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翠是個農村打工妹,今年才二十三歲,在譚冰家裏做保姆已經一年多了,跟一家人都很熟。由於人機靈,又勤快,又有眼色,深的譚冰的喜愛。

小翠是個農村打工妹,今年才二十三歲,在譚冰家裏做保姆已經一年多了,跟一家人都很熟。由於人機靈,又勤快,又有眼色,深的譚冰的喜愛。

「大懶蟲,太陽都曬屁股了才起床。」小翠幫李新年端來了早餐,一邊還不忘取笑他。

李新年在餐桌旁坐下來,笑道:「小翠,昨天是不是跟男朋友約會去了。」

小翠嗔道:「你胡說,我昨天參加考試去了。」

李新年問道:「是不是參加成人自考了?」

小翠點點頭,說道:「是啊,已經過了四門了,阿姨說等我拿到了文憑以後會幫我找個正式的工作呢。」

李新年笑道:「等你畢業了也可以來我的公司上班啊。」

沒想到小翠撇撇嘴,說道:「我才不去你公司上班呢。」

李新年一愣,疑惑道:「怎麼?難道你去我公司上班還屈才了?」

小翠嘟囔道:「去你公司我能幹啥,還不是掃地擦桌子,我還不如在阿姨這裏當保姆呢。」

李新年笑道:「等你拿到了畢業證,自然不會讓你掃地擦桌子。」

小翠一臉狐疑道:「你說話算不算數啊。」

李新年一愣,說道:「我說了不算還誰說了算?」

小翠說道:「起碼要二姐同意吧?」

李新年不出聲了,沒想到一個小保姆都這麼勢利,居然看出了自己在家裏的地位,顯然,在她眼裏,顧紅才是說話算數的人。

吃過早飯,李新年拿着包正想去公司,譚冰叫住了他,說道:「老旦,這幾天你跟紅紅就住在這邊吧。」

李新年疑惑道:「怎麼?有事嗎?」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馬甲遍佈修真界最新章節、馬甲遍佈修真界藤原欣、馬甲遍佈修真界全文閱讀、馬甲遍佈修真界txt下載、馬甲遍佈修真界免費閱讀、馬甲遍佈修真界藤原欣

藤原欣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Mafia渣男手冊、馬甲遍佈修真界、系統成人指南、

。 陸梟已經不指望這個軍事學院能帶給他什麼驚喜了,看着周圍這群人吃瓜的樣子,和前世圍觀廣場舞大媽跳舞的人都有的一拼了!

騰龍作為千仞雪負責督促製造的軍事利器,目前還沒有正式普及到全軍,也就只有神位將軍火燁的先鋒軍配備了一些騰龍以及東風使者。

就連七寶琉璃宗的直系弟子,現在也只有三分之一左右拿到了騰龍。

軍事學院作為培養軍事高端人才的學員,教官們自然也和學員們普及過騰龍,但是因為數量的稀少,這群學生也只是每人打過幾槍過過癮,距離真正持有騰龍還早得很。

現在看着一把足以擊殺魂王的殺器指著自己的胸膛,哪怕是桀驁的金髮青年也不自覺的散去了武魂,很是從心的站到了一邊。

他是想挑事沒錯,但是也沒曾想過會遇到拿着騰龍的愣頭青啊!

要知道,軍事學院鼓勵學員之間相互競爭,但是從來不鼓勵殺戮啊。

「你看,這不就清凈了。」

陸梟嘆了口氣,端著餐盤走到了一邊坐了下來,被這麼一鬧,他吃飯的心情都快沒了。

這什麼破軍事學院,和一般的魂師學院根本沒什麼差別,現在看起來這群軍事精英也就是在魂師這條路上沒能走下去的失敗者而已。

食堂的小插曲很快就過去了,但是風波卻逐漸蔓延到了整個軍事學院。

很快,金髮青年等人就摸清楚了陸梟的底細,吉斯的新舍友!

他們立刻向著教官發出了抗議,怎麼能讓新人帶着那麼危險的武器呢。

一年級的教官在二班諸多學員的慫恿下來到了吉斯的宿舍,一打開門,看到的是瞄準自己的黑不隆冬的巨大炮口!

這名教官立刻驚嚇的開啟了武魂,隨後展現出了竟然的防守天賦。

他一連釋放出了五個魂技都不帶喘氣的!

正在教授吉斯怎麼使用東風使者的陸梟看着那耍寶的教官,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記住我和你說過的話。」

很快,戈龍就派人來尋找了陸梟,他對於這個走後門的學員有些頭疼了。

還不等他「照顧」這小子,這小子就出來鬧事了!

「怎麼回事。」

看着上午剛剛見過的陸梟,戈龍很是冷靜的出聲問道。

「沒怎麼回事,只是你的學生膽量不行而已。」

陸梟攤了攤手,這和他有啥關係。

看到陸梟那不以為然的神情,戈多直接氣笑了。

「我的學員膽量不行?要知道,他們可是一等一的精銳!是未來軍隊的中流砥柱!」

「是是是,毫無紀律性,喜歡玩個人主義單對單的精英,我很好奇他們去了戰場上能幹啥?」

陸梟微笑着看向戈多,「他們上了戰場,進不能與強大魂師單對單,退不能配合戰友打陣營,團體小動作打內耗倒是很在行啊。當然,如果您覺得我說的不對呢,您可以開除我。」

這算是陸梟的真心評價,前世的子弟兵隨便拉一個出來到這裏都是軍事素質方面的頂樑柱,他都覺得再待在這裏都是浪費時間了。

「開除你?你以為有雪星親王給你撐腰,有幾大魂師勢力給你撐腰老夫就不敢開除你了!」

戈多的嗓門大了起來,但是他確實不敢開除陸梟,別的不說,雪星親王這一關他就不好過。

別看他是院長,事實上軍事學院真正的掌管者還是雪星親王。

「既然你把他們批評的一無是處,那換成是你,又能做到什麼地步?」

「就今天和我以及吉斯起爭執的人,在不動用武魂,騰龍以及東風使者的情況下,我們能很輕鬆的擊敗他們。」

陸梟撇了撇嘴,言語中充滿了自信。

「當心吹破天了。」戈多意味深長的看了陸梟一眼,隨後輕笑一聲,「既然是這樣,那你們就比一比。」

「如果你們贏了,一年二班的所有人以後都跟着你練習。而如果你輸了的話,哪怕是雪星親王求情,你也必須離開軍事學院。」

用一個毫不可能輸的賭局來讓陸梟離開軍事學院,戈多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很正確的決定。

「如你所願!」

陸梟咧開嘴笑出聲來,這波不虧,甚至可能血賺!

等到陸梟將這件事告訴吉斯的時候,吉斯卻苦着臉搖了搖頭。

二班的那群人整體實力完全不弱於一班,不說二班的班長邵峰是一個敏攻系的魂尊,二班中還有足足兩名魂尊!

他們怎麼可能打得過整個二班啊!

「放心好了,我將戰場選在了深山之中,你們好像並沒有深山作業這一項訓練吧?」

面對陸梟那意味深長的眼神,吉斯搖了搖頭,他們的訓練都在軍事學院內部,一般也就是普通的體能訓練,然後就是兵法的研讀,怎麼會去深山呢。

「那麼就對了,在深山中,可是有着無限的可能性的。」

陸梟從懷中拿出一張地圖,這是軍事學院內部深山的詳細圖紙,算是戈多對於雙方實力差距過大的一絲支持吧。

隨意在地圖上畫了一個圓圈,陸梟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清明。

對付這群山林弱雞,哪怕他對於特種作戰是外行,但是也能很輕鬆的解決掉他們!

也趁著這個機會,讓軍事學院的諸位了解一下什麼叫做特種作戰吧!

另外,如果可以的話,順帶着執行一波斬首戰術!

·

· 張小曼把父親送到了公寓樓下,便驅車離開了。

跟品牌商約好的時間已經快到了,她時間有些趕,就沒有送他上樓。

車子開到風華路的時候,有些堵車。她等紅燈的時候,就看到不遠處,一對年輕男女,並肩走在路上——

男的是張生臉,不認識,但是女的認識,正是她旗下唯一的藝人:江雪純!

江雪純穿著一身黑色弔帶長裙,外面又穿了件白色針織外搭,一頭長發披散下來,正和身邊的男人說著什麼,小臉上時不時露出笑容來。

看樣子,兩人聊得極其投機!

張小曼的呼吸微微一滯——

雖然兩人的合同里規定:不干涉她談戀愛,但是這速度未免也過於快了!

江雪純似乎也並沒有隱瞞的意思,她遠遠的看到了張小曼的車,便沖她笑笑,招了招手。

張小曼深深吸氣,隨即搖下車窗,朝她擺了擺手!

隨即,紅燈停,綠燈行,張小曼很快驅車離開。

「那是誰啊?」

男人看著張小曼驅車離去的背影,輕聲問:「你朋友嗎?」

江雪純搖搖頭:「我的經紀人,張小姐!」

男人聽了,微微瞠目:「你的經紀人?你——你是演員?」

「目前只是半隻腳踏進娛樂圈,還沒有火起來!」

江雪純微笑著說,隨即又問:「王阿姨沒和你介紹我的職業嗎?」

男人搖搖頭:「沒有……」

江雪純哦了聲,道:「我也是前不久才決定當明星的,我的經紀人很不錯,雖然抽成比例有點偏高,但是對我的約束和限制也很少。遠離鏡頭后,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基本不會受到什麼約束!」

說完,她輕笑了聲:「我覺得這樣的日子挺好的!」

男人笑笑,沒有多說。

傍晚,回到公寓之後,江雪純接到了母親打來的電話,語氣裡帶著極大的不滿:「你和小李怎麼回事?才開始交往就結束了嗎?」

小李——

就是今天下午跟她一起吃飯散步,聽到她的職業之後,就跑得比兔子還快的男人!

江雪純笑道:「你都知道了?」

江夫人忍不住嘆氣:「我早就說了:娛樂圈很複雜,不是那麼容易混進去的——讓你本本分分找個工作,你偏偏不聽,現在好了,好好兒的相親也讓你給搞砸了!」

江雪純一邊換衣服,一邊道:「有那麼好嗎?對我的職業抱有這麼大的偏見,他人又能好到哪兒去?再說,他是一個大學教授,我還不喜歡他總是一副說教的語氣呢,我又不是他學生……」

雖然長了一副挺乖的面孔,但是江雪純卻是個有自己主意的!

她想要去做一件事兒,會前前後後考慮好久,不會貿然前進。而等她把因果利弊都分析完,覺得可行的話,就會義無反顧的去做!

進娛樂圈當明星這件事兒,也是江雪純深思熟慮的結果,當然不可能因為一個沒什麼感情的相親對象就改變自己的主意!

她也有自己的生活,也有自己做選擇的權利!

再說,作為藝人,她也一直在努力為自己爭取自由選擇的權利。

不參加應酬,不出去陪酒陪吃,這已經是她對自己的最大保護了。

要是有人還覺得她進了這個大染缸,就不幹凈了的話,那江雪純覺得自己還是遠離這些人為好!

江夫人打電話過來,本來是想好好規勸她一番的,結果沒說過她,敗興而歸!

江雪純掛斷電話后,正準備洗澡,就接到了張小曼的電話:「新豐公司的代言合同拿下來了,下周二,你把之間空出來,跟我去簽約……」

這個是需要本人簽字的,所以江雪純必須到場!

她一口答應下來,然後誇讚:「張小姐真厲害,我覺得我離大紅大紫不遠了!」

張小曼微微笑了下:「忍不住給你潑一盆冷水:其實還遠著呢,而且,你的有些行為,也會影響到你在圈子裡的發展……」

「你指的是下午那男的嗎?」

江雪純問,不等她回答,又說道:「那個男人已經成為過去式了!」

張小曼愣住:「這麼快?為什麼?」

江雪純沉默了下,道:「道不同,不相為謀!」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