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發射口捏大了一圈,「詭影娃娃」不緊不慢地轉動炮口,對準了巨型魔靈。

這一幕看起來頗有種螞蟻向大象挑釁的滑稽感,羅勒勾了勾唇角,像是在嘲笑「詭影娃娃」一樣,發出不屑的嗤笑聲。

他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過這麼有趣的小東西了。

為了讓它儘早意識到世界的殘酷,羅勒再次吹起口哨,操控著魔靈發動了進攻。

武器發動攻擊的聲音與魔靈的嘶吼聲重合,觀眾還沒從這種殺傷力巨大的音樂中回過神來,就看到紫色光柱彷彿長劍一般,貫穿了魔靈的身體。

魔靈經過強化后的身體,絲毫沒有起到任何阻擋作用,就被輕易的穿透了。

儘管在血線的作用下,傷口很快就被修復,但是疼痛感卻是不會減少的。

那隻紫色大眼睛眨巴了兩下,似乎反應了一會下剛剛發生了什麼,然後迅速染上了暴怒的猩紅色。

它嘶吼著,舉起黑泥凝聚成的利爪,朝小螞蟻砸去。

這種距離,顯然不足以「詭影娃娃」發出第二道攻擊。

迪恩不再旁觀,直接抬手放出兩道【星辰隕落】,一道朝著魔靈而去,攔下了它的攻擊,而另一道,則越過了魔靈和「詭影娃娃」的戰場,向背後站著的瑪雅和羅勒襲去。

在他的主動參與下,戰場再次被分割成了兩部分。

這時就看出寄生型魔寵的優勢了,迪恩和小藍分別看顧著兩邊的戰鬥,與魔導士交手的同時,還時不時會向「詭影娃娃」發出援助,顯得十分遊刃有餘。

那副悠閑的姿態,看得瑪雅一陣手癢,接連放出了虎面具傀儡和牛面具傀儡。

五隻傀儡的圍攻,再加上一個身體素質極好,可以直接當戰職者來算的羅勒,這下迪恩終於感覺有點棘手了。

他想要讓其他「詭影娃娃」幫忙拖延時間,來發動組合技,卻總是會被羅勒打斷。

這名男性魔導士像是瘋魔了一般,直接拿自己的身體當武器,來抗迪恩的攻擊。

在這種不計代價的拖延下,迪恩暫時被困住了。

不過這種消耗戰,對於魔導士來說,顯然更加不利。

巨大的魔力消耗,甚至讓瑪雅不得不為自己帶上了可以回復魔力的面具。

而就在迪恩和魔導士進行纏鬥的時候,米拉的英靈升格,也順利地接近了尾聲。

她睜開緊閉的雙眼,整個身體都散發出淡淡的金光。

米拉取出一面小鏡子,看著鏡子里自己越發驚人的容貌,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想當初設計流言的時候,她也是參與過的。

什麼被「創造」所眷顧,是行走在人間的神子之類聽起來就覺得羞恥和離譜的傳言。

當時聽得有多難受,現在就有多慶幸。

沒想到那麼離譜的說法,竟然真有人敢信。

米拉活動著自己輕飄飄的腦袋,只感覺思維從來沒有這麼敏捷過。

她抬手,指向了自己那台受冷落已久的心血之作。

書閱屋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后媽覺醒后[七零]最新章節、后媽覺醒后[七零]舒書書、后媽覺醒后[七零]全文閱讀、后媽覺醒后[七零]txt下載、后媽覺醒后[七零]免費閱讀、后媽覺醒后[七零]舒書書

舒書書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戀愛腦女配覺醒后[鑒古]、在年代文里暴富、佛系嬌氣包[穿書]、金甌鎖嬌、后媽覺醒后[七零]、

。 「多謝幾位姑娘,還有這位公子,給小老兒撿回一命啊……」老人佝僂著腰,嘆著氣,將地上摔破的果蔬撿回籃筐。

「老人家,您這麼大年紀還要去城裡賣菜賣米嗎?」鄢陽問。

「馬上要春耕了,去年冬天留的種子不夠用,需要買一點種子啊……」老人道。

鄢陽跟小金對視了一眼,什麼都沒說。兩人默契地彎腰將落進泥土的米糧撿起來。

棕熊一把擔起老人的扁擔道:「老人家,你要挑到哪裡去,我替你挑去可好?」

「哎呀,使不得使不得,我沒有銀子付你挑擔費啊……」老人家慌忙擺手。

「不必付銀子,等一下給我們吃兩個果子就行,我們跟你一道進城。」鄢陽指著那幾個摔破了相的果子道。

「好好好……你們幾個娃兒,是好人啊……」老人家同意了。

輪到他們幾個進門了,小金攙扶老人走在最前面,鄢陽牽著南草兒走在中間,棕熊挑擔走在最後。

「我們的小妹妹病了,等著賣了米糧,在城裡找大夫瞧病。」小金滿臉焦急地對盤查他們的士兵道。

「病了?」這幾位看起來紅光滿面,哪裡有生病的影子。

「咳咳咳!!」南草兒適時地嗆咳起來,手中手帕有意無意地一露,一塊血痰赫然在手帕上。

那士兵捂著鼻子後退半步,像驅趕蒼蠅一般,揮手道:「別是癆病吧,快走快走,真是晦氣!」

「多謝軍爺。」小金賠笑道。

一行人終於進入了防護重重的蘭寧城。

蘭寧城內道路縱橫,寬闊平坦,碧瓦朱檐,宏偉壯觀,果然遠比西唐城建得氣勢磅礴。作為皇城的蘭寧城,和西唐城一樣是西部大陸的重要城市。但這裡的肅穆氛圍完全和西唐城的自由氛圍兩樣。

鄢陽感覺到隨處可見的壓力,那是因為城內為了防範修士傷人,特意設置的遏制靈力的法陣,鎖靈陣。

道路上很安靜,百姓們都畏畏縮縮地,不敢高語,生怕稍有差池,就不小心招惹了哪個勢力。

「老爺爺,您是要找回春堂嗎?這裡就是回春堂了。」小金無論說話還是做事,一向伶俐,稍作打聽,就把眾人帶到回春堂門口。

「謝謝你們啊,都是好娃……」老人家接過扁擔,硬要塞給他們幾個果子。

鄢陽接過果子,扶了一把老人家,順手悄悄將幾兩銀子塞進他的腰帶,問道:「老爺爺,皇城那麼多人家店家和集市,為何單單要大老遠的挑菜賣給他回春堂呢?」

「你們不知道,這回春堂掌柜的,跟你們一樣,也是個大好人。他呀,給我治病,不收診費。我每次進城,都先要給他送一袋米糧,我心裡才踏實。」

看來,這掌柜的還真是一個好人。

鄢陽望向南草兒。

南草兒也不傻,很快就明白了鄢陽的用意。道:「老爺爺,我送您進去吧。」

「唉,慢著點兒,你這麼小,別累著……」

「放心吧,我能幹著呢。」她個頭還沒有扁擔高,但是雙手使勁一拎,一袋米糧便拎了起來,顫顫巍巍地往回春堂裡面走。

「我們在這裡稍等一下。」鄢陽道,她還是有點不放心。

小金道:「鄢姐姐,我們已經仁至義盡了,人家留不留她,都是她的造化。」

「你說得對。可是,我於心不忍。」見死不救?她做不到。

「鄢姐姐,你太善良了,不利於修道。」小金勸道。

鄢陽又何嘗不知,因果牽連越多,修道越困難。只是自己內心這一關,難過。

「我們再等一下吧。」

見鄢陽如此堅持,小金也不多勸,她相信鄢陽有自己的考量。

「熊兄,」鄢陽換過來棕熊,在他耳邊耳語一陣,用塞給他一些東西,棕熊便轉身去了。

「小金。」小金也貼了過來。

「你去找棲霞閣在蘭寧城的分部,告訴他們我要馬上進宮見師父。」

「是。」小金也領命去了。

鄢陽當初擺脫了棲霞閣的監視,主要是因為要從空間中喚出小金和熊兄。如果被她們發現小金和熊兄憑空出現,必定會發現華府空間的存在。

這是萬萬不可的。

如今,小金和熊兄作為靈獸出現在樹林里,她們只會聯想到靈獸召喚術,而不會聯想到空間上去。

既然現在準備就緒,又不能施展法術,進宮之事,還是交給人脈通達的棲霞閣,比較明智。

鄢陽站在回春堂的台階上,環視周圍。茶館,酒樓林立,但客人進出多是乘轎子的。尤其是女子出行,全部都是頭戴冪籬,遮住全身,難以見其真容。

身後有聲響,是回春堂的夥計出來了,他打著輯道:「姑娘請進,我們朱掌柜有請。」

鄢陽道了聲謝,從容地跟著夥計進了門。

朱掌柜是個和氣的老人,但眼睛里也帶著生意人的精明。

他捋著鬍鬚道:「小姑娘,剛才進來的那個南草兒,她的病,是你治好的?」

「不全是我,我只是給她治好了一半。」確實,另一半功勞是熊兄的。

「那,你可願意來我這裡做事啊,我們這裡可以包吃包住,每月還有例銀一兩,不會虧待你的,你可願意?」

鄢陽捂嘴笑了,原來是要招工啊,看來南草兒果然能幹,這麼快就找到容身之所了。

她笑道:「朱掌柜心善,多謝朱掌柜好意,只是我還有別的事要做,不能在這裡做事。不過南草兒雖只與我有一面之緣而已,但我看她聰明能幹,肯定能幫回春堂做很多事情。」

「她做事是沒問題,只是……唉,你若當真不肯留,我也不勉強,」朱掌柜眯著眼道:「不過……」

鄢陽專心聽到這裡,卻聽到朱掌柜話裡有話,她想起什麼,伸手在儲物袋裡抓了一根百年人蔘出來,道:「朱掌柜開的是醫館,又是大好人,這根東西,留在你這裡,會更有用處的。」

朱掌柜拿起人蔘,對著光看了看,瞪眼道:「姑娘,做善人存善心,沒錯。可是也要看你的善,給的是誰啊……」

鄢陽聽得一頭霧水,難道,我給你人蔘,還給錯了嗎?問道:「這話究竟是何意?」

「哎……」朱掌柜嘆氣道:「那南草兒姑娘,走了……」

「走了?去哪兒了?」鄢陽吃驚不小,明明她就站在門口,明明她那麼想要投靠這裡的樣子。

。 「公主,他們不就是一介商人,用得著公主這般嗎?」

回去的路上,丫環不解的看向三公主。

「剛剛那婦人的話,真是太難聽了,您貴為三公主,什麼……」自薦枕席之類的話,丫環都不好意思說出口。

「呵,本公主還需要自薦枕席?」

三公主冷哼一聲,冷厲的目光掃向丫環道:「要他們的命容易,可,哪有把他們心愛的狗狗搶走更值得高興的?」

「公主說的對。」丫環垂著眸子,想,公主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往日里放狠話的是她,可偷偷心軟的人,也是她。

就如同剛剛,拿劍抵著秦公子的脖子,那一刻,她都以為,公主的劍真的要割了秦公子的喉嚨,直到秦夫人衝出來,她就知道,公主還是曾經的公主。

公主喜歡狗狗,極為的愛狗,偶爾碰上沒有人管的貓貓狗狗,都喜歡喂它們吃東西,有些甚至直接帶回公主府,以致於,別人家的府里,可能是花花草草,亭台樓閣。

可是她家公主倒好,大大小小的園子,全部都是貓貓狗狗的。

「我就不信,我還拐不走小熊。」

三公主今天失敗了,但是一點都沒有氣餒,她記得以前,黑毛和她還不熟悉的時候,黑毛也是防備極強,一點都不讓她靠近,可是後來呢?

黑毛就像是跟在她身後的一隻尾巴一樣,因為黑毛的勇猛,她出門的時候,格外喜歡帶著黑毛,特別是跟著父皇上山打獵的時候,就連父皇也誇過黑毛的。

每次跟著黑毛進山打獵,就沒有空手而回過。

……

「小熊,趕緊帶我去,他在哪。」秦荷著急的跟著小熊出門,這一次,她沒有坐馬車,而是跟在小熊的身後。

喬裝之後的她,穿了一身普通的衣裳,倒不是特別的顯眼。

小熊胖呼呼的身子,敏捷的穿梭在各個陌生的街道里。

「公子,相爺來府上了。」小廝在燕凌耳旁低聲說著,道:「公子若是還沒吃夠,我們可以帶走。」

燕凌看了一眼大堂里的食客,已經是第二波,第三波的客人了,他面前的菜,已經換了兩輪了。

難道,丫頭沒有看到繩子?

燕凌垂著眸子。

「相爺在府上等公子呢,我們還是趕緊回去吧,他可是南安的丞相。」小廝提醒著,一副得罪不得的樣子。

燕凌看了他一眼,問:「要不,你再吃一個醬肘子?」

小廝摸著撐的不行的肚子,飛快的搖頭:「不行了,公子,我已經吃了三隻了!」

第一隻的時候,他只差把舌頭給吞了。

到第二隻醬肘子的時候,他只覺得滿足,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感覺,真的太舒服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