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嬈看到宮念念的衣帽間,簡直是大開眼界。各種衣服、一年四季,全都分門別類的排好。

「這些是我沒有穿過的,小了一點,我穿不上了。」宮念念露出懊惱的神色:「自從生了夏夏之後,我就長胖了。」

「哪有,你現在正合適,很美!」

「就你會說話。」

「讓我來幫你選一件適合你的吧,保證你在周年舞會上驚艷全場!」宮念念興奮地拍手。

她選了一件紅色的禮服。

這條裙子是大紅色的,顏色很正,很稱皮膚。

一字肩的領口,可以襯托出完美的鎖骨,在腰間的剪裁更是能襯出完美的曲線。

裙子是有一點蓬蓬裙的樣式,和封嬈的新髮型相得益彰,更加顯得她嬌小可愛。

「這條裙子是我上個月才定製的,不過沒想到我又胖了,根本穿不上,你穿試試看?」宮念念提議。

封嬈換上了裙子,果然宮念念的目光一流,這條裙子十分的合適她。

因為封嬈平常很少穿大紅色的衣服,第一次穿給人一種震撼的感覺。



戰氏集團的人也在忙周年舞會的事情。

戰御宸的秘書是從國外的分公司一起跟著來的,往年戰御宸的舞伴都是方梅雨。

秘書也是個馬大哈,自作主張的以為今年的周年舞會,戰御宸的舞伴還是方梅雨。

就按照往年的慣例,給方梅雨打電話,請她到公司來試參加周年舞會的禮服。

方梅雨接到電話的時候,著實興奮了一番。

因為戰御宸好久都沒有主動找過她了,她給戰御宸打電話,十次有九次都是秘書接的,雖然這不是他親自打的,但是秘書也能代表他了。

「方小姐,想問下您現在有沒有時間,過來戰氏集團試一下周年舞會的禮服。」秘書禮貌地說。

「可以,我馬上就過來!」方梅雨高興地說。

掛了電話,她對著周圍一群工作人員說:「我還有事,今天就不拍了。」

今天方梅雨是在拍攝一個廣告,這一次負責拍攝的攝影師,是全球著名的女攝影師Memory慕。

這位Memory慕,中文名字叫慕憶,是近年來聲名鵲起的女攝影師,以獨特的表現手法在國際上佔有一席之地。

公司很難才和慕憶約好時間,沒想到,方梅雨現在竟然說不拍就拍了。

經紀人趕緊走過去,問:「你搞什麼,知道慕憶有多難約嗎?她幫你拍攝的照片能上頭條,公司稿子都寫好了,就等著照片出來,你現在竟然說不拍了?」

「我有急事,今天沒空。」方梅雨不耐煩地說道:「叫慕憶改天再約好了,不過是個小小的攝影師,竟然還擺架子。」

說著,方梅雨就直接走到了慕憶的面前,揚著下巴,驕傲地說:「我現在有事,今天不拍了,你下次再跟我的經紀人約時間吧。」

慕憶大約二十七八,穿著一身亞麻布的衣服,長相是那種看起來特別舒服的女人,很有才華的樣子,正在調試手裡的相機。

慕憶抬頭,淡淡看了方梅雨一眼,然後轉頭對助理說:「收拾東西,走人。」

簡單直接,連看都沒有看方梅雨一眼。

方梅雨氣急了,她自從出道以來,一直都是順風順水,有戰御宸在背後默默支持她,她什麼時候受過這種氣。

「你得意什麼啊,又不是只有你一個攝影師!」方梅雨怒道。

慕憶只是抬頭淡淡看了她一眼,然後語氣淡漠地說:「這個圈子的確不止我一個攝影師,不過我一句話,能讓這個圈子的人都不給你拍。」

說完,她看都懶得看方梅雨,直接帶著助理走人。

方梅雨還想上去爭執,被經紀人死死拉住,經紀人急道:「千萬別得罪慕憶啊,她在這個圈子名聲很大。」

「切,有什麼了不起的,我還有御宸哥呢!」方梅雨翻了個白眼。

重生不嫁豪門 她原本還以為戰御宸有了封嬈就不理她了,可是戰氏集團周年舞會這麼重要的場合,戰御宸還是選擇她當女伴,這不就證明了她在戰御宸的心中還是很重要嗎?

狐朋仙友 方梅雨想也不想的,就扔下經紀人和工作人員,直接開車去了戰氏集團。

她在電梯里,還拿出了鏡子,特意補了妝,加了口紅,力求她每次出現,都是最完美的狀態。

方梅雨興高采烈的出了電梯,直接朝著戰御宸的辦公室走去…… 方梅雨踩著高跟鞋,激動萬分地走向戰御宸的辦公室。

我的美女老總 門口的秘書見到她,急忙站起來說:「方小姐,你來了?」

方梅雨點點頭,朝著辦公室里看了看,問道:「御宸哥呢?」

「總裁現在在開會,你跟我去試禮服吧!」秘書回答。

「也好。」

秘書帶著方梅雨去了一個專門的房間,因為前幾年都是她作為戰御宸的女伴出席周年舞會,所以公司有她的身材尺寸,已經提前訂好了禮服。

方梅雨換上了禮服,洋洋得意的照鏡子。

就算封嬈跟戰御宸結婚了又怎麼樣?

戰御宸出席這種公開的活動,還不是帶她出席!

忽然,秘書接到一個電話,說了聲「抱歉」,然後說:「方小姐,我有點事,先走開一下。」

方梅雨隨意地說:「好,你去忙吧。」

秘書到了樓上,辦公室的行政經理告訴她:「今年總裁的女伴是封嬈,你負責給封嬈訂禮服。」

「什麼?」秘書吃了一驚:「不是方梅雨嗎?」

行政經理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誰跟你說是方梅雨了?」

「往年不都是嗎?」

「今年不一樣了,這可是總裁親口說的。」

秘書臉色都變了,趕緊跑回去找方梅雨。

這時候,方梅雨已經試好了禮服,對著鏡子說:「你來了正好,腰這裡我覺得有點緊,稍微改一下。」

秘書表情尷尬地說:「對不起,方小姐,這件禮服恐怕你要換下來了。」

「你在說什麼?」方梅雨不解。

「實在抱歉,是我工作的失誤,總裁今年的女伴不是你。」秘書連聲不迭地道歉。

「不是我?!」方梅雨眼珠子都瞪大了:「那是誰?」

她頓了頓,深吸了一口氣:「難道是封嬈?」

秘書不斷地鞠躬道歉:「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沒問清楚,就約了你過來。」

方梅雨死死地揪住身上的衣服,氣得咬牙切齒。

她把禮服換下來,直接衝進了職員辦公室,見到正在位置上的封嬈,她眼底的怒火已經快要噴出來了。

「封嬈,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方梅雨大吼大叫地沖了過去。

辦公室的人全都瞬間安靜了下來,封嬈蹙眉抬起了頭,接著就看到方梅雨直接衝到了面前。

「封嬈,你太過分了!這樣耍我有意思嗎?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你在說什麼啊?」封嬈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就看到方梅雨氣得雙眼發紅,完全不顧形象的亂吼一通。

「我在說什麼?你還跟我裝,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安的是什麼心,你就是嫉妒御宸哥對我好,想方設法的要對付我!你這個小賤人,你不得好死!」

「方梅雨,你腦子有病吧?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你這個不要臉的小三,狐狸精!」

方梅雨說完,按捺不住熊熊怒火,直接動起手來了,一巴掌就朝著封嬈的臉上扇過去。

封嬈也被激怒了,什麼叫小三,狐狸精?

她明明才是戰御宸名正言順的妻子,居然被方梅雨一再的侮辱。

封嬈明明可以躲開的,但是她的眼睛瞥到了幾米外出現的那抹高大的身影。

她只是稍微猶豫了一下,便沒有躲閃,硬生生的挨下了這一巴掌。

「啪!」的一聲,封嬈白凈的臉上出現了幾道紅痕。

眾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氣。

緊接著,就感覺到一陣勁風,戰御宸立刻沖了過來,抓著方梅雨的手,臉上的表情狠戾可怕,想也不想的,就照著方梅雨的臉上扇了一巴掌。

「啊!」方梅雨被打得頭歪到了一邊。

看著封嬈臉上的紅痕,戰御宸的眸子全都是心疼,他想要伸手去碰,急忙問道:「沒事吧?」

封嬈甩開他的手,沒好氣地說:「你別碰我。」

「御宸哥,封嬈這麼欺負我,你還打我?」方梅雨簡直不可置信。

「我只看到是你在打封嬈。」戰御宸危險地眯了眯眼睛:「我跟你說過的,不要觸及我的底線。」

方梅雨抹了一把眼淚,哭得柔柔弱弱的:「說好了我是你周年舞會的女伴,可是我過來試了禮服,卻說封嬈才是你的女伴。這不是欺負我是什麼?」

戰御宸蹙眉:「誰叫你過來的?」

秘書哆哆嗦嗦地站出來:「戰總,是我。對不起,是我弄錯了。我不知道今年有變,還以為和往年一樣。」

「你聽到了?不關封嬈的事,是我說今年要封嬈做我的女伴的。」戰御宸一字字地說。

方梅雨一聽,哭得更加委屈了:「御宸哥,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難道你忘記答應我哥哥的事情了嗎?你說過要照顧我的,你就是這樣照顧我的嗎?」

「夠了!」戰御宸的怒氣已經在爆發的邊緣:「你不要每一次都拿你哥出來說事,我是答應過他照顧你,但是我也警告過你,不要超過我的底線!封嬈是我的妻子,就是我的底線!」

這話一說出來,整個辦公室的人全都驚訝得連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總裁剛才說,封嬈是他的……妻子?!

這怎麼可能啊,總裁不是單身嗎?而且總裁這麼多年,就只和方梅雨傳過緋聞,還以為方梅雨會最終上位。

原來,總裁早就已經娶妻,有家室了?

這樣一來,眾人看方梅雨的眼光就不一樣了。

之前,聽到方梅雨罵封嬈是小三,大家還半信半疑。

現在總算真相大白,原來方梅雨才是真正的小三!

戰御宸走過去,堅定地拉著封嬈的手,看著方梅雨說:「我希望以後不要再有任何的流言蜚語,如果你做不到的話,我對你的照顧也就到此為止了!」

說完之後,他就拉著封嬈直接走人。

方梅雨咬牙切齒地留在原地,眾人紛紛小聲議論。



戰御宸把封嬈拉進了總裁辦公室,讓她在沙發上坐下,然後進衛生間去擰了張濕毛巾出來。

對著她的臉上輕輕擦拭,柔聲問道:「還疼不疼?」

封嬈稍微猶豫了一下:「其實,我剛才是故意的。」

「什麼?」戰御宸不解。

封嬈定定地看著他,緩緩開口:「我其實明明可以躲開的,我是故意沒躲的。」 戰御宸黑眸猛然瞪大:「什麼?」

封嬈垂眸,臉上的表情有些彆扭。

「你這麼做我很生氣。」戰御宸的聲音低沉了下去。

果然,他還是會生氣么?

這麼說的話,他還是在乎方梅雨多一點么?

封嬈的嘴角染上了一抹苦笑,很淡很淡的苦笑,就在這時候,戰御宸又接著開口了:「我說生氣,是因為你沒有好好保護好你自己。」

「什麼?」封嬈猛地抬頭,連聲音都帶著些輕顫。

戰御宸攬過封嬈的肩膀,將她帶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他靜默一會,繼續說道:「以後不管什麼事情,你第一要做的就是保護好你自己。至於我……」

他頓了頓:「我們是夫妻,不管什麼情況下,我都會堅定不移的站在你這邊,我希望你能夠相信我,不要傷害你自己來測試我。」

被他看穿心事,封嬈的心裡有些不好意思。

「那方梅雨呢?」她抬眸問道。

戰御宸嘆了口氣:「江南去世的時候,我答應過要照顧方梅雨。這麼多年來,我一直都把方梅雨當做是我的妹妹,我和她的關係永遠都不會變,希望你能理解。」

雖然還是有點小小的吃醋,她今天的確是耍了心眼,想試試看,在戰御宸的心裡,到底是誰重要。

現在確認了戰御宸的心意,封嬈的嘴角都染上了笑容。

「我會重新給你定製禮服的。」戰御宸吻了吻她的臉頰。

封嬈急忙搖頭:「不用了,念念姐已經幫我找好禮服了。」

「宮念念? 中國龍組 你們的關係已經這麼好了?」戰御宸有點驚訝。

「是的。」封嬈興奮地說:「念念姐人很好,她給我準備了禮服,還說會幫我打扮。」

戰御宸笑了笑:「那既然這樣的話,周年舞會你就邀請他們一家人來參加吧,戰氏集團和御尊集團最近也有合作的項目。」

「真的可以嗎?」

看到她興奮的樣子,戰御宸點點頭:「當然可以了,你是戰氏集團的老闆娘。」

疼夫攻略:我的凶萌寶藏妻 說到這個,封嬈有些懊惱地說:「你怎麼把我們結婚的事情說出來了?」

「怎麼,你還怕被別人知道你是我的老婆?」戰御宸危險地眯了眯眼睛。

「我只是覺得在公司會不自在。」

戰御宸又怎麼會知道,他在公司是多少女人花痴的對象。

這下子大家都知道他結婚了,自己恐怕又會成為八卦的中心了。

「知道了最好,免得有些人不識相!」戰御宸咬牙切齒地說。

想起那個肖元君就生氣,居然看上自己的老婆了。

如果不是他發現得早,當機立斷的把肖元君給調走,恐怕這會兒都在追求封嬈了!

「你在說什麼啊?」封嬈不解。

「沒什麼。」

他才不會告訴封嬈,肖元君對她打什麼主意呢!

「我今天要請個假,我一會兒要去參加舞蹈培訓的課程。」封嬈說。

戰御宸本來想答應,卻嘴角勾起,笑著指了指自己的臉頰:「你親我一下,我就准你的假。」

這個奸商!

假公濟私!

可是為了自己的假期,封嬈還是親了他一口,戰御宸在她快要靠近的時候,忽然側過臉,薄唇堵住了她的唇。

好一陣才分開,看著封嬈臉蛋紅紅的,說不出的可愛,戰御宸強忍住腹部緊繃的感覺,捏了捏她的臉蛋說:「幾點下課,我去接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