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個建議,陳浩自然應許。

背靠系統大佬的他,行道天下就是他最好的選擇。

……

今天平安夜,有人送作者蘋果嘛?作者又工作又碼字,還單身狗,好可憐哇。 在四平道長毫不保留的解惑之中,不知不覺,陳浩就駕車來到了黃州。

黃州之地,傳承久遠,在數百年前就已立城,有不少名勝古蹟,也有水利交通,發展的很是不錯,在華夏大地上,也是能排入二流前列的城市。

不過陳浩沒有進城,而是在四平道長的指示下,進入了一條普通公路,再次開了二十多分鐘後,來到了一個村子。

這村子依靠一座小山,背山臨水,只是夜色深沉,不見風景之美。

在一家看起來十分普通的農家小院外停車,四平道長就笑道:“我們到了,這位奇人就住在這裏,你別看他也是同道,這人最是奇特,躲在這裏開了個私家菜館,卻不對凡俗開張,本身廚藝絕頂,在廚界也是大大有名,我輩同修,無不稱讚。只是想要吃他做的菜,同修是基礎,也要看得順眼,看不順眼,價格昂貴,看得順眼,分文不取。”

陳浩笑道:“的確是奇人,希望我這張臉,不要在這位前輩不順眼的行列中。”

四平道長笑道:“道友不必擔心,我帶你來此,也是想要沾你的光,要知道這人最大愛好還是喜歡道門新秀,你這般天賦,他最是喜歡不過,老道跟你來,或許能吃到這奇人最著名的三味湯,那可是對我輩來說,也是大補之物。”

四平道長如此說,陳浩頓時對那三味湯充滿了期待。

下了車,兩人並肩,雞貓隨行,走向小院。

“對了,四平前輩,你還沒有告訴我這位奇人的名號呢?”陳浩突然想起,自己只知是奇人,卻不知姓名,這貿然前來,就有些不禮貌了。

四平道長道:“這道友姓古,名堅強,不過他早年嫌這名字不好聽,自己給改成了古道全,呵呵,道友,這古堅強被稱道門奇人,可不僅僅是他三種愛好,也是因爲他自幼孤苦,父母早亡,好在身有道根,被一位散修看中,養育長大。憑藉着散修的傳承,又有幾番奇遇,這纔有瞭如今的名氣和修爲,爲人稱讚。”

陳浩正要開口,突然一道蒼老的聲音傳來:“我說大晚上的睡不着,總是煩心,原來是你這老牛鼻子又來擾我。”

聽到聲音,四平道長笑道:“古道友,別來無恙,我可是來看你來了。”

“得了吧你,來我這裏的,有幾個人是看我?還不都是饞蟲作祟,只想吃喝?不過老牛鼻子你知道我的規矩,一般人我可不接待,再說了,我古道全做菜,只取每日子時,一天只做三桌,你來的不是時候。”蒼老聲音一點也不客氣的回道。

四平道長淡然道:“我知道古道友的規矩,不過你這規矩之外,不是還有一個特例嘛。”

“咦!”

蒼老聲音驚奇一聲,然後小院的燈打開,一個看起來不過五十出頭的矮胖老頭走了出來。

老頭個不高,臉圓,滿頭黑髮卻略顯禿頂,眉毛很長,都打了彎,穿着一件白褂杉,黑長褲,手中提着一個菸袋,如果不是陳浩感知到老頭身上比四平道長還要深厚的道行法力,只怕也以爲這是一個農民大爺。

這就是四平道長口中的奇人,古道全。

看到古道全,四平道長似乎講出了興趣,對陳浩道:“道友,你別看這古道友才五十多歲的模樣,實際上他都快九十了,當年我入道不久,跟着師父第一次來的時候,他更顯年輕,據說是古道友根據古丹法研究出一份養顏美容湯,長用可保青春皮相。”

“老牛鼻子你這麼說,是想喝這養顏美容湯嗎?”古道全戲謔的看着四平道長。

四平道長乾笑一聲:“想是想嚐嚐,可惜我喝不起。”

“知道你說個屁,嗯,這就是你說可以讓我破例的人嘛?是個不錯的道友,不過也沒什麼稀奇的吧?”古道全一點也不客氣,說話的同時,上下打量了陳浩幾眼,那眼神卻是溫和多了,顯然對於道門新出的同道,很有好感。

四平道長神祕一笑:“看來古道友也有看走眼的時候啊,這位陳浩陳道友,可不是沒什麼稀奇,而是很稀奇,或許,不僅能讓古道友破例,也能讓你甘願做一份三味湯。”

古道全眼中光芒一閃,驚訝的看向陳浩:“說來聽聽,若是真讓老頭子我開心,別說三味湯了,美容養顏湯,今天也一併做於你吃。”

四平道長大喜:“這可是古道友說的啊,哈哈,一份美容養顏湯,或許能讓老道年輕個三四歲呢。”

“少扯淡,快說。”

四平道長得意的道:“古道友別看陳道友修爲不顯,其實陳道友是孤身入道,並且沒有依賴靈石。”

“什麼?這麼說,陳道友是我華夏修行界,第六位悟道之人?哈哈哈,讓我看看。”古道全果然大喜,興奮的上前,直接抓住了陳浩的手。

陳浩倒也沒反抗,然後感受到有一股法力蔓延自己手臂,不過也是一觸即退,然後古道全大笑道:“好,太好了,果然是純粹法力的氣息,不含靈石雜質,我華夏道門,又出了一位天驕啊!”

四平道長笑道:“怎麼樣?這夠不夠讓古道友做三味湯和美容養顏湯?”

“夠,太夠了,這是我這些年來遇到的最歡喜的事,陳道友,你既然來了,那就多住幾天,想吃什麼,想喝什麼,儘管說,只要老頭子能做的,一定都爲你做。”古道全開心的看着陳浩,那表情別提多期待了。

陳浩被說的很不好意思,這非親非故的,這麼熱情,讓我有些不自在啊。

四平道長一路交流,倒是對陳浩有些瞭解,笑道:“古道友,你可別嚇到了陳道友,他孤身入道,至今都是一人獨修,對於修行界尚且不瞭解,更別說知道你的脾性了。”

“沒關係,只要吃了老頭子我做的菜,陳道友就會喜歡上我的,不說了,我這就去準備,你們稍等片刻。”說完,古道全就興沖沖的離去。

陳浩看着四平道長,一臉無奈道:“四平前輩,這古前輩,比你說的還要奇特啊!”

四平道長笑道:“相處久了,道友就明白了,古道友這樣的脾性,和他的經歷有關,據說古道友生平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在羽化前,能一見先天風采,因此對道門新秀格外的期待,他日道友若成就先天,就是對古道友最大的報答。”

……

聽說有吐槽的,咦……投票就好了,吐啥槽啊,作者這麼好的人,你們忍心嘛,來,第三更堵你們的嘴。 進的屋內,卻是別有不同。

堂廳不大,卻古香古色,書架,瓷器,珠簾,字畫,中間一個八仙桌,和外表的農家小院,完全是兩個概念,看的陳浩目不暇接,歎爲觀止。

四平道長和陳浩在八仙桌前坐下,不過幾分鐘的時間,一個長髮盤結,身姿嬌柔,臉上帶着一絲淺淺微笑,明眸顧盼間,魅力無雙的古裝貌美女孩端着一個盤子,飄然進來。

見到這女孩,陳浩目瞪口呆,這像是畫裏走出來的仙女一樣的女孩,從哪裏冒出來的?

四平道長卻是連忙起身,笑道:“多謝倩姑娘招待。”

女孩微笑頷首,也不言語,把盤子中的一道菜放下,轉身飄然而去。

這……飄的!鬼!

不對,這女孩身上沒有陰氣,不是鬼物,可是她也沒有生氣,絕不是活人!

又一個看不懂的存在啊。

陳浩眉頭一挑,滿臉疑惑。

似乎看出了陳浩的不解,四平道長解釋道:“陳道友,這女孩叫倩姑娘,至於姓什麼,無人知曉,從古道友行道之時,就跟隨他左右,不離不棄,從不說話。古道友稱她倩姑娘,久而久之,同道中人都這麼叫。至於倩姑娘來歷,同道各有猜測,古道友卻從不對外透露,一直是個謎團。”

陳浩恍然,也不再追問。

畢竟是奇人,身邊有一些奇怪的存在,也不算稀罕。

“來來來,不說這個了,陳道友估計早餓了,先吃菜。”四平道長笑了笑,繼續道:“這道菜名叫姑蘇三鮮,用靈菇,豆乳,樹珍調製而成。嘖嘖。這可是古道友諸多開胃菜中的第一等,看來今天是真有口福了。”

說着,四平道長就忍不住先嚐了一口,閉上眼睛,一臉享受。

陳浩看的口生津液,連忙也夾了一筷子。

一塊蘑菇類似的小菇入口,頓時一股香而不濃,柔滑嬌嫩的口感油然而生,那味道,當真是把味蕾刺激到了巔峯,讓陳浩都忍不住心生幸福的感觸。

等食物入腹,更是一種暖意擴散,全身毛孔就好像泡了溫泉一樣,舒展開來。

咦!

隨後陳浩驚奇的感受到,自己那需要修煉才能恢復的法力,居然恢復了一絲!

看到陳浩的表情,四平道長笑道:“道友感覺到了吧?這就是古道友的魅力,不僅僅是把食材的搭配運用到了巔峯,而且食材的挑選,更是凡俗難見,對於修行大有裨益。不過這類靈材也是稀少,一般情況,古道友可捨不得拿出來,今天真是沾了道友的光了。”

陳浩點頭:“的確是無上美味,而且滋補極大,吃到這樣的絕品美食,晚輩心中真是有些不安。”

四平道長笑道:“道友也不用如此,對於我等來說,是極品,但是對古道友來說,不過是頗費功夫罷了,這些食材,都是他親手培育,並非深山大澤,人跡罕至之地搜尋而來。”

陳浩道:“話雖如此,但終究佔了古道友便宜,心實難安,不知道前輩可知,古道友有什麼需求或者遺憾的地方?”

四平道長讚譽的看了一眼陳浩。

他這意思很明白了,吃人靈食,必有所還。

雖然陳浩是道門新秀,同輩天驕,得古道全欣賞喜愛,甚至親口說出挽留招待之語,並沒有什麼要求。哪怕陳浩吃幹抹淨,拍拍屁股走人,也無人說什麼。

不過陳浩能說出回報的話,窺一斑而得全貌,可知其的確值得結交,也不枉自己一番指點。

四平道長道:“說起古道友的需求,這還真無人知道,畢竟凡物於我輩修士如糞土,古道友自身也是修爲不凡之人,一般的事,也難不住他。不過說遺憾,似乎倒還聽說了這麼一個,據說在定居此地之前,古道友曾經三次行道天下,似乎在尋找什麼東西,有相熟的同道透露,說是尋找一塊寫着古篆雪字的玉令,也不知真假,道友日後行道,若有心,也可留意一下。”

陳浩聞言,傻眼了。

倒不是因爲四平道長說的含糊,而是因爲他這話一出,系統大佬出任務了。

叮咚:癡怨雪倩,一千二百三十年癡靈,完成死願,獎勵天人合一感悟一次。

臥槽,怎麼就出任務了?

我是在和四平道長聊天啊?這任務是特麼誰的?

雪倩?這名字……額,倩?雪倩?難道是剛纔那個古裝妹子?她是癡怨?癡怨是什麼鬼?怨靈的一種嗎?

可是我也沒和她交流啊?只是通過四平道長的口,居然就能激發任務了?

系統大佬,你這任務的發佈,能規範正常一些嗎?這樣很讓我措手不及,會蒙圈的啊?

心中吐槽,陳浩的眼睛也是變得明亮。

獎勵天人合一?這玩意他不明覺厲,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一個一千二百多年的死願任務,這獎勵,絕壁很重要。

心臟撲通撲通,陳浩差點沒忍住歡呼一聲。

任務突如其來,不僅能幫助古道全,還能得到好處,無礙修行,一箭雙鵰,兩全其美,必須要接受啊。

當然,心中是這麼想,可是這種任務的難度,只怕比太爺爺的那種無解死願也不見得要低。

只有名字,然後大海茫茫,尋找一個小小的玉令?

嘖嘖,別說三次行道,若是運氣不好,三十次,三百次,只怕都希望渺茫。

慢慢平復心緒,陳浩卻是不管難度如何,也把任務放在了心上,只要有可能,就義不容辭。

隨後,倩姑娘連續送上來四道菜,其中就有讓四平道長讚譽不絕的養顏美容湯和三味湯。

兩種湯,一種是滋養皮相,恢復青春。一種是感悟修道三味,苦,苦,苦。

養顏美容湯且不必說,效用單一,作用有限。要每年都要堅持喝,才能擁有恢復保養的作用,只喝一次,也不過有短期的效果,後面會慢慢的恢復正常。

這三味湯,卻是絕了。

三種苦,各不相同,按照四平道長的話說,就是身苦,心苦,修行苦。喝過一次,就能從新感受一次入道之難,增強道心。

可惜陳浩是系統傳承,沒有經歷過這種入道之苦。

不過三種苦的滋味,卻讓陳浩十分喜歡,越品越有味道,有種心靈得到了淨化,對於人生有了更多領悟的感覺。

當然,吃飯現在已經是次要,陳浩主要觀察了倩姑娘。

真是不來任務不知道,這個妹子,已經是個一千二百多歲的老祖宗了。

……

看了這幾天的本章說評論,哎我去,你們這些讀者啊,真讓我心力憔悴。不過你們放心,地址休想,寄刀片我纔不怕,我就怕真有人寄蛇啊,蠍子啊什麼的,媽蛋,我可是看過類似新聞的男人,絕不會上當的。

最後,求推薦、收藏、打賞,今天是禮拜一,新的一週開始,第一天的數據很重要的,還有,別催更,今天平安夜,我拒絕了三個妹子的邀請,就是爲你們碼字,這還不夠嗎?還要我怎樣,我邊碼字邊唱涼涼啊! 五道菜後,古道全終於再次出現,親自端了一個盤子出來。

“哈哈哈,陳道友,這菜可還算合胃口?”古道全哈哈大笑,一臉期待。

陳浩笑道:“古前輩廚藝無雙,靈食絕頂,這是我吃飯以來,吃過的最好的美食了。”

古道全眉開眼笑,長長的眉毛都是一抖一抖的。

“喜歡就好,來,嚐嚐我最新研究的靈米飯,這可是剛弄成不久,目前也不準備對同道開放的。”

嘴裏說着,古道全也坐了下來,把盤子放在桌面上。

陳浩和四平道長這纔看到,盤子中有一個拳頭大的白瓷小碗,內中只有淺淺一層,二三十之數,每個米粒都是個頭飽滿,晶瑩剔透,顆粒分明。

四平道長嘆氣道:“看來這靈米飯,沒有我的份了。”

古道全一點也不客氣的道:“你當然沒有份,有美顏養容湯和三味湯,你就知足吧,你那個死鬼師父,一輩子耍賴厚臉皮,也沒吃過我幾次三味湯。”

“說的也是,倒是老道貪心了,不過老道也很好奇,古道友向來只做菜,不做飯,沒想到卻弄出這靈米飯?不知有何效果?”四平道長笑着問道。

古道全得意道:“這飯,可是我的得意之作,別看只有這一點,吃下去,可管三日不飢,另有強身健體,滋陰補陽之功效。”

四平道長面色微動:“辟穀丹?”

古道全點頭:“這正是我根據古丹法辟穀丹改制而來,可惜和真正的辟穀丹無法比擬,而且種植極難,也是這兩年,我才用一種珍惜古稻培育成功,不僅產量不大,培養要求也高,無法惠及道門。”

四平道長嘆息道:“古道友生錯了時代,若在元明之前,必然是修道界一大奇才。”

古道全淡然道:“元明之前,比我更有天賦的奇才也不少,不多我一個。我所爲,也只是順應時代,隨機應變之法,旁門左道罷了。”

說完,古道全看向陳浩,認真道:“陳道友是我道門天驕,未來道門領軍人物,我對你可是很期待的,你可不要像洪慶山那樣,道心不堅,偏入邪道。”

陳浩一臉懵逼,洪慶山?那是誰?

陳浩看向四平道長。

四平道長有些無奈,解釋道:“洪慶山是老道所言五位感應靈機,自行悟道的天驕之一。當年也是被古道友十分看好,不過洪道友出身軒轅劍門,被古寶靈劍紅菱認可,接受傳承,被人尊稱紅菱劍仙,是我華夏道門公認的十強之一。”

“狗屁的十強?有屁用?不入先天,就算修煉的養身道決,也不過百五之壽,終究是凡俗之流,那小子不聽我勸告,執意接受靈劍傳承,真是自絕道途,能活一百歲就是僥倖了,還有什麼值得期待?”古道全一臉不屑,眼中滿是痛惜。

隨後,古道全一臉真誠的看着陳浩道:“陳道友,天地靈機日漸衰弱,我道門傳承,一年不如一年,如今道門基本都靠靈石保傳承,能夠挑起大梁的人,也只有五個,可惜每一個最終都只重眼前風光,選擇了偏離大道之路,你是第六位悟道之人,老頭子我就算再有偏方,也無法避免百五命劫,看似還有幾十年好活,卻看不到道門挑大樑之人,委實心裏難受,希望道友不要學那些人,放棄先天大道。”

陳浩身軀一震。

古道全的話語之中,他感受到了濃濃的期待和真誠,這是一個真的對他有莫大期許的人,而不是虛心假意。

如此真情良言,讓陳浩頗爲感動。

陳浩認真道:“古前輩,晚輩雖然是末學後進,無人指點,不過既然踏足道途,就該義無反顧,先天之道,我初聞不久,卻也心嚮往之,此生修行,只取先天。”

古道全頓時歡喜,誇讚道:“這纔是我道門新秀的樣子,老頭子雖然在道門之中不算什麼,不過也算有些門道,日後有求,只要我能幫你的,儘管說來。”

陳浩笑道:“古前輩客氣了,不過晚輩的確好奇,古前輩爲何對先天這麼執着?”

古道全一怔,沉吟片刻,嘆息道:“說實話,對先天的執着,並非是我本意,而是我這一脈的傳承,時間久了,也就成了老頭子的執念。老牛鼻子肯定告訴過你,我是散修一脈,但是他肯定沒告訴你,我這一脈,說是散修,也並非散修,有一個特別的名字,護道者。道門昌盛,我脈不顯,道門式微,我脈護道。可是自元明後,我這一脈也跟着式微,只能自保,難以護道。之後幾代護道者改變了初衷,轉變爲尋找道門天驕,意圖打破先天,一窺天地靈機變化之謎。奈何代代傳承,到了我這一代,道門卻是越來越弱,有諸多古道傳承都斷絕了。就連依靠自身天賦,悟道靈機之人,都變得越來越少,屈指可數。老頭子本來都絕望了,來此定居,也是打算培養下一代的護道者,沒想到陳道友這樣的道門天驕出現在我面前,給了我希望。”

陳浩一臉錯愕,這裏面的信息含量好大,沒想到古道全還有這樣高大上的身份。

“古前輩,如你這般說,晚輩還有一個疑問,元明之後,道門沒落。但是元明之前呢?想必有先天真人存在?爲何沒有留下信息?”陳浩好奇的問道。

古道全目光變得複雜:“陳道友之問,我也想知道,可惜此事,任何一個道門傳承都沒有記載,而且,元明之時,道門似乎發生了什麼事,當時的先天真人,全部消失無蹤,更是謎團。”

陳浩無語。

這特麼先天真人也太不負責了吧,就算不管別人,自家門派難道也不照顧?這是什麼道理?

不過古道全這樣的護道者都不知道,那其他修行之人,只怕就更不清楚了。

或許,真的只有成就先天,才能夠解開這其中的原因。

“晚輩明白了,古前輩放心吧,晚輩必然全力以赴,定讓前輩有生之年,得見先天再現。”

陳浩面色肅穆,如同誓言般,認真說道。

…… “哈哈哈哈,好,陳道友有此心,老頭子拭目以待。”古道全開懷大笑,十分高興。

眼見古道全開心,陳浩趁勢繼續道:“古前輩,我雖獨修,無人教誨,不過也聞,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天地之間,任何一個門道,都是這般。所以今日得嘗美食,須有所還。古前輩也不用拒絕,我有此念,就是心結,如果你拒絕,可就是阻我修行。”

古道全笑容僵住,不過卻沒有生氣,而是目光詫異的看着陳浩。

他鐘愛道門新秀,一生幫助不知道多少新人,不過哪怕曾經最喜愛的洪慶山,第一次吃了他的美食後,也沒有這樣的想法。

眼前的這個陳道友,真的與衆不同。

“陳道友想要如何償還?”古道全沒有爭辯,而是饒有興趣的詢問。

陳浩笑道:“我剛纔從四平前輩口中得知,古前輩有一個遺憾,是尋找一塊玉令,不知可有此事?”

古道全點頭:“確有此事,道門有不少道友都知道,也曾經幫助我尋找一些線索,不過一無所獲。”

陳浩道:“如此,這遺憾,我爲前輩接下,日後修行,爲你尋找。”

古道全笑了:“原來是這事,那老頭子答應了,不過這尋找玉令,可不簡單,我也不妨告訴道友,這玉令是倩姑娘所需之物,當初我這一脈先輩得到倩姑娘幫助,欠下恩情,答應爲倩姑娘尋找,可惜幾代努力,都沒能做到,好在倩姑娘通情達理,也不逼迫。如果陳道友願意幫忙,那是再好不過。”

等他說完,站立一邊,若傲雪寒梅般的倩姑娘也是對陳浩抿嘴一笑,微微欠身,似乎是表示感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