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曲把粥端了進來。

言猛讓開了位置,看着言清喬用了半碗粥,這才放心。

他輪值了一夜,又寸步不離的守着言清喬到現在,也是睏倦了,見言清喬在乖乖喝葯,便交代:「不要去管外面的人說什麼,你放心交給我,喝了葯早點睡。」

「好。」

言清喬確實很乖。

又軟又乖,像只無辜的小奶兔。

言猛點頭,往外走了兩步,頓了一下,突然轉過身,又走到了言清喬的面前。

「哥哥?」

言清喬歪頭。

言猛咬了咬牙。

「清喬,我知你聰慧,這些日子隱忍不發只不過是不忍心,但若是一味避讓,只會變成軟弱,老太太和我父親還有言清月,他們欺你至此,你不必強自忍受,你若是想做什麼…不用顧忌我。」

「…」

言清喬一愣,抬頭瞧著言猛。

言猛看似憨糙,其實心裏都明白。

他認了言清喬這個妹妹,就註定與老太太和言定章他們站在了對立面,這些日子他不是完全沒有考量,言定章是個草包,腦子不清醒沒有打算,以前聽連曉曼的,現在聽老太太的。

老太太看似精明,但目光短視貪圖名利不擇手段,言清喬捧高踩低就更不用說了,有這般的人在,侯府不會好。

言清喬很早之前也給言猛提過醒,這些日子言猛也考慮了不少,兩相權衡,他已經有了決斷。

「妹妹,你只需要明白,哥哥已經把你放在了親人的第一位,無論你對他們做了什麼,哥哥永遠站在你這邊。」

「哥哥…」

言清喬忽然鼻頭髮酸。

她對言猛說一半保留一半,言猛卻對她掏心掏肺至此。

「所以,你有什麼委屈,有什麼需求,有什麼想要做的,你可以跟哥哥說,我會幫你。」

「嗯。」

言清喬聽見了自己軟軟的鼻音。

言猛壓根見不得言清喬這般,連忙擺擺手:「好了,你快休息,等我消息吧,我走了!」

說完,大步流星,頭也不回。 奧古斯丁·諾蘭這句話一出來,魏梟雄直接道:「5億8千萬。」

奧古斯丁·諾蘭正要張口,魏梟雄語氣帶着一絲陰沉,道:「你開價之前,最好考慮自己能否負擔得起,畢竟5、6億並不是張口就來的。」

奧古斯丁微笑着,說:「謝謝關心,但我真的很需要。」

然後。

奧古斯丁繼續道:「5億9千萬。」

魏梟雄沉着眼。

整個拍賣場的氣氛,因着這兩人劍拔弩張的對峙,導致整個現場都瀰漫着一股沒有硝煙的緊張感,圍觀群眾看向奧古斯丁·諾蘭,接着,又轉向魏梟雄,開始猜測著,到底誰能最後拿下魂器。

「肯定是梟雄為王,他本來就是個土豪,幾個億,應該隨便就能拿出來。」

「我猜是諾蘭,諾蘭這人看似淡定,但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透露著對魂器志在必得的意思。」

「哇……」

「這兩人,都是壕啊。」

「土豪之間的戰爭,真是無趣極了,1千萬1千萬的加價,就不覺得墨跡,不覺得累嗎?」

「卧槽,樓上,1千萬在你眼裏,已經不是錢了?」

「1千萬是小錢?」

……

奧古斯丁·諾蘭的價格一報出來,四周沉靜了一會兒,然後,魏梟雄就皺着眉頭,道:「6億。」

奧古斯丁·諾蘭一聽,接着,微笑道:「6億1千萬。」

又是1千萬!

兩人競價,每次都是以1千萬作為單位,緩慢遞增。

對於價格,觀眾們都已經聽得麻木了,如今,只想着看這兩人到底是誰勝出,於是一個個的,都轉向梟雄為王,想看他加價多少。

然後。

魏梟雄道:「6億2千萬。」

果然如大家所料。

奧古斯丁眯起一雙碧藍的眼睛,道:「6億3千萬。」

程煜舉著小鎚子的手,已經微微放下了些,現在這價格戰還在激烈的進行着,顯然旁邊的人都差不上嘴了,程煜也慢慢變得平靜了些。

如今,就等著看這兩個人到底誰熬不住,主動放棄。

忽然——

「10億!」

轟——

這道聲音一冒出來,簡直如一道驚雷,一下子把快要打瞌睡的觀眾與主持程煜、季柚都驚醒了,大家一下子盯向了開口報價的人。

就見,這長得異常磕磣的人,掀起眼皮,朝着魏梟雄與奧古斯丁·諾蘭的分別看了一眼,然後十分欠扁的道:「1千萬1千萬的加價,無趣。」

隨後,他眉毛一挑,看向四周:「有人要跟我一起競價嗎?1億1次的那種。」

四周:「!!!」

程煜:「……」

季柚:「……」

眾人全都瞪着說話這人,季柚眯起眼,仔細打量著:雖然眼睛、鼻子、臉什麼的,重新捏了數據,看着沒那麼猥瑣與醜陋了,但——

依舊是磕磣人啊。

且,這傢伙,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是如此的欠揍,實在叫人無語。

小弱雞……

原來是如此豪氣衝天的人。

果真,人不可貌相,肥羊不可限量呀!

季柚摸起下巴,在思考着等會兒把小弱雞抓住后,怎麼泡製這隻小弱雞……

四周,一片的寂靜。

魏梟雄張張嘴,隨後,他沉着眼,道:「這位兄弟,我覺得我們倆有必要聊聊,也許我可以給你另外一些你感興趣的東西。」

小弱雞驕傲地噘起嘴:「丑拒。」

魏梟雄:「……」

驚呆的程煜,這時候也趕緊開口,大聲道:「有一位朋友出價10億!10億!天啦,我根本不敢相信我聽見的,竟然有人開價10億,只為購買一個中級魂器。」

不只是程煜,四周的所有人,都被小弱雞這一騷操作,給震驚得無語凝噎。

奧古斯丁·諾蘭有片刻的失神后,他重新回過神來,看向小弱雞,道:「這位朋友,我的收藏品非常多,如果你敢興趣點話……」

小弱雞抬起頭,小豆豆眼睛裏是十足的傲氣,道:「不感興趣。天材地寶,我應有盡有。」

奧古斯丁·諾蘭:「……」

一句話,就將魏梟雄與奧古斯丁·諾蘭給懟得無語凝噎,小弱雞十分得意,他努努嘴,沖着一旁獃滯的主持人程煜,提醒道:「主持人,你該幹活了。」

程煜一下子醒過神來,激動得揮舞著小鎚子,大聲道:「10億一次!」

「10億兩次。」

「10億三次!」

「叮——」

「恭喜這位朋友,這個捕夢網中級魂器,歸您了。」

一錘定音!

10億的價格,已經完全超出了魏梟雄與奧古斯丁·諾蘭的底線,此時兩人手裏根本拿不出那這麼多的信用點,也就不得不結束了互相敵視,劍拔弩張的局面。

觀眾們,也紛紛張大嘴,倒吸着涼氣。

「10億!」

「中級魂器,竟然直10億!」

「這什麼概念?」

「這什麼概念都沒有,它只是殘酷的告訴你,你沒有錢,你就是個窮鬼,你窮的一無所有……」

「嚶嚶嚶……」

「好窮。」

……

季柚也想抱着腦袋,嚶嚶嚶抽泣,因為她也是一個窮鬼呀。像這種張口就是10億的瀟灑事情,她每天都想干,無時不刻都在想。

……

程煜激動地摩挲著雙手,然後,十分小心翼翼地,當着所與人的面,將本次的拍賣物——捕夢網,交到了小弱雞的手裏,程煜微笑着道:「恭喜您,青釉大師公開售賣的第一個魂器到了您手中,懇請這位先生髮表一下您的感想。」

小弱雞接過捕夢網,頓時開心地收入囊中,接着,他突朝着季柚的方向看了一眼。

季柚第一時間坐直身體,手裏攥著大砍刀,然後,眼睛微微眯起。

小弱雞沖着季柚咧嘴帶着一絲討好般,笑了笑。

正當季柚、程煜、以及在場所有的觀眾們都覺得小弱雞肯定會說點什麼時,小弱雞接過捕夢網,忽然之間,一躍而起,幾個彈跳間,就消失無蹤了。

季柚:「……」

程煜:「……」

眾人:「……」

小弱雞拿了魂器后,一副一點也不想多張口說話的樣子,他一把就掉頭,眨眼間就跑得沒影子了,追都追不上了。 深夜,醫院褚逸辰醒了。

李程站在他床邊,李安安趴在病床睡著了。

「總裁,肇事司機已經死了,查不出這件事的主謀,金家和傅藝橫都有嫌疑。」

褚逸辰躺在床上閉了閉眼。

「給傅藝橫準備一份大禮。」

他想,現在應該沒有比傅藝橫更想他消失的人了。

金家那邊也有可能,但他現在最想收拾的人是傅藝橫,他已經被他磨滅了耐心。

「是。」

李程點頭,突然又去看李安安,這個女人睡得還真熟,全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真是可氣。

如果總裁車禍是傅藝橫做的,那完全是因為她,她還好意思睡覺。

「我讓人在她喝的果汁里放了輕微的安眠藥。」不想她擔心一個晚上不睡。

李程對於總裁這麼做,完全不知道說什麼好。

門口保鏢進來,神色緊張。

「總裁,先生那邊出事了,失去了聯繫!」

病房裏空氣凝滯。

褚逸辰猛地想起床,但頭暈,動作停頓住,李程急忙勸說。

「總裁,你要好好休息,先生那邊可能只是通訊不好,不會出事。」

李程勸說,這是不是所謂的禍不單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