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紅袍這個陰險狡詐之徒,中立之光教會位於風狼王都的總教堂在半個月之前就派人乘坐大陸上最快捷的交通工具飛空艇過來了,昨天感受到清河鎮之中爆發的強大瘟疫能量,正在追查紅袍蹤跡的總教堂來人連夜乘快船趕了過來。

他們今日凌晨前夕到的,聯繫上清河鎮教會的醫師長大衛,問明情況之後二話沒說就開始清理這裏的瘟疫能量,他們可是帶了專業的設備,目的就是為了防止紅袍在西境勾結大量的邪教徒搞事情。

「建立耀光增幅法陣,增幅強度……二十倍!」

總教堂來人領頭的是一個全身籠罩在白金色重甲之中的小矮子,她帶人來到已經停止擴散的瘟疫能量邊緣,觀察了一陣之後揮了揮手,帶角頭盔下面發出了奶聲奶氣的蘿莉音,但在場無人發笑,因為他們都知道這個小矮子的實力。

白銀級!

她是中立之光教會的白銀級,雖然因為血脈的緣故顯得很矮,但她的實力可是在教會裏面排得上號的,她也是這次追殺紅袍行動的總負責人。

「二十倍耀光增幅法陣。」

隨着命令之聲落下,跟隨而來的教會人員開始了行動,他們從攜帶的白色箱子中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二十塊拳頭大小的棱形白色水晶,然後開始移動位置,最終將小矮子圍在了中央。

「激活!」

嗡……

每個人同時向著白色水晶之中注入了耀光,周圍的空氣開始嗡鳴震動起來,一條條白色的虛幻線條憑空出現,以二十塊白色水晶為基點,最終在空中形成了一個繁雜的漏斗形立體圖案,中心就是那個重甲小矮子。

「匯聚!」

重甲小矮子也沒有猶豫,在耀光增幅法陣成型的一瞬間她抬起了右手,一柄遍佈着金色紋路的方頭長柄大鐵鎚憑空出現在她手中。

白色水晶中蘊含的能量通過陣法匯聚在長柄大鐵鎚之上,與此同時,重甲小矮子也激發出了她的耀光,並將其輸入進長柄大鐵鎚之中。

昂~

一聲龍嘯,重甲小矮子身後出現了一條虛幻的白色巨龍,周圍的教會人員看到之後,眼中不約而同地露出了敬仰甚至狂熱的目光,那是聖龍啊!

「破!」

緊接着,重甲小矮子猛然向前躍起,沖入了瘟疫能量形成的墨綠色霧氣之中。

轟!

不到五秒,這裏的教會人員就感覺腳下的地面震了震,一道粗大的耀光光柱衝天而起,籠罩着清河鎮的瘟疫能量被一掃而空。

墨綠色霧氣散去,重甲小矮子雙手持錘站在一個巨坑之中歪頭看着北邊,她身後的巨龍虛影在緩緩消散。

呼……

晃了晃腦袋,吐出一口濁氣,重甲小矮子一揮手,長柄大鐵鎚憑空消失,然後她跳出巨坑,雙手叉腰對一眾教會人員奶聲奶氣的吼道:「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去查明原因?」

「是!露西妮.聖龍大人。」

目光中透露著崇敬的一眾教會人員趕忙點頭應是,然後四散而開,去查明清河鎮瘟疫能量爆發的真相。

……

聖龍家族,一個可以和四國王室平起平坐的家族,他們是耀光聖龍聖騎士的後代,一直掌管着中立之光教會,並以身作則,帶領歷代教會人員追殺邪教徒,為此損失慘重,歷代家族成員中近乎沒有一個是善終的。

……

「好強大的耀光!」

清河鎮之中傳來的耀光引起了周邊所有人的注意,職業者們更是可以感受到其中蘊含的強大力量。

「我們可以出發了。」

感受到耀光之中蘊含的能量,心知瘟疫能量必將消除,約翰臉上露出了笑容,然後起身整理行李,不想耽擱一分一秒。

「帕爾哥哥,剛才發生了什麼?」

薇薇被周圍嘈雜的聲音吵醒,她揉着眼睛爬了起來。

「剛才那邊升起了一道光柱。」

帕爾隨口解釋了一句,然後收起白光劍,也開始收拾行李。

不一會兒,行李收拾完畢,確定沒有什麼遺漏之後,一大兩小三人騎上兩匹馱馬朝着清河鎮趕去。

帕爾和薇薇騎乘一匹馱馬,沒有其他原因,就是薇薇不願遠離帕爾,她忘記了昨天被抓的事情,但心底還殘留着些許印象,拯救了她的帕爾成為了她最最最信任的人,甚至比達蓮娜的等級還高一點,因為達蓮娜是她最最信任的人。

所以,帕爾多了一條跟屁蟲,藍發小蘿莉款的。

……

「……」

沉默在幾人中間蔓延,他們看着眼前這具不成樣子的屍體,臉上的表情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唉~

良久,其中一人嘆了口氣,然後轉頭看向吉姆。

「老大,黛米小姐死了,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啊?」

「……」

吉姆沒有回話,他閉上眼睛,雙手緊攥,身體在微微顫抖,心中很是掙扎。

「還能咋辦?逃唄!」

這時,一個外人說話了,他就是攔了吉姆好幾次的那個人,名叫洛克,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在其他人轉頭看向他的時候,他聳了聳肩。

「難道你們還有其他辦法?你們要保護的黛米小姐死了,她父親不可能放過你們的,所以你們現在就兩種選擇,一是帶着屍體回去,期望你們的領主可以寬恕你們,二是就此逃跑,隱姓埋名,成為一名冒險者,遠離你們之前所在的貴族領地。」

「老大……」

被說得有些意動的其他人又將目光轉向了吉姆。

「我們……」

吉姆心中很是掙扎,心中的榮譽感提醒着他不要逃跑,要坦然的接受第一條必死的道路,但是以往他見到的貴族們的所作所為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為了這些貴族而死,不值得!」

心中出現了這個想法,並逐漸佔據上方,最終,吉姆深吸一口氣,睜開眼睛對着周圍的小弟沉聲說道:

「逃!」

「明智的選擇。」

洛克贊了一聲,然後拍了拍吉姆的肩膀,建議道:「我也不想給貴族效力了,要不我們建立一個冒險團吧?」

「可以,但是……」

吉姆點了點頭,但隨即話音一轉,並轉身面向了來時的方向,一臉凝重的表情。

「在此之前我和弟兄們要先安頓好家人,他們可還都在迷霧子爵領裏面呢!」

說完,吉姆撇了弔兒郎當的洛克一眼,問道:「你敢跟我們回去一趟嗎?」

「切!」

洛克撇了撇嘴,一臉不屑的說道:「這有什麼不敢的?」

……

「大人,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教會的人遲早會查到我們身上的。」

清河鎮南邊的道路上,押送最後一批神石的清河男爵和他的手下們已經在這裏駐足了整整一天。

「我們……」

清河男爵皺眉沉思著,他並不可惜繁華的清河鎮因此而毀,因為他早就在他父親的影響下將信仰獻給了瘟疫,他在思考如今的情況。

「清河鎮中的神石應該全毀了,計劃受到了很大的影響,我這裏的這批神石數量太少,根本無濟於事,倒不如用其……吸引教會的目光!」

心中做了一個決定,清河男爵開始向手下的瘟疫邪教徒佈置任務。

「你們每個人攜帶幾枚神石前往周邊的貴族領地,城鎮村莊,然後激活神石,吸引教會的目光。」

「是!」

在場之人都是信仰堅定的瘟疫邪教徒,沒有異議,領取神石之後騎馬四散而去。

清河男爵也是如此,他帶上剩下的神石,最後看了眼清河鎮,然後騎馬遠去。

「希望熒光城裏的兩位大人明白我的意思。」

……

「終於,終於要到熒光城了!」

清河鎮里的瘟疫能量雖然消失,但為了保險起見,還是不能通過這條水路前往熒光城,不過這難不倒約翰,他可是教會的榮譽騎士,所以他帶着帕爾在第二天蹭了一條船,是教會人員回熒光城報告情況的快船,靈具快船,用靈石作為驅動力的靈具快船,可讓帕爾大開了眼界。

來時順流而下,快船用了不到一天一夜,回時逆流而上,快船用了兩天兩夜。

這比普通客船快多了,要是換了普通客船,從清河鎮前往熒光城至少也得需要一周時間。

總得來說,時間沒有耽擱,還比預定計劃提前了許多。

「好大!」

快到熒光城了,帕爾一行三人大包小包的跑到了甲板上,然後他們看向前方,一座宏偉的巨城映入眼帘。

巨城之大,猶如橫在大地上的山巒,有兩條寬大的熒光河支流穿城而過,一西南,一東南,畫出一個八字,蜿蜒流向遠方,巨城北邊還有一個一望無際的大湖,城裏的人們給其取名為熒光湖,這也是大陸第一大湖。

…… 冰霧四起,從冰霧之中走出來一個大傢伙身長一米五,身上有兩個顏色,一個是冰的顏色,另一個就是碧綠。身體前端有四層疊加,每一層的長度都比半尺略多一些,頭部就長在最前端的那一層上,銀白色的口器,四層疊加的前半身上,覆蓋著一個個呈獻為六邊形的凸起。

這些凸起密布在它的前半身還有那六條長腿之上。兩隻前螯都有一米長,前螯上同樣覆蓋著六邊形宛如鑽石版的凸起,只有最前面的夾子和口器一樣,是宛如鏡面般光澤的銀白色。眼睛是黃色的,也是六邊形。

與普通蠍子長尾的多骨節不同,冰帝長尾上一共只有五節,每一節都是碧綠色,五節顏色一致,最接近上半身的一節最寬,越向後越是收窄。到了最後一節的位置,同樣有著鑽石顆粒的尾鉤,最尖端,也是銀白色鏡面光澤閃爍的鉤尖,渾身散發著強大的威壓壓迫感十足。

這副尊榮也只有極北之地的三大天王之一冰碧蠍一族的皇三十九萬年的魂獸,冰帝!

「天夢!你居然還敢回來!難道不怕我吃了你嗎?」冰帝冷冰冰卻清脆的聲音在四周響起,天夢冰蠶看著冰帝眼中全是愛心,一臉花痴樣。看的軒轅麟月一陣惡寒!

「我怎麼可能讓我心愛的冰冰出事呢!當然是回來幫你啊!」天夢冰蠶一臉深情。

「幫我!?天夢你會這麼好心!?」冰帝滿滿的懷疑。

「當然!冰帝我那麼愛你!怎麼可能看著你出事!」天夢冰蠶依舊是深情款款的看著冰帝。

「愛我!那就讓我吃掉你!讓我們融為一體!」冰帝的蠍尾處聚集一道碧綠色光芒直攻天夢冰蠶的身體,但是卻是直接穿了過去,天夢冰蠶的身體被打破了一個洞,但是瞬間就恢復了!

「精神體!天夢別以為你本體藏起來了我就找不到你!」冰帝感應著四周。

「不用找了!冰帝!我已經消失了!成為了別人的魂環!麟月你可以出來了!」天夢冰蠶一臉無奈的看著冰帝。

「噢!好嘞!」

噗!

天夢冰蠶下面的雪屋裡伸出來一隻潔白如玉的芊芊玉手。

「呸呸!天夢!你就不能弄個好點的雪屋嗎?這麼不結實!還沒有門!」軒轅麟月吐了兩口雪,向天夢冰蠶吐槽道。

「好啦好啦!來見見我們以後的同伴吧!」天夢冰蠶立馬轉移話題。

「同伴?天夢!你到底想幹什麼?還有她是誰?你成為了她的魂環?別想騙我!」冰帝對天夢冰蠶的話有些疑惑和不相信。

「嘿嘿你很快就會知道了!」天夢冰蠶嘴角出現一絲壞笑。

突然冰帝就被一張精神力做成的大網給抓住了,天夢冰蠶連忙用精神本源把冰帝帶入軒轅麟月的精神世界之中。

「麟月!跑!有多快跑多快!」

天夢連忙催促道。

「好!那就開始逃命吧!沖啊!」軒轅麟月拚命的往極北之地的外圍衝去,她身體之中的龍首玄武卻默默的解開了一點點哪滴精血的封印,雖然無法解封!但是讓一點點精血滲透出來還是沒問題的。

畢竟系統設置的封印是剛剛好封印精血的,只要有外力就會解封!特別是遇到生命危險的時候!那個時候這頭鴻蒙玄武就能暫時借用軒轅麟月的身體來戰鬥!精血就是能量!

「加快融合!要不然我什麼時候才能出現啊!我可不想她死了!老夫還沒活夠呢!嘿嘿!以後有人打架我睡覺!遇到生命危險了老夫再出手!」鴻蒙玄武一臉興奮,他終於可以安安靜靜的睡覺了,不用擔心會死了!

鴻蒙玄武把軒轅麟月當保鏢和房子,實際上它才是保鏢!

「呼!呼!天夢我跑不動了!好累啊!」軒轅麟月一屁股坐在雪地上,一副要死的模樣。

「嗯!就這裡吧!已經跑了這麼久!都快跑出去了!麟月我也沒想到你能跑這麼久!」天夢冰蠶也有些不可思議,軒轅麟月居然跑了這麼久,不過也好距離極北之地的核心區越遠越好這樣才沒有人打擾他們。

「天夢!別以為你能夠控制我!雖然你把我困在這裡但是你絕對不好受吧!」冰帝的聲音從一個金色的大繭里傳來。

「沒錯!要不是因為我成為了別人的魂環我還不一定能夠困住你!但是冰帝你不可能逃的出來!」天夢冰蠶一臉肯定。

「哼!說吧!天夢你到底想做什麼!」冰帝也沒有辦法,只能妥協了,困在這個地方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還不如問問天夢這傢伙要幹嘛!

「嘿嘿!這樣才對嘛!我的好冰冰!不過你能不能讓你的精神凝聚體出現啊這樣說話好累啊!」天夢冰蠶又在作妖了。

「哼!」冰帝冷哼一聲,金色大繭之中冒出一道碧綠色的光芒,光芒消失后出現了一個容顏嬌俏冷艷,動人的白皙嬌顏兩側,各有四道碧綠色的魔紋,一頭墨綠色長發披散在身後。

但皮膚都如同冰雪一般潔白,更有著通透的質感,皮膚之下。隱隱有碧光流轉。哪怕只是精神體,當她出現之後,周圍的空氣溫度也是急劇降低,身穿碧綠長裙。

「說吧!」冰帝一臉無奈,面容上有著一道氣憤的神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