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頭特意拉長了尾音,細嫩的小手抱著龍司昊的胳膊,撒著嬌,「我前天看到一個髮夾好漂亮好漂亮,可是好貴哦!爸比可以幫我買嗎?」

龍司昊眸帶笑意的睨著她,目光寵溺,「當然可以。」

「真噠!」小妍妍眸光一亮,繼續說道:「那爸比你有白金卡,鑽石卡嗎?可以借給我一張嗎?我想自己去買。」

見小妍妍說到了重點,龍司昊狹長的幽眸微微眯起,不愧是他龍司昊的女兒,這胃口果然夠大,不過他就喜歡這小丫頭的性子。

他的曉曉給他生了一個很棒的女兒。

隨即他拿出了一張百夫長卡遞給了小妍妍,垂眸目光溫柔的睨著她,「我沒有白金卡,鑽石卡,不知道這個寶貝喜不喜歡?如果喜歡,爸比就送給你了。」

「咦,這個是什麼卡?」小妍妍眸光一亮,伸手接過龍司昊遞給她的百夫長卡,瞪大了澄小眼眸。

龍司昊笑睨著她,目光寵溺溫柔,「這是百夫長卡。」

百夫長卡——美國運通銀行發行的,持卡人可以自由進入全球主要城市的頂級會所,可以買到你想買的任何東西,是尊貴身份和權勢以及有錢人的象徵,聽說持卡人的權利很大,可以讓飛機掉頭,火車停駛等等。

小妍妍還是不明白,「百夫長卡是什麼卡?」

白金卡,鑽石卡她還是在學校時聽她的小同學說起的。

見小妍妍不明白,龍司昊便笑著給她仔細的講解了下什麼叫百夫長卡?

聽完后的小妍妍好半天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小小的她得出一個結論,拿著這張卡可以買很多很多她喜歡的東西。

「爸比——」

她欣喜的喚了一聲,便激動不已的跳到了她爸比的身上,細嫩的小手抱著她爸比的脖子,嘟起小嘴在她爸比那張俊美的臉上「吧唧吧唧吧唧」的親了好幾口,「爸比,你好棒!好棒,棒極了,妍妍愛死你了,爸比,愛老虎油。」

龍司昊就差被小妍妍親的滿臉口水,他眸光寵溺的睨著小妍妍,「寶貝喜歡就好。」

小妍妍眨巴著小眼眸,「我太喜歡了,這比白金卡,鑽石卡還要棒棒棒極了,爸比,你真好。」

小丫頭甜笑著看著她的親親爸比,一雙小眼眸就差感動的熱淚盈眶了。

剛剛那欣喜不已的驚叫聲,黎曉曼是聽見了的,她從廚房裡出來,睨著坐在客廳沙發上的兩父女,疑惑的問:「什麼棒極了?」

話落,她的目光落在了小妍妍的手上,見她拿著一張卡,她眯起眼眸問:「妍妍,你手上是什麼?」

小妍妍很怕她手裡的百夫長卡被她的親親媽咪給收走了,她眨巴著小眼眸,聲音稚嫩的說道:「是一張卡,是爸比送給我的。」 黎曉曼挑眉睨了眼龍司昊,垂眸睨著小妍妍,伸出了手,「給媽咪看看是什麼卡?」

「哦!」小妍妍應了一聲,有些不舍的把那張百夫長卡遞給了她的媽咪。

接過卡的黎曉曼只睨了一眼,便倒抽一口氣,幕地瞪大了澄澈的瞳孔。


隨即她有些驚訝的睨著龍司昊,「你把這個送給妍妍?她還不到五歲。」

小妍妍見她的媽咪不贊同她「掌管」那張百夫長卡,皺起小眉看向了龍司昊,可憐巴巴的喚了一聲,「爸比——」


龍司昊睨著皺起小眉的小妍妍,那叫一個心疼,他將小妍妍放到沙發上后,便站起身從黎曉曼的手裡拿過那張卡,遞迴給了小妍妍。

卡一到手,小妍妍便立即展開了笑顏,「謝謝爸比。」

龍司昊垂眸目光寵溺的睨著小妍妍,薄唇彎起,「寶貝,爸比有正事做。」

「我明白,爸比,我馬上回房去。」小妍妍沖著她爸比甜甜一笑,便起身回了她自己的卧室去。

她拿出她自己的手機,給韓瑾熙打了個電話。

電話一接通,她就先說道:「爹地,我有個壞消息要告訴你,我被我的爸比收買了哦!我以後都不站在爹地那一邊了,爹地要追媽咪的事自己搞定,不過爹地你那麼懶,肯定是追不上媽咪的,所以,爹地是註定要輸給我的爸比了。」

那邊接電話的韓瑾熙低沉醇厚的聲音傳來,「我什麼時候追過你媽咪?」

小妍妍砸了砸小嘴,「好吧,爹地沒追過媽咪,我掛了哦!」

話落,小妍妍便掛斷了電話。

在H市的韓瑾熙正坐在他的總裁辦公室里,在小妍妍掛斷電話后,他那雙魅惑的藍眸便一直愣愣的盯著已經黑下去的手機屏幕發獃,那張風華絕代的臉上帶著淡淡絕艷的笑容,只是那笑卻不達他的心底。

他是苦,是樂,是悲,是愁,只有他自己知道。

這時,他的手機再次響起。

打電話給他的是他在英國的父親。

「瑾熙,聽說你又要把公司總部搬到國內的K市,這是真的?」

韓瑾熙接到他父親的電話,雖有些意外,但他的臉上沒有表露出半分,他藍眸微微闔起,應道:「是!」

「瑾熙,你半年前把公司總部從英國搬回國內H市,現在又要搬到國內K市,我想知道你的理由。」

韓瑾熙微微勾唇,「沒有理由。」

「你是為了一個女人?」

「不是。」韓瑾熙很堅定的回答完這兩個字,便將電話掛了。

掛完電話的他站起身,走到了他辦公室的落地窗前,一雙魅惑的藍眸睨視著前方,唇角的那抹笑越發妖艷了幾分。

過了好一會,他斂去了唇角的笑意,眸光暗下去幾分,黎曉曼,你現在是不是很幸福?

你等的這一天終於等到了,我恐怕永遠也等不到這一天了。

……

k市紅花苑

龍司昊在小妍妍懂事的進入她自己的卧室后,便一把將黎曉曼拉進他的懷裡,一陣熱吻。

而黎曉曼沒有阻止他,直到她被他壓倒在了豪華的沙發上,大手在她的身上到處點火時,她才輕輕捶打著他健碩的胸膛,「好了,飯好了,該吃飯了。」

龍司昊半支起身子,狹眸目光灼熱幾分的睨著她,「我想先吃你開胃。」

迎視著他灼熱的目光,黎曉曼的臉微紅了幾分,她垂下了眼帘,纖細的雙手撐在他的胸膛上,「先吃飯……」

頓了下,她頭低下去了幾分,紅著臉說道:「吃完飯,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她的最後一句話很容易令人想入非非,龍司昊眯緊了狹長的幽眸,俯下身薄唇附至她耳後,聲音低沉帶著幾分沙啞,「曉曉,你是在暗示我今晚可以和你多展示幾個花樣?」

他的「花樣」兩個字不禁令黎曉曼想到了一些少兒不宜的畫面。

她紅了紅臉,目光溫柔的睨了他一眼,「隨你,現在可以起來了吧?」

龍司昊睨著紅著臉的黎曉曼,越發覺得今天的她很異常,他突地想到他卡是給小妍妍了,但是小妍妍好像還什麼都沒說。

「我去叫妍妍吃飯。」龍司昊眯緊的狹眸意味深長的睨了眼黎曉曼,便從她的身上起來,直接走向小妍妍的卧室。

而黎曉曼則是從沙發上起身後,便進入了廚房。

龍司昊站在小妍妍的卧室門口,輕輕敲了下門,「妍妍,晚飯好了。」

「哦!馬上來。」

卧室里傳出小妍妍稚嫩的聲音,過了一會,小妍妍就開門走了出來。

龍司昊垂眸睨著她,低聲問:「妍妍,你還沒告訴爸比,你媽咪今天為什麼有些反常?」

小妍妍眨巴著小眼眸,沖著龍司昊甜甜一笑,「爸比,你記性怎麼這麼差?我剛剛不是給你說過了嗎?你不記得了嗎?」


聞言,龍司昊斂緊了狹眸,目光溫柔的睨著小妍妍,「你剛剛有說嗎?」

小妍妍挑了挑小眉,「有啊!爸比,你慢慢想,我餓了,去吃飯了哦!」

話落,小妍妍邊小跑著奔進餐廳。

龍司昊則是睨著他的寶貝女兒微微勾起了唇角,目光寵溺,這小丫頭竟然比他還會糊弄人,還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隨即他進入餐廳時,小妍妍已經在餐桌前坐下了。

小妍妍見他一進來,便沖著他眯眼一笑,「爸比吃飯的時候要少說話哦!有什麼話我們私聊。」

龍司昊垂眸睨著沖他笑的甜萌的小妍妍,知道她是怕他問她關於黎曉曼為什麼表現的有點不對勁的事。

看來這小丫頭是一開始都沒打算要真的告訴他,等他把卡給她了,她就想著把他給糊弄過去。

他坐到小妍妍的身旁,目光寵溺的睨著她,彎唇一笑,「小丫頭,吃飯的時候,爸比也不喜歡說話。」

小妍妍看著他眨巴著小眼眸,「爸比,媽咪說吃飯的時候不說話是個好習慣,爸比要繼續發揚。」

「什麼好習慣?」黎曉曼端著最後一道菜進來時,正好聽到這句話。

小妍妍抬頭看著她的媽咪,「吃飯的時候不說話,這是好習慣。」

龍司昊在黎曉曼坐下后,便起身坐到了她的身旁去,一隻長臂繞到了她的背後攬住她的纖腰,「曉曉,今晚讓你掌廚,辛苦了。」

黎曉曼抬眸睨著龍司昊,目光溫柔了幾分,「不辛苦,這都是我應該做的,而且值得。」 她話裡有話,龍司昊自然是聽出來了,他斂眸深睨著她,「曉曉,你越來越像一個賢妻良母。」

黎曉曼睨著他溫柔一笑,把筷子遞給了他,「先吃飯。」

晚飯過後,小妍妍自己回房去洗澡,不打擾她的親親媽咪和親親爸比。

而龍司昊則是以黎曉曼做的飯,他洗碗為由,非要黎曉曼先去洗澡,他自己收拾碗筷去廚房洗。

黎曉曼替他把碗筷都收拾到廚房后,才回了卧室去洗澡。

等龍司昊洗好碗收拾好後進入卧室時,她已經洗好了澡,半靠在床頭看著一本珠寶雜誌。

而她手裡的那本珠寶雜誌正是她那天看到的那本。

她見龍司昊進入了卧室,便下了床,目光柔媚的睨著他,「我去給你放水。」

話落,她轉身進入了浴室。

龍司昊微怔了下,才隨後進入浴室,並闊步走到她的背後,從身後抱住了她。

他薄唇親吻著她的後頸,聲音低沉帶著一絲沙啞,「曉曉,你好像突然變得有點不一樣了?你真的越來越像一個溫柔體貼的妻子了。」

他將她纖細的身子扳過來,與她額間相抵,狹眸緊緊的睨著她,寬厚的大掌輕撫上她清麗的小臉,「曉曉,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黎曉曼抬眸睨著他,對上他深情的目光,溫婉一笑,「我這樣不好嗎?」

龍司昊雙手捧住她的小臉,彎唇一笑,「當然好,不過我想知道原因。」

黎曉曼主動靠進他的懷裡,纖細的雙手摟住他的勁腰,目光溫柔深情,唇角帶著淡淡的笑,「原因就是我決定要和你好好重新開始了。」

龍司昊聞言,狹眸帶著一絲驚訝的睨著她,有些激動的問:「曉曉,你說的是真的?」

黎曉曼抬眸睨著他,重重的點頭,「嗯!」

「曉曉……」龍司昊如墨的幽眸中綴滿了笑意,欣喜的擁緊了她,動容無比的說道:「曉曉,我總算等到你答應和我好好的重新開始了,你知道我有多高興多激動嗎?我五年前說了那麼多傷你心的話,還讓你傷心了五年,你真的原諒我了?」


之前她對他忽冷忽熱,並沒有真正的要和他重新開始,所以他一直在等,今天終於讓他等到了。

黎曉曼抬眸睨著他,目光溫柔深情,「司昊,你五年前說的那些根本不算什麼,我五年前說過更多傷你心的話,對不起!我太任性太不懂事了,我不止一次讓你傷心,不止一次讓你難過,可你卻還對我始終如一,處處為我著想,即使是……」

說到這,黎曉曼心裡一陣難受,澈亮的水眸中淚水瞬間便涌落出來,打濕了她清麗的小臉。

龍司昊見她突然就哭了,狹眸心疼的睨著她,「曉曉,怎麼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