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風放下奪命十三劍圖譜,一臉嚴肅的看著青年男子:「這本武器圖譜你從哪裡弄來的?」

青年男子接過奪命十三圖譜,小心翼翼的把它塞進懷裡:「這是鐵劍門的傳承功法!」

「鐵劍門?那是個什麼門?」

「哼,井底之蛙!」青年男子不悅看了川風一眼,對方的孤陋寡聞真的氣到他了!

川風右手小拇指扣了扣耳朵,一副有持無恐的表情:「說不說?不說的話,我可不給你鍛造了!」

「好,我說!」青年男子無奈的翻了個白眼,要不是他有求於此人的話,真想飛起一巴掌將這潑皮拍死。

鐵峰王國的前身叫鐵劍國,當時統治這個國家的門派就是鐵劍門。

三百年前,鐵劍門得罪了洛水劍宗的雲藍掌門。一夜之間,傳承千年的鐵劍門全部被屠,只留下幾個修為不高的雜役弟子。

隨後,鐵劍國的王室也被屠戮一空。洛神劍宗扶持的巨峰宗一夜崛起,全盤接收了鐵劍國的全境。

鐵劍門幾個忠心耿耿的雜役弟子,還頑強的支撐著鐵劍門這個招牌,由於黃金一代的缺失,鐵劍門瞬間淪為凡間的小門派。

如此過了三百年,凄慘的鐵劍門終於在內鬥中分崩離析。而他,這位青年男子就是鐵劍門門主的嫡傳弟子段遲。

「哦,原來如此!」川風一臉恍然大悟,難怪此人能有如此貴重的東西。

「廢話少說,這奪命十三你能鍛造嗎?」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川風猛的一巴掌排在段遲肩膀上,示意對方完全不要擔心。經過段遲的自我介紹,川風對他的好感也是大漲,這麼實誠的人還真是少見。

「好,我什麼時候來拿劍?」

川風故作深沉的抱肩思考了一下,隨後伸出右手掌重重拍在鍛造台上:「嗯?五天後還是現在的點!」

「好,那在下就先回去了!」段遲抱拳一禮,轉身離開鐵匠鋪融入熱鬧的人群中。

「再~見!」川風肉麻的揮動右手掌,一臉僵硬的笑容令人窒息。要不是系統給的獎勵豐厚,他才懶得用「熱情」搭理這傢伙! 王家鐵匠鋪大門,川風再次掛上一塊暫停營業的木板。他可不希望鍛造武器的時候,再進來一些不開眼的人。

川風好奇的看了一眼青年男子的包裹,包裹用料是一種神秘蟲絲編製,用手觸摸異常的堅韌。

他打開包裹扣節,鍛造奪命十三劍的材料裡面一應俱全。眼珠轉動靈活的了一下,他從裡面拿出一塊灰色的石頭。

這顆石頭體積雖只有拳頭大小,但其入手的斤量卻極為沉重。此顆石頭名為沉山石,拳頭大小一顆卻有一百斤。

據奪命十三劍圖譜的介紹,沉山石一般都是三五顆的出土。令人奇特的是,它們出土時都是拳頭大小的圓形,重量還都是標準的一百斤。

因此,沉山石也很好分辨。凡是大於拳頭,形態各異的全是假冒偽劣品。

兩根大約一尺長的銀灰色長條,被川風揪了出來甩在鍛造台上。

這是韌鈦鋼石,專門為武器增加韌性用的。一旦武器材質過於堅硬,就會變得脆弱不堪容易折斷。

奪命十三劍貴為天級極品圖譜,以川風現在的實力想要完全鍛造出十三柄劍,無異於痴人說夢。

奪命十三劍圖譜中,只有一柄劍適合他鍛造,那就是霸殺之劍!

根據腦中圖譜的信息,霸殺之劍是燕十三初入江湖使用的第一柄劍。

八百斤黑鐵、五塊沉山石、黑韌鈦鋼石以及黑晶,全都被他一股腦兒的丟進煉化爐。

川風轉身走進院子里。拿起地上鏟子再次挖土,先把霸殺之劍的磨具築好才能鍛造。

霸殺之劍全長一米五,除去三十公的劍柄,劍身凈長一米三。身寬二十公分,厚度一公分半。

川風心中計算了一下,特製了一個巨大的劍磨。此磨具長度跟霸殺之劍的長度一樣,厚度卻達到了九公分左右。

烤制好模具,川風打開煉化爐將鐵液倒入其中。最後一滴鐵液流完,模具也徹底填滿。

川風待鐵液稍微冷卻,便戴上一柄金屬手套,抓住模具裡面通紅的大劍。

「喝~!」川風運轉全身功力,抓住紅色大劍拎了起來。

天,好重!一股強大的壓力擠向手臂,川風額頭不自覺的滑落一滴汗水。

如果不是之前吃過大力丹,加上經常打鐵鍛煉筋骨,憑他的實力根本提不起這柄千斤之劍。

八百斤黑鐵,再加上五顆沉山石,重量足有一千一百多斤。

想要使用此劍,不是功力高深,便是天生神力了。尋常武師,恐怕連提都提不動,搞不好還會被砸個半死!

「呼~」川風將大劍放到鍛造台上,揮動右手的巨錘敲擊。

大劍厚度達到九公分,想要鍛造到一公分半,川風可得下大功夫了。

霸殺之劍鍛造工藝特殊,鍛鐵不能回爐煉液,必須邊加熱邊鍛造。

劍身冷卻顏色迅速變黑,川風丟掉手中鐵鎚,吃力的抱著大劍插進煉化爐加熱。

川風待劍身烤至通紅,拉出來將其丟到鍛造台上,繼續揮動大鎚砸鍛。

霸殺之劍鍛造過程異常困難,想將八百斤黑鐵壓成一公分半厚,那可是需要很長的時間去鍛打。

川風鍛造這套耀銀盔甲,也只是用了一百二十斤黑鐵,可想霸殺之劍的難度有多大!

大力揮動鐵鎚砸擊,灰白的雜質不斷擠出劍身。在他喘息之間,紅色劍身再次冷卻變黑。

川風拿起旁邊一碗清水,仰頭狂飲而盡。這水雖然暫解口渴,卻也不是很好喝。在燥熱的環境里,涼水早已被溫熱。

川風戴好手套,提起霸殺之劍毛坯丟進煉化爐,待至加熱變紅后取出繼續敲打。

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霸殺之劍的體積緩慢縮小。

如此來回三個日落,第三天中午時分,川風才將霸殺之劍劍身鍛造成一公分半厚。在這鍛造期間,他可是損壞了兩柄大鐵鎚。

這鍛造第一步完成,川風也該進行下一個步驟鍛刃。

鍛刃,顧名思義就是將霸殺之劍的劍刃鍛打出來。它與開刃不一樣,開刃只需要急用銼刀、磨石即可完成。

鍛刃它則需要使用鐵鎚,一下一下的將刃敲出來。全程力道必須輕巧穩定,一旦有用力過猛則會出現問題。輕則嘣刃,重則斷劍。

這不是最令人髮指的地方,最令人窒息的是,劍刃必須保持從上到下的寬度都是一公分。任何一處劍刃大於或小於一公分,則被視為鍛造未完成。

川風熄滅加熱的封閉式煉化爐,在一旁立起一座開放式加熱爐。

開放式加熱爐放棄上面的恆溫箱,把需要煉製的器具放在上面加熱,下面則是熊熊燃燒的碳火。

這種開放式的加熱爐,非常適合一邊加熱一邊鍛造,唯一不足的就是周邊那恐怖的溫度。

川風把旋轉架子靠在加熱爐兩邊,隨後抱起霸殺之劍將其頭尾固定在旋轉架上。

霸殺之劍的整個劍體,完全籠罩在這耀眼的火光中。大約一個半小時,霸殺之劍的劍身才完全變紅。

川風拿起一柄中型鐵鎚,沿著劍身邊緣開始敲擊。「嘭!」一道火光濺射,深紅鐵汁飛向川風。

「呲~!」一股焦糊味道飄起,川風瞬間眉頭緊蹙。

他低頭望向赤膊的胸口,一片水泡冒了出來。煉化爐溫有點過高,霸殺之劍劍身開始液化。川風立即夾出幾塊燃燒的精碳,將兇猛的火焰降下來。

這樣開放式鍛造,太過於難受。川風取出耀銀盔甲的甲衣,將其套在上身才揮舞鐵鎚繼續鍛造。

經過剛才那一錘,霸殺之劍邊緣已變凹凸。趁熱打鐵,川風順著開始的地方繼續揮錘。

「砰~砰~噹!」

劍身邊緣迅速變成斜面,控制好擊打力度,川風一路沿著劍身敲往劍尖。

三個小時過後,霸殺之劍上面右邊緣已經完成基本鍛刃。

「呼~!」川風深吸一口氣,閉著一隻眼睛從劍柄處端詳。劍刃整體有點曲折,這說明他沒有將邊刃寬度控制好。

「再來!」川風取出一柄小型鐵鎚,小心翼翼的修飾邊刃。

大約一個小時后,川風這才滿意的丟掉小錘。這面右邊劍刃已經修好,筆直的斜面完美的控制在一公分之內。

右邊鍛刃完成,川風沿著左邊再次開始鍛造。他有了上次的經驗,沉住底氣耐心的鍛造。

隨著窗外太陽的落山,左邊劍刃已接近完成。這時,鍛造的川風卻突兀的停下鎚頭。

原來,他發現了劍尖處的裂痕。這一定是力度沒有控制好,才會讓它的韌性承受不住力量斷裂開來。

川風拉動旋轉架子的手柄,將霸殺之劍緩緩拉出煉化爐,只剩劍尖留在煉化爐上時,他立即停下動作將其固定好。

添加精碳,川風將爐中火焰加大。隨著越來越變態的熱度,劍尖迅速軟化轉向液態。

川風抓準時機,一錘砸中劍尖裂痕處,將斷裂的兩方強行融為一體。

幸虧此道裂痕較小,不然他只能把霸殺之劍毛坯融了,重新鑄造霸殺之劍毛坯。

他做完這一切,快速取下霸殺之劍毛坯冷卻。待劍尖恢復一些硬度,川風重新將它放回煉化爐上。

「嘭!」

川風取出一柄袖珍小錘,謹慎的鍛造劍尖處。由於此處比較窄薄,堅韌度遠不如劍身。

皇天不負有心人,經過一陣會心鍛造后,劍尖利刃終於鍛造成功。

川風滿意的翻轉霸殺之劍,下面的劍身露了出來。還有一面需要鍛刃,他現在還不能放鬆下來。

月落日出,雞鳴狗吠之時。

川風才丟下鐵鎚活動了一下筋骨,忙活整整一夜才把反面的劍刃鑄造好。

「叮,天冰鍛鐵術熟練度+1!」

川風提起霸殺之劍毛坯,將其丟進水缸裡面。「呲~!」白煙驟氣,通紅劍身迅速被冷萃。

川風右手輕輕一翻,一柄黃級極品刻刀出現。隨手撫摸一下霸殺之劍的劍柄,測試好上面的尺寸后,他手中的刻刀飛舞起來。

劍把頭端一顆骷顱頭浮現,隨後左右兩邊護手,也各浮現一顆骷顱頭。

劍柄接壤劍身處,護手的正中央,一顆比之前大三倍的骷顱頭出現。

「叮,恭喜宿主鍛煉成功黃級極品霸殺之劍!」

「叮,雪花浮雕術熟練度+1!」

「叮,鍛造熟練度+1!」

川風隨手摸了一把霸殺之劍劍刃,手指肚被其輕易刮開一道口子,猩紅的血液瞬間低落在地。

「嗯,不錯!」

川風滿意的點了點頭,加了黑晶的霸殺之劍,鋒利程度已達玄級下品。劍出見血,必定殺人,果真是柄好劍。

(霸殺之劍):一、黃級極品武器、燕十三成名之作。

二、霸殺一擊:凡修為實力低於使用者,百分百幾率觸發擊退效果;凡修為實力不高於使用者三級,百分之三十幾率觸發擊退。

三、武士巔峰修為百分之一百三十幾率擊殺;武師初期修為百分之百幾率擊殺;武師中期修為百分之七十幾率擊殺;武師後期修為百分之四十幾率擊殺。

四、霸殺之劍基本使用要求:使用者力量必須大於一千五百斤。 清晨。

「嘎吱~!」

川風推開緊閉的鋪門,伸著懶腰走了出去,睡了一大宿骨頭有點軸硬。

「咦,你怎麼突然出現?」川風靈活的身子向後退了一步,面前神出鬼沒的段遲嚇他一跳。

「在下已經恭候多時!」

段遲傲嬌的拍了拍肩膀的露水,一臉嚴肅的看著川風的表演。

「是嗎?嘿嘿!」

川風不好意思的摸了鼻子,想從地上找個縫鑽進去。人家一身露水,肯定是趁夜過來的。

段遲沒有理會川風,直接躬身一禮:「約定時間已到,勞煩將劍還於我!」

「好,跟我來!」

川風無言的翻了個白眼,帶著這塊冷冰冰的木頭走進鋪子,

川風帶著段遲走到鋪子大廳,指著一塊紅布蓋著的大箱子:「吶,這就是你的劍!」

段遲聞言上前一步,直接一掌拍碎木箱的頂板,取出裡面的霸殺之劍。

手指輕觸霸殺之劍,段遲眉頭頓時一皺:「怎麼是黃級極品?」

川風聽聞此言,立即不爽的看著段遲:「黃級極品怎麼了?」

「沒事!」段遲差異的神色立即恢復面癱,右手順勢將霸殺之劍提起扛在肩上轉身欲走。

川風卻突兀的擋在段遲面前,一臉懷疑的盯著他:「冒昧的問一句,段兄為何選擇我?」

「你我有緣!」段遲丟下這麼一句話,越過川風直接溜出鐵匠鋪。

「有緣?騙鬼吧~!」

川風不屑的撅起嘴角,糟老頭子壞滴很。嫌棄他的鍛造水平就直說,搞什麼虛頭巴腦的東西!

街上的段遲無奈的苦笑,川風這句話他聽得一清二楚。段遲卻無法回去反駁,至少對方給自己鑄了一柄寶劍。

段遲來王家鐵鋪前,曾找過莫雲城的玄級鐵匠韓逵。無奈,對方的專業是鍛造盔甲,劍器之類並不精通。

莫雲城再剩下的鐵匠,基本上都是黃級級別。段遲這次托川風鍛造,也不過是死馬當活馬醫。玄級寶劍是他過分奢望,為此還得罪的「心眼小」的王鐵匠。

「現在,最適合抽一波獎!」川風倒上一碗烈酒,舒舒服服的靠在牆上獨飲。

「叮,系統升級請稍後!」

「叮,抽獎系統已完成更新!」

更新過給后,依舊是一個抽獎大輪盤。唯一與上一次不同的區別,輪盤上面少了一部分獎勵品,多處一些空白格子。

抽獎規則也發生了改變,從以前使用一次抽獎機會,便更新一下輪盤獎勵,改為一個月之內無論幾次抽獎機會,都是同一個輪盤抽獎。

「這破系統,越來越坑人!」

川風內心湧出一絲抓狂,按照這種規則他輪空的幾率非常大,甚至會達到百分之百抽空。

「叮,請問宿主是否繼續抽獎?」

「繼續!」川風心中默念一聲,抽獎大輪盤緩緩轉動起來。

一圈、兩圈、三圈,輪盤旋轉速度越來越快,以川風的心力竟然無法捕捉。

「叮,此次抽獎輪空!」

「哼,意料之中!」

川風目光隨意的撇了一眼,輪盤指針停留在空格一動不動。這處空格前後都是一樣,屬於連接性的空白處,落在這附近只有論空的結果。

愛,失格 「抽獎!」

幸運大輪盤再次轉動起來,沿著順時針飛速旋轉。獎勵身上各異的顏色,在這瞬間形成絢麗的彩虹。

「叮,恭喜宿主獲得天級極品吹錘法坤釜三王錘!」

一本紅色古籍浮現在腦海,正面上寫著坤釜三王錘潦草的五個大字。

「我去,這是來搞笑的嗎?」

川風一臉懵逼之色,書名那歪歪曲曲的筆記,竟然比他的筆跡還潦草。

他現在嚴重的懷疑係統在惡搞,特意杜撰這本天級極品武技來消遣自己。

「抽獎!」

川風收回疑惑的念頭,再次把目光抬向幸運輪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