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唐眼神里充滿驚訝,她沒有想過一直都形象良好的顧可彧,出去拍攝了一段時間頭髮都快掉沒了。

顧可彧也大致知道為什麼小唐這樣說,畢竟她現在的頭髮接近頭皮,和禿了一樣,就算是讓沒有理過頭髮的人上手,也不會弄的那麼難看。

顧可彧雖然很想睡覺,可還是提著精神慢慢的開口說道:「還真的被你猜對了,我被人襲擊了。」

隨後就向小唐敘述了今天在拍攝節目的時候,高芷卿對她做了些什麼,自己又是怎麼死裡逃生的。

小唐聽著顧可彧簡單的敘述,可是心裡卻不由得一涼,如果不是顧可彧反應快,怕是現在已經不是坐在沙發上而是躺在醫院裡,小唐的怒氣一下子上來了,恨不得現在衝出去就去找高芷卿討要個說法。

「那個女人也太歹毒了,走,我們去告他她故意殺人罪,讓她蹲幾年大牢!有朝一日,她落在我手上,我絕對要把她的皮扒了,骨剃了,讓她不得好死!」

「傻瓜,你別衝動,你覺得我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被欺負了呢,她今天想要置我於死地,往後我一定要她加倍償還,再者,難得偷得浮生半日閑,我也想休息一下,今天發生了太多事情,我有一點疲憊。」

顧可彧拍了拍小唐的肩膀,輕輕的說道。

小唐很生氣,但是她絲毫不懷疑顧可彧說出來的要高芷卿加倍償還的話,畢竟顧可彧在娛樂圈摸爬滾打那麼久,對付那些牛鬼蛇神也是一擊斃命,只不過還是對顧可彧充滿了心疼。

小唐眼睛紅紅的說:「那個王八蛋怎麼能那樣對你,你沒有了頭髮該怎麼辦嘛,長發已經是一種女生的標誌,你這個樣子……」

顧可彧笑了笑說:「沒有人規定女明星一定要長發啊,有很多優秀的女明星也會留短頭髮,比如奧黛麗赫本,我對自己的顏值有信心,短髮也一定迷死一大片人,你不要傷心了,沒關係的。」顧可彧輕聲安慰,但是讓小唐更傷心了。

小唐以為顧可彧是說給自己聽,自我安慰的,於是小唐也坐在沙發上,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在一邊喪氣的不行。

看到小唐這個樣子,顧可彧心裡有些暖暖的,畢竟真正安慰在乎他的人還是有的,至少小唐就算一個真朋友顧可彧心裡暗自發誓,一定不許讓別人傷害自己身邊的人,至於高芷卿,這件事情她不會輕易放過他的。

小唐一臉悶悶不樂,顧可彧也猜到了如果今天自己沒有什麼改變的話,她可能一整天都這個樣子。

顧可彧決定還是去試試。

「走吧,陪我去看看,我準備換個髮型,你別生悶氣。」

她晃了晃小唐的胳膊,示意她一起去別在這裡垂頭喪氣的,顧可彧換了一身日常穿的服裝,休閑輕鬆。

一聽到顧可彧竟然要去剪頭髮,小唐一下就來了精神,從凳子上坐起來雙眼閃爍著光。

「你可算是想通了,現在你這頭髮實在是不堪入目啊,我們趕緊去弄個造型。」小唐越說越激動,直接拉著顧可彧就要出門。

兩個人沒有過多的停留,一起出了門,找到一家評價稍微不錯的地方,準備設計一個新的髮型。

現在這些店裝修都非常時尚,讓人覺得水平不一般,可也不知道這家店究竟技術怎麼樣。

顧可彧沒有太多要求,就想要剪一個短髮。

造型師給她看了一些照片進行選擇,一番挑選后,顧可彧還是選擇了最基礎的那一款短髮造型。

店裡的服務非常人性化,經過了洗髮吹髮等護理一些步驟,顧可彧期待著新造型。

造型師手裡的剪刀在頭上飛舞著,長發就這樣變成了短髮,沒一會就出來一個輪廓,讓人非常驚喜。

顧可彧認真的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她覺得自己竟然也適合剪短髮,太不可思議了。

耳朵上方的頭髮有一點長度,正好蓋住了臉的一半,可以遮蓋自己比較高的顴骨,讓整個人看起來顯得溫柔了不少。

短髮造型乾淨利落,不拖泥帶水,顧可彧還是非常滿意的,索性拿起手機開始自拍。

這樣一會可以更新社交網路平台,如粉絲互動溝通增加感情,然後告訴大家自己換髮型了。

她也不用什麼美顏修圖,就用系統自帶的照相功能拍了一些,挑選最好的三張上傳,可是旁邊的小唐看起來比沒出門前更加悶悶不樂了。

「唐總,這怎麼我剪了頭髮你也不高興?」顧可彧哭笑不得,小唐現在真的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

小唐抬眼仔細觀賞了一下顧可彧的髮型,唉聲嘆氣:「你的頭髮越來越短,現在就像一個男生,這以後沒人找你拍戲了可怎麼辦!」

顧可彧不以為然,既然剪了短髮就欣然接受,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她還是想逗一逗小唐。

「那就不覺得我剪了短髮,帥氣程度直逼當紅小生嗎?你竟然不心動,還在這裡哭喪個臉,這樣不好吧。」

顧可彧其實覺得剪個頭髮沒什麼大不了的,雖然不是自己選擇的結果,但是現在這個髮型看起來不錯,她們結賬結束后一起離開了這裡。

可能人們腦海里固有思想就是女生都應該長發飄飄,一方面可以做更多的造型和設計,特別是女明星。

其實,一頭短髮更是可以在圈子裡讓大家眼前一亮,如果顧可彧的一頭短髮效果真的不錯,甚至可以吸引導演投資人來找她拍其他類型的電視劇,一切皆有可能。

在娛樂圈,顧可彧已經了解未來幾年短髮女生可以立人設,特別是她這種長相不是極其優秀的人,短髮可以讓整體效果看起來更加帥氣有型。 「不好意思兩位小姐,今天他約了別人,你們改日吧。」沒等李天回答呢,一輛紅色的法拉利跑車就停在了李天的前面,李天還以為是姐姐的車呢,等到秦冰從車上下來,才看到是自己的媳婦,幸好剛才沒隨便回答,要是被秦冰給聽到的話,今天肯定沒好日子過。

「這位小姐是?」經紀人有些疑惑的說道,為什麼這個女人會出現的那麼巧,而且還能夠替李天回答,最主要的就是這女人太有氣質了,原本以為楊米就很有氣質了,沒想到跟這個女人一比差的不是一點兒半點兒的,而且能開得起這種車,身家肯定很厚。

「你說我是你什麼人呢?」秦冰走下了跑車,一雙媚眼看著李天,李天都感覺到自己有些把持不住了。

「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女朋友秦冰,這是我們公司的代言人,今天也是過來簽合同的,楊米小姐和她的經紀人。」秦冰早就知道,李天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被他迷住的女人有的是,可沒想到這麼快就出現了,這兩個女人雖然氣質不如自己,但是那是因為不會打扮的原因,稍加打扮一下的話,這兩個女人不會比自己差多少的,不過聽到李天在大庭廣眾之下承認自己的身份,秦冰的臉上又是一朵花了,認為自己不應該那麼嫉妒,應該幫李天招呼朋友才對。

聽到李天的回答,秦冰的臉上是笑成了一朵花,但是楊米的臉上卻有些不好看了,不過楊米也沒有其他的想法,在心裡,她就想過,什麼樣的女人能夠配得上李天呢?現在算是有答案了,自己跟秦冰小姐差的有點大,而且自己是娛樂圈的人,在別人的眼裡,娛樂圈的女人都不幹凈。

聽說楊米是娛樂圈的人之後,秦冰就更加放心了,在湘江的上流社會當中,很多人也喜歡玩女明星,但是當他們玩夠了之後,都會選擇跟女明星分手的,玩女明星是為了心中的那一個念想,但是當玩兒過後,他們就會回歸理智,不會跟女明星結婚的,就算他們一意孤行,家族也不會願意的。

所以秦冰認為李天就算是跟楊米有關係也沒事,只是一時玩玩罷了,秦冰的父親也有好幾個女人,這在大家族當中是很正常的,但只要不威脅正室的身份,這些都是可以存在的。

麻辣天女 得知了秦冰的身份之後,楊米並沒有留下來,知道自己跟秦冰之間的差距很大,如果自己是那種一線女星,可能還能跟秦冰競爭一下,但自己只是一個新人而已,楊米在自己的心中下定了一個決心,那就是要好好的努力,一定要成為一線女星,回去之後就看看廣告的台詞,一定要好好的練習,這一次能夠在央視露臉,就是自己最大的一個機會。

「何必帶著那麼大的敵意,我們只是合作夥伴就是了,我這個人又不是花心的人。」上車后李天說道,剛才秦冰的做法有些過了,楊米都已經是要回去了,秦冰還十分親密的挽著李天向人家示威,這就有點過了。

「你當然不是個花心的人,奈何你這個人光芒太盛,隨便的搖搖尾巴,就有女人送上門來,如果我現在不小心的話,我害怕將來跟我分的人太多,我現在這樣看著還得有很多人過來呢,如果我不看著的話,不知道這輩子會有多少人。」秦冰沒好氣的開車,李天聽了這個話之後,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本身這件事情跟自己沒關係,可也是因為自己而起的,對秦冰是有些愧疚的。

想到自己的這些女人,肥桃縣那邊還有好幾個呢,其他人都可以慢慢的說,唯獨周蕊不行,周蕊跟李天傳出了緋聞,整個縣城的人都知道,如果李天不要周蕊的話,恐怕周蕊是沒有辦法生活下去的,對於這個女人,李天在心裡是有她的地位的。

再次就是小景了,跟小景兒一塊兒非常的舒服,這個女人總能讓自己高興,李天也跟小井有過肌膚之親了,只不過沒有那麼親密就是了。

想到這裡,李天的腦袋就亂嗡嗡的,乾脆不去想了,現在就算是把腦袋給想破了,最終也沒有辦法規劃這些事情,這女人多了也不是什麼好事,以後自己收斂一點就是了,而且很多人還不是自己的,沒必要想那麼多的。

不過李天心中還有另外一個聲音,那就是讓他把這些女人全都收了,人活一輩子不容易,難道不應該多幾個女人嗎?這些女人各有各的特點,而且都在李天的心裡有一些位置,李天能想過她們嫁給其他人嗎?如果是那樣的話,那實在是太可怕的一個事情了,李天自己就是一個多吃多佔的人,這個聲音發出之後,李天的眼神當中也發出了光芒,自己不是吃虧的貨。

「你想到了什麼事情?怎麼神情突然間這麼有神了?有什麼高興的事情嗎?」連旁邊的秦冰都感覺到了,李天剛才一定是想到了一些高興的事情。

「當然有高興的事情呀,格拉斯高酒店集團的高總把內地的酒店轉讓給我了,僅僅18億人民幣,我是不是佔了很大的便宜呢?」李天高興的說道,不過當然不敢把剛才那個話給說出來了,如果把剛才那個話給說出來的話,沒準現在會被一腳踢下車,畢竟身邊這個女人是實際上唯一的自己的女人。

「我還以為是什麼事情呢,他得罪了你,你調動了那麼多的人和關係,最終拿到這幾所酒店還是可以的,不過我得友情提醒你一下,那幾所酒店現在都是不盈利的,對於那位高總來說,這幾所酒店可以說是非常的雞肋,留著也沒用,賣給你還能回籠一下資金,最近他還要在湘江拿地,估計就是你們雙贏吧!」秦冰算是說了一個公道話,高總需要資金,李天需要酒店,雙方一拍即合。 顧可彧臉色微紅,假裝著急要走,一把將江映寒的手從自己腦袋上拉了下來,然後逃也似的轉身進去化妝間拿自己的包包。

江映寒的臉上有片刻的獃滯,他怔怔的看著顧可彧的背影,眼睛里的掙扎清晰可見,片刻后也只是無奈的嘆了口氣,整個人顯得十分落寞。

因為《我們戀愛吧》這個節目已經到了收官的時刻,他們現在就是要去拍攝最後一期節目,所有人都十分的用心。

節目組為了增加看點,更是花費巨資包下了一個國際知名的遊樂場,作為最後一期節目的拍攝地點。

遊樂場所在的城市同樣是一個沿海城市,顧可彧需要乘坐飛機然後再換大巴趕往拍攝地。

而顧可彧和江映寒的飛機座位還是一如既往的緊挨著,顧可彧為了避免尷尬,只好裝作很困的樣子,一上飛機就開始蒙頭大睡。

但實際上她卻根本就睡不著,畢竟這些天一直在家休息學習,她的精神其實特別足。

顧可彧閉著眼睛假裝熟睡,身邊的江映寒也一直安安靜靜的不發一言,甚至沒有絲毫動靜,可是顧可彧總是覺得江映寒的目光一直都落在她的臉上,這讓她感到渾身不舒服。

女人的第六感總是不講道理的准,顧可彧微微外頭,悄悄的睜開眼睛一看,果然就看到江映寒正一動不動的盯著她看。

顧可彧嚇了一跳,趕忙閉上了眼睛,還順勢將身體微微側了一些,就這樣對背著江映寒。

一個多小時之後,飛機才終於緩緩降落,顧可彧和節目組的人一起乘坐大巴車先到遊樂場附近定好的賓館調整休息。

進入酒店大堂辦理入住的時候,顧可彧就察覺到一個酒店的服務人員一直盯著她看,出於禮貌,她沖著對方輕輕的笑了笑,那個服務員立刻激動的跑來她身邊,看起來緊張極了。

顧可彧雖然嚇了一跳,但還是禮貌微笑著問道:「怎麼了?」

那個服務員見顧可彧主動問話瞬間激動的面色通紅,語無倫次的說道:「沒什麼沒什麼,就是……那個我是你的忠實粉絲,難得見你一次,對了!上次錄節目的時候你沒有受傷吧?我們都很擔心你。」

顧可彧被問的有些懵,不太明白她怎麼會受傷,輕輕的說道:「受傷?什麼受傷啊?你在說什麼呢?」

「姐姐你就別瞞著了,我們都看到消息了,《燃燒吧少年》新一期的節目已經播出了,那個高芷卿實在是太過分了,居然把你直接往機器里推!害的你不得不剪了短髮,但是我覺得你短髮也超級好看的。」

顧可彧呆住了,他們粉絲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那位粉絲還在絮絮叨叨的罵著高芷卿:「她就算是你的前輩也不能這麼不要臉啊!娛樂圈混久了就想著欺負新人,一點兒前輩的樣子都沒有……」

顧可彧聽到這裡瞬間反應了過來,難道說她們拍攝的時候發生的事被人給曝光了嗎?

思及此,顧可彧安撫了情緒激動的粉絲兩句,就急急轉身。

而站在顧可彧旁邊的節目組的工作人員,都還沒搞清楚她們到底在說什麼,顧可彧就已經急急忙忙的拿了房卡進了自己的房間。

顧可彧進門之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開筆記本電腦,查看最新一期的《燃燒吧少年》節目,在播放頁面上正是她和高芷卿的照片。

而她打開節目視頻快進著看了一下才發現,高芷卿推自己進機器里的片段居然完全沒有剪輯,前因後果完完整整的放在了節目里。

顧可彧這才發現自己之前完全是錯怪王啟鵬導演了,他那天並不是護著高芷卿,他果然是個正直的人!

他這根本就是為了維護她,那天才暫不出頭,然後在節目拍攝完畢后將自己被高芷卿欺負的畫面完完全全呈現在了觀眾面前。

顧可彧心理後悔極了,自己當時居然那樣想王啟鵬導演,其實他完全是想用另一種更徹底的方式來保護她啊。

網上的評論一面倒的全是責罵高芷卿的,更有些媒體藉機帶頭爆出了高芷卿的更多黑料,而顧可彧作為受欺凌的一方,得到了更多人的同情和關注,微博粉絲大漲。

「高芷卿這簡直就可以算是故意殺人了!也太歹毒了吧!」

「虧我以前那麼喜歡她,居然是這樣一個人,就這種人品,我是再不會粉她了,我還會黑她,以後我見高芷卿一次罵她一次。」

「這樣的劣跡藝人應該被娛樂圈全面封殺!我建議顧可彧直接追究她法律責任!」

「同意樓上,顧可彧也太慘了,還因為這個不得不剪了短髮,心疼!」

「顧可彧的粉絲們,大家要團結起來聯合聲討高芷卿,一定要讓她徹底滾出娛樂圈,還我們家顧可彧公道。」

顧可彧看著網上的評論,不得不再一次感嘆輿論的強大,網友們的評價有時候確實可以決定一個藝人的去留與發展。

再加上各大媒體新聞都紛紛對這件事情特別報道,高芷卿一時間成了過街老鼠,更多的黑料也被源源不斷的爆出來。

作為娛樂圈的老人她欺負新人的事件被一件接一件的曝光,瞬間就被網友罵的體無完膚。

不出意外的話高芷卿的演藝生涯就要就此結束了,想到這裡顧可彧心情瞬間大好,這個高芷卿一直以來不斷的找她的麻煩,如果說她就此離開娛樂圈了,那對於她來說可是一件值得慶祝一番的事情。

果然做壞事的人是會受到報應的,有時候並不是老天不報,只是時候還未到而已。

顧可彧關掉了電腦,頓時感覺一身輕鬆,躺在床上平復了一下心情,就起身去洗漱休息去了。

畢竟高芷卿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她接下來還有節目要拍攝,可不能被這些雜七雜八的事情影響到她的狀態。

網友們對於顧可彧剪掉一頭長發都顯露出深深的惋惜和同情,順便更加猛烈的罵罵高芷卿。

但是顧可彧自己本人對於剪掉頭髮這件事倒不是那麼的在意,她的性格就是這樣,一向積極,而且她覺得嘗試一次短髮造型也不錯。 如果是內地地區,什麼地方牽扯到房地產李天還有可能插一手的,但是這裡是湘江,李天還是算了吧,湘江的房地產不是一般人能夠玩得起的,稍微想要入個門兒,那就至少得幾十億的資金,雖然現在李天拿到了不少的資金,可高總那邊得給人家支付18億呢,人家已經把價格降到這樣了,難道你還想拖人家的嗎?

別看李天這一次來湘江拿到的錢比較多,可是內陸地區花錢的地方也比較多,廖忠誠那邊已經拿下了雲幫的所在地區,但是需要進行大筆的投資,如果金錢不到位的話,下面的小弟幾乎都要走沒了。雲幫我這一次遭受的重創不輕,廖忠誠經過了計算,至少需要投入兩億以上,要不然的話連這點地區都收不住,畢竟那裡是省城呀。

人面不知去,桃花依舊笑 「其實對於酒店集團,我自己是一點興趣都沒有的,你知道我父親的愛好就是這個,要讓他一點一點的去擴張,那不知道要干到什麼時候呢,當然得給他買下一些基礎了,從這些五星級酒店開始干,要比從下城好的多,不過我父親手下並沒有那麼多能人,這幾天你幫我個忙,看看湘江這邊有沒有職業經理人,幫我物色兩個。」高總肯定會把自己的核心人才抽走的,18億的價格已經很低了,高總再贈送幾個人才,那不得虧到姥姥家呀,雖然高總說會給李天留下一整套的管理層,但是李天也不敢全信。

「這個倒是沒問題的,最近湘江的經濟不怎麼好,很多高管都丟了工作,只不過讓他們去內地工作,可能心理上會有些負擔,你開給他們的工資得高一點,要不然的話沒人肯去的,雖然最近內地發展很快,但是對於大部分的湘江人來說,還是不願意離開這個地方,都認為湘江的機會大於內地。」秦冰說的這也是一個實在情況。

湘江跟內地之間是有經濟差距的,但是不可否認,內地的發展潛力絕對是巨大的,如果在內地工作上一段時間,就會知道內地的發展潛力多大了,就好像鄭秋和秦冰一樣,她們都放棄了湘江這邊都一心的在內地發展,湘江的兄弟姐妹知道之後,都還覺得她們放棄了核心層的爭奪呢,其實他們是在為自己的未來布局比較深遠而已。

「待遇方面不是問題,只要是有真憑實據的,我這邊絕對不會虧待了他們,這件事情就拜託你了,也是你未來公公最看重的事兒,能不能進門取得你未來公公的滿意,這件事可是個起步呀,你一定要走好。」李天一邊說一邊手就開始不老實了,昨天晚上剛吃了肉,今天當然不能吃素了,這手慢慢的就爬到秦冰大腿上去了。

「你給我注意點兒,我這裡開著車呢!」秦冰一巴掌就給李天拍回去了,開車得注意安全,李天就該吃糖,被抓住的小孩子一樣,臉上一臉的不滿意,秦冰可是記住這個事情了,為了讓未來的公公滿意,自己得把這個事情放在心上,一定要找幾個好的管理層過去。

「晚上我們有什麼安排呀?」雖然不可能每天都跟昨天晚上一樣刺激,畢竟就算賭船上也沒有那麼多的大戶,昨天是因為第一天,眾人都圖個新鮮,所以才會上去那麼多人的,今天不可能有那麼多人了,而且李天也不是以賭為生的,不可能每天都到賭船上去。

「找個地方去吃飯呀,吃完飯就把你送回酒店睡覺呀,還能有什麼安排呀?難道今天晚上你還想要跟三井賭一把嗎?據我所知,那個傢伙已經回日本了,就算你想繼續贏他的錢,人家也不給你機會了。」秦冰笑呵呵的說道,她知道李天問的不是這個問題,但還是往這上面扯,李天是昨天晚上吃肉了,今天晚上要繼續吃。

「三井那個傢伙,趕緊滾蛋吧,想到他的那個樣子,我這心裡就有些噁心,我是說咱們兩個的事情,要不今天晚上你別回家了,咱們去找個酒店吧,對了,我還有一個別墅呢,陳老頭那傢伙應該收拾出來了吧,不如晚上我們去那裡吧!」李天忽然想到了和聯勝長老的別墅,說好了給自己的,自己已經給了他好幾天的時間了,如果這個傢伙識相的話,這幾天早就應該收拾出來了。

「你還是別想了,昨天晚上我沒有回家,歸結於在賭船上,很多人都在那上面沒回家,所以我媽也沒說什麼,今天晚上我要是還不回家,估計得把我的皮扒下來,你乖乖的,人家身體還不得勁呢,等休息好了再好好的伺候你,等回到大陸,你天天跟我在一起都沒問題,這裡可是在湘江,我的家就在這裡。」秦冰沒好氣的說道,李天這個傢伙的需求太大了,一晚上都不讓人家休息的,秦冰才是個剛剛破瓜的大姑娘,哪裡有那麼強的戰鬥力呢?

李天想了想也是,雖然心裡不怎麼高興,但是也得替人家姑娘家著想,所以就跟秦冰去吃飯了,吃完飯之後,李天就老老實實的回賓館了,今天也算是平淡一回吧,來湘江之後每天都是轟轟烈烈的,就算咱的身體能夠受得了,自己的腦子也會受不了的,每天遇到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在賓館里,李天看到了自己的幾個隨從,尤其是廖婷婷和廖芳芳,這兩個女孩兒,每天都在不停的買東西,反正李天給她們的卡能夠透支幾百萬,每天就是去買衣服呀,劉潔在旁邊可羨慕了,但是自己只是李天的助理,不能夠隨便的花老闆的錢,如果助理使勁的花老闆的錢,那就說明這兩個人的關係有問題了。

對於廖婷婷和廖芳芳,李天不能把他們當普通的下屬,這兩個女孩兒是廖忠誠的侄女,可以說是朋友的後代吧,所以李天就沒有對他們有有什麼要求,隨她們的意思去玩兒就是了。 《我們戀愛吧》節目組看到新聞之後還擔心顧可彧的情緒會不太好,會影響接下來的拍攝,結果發現顧可彧完全沒有受到絲毫影響,甚至在大家安慰她的時候反過來安撫大家,節目的拍攝也沒有因為她的事兒而受到任何影響。

拍攝前的準備工作都安排好之後,顧可彧就跟隨著節目組一同前往了那家享譽海內外的遊樂場,而江映寒更是一路上緊跟著顧可彧,似乎有話要和她說的樣子。

最後還是顧可彧實在忍不下去了,主動和江映寒搭話,她聲音柔柔的,十分悅耳:「你今天怎麼奇奇怪怪的啊?是有什麼話要和我說嗎?」

伏天氏 「啊?沒有沒有,我……沒什麼。」

江映寒的神情很不自然,聽見顧可彧的話幾乎是立刻搖頭否定,顧可彧見他這樣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江映寒向來是心裡想什麼就直接說什麼,很少這般欲言又止,他肯定是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顧可彧嘆了口氣,也只能找個機會再問清楚了。

只是接下來她卻完全把這件事給忘記了,因為陌生的遊樂場,對於顧可彧來說有著太過巨大的吸引力,她看的眼花繚亂,逛的不亦樂乎,整個人興奮激動的不得了。

這是顧可彧第一次來遊樂場,顧可彧出身農村,家境本就貧寒,又父母早亡,在後媽手裡能討得一口飯就不錯了,遊樂場對於她來說就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就算她現在經濟情況已經改善了不少,可是成年人的世界里需要奔忙的事情太多,有錢也沒有時間了。

所以她下定決心,一定要趁著這次機會在這裡好好的玩一玩,把所有的項目都體驗一遍。

這家遊樂場里的遊客眾多,雖然說他們節目組包下了這裡,可是因為最後一期節目請到了很多當紅的小鮮肉小花,還有很多的粉絲們慕名而來。

節目組為了增加話題度和拍攝效果,乾脆在拍攝前就限量發售了一些遊樂場的門票,所以此刻遊樂場里還是非常熱鬧的。

御靈之神妃醫絕天下 只是這樣做有好處也有弊端,開放性的拍攝,確實是可以讓節目拍攝看起來更有人情味兒,也更容易帶起話題度,可是同樣也會增加許多不確定的危險因素。

但凡是明星,就會有一些腦殘粉,只要看到自家的愛豆,粉絲們都會極其激動。

多虧有了節目組的秩序維護,那些過於激動的粉絲只得在外圍看著自家愛豆,卻不能衝上前去,但是激動的喊聲和拍照的閃光就從未停止過。

兩世為人的顧可彧還是第一次來遊樂場,她興奮的看著遊樂園裡的各種遊樂項目,感覺像是在做夢一樣。

她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臉蛋,微微的疼痛傳來,顧可彧才滿足的嘆息了一聲,這一切都是真的!

小時候顧可彧最大的夢想就是來遊樂園,可是現在的她不是小時候的那個她了,遺憾就是遺憾。

她搖搖腦袋,還能有彌補的機會就已經很難得了,還是要開心一些才不辜負這次難得的機會。

《我們戀愛吧!》是一檔以江映寒還有顧可彧為首組成情侶搭檔的,大型模擬戀愛型節目,自從節目組告訴他倆最終的拍攝場地是遊樂園,顧可彧就一直在期待了。

江映寒是一個不太能接受刺激的人,所以看著在過山車上嗷嗷叫的有課,還是有點羨慕的。

顧可彧一直對過山車都很感興趣,在那種或上或下的刺激中極速的分泌的腎上腺素大概可以讓人忘記世間所有的煩惱吧,可是偏偏為了身邊的江映寒,為了節目組更好的拍攝……

顧可彧只能遺憾的搖了搖頭。

作為情侶cp顧可彧還是很會照顧江映寒的感受的,每到一個項目,顧可彧都會詢問江映寒:「你要不要玩這個呀,看起來很有意思。」

而江映寒總是神情淡淡的說:「嗯,我聽你的就好。」

聽到這句話,顧可彧沒有了顧忌,本來就是節目組的經費不花自己的錢,那當然是大玩特玩了!

她拉著江映寒的胳膊就去排隊,還叮囑江映寒:「你在這裡幫我排隊,兩張票哦,我去給你買冰激凌,好不好?」

江映寒看著孩子般的顧可彧,點了點頭,也笑著回應:「好的。」

顧可彧歡快的跑過去,她忽然看到了粉紅色的旋轉木馬,眼睛里馬上就亮了起來,然後心裡暗想,今天一定要坐上旋轉木馬!這才是少女的浪漫!

到目前為止,她拍攝的《瑾淵傳》是製作成本最大的古裝戲,《燃燒吧,少年!》是競技類的戶外娛樂節目。

唯獨《我們戀愛吧!》是最讓人有戀愛即視感的製作,所以顧可彧對這一次遊樂園拍攝,可是心心念念很久了。

買好了冰激凌,那邊江映寒的票也取好了,他們兩個坐在一旁,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

相比顧可彧的興奮,江映寒表現出來的太平淡了,他們兩個人對遊樂園的情緒一個熱情高漲,一個興緻缺缺。

江映寒又好像裝著心事的樣子,和往日的性格截然相反,而顧可彧平時可是對所有事情都表現得平淡,唯獨現在興奮的小臉通紅。

吃完了冰激凌,兩人把票交給了工作人員,顧可彧激動的坐上了過山車,然後認真的檢查了自己的安全帶之後,拉了拉江映寒:「江映寒,你怕不怕,到時候別嚇壞咯,嘿嘿嘿……」

顧可彧像小狐狸一樣,江映寒寵溺的笑了笑,兩人沒來得及多說,過山車就啟動了。

車子緩緩的啟動,風緩緩的吹過,顧可彧享受的閉起了眼睛,短髮輕輕搖晃,顧可彧的開心是無法用語言描寫出來的。

車子迅速提速,顧可彧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那麼輕易地就認定,過飛車是快樂刺激的一個體驗項目,她現在手腳發涼,心裡也沒由來的發慌。

之前還調侃說讓江映寒不要害怕的,可是現在她自己全身上下都開始冒冷汗,拐彎了,速度更慢了起來,後面已經有人開始喊害怕了。 「你們兩個這兩天出去就沒惹事兒嗎?就你們這個樣貌,在外面就沒有人對你們有想法?」李天閑來無事,也就跟這些人聊天兒,廖婷婷和廖芳芳姐妹倆的長相,屬於扔在人群當中,也能立刻看出來的,在湘江這個地方,登徒子可是多的是,這兩天沒聽說她倆有事兒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