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也怪自己太寵這個孩子,宋文心裡一嘆,語氣稍微軟了一些小聲道:「玲兒,你今日所撞之人不同凡響。」宋文撇了一眼澹臺靜宸,應該就是她了。

宋文雖然是人族可他博通古今,不過他最厲害的還是卦術。今早他就算出了今天會遇到來頭不小的人。眼前的這個女子氣度不凡不說,光那面相,他就喜歡得很。澹臺靜宸眉宇之間清雅大方,嫻靜高潔,若蘭似梅,不染塵埃,沉靜如水,這上善若水乃是最為正氣之相。

凡品行高潔之人一眼便會被澹臺靜宸這樣的人吸引住,反而忽略了那生得極美的慕笙歌。

宋文是打心底里喜歡,對澹臺靜宸也更加客氣。他向澹臺靜宸和慕笙歌一鞠躬把責任攬到了自己身上:「小女年幼,是我沒有管教好,還請倆位見諒。」

「無妨。」澹臺靜宸微微搖頭,她本來就沒打算追究,這種事情她從不會把放在心上,加上宋文誠懇的態度她更不可能計較。

慕笙歌倒一直沒說話,她是想教訓這個小孩兒,但她還不至於這麼沒品,真的對會一個孩子動手。其實反應過來會,她也知道自己是關心則亂,靜宸根本就不可能被這種級別的法器傷到,也確實是她太過緊張了,不過…..

慕笙歌看了眼宋文腰間幽幽道:「你若真有誠心,便請我們回去煮上一壺好茶,好好的賠禮道歉。」

澹臺靜宸有些不解地看向慕笙歌。慕笙歌雖然驕縱卻不是個得理不饒人的人,怎麼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注意到澹臺靜宸疑惑的目光,慕笙歌嫣然一笑,無比地坦蕩,這讓澹臺靜宸更加疑惑了,笙歌好像是故意為之?

宋文先是一愣,然後連連點頭,「姑娘說的是,是我考慮不周。」

當看到門匾上易寶齋三個字的時候,慕笙歌臉上一笑,剛剛自己果然沒看錯,宋雲腰間掛的正是自己在書上看到的易寶齋特有的腰佩。

而這裡正是慕笙歌在尋找的地方,還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要說這易寶齋,雖然名氣小但古老無比,一代代傳下來。齋中有著許多已經遺失在歷史中的物品。慕笙歌也是找了好多書才知道這麼個地方,她要找的東西估計也只有這裡有了。

「倆位稍坐。」宋文離開去煮茶,只留下小玲兒和慕笙歌倆人,有澹臺靜宸這樣的人他也不怕慕笙歌會做什麼出格的事情。

易寶齋里散發著濃濃的書卷氣,澹臺靜宸覺得很好聞,在這種地方心也不自覺地沉靜下來。易寶齋雖然不大可是整體的環境卻讓人很舒服,如此雅緻的布局,也看得出來齋主人的品格應也是如此。

慕笙歌看得出來靜宸好像很喜歡這裡,想來也是,以靜宸的性子喜歡這種滿是書卷氣息的地方也正常。不過慕笙歌就不太喜歡了,雖然以慕笙歌的學識也不少,她也看過澹臺靜宸房裡的書,但都是略讀,不過比大多數人已經算是上等。

但這裡的書居然比靜宸房的還要多上不少,慕笙歌看著就有些頭疼,還是趕緊拿到東西走了好。

澹臺靜宸自顧走到書架旁,瞬間就被上面的物品所吸引,這裡面的東西有些連她都叫不出名字。澹臺靜宸抽出一本書,上面居然講的是仙族的由來。澹臺靜宸看得認真根本沒注意到一邊慕笙歌跟小玲兒的鬥嘴。

「喂。」慕笙歌叫住了想要離開的小玲兒,但明顯小玲兒並不是很想理她,不過換誰也不願意搭理一個稱呼自己是喂的人。

「小孩兒你站住!」居然敢不理我?

小玲兒氣嘟嘟地回道:「我不是小孩兒,我都十歲了。」她不喜歡別人這樣稱呼她,雖然她卻是還是個小孩兒。

「好好好,那小玲兒。」好像剛剛那大叔好像就是這麼叫的來著,應該沒聽錯,怎麼說現在也是有求於人,還是客氣點好。慕笙歌笑著低身捏了捏小玲兒肉嘟嘟的臉,沒想到小孩子那滑滑的臉蛋摸著還挺舒服。

慕笙歌那張美得極致的臉突然湊近,加上那語氣又比之前好上了太多,這讓小玲兒一時間忘記了慕笙歌之前的行為,果然長得美就是容易蠱惑人心,更何況對方還是個涉世未深的十歲小女孩兒。

「你…你叫我做什麼了?」雖然小玲兒也覺得慕笙歌態度突然轉變是不懷好意,但她的臉上還是浮現出了一絲可疑的緋色,語氣也緩了下來。

「我說小玲兒,你這易寶齋里可有流玉?」慕笙歌剛剛看了一圈沒有擺在外面,應該是被特意收起來了。

「當然是有的,你問這個幹嘛?」小玲兒看著慕笙歌問道。

慕笙歌滿臉的笑意,不過為什麼總覺得笑得就像是在哄騙小孩,「姐姐很需要那個東西,你能不能給姐姐?」

慕笙歌笑起來那張本就絕色的臉就更加好看了,小玲兒看得有些失神,但是還是拒絕了慕笙歌,「那個東西不能給你。」

聽到拒絕,慕笙歌裝不下去了,「為什麼?」別逼我啊,不給我就搶,信不信?慕笙歌肯定是做的出來的,不過她突然想到了什麼。慕笙歌抱手鄙視的眼神環顧了易寶齋一周開口道:「你肯定是吹牛的咯,也對流玉泉千年前就已經幹了,你這裡怎麼可能有。」

「我沒吹牛!」小玲兒立馬反駁道。

「你就是吹牛…就是吹牛。」慕笙歌學著小孩子的模樣,跟這個小孩兒拌起嘴來。一點兒都沒有在欺負孩子的覺悟。

「你給我等著!」小玲兒果然還是太過年幼,慕笙歌一招激將法就能輕鬆搞定。

※※※※※※※※※※※※※※※※※※※※

求評!

這幾天忙,無法按時更新,多謝各位理解。o(^▽^)o 這裡是一片規模浩大得令人感到震撼的廣場,在廣場周圍,密密麻麻的人海一直蔓延至視線的盡頭,震天鼎沸喧嘩之聲!

在廣場的半空中,懸浮著眾多的石台,這些石台,將會是全場最為矚目的焦點所在,這次丹會的最後交鋒,便是待會這上面展開。

全場的氣氛,極度的火爆,無數道日光皆是望著廣場中央處,那裡,有著一座由黑色岩石所搭建而成的巨門,在那巨門中,空間波動呈現扭曲之狀,這是丹界的出一,再過得不久,那些順利通過第二道關卡的參賽者們,便是待會從這裡出來…

而此刻,空間便是發生了波動,只見三人從中走出來,自然便是炑林,曹穎以及蕭炎三人!

葉欣藍,葉重,小醫仙等人一見到出來的三人,皆是大喜!

「是夫君!他成功了!」葉欣藍驚喜道。

「呵呵,老夫的女婿果然不凡!」葉重微笑道。

小醫仙也在一旁高興,內心獨自暗暗道:「林,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加油!只剩最後一關了,仙兒相信,丹會冠軍,一定是你!」

炑林等人一出來,便是看見了許多熟悉的身影,葉欣藍與小醫仙等人,以及丹塔的三大巨頭!

廣場中,當那空間大門的波動持續了將i&半個小時左右時,終於是逐漸的停歇,而那扭曲的空間波動,也是徐徐散去,空間大門,再度回復平靜。

當空間大門關閉那一刻,原本異常喧嘩的廣場,反而是變得平靜了許多,所有人都知道,接下來,方才是此次丹會的真正重頭戲!

高台上,玄空子目光掃記全場,輕輕的咳嗽聲,在每一人耳邊響徹,令得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匯聚在了他的身上。

「首先,恭喜能夠站在這裡的你們,你們通過了第二輪的篩選。不過你們也應該知道,接下來的這一輪,方才是丹會最為重要的一項,能夠在這一輪中站到最後者,那他,便待會是這一屆的丹會冠軍!」

「天空上的石台,是屬於你們表演的舞,在那裡,希望你們能夠綻放出人生最為璀璨的時刻!榮耀,待會在你們之中,誕生!」短短一席話,卻是猶如引爆炸藥的火星般,轟然間,這片天地為之沸騰!

煉藥界最為盛大的大會,在這一刻,終於是徹底來到!丹會終於是開始~~~

「所有參賽者,上場吧,最後的比試,沒有規矩限制,盡你們的全力,將你們最為拿手的丹藥煉製而出!」

聽得玄空子那響徹天際的蒼老之聲,廣場上那眾多參賽者,體內血液也是逐漸的沸騰起來,眾人對視一眼,然後嘭的一道巨響,只見得那廣場上,一道道身影猛然暴掠而上,一時間,鋪天蓋地的身影,連天際傾灑而下的陽光,都是為之一滯。

天空中的石台極多,容納這剩餘的參賽者,並不成問題,不過即便參賽的選手經過前兩輪的篩選已經淘汰了將近十分之九,但那所剩餘的,依然是一個極為不小的數量,上千人同時升鼎,那等景觀,也是相當之壯觀。

蕭炎與曹穎還有丹晨等人選的石台都不是那麼矚目的,而炑林則是選的正中間最為矚目的石台!

玄空子目光緩緩的在半空中那些石台上掃過,片刻后,抬頭看了一眼天色,袖袍輕輕一揮,頓時,一道悠長的鐘吟之聲,清澈的在這片天地之間響徹而起。

「時候已到,諸位,請升鼎煉丹吧!」

嘭!嗥!嘭!

玄空子此話一落,這片天地的氣氛瞬間凝固,緊接著,鋪天蓋地的葯鼎閃現而出,最後重重的落在石台之上,低沉的金鐵之聲,陸續不斷的在天際響徹。

望著那密密麻麻的葯鼎,廣場上也是響起低低的嘩然之聲,這恐怕是他們第一次看見如此之多的高品質葯鼎同時出現了…

伴隨著出現的,還有五顏六色的火焰!

炑林淡淡的拿出許久未用的乾坤鼎!因為這次煉丹材料還沒湊齊,缺少一味最主要的藥材——聖元果!

所以炑林在出來后,便讓清兒帶著小靈趕來。而現在炑林不能託大,只能依靠鼎來維持住!而且,炑林這次要一鼎煉三丹!

別的鼎顯然是不可能做到的,但是炑林的乾坤鼎卻可以做到!它可是大千排名第一的葯鼎!

……

原冰河谷,現大千宮!

清兒三人對視一眼,皆是點點頭,然後清兒戴上面紗遮臉,隨後便帶著小靈直接跨越空間直奔炑林而來……

接著,就在炑林將要煉製丹藥之時,突然感應到一股強烈的波動,定睛一看,正是魂殿那個黑衣人,他叫慕骨老人,而且炑林發現他的火焰,竟然是三種異火融合過的!

炑林知道憑他是不可能做到的,再細微感應之後,發現那火焰帶有一點微弱的吞噬之力,炑林淡笑著喃喃道:「原來是排名第二的虛無吞炎幫他強行融合的,萬獸靈火,六道輪迴炎,玄黃炎,不錯不錯!你的異火,我笑納了!奪取三千焱炎火之時,便是你滅亡之日!」

七星斗聖的全速,幾分鐘的時間,清兒便瞬間來到炑林身邊,對於突然出現的女子,三大巨頭警惕的驚起,清兒伸手一壓,三人頓時又坐了回去,這讓三人更加的震驚!

這一幕,看得慕骨老人心情愉悅,但是接下來的一幕,讓他的心沉到谷底!

「少主,屬下來遲了!」清兒在炑林面前半跪著地道。

炑林微笑著搖了搖頭,道:「好啦,小清兒,起來吧。我何時怪過你們。別再有下次了啊。」

聞言,清兒嘻嘻嬌笑著,隨後一道綠光撲到炑林懷中,浮現出一個兩手掌那麼大的可愛的小女孩。

「哥哥,小靈好想你呀!」小靈撒嬌的道。說完還蹭了蹭炑林的下巴。

「哥哥也想你呀!」炑林撫摸著小靈道。

「清兒,那你先回去吧?」炑林道。

「我不要!我要看!我不回去!」清兒傲嬌道。隨後不理會炑林,直接瞬移到三巨頭身旁,與他們交流著,而炑林哭笑不得的搖搖頭,便隨便她了。

「小靈,不好意思啊,剛回來便要你催生藥材了。」炑林柔聲歉意道。

小靈搖搖頭,道:「小靈很高心能夠幫到哥哥!」

說完,便進入炑林的隨身世界,催生聖元果樹了!

。 潞州西南,澤州,梁軍駐紮地。

此時,孟婆拄著拐杖靜靜地站在一個營帳內,似是在等待着什麼人。

不一會兒,黑白無常二人弓著腰走進了營帳。

他們一進來,就跪在孟婆面前,態度語言都恭敬到了極致。

「屬下參見孟婆!」

「嗯,起來吧!」

孟婆淡然應了一聲。

黑白無常這才敢起身。

「不知孟婆召見屬下,有何要事?」

黑白無常對視一眼后,常昊靈這才試探性開口詢問。

孟婆淡淡地看着他們,滄桑的聲音道:「你們可知道火靈芝?!」

「這靈芝我們倒是知道,不過這火靈芝……恕我們兄妹孤陋寡聞……」

孟婆淡淡解釋道:「一般的靈芝都長在地面上,但這火靈芝卻是長在地底下,汲取大地靈脈而成。」

「這火靈芝如此難成型,想必一定是有非常妙用!」

常宣靈聽到孟婆的描述,眼睛不由得一亮。

孟婆微微點頭,道:「尋常靈芝便可補益氣血,提升功力,更不用說這火靈芝了。這火靈芝的妙用,數之不盡,據說千年年份的火靈芝,非但能祛毒療傷,而且還能起死回生,活死人肉白骨。」

聽到這裏,黑白無常兩人頓時震驚了。

這千年火靈芝若是真由孟婆所說的那樣能夠起死回生,那豈不是稀世珍寶?

想到這裏,他們的呼吸不約而同的急促起來。

孟婆看着他們的樣子,哪裏還不知道其心中所想?她頓時冷聲道:「這千年火靈芝你們就不要想了,這可是進獻給冥帝的寶貝。」

聽到這裏,黑白無常頓時低下頭,異口同聲道:「屬下不敢有非分之想。」

孟婆瞥了一眼黑白無常,道:「根據溫韜所言,這千年火靈芝會出現在渝州,你們即刻出發去渝州,將千年火靈芝帶回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