掩人耳目的刀法,否則日後屠龍刀極易暴露出來!

在那石窟後方,還有一個相連的洞口,裡面有濃郁的紅光以及熱浪飄散出來!

鏗鏘的擊鐵聲音就是從那洞口中傳來,同時不時有一把巨大的鐵刀飛出,穩穩落在那鐵架之上。

每一把刀都是千年玄鐵為材料製作,正有兩個長老仔細的清點著這些武器的數量以及品質。

聽見洞口有動靜,兩位長老頭都沒抬一下,以為是前來換刀的弟子,其中一人語氣淡淡的道:「姓名,哪個長老座下。說清楚,然後自己去選刀。」

他等了半天見沒有動靜,眉頭一皺,抬起頭來,就見到一張笑得很猥·瑣的臉。

「啊!!峰……峰主!」

這一聲峰主,頓時讓這個原本還比較熱鬧的地方一片寂靜,那些擊錘的聲音全都戛然而止!

「那個強盜又來啦!!?」

恍惚間,葉雲是聽見裡面有人在小聲的說這句話來著……

米沖「嘿嘿」兩聲,沒有絲毫一樣的猥·瑣微笑:「你們歐陽長老在哪?」

他話音剛落,從那洞中,就閃出一道人影!

那是一個滿頭白的老頭子,他精狀的上半身裸露在外,露出盤扎結實的古銅色肌肉!

此時,他臉上帶著不友好的神情,斜眼看著米沖:「臭老頭!你怎麼又來了?上次把我耗盡心血煉製的那幾把刀全都搶了!我可告訴你!這次一把都不會給你!」

對於那老頭怒目橫視的模樣,米沖似乎沒有多大的意外,他臉上的猥·瑣笑容不減,一把就把手搭在那個歐陽長老肩上,親熱的說:「我說,歐陽老弟,咱兩都認識多少年了?還這麼見外呢!?」

歐陽長老撇了撇嘴,拍開他的手,不屑的道:「你可少來這套!這次說什麼都不會讓你從這裡拿走一把刀!」

米沖又是一聲「嘿嘿」,臉上的表情更加猥·瑣了,突然指著一旁的葉云:「這次可和以前不一樣,你看看這是誰!」 「哦!?」

歐陽長老目光頓時被葉雲所吸引,他盯著葉雲看了兩三圈也沒什麼印象,確認是沒有見過,不由又把狐疑的目光看向米沖:「老東西!這難道是你的私生子!」

這話讓米沖眼皮跳了一下!然而歐陽長老接下來一句卻直接差點讓他暴走起來。≥

只見歐陽長老馬上相當篤定的搖了搖頭:「不可能,你這老東西長成這樣,生得出這麼俏的兒子!?況且…………你還有那種能力么!?」

他的語氣中竟然帶著一絲憐憫。

米沖的臉立刻就黑成一坨碳:「歐陽飛!你是什麼意思!?竟然懷疑我老人家的能力?!!」

歐陽飛撇了撇嘴,不在這個話題上停留,臉色轉為認真:「說吧,這小子到底是誰!?」

米沖也收起玩笑之色,臉上的表情有些得意:「這是老子的徒弟,葉雲。」

「徒弟!?」

這個看起來似乎很平常的回答卻讓歐陽飛一下子驚呼起來!

徒弟!?這個小子是米沖的徒弟!?只有他這個多年的好友才知道,面前這個看起來不修邊幅的邋遢老頭心中那是何等高傲!

即使是楚狂這個一度號稱天玄年輕一輩第一天才的人物,也入不了他的眼睛!

可是,面前這個明顯才凝血後期的弟子,竟然是米沖的徒弟!

他真的震驚了!然而,讓他更為震驚的卻是……

「不是……」

那個原本一聲不的少年,竟然十分平靜的開口說著這種話!!他鎮定的表情真的不像是裝出來的!

米沖臉上的得意之色一僵,他還真的忘記了,葉雲的確還沒有答應拜他為師的。

他覺得有些蛋疼,想他米沖何等身份,多少人哭著喊著要做他的徒弟,可是如今竟然變成了他求著別人當他徒弟的錯覺……

「榆木腦袋!你別管他!他就是這個性子!」米沖臉上再度展露出明媚的微笑,把噁心人的笑臉又一次對準歐陽飛,絲毫看不出被葉雲拆台的尬尷。

歐陽飛此時的表情很是精彩,想笑又憋住,他看著葉雲的眼神很是奇特。

了不起!

歐陽飛心中就只有這個念頭!

同時,他更有些好奇,這個少年竟然值得米沖做到這一步!?

葉雲心中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覺。但是,他也並沒有多說什麼,米沖對他的恩惠已經很多了,有些事情說一遍就夠了,況且他更加不在意別人怎麼說他是米沖的徒弟什麼的。

任那千言萬語,葉雲又怎會有一絲的在意?

「好了不說這些了1!」米沖趕緊把這個話題扯開,隨後一臉理所當然的道:「我說鐵公雞,你看老夫都有徒弟了,是不是該給老夫的弟子送一份見面禮啊!實不相瞞,本峰主今日前來,就是想為自己的弟子討一把趁手的兵器!」

米沖那峰主的架子並沒有嚇到歐陽飛,歐陽飛本能的想要拒絕,但是看見那個他覺得很有意思的少年後,他的心意有些改了:「本來嘛,要是你這個臭老頭一個人來,是斷然不能從本大師的手中拿到任何一把兵器的!」

隨後,歐陽飛突然露出溫和的微笑,他看著葉云:「不過你這弟子脾氣很對老夫的胃口!看起來什麼都不在意!這才是真正的傲氣!連你這個老傢伙都不放在眼裡!很好很好!」

他從腰間拿出一塊泛著血紅的奇異勾玉,屈指一彈,那勾玉頓時有光芒閃過。隨後,一把巨刀出現在他的手上。

冷情總裁的獨寵 那是一把不小於楚狂那把刀的巨刀。有一個成年女子高。至少,比之現在的葉雲也差不了多少了。

但最關鍵的是,那把刀太過華美了。就像是一把黑水晶一般。通體透亮,刻著繁雜深奧的花紋,從刀刃到刀身,渾然天成的宛若藝術品!

一抹黑黝黝的光芒在其上流轉不息!

那竟然是一把銳器!!

相比起葉雲手中的鐵刀來說,葉雲的鐵刀似乎就像是一把垃圾,當真可以算是兩個極端了!

「這是老夫三年前偶然得到一塊巨大的玄玉精髓后,耗費老夫八十一日打磨,八十一日錘鍊,八十一日啟靈從而造就的一把銳氣!成長性即使是這個臭老頭的玄魔刀,都不逞多讓了!日後未必沒有進階為寶器的可能性!」

歐陽說到這裡,臉上露出肉痛的表情,他本以為,這把刀會讓那兩個人都激動起來。

事實上,米沖的確是呼吸都有些急促了,米沖愛刀,不是什麼秘密。他勾玉中的刀當然也不少,許多都是從歐陽飛這裡搶過來的。可是,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品質這麼完美的刀,即使是他,都有些眼熱!

然而,葉雲的表現卻似乎有些過分了……他雖然目光也一下子定格在刀上,但那眼中根本沒有一絲喜歡的意味!反而像是在打量著一件稍微有價值的物品一般。

那樣的眼神,使得歐陽飛覺得有些不自在。

其實,要是他知道葉雲現在在想什麼,估計能氣個半死!

葉雲看見這把刀的時候,就覺得,如果把它砍碎了,估計自己手中的鐵刀會有一個質的飛躍了!

當然,他也只能想想,他知道要是自己這樣做了,估計會被這兩個愛刀如命的老頭,生吞活剝了!

「小子,接著吧!」歐陽飛忍著想收回去的衝動,把刀丟給了葉雲。

「多謝歐陽長老!」葉雲騰出左手,握住那把巨刀。

刀入手,葉雲頓時現這把刀比表面要沉得多!絕對有兩千斤!他握著都有些吃力了!畢竟是玄玉精髓,這種東西在天玄大6,已經可以排進頂尖寶料的位置了!

不過,他現在的姿勢有點彆扭,他右手握著自己的鐵刀,那個小包裹夾在腋下,左手還拿著這把巨刀。

米沖嘿嘿一笑,葉雲手中的刀頓時飛進了他手中,他理所當然的說:「這把刀我這徒弟目前用不了,就暫時就由我這個師父幫他收著了!」

說完他一臉陶醉的摸著那把刀,就像在摸一個絕世美人一般!露出猥·瑣無比的神色!

當然,他所說的的確是實話,葉雲目前用不了這麼重的刀。

此時,歐陽飛已經不耐煩的下了逐客令:「好了,刀也拿到了,現在你們可以走了!別來打擾我老人家了!」

米沖笑眯眯的點頭如搗蒜,帶著葉雲走向洞口,臨出前突然一勾小指!

一把剛剛精鍊好的上品巨刀還沒落上那鐵架上,就飛入了他的手中。

他在哈哈大笑中,立馬帶著葉雲逃也似的跑了。

身後響起一聲怒吼:「你個殺千刀的強盜!」 一路逃出這個洞口,空氣頓時清新許多!

那洞穴里,應該是有地心火這種東西,用來煉器事半功倍,所以極刀教才會選擇那裡作為煉器堂。

米沖的心情很好,因為他越看著手中的那把刀越覺得滿意。

不得不說,那把黑玉般的刀真的很不凡,特別是在陽光的照射下,更是散出透射的黑亮光彩,其上那抹黝黑銳氣流轉不息。

看起來有些刺目!散著森寒的殺氣!

「起個名字吧,小子。」

葉雲仔細看了一下那刀,略微思索,便道:「黯滅。」

米沖點了點頭,這個名字配這把刀,也算合適。

想到刀,米沖不得不把目光放在葉雲的鐵刀上,當時在大荒中,只有那幾個長老知道,葉雲手中的刀絕對不是表面這樣的平凡。他們親眼見到了這把刀上那抹乳白色的銳氣,到底是有多麼鋒利!

遠一般的銳氣!!

「小子,你手中那把刀到底什麼來頭!」

葉雲一怔,看了一眼顯得有些好奇的米沖,他想了想,說道:「在大荒中撿到的……」

「是么?」米沖撇了撇嘴,明顯有些不相信的樣子。

不過他也終究沒有多問,雖然他的確對於葉雲的刀很好奇,但以他的身份,倒還真不至於搶葉雲的刀。

「那你刀上的氣血為何會有七彩之色?身上的血氣透紅晶瑩,極端強大,可刀上血氣竟然呈現七彩?這是何道理!?是你的體質改變了氣血還是刀改變了氣血?」提到這個,就是米沖都一陣疑惑,七彩氣血的體質,他真的沒有見過!若真的有,他想來也不現實,一個人身體中怎麼可能同時擁有七種屬性!?而且葉雲的身體氣血明明就是紅色的。

「恩,大概是刀的緣故吧……」葉雲給了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米沖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有機會……得好好研究一下這把刀呀……

米沖把手中的兩把巨刀都放進了勾玉中。隨後徑直就帶著葉雲往那高高的山巔上去!

山巔在霸刀閣後方的山坡上!隱約間葉雲見到了一些房舍一樣的樓閣宮闕!

從霸刀閣後方走過了一條繞山盤旋而上的石徑之後,葉雲終於來到了這霸刀鋒最高的地方了!他的面前出現了一排茂密的叢林,後方的建築都是白玉雕砌而成,有精美玄奧的符文刻在其上,隱約間天地靈氣都在向著這些樓閣靠攏!!

葉雲眼中閃過一抹幽綠光芒,一瞬間他的腦海就從那樓閣中印出數十道強悍的血色光影!!!

好強大!

葉雲觀察了一會!這些人,最少的都是鍛骨巔峰!許多丹田處已經出現了凝實的血丹!而且看他們的身骨!相當的年輕!絕對都不過二十五歲!

這就是極刀教上一代年輕一輩的精英弟子么!?

葉雲跟著米沖走進了那叢林,他們穿過幾個樓閣之後,終於來到了最裡面的一個樓閣前!

米沖一指那個樓閣,笑眯眯的說:「小子,以後你就住這裡了!」

葉雲看見他臉上那噁心的笑容,突然身體打了個冷顫,謹慎的觀察了一下這個樓閣,現和外面那些並沒有什麼不同的,唯一的區別,只是離那些樓閣比較遠一點,而且要小許多。

但是,葉雲心中總有一種不妙的感覺,他皺著眉開口道:「我想住在外面!」

「不行!」米沖馬上一口回絕,隨後他臉上的笑越的讓葉雲膈應:「這裡是本峰主的地盤,本峰主說你住在這裡,就得住在這裡。」

隨後,那個老頭從勾玉中丟出一枚戒指,說道:「這是門戒,你現在可以進去了!」

說完,他竟然哼著不知名的調子,把葉雲一個人丟在這裡,興高采烈的走了!

「明天老夫就要開始親自教你刀法了!好好享受今夜,不對……現在這舒服的時光吧……哈哈哈!」

「你什麼意思!?」葉雲皺著眉看著他的背影。

「嘿嘿……」回答他的是猥·瑣中帶著興奮的笑容。

葉雲呆立在原地,有些無所適從,半晌他一聲苦笑,面對米沖這樣一點沒有作為長輩覺悟的極品人物,也算是福禍相依了。

想到米沖走之前說的話,葉雲心中有些火熱起來。

刀法啊……

米沖沒有問過葉雲想要學什麼刀,但他是霸刀峰峰主,所以,他所教的刀法只能是霸刀。

正好,葉雲對於這極刀教的刀法,都是很感興趣的。他剛剛就曾在極刀大6上看見有人背著一把狹長的薄刀。還有一種刀,是只有兩尺長的短刀,可以別在腰間,至於最後一種刀,葉雲目前沒有見過。

他沒有在外面多停留,走向了那精美的樓閣。

來到那朱玉大門前,葉雲手指上的戒指突然射出一道紅色光芒,隨後他感到前方的空間像是解開了什麼禁錮一般,葉雲這才向前走去。

葉雲推開了門…………

就在葉雲第一眼看見裡面的場景之時……他就呆住了……

葉雲之所以這樣,倒並不是看見了什麼雜亂不堪的情景,甚至相反來說,裡面相當整潔了……

他面前是一個大廳,有桌子有椅子,角落放著幾盆奇異的植物,散著炫美的光彩。

只是,在那些桌椅上放著的幾樣東西,讓他有些沒有回過神來……

一件深藍的長裙上,是一條純白色的布片,很不幸的是,葉雲認識,那就是女子的內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