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陽無恥的嚷嚷着,直接撲到了牀上,頓時三個女人一陣驚叫,林萱萱是驚喜的叫了出來,將宋陽按倒,林冰則是被嚇了一跳,有點嬌羞的看了看宋陽,秋雨燕滿是關懷之色,生怕宋陽弄傷了自己。

“雨燕,你這身豹紋哪裏來的?”宋陽一邊把玩着秋雨燕的柔軟一邊問道,可憐的豹紋小罩罩差點被宋陽給撕裂了。

“老公,不好看麼?”小丫頭有點忐忑道,三女之中就她年齡最小了,而且來自南疆巫族,對丈夫惟命是從,生怕宋陽不滿意。

林萱萱拍了一下宋陽,然後將宋陽最會使壞的玩意握住,上下套弄着,得意道:“雨燕,臭無賴最喜歡豹紋、蕾絲和丁字了,你還怕他不喜歡?估計這傢伙心裏都美翻了!”

還是林萱萱最瞭解宋陽,一語點破,豹紋丁字蕾絲的確是宋陽最喜歡的,現在三個人都十分撩人,搞得宋陽眼花繚亂,都不知道該從誰入手好了。

“嘻嘻,臭無賴,整天不見人,將我們三個嬌滴滴的大美人留在家裏你捨得麼,哼哼,今天晚上你可得交作業,否則讓林冰老師懲罰你!”林萱萱邪惡的說道,這妮子現在都快成了女王了,每次都將宋陽折騰的要死要活。

雖然宋陽平時十分強勢,但是面對這三個嬌滴滴的美女還真是一點辦法都麼有。

豹紋丁字蕾絲邊,這可是男人的致命武器了,只要還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只要見到自己喜歡的女人穿着這些,平時連炮彈都打不開的內心,卻在這種小玩意之下死的時候都帶着滿足的微笑。

對於林萱萱的要求,宋陽怎麼會拒絕呢,簡直求之不得,狼嚎一聲就撲了上去,隨即被林萱萱掀翻,躺在牀上享受着三女的服侍。

不多時,一陣陣攝人心魄的媚叫便是傳了出來……

(本章完) 對於林萱萱越來越奔放宋陽自然不會介意,林萱萱用情專一,絕對不會對自己以外的男人動心,而且十分依賴自己,作出一切的改變都是爲了讓宋陽得到更大程度的滿足。

林冰在男女之事上面也不是那麼排斥了,這主要還是林萱萱的功勞了,雖然這妮子嬌小玲瓏的,但是鬼點子多的很,儼然成了“大房”了。

經過林萱萱的遊說,林冰不在排斥三個人跟宋陽同牀共枕了,有時候還會主動出擊服侍宋陽,這讓宋陽都快樂開花了,這種溫柔鄉足以靈宋陽滿足而死了。

至於秋雨燕,這妮子是惟宋陽命是從,宋陽喜歡什麼她就喜歡什麼,做什麼事都樂意,原先林萱萱讓她穿性感惹火的豹紋內衣,結果她是死活都有點不樂意,但是林萱萱一說是宋陽喜歡的,立馬就同意了。

起牀之後,宋陽對着鏡子臭美的照來照去,還秀肌肉,隨即發現自己的身上到處都是紅色的印記,尤其是脖子上面最爲壯烈,不知道被三個女人種了多少個草莓,其中林萱萱的最多,都弄成紫色的了。

因爲草莓實在是太多了,除非圍條圍巾否則根本擋不住,現在正值盛夏,宋陽平時都是T恤沙灘褲的穿着,根本擋不住壯觀的場面。

“早啊,宋陽。”

一下樓就看見燕黛身穿白色勁裝走了進來,脖子上還搭了一條溼毛巾,顯然是一大早就出去跑步鍛鍊了,對於燕黛來說,武力纔是最重要的,爲了得到鼓舞修煉法門甚至願意將自己交給宋陽,成爲宋陽的金絲雀。

“早!”

宋陽打了個招呼,隨即發現燕黛的眼神有點怪怪的,頓時知道對方肯定看到自己脖子上還有手臂上的“壯觀場面”了。

“看來昨晚你睡的不錯,修煉過古武的人體力就是好,都快趕得上奧特曼了。”燕黛幽幽的說道,用腳想也知道昨天晚上宋陽跟林萱萱三個女人發生了什麼,那場面肯定異常的刺激。

宋陽啞然,奧特曼體力很好麼,不是能量用完了就要飛上天麼,要是宋陽在牀上只有那種持久力的話不如去死了。

不過話說回來,古武修煉者的確是非同尋常,體力好的簡直有點不像話,跟三個女人折騰的一個晚上還能活蹦亂跳的。

這時宋陽想到了劉清揚的《易筋經》,那玩意可是神器啊,要是拿來了一邊行房一邊運轉《易筋經》不知道會不會變成無敵小超人,說不定連丈六金身都出來了,回頭一定要想劉清揚這傢伙要過來修煉一下,不需要達到多高的成就,至少要能恢復體力。

“對了宋陽,你打算什麼時候教我古武?”對於這件事情燕黛一直忘不掉,無論宋陽有什麼要求她都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宋陽沉思片刻,雖然不打算交換,但是自己的確是答應過燕黛教她古武,隨即點點頭說道:“這樣吧,待會我讓雨燕教你吧,我已經教導過雨燕,現在她也是一名古武修煉者,雖然還只是低級武者,但是戰鬥力也十分可觀了

。”

燕黛修煉古武無非是爲了家族,燕京那些家族供養的古武修煉者想來也沒有什麼高手,撐到死也就是個中級武者了,以秋雨燕如今的實力,對上一般的低級古武修煉者也是沒有問題。

甚至現在的秋雨燕已經隨時有可能踏入中級,雨燕的根骨很好,這種人纔要是放在古代那就是修煉奇才了。

穿越之貓咪不好惹 一聽讓秋雨燕來教導自己古武,燕黛眼神就變得有些怪異,秋雨燕那種小身材到底行不行,看上去自己一隻手就足夠掀翻她了,不過這個念頭在兩個小時州燕黛便徹底改變了。

宋陽吃過早點,林萱萱、林冰還有秋雨燕三個妮子也都下樓了,看到宋陽身上的痕跡之後明顯有點不好意思,昨晚三個女人都沒有少折騰,尤其是林萱萱更是誇張的很。

曦月姐一身白色金邊牡丹旗袍,款款走下樓,看到宋陽身上的痕跡之後也是忍俊不禁,一個男子漢身上弄成這樣實在是有點惹人遐想了。

師穎小臉紅紅的,瞪了宋陽一眼,啐了一口:“色狼、變態!”

宋陽啞然,師穎對於自己看到她的身體的事情一直耿耿於懷,至始至終都認爲宋陽是一個大色狼,雖然這個色狼實力的確是不錯,比起那些公子哥們厲害太多了。

過了一會兒,燕黛跑出去接了個電話,回來衝着宋陽說道:“宋陽,慕容楓要找你,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讓他來這裏了,應該一會兒就到了。”

一想到慕容楓,宋陽就想到了那句“一起扛過槍,一起嫖過娼”,這傢伙見到自己就是一句“戰友”,將去找小姐當成了神聖光榮的事情,現在要找自己不知道有什麼事情。

跟宋陽說完,燕黛便湊到了秋雨燕的面前看來看去,弄得小妮子一頭霧水,燕黛搖搖頭,心裏暗暗想着宋陽這傢伙也太會敷衍人了,讓語雨燕教導自己古武,這丫頭柔柔弱弱的一副天真的樣子,哪裏像是一個武林高手啊。

宋陽將一臉疑惑的秋雨燕叫道外面,他不想讓所有女人都知道古武這件事情。

“對了雨燕,待會你教一下燕黛古武,之前我答應教她但是一直沒有時間。”

對於宋陽的要求,秋雨燕自然是滿口答應,並且一定會盡心盡力的去做,吃完早點兩人休息了片刻,秋雨燕便帶着燕黛進去燕黛的房間了。

不多時,一輛嶄新的奔馳跑車停在宋陽的別墅前面,宋陽親自出去迎接,出乎意料的是慕容楓這個禽獸哥今天見到宋陽完全沒有往日的嬉皮笑臉,而是一臉的凝重。

不過讓宋陽滿腦子黑線的是,慕容楓繞着宋陽看了幾圈,直勾勾的看着宋陽脖子上的草莓,最終重重的拍了拍宋陽的肩膀,語重心長道:“戰友,注意身體啊,你這個戰鬥有點激烈啊,應該不是一個女人造成的吧,該不會是燕黛那個暴力女乾的吧?”

“去去去,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宋陽沒好氣的罵道,還以爲這傢伙轉性了,結果還是老樣子。

走進別墅,曦月姐正在沙發上看着時尚雜誌,修長的大腿輕輕搭着,勾勒出誘人的弧度,絕美的容顏讓慕容楓一下

子眼珠子都瞪出來了,但是眼中卻絲毫沒有貪婪,而是向宋陽豎起一根大拇指。

“戰友,金屋藏嬌啊,我還以爲只是燕黛一個暴力虎妞,沒想到一堆啊。”除了曦月,還有師穎和林冰也在客廳,見到宋陽有客人來了都回避一下去了樓上,反正別墅十分寬敞,樓上樓下都有大廳。

“你今天來不會是來打醬油的吧,看你剛纔一臉心事的樣子,到底發生了什麼?”宋陽直接進入話題。

聽到宋陽所說,慕容楓再次陰沉着臉,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面色複雜:“宋陽,我想請你幫一個忙。”

“說吧,什麼事情,如果我能夠幫到的一定會幫。”

慕容楓感激的點點頭,有了宋陽這句話他就放心了,隨即悠悠說來:“宋陽,如今我慕容家族遭到劇變,恐怕不久就要滅族了,我思前想後,唯一能幫助我慕容家族的只有你一個人了!”

宋陽面色漸漸凝重起來,頓時感到這件事情不簡單,於是聽慕容楓繼續說下去。

“一個月前,我爺爺買了一件古董,是一件明朝的玉器,當時也沒有注意,雖然價格高了一點但是也值得,但是誰想到那件玉器不簡單,內有乾坤!”

宋陽聽着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古董往往內有乾坤,宋陽曾經就在非洲大陸見過一個古銅人,那銅人的底座上面竟然刻着一篇古武修煉法門,那種東西放倒外面也不一定人能夠認出來,還以爲是古董本身的藝術呢。

“一件古董而已,就算那件明朝的玉器內有乾坤,你慕容家族又怎麼會因此而陷入危機呢?”宋陽不解道,這點讓他不解。

慕容家族名列燕京四大家族之一,曾經也是八大家族,實力雄厚,更是有古武修煉者坐鎮,一般人根本惹不起。

“如果要是一般的祕密那也就罷了,可是那件玉器竟然是封存寶貝的盒子,而在那玉盒之中有一道暗層,是封死的,當時也沒有在意,但是不巧的是家裏的貓不小心將古董打碎了,將那玩意露了出來,是一枚紅色的玉石……”

說着,慕容楓還掏出手機將照片翻了出來給宋陽看,當看到圖片之後,宋陽頓時一呆,心中閃過一絲駭然。

“這……該不會是龍血石吧?”

龍血石可謂是一種十分罕見的石頭,可以算是玉石的一種,但是又不同於一般的玉石,因爲這種龍血石必然是由一種天材地寶化作的,這種天材地寶早已絕跡,名爲朱果!

要知道朱果那可是傳說中神獸吃的果子啊!

雖然沒有見過朱果,也沒有見過龍血石,但是宋陽還是一樣就認了出來,這絕對是龍血石沒錯了!

“啊,宋陽你認識龍血石?”慕容楓滿臉驚喜,他果然是賭對了,他知道宋陽是西海軍區總教官,必然是見多識廣,就算真的不認識這種玉石,只要宋陽肯幫助慕容家族,讓慕容家族與軍區掛上鉤,那麼垂涎龍血石之人也是無可奈何。

實際上宋陽在聽到龍血石的第一次就已經決定了幫助慕容楓,因爲據說龍血石是朱果所化,他要是錯過了可就有的後悔了。

(本章完) 龍血石並不是所謂沾滿了龍血的石頭,因爲它是由朱果化成的玉石,所以與朱果的顏色差不多,赤紅如血,所以被成爲龍血石。

龍血石世間罕見,從古至今都沒有出現過幾顆,就算是出現了也大多數被糟蹋了,很難落到古武修煉者手中,不過根據記載,清朝的時候便有一個古武修煉者服用過龍血石,最終成了超級強者。

所以龍血石的價值到底有多高不言而喻!

聽完慕容楓所說的,宋陽已經是滿臉怒容了,原本他只是打算去幫助一下對方,保住慕容家族,這樣一來索要龍血石應該不難,畢竟龍血石是朱果,也只有武者依靠內勁才能夠消化,普通人拿了根本就是暴殄天物,除了觀賞其他的作用很小。

在古代,倒是曾有一個富商得到一枚龍血石,將龍血石研磨成了粉末泡茶喝,雖然不能直接吸收龍血石的力量,但是依舊讓那個富商得到了莫大的好處,甚至依靠進貢了一些龍血石的粉末給當地的官員,得到了庇佑。

如果有一個古武修煉者知道有人這樣浪費龍血石的話,估計會氣憤的一巴掌將他拍死,這等寶物對於古武修煉者來說那纔是無價的,就算是千金來買都絕對不會換的。

古武修煉者可以吸收龍血石之內朱果的靈氣,一來可以輕鬆的活到百歲以上,而且根本不會生病,連帶着身體強度都會得到極大的提升,身體提升意味着什麼,那就是實力的提升啊!

不僅如此,朱果力量神奇,可以讓古武修煉者更加容易如破到下一個層次,就算是一些擁有詬病的古武修煉者也能夠祛除隱疾,重新修煉!

所以龍血石對於古武修煉者來說簡直就是無價之寶,無論是誰見到了都會心動的!

而當龍血石出現在慕容家族之際,恰巧同爲燕京四大家族之一的宋家的古武修煉者來拜訪,恰巧撞見玉盒碎裂的那一刻,當龍血石暴露出來的時候,那個古武修煉者頓時眼珠子都要突出來了!

於是那名宋家的守護者便嚮慕容家族長索要龍血石,當時族長便知道此物定然不凡於是便沒有答應,而是將龍血石給了自己族中的守護者看。

顯然古武修煉者都是有一定的感應的,一眼就認出了這是傳說中的龍血石,激動的無以復加,自己要突破的願望終於可以實現了。

但是當知道宋家那名守護者也看見了龍血石並且曾經索要,慕容家的守護者就知道自己不可能獨佔龍血石,於是提出了要分攤,將龍血石一分爲二。

照理說這等天材地寶是不會輕易拿出來平分的,但是奈何宋家的那名守護者實力遠遠超過慕容家的守護者,如果不同意獻上龍血石那就等着被滅族吧!

面對威脅,慕容家又是恐懼又是不甘,他們知道一旦龍血石落在了那人手中,對方必然不會留活口的,作爲一個古武修煉者,如果再得到了龍血石之後殺光了慕容家的人再潛逃,誰都沒有辦法。

之所以到現在都還沒有動手,那是因爲宋家

的守護者並不知道龍血石現在在哪裏,否則可能慕容家已經不復存在了!

而慕容楓來找宋陽的原因就是,他知道在燕京軍區最大,不僅僅是因爲先進的武器,在軍區還有一些神祕的力量,也是由古武修煉者組成,雖然他不知道那就是龍組,但也有所耳聞。

如果能夠跟軍區搭上關係,想必宋家的守護者也是會忌憚,大不了將龍血石奉上送給軍區的那些高手,總比給宋家的守護者好一點,得以存活。

“慕容楓,這件事我可以幫你,但是我也有一個條件,我可以保你慕容家平安無事,甚至可以幫你除掉宋家的那個古武修煉者,但是我要龍血石!”

“當然,龍血石十分珍貴,除了保你慕容家平安無事之外,我還可以讓你慕容家與軍區搭上關係,如何?”

宋陽這麼說那自然是有底氣的,燕京的那些所謂家族守護者他還沒有看在眼裏,再加上宋家也不是第一次惹事了,當初在楊晶的聚會上宋宇便是要殺了楊晶,其心可誅!

再加上這次爲了寶物不惜威脅慕容家族,這讓宋陽十分不喜,殺了一個古武修煉者並不是什麼大事,因爲古武修煉者之間的鬥毆那是不在法律的約束範圍內的。

不僅如此,現在韓衛國已經授命自己是燕京軍區的總教官了,想要幫慕容家牽線搭橋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麼?

宋陽原本就打算要去燕京一趟,因爲韓衛國當初可是答應了要送他天材地寶的,有了那些東西雖然比不上龍血石,但也十分難得了,甚至可以祝他突破。

不過在這之前他還是打算先去蒼山觀摩所謂的武道大會,因爲就算得到了龍血石想要修爲精進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但是他隱隱感覺到蒼山武道大會對自己極爲重要,就連古藤也這麼說。

“你也要龍血石?”慕容楓一愣,隨即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下來,宋陽身份特殊,與韓家和楊家都有關係,顯然更加靠譜一點。

…………

燕黛的房間之中,秋雨燕一副害羞的模樣,不好意思的看着燕黛。

此時的燕黛就像是個女漢子,叉着腰不停的打量着秋雨燕,因爲秋雨燕身材嬌小玲瓏,再加上柔柔弱弱的,怎麼看都有點弱小,想必燕黛這個暴力妞從氣勢上就已經輸了很多了。

“該死的,宋陽這個無恥的傢伙果然是在騙我,居然讓這個小丫頭教我古武,這不是明擺着忽悠人麼。”

燕黛自言自語道,一副上當受騙的感覺,聲音雖然不大但還是落在了秋雨燕耳中,後者頓時氣鼓鼓的看着燕黛,抗議道:“小黛,不許你這麼說相公,相公絕對不會騙人!”

“得了吧,他是你的男人你肯定袒護他,他讓你教我古武你覺得現實麼,難道你真的是古武修煉者?”燕黛撇撇嘴,有點不屑,原本還以爲秋雨燕這個柔柔弱弱的小妮子會有什麼驚人的變化呢,現在看來除了胸部比以前大了一點,啥變化都沒有。

如果說這個柔柔弱弱的小

妮子都是古武修煉者,那就實在是太可笑了!

然而可笑的事情往往還真的會發生,就像現在,秋雨燕鼓着小嘴,氣呼呼的跟個紅蘋果一樣,瞪着燕黛。

“相公是最厲害的,我不許你這麼說相公。”

“哦?”

燕黛斜着眼看了一眼秋雨燕,搖搖頭:“你要是能在我的攻擊之下撐過十秒鐘那我就相信你是古武修煉者,相信宋陽沒有騙我。”

聞言,秋雨燕露出堅定之色,點點頭低喝道:“來吧!”

看着秋雨燕煞有其事的樣子,燕黛無奈的搖搖頭,想着該使用幾分力道才行,總不能向面對宋陽那樣一開始就使出全力吧。

思索了一下,決定使用三成的力量先去試探一下,免得傷了這個嬌滴滴的小蘿莉。

擺出一個漂亮的起手式,燕黛身形一動,朝着秋雨燕肩頭抓去,一下子按在上面,心裏一陣失望,果然不出所料,秋雨燕根本就不是古武修煉者,否則連這種動作怎麼可能都躲不過呢?

燕黛無奈的嘆氣,想着將秋雨燕放倒就行了,不必傷了對方,待會出去再找宋陽麻煩去,無論如何要讓宋陽教自己古武。

但是下一刻,她愣住了,因爲她感覺自己的手就像是按在一堵牆上面,根本無法撼動!

一秒鐘之後,燕黛的身體整個倒了過來,被秋雨燕以一個漂亮的過肩摔丟到了牀上,整個人砸的七葷八素!

“怎麼可能!”

燕黛一下子呆住了,仰望着天花板,心中掀起驚濤駭浪,一個翻滾爬下牀來,與秋雨燕對立,只見這個小蘿莉依然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絲毫看不出來有任何的力量。

“剛纔……你是怎麼做到的?”燕黛楞了一下問道,因爲自己先前的大意,連對方是怎麼出手的都沒有看見就被解決了,實在是太冤枉了。

“我……我不知道!”秋雨燕搖搖頭,十分無辜的說道,她雖然是古武修煉者,但是讓她說如何做到的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說。

“再來再來!”

燕黛鬥志昂揚,有點不信邪了,這一次沒有保留,使出了全力,一下子抓住秋雨燕要將對方丟到牀上去,結果一股極端可怕的力量從秋雨燕那柔弱的身體之中爆發出來。

燕黛只覺得腳下一輕,再次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在牀上了!

這下子燕黛傻眼了,如果說第一次是輕敵,那麼第二次自己可是用了全力了,結果還是一樣悲劇,這樣一來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秋雨燕這個柔柔弱弱的小丫頭真的是古武修煉者!

“再來再來!”燕黛嗷嗷亂叫,不信邪的找上秋雨燕。

結果……

秋雨燕這妮子整個身體柔若無骨,纏上燕黛,再一次完美的將燕黛拋到了牀上,砸了個七葷八素。

接連好幾次,燕黛已經被丟的暈頭轉向了,十分悽慘,傻傻的躺在牀上,憋了很久方纔吐出一個字眼。

“靠!”

(本章完) 宋陽將慕容楓送走之後便來到了燕黛的房間,結果一進去就看到秋雨燕這個小妮子站在那裏拍拍手,顯得十分輕鬆,而燕黛則淚流滿面的躺在牀上,整個人已經被摔的七葷八素了。

花爺饒命 見到宋陽進來,小丫頭頓時露出害羞之色,恭敬的喊了一聲:“相公你來啦。”

“恩,怎麼樣了,咦,燕黛你怎麼在扮演四角龜啊,修煉哪門子神功呢?”宋陽笑道,燕黛此時的樣子頗爲滑稽,被秋雨燕揍得可憐兮兮的,讓宋陽覺得好笑。

一聽到宋陽的聲音,燕黛一下子爬起身來,惡狠狠的瞪了瞪宋陽,這傢伙說話太損了一點了。

“相公,燕兒已經下手很輕了,因爲怕弄傷了小黛所以連一半實力都麼沒有用出來。”秋雨燕羞澀的說道,頓時讓燕黛覺得想要吐血,這妮子還真是誠實啊,不過這誠實的讓自己都快無地自容了!

宋陽心裏偷着樂,燕黛這個暴力虎妞平時胡攪蠻纏的,對上秋雨燕這個小妮子就沒轍了,看來被虐的有點慘啊。

雖然被虐了這麼久,見到宋陽來立馬便精神抖擻,激動的抓着宋陽:“宋陽,快點教我古武,太強大太逆天了,連雨燕這個小妮子都能單手掀翻我,我要是學會了一定更加強大。”

對此宋陽倒是不置可否,畢竟燕黛對古武的狂熱程度可見一斑,雖然不知道天賦如何,但是勤能補拙,到時候造詣超過秋雨燕也不是什麼問題。

但是秋雨燕畢竟是自己一手調教出來的,許多修煉上的問題都被解決了,如果燕黛自己摸索的話,恐怕一輩子都不可能超過秋雨燕,這也是爲什麼外界的古武修煉者實力較弱,而結界之中的則強大很多,那是因爲有專人訓練,再加上膳食的搭配,進步神速。

“你想學大可以讓雨燕教你,如今雨燕的《瑜伽殺人術》修煉的不錯,雖然目前還只是初級武者,但是動作協調程度幾乎完美,而且雨燕在修煉方面天賦極佳,這麼好的老師可是千金難求!”

聽着宋陽的誇讚秋雨燕倒是有點不好意思了,不過這倒是事實,秋雨燕本就嬌小玲瓏,配合《瑜伽殺人術》那是在合適不過的了。

燕黛卻搖搖頭,希冀的看着宋陽:“雨燕的古武雖然厲害,但是太過講究以柔克剛,而我的體質恐怕有點不適合,有沒有剛猛一點的古武,我要學就要學最霸氣的!”

宋陽滿腦子黑線,燕黛這個暴力虎妞還真是奇葩,與尋常女子的追求都是不一樣,要學還要學剛猛霸氣的。

“你當古武是大白菜啊,尋常人得到一種就已經是謝天謝地了,你還挑三揀四的。”宋陽沒好氣的說道,古武修煉不已,《瑜伽殺人術》已經屬於比較簡單的一種了,相對於八極拳輕鬆許多,但是想要修煉到高境界就比較困難了,對於身體的協調度要求極高,影子這傢伙本就是殺手中的佼佼者,所以纔會那麼厲害。

被宋陽這麼一說,燕黛倒是有點不好意思了,但還是賊兮兮的湊過來,嗲聲嗲氣的說道:“宋陽,求求你了嘛,就給人家一種了,你肯定不止會這一種,上次你欺負我的時候用的那招叫什麼,我就要學那個!”

秋雨燕面色怪異的看着兩人,心裏嘀咕,總感覺這兩個傢伙有一腿……

無奈之下,宋陽只得將八極拳交給了燕黛,不過也事先說明了八極拳修煉極爲困難,需要刻苦,而且講究契機,至於能不能修煉出氣勁那就要看燕黛自己的了。

氣勁這個東西很玄妙,可以說是古武修煉者的根本,有些人一生都無法修煉出來氣勁,止步於初級武者的行列,而有些人則能夠不到一年就修煉出來,天賦奇才。

秋雨燕現在都還沒有修煉出氣勁,不過以秋雨燕的天賦,相信不到半年的時間就可以有所突破了。

教導完燕黛,宋陽離開了燕黛的房間,他還有事情要做,剩下來的就交給秋雨燕了,當初秋雨燕雖然沒有修煉過八極拳,但是卻看過別人修煉,宋陽從旁指導的時候也都在,所以完全可以勝任老師這個角色。

又休息了兩個晚上,宋陽好好陪了陪了林萱萱三人,畢竟自己這一下子離去又是好多天的事情,蒼山武道大會持續的時間有點長,那可是結界中人多年纔會舉辦一次的大會了。

來到夜殤酒吧,第一眼便發現李逍遙這個傢伙竟然帶着兩個女孩一起喝酒,看來這幾天他也不是白乾的,顯然很有收穫。

見到宋陽來,李逍遙跟兩個女孩說了點什麼便走了過來,直接上去了二樓,小七和劉清揚早就等在這裏了,這兩人最近相處的不錯,畢竟劉清揚的性格還是很容易相處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