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沙彌笑了笑,沒再言語。

十幾分鍾後,時間到了十點半,僧人們陸陸續續的走出大雄寶殿,小沙彌帶着張謙等人走了進去。

這一進去,張謙立刻感覺到了某些地方很不對勁。

他以前也去過寺廟,進過大雄寶殿,那些寺廟雖然不如這裏規模大裝潢好,但是那些寺廟的大雄寶殿不管看哪裏都是一片明亮。

但是這個大雄寶殿氣氛很明顯不對!

殿里正前方擺放着三尊塑像,小沙彌介紹道:“中間一尊是我佛釋迦牟尼佛,左邊是東方琉璃世界的藥師琉璃光佛,右邊是西方極樂世界的阿彌陀佛。”

說完,小沙彌恭恭敬敬的朝着三尊佛像雙手合十,彎腰拜了下去:“阿彌陀佛。”

張謙的眉毛皺的更緊了。

這三尊佛像的下半部分在光線的映照下金光燦燦,但是上半部分,尤其是頭部,卻全都光線灰暗!

尤其是中間的釋迦牟尼佛像,光線從下往上打在它的臉上,那充滿立體感的陰影讓佛像的臉顯得無比恐怖和詭異!

雖然佛像的表情有那麼一點微笑的意思,但是張謙怎麼看怎麼覺得那是獰笑。

小明悄悄的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他這才反應過來,在小沙彌奇怪的目光下換上了一個虔誠的表情,恭恭敬敬的跪在蒲團上,雙手合十行了一禮。

出了大雄寶殿,小沙彌笑着說:“施主,請隨我們一起去用齋飯吧。”

“好,有勞了小師傅。”張謙說着,帶着小明小紅跟在了小沙彌的身後。

一邊走着他一邊又回頭看了看大雄寶殿,從外面往裏看,裏面的三尊塑像的臉更恐怖了。

這座寺廟肯定有問題!張謙心說。 寺廟、道觀這一類的地方都蘊含靈氣,修道修佛的人也基本上都是胸懷萬物,一心向善的人。

所以,寺廟裏絕不可能出現類似於魔氣鬼氣一樣的黑氣的!

出現了就代表這裏面肯定有問題!

張謙事後想了一想,那三尊佛像之所以面容陰森,也可能不是光線的問題,而是有黑氣黑霧繚繞,只是會被誤以爲是光線暗罷了。

吃完齋飯,僧人們大多數都去午後小憩去了,張謙三人也回到了廂房。

關上門,張謙問小明和小紅:“在大雄寶殿外面的時候,你們有沒有看到大殿屋頂上面有黑氣?”

小明和小紅對視了一眼,齊聲說:“沒有。”

“那在大殿裏面的時候,有沒有看到那三尊佛像的臉都是烏漆墨黑的?”

“寺廟裏的都是這樣吧?”小明說。

“對啊,我之前去我們那的寺廟的時候,大雄寶殿裏的大雕像的臉都會很暗。”

“不只是寺廟,別的那些地方,比如什麼陵什麼紀念館的,只要室內有比較高大的塑像,塑像的上半身和臉都會很暗的啊。”

張謙翻了個白眼:“那你們的意思就是我少見多怪咯。”

“額…老闆我們不是那個意思。”倆人趕緊說。

張謙擺擺手:“今晚等他們都睡着了以後,咱們去大雄寶殿看看!”

“是!”

……

當晚,快十二點的時候。

張謙三人出了廂房,靜悄悄的摸到了大雄寶殿。

大雄寶殿早已關閉了大門,裏面也是漆黑一片,張謙來到門前,輕輕一擰就擰斷了掛在門上的鎖。

小心翼翼的推開門走進去,腳剛一落地,一股詭異的氣氛一下就起來了。

小明和小紅迅速走到張謙前面,拿出了各自的法器。

月光透過門窗照了進來,整個大殿內一片肅穆無聲,只有門外秋夜的蟲鳴聲此起彼伏。

張謙稍稍調動了一下道力,開啓了通靈眼。

金光掃過三座塑像,張謙驚得渾身一機靈——在剛剛那一掃中,他好像看到三座塑像的臉已經不再是白天看到的那樣慈眉善目,而是變得猙獰恐怖,就彷彿是死去已久的乾屍一樣!

他調動起了更多的道力,認認真真的看了過去,但是這次卻很正常,三座塑像的臉和白天一樣。

通靈眼!

小明和小紅震驚了!

他們在組織裏的時候聽說過,監司古旗軍有一個很厲害的技能,那就是通靈眼,可以從雙目中照射出金光,被金光照到的妖魔鬼怪全都會無所遁形!

只是沒想到,張謙居然也會!

好厲害!好驚人!他們對視了一眼。

張謙皺起眉毛,示意倆人關上大殿門,然後他走到了大殿正中央,開始掃視所有的佛像。

大殿裏其實不止有正中央的三尊佛像,兩旁還矗立着十八羅漢的法身,白天的時候小和尚也給他一一介紹過了,只不過他並沒有往心裏去,因爲他當時的全部注意力都在三尊主佛像上。

現在藉着月光這麼一看,這十八羅漢的佛像似乎要比三尊主佛像更恐怖。

他瞬間有了一種錯覺,那就是自己好像是進了地府秦廣王的生死殿,兩邊全是猙獰惡鬼。

“拿你們的偵測法器出來。”張謙吩咐道。

倆人立刻從揹包裏掏出了各自的偵測法器,小明剛剛取出八卦鏡,八卦鏡就發出了一道微弱的光芒。

“有反應!”小明低吼。

張謙冷笑了起來,果然啊!他迅速的從系統空間裏召喚出了青龍刀。

“別躲躲藏藏了。”張謙說,“既然身爲妖魔,就要有妖魔的尊嚴,躲躲藏藏算什麼本事?”

“難道你們要讓我們這幾個凡人看不起嗎?”

大殿內沒有任何聲響,佛像們還是保持着原來的動作直勾勾的看着他們。

張謙很果斷的比了箇中指轉了一圈:“我曰你們親孃四舅姥爺。”

大殿內突然風聲四起!

小明和小紅服了!

這叫陣方法也太簡單粗暴了。

果然是擒賊先擒王罵人先罵娘啊!太他媽好使了!剛罵完大殿裏就有動靜了!

但是風聲很快就停息了,大殿裏又恢復了平靜。

然而,大殿裏的三人都能感覺到,氣氛已經完全變了,魔氣和鬼氣開始在殿裏出現了。

他們三人圍成一圈,張謙手持青龍刀:“出來啊,出來讓我瞧瞧!不然我還要曰你們親孃!”

殿裏還是沒有聲音,張謙奇怪了,怎麼沉得住氣了?

而就在這時候,小明突然鼻子動了動,小聲問:“你們有沒有聞到什麼味道?”

小紅嗅了嗅,立刻皺起眉毛:“怎麼這麼臭!”

張謙也聞到了臭味,這味道原本很淡很輕微,但是突然就變得越來越濃重了。

“這是屍臭味。”小明說着,邁開腳步往三尊主佛像那裏走去,走到主佛像面前的時候他說:“屍臭味是從這裏發出來的。”

張謙和小紅緊隨其後,來到了這三尊主佛像面前,他們都沒有注意到的是,殿裏的十八羅漢的身軀緩緩的動了,轉着腦袋,目光一直停留在他們身上。

“你們倆看着周圍,我倒要看看這屍臭味到底是怎麼回事!”張謙說。

小明和小紅剛一轉身就驚出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十八羅漢的臉居然全都轉向了他們!

“老…老闆!”小明悄悄的拉了拉張謙的衣角,張謙回頭一看,頓時笑了起來:“有意思。”

然後突然舉起青龍刀,惡狠狠的砍向三尊主佛像中間的釋迦牟尼佛像。

‘轟通!’一聲巨響,佛像轟然炸裂,一股濃烈的惡臭呼的一下就涌了出來!

這股惡臭的氣息都已經辣眼睛了,張謙和小明被薰得差點當場流出眼淚鼻涕,小紅已經開始乾嘔了。

張謙捂住口鼻,開啓通靈眼看了過去,只見佛像的肚子里居然塞着四五具已經爛的不像樣子的黑色屍體,綠的發黑的粘稠屍液粘在了青龍刀刃上,青龍刀發出了一陣猛烈的顫慄!

“這…這怎麼會!”小明驚呆了!

張謙用佛像旁邊掛着的幅幔擦拭了一下青龍刀刃,冷聲說:“藏污納垢,怎麼配稱得上是佛門聖地!” 小明和小紅呆呆的看着佛像肚子裏的這恐怖的景象,小明託着八卦鏡的手都有些微微的發抖。

背後突然響起了聲音,三人猛回頭,十八羅漢還是待在原地,只不過在通靈眼的照射下,這些塑像的臉愈發猙獰恐怖了。

它們都舉着武器,惡狠狠的看着張謙他們,就好像隨時都會撲過來一樣。

門外突然響起了一個腳步聲。

大雄寶殿的門被推開了,一個身披月光的人影出現在門口。

從身形來看,這個人影好像是老和尚釋能大師,也就是這落霞寺的方丈住持。

“阿彌陀佛。”釋能雙手合十,“三位施主,爲何深夜來到大雄寶殿?又爲何無故打碎大殿佛像?”

“哼!”張謙舉着青龍刀指着他,“你說爲什麼?你自己看看,這佛像肚子裏爲什麼會有屍體?還有,這十八羅漢爲什麼……”

他突然說不下去了。

因爲他發現,被他打碎的佛像內部莫名其妙的變得空空如也了,而且十八羅漢也全都歸了位,那股一直盤旋在大殿內的惡臭氣息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切都非常的正常。

小明和小紅震驚的對視了一眼,這是怎麼回事?

“阿彌陀佛!”釋能有些生氣了,“施主,自您來到敝寺,可曾招待不週?您卻爲何如此作爲!”

門外亮起燈光,文僧武僧們提着燈拿着武器出現在門口,怒氣衝衝的看着張謙他們。

張謙皺起眉毛。

小明和小紅悄悄的拉了一下張謙。

要是一般人,碰到這種陣仗,指定就服軟了。

因爲太匪夷所思了!

明明看的真真切切,一眨眼的功夫就沒了?就一切迴歸正常了?

怎麼可能!

這難道是幻覺?

要是普通人出現幻覺這還好說,但是張謙他們各個身懷絕技,尤其是張謙,還有通靈眼,能夠看穿大多數的妖魔鬼怪!

而現在,張謙全力催發通靈眼,這大殿裏的一切卻還是無比的正常!

所以如果是一般人,肯定當場就服軟了,認錯、賠償、走人。

但張謙可不是一般人。

在面對同志和善良的人的時候,他是溫和的;但是在面對敵人的時候,他就是個潑皮流氓!

“你們爲什麼要這麼做?”

“爲什麼無緣無故的打壞我們的佛像?”

“賠錢!”

“不賠錢就別想走!”

武僧們揮舞着棍棒叫嚷着。

張謙面帶微笑,就像已經服軟了一樣慢慢的走到釋能身邊,低聲說:“額…不好意思,是我失禮了,您說吧,要我賠多少錢?”

小明和小紅又對視了一眼,心說不太對勁啊!

在傳說中,張謙這傢伙可不是這個性格啊!

釋能閉上眼睛:“阿彌陀佛,施主…”

“嘿!”張謙舉起青龍刀一刀就衝着他的腦門砍了下去!

他就等機會呢! 分手妻約 釋能閉上了眼睛,這豈不就是最好的機會?

這一幕發生的太快,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

釋能才說了幾個字張謙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發動了攻擊,而且還是直衝腦門的必殺的殺招!

現場的人都看呆了!

釋能也在這一剎那睜開了眼睛,眼神中閃過一抹慌亂的神色!

‘刷!’

青龍刀停在了釋能的腦門上面,刀刃上反射着凜冽清冷的月光。

衆人這時候才反應過來:

“方丈!”

“住持!”

“師父!”

“你做什麼?!”

“竟然敢在寺裏對我們的住持動手?”

“大家上!”武僧們揮舞着白蠟齊眉棍衝了上來,卻被釋能伸手攔住了:“停手!”

武僧們停住了身形,釋能雙手合十:“多謝施主不殺之恩。”

張謙面帶微笑:“大師好心性,佩服。”

釋能擡起頭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一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請施主隨貧僧來一下。”

張謙收起刀說:“好。”

小明小紅趕緊跟在了張謙身後,在一衆文僧武僧的怒視下跟着張謙一路離開了大雄寶殿。

來到了釋能的禪房,張謙對小明小紅說:“你們在這裏等着。”

說完就跟着釋能進了禪房。

“請坐。”

“你還挺聰明。”張謙笑道,“知道他們不是我的對手。”

釋能露出了一個微笑:“施主,你是道協的人吧?”

“不是,我是個野路子。”

“道協不把你收進去,是他們的損失。”釋能說,“其實在你們來之前,已經有人來這裏調查過了。”

張謙又召喚出了青龍刀,說:“咱們明人不說暗話,說說吧,飛雲觀的事是怎麼回事。說了就皆大歡喜,不說的話,我就滅了你這破寺!”

“貧僧還望施主不要再管這件事。”

“我雖然是個野路子,但我也是修道的,所以道家的事我就沒理由不管。”張謙說,“都說佛道一家,但其實誰都知道,嚴格說來道教纔是我們華夏最正統的本土宗教,你們佛教只不過是外來宗教罷了!”

“但是佛家在華夏繁衍數千年,已經融入了許多的華夏文化,又勸人向善,所以在我看來,佛、道都是極好的。但是你們佛家欺負我們道教,這絕對不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