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對對!”

王樂欣突然意識到這確實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到時候郝歡他爸大發雷霆,然後怪他們沒有阻止郝歡,沒有將這件事轉告給他爸的話,那他們豈不是要承受他爸的滔天怒火?

想想郝歡他爸那更加兇更加嚴肅的樣子,王樂欣都慌了,急忙道:“紅姐,那就拜託你了,你一定要好好跟他說,讓他別這麼敗家,我先掛電話了,有什麼消息你再告訴我。”

“嗯。”

顧招紅掛了電話,然後直接撥打了郝歡的電話,因爲王樂欣跟郝歡是一起參加電影節回來的,所以現在郝歡肯定沒有什麼事忙。

很快,郝歡接聽了電話,顧招紅直接開門見山道:“郝少,聽小欣說你打算購買一艘遊艇跟遊輪拍新電影啊?”

“沒錯。”

郝歡說着:“你幫我看下有沒有便捷合法的購買渠道,遊艇的話普通的就行,要求可以乘坐六七人,價格不超過1000萬元,遊輪的話,中大型的就夠了,太大的話也買不起。”

你聽聽,這是人話嗎!

顧招紅深吸口氣,平復道:“郝少,如果你真要買遊輪的話,這件事我必須得稟報郝總,徵求他的同意才行,否則到時候郝總髮怒,我難逃其咎。”

郝歡表示理解,說着:“算了,我跟我爸說一聲吧!他要是同意就買,要是不同意,那就隨便租一艘應付一下吧!”

顧招紅歉意道:“抱歉,希望你能理解。畢竟遊輪這種東西,不是隨便就能買的,所以這件事必須得跟郝總商量才行。”

“嗯,我跟我爸商量去了!”

郝歡掛了電話。

遊輪啊!

這要是買了下來,那敗家值瞬間就能積攢幾十億了!

那些價格十幾億敗家值的電影,就有資格解鎖了!

所以,他如果有錢的話,他是真的想買一艘遊輪,但他現在確實窮啊!

哪怕《無間道》的票房分成到賬了,他的所有資產加起來,頂多也就只有40億元,這點錢,還不夠買一艘中大型的遊輪呢!

所以,他要想賺這幾十億的敗家值,那就得拼一下爹了。

撥打糟老爹子的電話,等了許久都沒人接聽,郝歡隨後給他媽打了電話,很快就接聽了。

“媽,我爸呢?他怎麼不接我電話!”郝歡抱怨着。

章敏說道:“好端端的你找你爸幹嘛?他在開董事會呢!所以不接你電話正常!”

“那他什麼時候開完會啊?”

“快了吧!三點開會,現在都四點了!”

“好的,那我等下再打電話給他。”

章敏狐疑道:“你是不是闖什麼禍了?”

郝歡說着:“拜託,我要是闖禍了,我纔不敢打電話給他!我這是有商業上的事情得跟他好好談談,關於電影方面的。”

“也是。”

章敏覺得兒子這話說得沒有毛病,他每次闖禍,那不都是找自己當保護傘的嗎?

不過她突然想到她老公前天晚上罵咧咧地說這臭小子又給他惹是生非這件事,頓時嚴肅道:“你是不是想說電影節的事情!你爸昨天都罵一天了!說你在外面淨給他添亂!”

郝歡頗感無奈:“那是老爸給我添亂的啊!本來都沒什麼事的,結果他一條微博下去,這金牛獎電影節直接就涼了,娛樂圈都開始清理整改了!”

章敏半信半疑道:“不是你在電影節頒獎典禮上惹是生非的嗎?你爸發微博,那也是爲了你好!不然你得罪娛樂圈裏那些人,以後還不得被別人針對報復!”

郝歡說道:“媽,你這就得好好管管我爸了!本來這就是黃浩跟蔡曉銘之間的恩怨,我說幾句質疑金牛獎有黑幕的話並不會受到什麼影響,頂多就是電影協會調查一下金牛獎主辦方,然後找個人出來背鍋就行。

結果老爸突然發微博針對這件事批評了起來,導致一個小小的旋風,都演變成龍捲風了!

他也不想想他的身份批評這種事情會帶來多大的影響!現在娛樂圈強制整改,上面發佈了娛樂圈強制性限薪令,那都是我爸整出來的好事!

本來我頂多也就是得罪一下金牛獎的主辦方跟蔡曉銘,結果他這麼一弄,咱們直接就得罪整個娛樂圈了!你說這是我在闖禍,還是我爸在闖禍?”

章敏聽得頭都大了:“你們父子倆都一個德行!要不是你主動惹事,你爸也不會出面批評這什麼電影節頒獎黑幕,然後得罪了整個娛樂圈!”

郝歡嘆氣道:“算了,都過去了,媽你也別罵我爸了,他這人性格就是這樣,咱們習慣就好。”

“我現在是在罵你!一天天的不學好!拍個電影也不安分!”

章敏剛嗔怪完,見郝富開完會回辦公室裏,說着:“你爸開會出來了!你自己跟他說吧!”

“難怪回撥這臭小子的電話打不通!”

郝富接過老婆的電話,二話不說先罵一頓向老婆表態:“混賬東西!你幹嘛了!又惹你媽不高興了是吧!是不是太久沒打你了,現在皮癢了!”

郝歡唉聲嘆氣:“我沒有!是你惹我媽不高興的!誰叫你發微博批評金牛獎電影節,還暗示娛樂圈水太深,結果現在好了,娛樂圈都被你給攪黃了,咱們都得罪完整個娛樂圈了!”

郝富氣罵道:“臭小子!我沒找你算賬,沒罵你就已經夠仁慈的了!結果你還好意思說這件事!”

郝歡不想扯這些了,說着:“算了,咱們不說這件事了,反正不做也做了,現在說什麼也遲了。爸,我打電話給你,是想跟你商量一件大事!”

郝富一聽就不是什麼好事,沉聲道:“什麼大事?你是不是又給老子在外面闖禍了!”

“沒有!”

郝歡是真的心累:“我打電話給你,是想讓你幫我買個東西,好方便接下來我拍新電影,也方便以後咱們家開拓一下旅遊產業。”

郝富一聽這臭小子居然關心商業,關心自家產業的發展了,心裏有點小欣慰,問着:“說吧,想買什麼?”

郝歡說道:“也沒什麼,就是想買一艘中大型的遊輪。”

“哦,買遊輪啊!”

郝富一反應過來,瞬間氣炸道:“買一艘遊輪?還中大型的遊輪?你這臭小子是想氣死我是吧!”

難怪這臭小子突然打電話過來,還讓自己幫他買東西,原來這東西,是這麼不是東西的東西!

郝歡就知道他爸會是這個反應,說着:“爸,你先聽我說完!買遊輪而已,區區幾十億元,你就不能淡定點嗎?我拍一年的電影就能買得起了,只是現在《無間道》的電影分成還得下映後才能全部到賬,所以買不起纔打電話跟你商量一下。”

郝富氣道:“區區幾十億?臭小子!拍個破電影賺點錢就開始飄了是吧?你老子我都不敢隨隨便便花幾十億,結果你倒是可以!幾十億說出來就跟幾十萬一樣輕鬆!”

郝歡義正言辭道:“那確實輕鬆嘛!買一艘遊輪,到時候電影上映,這錢就能賺回來了,就相當於拍一部電影換來了一艘遊輪,這多划算的一件事啊!

而且我都想好了,新電影拍完後,這遊輪我可以趁着電影熱度去轉手拍賣,到時候說不準還能賣出更高的價格!

就算不想轉手賣掉,咱們還可以開展土豪系旅遊產業!專門利用這艘遊輪去賺土豪的錢,到時候跑一趟賺個幾百上千萬元絕對輕輕鬆鬆!這麼一來,用不了幾年這買遊輪的錢就都能賺回來了,所以我拍電影幹嘛要租別人的遊輪,給別人賺咱們的錢?

咱們作爲商人,要考慮的就是怎麼去賺別人的錢,而不是想着怎麼省錢,然後讓別人去賺咱們的錢!”

郝富聽着這臭小子的解釋,那是真的差點就被忽悠到了!

他心裏暗暗佩服,這臭小子真特麼不愧是我郝富的兒子!

這忽悠人的嘴,不跟着他經商簡直虧大了!

“臭小子!你以爲你老子是蠢貨呢!說得這麼好聽,實際上這都是你在胡說八道!”

郝富嚴厲道:“就算你接下來要拍的電影可以獲得超越《無間道》的票房,到時候你又能賺到多少錢?哪怕票房100億元,哪怕好運影業不要你的票房分成,你除去其他分成跟稅收,到手頭上的錢大概也就只有40億元上下!

而一艘好一點的中大型遊輪就不止這個價錢!況且你拍的電影,有可能獲得100億票房嗎?”

郝歡打賭道:“肯定能!要不咱們打個賭!如果我這部電影沒有100億票房,到時候我就不拍電影了,回去管理好運集團!而前提是,你得借我錢買一艘遊輪拍電影!

怎樣?敢不敢賭?如果我贏了,那麼這買遊輪的錢就相當於賺回來了,如果我賭輸了,那我也沒能給家裏帶來什麼損失,反正我這一年下來,拍的幾部電影至少也賺了四十億元。”

郝富聽着這臭小子那麼有信心的語氣,狠下心道:“好!這是你說的!遊輪是吧?老子給你安排一艘!到時候要是票房沒有100億,你就給我麻溜地滾回家來!”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

郝歡心裏嘿嘿笑着,說道:“爸,遊輪你給我安排好後,一定要讓我親自去付款交易,因爲我得炒作新電影,不然你偷偷給我買下來的話,這賭注我就不承認了啊!”

郝富暴躁道:“就你屁事多!”

“就這麼說定了啊!我先掛了,我還得準備一下其他事情!”

郝歡掛了電話後,給顧招紅回電,說着:“遊輪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我爸到時候會給我買。接下來我找一下游艇圖片發給你,你按照圖片給我挑一下外形款式差不多的遊艇就行。”

聞言,顧招紅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郝總居然會給他兒子買一艘遊輪?這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嗎?爲了拍一部跟遊輪有關的電影,居然要買一艘遊輪?

她這次是真的傻眼了!

而後沒幾天,郝歡爲了拍新電影《恐怖遊輪》,巨資54億元購買一艘豪華大遊輪的新聞突然在網上傳開!

一時間,郝歡這壕無人性的行爲,引起了全網轟動!

而《恐怖遊輪》,也因此成爲了有史以來製片成本最高的一部電影! “52億敗家值!加上之前的3億多,現在一共55億敗家值了!”

系統右上角,敗家值已經飆升爲一串令郝歡感到激動不已的數字——

5540151780!

五十五億四千零一十五萬一千七百八十!

這麼多敗家值,足夠解鎖好幾部製片成本高達10億的電影了!哪怕是製片成本一兩億的電影,那都能解鎖幾十部了!

這一艘遊輪,不虧啊!

賺了這波敗家值,接下來挺長一段時間都不用敗家了啊!

郝歡心裏美滋滋的,接下來他還得買一艘遊艇,但這遊艇幾百萬元對他來說都不起眼了。

跟52億的遊輪比起來,那幾百萬的普通遊艇確實不怎麼起眼!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根本不值一提。

郝歡盯着系統界面,心情難以平復激動,左上角也還有一串數字,那是系統每日贈予的額度,如今已升級爲了金幣,只能在導演訓練營裏進行使用。

自從經歷完《恐怖遊輪》的特殊體驗後,系統每日贈予的金幣額度瞬間提升了50萬,加上之前的額度,現在一天就能獲得65萬額度了。

左上角,每日額度一共積攢到了921萬金幣,再過兩天,每日額度就能增漲到1000萬金幣,到了那時候,他就能在導演訓練營裏解鎖價值千萬元的四星級特效教程進行學習了!

而《恐怖遊輪》接下來就需要用到震撼視覺的海洋特效!

狂風暴雨,大浪襲來……

這一段出海後遭遇暴風雨的畫面,那都是得用特效來完成的,而且這一段遊艇被掀翻的鏡頭,接下來並非是在海上進行拍攝,而是在海上取景,然後在陸地上利用藍色或者綠色幕布爲背景的攝影棚進行拍攝,最終摳圖合成的特效鏡頭。

這對郝歡來說是一次拍攝挑戰!

因爲他前面拍的電影,都沒有過拍攝難度這麼高的,而他也沒有在海上拍過電影,所以很多地方他都得自己去摸索學習。

但好在還有系統,所以他可以利用導演訓練營去學習一下這方面的拍攝技巧,在拍《恐怖遊輪》之前,儘可能積累更多的拍攝經驗。

而且《恐怖遊輪》這部電影,將會成爲他人生中第一部3D電影,到時候海洋特效的3D視覺效果,以及那身臨其境般的遊輪場面,想想都覺得震撼!

如果能按照腦海中的想法去拍好這部電影,郝歡覺得這絕對可以成爲他人生中第一部總票房突破100億元的電影!

因爲這是一部國內國外都能通吃的電影題材!不像《無間道》,國內票房雖然創下了新高,但如今在北美上映了兩週,目前也就突破了700萬米元,也就是相當於國內的4500萬元的票房,跟當初的《決戰》一樣,電影明明可以在國內票房大賣,北美上映後的票房卻慘不忍睹。

但《恐怖遊輪》就不會出現這種國內票房高開,國外票房低走的情況出現!

郝歡對這部電影跟自己的導演能力還是很有信心的!

“老闆,你又火了!”王樂欣在遊輪上看着手機,沒想到郝歡纔剛剛喜提一艘遊輪,這新聞立馬就已經在網上傳開了。

郝歡不用猜都知道,王樂欣說自己又火了,肯定是因爲自己買一艘遊輪拍電影這種壕無人性的行爲已經傳開,在網上引起了無數人的關注以及熱議。

他拍着遊輪甲板外的護欄,從今天開始,我就是有遊輪之族了啊!

放眼整個龍國,也就只有壕無人性的他,才擁有一艘私人遊輪了!

“不錯不錯,52億元,這遊輪買得不虧!接下來這全網熱議的廣告就值好幾億元了!而且不止是國內,怕是國外都得引發不小的關注!”

郝歡都迫不及待了,恨不得趁現在買了遊輪後的熱度,讓《恐怖遊輪》瞬間上映,這麼一來票房肯定會好很多!

買得不虧?

王樂欣都不知該說啥好了!

虧郝歡能說出這種話來!

52億元啊!

這是什麼概念?

也就只有郝歡這種家境的人,才說得出這種遭雷劈的話來!

對普通人而言,別說52億,就算是5.2億,那都是好幾輩子都賺不到的一筆鉅款啊!

有時候真的是人比人得比死人,她現在跟着郝歡,踏在這52億元的遊輪上,心裏可謂是五味雜陳,感覺做人真的太難了……

郝歡都有錢買大遊輪了,她這種連小遊艇都買不起的窮人,簡直不配登上這艘遊輪!

哎……

人生吶!

那個蒼天吶!

求求你一道雷劈下來吧!

王樂欣嘆氣道:“老闆,你要不要發微博迴應一下? 豪門霸愛:追妻一人行 你買遊輪拍電影這件事都開始登上熱搜榜第一名了!”

“我看一下!”

郝歡拿出手機,他不急着發微博迴應裝逼,而是點開熱搜榜看了一下,果然,熱搜榜第一名的熱搜標題爲:郝歡爲拍電影購買天價遊輪。

點進去一看,原來是轉賣遊輪的一家旅遊公司爆出來的料,難怪這遊輪纔剛到手,這網上就已經傳開了。

“52億元買一艘遊輪?臥槽尼瑪!這麼有錢,爲什麼不讓大家免費看電影啊!真尼瑪噁心,以後你的電影,我就只看盜版!一分錢也不給你賺!”

“牛逼啊!爲了拍個電影,居然花52億元買了一艘遊輪!這如果也算製片成本的話,那絕對是全球製片成本最貴的一部電影了!到時候電影票房就算能有100億,感覺郝歡還是得虧十幾億啊!不過對他這種土豪來說,十幾億還真特麼算不了什麼!”

“呵呵,譁衆取寵罷了!花52億買一艘遊輪拍電影?這特麼不是腦殘是什麼?你這麼有錢,爲什麼不肯捐給貧困山區!52億元是什麼概念?知不知道這筆錢可以讓多少貧困家庭過上幸福生活啊!”

“樓上的聖母婊求求你別噴了,別人有錢想怎麼花那是別人的事,道德綁架真特麼噁心!你那麼聖母,你怎麼不好好賺錢去扶貧啊!你說這種話不過是仇富罷了!等你有錢了,也不見得你會把錢捐給貧困山區!”

“期待郝歡的新電影啊!買遊輪拍電影,會不會是深海怪獸之類的電影?國內能做出這種特效嗎?別把錢砸在了不該砸的地方啊!你那麼有錢,一定要好好花幾億元搞好特效啊!”

……

郝歡大致看了一下評論,仇富的評論確實很多,他也是見怪不怪了,這世上有兩種網民是最爲噁心的,一種是滿嘴噴糞的噴子,另一種就是道德綁架的聖母婊。

他有時候很不理解這些人是怎麼想的,爲什麼別人有錢了,就必須得捐款扶貧?捐少了就會被噴,捐多了就會覺得理所當然。

而他們這些道德綁架的聖母婊,又不見有哪個能給這個社會帶來愛心跟奉獻?

郝歡除了上一次拍《無間道》捐出一座花一億多元打造的學校後,確實沒有做過其他的慈善行爲。

但他爸卻是國內最有名的慈善家,每次國內出現什麼災難,好運集團的捐款跟物資捐贈都是企業裏捐得最多的,然而除了災區人民,又有誰會打心底敬佩他爸?

所以,他是很鄙視這些人的。

“王樂欣。”

郝歡突然問着:“你覺得我爲了拍電影花52億元買一艘遊輪是不是很敗家浪費的一種行爲?是不是也覺得我這麼揮霍浪費,還不如省下這筆錢捐給貧困山區,讓更多貧困家庭過上幸福的生活?”

王樂欣愣了一下,郝歡不是說他的內心已經被噴得千瘡百孔,早就對別人的看法評論無動於衷了嗎?怎麼現在還被這些評論給刺激到了?

她正打算開口回答,郝歡目光深邃地盯着她的眼睛,警告到:“不許撒謊敷衍我!”

“哦……”

王樂欣不敢擡頭直視郝歡的眼睛,微微低頭說着:“買遊輪是很揮霍浪費,這筆錢也確實可以不花的,但也沒必要省下這筆錢去做慈善。”

郝歡問着:“爲什麼沒必要?”

王樂欣低頭道:“因爲這是治標不治本的事情,貧困地區太多了。捐款只能改善他們一時的生活,真正能讓他們脫貧的是他們自己本身的努力。而且捐款聽說也有很多黑幕的,到時候52億捐下去,最終能起到慈善作用的也不知還能有幾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