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對那些初階、中階聖者而言,受益匪淺。

確是不虛此行!

十餘個聖者此時一個個綻亮著眼眸,細細品味著這場曠世之戰,平日里哪是見得到。便連其中實力最強的釋迦羅都目不轉睛,不時若有所思的心中輕念,頗有收穫心得。

無論是古族的攻擊手段,還是水簾洞的傳承力量,都是勝過人類世界中所流傳的。

相當值得學習借鑒。


節節敗退!


雷霸的招數漸漸被摸透,而水莜玫卻越戰越勇。

局勢的變化。天秤的傾斜,一切盡在意料之中。林風淡然而立,並未離開,只是好整以暇的看著。對自己來說,雖知水莜玫一定能贏,但也必須防著一點。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倘若水莜玫真遇到危險,自己定會毫不猶豫相救。決不會講什麼規矩。

那些都是虛的,性命最重要。

但顯然。水莜玫比自己想像中更強。

「切磋,果然只是一部分實力的反應。」

「武者真正的強大與否,還是要在戰鬥中才能看出。」

「水莜玫,是天生的戰士。」

林風輕然點頭。

一邊戰鬥,一邊領悟。

在戰鬥中保持著冷靜思索,敏捷的戰略手段。水莜玫能發揮出120%的實力。

遠比雷龍青年要強的多。

「嘩!」「嘩!」濃郁的水之力量覆蓋,水莜玫的攻擊完全沒有死角和弱點,近距、遠攻、控制,完美相結合,傳承水簾洞一脈。水莜玫果然無愧為『大師姐』之名,實力強悍極致。

哪怕面對著血統強大的古族,都佔盡上風。


贏,只是時間問題。

一次一次的攻擊,將那雷龍青年逼至絕境,受傷的不止是他的身體,更是他的心和鬥志。

被一個同等階的人類武者壓著打!

何等羞恥。

「轟!」又一次的驚天攻擊,水波蕩漾卻有著撕裂般的強橫。雷霸吐血連連,卻是心越亂實力發揮越難。連續的躲避卻總離不過那無形水幕,置身在水莜玫的控制之中,逃脫不得。

「贏定了。」林風心中輕道。

局面,已經很清晰。

雷龍青年此次的受傷,使得戰鬥再無懸念。

「蓬!」雷霸受傷不輕,如斷線的風箏般後撤。面色扭曲,額頭上雷龍烙印不斷閃動跳躍,身體外的雷芒已然變的混亂,威力大減。而此時短暫脫離戰鬥狀態的他這才發現,身旁早已沒有了『同伴』!

氣息,完全消失。

「怎麼,怎麼可能?!」雷霸面色連變,駭然無比。

然目光瞬時瞥見大哥雷雄的殘骸,整個人腦袋一懵,完全瞪大眼睛。

「啊!!!」瘋狂的嘶啞咆哮,響徹整個內城區。

「不好!」林風雙眸一炯,心之劇動。

自己的氣息一直牢牢鎖定著那雷龍青年,此時儼然完全異常,身體雷光波動急劇激烈,細胞不斷碰撞爆破,血液流動無比快速。這種感覺就好似『興奮』一樣,將力量瘋狂提升。

而在眼下……

「他想玉石俱焚。」林風腦中瞬時浮現出這個念頭。

目光落向那雷龍青年,此時他的眼中一片血紅仇恨,早已被殺戮沖昏腦袋。

卻也難怪。

但倘若任由他爆發,不止水莜玫會受傷,最重要的是——

這些賓客,恐怕將會有不少人受到牽連。

畢竟,他們實力太『弱』。

「看來還得出手。」林風心中輕道。

這些賓客不管出於什麼目的,但都是為見證自己和羽墨成婚而來,是客人。作為主人家,自己怎麼能讓他們中的任何一個出事?

若是如此,於心何安。

「結束。」林風眼中精光閃動。一道恐怖的氣息霎時出現。

「糟糕。」水莜玫此時亦是發現雷霸不妥,俏臉連變。

霎時,速度猛的加馳,力量完全爆發,手中水幕光華籠罩一切,猛然嬌喝。

「要來不及了。」水莜玫緊抿嘴唇。心中擔憂無比。

並非為自己擔心,而是為其它武者擔心,此時雷霸手中恐怖雷芒初現,儼然是群體爆發技,力量早已超出他的負荷,而事實上那猙獰的神情早已說明一切。

一枚炸彈,即將引爆。

但瞬間——

「啪!」時間,彷彿停止在那一個剎那。

雷霸臉上的表情彷彿僵硬住,整個人就這麼獃獃的愣在原地。水莜玫微的一怔,但眼下卻沒時間想他為何會如此。此等良機,怎能錯過!水莜玫眼中劇光完全綻射,雙手水元素能量轟然暴鳴。

「天水鏈殺!」水莜玫輕喝。

恐怖的水之力量,在瞬間爆發出驚人威力。

虛空中,好似一條條巨大的鎖鏈,交叉著不斷變化,好似一條條蟒蛇飛舞。瞬間纏上彷彿沒有知覺的雷霸。水莜玫雙手凝開,猛的一合。好似一道力量牽引,霎時間鎖鏈宛如刀割般,將雷霸切成無數片。

毫無阻攔!

更是快的驚人。

僅僅眨眼間,雷霸便四分五裂,死的透徹。

「嘩!~」鎖鏈瞬時化作水幕,將雷霸吞食。屍骨無存。

輕吁一口氣,水莜玫的心這才放了下來,挺拔的胸口微微起伏,甚感千鈞一髮。此時冷靜下來,美眸不禁望向林風。見到一道精光從林風眼中消失,水莜玫眼神輕動,心中疑惑瞬間解開。

「嘩!」身影閃動。

啪!水莜玫出現眼前。

林風微微一笑,「乾的漂亮。」

並未答話,也沒有什麼喜悅表情,水莜玫只是靜靜望著林風,開口道,「剛才是你做的?」

四目相對,眼瞳閃動著清淡光澤。

「對。」林風微笑點頭,並未隱瞞。

既是同伴,這等事自是沒什麼好撒謊。

「切磋時沒見過你施展。」水莜玫面色肅然,「你故意讓我?」

洒然而笑,林風道,「你我是朋友,又不是什麼仇人,這種攻擊方式很容易受傷。」

「你的意思是我會受傷?」水莜玫美眸微灼。

「吪……」林風頓時語塞。

苦笑不已,似乎自己眼下說什麼都是錯的。

霎時間,水莜玫傾然一笑,「跟你開玩笑的,你以為你隱藏實力我不知道么?」美眸輕然綻光,水莜玫餘光瞥過雷雄的屍體殘骸,「短短不到十秒,竟將這聖者高階殺死。」

「師傅,果然沒看錯人。」水莜玫點了點頭,淡然而笑。

這是真正的心悅誠服,當時雖為執行師傅命令,但水莜玫並未信服林風。

因為她是一個武者,武者,只會對真正比她更強的強者,才會心之信服,這在任何一個地方都是一樣的。

「是么?」林風眼眸微爍。

對於天機聖者,自己亦是發自內心的感激。

一次又一次的提點,幫自己度過難關,無論是之前的狩之國度劫難,還是這一次水莜玫的出現,令的人魔聖主知難而退。加上這一次,算起來,自己已經欠下好大一筆人情。

「多謝你,莜玫。」林風輕道。

「不用客氣。」水莜玫淡淡一笑,「我們是朋友,不是么?」

相視而笑,毋須太多交流,朋友兩字,道盡一切。

有時候,隻言片語便已足夠。

…(未完待續。。) 戰鬥,結束了。

然在眾人心中所留下的烙印,卻極為深刻。

這場曠世之戰,足以讓這裡每一個人記一輩子。沒有人會忘記那身著結婚禮服的青年,以摧枯拉朽的實力擊潰古族強者,證明了人類武者,其實並不比所謂的古族強者差半分。


真正的強大,與種族無關。

望著林風的眼神,多了分敬畏,多了分崇拜。

在斗靈世界任何一個地方,強者,永遠都是受人尊敬,讓人信服。

完全可以想像,待得今日過後,林風此等神跡定會在釋羅郡傳開,擴散至整個朱雀洲,為人津津樂道,聖者林風之名轟動絕耳,這絕對是每一個人類武者的驕傲!

「害大家掃了興,對此我深表歉意。」林風站立在場中央,迎風而立。

颯意的黑色禮服衣著光鮮,哪怕經歷了一次風華絕代的戰鬥,依然沒有半點折損,眾人目光望來,無不心之震駭。

「不過……」林風拖長了音,微微一笑,「大家就權把這當作大婚前的表演。」

「事情告一段落,說起來,我還得多謝他們。」林風目光掃向四周,淡笑道,「虧得他們把場地清空,這下能同時容納更多的客人。」此時,周圍一片廢墟,看起來頗是荒蕪,但隨著林風話音落下,使得場內沉壓氣氛頓時為之一緩。

「此事無關林氏一族,當然更與你們無關。所以大家大可放心。」

「而我,即日起會暫離家族,直至解決所有麻煩……」

「我才會返回釋羅郡。」

淡淡而笑,林風環視眾人。

或許這並非自己最初計劃,但卻勢在必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