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很熱情的介紹道:“我們這兒是桃花鎮,出了鎮子就是桃花山,再往前走就是小酆都,那邊是真正的大城市,您要是想找個工作什麼的,可以去那邊看看,要是喜歡清靜的話,也可以留在鎮子裏頭。”

“那你們這兒離陰司遠嗎?”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陰司我倒是聽說過,不過我們這裏屬於陰陽界的地盤,跟陰司沒多大關係,要不您問問他得了。”小二說完,指着前頭剛剛經過的黑衣人道:“那位是劉捕頭,是官家的人,有什麼事情您可都可以問他。”

“多謝小二哥!”見着了明白人,我也顧不得暴露身份之類的,趕緊朝着那位正啃着蘋果的劉捕頭跑去。 作爲一個從小愛看古裝影視劇,也同樣喜愛評書或者武俠小說的人,捕頭這個稱呼我再熟悉不過了,說白了就是刑警隊的隊長,但要注意不是警察局長,古代的警察局長應該是縣尉之類官職,府縣的捕頭們其實就是縣市級的刑警隊長,屬於專門跑腿處理各種案子的,眼前這位就是如此,我之所以這麼篤定的判斷,因爲他長了一張碎催的臉,非常之明顯。

所謂碎催臉其實我也沒有什麼太規範的標準,但一定會符合一個很重要的條件,就是這人一眼看去,就知道是個辦事跑腿的命,而眼前的這位劉捕頭,就擁有一張如假包換的碎催臉,一看就是給上級領導做事跑腿的料子,哪怕已經成爲了鬼,也依然遮掩不住那濃濃的碎催氣色,包括他發現了我這個生面孔之後,朝這邊走來的步子也能看得出來。

這類人其實挺熱心,而且輕易不會跟人爲難,因此我倒是也不緊張,朝着他那邊走了過去,到了近前之後先作了個揖,隨後笑呵呵的問道:“您好,您是劉捕頭吧?”

“是我,這位是新來的吧?”劉捕頭也是一副和顏悅色的模樣,臉上掛着熱情的笑容問道:“不知是從什麼地方來,又要到什麼地方去的?”

“這個還真不太好說,我是無意中來到這方地界的,目前甚至還不知道這還是哪裏,只是聽說叫做桃花鎮,前面是桃花山和小酆都。”我一邊說着,劉捕頭就一邊點頭,到最後我自己也沒詞了,只得直截了當的問道:“我就是想知道,咱這地方距離陰司有多遠,又怎麼能返回陽間,兄弟我實在是有點急事,尤其是在陽間,還有不少事情沒做完呢。”

“唉!”劉捕頭聽完沒急着回答,反倒是先嘆息一聲,滿臉苦澀道:“看兄弟這身本事,應該不是剛死的鬼,不過無論什麼時候死的,在陽間都有沒做完的事情,我老劉又何嘗不是,也不知道我那婆娘改嫁了沒有,還有我那女兒……”

我聽的嘴角抽搐,看這位一身明朝打扮,老婆孩子不知道都死多少年了,估計也就是沒有像他一樣變成厲鬼,而是投胎轉世去了,不過人家這關心的倒是也挺讓我感動,大家非親非故,估計他也是真把我當成鬼了,生怕我對陽間之事眷戀不去,這才設身處地的說出自己的事情,估計等會兒還要勸我什麼不要自誤之類的,顯然是個實心眼的老好人。

果然,嘆息了一陣之後,劉捕頭便情真意切的說道:“兄弟啊,這陽間之人,自有他們自己的旦夕禍福,我們既然已經變成鬼了,就不要操心的太多,更加不要輕易插手,否則真要被那些通靈者找到,怕是沒那麼好脫身的,我知道兄弟你本事不小,但到了陽間之後,再如何了得的厲鬼也會落幾分本事,那些通靈者原本就勢力龐大,你就是再有本事,去了陽間之後也鬥不過他們,如果不是太重要的事情,最好還是罷手吧,在這陰陽界中住着豈不快哉?”

“這個……”我還真沒法說自己是個活人,而且勉強也算是通靈者聯盟的高層,只得苦笑着答道:“劉捕頭的心意我領了,但我在陽間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而且也不會惹上那些通靈者,還望捕頭能告知回到陽間的去路。”

“既然這樣的話,老哥我就不勸你了,不過你若是想要回到陽間,只怕也不是那麼容易。”劉捕頭指了指遠處方向道:“那邊是桃花山,再過去是小酆都,這些事情你都知道了,小酆都再往前走,就是出本界的大門,只是早在幾百年前就有了規矩,來到這裏的外人如果想要離開,就必須對小酆都有些貢獻才行,你要去小酆都那邊見城主大人,讓他給出一些任務,只有把這些任務都完成了,你才能夠通過那扇大門,否則的話任憑你多大本事都離不開,之前曾經有人試過的。”

“那如果硬闖會有什麼後果?”

“這個就說不好了,不過我勸你最好別這麼幹。”劉捕頭皺着眉頭道:“那樣做的話不但走不掉,反而會觸怒城主大人,到時候他老人家派出鬼兵鬼將來追殺你,老哥哥我可是幫不上忙的,而且我也是城主大人的兵,到時候會所不定還要來抓你,因此這架勢最好不要存着什麼投機取巧的心思,你老弟本事不小,只要用心去做,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出去了。”

“行,那我暫時在咱們桃花鎮住下行嗎?”我是真的打算在桃花鎮住上幾天,好歹先把附近都摸熟悉了再說,不然就這麼貿然去小酆都,心裏頭實在是有些不踏實,其實說白了還是我那謹小慎微的性格在作怪。

劉捕頭倒是無所謂,很熱情的說道:“放心住,反正我剛纔看你應該還有不少錢,吃喝住店都不成問題,就在這裏踏踏實實的住着,我這個捕頭是個小捕頭,專門負責咱桃花鎮的,有什麼事情都可以去衙門找我!”

“那就多謝劉捕頭了!”我趕緊跟人家致謝,樂呵呵的把人送走,再次回到飯鋪裏面,跟小二哥打聽了客棧的方向,到了那邊要了一間房子,上去大致看過之後,便重新回到街上,開始繞着這桃花鎮轉悠起來。

桃花鎮名義上是個鎮子,但佔地面積可真是不小,我覺得跟外頭那些縣城差不多,不但有條費城熱鬧的大街,還有不少居民住宿的地方,住的也自然都是鬼類,這還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在我想象中陰陽界自然跟陰司差不多,都得是特別恐怖的地方,可如今看起來卻滿不是那麼回事,至少這個桃花鎮就非常安寧祥和,甚至比人世間都少了幾分戾氣。

說句有點喪氣的話,某些時候人類聚居的地方,還真是不如這些鬼族們所住的場所,別的陰陽界我不熟悉,當然也不好給人家下定論,但桃花鎮卻真的是非常適合居住,也不知道這麼多年究竟是怎麼形成的,儘管這裏除了我之外沒有一個活人,但這些鬼卻都像是正經居家過日子的,完全不像傳聞中那樣凶神惡煞,街上到處都能聽到討價還價的聲音。

這簡直就是個桃花源啊!

在鎮子裏轉了一圈,我再次回到了住宿的客棧,正好看到小二哥滿臉歡笑的走來,好奇的問道:“小二哥,什麼事情這麼高興,娶媳婦了?”

“沒有,是小酆都的集市過兩日就要開了,想到集市裏面去碰碰運氣。”見我面露不解之色,店小二很熱情的介紹道:“客官有所不知,小酆都那邊每隔十日都會有集市,每隔半年會有個大集,兩天之後就是大集開始的時間,裏面有不少好東西的,過去碰碰運氣,說不定能夠淘換些寶貝回來,我去年的時候就弄了顆通冥佛珠,對修煉很有好處的,我原本形體都不算太牢固,拿了這個時候已經快修煉出罡體了。”

說完,小二哥還把那顆同名佛珠拿了出來,在我面前比劃了一下,這讓我在好奇的同時也感到此地的民風淳樸,就他這顆珠子,如果在外頭的通靈者堆兒裏拿出來,出不了這個門就得有人惦記上,最後殺人奪寶都不是稀罕事,但在這裏他就敢給我一個陌生的住客看,絲毫都不加避諱,這不得不讓我這個活人感覺到羞愧,人果然是比鬼更加可怕的物種。

感慨了好一陣子,我開始跟他打聽那個集市的具體狀況,因爲我也要去小酆都的,反正都要過去,到時候就不如跟他一起通行,到了那邊先找地方住下,然後逛逛那個集市,看看能不能賺到點什麼,等都熟悉了之後,我再去求見小酆都的城主,從他那裏得到些任務,完成之後再返回陽間,這計劃我覺得相當不錯,雖然多少想得有些簡單,但好歹有個章程了。

店小二對介紹活動顯然具備相當的熱情,乾脆舉例跟我說起了去年的集市,主要是說他那個通冥佛珠,那東西是他去年參加一個比賽得到的,而且運氣相當的好,因爲兩個強者在另外一組對耗掉了,最後那場他輕而易舉的獲勝,得到了這顆對鬼族來說還算珍貴,但對他這種本事不高的小鬼來說格外珍貴的通冥佛珠,一年下來他的實力已經漲了好幾倍。

擁有這麼神奇的經歷,以及相當豐厚的收穫,店小二當然對這個集市當然是讚不絕口,莫口子的稱讚起來,讓我也動了幾分心思,當天晚上乾脆就跟他聊起了這個,反正無論我還是他,幾天幾夜不睡覺都不會受到什麼影響,直到第二天天明時有客人下來吃早飯,我們這才結束了攀談,不過也已經約好了,到時候我倆一起去小酆都,看看那個一年一度的集市。

我這人不算貪心,不過在這方面的運氣一直都還不錯,雖然還有整整一天的時間,但我已經開始琢磨起自己到那裏之後要去做些什麼了,這集市除了賣各種東西之外,還有不少娛樂性很強的活動,到時候我都可以去參加,憑我這身本事,估計一趟下來能夠賺到不少好玩意,哪怕到時候替小酆都做些任務,也算是沒白去那裏一趟,見城主前就已經賺回來了。 在桃花鎮住了一天,我已經找到點武林人士的感覺了,因爲這地方人穿的都是古裝,卻很少有人走路,都是在地皮上飄着的,有些甚至還飄的比較高,感覺就跟輕功差不多,此情此景映襯之下,那種武俠範兒真的相當濃厚。

而我所住的客棧是桃花鎮唯一的客棧,因爲人家在這裏都是居家過日子的,這絲毫不用懷疑,別的陰陽界什麼樣子我不知道,反正這裏的氣氛是非常安寧祥和的,雖然這裏沒有太陽,只有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發出的暗淡光束,讓整體氛圍變得有些幽暗,但人情味卻是相當濃厚,鄰里之間的關係也非常默契,這種情景我幾乎只有當年在七裏坪時候才見過。

那個時候我跟我爸住在剛剛分來的小房子裏面,當時那套老房還沒有廚房,大家做飯都是在一起的,誰家缺點什麼油鹽醬醋或者蔥薑蒜之類,都是直接說一聲就去拿,有的甚至連招呼都不用打,也不會有人爲此而感到生氣,雖然日子過得都有點苦,有點窮,但那個時候的人際關係無疑是最乾淨透徹的,現如今卻是根本不要想要找到那種感覺了,哪怕我重新回到七裏坪都不例外,富裕的生活帶走了曾經人情味,當年那種鄰里關係也一去不復返,多少讓我這種熱氣生活的人有些失落。

沒想到,若干年之後,我居然在一個陰陽界之中,在這裏的鬼族身上,找到了當初不太在乎,如今卻非常懷念的味道,這簡直有種在紅塵中打滾多年,身心都已經疲憊不堪,卻突然找到傳說中桃花源的感覺,如果不是我真的有事情要離開,必須馬上前往小酆都那邊,我都想在這裏徹底住下,哪怕一直隱姓埋名的當鬼都行,這纔是真正適合生活的地方。

那位跟我約好兩天之後要一起去小酆都的小二哥叫做陶林,這是我後來才知道的,最初時候小二哥的喊慣了,讓我幾乎忘卻了這類職業人羣應該都還有個學名,而且哪怕是問過之後,我也有點改不過口了,好在陶林這小子性格非常不錯,覺得我叫小二叫的順口,乾脆就讓我用這個來稱呼他,心態那是相當的好,我覺得衝這一點就該給他發點獎金什麼的。

客棧的生意不算太忙碌,老闆似乎也不靠這裏賺錢,完全就是給南來北往那些鬼們提供個歇腳的地方,因此除了早上起來有人過來吃飯之外,其餘時間都比較清閒,這同樣是讓我很驚訝的地方,因爲我說是有人吃飯,其實吃飯的都是鬼,偏偏這裏做出來的都是很正經的飯菜,那些鬼族們明明早已經不需要這些,卻還都吃的挺香,這也讓我有些想不明白。

問過陶林之後我才知道,那些鬼都是在找當初作爲人時候的感覺,哪怕他們在活着的時候未必過得多快樂,但在死了之後卻依然想要找回當年的感覺,而在這陰陽界住了這麼多年,也就慢慢變成了習慣,每天都要吃些東西,各種攤販也就隨之而來,之後開始有人大肆種地養豬,慢慢的小鎮子就興盛起來,興盛的鎮子多了,就成爲了小酆都那種大城池。

要照這麼說的話,其實跟人類的歷史差不多,都是慢慢形成了習慣,而習慣則促使更多的東西產生變化,新生的東西再成爲新的習慣,社會和城市也就隨之產生,說白了就是用鬼的身體來演繹人類的歷史,跟從前一模一樣。

在桃花鎮上又住了一天,我終於等到了前往小酆都的機會,當然陶林其實比我還高興,這傢伙對於去趕集的興趣極大,而且非常盼望能夠再次得到些好處,他實力不算太強,如果按部就班的修行,只怕要花費很多年纔會有特別大的進步,因此對於那些能夠輔助自己修行的東西,都抱有極大的興趣,而他能夠獲得這些東西的渠道,就是小酆都集市上的比試了。

當然,不光是他喜歡這些,同行的我同樣也對這些東西很感興趣,畢竟只需要參加一些比試,就可以拿到點平時得不到的,這跟白來的幾乎沒有區別,我最喜歡這類沒本錢的買賣了,當然不會拒絕禮品的召喚,這也是此次前往小酆都的一個比較重要的原因了,不過我倒是還沒忘了自己最終目的是什麼,儘早想辦法離開此地纔是我的終極追求。

去小酆都的途中,我倆是搭乘牛車的,這些牛車都是桃花鎮的驛站出租,最初我還覺得根本沒這個必要,不過是一座桃花山而已,飛過去估計都用不了五分鐘,可當牛車晃晃悠悠到了那地方之後,我才發現自己大錯特錯了,那座桃花山相當恐怖,周圍都是些陰氣極重的沼澤地,往外放出讓人或者鬼都迷失心智的氣味,只有拉車的鬼牛才能夠抵禦。

當然了,實力到了我這個級別,其實也是可以抵禦的,但肯定要花費很大精力,那種鬼牛似乎天生能夠抗衡這種味道,還能夠讓在自己車上的人有同樣的能力,因此實力達不到我這個程度的,還必須要乘坐這種牛車,幾乎是個無可選擇的問題,看樣子這桃花山還真是有些古怪,走到半途的時候,我實在是忍不住了,問陶林道:“小二哥,這桃花山到底是怎麼回事,那氣味又是什麼?爲什麼我到山頭的時候就覺得渾身不對勁,當時差點沒喘過氣來,這裏死過不少人?”

“死沒死過人我不知道,不過我們都是鬼,也無所謂啊,但這地方好像真的有點古怪。”陶林用那種泄密的口吻對我說道:“我聽鎮子裏的長輩說過,似乎桃花山中曾經掉落一條鬼龍,後來就跟這山連爲一體了,那些氣味都是鬼龍身上的,凡人死後變成了鬼,自然是比普通人強大不少,但無論如何也不能跟龍去比,因此受不了倒是也理所當然。”

“鬼龍?這世界上還真有龍?”我非常驚訝,因爲這有點顛覆我的認知,我可以接受通靈者和鬼族,魔族,妖族之類的,哪怕是能上山海經的怪物我都能夠接受,但就是沒法接受龍這種非常神聖的物種,因爲那個實在是太大了,哪怕我見過的最大號怪物,跟一條幼年龍比起來估計都是小不點,更何況是那些動輒幾百上千米的巨龍,實在是讓我沒法接受。

陶林也是一副半信半疑的模樣,指了指地面說道:“我也都是聽長輩們說的,問他們消息從何而來,他們又說是聽更年長的長輩說的,反正一代代的就這麼往下傳,究竟有沒有那條鬼龍,又是何年何月何人所見,現在誰都說不清楚,不過這桃花山經常會發出些古怪動靜,像是什麼猛獸或者妖怪的嘶吼,這倒是大家都聽見過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那條龍。”

這個說法倒是能夠站住腳,因爲桃花山顯然很大,山裏面說不定就藏着什麼妖怪,但這裏是鬼族的世界,估計再怎麼強大的妖怪也不敢出來折騰,沒事的時候因爲心情鬱悶,吼兩嗓子也很正常,哪怕就是唱首歌什麼的,鬼族們估計也聽不懂,完全可以當成是什麼龍吼之類的,各種各樣怪物的謠言其實大多都這麼來的,只是沒想到鬼族也信這個。

當然,鬼族信謠言也很正常,因爲各個族羣中數他們跟人族最爲接近,兩者幾乎是一脈相承。

一路坐着牛車前進,周圍的古怪氣味越來越重,好在這些鬼牛也真有本事,只要隨便甩動甩動身子,就可以將那些氣味驅散,最初的時候我還打算用氣盾之類的來保護自己和陶林,不過隨後就發現根本沒這個必要,只要這些鬼牛還在,再如何強烈的氣味也不會把我們怎麼樣,只需要安心在這裏坐着就行,等到成功度過桃花山,一切都會重歸平靜。

帶着這種情緒,我老老實實地坐在牛車上頭,隨意觀察周圍的風景,這桃花山還真是有些奇怪,明明有種奇怪的味道,幾乎讓鬼族都抵擋不住,但在那些泛着氣泡的黑色土地周圍,其他區域卻還都完好無損,甚至開着非常燦爛的桃花,哪怕這裏是陰陽界,這種明顯違反了物種生長的事情還是非常讓我好奇,如果不是太危險的話,我真想下去看看。

牛車晃晃悠悠的行進了快一個小時,我們終於成功度過桃花山,牛車就在這裏等待,直到我們回程的時候再使用,我很親切的跟那幾頭鬼牛道別,因爲我知道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恐怕我是再也不會回到桃花鎮了,至少短時間內不會,這心裏頭還真是有點捨不得,當然鬼牛肯定是不會知道我心裏的事情,只是用舌頭舔了舔,之後找地方吃暗幽草去了。

可就在我要跟着陶林離開的時候,忽然有種奇怪的感覺在腦海中出現,似乎身後有個什麼東西在看着我,我下意識的回過頭去,差點當場嚇得坐在地上,桃花上的上空浮現了一層黑影,隨後主家幻化成了一條几百米長的黑色巨龍,正用紫色的眼珠子看着我,這麼可怕的場景我還是頭一次看到,下意識的想要逃走,可轉眼之間那條鬼龍便不見蹤影。

周圍的氣氛也一下子安靜下來,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似的。 我這人膽子其實不小的,從小我就是七裏坪孩子堆裏面最勇敢的人之一,一般大家去什麼地方探險,我都是最積極的參與者,從小就鍛煉出了不錯的膽量,雖然後來我的逃跑套路越來越嫺熟,但那也是因爲戰術需要,這跟我的膽量沒有任何關係,或者說我自從走上這條路開始,就已經跟膽小徹底說了白白,因此我從來不覺得膽怯這種情緒會跟自己有什麼關係。

但當我看到那條鬼龍的時候,我真的害怕了,嚇得我渾身哆嗦,這不是因爲對於鬼這個物種,或者說那條路的巨大身形而膽怯,甚至都不是因爲那條鬼龍散發出的強大氣勢和能量,而是因爲一種說不出來的東西,那傢伙似乎帶着遠古時代的怨念,以及一種無垠天地的蒼涼,用一種我根本看不透的目光盯着我,我甚至覺得它想要對我說些什麼似的。

可它消失了,僅僅在我眼前顯露了一下就消失了,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桃花山依然是桃花山,什麼東西都沒有,我試着問滿臉怪異的陶林道:“你剛纔有沒有看到什麼東西?”

“什麼東西?”陶林很奇怪的問道:“我什麼都沒看到啊,你看到什麼了?”

“我覺得自己看到了那條鬼龍,剛剛就盤旋在天上盯着我。”說這話的時候,我內心依然無法平靜,剛剛那一幕給我帶來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大到讓我根本就無法平靜下來,以至於現在腦子裏也依然還是那副景象,久久不能忘懷。

陶林卻明顯沒當回事,估計覺得我在騙他,隨便笑了幾句就繼續前進,朝着小酆都方向快速行進,事到如今我當然也不想留在這裏,而且我也真心不想探知什麼鬼龍的祕密,離這地方越遠我就覺得越安全,剛纔鬼龍出現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了,那是一種我根本無法抵抗的力量,哪怕是我爸都不行,包括他使用什麼祖先傳承的力量加成,也完全沒辦法抵擋人家。

如果之前對我來說,山河鬼王的本體算是我所認知的力量中級,那麼現在鬼王大人顯然不夠看了,估計他跟那個鬼龍打的話,能堅持一個鐘頭就算不錯,這種力量我可不想太過接近,估計人家動動爪子就能夠碾死我這種貨色,還是跟着陶林趕緊去小酆都的好,逛逛那邊的集市,然後去找城主接任務,完事之後趕緊離開這個很危險的地方吧。

過了大概十五分鐘,我們終於到達了小酆都,城門口站着兩個古代打扮的兵丁,不過並沒有收什麼入城費之類,對於來往行人也不阻攔檢查,似乎站在那裏就是個擺設,不過我能夠感覺出來,這兩個傢伙本事都不小,兩人聯手出擊的話,就是我都不太好應付,只不過這地方的治安實在是太好了,兩位準高手才顯得沒那麼重要而已,他們自己都沒精打采的。

進入城中,我正準備到集市上去溜達,卻發現這裏沒什麼可轉悠的地方,跟古代的城市差不多,我在古裝戲裏面經常能夠看到,唯一的區別就在於街上走的都是鬼族,其他方面幾乎可以說是完全一樣的,而且那個傳說中的趕大集我也沒有看到,正要問陶林時,這小子已經提前開口說道:“我們先找個地方吃東西,然後等着晚上開集市,白天城裏面是很安靜的,不會有什麼太熱鬧的地方,大家都要去工作,那個大集都是晚上開的,到時候街上全都是人,熱鬧得很!”

我聽清楚了,他說的是街上全都是人,儘管他自己是個鬼族,但通過這一路的交談,我覺得他還認爲自己是個人,這個陰陽界的存在,已經讓這裏的鬼族跟外界產生了區別,他們都覺得自己是人,因此性格方面也都挺不錯,說實話我覺得這種精神文明建設很有必要,如果都能夠做到這一點,各大族羣之間也不會有那麼多的戰爭,大家都會很和諧的住在一起。

在城裏找了個館子吃飯,順便觀察這裏的街景,雖然我在電視局裏經常能夠看到古代城池,但自己設身處地的到這種地方來還是頭一次,尤其這可是真正的古城和古人,儘管他們都已經死了,但卻都覺得自己還活着,每天還要過自己的小日子,我真的覺得他們像是人,在這裏看到的景象,跟我在外面看到的差不多,大家在津津有味的聊天,砍價錢,每個人的臉色都是青黑一片,但在笑容或愁苦的映照下,竟然顯得充滿了陽光氣息,充滿了生命的痕跡,這太不可思議了。

很快,時間到了晚上,天色也黑了下來,這裏沒有太陽,我不知道怎麼形成這一切,但人們也都像是到了晚上一樣,都放下了忙碌一天的工作,走到街上來散步,等待馬上就要開始的大集,我這個本打算隨便混混的過客,竟然也對這一切期待起來,跟隨着陶林這個還算熟悉的傢伙,在小酆都的街道溜達起來,沒過多久之後,集市正式開始了。

寶華千弄,幻彩迷離。

入夜的小酆都逐漸迸發出勃勃生機,展現出與白日那種散漫不羈截然不同的魅力,我與陶林走在集市的大街上,手中各拿着幾根肉串,應接不暇的看着各個店家擺出來那些白日不太常見的商品,有些東西甚至在通靈者夜市裏我都沒見過。

陶林之前就告訴過我,白天的小酆都通常只做些材料買賣生意,雖說都是些數量不小的交易,可那只是對最底層的鬼族而言,是他們賺取生活來源的地方,其真實價值不值一提,稍稍有些身家的鬼族也不會多看一眼,這附近的鬼族每隔一段時間大老遠跑到這小酆都上,可不是爲了那些低品質的東西來的,他們要的東西只有在晚上纔會出現。

今天雖說只是小酆都本月三天集市的第一天,但主要的大號商戶卻都已經到場,將自家店門裝置得琳琅滿目,夥計們身着統一的制服,整齊的站在店門口喊着口號,手中揮動炫彩法器招攬客人,若是兩家買賣類似的店開在了對門則更是熱鬧,雙方夥計便會派出專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上個把時辰,總之不能弱了氣勢,看上去非常的有趣。

“九九八!九九八!只要九九八,高品法器拿回家!”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啦,剛出爐的小還丹啊,只要不被當場斃掉,一顆就能救命啊!”

“朋友,你爲生活困惑嗎?你對前途迷茫嗎?快來鬼王寨技術學校,成爲高級厲鬼不再是夢想,這纔是你畢生的選擇,當你若干年之後再度回首往事,一定會爲今天的選擇而感到驕傲和自豪!”

各種買賣家的吆喝聲此起彼伏,將小酆都的大街小巷烘托得熱火朝天,不過這絲毫干擾不到我和陶林,我倆目前的目的非常明確,就是去找那些帶有彩頭的娛樂項目,陶林之前就是用那些東西賺到了自己想要的好寶貝,今天到這裏來主要也是爲了那個,而我這個比較喜歡佔便宜的傢伙,同樣也是奔着相同的東西而來,其他街道可以明後天再去仔細逛。

陶林雖然來小酆都的時間也不太長,但對這裏其實非常熟悉,主要這城池估計千百年都沒怎麼變化過,各個街道的作用早已經定型,尤其是有大集的時候,基本上都是固定的,因此沒走多久我們就直接找到的要找的地方。

整整一條街的娛樂設施啊,儘管都是些古人範兒的,但這裏的人羣要比之前那幾條街多好些,大家都湊在旁邊看熱鬧,最中心的位置則有人正在進行比賽,獎品則都懸在空中,等待勝出者去取下來,不時有人發出尖叫,氣氛熱烈的不得了。

我們最先到的地方是個投球的,上一次陶林在這裏連決賽圈都沒進去,這一年下來進步不小,打算再次挑戰一下,我大概看了看旁邊的規則牌,也明白了這個遊戲的規矩,其實跟煉器差不多,考驗的是你控制靈氣的能力,那個圈子會左右移動,而且根本沒有任何規律可言,你要用靈氣控制住球,然後在十五秒鐘之內找到方向,把球給塞進去。

現在正有十幾個人蔘加比賽,陶林立刻花錢買了兩張參賽券,給了我一張,然後跑過去排隊了,我則一直都在盯着他們看,想看看這些傢伙的水平究竟如何,順便判斷一下這東西的難度有多高。

圈子的晃動速度不算慢,但對我來說肯定也不算是很快,不過這還只是初步的比試,慢一些很正常,那十幾個人中只有兩個水平較差的被淘汰掉,其餘的則全部進入下一輪,隨後開始在旁邊等待,而我和陶林這一組則開始進行第一輪的比試,我拿到了分給我的球,大概判斷了一下重量,就將球扔到了空中,隨後立刻放出靈氣,將球緊緊的包裹住。

圈子開始動了,但我的眼睛也開始動了,只花費了兩秒中就捕捉到了位置,幾乎在同一時間將球砸了下去,沒有絲毫阻礙的進入圈子,成爲我們這一組中頭一個完成的,在場所有觀衆幾乎都驚呆了,看怪物似的看着我。

我心裏也是挺冤枉,作爲一個活人,被一羣厲鬼當成怪物,這是一種怎樣的悲哀? 作爲一個大活人,被一羣厲鬼當做怪物,這的確是一種悲哀,只不過我還沒意識到自己的悲哀纔剛剛開始,先前的安靜模式投籃只是個開胃菜而已,後頭的才真正讓我非常崩潰,因爲我發現這地方也在與時俱進,雖然進度慢了一些。

我的成績如此之好,進入第二輪當然不成問題,本來以爲下一輪也是同樣的形式,最多是將圈子的速度變得更加快捷而已,但我發現自己錯了,因爲這裏也已經開始進行了與時俱進的改良,當兩組進入第二輪的人選全部湊齊之後,老闆拿了一個籃球上來,沒錯,就是一個籃球,一個真正的籃球,和我在外頭看到的那種完全一樣,還是個斯伯丁品牌的。

拿着籃球,老闆笑呵呵的說道:“我頭幾個月去了趟陽間,得到了一個新的玩法,外面那些人族都管這個叫做籃球,現在是人族中非常紅火的一項運動,我決定把這個東西引入到新的遊戲當中,現在我向大家說明一下方法和規則。”

接下來的話,我基本上沒有聽進去,因爲這些東西我太熟悉不過了,儘管我只是個偶爾看nba的僞球迷,但基本籃球規則還是明白的,上學時候因爲學校沒有足夠的敵方建立足球場,我的學生生涯基本都是打籃球度過的,對這個體育項目再清楚不過,因此根本沒有必須去聽他講什麼規則,只需要老老實實等着就好,反正最後我肯定都會是勝利者的。

不過除了我之外,其他的參賽者們都聽得非常認真,因爲籃球這個東西發明出來也就是幾十年的時間,對於這裏的古裝鬼們完全是非常新穎的東西,牽扯到領獎的參賽者們固然聽得很認真,那些沒有參加比賽,完全是看熱鬧的傢伙,同樣也是一副很有興趣的模樣,畢竟對於他們這個比較封閉的地方來說,出現點新鮮東西非常難得,尤其這還是個娛樂項目。

從頭開始學習點東西的難度當然很大,不過這些鬼們學的倒是也挺快,尤其那老闆還叫來了幾個自己的夥計,一邊動着一邊進行教學,用了差不多一個鐘頭的時間,基本上已經把規則都掌握了,本地第一場籃球比賽也隨之展開。

只是在這裏額籃球比賽與外界不同,外面都是五對五或者三對三的,要麼就是一對一的單挑,可小酆都的第一場籃球比賽是十對十,如果不是最終要求把籃球投進筐裏,我都懷疑這是一場足球比賽,只是沒有守門員而已。

好在我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大家都是用手來拍着籃球,並沒有人用腳去踢,我作爲隊伍裏面實力最強大的,無疑得到了控球后衛的位置,開始嫺熟的運着球朝前方突進,不要懷疑我的控球技巧,哪怕我中學時代算不上個籃球高手,但如今實力已經遠遠超過普通人類,對於肌肉力量的控制能力也不是普通人能比的,拍球對我來說易如反掌。

很快,我的對手們出現了,他們像橄欖球運動員那樣朝我撲了過來,而我則運用自己的速度和靈活度左衝右突,不斷閃過前方阻攔着我的人,巧妙的動作和思路讓圍觀的人羣不時發出喝彩聲,直到我衝入籃框下面,雙腳猛地在地上一踹,人已經飛了兩米多高,隨後快速落下,非常輕鬆的來了個戰斧扣籃,周圍的喝彩聲也隨着這個扣籃的出現達到了最高峯。

對面的隊伍似乎有些被打懵了,因爲我剛剛所使用的都是目前最流行的方法,而那位老闆所講解的都是籃球的基本技術,也就是那種特別樸素實用的籃球,他們從來都沒想象到還會有我這種花俏的打法,而且我這種方式不光是好看,同樣也非常實用,一時間都有些反應不過來,好在他們還知道自己應該還以顏色,沒多久之後就開始拿着球進行反擊。

他們那邊的控球后衛是個瘦子,同樣也屬於比較靈活的類型,只是帶球還顯得有些生澀,當然不是帶球時候的技巧,對於這種實力的厲鬼來說,拍着球行進完全是小兒科,關鍵是他的意識很成問題,拿了球之後不知道該怎麼過我,或者怎麼傳給別的人,在嘗試了好幾次沒能將我突破之後,最終還是將球扔給了裏面的高個子,讓他靠近籃筐進行攻擊。

高個子接到了球,立刻開始行使自己的職責,向着籃筐附近衝去,可還沒等他起跳,我已經竄到了他身下,跟着快速伸出了手,將他正在拍着的球搶了過來,隨後立刻向前方高速前進,打算趁此機會再打進一個。

所謂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僅僅一個回合之後,我就成爲了對方緊緊盯防的對象,見我帶着球瘋狂突進,沒有進去的人全都快速往後退着,試圖阻止住我的前進方向,我再次過了兩個人,卻被其他幾個人封住了前進的道路,見陶林已經衝在我前面,馬上把球扔了過去,隨後大聲喊道:“小二哥,不用扔,按照我剛纔的方法把球給砸進去!”

我的提醒確實是很有必要,接到球的那一刻,陶林基本上就傻掉了,我估計他之前只是下意識的跟着往前跑,這其實是新手們經常會出現的問題,那些新秀的頭一場甚至頭幾場比賽,很多時候都不知道自己在場上應該做什麼,球到了手裏之後完全就懵了,要麼毫不猶豫但非常魯莽的投籃,要麼則是傻呆呆的往裏頭衝,還有一種最爲糟糕,就是像陶林這樣的,抱着球根本沒有下一步的計劃,最後被人家包夾,非常悲慘的丟掉球,幾個回合之後就會被忍無可忍的教練換下場了。

不過在我的提醒之下,陶林醒悟過來,而且醒悟的非常及時,他向前運了兩步,在後頭人還沒有追上來之前飛身跳起,然後重重的把球扣進了籃筐,幫我們的隊伍打進第二個球,以二比零領先對方的球隊,算是一個很不錯的開頭。

但對方在熟悉了規則之後,也開始展開了反擊,籃球比賽畢竟是個團隊運動,我一個人肯定打不贏一支球隊,對方那十個人的實力加起來肯定也要超過我,因此想要不讓他們進球,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能做的就是用自己明顯高出一籌的水平,來儘量讓我的球隊更加強大,反正我是一個控球后衛,組織進攻纔是我的主要目的,倒是不急着自己進球。

比賽時間總共十分鐘,以最多得分的隊伍爲獲勝者,考慮到大家控制球的能力,所以取消了遠距離的三分球,因爲距離再怎麼遠,對於能夠用靈氣控制球的隊員們來說,基本上都沒什麼用處,因此全部採用了兩份的制度,比拼的其實是兩個隊的配合,以及那種神出鬼沒的搶斷能力,這方面我們隊毫無疑問佔據優勢,因爲有我這麼個明顯比大家強的傢伙存在。

最終結果也沒有超出大家的預料,十分鐘之內我們得到了四十二分,對方只得到二十八分,兩邊懸殊的實力讓比賽過了一半就已經失去懸念,我們這隊人都得到了獎勵,其他人是一個藏有不同功法的玉簡,而我得到了一個可以種植靈藥的小塊烏雲,這東西用靈氣催動起來,就會成爲非常大塊的烏雲,對於種植靈藥有着很不錯的催發作用,算是個農業用具。

一場比賽結束,我和陶林都累得夠嗆,不過情緒倒是都非常高漲,我倆朝着前方繼續走去,沿途中買了一大堆羊肉串和糖葫蘆,一邊走一邊很愉快的吃着,中間還找到了不少猜謎語的地方,這方面我就真沒什麼能力了,小時候逛廟會就從來沒有猜中過,反倒是陶林這小子一直都不顯山不露水,在這方面沒想到還真是個高手,連續猜中了好幾個,拿到了不少獎品。

“賈大哥,找地方休息一下吧。”拿到不少獎品之後,陶林顯得心滿意足,這是個很容易滿足的小傢伙,當然他如果活到現在的話,真實年齡當我曾祖都受委屈,不過這小子死的時候年紀還真不大,只有十九歲而已。

十九歲的孩子顯然還是很容易滿足的,尤其還是個古代的窮孩子,能夠拿到這些東西,他已經相當滿意了,直接帶我找了個茶館,很悠閒的看着附近的街道,對我說道:“賈大哥,以前活着的時候,我家那邊也這麼熱鬧,雖然沒有咱小酆都大,但是趕大集的時候人比這不少,周圍不少村子鎮子的人都會跑過來看熱鬧,直到張獻忠過來,把我們全給洗了。”

他這麼一說,我算是明白了,這孩子感情是被那位屠夫幹掉的,張獻忠這廝在明末那些流寇裏面算是最兇殘的,基本上到了一個地方都要殺上幾天,有時候甚至整個鎮子或者城池的屠,陶林估計也是那時候被幹掉的,有了這麼悲慘的遭遇,我看他的眼神中多少有了些憐憫,因爲就我生活的時代,這種事情基本上是不可能發生的,多少有些感懷的問他:“如果有機會的話,你願不願意出去看看?如今外頭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已經沒有張獻忠了,生活挺不錯的,你這種小帥哥出去的話,不知道多少小姑娘搶着要認識你呢!” 對於我的提議,陶林還是非常心動的,這小子在桃花鎮已經住了三百多年,對外面的世界一無所知,陽間留給他的印象,只有張獻忠大爺的可怕笑容,以及西軍的瘋狂屠戮,應該還是有些陰影的,至少他剛剛聊起自己當年被張獻忠的西軍殺掉時,臉上那種恐懼非常明顯,可以判斷出哪怕這小子變成了鬼,對那位大西皇帝依然記憶猶新,至今難以忘懷。

不過在聽說外頭已經沒有張獻忠了,小夥子的情緒明顯好了不少,歡聲笑語逐漸增加,樂呵了一陣子之後,忽然問我道:“賈大哥,你說我要是真的去了外面,會不會住不習慣啊?我已經在桃花鎮生活好長時間了,外面很多東西都不明白,如果真要是出去住的話,我覺得也是件很麻煩的事情,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夠讓我融入進去?”

我知道這孩子已經動了心思,心裏還多少有些高興,因爲陶林的性格非常不錯,我覺得如果能夠帶他出去也挺好,他畢竟是我在這個陰陽界中交到的好朋友,如果我離開這裏,估計短時間內都沒機會回來,到時候說不定還真的挺想念這小子,只是他在那家客棧有正經工作,我這去住了一趟店,就把人家優質精品店小二給拐跑了,似乎也不那麼太合適,於是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先反問道:“如果你走了的話,你在做事的那家客棧怎麼辦?我看那個老闆對你也挺好的,將來說不定把整家店都交給你打理呢,到了外頭一時半會兒的可沒有這麼好的待遇,我倒是有家小店,但你得繼續當夥計。”

“沒問題,當夥計就當夥計,我活着的時候就是當夥計的,出去再當夥計也挺好!”陶林似乎對人生前途之類的半點想法都沒有,很直接的說道:“那個老闆對我是挺好,不過我還是想要出去看看,畢竟我已經好幾百年沒有出去過了,如果當初真的輪迴轉世,現在也應該是在外面生活吧,所以還是出去看看的好,實在要是覺得不習慣,我再回來也不遲,老闆那邊肯定會找個新的夥計,也不會耽誤他的生意,到時候我跟他打個招呼就行,他人很好的,肯定能同意我離開!”

這個我倒是相信,那位老闆人確實是挺不錯,住在那裏的時候我還跟他聊過天,是個挺和藹的中年人,估計當初也是死在亂兵之中的,因此對死後能夠變成鬼,繼續在一個非常安寧的地方經營自己的小店,感到相當的滿足。

不過如果手下的年輕人想要離開,我估計他也不會拒絕的,畢竟以他那種老好人的性格,是不會拒絕年輕人想出去闖蕩一下的想法,既然陶林也能這麼肯定,看來是真的沒問題了,我點點頭道:“外頭的世界的確有很多變化,不過我覺得你應該很快就能夠學會,我的店裏面有從山裏頭走出來的妖怪,當初他們家剛剛從山裏出來的時候,也是什麼都不明白,沒幾年也就熟悉了,終歸還是一個傳承下來的,只要你腦子沒有問題,又願意用心去學,用不了多久就能夠適應外面的生活,而且我那個店鋪是個棋牌室,就是下棋打麻將的地方,算是比較封閉的場所,不怎麼跟人打交道,到時候你可以慢慢的學,學會了如果願意出去找找別的工作也行,不願意的話就留在我那裏,管你吃飽喝足還是不成問題的。”

“行,那我就跟賈大哥一起出去!”陶林顯然非常興奮,趕忙問我道:“賈大哥你知道要出去需要做什麼任務嗎?”

我搖搖頭道:“這個我也不知道,所以才跑來小酆都裏面,等着兩天的大集結束,我就去城主府那邊拜見,然後領個任務,你小子到時候跟我一起過去吧,有什麼做不了的我也能幫着你一起做,到時候咱倆一起出去。”

“行,那我就先謝謝賈大哥了!”陶林儘管按照年齡來算已經三百多快四百歲了,但性格還是跟個小夥子似的,跟我確定了出去的事情之後,立刻又帶着我重新回到集市上頭,繼續找可以賺到些東西的遊戲來玩。

只是這次再找遊戲,他就已經有了很大側重,之前還只是找那些能夠讓他提升實力,或者是比較好玩的東西,這次則全部選擇了出去之後可能用得上的玩意,並且不時的向我進行詢問,打聽哪些東西在外頭能夠用得上。

這個問題我還真是不太容易回答,因爲在我看來這地方的東西出去之後都能用得上,因爲外頭是個科學世界,這種神神怪怪的東西都會有自己的作用,哪怕只是個小掛件,也是外頭所找不到的,但同時這裏的東西大多數去到外頭也用不上,因爲如果按照正常人的生活,還確實是使不上那些不屬於正常自然世界的東西,因此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好在能夠選擇的東西確實是不少,這小子的運氣和實力也還不錯,連續三天的的集市,他賺到了整整一箱子小零碎,我覺得如果現在出去的話,他除了需要一身現代人的衣服,其餘的應該都不用了,他已經完全可以在外頭生存下來。

到了第三天的晚上,陶林興沖沖跑來找我,對我說道:“賈大哥,我打聽到了點消息,聽說最近城主府那邊需要找人幫忙種田,估計我們到了之後的任務也是這個,種田我最拿手了,當初沒進店當夥計之前,我就是在家裏跟着爹孃種地的,這些你要是不會的話,我都可以幫你,不過他們似乎還要使用點什麼工具,這個我就不會了,到時候要看你的!”

“沒問題,我雖然沒怎麼種過地,但這方面也挺拿手的,到時候交給我就是了。”這方面我還真挺拿手,雖然自己沒有怎麼親自動手試過,但還是看到過不少次的,當初跟着老佛爺的時候,就沒少見他手下那些狼妖們種地,他們種植的都是些靈藥之類,跟外面種地的方式差不多,但其中卻用到了不少的專屬法術,還有些專門配置的工具,算是個非常不錯的體驗,原本我打算再次回到老佛爺那邊的時候,自己也嘗試一下種植,誰知道在這裏就能夠有機會親自操作一下。

如果真的是這種任務,那我倒是求之不得。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跟着陶林去了城主府,老遠就看那邊排着不少人,估計都是等着做任務的,他們接任務倒是不都爲出去,據我所知這些年當地很少會有人出去,接任務多是爲了換取一些功法之類的東西,讓自己在本地的生活過得更好,像我這種一門心思打算離開此地的屬於少數派,我估計在他們不少人眼中我這個要離開世外桃源的傢伙是個傻瓜吧。

隨後,我們找到了報名的地方,找那邊的兵士填了表,獲得了進入城主府的資格,只是前面還有不少人在排隊,我倆也只能繼續在那邊等着,甚至連中午飯都在隊伍中解決,直到吃過午飯一個小時之後,我們才總算是得到了進入城主府的機會,我的耐心基本上都被消耗乾淨了,趕緊帶着陶林進入內城,誰知道進來之後依然還需要排隊。

趁着這個機會,我大概將裏面的地形觀察了一番,我倒不是說想在這裏鬧事打架什麼的,只是出於職業習慣,每到一個新地方之後,我總是要第一時間掌握這裏的地理佈局,這完全是職業病似的下意識動作。

裏面最中心處是一棟二層樓,應該是城主大人的居所和辦公場所,周圍還有四個木製碉樓,上面都有兵丁把守,最外頭是四面高厚的院牆,周圍也有兵丁在巡邏,在後頭還有個校場,同樣有人在那裏操練,我大致計算了一下,整個城主府的武裝力量快有三百人,都快跟撒在外頭的兵丁數量相同了,更不要算還有同樣歸城主管轄的衙役,防禦還是挺嚴密的。

只不過這種嚴密的防禦只存在於表面上,內部其實相當鬆散,不知道是否從來沒人鬧事的緣故,這裏守衛的兵丁和衙役們跟外頭守城門那些差不多,根本就沒什麼主觀能動性,全都是相當懶散的在院子裏面溜達着,即便是操練和巡視也都是走個過場,格外能夠體現出這裏的安寧祥和氣氛,連最大的暴力機器都處在和平狀態之中,日子過得相當滋潤。

大概觀察過了之後,我們前面的人也都消失掉了,幾分鐘之後又有個衛兵出來,向我做了個請的手勢,我獨自一人走進城主府,陶林則在後面一個位置滿懷期待的等着,這多少讓我有了點澤熱感,這小夥子雖然沒什麼太重要的理由,但他同樣也想要去外面的世界,我這個當大哥的自然有義務幫他實現這個夢想,而實現夢想的人就在我不遠處站着。

我老老實實的走到距離那人十米左右的位置,用不卑不亢的腔調,不大不小的聲音說道:“晚輩賈尋,見過城主,晚輩是來接任務的,還請城主下達!”

“都說我這小酆都是陰陽界,不過這些年在這裏的都是鬼,還真是很少看到人。”那城主一邊說着,一邊慢慢轉過身來,對我好一陣觀察,點點頭道:“別說,還真是個高手,這下就好辦了!” 作爲一個積極向上,從來都力爭上游的人,被人家稱呼爲高手,當然是一件非常爽的事情,只不過這個話要分在什麼場合裏頭,由什麼人說出來,隨便換換意思都不一樣,我雖然不是什麼哲學範兒的人物,但這個道理還是懂的。

就比如說現在,被這位戴着面具很神祕的城主說起我是個高手,我的一個反應就是很不妙,看樣子這傢伙要把我當成長工使喚了,所謂你能力越大,責任就會越大,我這個高手要接的任務,肯定會比一般的人難的多。

果然,城主端詳我一陣子之後,便開口說道:“我們這個小酆都是有個規矩的,凡是想要出城的,或者是要什麼功法之類的,都要來我這裏接任務,做完任務之後,就可以離開這裏,或者拿到自己的東西,你先說說自己想要做什麼?”

“我是打算離開小酆都,離着這個陰陽界。”這方面我當然不會有什麼隱瞞,眼前的城主實力比我要強大不少,估計早就能夠看出我的想法,根本不會要什麼修煉的功法,我這樣的人只有想要離開小酆都,離開整個陰陽界的打算。

因此,在這個問題上面撒謊沒有絲毫意思,反倒是讓人家覺得我這人不太誠實,只會起到些反作用,我雖然不算什麼非常聰明的人,但肯定也不是傻子,這點事情還是能夠想清楚的,因此毫不猶豫的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城主也點了點頭,說道:“不錯,我喜歡誠實的人,如果你撒謊的話,按照規矩我依然會在任務完成之後放你離開,但給你的任務保證足夠讓你做上好幾十年的,這也算是對不誠實者的一種懲罰,這個你能夠理解吧?”

“能理解,換我的話我可能也會這麼做。”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哪怕不能理解我也得說能理解,反正我是那個誠實的人,不是那個被懲罰的不誠實者,我拿着的是金銀鐵三把斧頭,這已經是完全可以確定的事情了。

隨後,城主沒有讓我直接離開,發到是叫手下去外面照顧後頭那些排隊等待的人,把我單獨留了下來,陪他吃中午飯,說是要對我這個難得的強者沒有撒謊而進行獎勵,我雖然有點記掛陶林那小子,不過也不好拒絕,畢竟人家城主挺大的幹部,能這麼折節下交的請我吃飯,那就是把面子給到家了,我當然也要兜着臉面,於是老老實實的同意了。

同意之後,我才忽然反應過來,這貌似還是我頭一次在這麼正式的場合,跟一位大人物共進午餐,早知道今天會有這樣的機會,我應該臨時買套當地人的衣服再過來,我一直覺得漢服要比現代人穿的那些西化的衣裳好看,不光是族羣問題,而是漢服上講究,再猥瑣的主兒穿上之後都能有幾分出塵脫俗之意,因此早就想要給自己弄那麼一身了。

只不過這個機會一直都沒等來,買衣服倒是很方便,這年頭漢學熱慢慢回籠,也有不少賣漢服的店家,但問題是沒什麼合適的機會穿,我倒是不介意被人當成怪物看,但以目前的衛生情況來講,穿着寬袍大袖出去,沒半個小時就成拖把了,到時候形象方面肯定會大打折扣,因此在一個比較特殊的場合,比方說是什麼宴會之類的才最合適穿這身。

今天就是個很好的場合,但顯然已經晚了,我只能在遺憾的同時,老老實實等着人家上菜,等待的時間裏面,我開始想象城主究竟會請我吃什麼好東西,是滿漢全席還是八大菜系,又或者是什麼只屬於本地的特別酒菜,作爲一個吃貨來說,能夠吃到好東西,這是對我整個人生的獎賞,因此哪怕沒有身漂亮衣服,我也覺得分外開心,渾身上下都很舒暢。

很快,飯菜上來了,或者說這飯菜就是一個東西,滿滿當當一大碗炸醬麪,看着得有二斤左右,上頭還有非常碧綠青翠的黃瓜條,我差點沒給城主大人跪了,戰戰兢兢的問道:“城主大人知道我是個燕城人?”

“啊?你也是燕城人?”城主大人似乎有些意外,隨即卻反應過來,點點頭道:“也對啊,你說話口音有點像是燕城的,不過跟我那個年代稍微有點差別,我活着的時候就是燕城人,最喜歡的就是這一口兒,覺得什麼都沒這個好吃!”

我算是明白了,人家不是隨便拿點東西敷衍我,而是拿出了自己覺得最好吃的食物來款待我,不過這倒是也真讓我覺得有些親切,因爲炸醬麪這東西也是我的最愛,只是我沒想到這位城主大人會在這種類似宴請的場合拿出來而已。

不過既然拿出來了,我當然不會客氣,我不知道這裏的廚子是誰,但手藝肯定是相當不錯,麪條做的非常勁道,最關鍵的是醬炸的也好,炸醬麪這東西九成其實都在這醬上頭,給城主炸醬這位無疑就是此道高手,讓我吃的非常舒服。

半個鐘頭之後,我和城主開始吃第八碗,他終於開口說道:“沒想到啊,你這人還挺有意思,一直都想找人正經陪我吃次炸醬麪,一直還就找不到這人,就衝你這飯量,我稍微給你減減工作吧,城南那邊的靈田,原本讓你種上五十畝地藥材的,現在給你減到三十畝,條件是你在完事之後再回來跟我吃頓飯,跟你吃飯比較香,老感覺跟搶似的。”

“沒問題,就衝這手藝,您不請客我都得回來再找您要兩碗吃!”我也吃到興頭上了,幾口把碗裏的麪條吃乾淨,朝侍從使了個眼色,要他幫我去弄第九碗,然後朝城主笑笑道:“我倒真沒想到,在這兒還能遇上個老鄉,我問句不該問的,您是怎麼死過去的?跟我一起來那小子是被張獻忠幹掉的,您老人家不會是被李自成幹掉的吧?”

紅樓之石頭新記 “我活着的時候就是頂尖的通靈者,李闖怎麼可能幹的掉我?”城主似乎對李自成很不屑,不過卻沒有給出自己死掉的原因,而是繼續扒拉碗裏的麪條,我知道人家肯定不想說,也就很識趣的沒有繼續再打聽下去,繼續吃我的第九碗麪條。

一頓飯整整吃了快倆鐘頭,最難得的是我們根本沒有說多少話,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很認真的吃着麪條,後來還吃拍黃瓜來着,吃得我整個人都已經快要變身了,直到最後的時候,城主大人意猶未盡的吩咐人撤盤子,問我道:“要不這麼着得了,以後每天你下工回來,都來這邊跟我吃頓飯?我在這兒當城主也有些年頭了,實在是有點沒意思,難得有個聊得來,還能吃到一起的,反正你回來也得找地方吃東西住宿,不成往後就住在我這裏,食宿什麼的我就都包圓了。”

“沒問題啊!”這麼好的事兒我當然不會拒絕,趕緊點頭同意,隨後從他手中接過了一份任務書,上頭總共也沒幾個字,而是一副大地圖,標明瞭我需要去處理的地方,城南的三十畝靈田,以及我需要種植的藥品種類,甚至連種植什麼東西,需要用到什麼道術,或者什麼工具之類的都給我寫上,算是非常詳細的東西了,我對此也表示非常滿意。

見我查看完畢,城主大人說道:“這三十畝地估計以你的能力幾天就能完成,到時候你就可以出去了,不過我有個問題想要問問你,你覺得我這個陰陽界不好嗎?爲什麼還一定要出去?我可以看得出來你不是這裏的人,或者說不是這裏的鬼,而是個活生生的人,外頭世界對你肯定是有點牽掛,但既然已經在這地方住了一段,難道還非要去外頭打生打死?”

“沒辦法,家裏頭好多事情還要處理,我到這裏來也就是個意外,還是必須要回去的。”我搖了搖頭,嘆口氣道:“你當年也是通靈者,肯定知道很多事情根本由不得自己做主,不過將來有機會的話,我還真想回到這裏過日子,你這地方確實是挺不錯,跟世外桃源差不多,什麼都與世無爭的,住着讓人覺得很舒服,很踏實,不過那終歸還是將來的事情,現在我必須要出去,不然那些等着我回去的人會受不了,說句不怕你笑話的,我這還打算趕緊娶媳婦傳宗接代呢。”

“好吧,那算我沒說,不過將來如果在外頭過得不如意,那就回到這裏來吧。”城主點了點頭道:“你先去種地,等到你走的時候,我會把從陽間到達這裏的路徑告訴你,也算是跟你結個善緣,不知道怎麼回事,總覺得看你挺順眼的。”

他說這話我還真是相信,因爲我同樣不知道怎麼回事,看他也挺順眼,那種感覺說不出來,哪怕他一直都戴着面具,我完全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但有些東西根本不需要看清楚,尤其是感覺這種事情,看得太清楚了反倒沒感覺。

不過這終歸還是以後的事情,我現在的首要目標是趕緊解決那三十畝地的靈田,順便也親手試試靈藥種植之類的,說不定往後還能靠這個發筆財呢,我拿着城主給我的地圖,飛快出了大門,向着那三十畝地所在的城南走去。 曾幾何時,說白了就是我在七裏坪的時候,我曾經做過一個思考,就是我究竟是什麼人的兒子。

這問題看起來很簡單,但時至今日我都沒得出過最完美的結論,因爲當初我爸做生意那會兒,我覺得自己是個投機倒把份子的兒子,後來在七裏坪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是個教師的兒子,偶爾還客串一把農民的兒子。

再後來,我變成了失蹤者的兒子,神經病的兒子,坑兒神爹的兒子,以至於到現在我對自己都沒有一個特別完整的定位,不過我可以比較自豪的說,如果讓我做一個農民的兒子,我應該是非常稱職的,甚至是超凡脫俗的。

原因非常簡單,我會種植靈藥,那種平常根本看不到的藥品,所謂的百年人蔘都只能算是勉強達到靈藥的標準,真正的靈藥那可不是對人體有所補充那麼簡單,而是真正可以給通靈者或者其他超自然族羣補充能量的東西,在這方面哪怕是千年人蔘都未必能夠達到普通靈藥的效果,因爲兩者所富含的能量並不完全相同,人蔘能夠補充的能量換算成靈氣,其實根本就沒有多少,歸根結底還是凡俗中的藥品而已,只是某種程度上勉強貼近了靈藥,但說到底還是普通藥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