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也看傻了,這個時候,她終於看清心目中的大英雄到底是何等英姿,也終於將一直以來的幻想與台上孤傲的身影悄悄在心中合二為一。

含香激動得面色通紅。

燕柔捏緊了拳頭,渾身都在發抖。

可以的!

他一定可以,他是最強的!

心中不斷告訴自己,這一刻她們差點就要哭了。

台上,林昊撣了撣毫無破損的衣襟,搖頭道:「太弱了。

明明可以一起上,為何要一個一個上來送死呢?」

言出,彷彿施展了分身術一般,人還在原地,卻忽然有三道殘影破空而出,鐵拳直取那三名渡劫修士。

快!

快得不可思議!

快得完全超出想象!

力量也超乎想象的強,看似沒有任何波動溢出,實則所有力量都凝於一點,一旦爆發,則石破天驚。

一切不過眨眼之間。

人群還處於恍惚之中,便聽「砰砰砰」三聲爆響,三尊渡劫修士直接被打爆。

待到回過神來,連元嬰都沒能逃掉,直接被林昊攝取封印到瓶中。

靜!

全場死寂!

不動則已,動則毀天滅地,石破天驚。

不愧是十年前一手締造了那場超級血案的狠人,手段強橫得可怕。

更可怕的是他似乎根本沒有怎麼用力,三尊渡劫強者便倒下了,這等實力,已經完全不能以妖孽來形容。

這一刻,幾乎所有人都認定這是一個至少擁有大乘強者戰力之人,甚至於他可與仙人匹敵。

也因為此,沉默過後,再也無人大意。

這次沒有渡劫修士敢動了,連大乘修士都心中凜然,充滿戒備。

這一次,直接上來三尊散仙,其中一尊三劫,兩尊一劫。

也不急著動手,三尊散仙台上一站,分三個方向將林昊圍在中間,同時一攻一防,各自兩件仙器頂起。

很強!

三尊散仙,三件攻擊仙器,比之此前三尊渡劫修士不知強了多少。

防禦方面也準備得十分充足,各自一件防禦仙器頂著,使得這樣的陣容看上去毫無破綻,根本無從下手。

氣氛瞬間變得緊張起來。

那三劫散仙冷冷道:「林紫霄,你十惡不赦,惡貫滿盈,今日我三人便要替天行道,誅殺你這魔頭。」

剛說完,緊跟著一名一劫散仙冷哼道:「你若識相,便乖乖束手就擒,念在你修行不易,也是一代天驕,我等還可留你一條全屍,否則便別怪我等以多欺少,辣手無情。」

結果林昊也沒當回事,搖頭淡然道:「說了讓你們一起上,偏不信,非要一個一個上來送,話說你們就這麼那麼不想活么?」

最不怕的就是散仙了。

論實力,散仙之強大往往在大乘期之上,可因為其嬰仙的本質,弱點太過明顯,以至於在他眼裡完全沒有威懾力可言。

偏偏這話還沒人信。

話音一落,三尊散仙冷笑不止,皆道狂妄。

林昊也不多話,與此前如出一轍,瞬間又三道殘影破空,分別舉拳朝著那三尊散仙而去。

「雕蟲小技!」

「黔驢技窮!」

「我等乃堂堂散仙之尊,你當我等跟那渡劫期一樣弱小么,簡直幼稚!」

三尊散仙齊齊冷哼,分明不屑。

行動上卻也沒敢大意,紛紛一邊支撐著防禦仙器防禦,一邊催動攻擊仙器準備攻擊。

然而這一次與此前一次到底不一樣!

前一次就是硬碰硬,全憑力量砸爆三個渡劫期。

而這一次,看似一模一樣的招式,卻是針對靈體,卻蘊含著充滿惡意的混沌心魔之力。

襲來的一擊看似簡單,似乎隨便能抵禦,隨便能擊潰,可真正面對的時候,瞬間三尊散仙腦海中幻象叢生,體內原本大江長河一樣洶湧澎湃的仙元瞬間冰消瓦解。

與此同時,天際雷鳴涌動,分明有散仙之劫提前降臨的架勢。

徒生的壓迫感使得人群心頭駭然,就連仙人都禁不住抬頭看,面色凝重。

此刻近處已經無人敢於圍觀了,人群紛紛退散數十里之外,卻依然膽顫心驚。

靈識遠遠查探,忽然有人驚呼:「不動了,三尊散仙不動了!」

「真的不動了。」

「到底怎麼一回事,為何感覺他們已經完全放棄抵抗?」

「沒有仙元流出,防禦仙器攻擊仙器悉數撤下,莫非他們要學林紫霄,以身體來硬抗?」

「可散仙是沒有真正身體的啊,怎麼可能扛得住?」

「……」

一石激起千層浪。

靈識看到的古怪狀況,使得人群一頭霧水,驚呼不斷。

就這時,忽然一聲厲喝隔空傳來,一尊仙人終於忍無可忍,怒斥道:「豎子爾敢,還不與本尊住手。」

真正的仙人出手了。

似乎意識到若不出手那三位散仙在劫難逃,一尊聖地仙人雷霆震怒,一桿仙器長槍凝聚無上鋒芒,閃電般射向林昊。

豪門天價妻 太快!

太強!

根本來不及反應,只聽「轟」的一聲巨響,頓時整個世界陷入空濛之中,人群目不能視,耳不能聞。

待到一切歸於沉寂,靈覺重新恢復,再看去,頓時又是一片冰涼、心悸。

好強!

三尊散仙就這樣被破了,此刻三尊閃爍著白光的仙嬰,渾身鎖鏈被禁錮在那人眼前,充滿恐懼,充滿絕望…… 「放開我。」

「吾乃聖地長老,膽敢對吾不敬,聖地不會放過你。」

「現在收手還來得及,吾可對你網開一面,否則沒人能救得了你。」

「……」

跪久了站不起來,站久了,也忘了怎麼跪。

事實上此刻三尊散仙心中慌急了,一方面他們有心魔入侵道基崩潰之跡象,另一方面他們此刻也被禁錮得全無反抗之力。

可即便如此,他們此刻想到的依舊不是哀求妥協,反而是恐嚇威脅。

此刻那出槍襲殺的仙人也登台了,目光冷厲道:「吾以聖地當代守護者的名義命令你,放開他們。」

聖地守護者,常駐修真界的仙人,修為往往達到地仙之境,乃至天仙之境。

其存在便是為了維持下界道統,保護根基,使得上界宗門擁有持續不斷的新鮮血液注入。

為保障個人修鍊,聖地守護者並非固定的某個人或者某一批人,而是實行輪值,通常一個輪值期三百年。

因為身份特殊,且實力遠超修真界層面,是故錯非萬不得已,聖地守護者不會插手修真界之事。

而一旦這些人插手,其話語權威性便蓋過一切,猶在聖地之主之上。

因為那是無上的意志,代表著上界的態度。

修真界中,沒人能違背聖地守護者的意志,也沒人敢於違背。

所有敢於違背者都死了,古往今來,從無例外!

然而今日林昊便打破了常規。

「聖地守護者?」

「命令?」

「本帝十分好奇,命令本帝,你憑什麼?

你算什麼東西,就憑你區區地仙之境,就憑你一桿連本帝防禦仙器都攻不破的破槍,也敢妄言命令本帝?」

張狂。

從未見過此等狂妄之人,竟敢公然對聖地守護者不敬,竟敢公然罵聖地守護者不是東西。

更加讓人不可置信的是,當著聖地守護者的面,三尊仙嬰直接被抹去靈智,封印裝瓶。

打臉!

公然打臉!

打臉聖地守護者!

終極狼魂 也打臉整個古玄聖地!

如此言行舉止,這一刻,聖地守護者忍無可忍,古玄聖地所屬,那些長老客卿亦忍無可忍。

「守護者大人之命,你為何不尊?」

「好大膽子,竟敢抗命,今日必定叫你死無葬身之地。」

「與聖地作對,今日你必死無疑。」

「奪人仙嬰乃邪魔外道之行徑,我輩修士人人得而誅之!」

「……」

厲喝聲聲,蒼穹雷動。

此情此景,遠處少女面色煞白,揪心不已,含香燕柔二人也嚇得險些暈死過去。

張無敵猖狂大笑:「林昊,林紫霄,你也有今天,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

你我之間,笑到最後的終究是我,終究我張無敵才是這世間獨一無二的天之驕子……」

面色潮紅,目光狠厲。

雖說一直不肯承認,可事實就是,林昊的存在給了他很大的壓力。

修鍊至今,他所有的挫折屈辱都來源於林昊,他最想殺之而後快的也唯有林昊。

台上,群仙環伺,林昊依舊一臉淡然。

水雲珠懸浮頭頂,曾經的極品金丹靈器,而今早已今非昔比,乃是一件可攻可守的天仙之器。

他現在還不能完全發揮它的力量,可以他如今真元的質量,加上超乎尋常的手段,發揮一成威力並不難。

而一件天仙之器,即便是一成威力,也足可匹敵地仙之器了。

方才正是通過水雲珠的防禦,他才擋下了那守護者一槍。

當然,這不代表他沒有別的辦法,只是相比其它方法,這個方法更加無腦輕鬆。

沒打算繼續用水雲珠,水雲珠也應付不來接下來的場面。

將水雲珠收回,他好奇問道:「本帝現在有個問題,你們能回答一下嗎?」

靜!

無人應答!

上千人遮蔽天空,虎視眈眈,那嘲諷的眼神,宛然就是在看一個死人。

林昊也不在意,問道:「為了逼本帝出來,你們給前聖女靈月仙子比武招親。

本帝現在就很想知道,若你們都死了,還會不會有人欺辱逼迫於她?」

果然是個好問題。

此言一出,對於林紫霄之狂妄,遠處近處,人群又有了更深一層的領悟。

似乎也知道言語上針鋒相對已經沒有意義,明白一己之力不太可能吃定的情況下,那守護者發話了。

「接下來的時間,吾會發動上界賜予的蔽天仙網。

蔽天仙網可遮蔽天機,躲避天劫感應,屆時爾等全力施為,不比留手,務必儘快將此獠拿下。」

蔽天仙網,仙界賜予,可短時間遮蔽天機,一方面躲避天劫感應,一方面也能使得仙人躲避天道感知。

此網乃是上界賜予守護者最大的底牌,同時也是守護者身份地位的不二象徵。

有蔽天仙網在,則守護者有展現真正仙人實力的資本,其意志降臨之處,修真世界無人敢於抗拒。

反之,哪怕有著仙人的實力,也要規規矩矩夾著尾巴做人。

否則一個不小心就會仙門大開,直接被拉回仙界。

就是這樣一張仙網,隨著守護者滾滾仙元的注入而在蒼穹鋪開,延伸方圓數十里,最後又垂下,將邊界封死。

遠遠看去,這就是一個無比巨大的隔離罩,那閃爍著白光的網格將內外兩個世界完全隔離。

也是因為這張網,外界已經完全無法窺探,只能默默等待最終結果。

此刻仙網籠罩的隔離空間內,群仙亂舞,狂笑驚天。

原本不敢肆無忌憚,這一刻卻再無顧忌,如瀚海,如烈陽,一個比一個氣息強大,一個比一個殺意濃郁。

林昊嘴角微翹,也笑了。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這蔽天仙網乃是聖地守護者標配,其存在他並不意外。

而他理想中的計劃,恰好就需要蔽天仙網來配合。

原本他以為還要費一番心思才會逼出這張底牌,現在好,那守護者直接用了,他也省事了。

蔽天仙網的出現,一方面使得這些人肆無忌憚,敢於一擁而上,一方面也將所有這些人都困在了這方狹小的天地。

這樣一來,一方面他可以盡情展現實力,一方面,他也能最大限度將這群人一網打盡。 因為蔽天仙網效果能持續的時間比較有限,是以沒有任何前奏,戰鬥直接開始了。

「殺!」

「無知狂徒,死!」

「以吾之名,與聖地為敵者,終將隕落!」

「十二連環峰,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