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立成對於這個穴居人有些無奈,不過他一想也就釋然了。當強盜們攻破青青草部落的時候,那些敢打敢拼,性格堅韌的基本留著了部落里,哪怕沒有被殺,也會被抓走,只有像思卡爾這樣不堅定,或者說膽小的傢伙會在一開始就跑掉,所以,除了那些小孩子,孫立成後面收留的是真正的敗軍,哪怕升級成了地獄穴居人,實際上骨頭也是軟的。

想明白這點,孫立成對前面的這些強盜也沒了興趣,都是敗軍,加上出門打劫,染上了戾氣,也不用收留了。

「巴尼,你們上去,不用留手,打跑他們,如果跑不了的,就全部殺掉。」

孫立成一擺手,下達了命令。

巴尼聽到命令,就向小夥伴們大喊:「殺光他們!」

喊完,就喊起了前進的命令。

孫立成已經有意地對手下們進行了隊列訓練,巴尼此時手裡有十個穴居人,他們排成一排,向前走去。

見到巴尼進攻了,思卡爾也收起了慵懶的神色,對剩下的人高喊:「立即列隊,準備接應巴尼。」

對面大概有四十多個穴居人,其中有七個地獄穴居人,此時見到孫立成這邊沒有全力壓上,立刻嘲笑了起來。雖然他們的人數多幾乎一倍,可是對面全是高級兵種,還有三隻毒蜥,也是很有壓迫感的,可是孫立成卻只派了一半的人手,讓這些人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不過,既然他們覺得孫立成腦袋有問題,強盜們並不介意把這些人殺光、搶光,所以對面的頭領一聲大喊:「去啊,把他們殺光。」

然後就一馬當先沖了出去。

這些傢伙沒有眼睛,雖然感覺到巴尼等人身上有甲,可是從來沒有想過孫立成竟然奢侈的給所有手下製作了鐵甲,哪怕是簡易的半身甲,也是超乎他們的想象,所以強盜們衝鋒的很堅決,真是如潮水一般。

巴尼見到呼嘯而來的強盜,立刻大喊了一聲:「立定。」

隨著巴尼的命令,他的戰士們立刻停住腳步,傳出一陣鐵甲與長槍碰撞的聲音。

這陣響動讓強盜首領有些錯愕,他一猶豫,腳步就慢了下來,可是他的手下們卻沒有這種見識,很快就越過了他。

「舉槍。」

巴尼一聲高喊,立即,連他的鐵朔在內,十一支長槍平舉了起來,成了一小片矛林。

「刺!」

眼見最近的穴居人強盜衝到近前,巴尼拼力的一聲大喊,立即,十一支長槍如同十一隻毒蛇,狠狠地扎入了最前兩人的身體。

拽丫頭與王牌校草的愛戀 隨著兩聲慘叫,兩個地獄穴居人立即被刺成了血葫蘆,頓時喪命當場。

「收!」

巴尼一聲喊,長槍便收了回去,緊接著,又是一聲令下,長槍再次刺出,又有三名強盜殞命。

強盜被一陣刺殺嚇住了,立即停住了腳步,開始自發形成槍陣,再又損失了兩人後,終於排成了三列,開始在首領的命令下前進,並很快進入到了攻擊範圍。

隨著兩方的靠近,無數的槍影開始充滿空間,慘叫聲更是此起彼伏。

沒一會兒,強盜們就發覺不對了,敵人雖然個子不高,可是槍法純熟,力氣很大,更讓他們心驚的是,自己的長槍即便刺中對方的身體,也被一個堅硬的東西擋住了。

「老大,他們身上穿著東西,我們傷不了他們。」

一個小頭目狠狠地一槍刺中了對面的約瑟芬,可是卻只能讓小姑娘倒退兩步,立時向首領驚呼。

這個小頭目剛喊完,對面憤怒的約瑟芬已經恢復了身形,爆喝一聲就向他刺去,小頭目沒想到對手如此難纏,想躲開,可是那裡能逃過融入槍魂的一擊,緊接著,他慘叫一聲,被約瑟芬的鐵朔扎穿了。

很快,更多的強盜用他們的生命證明了孫立成製作鐵甲的堅硬,追著慘叫聲和摔倒聲,強盜們的心理開始出現了動搖。

巴尼敏銳地捕捉到了敵人的動搖,他鎖定了對方的首領,趁他大聲壓制手下混亂的時機,大喊一聲:「槍魂!」,便發動了絕技。

強盜首領剛用長矛抽打完一名想逃走的手下,猛然覺得一股強大的能量突然出現,然後向自己襲來。

他大叫一聲不好,也知道沒有辦法躲避了,只能把自己的長槍擋住身前。

咔嚓一聲,強盜首領手中的那支長槍被鐵朔一下子撞斷了,一道寒芒閃過,巴尼的鐵朔狠狠地扎入了對方的身體。

「你……」

強盜首領想對巴尼說什麼,巴尼著一聲冷笑,用力一抬,一片血光,首領的身體被利刃整個劃開了。

聽到首領被殺,強盜們悚然一愣,緊接著不知道誰慘嚎了一聲,就開始潰散了。

「這些人是在是太弱了。」

還準備去支援的思卡爾感到強盜崩潰了,立刻不屑地說道。

孫立成看著巴尼他們已經開始潰兵,搖搖頭,準備到前面去。

可就在這時,他感到幾個氣息突然出現了,立即轉頭,發現是幾個黑影。

孫立成心中一動,向鐵鱗命令道:「去,把那幾個傢伙抓住。」

名門枕上婚 然後就向黑影們撲去。

這幾個黑影本來在監視孫立成他們的戰鬥,可突然發現孫立成發現了自己,立即大驚。

這幾個傢伙十分果決,從身上掏出一個東西就扔在地上,立即,整個坑洞被黑煙充滿了。

「鐵鱗,停下,小心煙霧有毒。」

孫立成看到以後,立即大喊,毒蜥們連忙停住了腳步,而毒霧那邊,緊接著傳出來由近及遠的跑步聲,敵人跑了…… 為了儘快突破毒霧,孫立成發動了火焰之力,可即便是這樣,等讀物散去,對面依然沒有了動靜。

此時,那些強盜已經全逃跑了,巴尼和思卡爾聯袂走到了孫立成身前。

「老師,這裡怎麼回事?」

巴尼問道周圍有一股奇怪的味道。疑惑的問。因為是毒霧,所以被點燃後會犯出一股奇怪的味道。

孫立成把剛才的發現跟兩人說了,兩人當即大吃一驚。

「那裡並沒有什麼厲害的勢力了,難道說是上次的強盜?」

思卡爾說道,他想起那個騎著怪物的暗精靈,臉上露出驚恐的神色。

孫立成聽到以後也皺起了眉頭,他想了想對大家說:「好了,不要想那麼多了,我們儘快行動,去地下城才是正途。」

因為有了新的情況,大家隨意打掃了一遍戰場,就上路了,至於那些屍體,想必很快就會被某些生物吃掉的,在地下世界,食物從來都是寶貴的。

青青草部落離海爾馬克的路程不短,這也讓孫立成對這個世界的地下世界有了一個新的認知。

「思卡爾,地下世界的生物去過地面嗎?」

路上,孫立成看著一眼望不到頭的坑道,問向了思卡爾。

思卡爾苦笑一下,說:「當然去過,現在還有人能夠去地面世界。不過,那些地方都有地下城,城裡的城主與地上的生物達成了協議,不讓太多的地下世界生物上去。而且,要上去,我們也不是很適應。」

「那發生過戰爭了?」

孫立成點點頭問。

「當然發生過,不過,我們跟地上世界的生物還算能夠共處,最可怕的是那些躲在黑暗中的暗精靈、灰矮人已經牛頭怪,他們就是邪惡的化身,想奴役所有人。」

說到這裡,思卡爾的身體顯然一陣哆嗦,孫立成猜測他又想起了那個暗精靈強盜。

後來的交流中,孫立成才知道,地下有兩大勢力,一個是一般地下城的勢力,他們往往聚合了穴居人、毒眼怪、黑暗美杜莎、蠍尾獅子甚至黑龍;另一個實力則是以黑暗精靈為首的地牢勢力。這些地牢裡面聚集了當初被趕到地下的暗精靈、灰矮人已經牛頭怪。地下城實力還保持著一般生物的習性,而地牢生物則充滿了奴役和血腥。

「據說,地下城勢力得到了地面生物的支持,為的就是壓制地牢勢力。」

思卡爾小聲地在孫立成的耳邊說到,說的時候還顯得特小心,好像怕被別人聽到。

孫立成點點頭,對這裡的複雜情況又有了清晰的認識。

又走過了一段距離,前方顯然有光亮傳來。

「怎麼這裡還有光?」

孫立成有些奇怪。

「這是一種叫雪亮草的苔蘚,既然出現了雪亮草,那麼說名海爾馬克離這裡不遠了。地下城都會建設到有雪亮草的地方,那裡的食物更多。」

聽到孫立成的疑問,思卡爾笑著答道。

巴尼等小傢伙顯然不知道這種雪亮草,他們很是好奇,跑道雪亮草旁邊,伸出手試了試。

「哇,這種草在發熱,上邊暖乎乎的。」

約瑟芬驚叫道。

孫立成也有些好奇,快步走到雪亮草旁邊,小心挖起了一顆,真感覺一股暖流從上邊散發了出來。

就在大家看雪亮草的時候,孫立成突然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息從遠處快速馳來。

「有情況!」

孫立成一聲大喊,穴居人立刻行動了起來,前一段的訓練體現了效果,不一會,兩道槍陣出現和洞穴中。

孫立成面色冷峻,鐵鱗它們遊盪在槍陣旁邊,吐著信子,小心戒備著。

沒有等多長時間,一隻蠍尾獅子出現在洞穴中。

見到這個傢伙,孫立成的瞳孔猛然一縮,要說他對什麼魔獸記憶最深,這種蠍尾獅子絕對是靠前的。

這隻蠍尾獅子明顯是先鋒,它看到槍陣,立刻停下了腳步,然後大吼了一聲。

就在孫立成有些奇怪的時候,蠍尾獅子身後的空穴中也傳出來嘶吼,他這才明白,對方還有援軍呢。

隨著嘶吼,不一會兒,大批魔獸就出現在了洞穴中,孫立成粗粗數了一數,這裡起碼有三隻蠍尾獅子,四個美杜莎,八個大腦袋的一隻眼睛怪物和超過兩百個穴居人。

面對強大的壓力,巴尼他們雖然身體因為恐懼有些晃動,卻保持住了陣型,這讓對面的那些地下生物很是驚奇。

一隻獅子大吼了一聲以後,一個美杜莎遊動著來到了孫立成他們的槍陣前。

大農 「這裡是海爾馬克的巡防軍,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來到這裡?」

美杜莎雖然身材火爆,可是一身鐵甲的她卻顯得殺氣十足,喊出的話聲音高亢。

聽到美杜莎的喊話,孫立成心中放鬆了下來,對方是地下城的巡防軍,總算要到地方了。

他向前走了幾步,喊道:「我們是青青草部落的,向進入海爾馬克。希望大人放我們過去。」

聽到孫立成的回答,美杜莎顯然一愣。這支隊伍的武力不錯,但是主要是穴居人,哪怕都是地獄穴居人,也不是能夠威脅的大勢力,他們想進入海爾馬克,那可是要交不少進城稅的。

想到這裡,美杜莎喝道:「你們把武器收起來。」

等見巴尼他們沒有收回武器,立刻大怒,喊道:「怎麼?你們想攻擊巡防軍嗎?」

喊完,拿出了一個勳章,立時,坑道中亮起耀眼的白光。孫立成發現,這個勳章不但發出亮光,而且有一股威壓傳來。

「那是地下城的龍骨徽章,大家趕快把武器收起來。」

思卡爾感受到勳章的威壓,急忙喊道。

其他人這才收起了武器。

孫立成穿過人群,來到美杜莎的身旁,先是一躬,然後說道:「對不住大人,我們第一次來海爾馬克,所以不認識您,還請您見諒。」

這個美杜莎顯然已經不是第一次面對這種情況了,並沒有追究,而是問:「你們這麼多人要進入海爾馬克,可是需要不少地進城稅。」

孫立成見到對方那懷疑的目光,笑了笑,說:「這點請大人放心,我們帶了足夠有價值的東西。」

說完,見美杜莎仍是一臉不可置信,邊拿出了一個口袋,笑著從裡面拿出了一大塊黑巴特蟲子的肉。

「空間魔法!你是魔法師?」

見到憑空出現的肉,美杜莎一臉震驚,大喊道。 噔噔急下樓梯,長長吐一口濁氣,心頭的尷尬才消減了些許。心想惹了學霸,日後在班裡見面,不知她會不會橫眉相對。

羅陽決定回宿捨去抽根香煙,壓壓驚,舒緩舒緩神經。走在校道上,還要不時留意周圍,提防謝東陽偷偷溜進來襲擊人。

「哈哈,牛仔,女學霸盯上你了,完了,你完了。哈哈……」

「居然出賣老子,你個二五仔。」

「哈哈……」

肖大牛從後面追上來,摟住羅陽的肩膀,大笑。他是個無憂無慮的人,是個吃貨,而且嗜賭。

吹著《小蘋果》的口哨回到大平鋪宿舍的門口,聽到裡面有人打撲克牌。

走進宿舍,發現不少新舍友登時安靜下來。好像有什麼事發生了。

正好奇間,舉目一望,看到自己原先放置在床鋪上的水桶被丟在過道上,牙刷牙膏毛巾等日常生活用品灑了一地。

一股無名火陡地升起,羅陽冷道:「誰做的?」

沒人回答,吳廣德一夥若無其事地繼續玩撲克牌,事不關己的樣子。

「你!」

「你!?」

「是你?!」

……

……

羅陽先指著幾個舍友來確認,得到的都是搖頭否認。他已猜到是吳廣德一夥做的,只是做個樣子問問而已。

擱在以往,單挑吳廣德,並沒有多少勝算。

自從體內有了真氣,羅陽心知絕對能打贏吳廣德,太歲頭上動土,不揍他是實在說不過去。男人有時候不能太慫,不然會很丟臉。

羅陽走到吳廣德身後,抬腳踹出,把他踹趴在床上。

「水牛,你對付其他人!」

「好嘞!」

肖大牛瘋狂起來連上帝也害怕,拳拳打要害,根本停不下來。他天生就是塊打架的料,皮厚肉實。打架是他的愛好。打起架來,就跟去喝喜酒一樣好心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