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長風:不接不接我就不接,氣死你!

天墮星河:你是不是男人!有種我們打一架!

這種不成熟的語句,蘇曄還是第一次看到洛元鍾說出口。看來今天洛元鍾真的是被他氣得發瘋,蘇曄笑得更開心。

宿長風:是不是男人我師父知道就行了,你沒必要知道。

隨後宿長風就下線了。

現場的吃瓜群眾:!!!

卧槽!

宿長風什麼時候和恆武之檬關係這麼好了!他們這段時間是不是錯過了什麼大新聞?!

看著蘇曄幾句話透露出巨大的信息量,只要是眼睛不瞎的都能從中推出一場精彩的三角戀關係。

可是恆武之檬不在線,他們沒辦法求證啊!

有些人很快就嗅到了一絲不尋常的意味,他們覺得關於洛元鍾三個人的大新聞還沒有結束,乾脆有人直接在這個遊戲的官網論壇上,把三個人的事情都整理出來。

隨後他們發現,這可真是刺激啊!

很快這篇整理的帖子就被頂上了熱門,關於之前洛元鍾視頻喊話的都被聯繫起來,事情發酵讓洛元鐘有種不好的預感。

他第一個反應就是把視頻刪除了,黑著一張臉下了遊戲,隨後直接殺到徐家去。

在事情還沒有徹底不可控制以前,他必須讓徐廂知出面澄清,否則接下來影響到的,就不止他個人了。

蘇曄和洛元鍾在遊戲里發生矛盾的事第一時間就被阿雪告訴了徐廂知,所以洛元鍾來到徐家並沒有讓她太驚訝。

但是,作為一個文靜靦腆的少女,徐廂知怎麼可能單獨面對怒氣沖沖不懷好意的洛元鍾?

她沒有直接把洛元鍾放進門裡,而是在屋子裡就給蘇曄打了電話。

對於這段日子裡聽她的話乖乖學做菜的乖徒,徐廂知很信任他並不奇怪。

「蘇曄……」徐廂知的聲音有點小,像是憋著在躲誰一樣,「你能來我家一趟嗎,他到我家來了。」

蘇曄剛下遊戲沒多久就接到了徐廂知這通電話,必然清楚徐廂知口中的「他」是誰。

「師父別怕,看爺怎麼去救你!」

如果這是放在以前,蘇曄是不敢明著和洛元鍾做對的,否則就是蘇曄他爹第一個收拾他。

但是現在不一樣。

徐廂知是誰啊?那是和國家搭上關係的橋樑!她本身也是天賦出眾官方認證的名譽廚師!

別說一個洛元鍾,就是十個洛元鍾,蘇曄也得去啊!

不僅僅是為了博取徐廂知的好感,鞏固加牢他們之間的關係,也是為了給自己這麼多年來一直被洛元鍾壓在頭上出氣。

蘇曄對於打擊洛元鐘的事,那百分百不帶著猶豫的! 在聯繫了蘇曄之後,徐廂知才慢吞吞的給洛元鍾開了門。

因為徐敬候在公司里,家裡通常只有徐廂知。

洛元鐘的確是帶著一口悶氣過來,低氣壓在打開門之後就撲面而來,徐廂知一個人站在房子里更可憐危險了。

「徐廂知,我竟沒想過你的本事這麼大。」洛元鍾冷冷的聲音回蕩在屋子裡,因為這段日子的不順心,讓他把一切原因都歸在徐廂知的身上。

「之前與我關係不清,仍由他們胡編亂造。現在你有本事了,就全盤否定。你是不是太忘恩負義了!」

徐廂知始終一臉的平靜,儘管洛元鍾是怒不可遏的,看起來要把她吃了。但是如今每家每戶都有保護居民的機器設備,只要洛元鍾動手,他就會被制住。

「會長覺得我是在忘恩負義?」她眼中帶上傷感,好像看到了什麼事實,正為自己的過去感到難過。

「原來會長是這麼看我的,我明白了。」

「難道不是?」洛元鍾氣極反笑,「你在鬧什麼笑話?如果是為了讓我不再接觸夢裡彼岸,你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為什麼還要堅決退出幫會,還要和蘇曄扯上關係!」

「跟我扯上關係怎麼了?」蘇曄到來就聽到這麼一句話,看見洛元鍾咄咄逼人,他快步走到洛元鐘面前,把徐廂知擋起來:

「怎麼?在遊戲里說不過我就來欺負我師父?洛元鍾你可真不是個男人!」

說完了還要回頭問一句,「師父,他沒對你動手動腳的吧?」

「沒。」徐廂知低低回應。

蘇曄來的這麼及時,洛元鍾哪裡還不懂這肯定是徐廂知通知他的,當即把矛頭對準徐廂知:

「是你讓他來的?徐廂知,你真是好啊!」

「喂。」蘇曄弔兒郎當地開口,對於洛元鍾直接略過他,在他面前欺負徐廂知這件事很不爽,「洛元鍾,我說你一個男人就不要嗶嗶賴賴了行嗎?誰說是我師父把我叫來了,是小爺我找我師父有事,怎麼?不行啊?」

他如今對上洛元鍾可算揚眉吐氣,不管徐廂知和洛元鍾之間還有什麼事,他只要能夠看見洛元鍾吃癟就很高興了。

洛元鍾憤懣地走了。

他做生意行,跟蘇曄嗶嗶賴賴,不行。

蘇曄勝就勝在他這一張嘴,紈絝子弟的優質之一,會說。

但是作為男主,洛元鍾勢必會報復甦家,只不過蘇家最近發展的產業和徐廂知掛鉤,洛元鍾暫時找不到能夠攻擊的點而已。

江琦采又在幹什麼?

因為劇情被徐廂知一手打亂,洛元鐘的心思全部放在徐廂知處,而江琦采因為疑似會長副會長感情掰了的導火索,所以一直在被天墮的人盯著,不讓她和洛元鐘有接觸的機會。

江琦采眼看著勾搭洛元鍾是不行了,而宿長風又和恆武之檬有關係,她怕這又是第二個洛元鍾。故此乾脆放棄這個目標。

轉向區三。

很幸運,區三是個很容易勾搭的紈絝子弟,也是和蘇曄一樣從小聽著家裡當自己和洛元鍾對比長大的。不同的是,他沒有因此生出和洛元鍾一較高下的決心,而是直接破罐子破摔,真正當起了一個吃喝玩樂享福不作為的大少爺。

反正他家這麼有錢,只要他不沾那些不法勾當,怎麼都不會完蛋的。

江琦采之所以勾搭上,除了這哥們兒本身就是玩樂享福的心態之外,還有就是江琦采之前能夠得到洛元鐘的垂青,這哥們兒還想看看,這「夢裡彼岸」到底是有什麼魅力。

結果,他就真的喜歡上這個跟別人一毛不一樣的女人了。

他倆甚至要結情緣,就在遊戲里。

時間是下個月。

這件事爆出來以後,這位大少原先的那些紅顏知己就不幹了,結果爆發了自天墮會長副會長分道揚鑣后第二個新聞。

徐廂知有幸去吃了個瓜。

阿雪是為她感到不值,所以對江琦采倒霉的事十分關注,就算沒有系統的直播,這位小姐妹也會一一給她轉播。

「恆武姐,你最近在幹什麼呀,怎麼上線時間這麼少,是在忙著錄視頻嗎?」阿雪一刀一個小怪物,一邊和徐廂知下副本,一邊問她。

「在忙著教宿長風做菜。」上次蘇曄和洛元鍾在世界上鬧的事情很大。如今很多人都知道了,恆武之檬離開天墮之後,轉身做了宿長風的師父。

所以,他們三個人在現實里是認識的。

「那,宿長風帥不帥?恆武姐,你對宿長風什麼印象啊?」阿雪不是真的要八卦,因為恆武姐跟她說了曾經暗戀天墮星河的事情后,阿雪就覺得天墮星河不太行。

如今宿長風是財富榜區二,只比天墮星河低了一些,其他方面還都挺好的,她就……

哎呀,她這不也是關心恆武姐嘛!

「他挺好的。」徐廂知想了想,雖然蘇曄這個人吧,在做生意方面的確沒什麼天賦。但是當紈絝子弟這麼多年,他也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看人准,會用人,也能維持住蘇家的產業。

最關鍵的是,蘇曄也是反派啊,在對付主角這件事情上,他們還是隊友呢。

「長相……還行。」就是人太跳,如果不是他出身好,可能要被人打死了。

「對你怎麼樣?對你!恆武姐。」阿雪眼中的八卦越來越濃,「真想看看宿長風真人什麼模樣,遊戲里總是往好看精緻了調,一般和真人區別還是很大的。」

「我是他師父,他對我言聽計從,應該很正常吧。」徐廂知故意聽不懂阿雪在說什麼,一個大招放過去,撂倒一片小怪物,直接召喚出boss。

「boss來了,認真點。」

阿雪:……

恆武姐這明明就是在轉移話題!她知道她在問什麼的!

boss這種東西,一旦出來了就直接鎖定他們的血條,每人只有一次挑戰機會,如果死亡了,這個任務就會分發給其他人。

所以對付boss的時候,通常不能分心。

阿雪就是再八卦也不能讓好不容易進行到最後的副本一下子沒了,只能專心打怪。 「一會兒我拉條你攻擊,只要他沒暴走就不嗑藥,普通攻擊躲過去就可以了。」

「好的。」

兩個滿級打怪還是挺容易的,本來以為這個boss死了之後她們就可以領取獎勵,誰曉得今天他們人品大爆發居然得到了隱藏任務的捲軸。

通常隱藏任務都是武道遊戲彩蛋出現的,完成之後獎勵比一般的副本要豐厚許多,難度也提高許多。

隱藏任務從一而終鎖定了血條,中途死了副本就直接消失了,加上它開啟以後直到任務完成才能停止,很多人都折損在這上面。

「這個任務明天再做吧。」今天才打完了怪,她們的精神都不濟,最多再清一清日常就下線了,哪裡還有精力去做這個未知的隱藏任務。

「好啊,明天我把老妖他們叫來,人多了有保障。」阿雪打了個哈欠,差點兒就被隱藏任務吸引了注意力忘記自己的目的。一拍腦袋才又想起來:

「恆武姐,難道除了師徒關係,你和宿長風就沒別的了嗎?」

徐廂知看她一眼,對於這個求知慾旺盛,眼裡閃爍八卦的小姑娘直接破了一盆冷水:「我對他沒興趣。」

阿雪:……

害,這就沒意思了。

不過想想也是啊,恆武姐畢竟喜歡會長這麼久了,就算現在決定要放下,實際上也不是這麼容易就什麼也不在乎的,對於其他男孩子不感興趣也很正常。

就是不知道宿長風怎麼想的。

遠在家中的蘇曄莫名打了個噴嚏,然後家用機器人管家貼心拿來一盒紙巾:「少爺,紙巾。」

蘇父看著自己兒子整日弔兒郎當沒個正形,板著臉正教育他:「徐廂知那姑娘我覺得不錯,既然你現在已經當了她的徒弟,就給我好好學著,不許給人家惹事!還有啊,人家是小姑娘,有什麼小脾氣很正常,你看見她要受欺負了就保護她,爭取做一個徒弟該做的。」

蘇曄:「……爸,這是男朋友該做的吧?」

「不要給我頂嘴!」蘇父哼哧一聲,「人家小姑娘收你當徒弟你就真把她當一輩子師父了?你平時不挺能哄女孩子開心的?你把她哄成女朋友怎麼了?現在不知道多少人想把這姑娘搶回家裡去,你有近水樓台的機會,怎麼不知道爭取一下?!」

蘇曄掏了掏耳朵,有點無奈,「我倒是想,可人家才剛失戀。」

「失戀怎麼了!這不失戀了你才有機會嗎?」蘇父快被他兒子給氣死了,要是他能年輕個幾十歲,他就自己親自上場了,哪裡還有這個兔崽子什麼事!

「你媽媽當年就是失戀我才能趁虛而入的,學學你老子我成不成?!」

「成成成,我心裡有數你就別管了。」蘇曄好不容易才堵上蘇父的嘴,等蘇父蹭蹭蹭的離開了家,他才一邊摸著下巴一邊打開通訊錄。

「師父,我媽生日快到了,你教我做碗長壽麵吧。」

……

古書上記載了,長壽麵就是要長長的一根不許斷,才寓意長壽。但是這一根長長的面就直接難倒了蘇曄,怎麼做也做不出來徐廂知那樣的效果。

看著徐廂知行雲流水甩出一根又細又長的麵條,蘇曄又低頭瞧瞧自己手裡怎麼也不聽話的麵糰,哭喪著臉:

「太難了,要不等我媽生日那天,師父你親自來做吧。」早知道,他就不找什麼長壽麵的借口了!

「不行,做人要從一而終,況且伯母能吃到自己兒子親手做的長壽麵才是寓意非凡,比什麼生日禮物都好。」平日里話不多的徐廂知,大約也就只有在教導他做菜時格外的認真執著了。

蘇曄眨眨眼,忽然目不轉睛地看她,「我覺得,我媽能吃到兒媳親手做的長壽麵意義更非凡。」

徐廂知一頓,手裡的麵條變了形,她瞪著眼睛一時間不知該用什麼話來罵他,只能憤憤說出一句:「你不要亂說,我是你師父!」

蘇曄笑起來,站在徐廂知面前,揣著滿身風流姿態,「是師父,我不是一直在叫你師父嗎?」

徐廂知就不說話了。

蘇曄這傢伙吧,他想要做什麼事情的時候,心眼就格外的多。徐廂知不想跟他說話,可是作為師父又不能不教他。

所以蘇曄捧著他焉了吧唧的麵糰晃悠在徐廂知面前,一副認真求學的表情:「哎,師父,我不會揉面啊。」

「看我的動作,先……」徐廂知拿上自己的麵糰正打算教他,他就又嚷嚷開,「師父你檢查檢查,是不是我麵糰放水少了?」

說著又把他手裡的麵糰整個塞到徐廂知那兒去,整個人挨著她,整個男人的氣息包裹住徐廂知,語氣充滿誘惑:「師父,要不你手把手教我吧。」

徐廂知臉一紅,手就被抓著了。

「放開。」她沒有氣勢的喊,帶著被調戲后的慍怒,臉頰粉粉嫩嫩的,看著就想讓人咬一口。

蘇曄嘻嘻哈哈,果然放開了她。

那一瞬間的臉紅心跳蕩然無存,好似他什麼也沒做過。

雖然過程雞飛狗跳,但蘇曄除了偶爾調戲徐廂知外,還是很聽話乖巧的。

雖然最終的成果賣相凄慘,但好歹是他自己親手做出來的。徐廂知不想打擊的太狠,勉為其難誇了一句:

「還行。」

蘇曄又主動把她摁到座位上去,拿了筷子給她,然後坐在她旁邊撐著用手下巴看:「師父快嘗嘗徒兒的手藝。」

「師父」這兩個字,蘇曄咬得纏綿悱惻。

徐廂知憋了一天,她的嘴上功夫不如蘇曄這傢伙,只能又瞪了一眼對方,只不過太沒有殺傷力,蘇曄笑得更開心了。

「我聽說師父得了隱藏任務,明天也帶上我去吧。」

「你聽誰說的?」徐廂知今天被「欺負」得太狠,見了這傢伙有事相求,不禁懷疑他又有什麼目的。

「間諜啊。」蘇曄滿不在乎,「反正天墮也有間諜在武盟,武盟為什麼不能有間諜在天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