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白了他一眼,率先掠下天際,辰夜撓撓頭,緊隨而至。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望着天際之上,飄落而下的倆道身影,長孫然快步迎上,沒有看辰夜,而是面向那將自己包裹的極爲嚴實的少女,片刻之後,道:“長孫然見過公主殿下!公主殿下,我們已經多年沒見了吧?”

辰夜眼瞳微微一縮,此刻的長孫然,竟然,是以在大華皇朝,臣子面見皇室成員的大禮在見那位少女!

“現在我們都在北域,而大華皇朝雖在,原來的皇室已沒有了,長孫姑娘不需要再以這種方式來對我。”少女美眸中,有着一抹怒意在涌動,聲音也由平淡變得有些陰沉。

長孫然是故意的,自然,少女的各種變化,都在她的關注之下,當下輕聲笑了一下,聲音不大,卻剛好辰夜和少女都能清晰可聽。

“公主殿下說的對,這裏是北域,不是大華皇朝,而即便是大華皇朝,曾經的皇室,也已經成爲了過去!”

望着辰夜和少女,長孫然一字一頓,道:“既然,這些都成了過去,那麼,是否我們,都應該放下了?各自的生活,都已有了不同的未來,過往之事,無論誰對誰錯也好,或者造化弄人都好,那只是過去。”

“不知道我這樣講,你們,或者是你,能否聽的懂?”

“長孫姑娘”

長孫然揮手阻斷了辰夜的話,目光繼續看他,說道:“如果這樣,你都還聽不懂,辰夜,我只能說,你不是辜負了,而是,以後你將永遠失去”

“內疚和自責,或許時間能夠逐漸的抹平,但是辰夜,失去之後的後悔,永生永世,你都將無法忘記掉,你自己好好想清楚吧!”

長孫然隨即輕輕拉起少女的手,說道:“我也可以喊你凌兒嗎?凌兒,我們說說話吧,讓他們去善後。”

“長孫姑娘”

“這樣,是否太生分了一些?”長孫然眨眨眼,笑着。

“長孫姐姐!”少女旋即笑了聲,聲音微微一沉,道:“我們等下說話,這個膽大的傢伙,又要做冒險的事了,先將他阻止了再說。”

聞言,長孫然黛眉不由一蹙。

辰夜無奈的失笑了聲,恐怕從今往後,某些在自己身上的標籤,只怕是拿不掉了。

偌大的三千清幻流,從此真正不存在,巨大盆地,如今也變成了一方廢墟,好在,這些人個個都是非凡之輩,稍微的折騰一下,儘管無法恢復三千清幻流的原貌,總也是可以讓人有個遮風擋雨地方。

事關重大,即使有擢離在,辰夜還是用古帝殿隔絕了整個盆地與外界的相連,隨後,纔將邪妄從天地洪荒塔中揪了出來。

“辰夜,求求你,殺了我吧!”

天地洪荒塔因爲辰夜的命令,固然沒有煉化掉邪妄,可無時無刻存在着的獨特火焰,讓得邪妄真正領略掉了,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秦新月,孫偉夫婦以及那少女因爲知道,所以沒什麼奇怪的,其餘的人,包括劍宗的飛雲大長老在內,再度吃了一驚。

邪妄固然靈魂之體,可以他們的實力,怎會感應不到前者曾經的修爲?

廢材嫡女:紈絝逆天皇妃 有種愛我試試看 皇玄境界的高手,竟在辰夜手中,沒有一定點的反抗力,而這,還不是辰夜現在做到的,真不知道,這年輕人到底還擁有着怎樣的底牌。

“想死,也很簡單,回答我幾個問題!”辰夜淡淡道,眼眸中,沒有絲毫的感情,對邪帝殿的人,他可以毫不猶豫的進行着túshā。

“你問,你問,只要我知道的,都不會隱瞞。”邪妄連忙說道,這樣的日子,他一分一秒都不想過了。

“希望你這個態度是真誠的,否則”

辰夜森然一笑,問道:“北域邪帝殿分殿,有多少數量的高手,這些高手的修爲,你詳詳細細的告訴我們吧。”

“你想做什麼?”邪妄虛幻的眼瞳中,頓時流露出一抹警惕之意。

“這個不需要你知道,你只管告訴我們就行了。”辰夜淡淡道。

“休想!”

邪妄已然猜到了辰夜的用意,與後者一起在這裏的這些人,好些個人的修爲,都在曾經的他之上,尤其其中一人,不自覺的,就會讓他感覺到一股威壓,那顯然是尊玄高手。

而辰夜更加邪妄吃驚,半年而已,竟已達到了皇玄境界,太可怕了。

儘管生不如死的難受,讓人苦不堪言,如果能zìshā的話,邪妄肯定不作第二個想法,但,要真正的出賣邪帝殿,邪妄不是做不到,而是,不敢!

“邪妄!”

辰夜眼眸微寒:“邪帝殿的祕密,你與我已經說了很多,現在,應該也不在乎多說一些吧?”

聞言,邪妄悽然一笑,道:“辰夜,該說的,不用你問,我都會問,可不該說的,你儘管讓心火來燒我,看看,我是否會吐露出半個字來。”

“邪妄,你在找死!”辰夜倒沒想到,事到最後,這傢伙竟然如此的硬氣起來。

邪妄怪笑不已:“桀桀!我本就生不如死,如今所求的,無非是一死而已,你想遂了我的願,求之不得,桀桀!”

辰夜怒極,正欲用心火來灼燒邪妄魂魄的時候,長孫然輕輕的拉住了他的手,而後輕笑:“邪妄是吧?你這麼害怕泄露出邪帝殿的真正祕密,想必,他們的懲罰手段,讓你覺得,比留在這裏受苦更加可怕,是不是?”

邪妄冷哼一聲,沒有理會長孫然。

長孫然不可置否的一笑,繼續說道:“那麼,如果我們將你送回去,你覺得,他們會怎樣對你呢?”

“你什麼意思?”邪妄眼瞳緊緊一縮,冷聲喝道。

“沒什麼意思!”

長孫然淡淡道:“你既然這樣不合作,那留着你也沒用,而你又求死,我們自是不能遂了你的願,可留着你不殺,又讓自己覺得憋屈,所以我們只好將你送回去,順便告訴邪帝殿的人,是你,告訴了我們衆多關於邪帝殿的祕密”

“jiànrén啊!”

一團心火,自天地洪荒塔中暴射而出,將邪妄包裹而進,看着痛苦已的他,辰夜冷聲一笑,道:“我還可以加上一句,當年北望山你們抓走我孃的時候,原本是可以殺了我的,但你故意沒殺。不知道這樣,會不會讓他們對你做些什麼呢?”

“你,好狠!”

邪妄痛極大叫,而今的辰夜,毫無疑問,仍其成長的話,終有一天,會成爲邪帝殿最大的敵人,這一點,邪妄已不會有半點懷疑。

憑他邪妄皇玄境界的修爲,當年,就栽在了僅在力玄巔峯的辰夜手中,更何況現在以及以後?

“狠嗎?”

掠情奪愛:寶貝別想逃 辰夜怒然大笑:“邪妄,你當年在北望山,抓走我母親,將我一家硬生生的拆散,使我父親,這麼多年來,都無法真正的去面對,到底是你們狠還是我狠?”

“你毀我根基,讓我四年時間中,無時無刻,不在生不如死的日子中度過,時至今日,每當我睡着的時候,夢中的情景,全都是北望山的那一幕!我怕自己隨着時間流逝會忘記了孃親的容顏,只要有空,我都在想着孃親!”

“狠?”

辰夜淒厲大笑:“邪妄,今生今世,我若無法將邪帝殿連根拔起,我若無法讓邪帝殿變成血海,我死不瞑目!”

“辰夜哥哥,別這樣!”

“辰夜,都過去了,你一定可以救出阿姨的!”

少女與長孫然一左一右,緊緊挽着辰夜胳膊,感受着他因爲痛苦而顫抖着的身體,她們的心,也隨之疼了,碎了!

“說!”

聲若驚雷,尤其那雙眼之中,所涌動着璀璨銀芒,讓邪妄虛幻身軀,陡感覺到森冷的寒意,看着辰夜,他顫抖着身體說道:“你收走心火,我馬上說!”

心火消失後,邪妄連忙說道:“北域這處分殿,有倆名hùfǎ大人坐鎮,他們的修爲,都在尊玄三重境界左右,在倆位hùfǎ大人下,包括我在內,十三位皇玄高手,修爲最高的是我。還有別的人,他們應該不會對你們構成什麼威脅的。”

怕辰夜不相信,邪妄連忙補充道:“如果你們要去,先要做好禦寒的準備,以及所有輔助丹藥等等都要準備好”

隨後,邪妄又吐露了一些必須要注意的事情後,馬上繼續說道:“辰夜,求你一件事,無論你怎樣折磨我都行,但無論如何都不要把我交給邪帝殿”

辰夜面無表情的將邪妄收回天地洪荒塔,隨即目光看向了擢離。

擢離想都沒想,應道:“公子放心,倆個尊玄三重天的高手,我足以應付的過來。”

辰夜點點頭,接着看向少女,後者沉思片刻,隨即說道:“十二位皇玄高手,我劍宗勉強可以吃的下。”

聽到這話,飛雲不禁苦笑的搖了搖頭,果然女生外嚮,這一下子,就暴露了劍宗所有的底蘊,不過,能與辰夜合作,以後者的天賦潛力,值得!

辰夜多看了飛雲一眼,劍宗這般實力,竟然如此低調十二名皇玄高手都可以吃下,放眼整個北域,劍宗若要君臨天下,未必做不到。

“辰公子,其他的人,交給我殘陽門!”阮纖卉也是連忙說道。

“好!”

官場先鋒 辰夜霍然起聲,遙看極北之地,冷喝:“現在,就等劍宗高手來到了!”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凌兒怎麼還沒不休息呢”

月色籠罩下一身黑色長裙中的少女靜靜站立一處廢墟上她遙看遠處目光恬靜淡然卻在不經意間流露出淒涼之感下意識的將她懷中抱着一柄古樸的長劍又緊上了幾分彷彿在她的世界中如今已只有這柄長劍才能讓她依靠

如此的輕微讓人憐惜不已

少女轉過身輕輕道:“長孫姐姐不也還沒休息嗎”

長孫然柔聲一笑道:“我有心事所以無法入睡凌兒你也有心事的對嗎”

少女默然無語不知該如何去說她心中很明白以長孫然的聰慧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特地來找自己爲的是什麼少女也是清楚

只是有些事情又豈是可以開解的

長孫然目光頓時輕顫着與少女之間儘管都出自大華皇朝一爲皇室公主一爲宰相家掌上明珠二人身份在大華皇朝可謂榮耀之極

可在大華皇朝的日子中倆人之間並無太多交集甚至連普通人之間的所謂交談都是沒有過身份使然君君臣臣

有限的幾次碰面之中長孫然所見到的少女皇室尊貴之氣一國之公主宛如鳳雛與最明亮的珍珠一般閃耀着整個大華皇朝

那時候的少女明豔動人光彩奪目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便是散出讓無數人爲之臣服之心

高高在上的她享盡天下人的愛戴在她的世界中從來都是無憂無慮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

而今少女儘管擺脫了往日桎梏從骯髒與不堪之中如fènghuáng浴火重生可是什麼時候見她是如此的無助過

想來就算是那段最灰暗的日子中爲了生存爲了擺脫枷鎖在少女的心中恐怕也不曾像今天這樣感到這麼的難過吧

“凌兒生在大華皇朝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嗎”長孫然輕聲問道

少女默默點頭如若不知或許自己就不會這麼的不知所措吧

長孫然再問:“你想知道我在得到這些消息後是怎樣想的嗎”

不等少女有任何反應長孫然繼續說道:“辰夜在帝都之中並未大開殺戒只是將那些爲者都給關押了起來你知道的所謂的這些爲者包括皇室中的一些人也有我長孫家的人”

“事後不管事後老王爺如何處置他們可長孫家都已經沒了縱然辰家不殺他們可他們依然活不下去這是失敗者應有的結局”

“當聽到這個消息後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我的心在那個時候莫名的輕鬆了許多或許這應該是最好的結局因爲你我都清楚藉助着天一門勢力如果辰家真正大敗那麼辰家會有怎樣的結果不用想都是知道”

長孫然精緻臉頰上涌現着深深無奈:“我這樣說並非是因爲我深愛着辰夜站在他的立場上把這些話講出來這些都是事實”

少女悽然輕笑:“我知道的所以我並沒有怪過他其實我早就把自己撇出去了之所以還放不下也是因爲辰夜我不想有人傷害他可是他的對手偏偏”

“不你應該怪他的我們都要怪他無論怎麼樣那些他所謂的對手都是我們的親人爲什麼不能看在我們的交情上放他們一馬”

長孫然絕然道:“在我聽到大華皇朝被辰家真正掌控之後我的心雖然莫名的輕鬆了下來可仍然有着怨恨之意”

“我們爲他可以將自己的心盡數的託付出去爲了他可以置各自家族不聞不問他就不能爲了我們做一點點他力所能及的事情嗎”

長孫然深深苦笑:“可是我們有什麼辦法我們的芳心都在了他的身上都能夠爲他死那些曾經深深傷害了我們的人慾置我們於死地的人我們又何必因爲他們的生死而影響了我們和辰夜的感情”

“凌兒我知道你的傷害與我的不一樣更在早前我和辰夜的生使他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會放棄我但是你我都是一樣的人這種結果也不是我想要的”

“所以見他時我只能換做他人身份”少女道:“我不怪他真的不怪他只是造化弄人也好心結還無法打開也罷我不想認爲這些都是註定可的確不管我多麼的恨他們始終血脈相連”

“是啊血脈相連”

長孫然嘆道:“簡簡單單的四個字就將你我及辰夜困在一個牢籠之中無法自拔而出但如果想要自己幸福那就只能去面對而不是躲避”

長孫然正容道:“這一點我可以做到我要努力的去追求着自己的幸福我要讓過往的種種不堪徹底的消失在我記憶之中用滿滿的幸福去填充着凌兒我可以這樣做難道你就做不到嗎或者你不敢”

“我”

長孫然上前緊緊握着少女的手道:“不要猶豫更不要心有顧慮如若不然難道你想今生今世都只在暗處看着他的歡笑嗎”

“長孫姐姐”

“好了早些去休息吧好好的睡一覺好好的想一想可不要讓自己後悔”長孫然輕聲一笑拉着少女的手走下了廢墟

三千清幻流沒了徹底不存在了偌大的這方城池似乎也失去了往日的熱鬧時間數天過去也沒能讓衆人才茶餘飯後談起三千清幻流被滅的事情

而辰夜自從審問過邪妄後便再度閉關去了

這一次的閉關並非是因爲xiūliàn辰夜要去一個地方一個他期待了許久的地方古帝殿中殿

當年在衆神之墓中辰夜終於成功開啓古帝殿大門進入其中在外殿獲得冰炎還魂草得以讓柳研擺脫天聖之體的危機

在那時被刀靈告知如果要進古帝殿中殿至少需要皇玄境界的修爲

如今自身修爲已經達到正好可以在等待劍宗高手到來的時候有時間去中殿瞧上一瞧

那中殿乃是天刀老主人古帝真正的家在那裏面想必一定儲存着某些對辰夜現在而言用得到的東西

gōngfǎ武技丹藥天才地寶什麼的辰夜已經不是太稀罕了不過如果古帝有所留下那麼必然珍貴無比

行走在古帝殿中或許是因爲辰夜現在修爲的緣故長時間沒進來這裏的變化已無法讓辰夜找到他曾經來過的影子了

辰夜突然想到了一事連忙問道:“刀靈古帝殿的恢復是依照着我的修爲那究竟我需要達到何種地步古帝殿才能夠和你一樣完全恢復呢”

“不好說”

“這是什麼意思”辰夜眉頭皺了一皺

默然許久後刀靈才說道:“主人我和你說過連老主人都沒有進過內殿你應該沒忘記吧雖然不明確這是爲什麼但我知道一件事或許與這個有關”

“什麼”辰夜連忙追問道

“在老主人手中的時候古帝殿就不曾達到所謂的巔峯狀態”刀靈沉聲道

辰夜眼瞳陡然緊緊一縮怎麼可能會這樣

縱然古帝殿落在古帝手中的時候也如今天這般在重傷狀態中可古帝何等修爲居然都沒有讓古帝殿恢復巔峯之狀這未免太不可思議了吧

刀靈道:“我知道主人你不相信可這是事實”

辰夜不由長長吐了口氣當年五帝大戰除卻邪帝之外就以古帝爲尊那等修爲幾若造化通天連他都不能做到自己

辰夜從來都沒有看輕過自己可如果說要在修爲上越古帝這麼大的信心辰夜沒有

“主人我們先去中殿吧”

辰夜點點頭古帝殿是否能夠徹底恢復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既然無法預知那就最好不要想

幽長的通道之前辰夜停留下腳步通道之後便是中殿當時在他試圖靠近通道時候被一股強大的力量阻擋而回就是不知道如今的自己在應對那股強大力量時候會有着怎樣的壓力

身影一動快若閃電般的掠去渾身上下磅礴玄氣包裹自身猶若一道利箭暴射向前

“嗤”

通道之內當年曾經感受到餓強大能量依舊猶若雷霆一樣自那其中兇狠的衝擊而出

強大能量衝擊而來似那潮水鋪天蓋地的沖刷着辰夜的身體令得其周身之外爆出一陣陣恐怖的能量漣漪來

玄氣暴吐猶如那宇宙深處極其可怕的黑洞在那黑洞之中涌動着霸道狂暴冰寒所有衝涌而來的能量或是被硬生生的擊潰或是被焚燒至虛無或是被凍成冰塊碎裂開來

辰夜只是一步便跨越整條長長通道出現在盡頭之後

“中殿”

看着前方辰夜視線猛地一凝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在視線當中矗立着一扇與普通大門一般無二的門戶是關閉着的大門之上泛着一股強大而古老的能量波動

除卻這股波動之外整扇大門上刻畫出一道道看似很不規則的紋路來當辰夜仔細觀察之時赫然這道道紋路竟也充斥着靈性並且都在隨時進行着變化彷彿它們是活着的

“這是”

靈魂感知力下那彷彿是一道道身影在快變化着各自的動作透射出來的好似一式非常不凡的武技

然而當靈魂之力想要靠近並將之包裹進來的時候就會感應到一切的靈性盡數消散不見原本的活物也徹底靜止不動一如真正刻畫上去似的

凝視片刻辰夜快步上前而後雙手輕輕的牴觸在大門之上這一次他沒有使用靈魂力量因此道道紋路便如魚兒一般的遊動着

驟然之間自紋路當中一陣能量波動快而起旋即快若閃電般的從他右手心中射進隨即以極快的度運行在他身體當中

不僅度非常之快辰夜更是感應到當他想要阻止這些能量波動的時候現竟是無法阻止的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