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之前敵對許辰的三十多個年輕人,臉色早已變得蒼白,他們走到現在已經差不多到了極限。

三十多個人,成功覺醒的只有六個,雖然比起普通人來說,成功幾率已經到了無數倍,但資質能到稀有的,卻一個都沒有!

他們的身份本就比不上許辰,現在,連資質都被許辰超越了……如果說許辰是個要被罷黜身份的廢物,他們得罪也就得罪了,但許辰一旦翻身,那想要碾死他們,就像捏死螞蟻一樣簡單,畢竟,他們只不過是王府的下人啊!

「九王子……」三十多個年輕人面色恐慌的看向九王子,想要尋求日後的庇護。

然而這時候的九王子還停留在第十五個台階上,根本沒有多看他們一眼,只顧錯愕的盯著許辰道:「你怎麼可能超過我,這不可能!」

許辰平靜的掃了他一眼,只是一眼就緩緩回頭,沒有回應,繼續在沉默中邁步,一步一步,登上一個又一個台階!

「不可能被你超越,我不可能被你超越!」

九王子狠狠咬牙,放下震驚,抬腳繼續邁步,成功走到了許辰剛才到達的第十八個台階,然後不敢停歇繼續追擊。

他一路埋頭直奔而上,速度不慢的到了第二十六個台階上,只差一步就是第二十七個台階。

二十七,就是第三個大等級,超越稀有,屬於天才的超凡資質!

到了這裡,一路埋頭的九王子才露出興奮,顧不上滿頭大汗,抬頭向上看去,而這一眼望去,他正好看見,許辰的腳步剛好堅定的落在第二十七個台階上!

「不可能!」

九王子震驚叫道,一雙眼睛幾乎要瞪的掉出來,他走到這裡,已經快要筋疲力盡,這裡馬上就要是他的極限,他都這樣了,廢物許辰卻依舊在他前面,甚至還是先他一步到達超凡!

這還是那個從小病秧子,覺醒十幾次都失敗的廢物許辰嗎?!

「唰!」

濃郁的七彩神光在許辰身上閃耀著,這代表著,許辰的資質已經在第二十七個台階上,蛻變成了罕見的超凡等級!

「超凡!」

「轟!」

天梯下,人群徹底沸騰。

許辰這個剛剛還被所有人認為是廢物的傢伙,竟然不只是成功覺醒!

而是一朝覺醒后就變得……一發不可收拾起來! 「逆天,這個許辰……太逆天了!」

「超凡啊,今年幾十萬人中沒有一人超凡,唯一超凡的卻是他……」

「剛才鎮南王還嫌許辰丟人要驅逐許辰下來,這可真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人群的態度,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改變。

「這小子……」下面的鎮南王聽到這些言語,雙手由掌握拳,眼睛不自主的眯起,緊緊盯著許辰,儘管他身體一動不動,卻也難掩住他此刻內心的起伏。

「王爺之前似乎……錯了。」黑衣執事面色複雜的看了鎮南王一眼,小聲自語。

「怎麼會這樣,這是開什麼玩笑!」天梯上的九王子,手腳都因為震驚而微微顫抖,看著前面那個本應該被他肆意凌辱的廢物越走越遠,他內心有種極度不平衡的嫉妒。

「不可能的,不會的,就算你超凡了,我也不會被你超越!」

九王子再度咬牙,想要繼續追趕。

他現在停留在第二十六個台階上,只要再邁一步到二十七台階,他也能超凡,他現在就差一步!

然而,他表情驟變,用盡全力去抬腳,這最後一步卻無論如何都邁不下去了,也不知道是本身極限就在這裡,還是被許辰刺激的散了心頭勇氣,總之,在最後一步就能超凡的關鍵口上,他的腳步,卻無論如何都踏不出去了……

「不可能,我會超凡,我一定能超凡的!」

九王子慌了,拚命的掙扎抬腿,可就是動彈不得!

最後一步邁不出去,他就永遠都是只比普通資質強一級的稀有資質,再也入不了超凡。

雖然只是一步之遙,但卻像第八個和第九個台階的差距一樣,一步就是仙凡之隔,差了這一步,永生不會有大成就!

他掙扎許久,最後強大阻力降臨,才終於放棄,之後他朝前面的許辰看去,有一些失魂落魄:「為什麼,為什麼你這個廢物能超越我……」

此刻的許辰,不受外界任何影響,繼續邁著堅定的步伐。

一路直上!

七彩半透明的天梯,就像是一條直通巔峰的神路,幾十萬人都被停在路口下面,唯有許辰一人擺脫眾人,越走越遠。

這一刻,整個鎮南城內,數十萬人全部都矚目著許辰,每一個人的目光都被許辰牢牢吸引。

「他已經走到第三十個台階上了……」

「三十一,三十三……老天!」

只見許辰的身影漸行漸遠,不疾不徐中邁過一個又一個台階,駭然是到了第三十五個台階上!

撒旦的罌粟戀人 三十五,只要再踏出一步,就是絕世,許辰就會成為資質絕世的天才!

眾人情緒高度緊張起來。

而下面的九王子,面色卻突然猙獰起來:「不要踏出去,不要踏出去!」

他本來失魂落魄,可看見許辰的高度,內心嫉恨的情緒又升騰起來,他的表情扭曲,拳頭緊握,目光用力盯著許辰的腳步,這一刻他對許辰不要踏入絕世的信念,似乎比對他自己邁入超凡的信念還要強烈。

因為他清楚知道絕世的意義,字如其名,絕世,那是百萬人中難出一個的天才,今年的登天梯儀式上,整個南海一帶可能只有許辰這一個絕世天才,如果成了,註定許辰日後將會龍騰四海。

「踏出去,踏出去啊少爺!」

假戲真婚:萌妻送上門 下面,白靈溪擠在一堆人群里,她早已變得激動的目光,此刻更加發亮的盯著登上半空的許辰,她的俏臉潮紅,雙手激動的舉在胸前,嘴裡還不斷的祈禱許辰能夠成功踏出去。

「唰!」

天上一片七彩光芒閃耀,許辰的腳步,穩穩噹噹的踏上了第三十六個台階上,伴隨著又一股光芒加身,他成就絕世了。

「絕世了!」

「真的絕世了!」

一大片嘩然從下面傳來,數十萬人的驚嘆讓整個城池都嗡嗡作響。

九王子腳步頓時踉蹌起來,目光獃滯的看著上面的許辰,身體隱隱有些發抖:「他絕世了,那我,那我日後……豈不是會被他反過來肆意凌辱……這怎麼可以!」

「撲通,撲通!」

更後面一些,那王府的三十多個年輕人,一下子全部跌坐在地上,驚慌的喃喃自語:「完了,完了……」

「許辰還在繼續往上走!」

天梯下,一片震耳的驚呼又忽然傳來,這一次的驚呼更加劇烈。

只見許辰踏上絕世后,腳步並沒有停下,還在繼續攀登,第三十七個台階,第三十八個台階,一直往上。

許辰從始到終沒有絲毫情緒表露,只是不斷往上走著,腳步的邁動,彷彿永遠都不會停下來,彷彿會一直走到天梯的最巔峰之處!

隨著他越走越遠,下面人群的表情變得越來越緊張。

因為很快就見許辰的腳步,邁到了第四十四個台階上。

四十四,只要再邁出一步,就將超越絕世,成就傲天資質!成為未來必定能夠修到飛天武聖境界的大天才!

「馬上傲天級了……」

「會邁過去嗎?」

人們的念頭還沒有完全生出。

下一刻,他們就看見許辰果決的邁步,沒有任何停頓的,一腳踏了出去!

第四十五個台階,堅定踏上,成就傲天!

「不可能!」

九王子眼睛猛的充血,心臟劇烈跳動幾下,彷彿遭受了什麼難以抵抗的打擊,整個人腿腳一軟,一屁股跌坐在了天梯上。

「少爺!」

人群里,白靈溪激動的大叫一聲,高舉雙手,喜極而泣。

「天啊!」

圍觀的人全部張口結舌的看著,瞪大的眼睛里,瞳孔在劇烈搖晃,他們的心情難以平復。

如果說一開始許辰能夠成功覺醒,人們的情緒是詫異,之後許辰踏上超凡時,人們的情緒是震驚,那此刻,許辰邁入傲天一列,人們的情緒就是毫不誇張的震撼!

「竟真成了傲天……」

鎮南王神色終於變了又變,想到剛才和過往對許辰的種種態度,再看此刻許辰達到的成就,他神色第一次表現的極度複雜起來。

鎮南王府內的其他人同樣面色蒼白至極,任誰都想不到,那個被發配到偏房後院,已經要被王府放棄的七王子,竟然真的作出了如此受人矚目的成就,竟然真的一朝翻身了!

這簡直有種荒謬的感覺。

四周。

震撼的人群中,有冷靜的人漸漸平復下心情。

「傲天級的天才……有多少年沒出現過了,這次南海勢必要因為許辰而掀起動蕩啊。」

「許辰,鎮南王府公認的廢物,鎮南王準備要放棄的兒子,如今卻成就了傲天,哈哈,這可真是一個笑話。」

「鎮南王的臉色已經變了,世事難料啊,不知道他等會會怎麼處理。」

無數人仰頭看著許辰,那種心情不知道該怎麼表述。

王府七王子,許辰,這個名字從今天起註定要名揚南海了!

「嗯,他還在往上走!」

人群里忽然傳出不可思議的驚叫聲。

這一下,人們的表情變得比任何時候都激動起來,不是驚訝和震撼而是激動。

到了傲天再往上走,那就徹徹底底不是凡俗,是完全超越凡階,踏入另一片不存在與世俗的玄靈世界,被稱為玄階的玄靈天才,那是另一片廣闊天地!

可以看見,許辰在上升,一個台階一個台階很快到了第五十三個台階上,只要再邁一步,只要登上第五十四個台階,那就徹底凌駕凡階之上,升入玄階!

「會成嗎,會踏進玄階嗎!」

這一刻,神色正複雜的鎮南王,忽然激動起來,撇開了之前的一切難堪,他呼吸微微急促,目光死死盯著許辰,眼神中有一種極度的渴望。

凡階內就算踏入傲天也是凡階,與玄階有截然不同的意義,這種意義就像是不能覺醒之人和成功覺醒之人的差距一樣,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完完全全不一樣的兩種存在!

天梯上。

許辰腳步抬起,朝著玄階的世界邁步……

然而,即將邁出去的瞬間,他動作突然停了下來,眼睛也詭異的緊緊閉合。

「為什麼停了,邁啊,要邁進去啊!」鎮南王猛的從座位上站起,眼神猙獰,臉上有野心表露。

天梯下浩浩蕩蕩的幾十萬人,也是一臉緊張之色,每一個人都握著拳頭,恨不得變成此刻的許辰,替他把那最後一步給狠狠踏出去。

「嗡……」

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地方,許辰的腦海中,此刻一陣大道神音在鳴響,璀璨的金光瀰漫他整個意識海。

而在意識海中心,一尊太極金鼎漂浮,散發出玄之又玄的不朽氣息。

「金鼎?這時候出來做什麼?!」

許辰心裡驚訝,他正準備接受前世資質的接引,一口氣登上天梯巔峰,踏入玄階、超越仙階,成就世人想象都想象不到的神階資質!結果現在卻被金鼎打斷了。

「唰!」

金鼎之上金光閃爍,隨即這片金色光芒詭異的收縮、凝聚在一起,最後,竟是凝成了幾個金光閃閃的金色大字:《太上混元至尊道體》。

「太上混元至尊道體!」

許辰呼吸瞬間急促,心臟咚咚咚的劇烈跳動起來。

「這是傳聞中的證道之體,超越神階之上的傳說存在,這種信息怎麼會出現在金鼎之上,難不成,難不成……」

許辰一直平靜的心中,有一絲激動難以抑制的出現。

太上混元至尊道體,傳聞中能夠證道人皇,不論過去還是未來,都是永恆最強的無上道體!

這是比神階青蓮神王體還要強大的多的傳說體質,從未出現過的至尊道體!

很快,金鼎之上的金光字體再度變幻:「神魂入鼎,可蛻變太上混元至尊道體。」

唰!

許辰全身肌肉剎那緊繃起來,滿腔興奮。

竟然真如他期待一樣,金鼎可助人證道的秘辛,就是蛻變出太上混元至尊道體。

這是一種莫大的造化,是哪怕身為大帝也要為之眼紅的造化! 許辰興奮難耐。

他前世時,和麟天帝等人一樣,為了超越大帝,突破到傳說中的人皇境界,可謂是費盡了心思都沒有半點頭緒。

萬萬沒想到,重生之後,證道成就人皇的秘辛就這樣展開在了自己面前。

太上混元至尊道體。

古往今來最強體質,一旦擁有,人皇可期!

唰。

這時,金鼎之上金光一閃,再度有文字出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