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際上,對於兩千名騎兵鑿穿十萬名敵軍,凌霄想得很清楚,因為他們不光有著騎兵隊本身的力量,對比其他騎兵隊伍,他們還多了百名神射手!而凌霄的底氣也正是來自於這些弓箭手們!

眼看著距離敵軍嚴整的前沿還有近千米距離,凌霄的命令再次下達,「長弓隊,集中射擊,目標正前方敵軍陣形,三波連擊!」「狙殺隊!由王心指揮,狙殺敵軍前沿指揮官!」

隨著凌霄口令的下達,這種從來沒有在戰場上出現過和鑿穿戰法開始發威,長弓隊如雨的勁箭對正前方似乎無止境地連續射去,只是一波攻擊就在防禦森然的刀盾兵方陣中撕開了一個破口!

而還沒等前線指揮官指揮手下補上突破口,狙殺隊的勁箭已經降臨到了他們的頭上,隨著一名名前線指揮官的陣亡,隨著長弓隊連續不斷地攻擊,肉眼可見,整個騎兵衝擊隊形正前方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清掃出了一條通道!

本來還對於這次鑿穿有所懷疑的騎兵隊員們,眼見這神奇的一幕,個個士氣大振,想明白了目前這種特殊的鑿穿戰法奧妙之所在!

兩千名騎兵馱著五花八門的兵種,一個接一個地進入了無畏帝**陣之中,竟然一時間如入無人之境!間或有個別不知死活的敵人前來攔阻,往往是先被射上幾波箭雨,運氣好沒死的,會再次受到騎兵隊的連續砍擊,一隊隊的無畏帝國戰士被屠殺,僥倖未死的,回過神來的時候,那群騎兵已經像一陣風一般衝出去好遠了。(未完待續。。) 前進,前進,再前進,漸漸明白凌霄想法的眾騎兵隊員此時一門心思想著的問題就是如何前進,眼看著在身後強大弓箭手的攻擊之下,面前不斷破開的通道,每個人心中都相當興奮,他們從來沒有想到原先需要鮮血和勇氣才能打開的通道居然會如此容易地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事實上,旨在救援凌霄而形成的這種搭配,在被凌霄發現后,立刻就明白了這無意間出現的配合是多麼地適合鑿穿。這種陣形不光具備騎兵無與倫比的衝擊力,同時還具備了弓箭手的遠程攻擊能力。

遠近相加絕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而是形成了一種戰神大陸上從未出現過的衝擊方式,弓箭鑿穿戰法!再加上特意挑選出來的這些神射手們也確實給力,因此竟然這兩千人的隊伍就那麼一路向著血虎旗咆哮著殺去!

實際上,這種戰法也不是沒有弱點,其中最大的弱點就是戰馬的負重比通常的騎兵多了一半,導致戰馬的衝擊距離會極為明顯地縮短,事實上,就在不斷前進的過程中,一些馱著兩人的戰馬已經開始減速,甚至有那麼兩三匹已經落後。

好在整個隊形的核心力量,百名弓箭手們身手都還不錯,整個騎兵隊也盡量保證著他們的需要,一旦發現戰馬疲軟,立刻換馬。

好在他們出城之後,一路衝擊過程之中還沒有遇到太多的近戰,馬力節省了好多,否則的話,落後的戰馬還會更多。

眼看著一匹匹的戰馬開始掉隊,凌霄卻是要緊了牙關,死死地盯著血虎旗,一個勁地衝擊著,他心裡清楚。都已經衝到這個份上了,如果不能一鼓作氣把血虎旗砍倒的話,不光自己這群人會死無葬身之地,最重要的是邊關城也會被一鼓而下,就此打開無畏帝國南下的大門!

當然無畏帝國的指揮官沃夫也不是笨蛋,就在邊關城騎兵隊發動鑿穿的時候,他已經看清了對手的意圖。其實不光是他,一眾無畏帝國將領們也清楚地知道,這支拚命衝擊的騎兵隊之所以直直地向著自己衝擊而來,所為的無非就是高高樹立在身後不遠處的血虎旗!

之前血虎旗前移。給了全軍一個信號,那就是血虎令已經下達,退後者斬,如今的血虎旗因此也多了一個含義,它象徵著的是無畏帝國大軍的威嚴和律法,如果真讓那群可笑的騎兵達成了戰術意圖,整個戰局還真有可能崩潰!

眼看著前半個戰場被攪成粉碎,沃夫知道自己的軍事生涯已經結束,雖然還有整整十萬大軍等待著加入戰場。可是沃夫知道,這剩下的十萬大軍不過是剛剛強征入伍的民夫罷了,真正的精銳都已經投入了戰場。

如果打勝仗還好說一點,跟著往前跑就是。可是如果打了敗仗,這群民夫會立刻褪變還原,四散奔逃,可以說就是一群烏合之眾。

不過憑著一支小小的騎兵就想鑿穿自己的本陣。簡直就是個笑話,沃夫恨恨地唾罵了幾句,開始下達命令。「命令!帳前十將,前出,負責攔截對方衝擊陣形,記住一點,只管把敵手的前鋒往死里打,後續部隊不管!」

「命令!重甲劍士列陣,成十列陣形,要求只有一個, 日久深擒:總裁的完美追捕 !」

「命令!通報騎兵隊,不要再管那該死的投石機營地了,給我尾隨對方騎兵,衝擊!」

「命令!軍旗營,保護好血虎旗,就算是人全都死光了,血虎旗不能倒,更不能退!」

不得不說,沃夫的一系列命令,正是針對邊關城騎兵隊的最佳應對措施,特別是他所提到的由前十將,乃是他自己最後的護衛力量,個個都有尊境之上的武力,其中十將首領,他的侍衛長更是達到了聖境!

正常情況下這十將從來不參加任何戰鬥行動,唯一的職責就是護衛他的安全,沃夫能不帶一絲猶豫地把十將派上戰場,正是因為他把握住了此次作戰的關鍵!

那就是速度,如果邊關城騎兵能夠這麼一直衝擊下去,那麼極有可能會達成戰術目標,可是如果被無畏帝國一方擋在了某個地方,那麼這支騎兵隊唯有一死!


正在向前急沖的凌霄明顯地感覺到了無畏帝**陣的變化,先是擋在衝擊隊形前面的那些普通士兵竟然不再堅守崗位,而是一鬨而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隊大約近千名武裝到牙齒的劍士!

身披重甲不說,連使用的劍竟然也比普通的劍大上那麼二三號,足有五尺之長,而且眼尖的凌霄還發現這些鐵皮人背後竟然還使用一根金屬棍支撐在了背後,這樣一來,一是藉助金屬棍的支撐力來緩解身披重甲的疲勞,另一方面構築如此一個支撐后,重甲劍士的防衝擊能力成倍增長。

如果是一般的騎兵隊的話,根本沖不破這堅固的重甲劍士防線。更別提此時站於重甲劍士陣形后的那十名一看就不好惹的將領。

凌霄能夠感覺到無畏帝國一方已經黔驢技窮了,可是就是這最後一招就不是那麼好破的。前有重甲劍士和十名高手阻攔,後有無畏帝國騎兵隊追擊,再加上長途奔襲之後極度的疲累,眼看著這兩千名兄弟即將踏上死路,凌霄也在著急地想著辦法,可惜一時之間又哪裡能想出什麼好辦法來。

正在急切之中,那騎兵隊將領卻是看出了凌霄的無奈,「霄哥兒,可是沒有辦法破這重甲劍士陣?」

看著這名將領毫不在意的樣子,凌霄猛然間似有所覺,「大哥,你有辦法破陣?」

「為什麼要破陣?重甲劍士相當厲害,整個戰神大陸上還沒有誰的部隊能破開這種陣形!」這名將領一邊控制著胯下的戰馬,一邊抹了一把頭上的汗水,「霄哥兒,這重甲劍士只有一個弱點,那就是負重太多,速度上連普通的民夫都比不上!」

「所以,我們只要繞過去就好!只是兄弟們倒還撐得住,可是戰馬卻已經撐不住了!」

情況確實如此,別說那些一馬兩人的戰馬了,就是凌霄胯下一直單騎衝擊的戰馬都已經大汗淋漓了,眼看著就快要脫力。而距離那血虎旗還有近六千米的距離!

沒辦法再繼續機動了啊!看著近在咫尺的血虎旗,看著好不容易拼出來的大好局面,凌霄心中極為不甘,卻又沒有絲毫的辦法!

怎麼辦,怎麼辦,繼續機動,不行,戰馬根本承受不了,而且再往前去就是重甲劍士陣了,回頭,也不行,後面就是速度已經提起來的無畏帝國騎兵了啊!

正是進進不得,退退不得!不對,還有辦法,凌霄眼光一亮,卻是有了一個絕妙的主意!

重甲劍士陣形因為擴大防守的原因,一個個劍士之間距離相當遠,只是單雙列錯位彌補了一下罷了,事實上整個陣形當中還有不少的空隙。

精神一振,凌霄也開始下達命令,「下馬,進陣,注意劍士間隙,以防禦為主,不用主動進攻!」

又是一個匪夷所思的命令,不過已經漸漸習慣的眾將士根本沒有絲毫疑惑,立刻開始執行命令,懷著忐忑的心情進陣之後才發現,陣中竟然比陣外還安全點!

戰馬雖然已經快要脫力,但眾騎兵體力保留的還算不錯,進入陣中之後,閃轉騰挪,盡數避開了笨重劍士的攻擊!

而隨著邊關城騎兵隊入陣,重甲劍士還來不及變陣的時候,緊隨其後的無畏帝國騎兵卻是接踵而至。和邊關城騎兵戰馬脫力速度緩慢的情況不同,急於報仇的無畏帝國騎兵已經將速度提到了極致,看到人影閃動之後,眼前竟然出現的是自家的重甲劍士!

愕然之中,還沒緩過神來,整個騎兵隊已是接二連三地衝擊到了重甲劍士陣中!

先不提無畏帝國騎兵隊的人仰馬翻,此時的凌霄和下了馬的騎兵們已經在重甲劍士陣中聚集在了一起,在拚死格殺之中奪取了一小塊地盤防禦了起來。

這時候一直沒有出力的刀盾兵們展現了他們的作用,片片盾牌相接,組成一片盾牆,在長弓隊和狙殺隊的輔助之下,那些恐怖的重甲劍士一時半會倒也沖不進來!

不斷趟著汗水的凌霄遠遠地望了一眼那依然飄揚的血虎旗,心中拿定了主意一定要將其弄倒,既然已經沒有辦法衝擊到近處砍倒,那麼唯一的辦法就是遠射!

自己的射程是五千米,那多出來的五百米就是凌霄整個計劃的難點,而且就在血虎旗不遠的地方,巍然站立的十名高手也必定會攔截射出的箭支。因此這次行動的關鍵就是配合,自己與狙殺隊、長弓隊的配合!

匆匆把王心、趙流星叫在一處,詳細地解釋了自己的計劃后,凌霄便在戰陣之中開始練習,練習一種不過是剛剛為了那多出來的五百米所想到的射法,連珠箭法!(未完待續。。) 亂糟糟的重甲劍士陣中,別說無畏帝國的騎兵隊一時半會進不來,就是重甲劍士們一時都不知道應該如何處理眼前的情況。


本來重甲劍士排列的整整齊齊的陣形,主要是為了抵擋高速衝擊的騎兵隊伍,可是誰能想到這群邊關城的騎兵隊竟然就那麼下馬,步行入陣了!竭力地調整著陣形,卻總是趕不上對方靈活的行動,不過還好,總算是基本完成了任務,把這群該死的傢伙堵在了這裡。

只是這群輕甲輕裝的騎士什麼時候有了如此犀利的武器,竟然能夠將武裝到牙齒的重甲劍士擊殺。

原來,圍繞在內層的重甲劍士驚恐地發現,從那群邊關城騎兵陣形之中不時會冒出一道道寒光,竟然能夠輕而易舉地破開重甲劍士的鎧甲,將一個個劍士擊殺!

還好,明顯地這種寒光出現的頻率並不算太高,重甲劍士們心驚膽戰地把手中的巨劍擋在面前,再也不敢輕易向前逼近。

其實這道道寒光正是凌霄在練習他剛剛想到的連珠箭!說穿了,連珠箭法並不複雜,不過就是雙箭齊出,第二箭以更快的速度,更強的力道追上第一支箭,通過碰撞將部的力道集中到第一支箭上,以獲得超越射擊者自身極限的速度和力量!

當然說起來簡單,真正做起來就難了,首先要控制好第一支箭速度與射擊方位,計算好第二支箭碰撞后對第一支箭的影響,使得第一支箭獲得超越極限的速度和力量后還能夠依照射擊者本身的意圖射向需要的方向。

而更為關鍵的是第二支箭射擊的時候,考慮的東西要更多一點,首先必須要保證精確命中第一箭的尾部,確保只產生向前的力量而不產生向四周的力量,以免影響第一箭的效果;其次必須計算好第二箭所使用的力量,即能追上第一箭。給第一箭以額外的速度和力量,又不能超越第一箭支本身所能承受的最大速度,否則,唯一的結果就是第一箭被力量更加強大的第二箭撞擊的凌空碎裂!

所以這種連珠箭法,聽上去不算太複雜,可實際操作起來,無論是第一箭還是第二箭都複雜的要命!以凌霄之能也沒有把握一下子掌握其要領,只能先在這軍陣之中練習一下!

好在,憑著對弓箭天生的熱愛和天賦,在長弓隊和狙殺隊員愕然的眼神當中。凌霄所射出的連珠箭一次比一次控制得更為精確!

凌霄也開始逐漸掌握了這種新生的射擊方法,就在形勢危急,重甲劍士們徹底圍死四周空當的時候,就在無畏帝國騎兵隊再次整好隊形的時候,就在遠處那十名高手躍躍欲試,向著邊關城騎兵隊急速衝擊而來的時候,凌霄知道出手的時機到了!

「長弓隊聽令!八人一組,攔阻騷擾射擊,目標敵十名高手。務必不能讓他們騰出手來!」

「狙殺隊聽令,九宮箭陣,目標血虎旗,射擊!」

所謂九宮箭陣。就是狙殺隊所特有的一種射擊方式,專門用來箭雨攻擊時的突破,以周圍八支箭來掩護中心一支箭最終攻擊到目標!

以王心為首的狙殺隊聽到命令后,二話不說。以無比的默契,儘管隊員都散在陣形各處,但還是瞬間就射出了他們早已熟練無比的箭陣!

十三道閃爍著光芒的箭支。承載著邊關城聯軍的希望,在空中匯合到一起,向著血虎旗前進!

而就在這十三道光芒後面,一支無人發覺的箭影也在急速飛行,正是凌霄射出的第一箭!

為了行動的隱蔽,狙殺隊十三箭都在靈力的灌注之下閃爍著耀眼的光芒,而凌霄所射出的第十四支箭則是用的明暗化形箭,承載著靈力的風羽箭箭體整個被蘊含了意識空間之力的精神力所包裹著,連一絲光芒都沒有泄露出來,彷彿一名隱身於暗處的殺手,只等時機成熟,就會抽出匕首,一擊斃命!

此時的戰場,在夜色的籠罩之下,已經顯得十分昏暗,十三道閃爍著光芒的箭支顯得相當耀眼,無畏帝國一方也很快發覺了這些對著血虎旗方向急速前進的箭支!

血虎旗不能倒,幾乎是每個無畏帝國戰士的心聲,在他們心中血虎旗代表著的是無畏帝國的那股決心,是無畏的標誌,更是一直以來拚死戰鬥之心的力量源泉,可惜,面對急速飛行的箭支,不是想擋就能去擋的,達不到一定武力的普通士兵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些亮點射向血虎旗,焦急地等待著事情的結局!

而有能力攔阻這十三道箭支的十名高手,倒也機靈,明白此時根本沒時間再等待什麼行動命令,時機稍縱即逝,紛紛飛身而起,去攔截那些亮光!

就是此時!眼看著十名高手一個個飛身而起,躍到了空中,凌霄再不遲疑,弓開滿月,第二支風羽箭再次無聲無息地射出!

無畏帝國的十名高手武力確實非凡,十三道亮光全部被他們攔截了下來,甚至於王心射出的最中心的那一支箭也沒能躲過這種命運!

不過,修為達到聖境的侍衛長心中卻是轉過一絲不妙的念頭,在格擋這些箭支的同時,他相當敏銳地發覺,這些箭支看上去猛則猛矣,但是就憑這種力度根本就射不到遠處的血虎旗!

不對,這是調虎離山,一定還有其它的箭支存在!靈力涌動,在其它九名高手已經落下地面的時候,這名侍衛長卻是依舊憑藉著高深的修為滯留在了空中,仔細地尋找著那第十四支箭!


兩點成一線,邊關城聯軍防禦圈和血虎旗所在的位置連成一線的話,侍衛長確定那不知在何處的第十四支箭一定會經過自己所處的空間。終於,憑藉著修為帶來的視力,他發現了第十四支箭!

手中長劍已經高高舉起,死死地鎖定著那道黑影,可是長劍正要落下時候,一聲輕微的爆響傳入耳中,而那支已經被鎖定的第十四箭卻是剎那之間提升了近一倍的速度。儘管侍衛長已經竭力加快了長劍落下的速度,但是依然沒能捕捉到那第十四支箭!

速度爆增的第十四支箭瞬間就從他的劍下溜走,眨眼間已經沒入了無邊的夜色當中!

仍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的侍衛長頹然從空中落下,失魂落魄地盯著血虎旗,想要看看最後的結果!

與此同時所有知道凌霄計劃的人們都在死死地盯著那飄揚在夜色當中的血虎旗!

即便是昏暗的夜色當中,這些有心人也極為明顯地看到就在血虎旗的旗杆上突然之間爆出一片火花,而那面巨大的血虎旗也彷彿被抽去了脊樑一般,猛然之中一頭栽向了地面!

血虎旗倒了!

與此同時,正當重甲劍士營、無畏帝國騎兵隊、十大高手紅著眼睛準備把這群陷入包圍的邊關城騎兵剁成肉醬的時候,煙火繚繞的投石機營地那邊卻是傳來了一片喊殺的聲音!

邊關城聯軍的步兵到了!

本就搖搖欲墜的無畏帝**陣之中。胡思亂想的士兵們先是看到象徵著無畏帝國血勇之氣的血虎旗倒下,接著聽到彷彿無盡的敵人所爆發出來的喊殺聲,心中哪還有絲毫鬥志!

先是那些被強征入伍的民夫方陣開始一片片地崩潰,接著是前半個戰場之中已經絕望的無畏帝國戰士四散逃跑,最後連無畏帝國本陣的戰士們也開始拋棄兵器甲胄向後退卻!不大的功夫,整個無畏帝**陣已經像一塊破碎的抹布一般再也沒有任何集結的可能!

督戰隊在殺戮那些退逃的士兵,他們能殺掉一個,能殺掉百個,可是當那些再無鬥志。以逃命為先的逃兵越來越多的時候,他們再也攔不住這股浪潮,被不由自主地卷了進去!

看著糜爛至如此地步的戰場,看著手忙腳亂試圖再次將血虎旗樹立起來的護旗營。看著已經回到身邊正試圖勸自己逃命的十大高手,看著那正像趕羊一般四處追殺的邊關城聯軍士兵,沃夫痛苦地彎下了曾經挺直的腰桿,不停地咳嗽著。直到咳出一口血沫!

走?又能走到哪裡!只要戰況傳回帝國中樞,等待自己的將是最凌厲的懲罰,到時候。整個無畏帝國都不會再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其它國家和勢力,以自己「血腥屠刀」的外號,當初不知道殺了多少人家的士兵、民眾,又怎麼會容忍自己前去投靠!

事實上,向來算無餘策的沃夫對於邊關城的指揮官還是相當佩服的,如今的他只有一個心愿,看一看到底是誰擊敗了自己!

不過他這個想法是沒辦法實現了,一向聽話的十大高手們在侍衛長的帶領竟然就那麼把他一掌擊暈,隨意收拾了些營地的財物,急速地離開了戰場!

本身來講,這些侍衛們護主心切,把沃夫從戰場帶走也算是全了主僕一場恩情,可實際上此時沃夫的最後心愿是帶著依然完整的重甲劍士營、騎兵隊和敵人拼到最後,再見一見邊關城聯軍的指揮官!

事實上以沃夫的指揮能力,別看如今邊關城聯軍大佔上風,可是到最後,鹿死誰手還是兩說!

要知道,邊關城傾巢而出,也不過一萬出頭的兵力,可整個戰場上無畏帝國的兵力還有十三四萬的樣子,哪怕是十三四萬頭豬要殺掉的話,也會把這一萬名士兵累死當場,更別提是人了!

可惜,沃夫被強制帶離戰場,再沒有集中統一指揮的無畏帝**隊立刻成了一盤散沙!

騎兵隊在凌霄的指揮下,再次騎上得到了休息的戰馬開始在整個戰場上發起一次又一次的衝擊,哪裡有集結的敵人,哪裡就會出現他們的身影,依然是騎兵衝擊加上弓箭手遠程壓制的辦法,手下幾無一合之將,徹底把戰場帶入了一片混亂之中!(未完待續。。) 兵敗如山倒,再也沒機會樹立起來的血虎旗象徵著無畏帝國一方的情勢。只有有哪怕超過千人集結到一處,必將引來邊關城聯軍的連番打擊,直至穿插分割成零零散散的逃兵才會罷手!

整整一夜的追殺后,迎著朝陽站立在邊關城頭的是笑到最後的聯軍士兵們!放眼望去,整個邊關城前一片狼藉,烽煙處處不說,形形色色的屍體幾乎覆蓋了整個戰場。

其中大部分是無畏帝國士兵的屍體,當然也不免有些邊關城聯軍士兵的屍體,俗話話傷敵一千,自損八百,邊關城中一萬兩千名士兵能夠活著站在城頭品嘗勝利的不過只剩下了七千人,而且個個帶傷,不過隨便怎麼說,這都是一場輝煌的勝利,足以載入戰神大陸史冊!


而直到這個時候,同樣不明白怎麼取得勝利的邊關城聯軍將領在多方打探之中才逐步地還原出了這場防守戰究竟是如何取得勝利的原因。

原來,曾經偷襲過敵軍糧草輜重營,正是由於糧倉被燒,無畏帝國才發動了急促的總攻;原來,給無畏帝國騎兵隊以沉重打擊的戰法叫做反衝和狙殺;原來,弓箭手的統領曾經一人獨自藏身在敵營之中;原來,投石機營地就毀在那人一人一弓之下;原來,投石機營地所唯一發射的一次石頭全部砸在了自己人頭上;原來,最後的瘋狂衝擊是由那個凌霄所帶領的;原來,血虎旗之所以倒下,是因為凌霄在戰場上射出了最新發明的連珠箭;原來……

原來,這場勝利來得是這麼的困難!

包括劉文遠在內,眾多的聯軍將領直到此時才完全知道了整場戰鬥之中所蘊含著的眾多秘密!由此,這些人也明白到,如果說這場戰爭有那麼一位關鍵人士的話,非凌霄莫屬!

也許沒有凌霄的存在的話。自家的糧倉早已被敵方高手付之一炬了,也許早在敵軍騎兵隊出動的時候,聯軍的騎兵隊已經全部被屠殺一空了,或者說在更早的城牆之戰中,已經被敵軍攻入城中了!

所有知道內幕的人對凌霄天才般的戰場嗅覺所傾倒,對凌霄那種一心向前的決心所傾倒,對凌霄無與倫比的箭術所傾倒。這麼說吧整個邊關城中,此時的凌霄就是眾人的偶像,哪怕是見不到凌霄,普通士兵只要見到曾經與凌霄並肩作戰的士兵也會糾纏著討論半天。那連珠箭究竟是怎麼射出去的。

而此時的凌霄好不容易回到自己的營房當中,當下就一頭栽倒在了卧榻之上,瞬間就睡了個人事不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