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的這麼看,神族擁有至少三名與邪神一樣實力的神,而我們黑骨族……”

“……”

四人之間的氣場微微有些冰寒,作爲一國之主,特別是當前黑骨族僅有的四位國主,無論是自願還是被迫,都不可能全心全意地去信仰某位神,所以難免會對心靈女神所宣揚的神族(朋族)產生好奇與探尋。

何況黑骨族還曾經與那個神族其中一部分的翼人,發生過戰爭。而最開始他們得到的朋族資料,也是上次的朋黑戰爭。

戰後老兵的講述曾讓他們膽寒,但事後冷靜分析,他們卻認爲,那時候翼人的強大,更主要還是靠着翅膀飛行所帶來的絕對優勢。

即便是之後真神的隕落,在他們看來也只是因爲大意、被偷襲之類的原因。畢竟在對方展示出一定士兵的實力之後,黑骨人們將翼人與黑骨族同等看待。

因此黑骨人有真神,翼人不可能沒有真神。

故而翼人靠着真神,在有心算無心的情況之下,導致朋黑戰爭時期的黑骨真神隕落其實也不冤。

然而此時此刻,天空中隨隨便便就飛出18位‘真神’,其中還有兩人應該是與邪神同實力,更是有一位傳言雷神應該也是同實力,就讓衆人有些無力了。

(爲了族羣的安全,他們不可能派出所有真神,那麼這時候的18名真神肯定還不是神族的全部實力,這樣一來……)

微微嘆了口氣,四名國主都是齊齊搖頭,相互對視一眼,都看到對方臉上的苦笑。

“女神保佑。”風紋宏二世輕聲宣告。

“女神保佑。”圍成一圈的四爲國主齊齊複述,面露虔誠。

“女神保佑!”四國主周圍的大臣、軍將高聲附和,一臉崇敬。

“女神保佑!”整個廣場上的人們張開雙臂,齊聲高呼,俱都面露狂熱。

廣場角落,不明數量的黑骨人一面附和着周圍黑骨人的呼吼,細細品味着這四個字,一面用複雜的眼神掃向衆人,隨後掃過天空的劍魚。

然後,他們小心地匍匐下去,將表情擋在了身下。 “虧你想的出這種辦法。”

暗血調侃地看着眼前的空幻,眼神中說不出是讚賞還是鄙視,不過在空幻根據以往的慣例來看,這其中恐怕是調侃鄙視居多。

就算有那麼一點讚賞,量上也絕對不多。

真悲劇。

此時,劍魚已經順利降落地面。

空幻一句‘此乃神族的天空行宮’就將想要知道情況的四國主給打發。簡短而又平穩的發言,也就是宣揚‘神族與黑骨族的友好傳統’,‘兩方一衣帶水’,‘黑骨族是神族優秀的信徒’之類的廢話之後,四國主結束迎接,各回各家。

說起來,這迎接活動還真是簡單,可憐的四國主從頭到尾與需要迎接的人所說的話不差過五句:

“歡迎神族的使者。”國主語。

“嗯,爲了黑骨族,國主們辛苦了。”空幻回答。

“不,是使者們辛苦了。”國主謙虛。

“嗯,爲和平與文明服務。”空幻高舉右手。

“是,爲……”

啪!

“給我適可而止一點!”

在空幻腦海中咆哮一句,隨後一巴掌敲在了他背上的暗血,留下一句“大家辛苦了,都散了吧”,便將四位可憐的國主留在了原地,交給自己的神侍負責。而她自己,則牽着空幻的手,帶着一羣露了下臉的朋族人員回到艦橋。

事後四位國主從神侍口中瞭解了這次神族(朋族)使者的目的,表示會全力協助,然後相互告別約定互訪之後便離開這裏。

不過很多自由信徒,倒是選擇留了下來,據說是要等到劍魚歸去,纔會散回各家,以示虔誠。

對此,空幻等人採取了暗血的建議,對其予以無視。

而這一時間,衆人剛剛送走了那些黑骨族當前最高權力人員(目送),正在會議室決定下一階段的任務。

現在看來,暗血對空幻之前的決定倒是很滿意,因爲衆人都能看到地面上那些黑骨人,包括那幾名黑骨大佬們離開時狂熱的眼神。很顯然,現如今的朋族,在這些黑骨人眼中已經不再是強大,而是無敵。

因此,即便是他們之中還有人有那麼點異心,也得掂量一下朋族對他們行爲的看法,因爲單單此時露面的空幻和暗血兩人聯手,就可以將他們解決。

之前黑骨三真神的行爲,就很好地證明了神與人的差距:神或許在正面戰鬥中能夠被人用數量優勢勉強抵擋,但一旦神采取靈活的戰術,將無可阻擋。

雖然空幻等人的出現,也有可能少許地打消心靈女神在黑骨族內‘唯一神’的地位,卻能更加穩固朋族在黑骨族中的聲望,強化朋族對黑骨族的控制。特別是在當初採納空幻的建議,將那些理想主義者的朋人,散入黑骨族來聯絡兩族感情之後,黑骨族對朋族早已沒有了一開始的警惕。

“只要結果好,這種行爲多做幾次都沒問題。”

對於暗血的調侃,空幻只是驕傲地擺了擺手,隨後看向一旁政府三院的人員說道:“不過,這麼一來你們以後考察的時候就需要注意了。別表露出無法飛行的實情,否則會對我族造成一些負面影響。”

“……”

(既然如此,你當初就不應該讓我們這些人也摻和進去啊!只是空幻長老和暗血長老加上你們的侍從,就有12人能夠自主飛行,這數量怎麼說也足以震懾黑骨人了吧!)

幾名政府工作員無語地看了看空幻,還是乖乖地點頭表示明白。

雖然現在在這裏埋怨,但當時飄在天空,承受着上萬人的朝拜與敬畏之時,即便明知其中並非全是向着自己,但這些還沒有成爲‘永生’的能量體,更沒有理解到時間的意義的人,根本無法在這種情況下保持淡定。

那種飄飄然的感覺,不僅僅來自於漂浮與空中的身體,更在於漂浮於內心的虛榮。

舒服、滿足、欲罷不能……

“讓這些人體驗這種虛榮感,好嗎?”

暗血有些擔憂,並向空幻投去探究的眼神:“虛榮會導致這些人過於享受這種情景,而開始迷失本心不是嗎?”

“不用擔心。”精神連接上暗血,空幻搖了搖頭:“這六人都是政府三院的高級管理者,平時這種情況其實並不少,只是此次是宗教性質的狂熱,顯然與普通民衆對政府的崇敬是兩碼事,纔會有這種反應。”

宗教的狂熱是全身心的,與政府與民衆之間利益的聯繫差距很大。

“他們都有可能能量化,到時候只要他們努力,想要再享受這種場面,我們給他們就是了,若是這樣能爲朋族多增加幾位幽神甚至陰神,何樂不爲?”

“真的是這樣嗎?”

轉頭看了看這六名還帶着些回味表情的政府三院代表,暗血若有所思,卻最終沒有繼續發言。

而對這些代表而言,之前因爲‘飛’了一次而導致其中三名原人,之後不能在黑骨人面前表露出無法飛行的情況,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只需要注意一下行爲,這些黑骨人還會逼迫他們飛起來嗎?

即便嫌麻煩,大不了改頭換面,再去黑骨族各地考察情況即可。

“暗血大人,之後我們六人將會前往各地調研,請問這方面的支持?”

這次朋族派人過來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在穩定下來的黑骨族內,利用大戰鍛鍊起來的衆多黑骨士兵,配以朋族的武器,來組建出對抗蟲族的炮灰部隊。

而根據這個主要目的,就需要這些代表,在規定的時間裏考察出:黑骨族可用的、可靠的士兵數量;確定怎麼在大面積戰鬥,導致黑骨人大量損失的情況之下,能否繼續保持朋族對黑骨族的控制力;怎麼讓黑骨族不再陷入內亂,同時不威脅未來的朋族;怎麼……

總而言之,一大堆的事情等着衆人去做。

簡化了來說,就是:黑骨族的戰力、黑骨族對朋族(或對心靈女神)的忠誠、黑骨族的可控制性。

因爲事情太多,加之擔心蟲子的問題,所以此次行程留給衆人在黑骨族考察的時間,只有短短一個月。六個人的考察隊伍顯然不可能考察的多麼細緻,所以就必須請求在黑骨族的暗血幫助。

對此,暗血當然做出了準備。

“貞子。”

“女神。”

從暗血身後走出的能量體對空幻而言還是個熟人,因爲曾經有過幾次交談,以幽神級巔峯能量體的記憶,是不會忘掉這些的。

瞄了空幻一眼,暗血暗自撇了撇嘴,然後轉頭看向幾位代表:“這是我在黑骨族的第一神侍,黑骨族內部很多心靈女神牧師都認識她,你們可以在她的幫助下,通過各地的牧師,瞭解到完整細緻的黑骨族情況,甚至比黑骨族國主還要清楚。”

“這可太好了!貞子大人,麻煩你了。”

“沒,各位管理者請這邊走。”

作爲政府工作人員,必要的眼力是不會少的:在暗血說出‘第一神侍’之時,暗血身旁的幾位神侍都沒有任何不滿,加之暗血能夠說出‘所有牧師都知道貞子’的話,可想而知,這位貞子在暗血所屬的心靈女神教會之中,所擁有的地位極高。

求人當有求人的態度,幾名管理者顯然深知這一點。

“空幻,你跟着一起去?”

目送管理者們離開的暗血,回頭正好看見空幻在吩咐自己五名神侍前往保護這些代表,臉上露出微笑。

總裁的蜜寵戀人 “你認爲我會去幹這些細活嗎?”

“額,也是。”暗血一臉無語:“說起來,空幻你是不是重了?”

“誒?爲什麼這麼說?”

“因爲我發覺你基本沒什麼變化,就是臉皮厚了不少。”

“……”

“而且,更像是吉祥物了。”

“嘎……”

空幻此行的定位,是作爲隊伍領導用、戰略威懾用、中途護航用、最終決策用和必要外交用……

就是沒有幹實務這一用處。

所以,不得不說,的確很像吉祥物。

“空幻你就認命吧。”暗血語。

站住,女神探 “暗血長老,你也一樣。”空幻反駁。

“……”

半斤八兩的兩人相視無語。

※※※

將任務交給屬下,空幻這位稱職的領隊,就這樣跟着暗血蔘觀了黑骨族各地,領略了一下黑骨族的風光,然後……

然後無力中。

“到處都是殘垣斷壁,突然有種‘我們做的很不厚道’的想法。”

“……”暗血無語地瞪了空幻一眼,隨即搖頭。

“黑骨族混亂日久,自從我們開始接掌黑骨族的幕後控制,這個種族就逐步開始加速文明推進,卻也加速人員損失。”

男神投喂指南 漂浮在半空中的暗血,臉上沒有多少驕傲,反而帶着一種看破紅塵般的淡然。

在空幻看來,這種感覺,朋族不少長老都有,也許自己也有,只是表現的形式不同而已。

悠久的生命和無盡的經歷,往往是造就這種淡然的原料,卻需要人去體驗才能理解,枯坐一地即便萬年空想也得不出這種感覺,但世間行走不過百年即可出現。

“黑骨二十年,百萬減半,人口劇減。現如今,思想進步,崇尚神明,信仰堅定,卻也沒了當初那‘萬事以己爲主’的反叛。對其自身而言,說不上好,說不上壞;對朋族而言,卻因蟲子的降臨,而變得複雜起來。”

_тт κan _C〇

“炮灰需要數量,可現在損失多了,又有些無力,是吧?都怪蟲子來的太快,明明按照我們之前考慮,是還要等上百年的,切!”

“……”

輕輕揮手驅散瀰漫天空的烏雲,暗血搖了搖頭沒有搭話,而是帶着空幻落到地面,隨即化爲一名普普通通的黑骨女性,並轉身挽着空幻的手臂。

“變身。”

“啊?”

轉角遇見真愛 被突然挽住手臂的空幻,看着黑骨女性外貌,卻因爲除了額頂的獨角、腦後的觸手、身後可愛的尾巴、以及雙腳的關節外,都差不多的暗血,有些發愣。

“啊什麼啊?我們去黑骨族的社會轉轉,雖然現在黑骨族內也有朋人在作親善人員,但以朋人的外貌終歸有些不方便,還是用黑骨人的外貌更好。”

說到這兒,暗血突然有些不適地扭了扭身子,隨後用看待危險物品的眼神盯着空幻:“你、你不會在想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吧?別以爲我不知道,我可是……”

突然間,暗血止住了話語。

“可是什麼?”

愣了一下,暗血平靜過來,隨後扯了扯空幻,語氣莫名其妙地恢復平淡:“沒什麼,變成黑骨人,然後我們過去。”

“……”

“怎麼,還需要我來幫忙嗎?”

“額,這個……”

面對暗血危險的視線,空幻有些退縮:“我對黑骨族的瞭解不多,細節方面記不住,所以變成黑骨人……”

“算了,將身體柔性吧。”

“哦。”

對暗血不予抗拒,身體柔性之後,暗血完全是如同捏橡皮泥一樣給空幻塑性,不過這場景怎麼看都感覺很詭異。

頭部被暗血東扭西掐,從好好一副朋人腦袋樣子,變成莫名其妙的顏料球體,隨後又不斷塑性,觸手變頭髮,獨角被按下去,耳朵變大,面部五官產生細微調整,不一會兒,一頭頂着黑骨人腦袋的朋族生物出現;

上半身需要做出的改變不多,也就是皮膚和毛髮的變化麻煩些,也許是爲了偷懶,暗血直接一句‘用衣服擋着’就果斷跳過,讓空幻哭笑不得;

不過當暗血的纖纖玉手,移動到空幻下半身的時候,總給他一種涼颼颼的感覺,好懸沒有夾緊雙腿。

幸好,暗血的注意力在下半身掃了一遍之後,就果斷移動到了雙腳關節處,然後重重一拉……兩腿頓時多處了一個關節,變成如同故事中狼人一樣的反關節結構。

“好了,大功告成。”

“……”

“怎麼呢?”暗血滿臉疑惑,空幻則滿頭大汗。

“沒,沒什麼,就是有點不適應。”空幻偏過頭去:(難道要說,我總感覺你想要掰斷我某個部位嗎?)

很清楚若是這麼說出來,搞不好暗血真能夠下手的空幻,爲了心理着想,顯然聰明瞭一把。不過使用完全不同於普通生物的反關節,顯然讓空幻在行走上有些不適應。

噗通!

因爲邁腿的時候用力過度,他避開雙腿坐在了地上。

“嘶——”

“喂!不要給我配音啊,混蛋!”

“你有什麼不滿麼?”暗血捂着嘴,卻完全不去掩飾已經完全變成月牙狀的雙眼,以及晃動的尾巴、顫抖的雙肩。

不對!

“……”

空幻露出偵探的表情。

“暗血。”

他的語氣非常平靜,神情非常普通,一切從表面看起來都很是正常。

“什麼事?”

問題是,在這種情況之下,空幻語氣如此正常,反而有鬼。深知此點的暗血頓時戒備地看着空幻,以防對方暴起做出某些【嗶——】的事。

“你尾巴露出來了。”

“……”

呼——劈——鞭打——哎呀——生命-nn……

幽靜的森林之中,迴盪着如同皮鞭擊打的聲音,以及淒厲的慘叫。正好路過的幾名黑骨人膽怯地看了看森林,雖然強作鎮定,卻還是不自覺地加快了步伐。 黑骨族經歷了多年的動亂,此時終於以四大國的形式維持了表面的和平,對於這種和平能夠維持多久,人們不知道,不過他們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爲心靈女神。

正是心靈女神在三國圍攻土木國時站了出來,讓四國主重歸和平,並界定了四方領土,才讓黑骨族恢復平靜,更是在四方之間的中心地帶修建神宮,宣揚親鎮中心,以護和平,才能讓黑骨人們享受到安寧。(ps:以上爲心靈女神牧師語)

因此,黑骨族內對於心靈女神的信仰極爲虔誠。

“這樣好嗎?”

“有什麼不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