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好多帥哥!

都是江城最有名的青年才俊。

這些人的顏值,隨便一個都比她以往偷拍到的那些美男子要好,是真正的美男子。

章熙也知道自己是以若晴好友的身份出現在這裡的,不應該偷偷地拍戰爺朋友們的相片,可她就是忍不住呀。

她想,她躲起來,偷偷地拍上兩張,不拍近照,也不拍正面照,就拍他們騎馬時的帥氣就可以了。

這樣,應該不會得罪人,不會連累好友吧?

正拍得起勁時,手機鈴聲響了。

童熙一看來電顯示是若晴,她狐疑地四處張望,才看到若晴在遠處向她揮揮手。

距離太遠了,兩個人無法喊話,若晴才打電話給她的。

童熙趕緊接聽電話。

「熙熙,你怎麼一個人躲在那裡?」

「有點曬,樹底下涼爽嘛。」

童熙不好意思地笑著。

其他人,沒有騎馬的,都是聚在一棵大樹底下,那大樹底下原就有幾張圓形的大理石桌,以及十幾張石凳子,平時就是供大家休息的。

有幾個人,童熙也是認識的,不過沒有什麼交情。

因為她這個愛好,別人也不太想搭理她。

在上流社會這個圈子裡,她和若晴一樣,都是被人孤立的。

「熙熙,要不,你過來,我們一起逛逛?」

「你陪戰爺吧,不用管我,我自得其樂。」

童熙又不傻,戰爺對好友的佔有慾那麼強烈,她才不過去當電燈泡呢。

「我叫戰寧帶著你玩,你想拍照就拍照,可以光明正大地拍,不用偷著拍,這是戰爺說的。」

若晴也知道有戰爺在場,除非她走開,否則大家都不會來打擾小夫妻倆的。

戰爺的朋友們都是打了招呼就自己尋樂子了。

「真的可以嗎?」

童熙大喜,不敢相信地問道。

「我家戰爺一言九鼎。」

童熙笑嘻嘻的,「若晴,替我向戰爺道謝。」

「好。等會兒我就去找你,咱倆一起騎馬。」

童熙美滋滋地道「沒事,我有美男陪伴就行,你儘管陪戰爺。」

若晴「……見色忘友。」 阮小七見到機會,手中朴刀一揮,就摘下了耶律得重的腦袋。戰場上可不會講究什麼單對單。上了戰場就得隨時耳聽六路,眼觀八方。否則被人摘了腦袋,那也只能自認倒霉。

耶律得重身為主官一死,遼兵的士氣頓時就大降,隨著越來越多的幽雲鐵騎殺進來,馮燁和阮小七二人背後頂著星神虛影,快速的擊殺,遼國的守軍士氣頓時就崩了。

越來越多的遼兵開始逃跑的時候,就沒人再想著抵抗了。大家都是小兵而已,又沒從遼國皇帝那裡得到多少恩惠,憑什麼要給他賣命?混口飯吃罷了。

「小七,你帶人去搶奪糧草,別讓人放火燒了。」馮燁下令道。

「尊令。」阮小七應了一聲,就帶著他那兩百多人沖向糧倉,這幾天他在城中早已經打探好了糧倉的位置。魔神本像顯露,這些魔神轉世的傢伙越是殺戮,越是興奮,實力提升的就越快,天生的就適合上戰場。、馮燁帶著人將戰死的幽雲鐵騎腦袋割下來,收入空間寶石當中。這才直奔軍營。城門這邊潰兵一散,整個遼陽府就亂了,到處一片亂鬨哄的,不少人高呼著:「城破了」,想要從其他城門逃出去的。

還有一些潰兵,想要趁著逃走之前,搶奪一些財物。但是搶劫的過程當中,又發現了漂亮女人,那就乾脆一不做二不休。這個時候,哪裡還有人顧得上管別人。這些人同樣在高呼著:「城破了」,並且藉此引發混亂,好渾水摸魚。

潰兵們跟著有樣學樣,還有不少遊手好閒的混混,潑皮無賴,見到城池亂了,也跟著趁火打劫。這下子偌大的東京遼陽府算是徹底的亂套了,人人自危。

當秩序失控的時候,最先倒霉的永遠都是沒有自保能力的小老百姓,高門大戶們聽說城破了,趕緊武裝家丁,緊閉府門以自保。

遼國貴族們消息靈通,這會兒已經知道攻城的是什麼軍隊了。馮燁的幽雲鐵騎他們早有耳聞,只不過一直都沒放在心上。當初三千幽雲鐵騎破遼國十萬大軍的時候,這些遼國貴族也不過就是當個新鮮事聽聽。畢竟距離他們還遠。

誰都沒想到,這才幾個月的時間,馮燁的幽雲鐵騎已經打到東京遼陽府來了。馮燁在遼國早就已經是一個臭名昭著的人物了,畢竟他最喜歡打劫遼國貴族。

在他的治下,沒有一個契丹有錢人,能夠不被抄家,保住自己的財產的。有聰明的已經開始帶著家人,帶著護衛跑路了。

還有些貪財的想要多收拾一些浮財再跑。更有一些人,不甘心失去自己偌大的家業,組織家丁,串聯其他貴族,準備將馮燁趕出遼陽府的。

不同的人,想法不一樣。最終的命運當然也會截然不同。性格決定命運,在這一個表現的淋漓盡致。

馮燁帶人衝到軍營的時候,已經有遼將在組織兵馬備戰了。可惜馮燁來的太快,遼國兩萬守軍又分散在各處城門。耶律得重又帶走了一部分人,如今剩下的這些人,不足八千。

馮燁長槍高舉:「沖啊!」背後金色的金鰲龍首高昂,仰天龍吟。那龐大的體型又凝實了一層,壓迫的遼兵本就不多的膽氣一時俱喪。不知道多少人悄悄的趁著將領不注意的時候,扔掉武器當了逃兵。

幽雲鐵騎人馬俱披甲,直接闖門而入。區區柵欄根本攔截不了衝鋒起來的幽雲鐵騎。被衝鋒起來的幽雲鐵騎一撞俱碎。

兩名遼國將領不甘心就這麼丟失了城池,顯出背後星神虛影,對馮燁發出決死的衝擊。可惜雙方的實力相差的太大,根本就擋不住馮燁的一擊。不過也算是為國盡忠,死得其所了。

幽雲鐵騎沒用多少時間,就已經掃平了軍營,逼降了五千多守軍。馮燁留下500幽雲鐵騎看守這些降兵,又帶著人開始掃蕩城中的治安。唯獨沒有去封鎖城門。

畢竟他現在手中人手少,如果再分兵去佔據城門的話,很容易被人各個擊破。那些遼國貴族府上看家護院的,高手絕對不在少數。

那些凶星入命的高手,一旦沒有高手抵擋,屠戮幽雲鐵騎還是很容易的。

最聰明的遼國貴族,已經在城破的第一時間帶著家人和護衛跑了。想要多帶一些錢的人家,距離城門近的也跑了。那些得到消息晚了的,偏偏還貪財的遼國貴族,這個時候出門,可不就正撞上,正在巡城的幽雲鐵騎。

隨著馮燁的巡城,東京遼陽府迅速的安定了下來。至於那些想要搞串聯的遼國貴族,更是在第一時間被馮燁帶領著幽雲鐵騎給覆滅了。

等徹底的掃清了城內的敵人,馮燁才開始派人接手城門。接下來只要能夠守住遼陽,擋住遼國那三十萬大軍的反撲,用不了半個月就能讓那三十萬大軍因為缺糧而土崩瓦解。

遼國其他地方確實還有糧食,但是遠水不解近渴,運輸也是個問題。一時半會的來不了,那三十萬大軍的士氣就會崩潰。必敗無疑。

作為遼國的東京遼陽府,那是真的富庶,遼國的達官貴人多如牛毛,如今這些財富土地全都便宜了馮燁。

「徵兵」馮燁第二天一大早就讓人四處張貼徵兵的消息。只要這個時候願意當兵,幫助抵擋遼人的,統統分給20畝土地當做安家費。

馮燁徵兵的消息一出來,頓時引發了不小的轟動。所有人都知道遼國的大軍即將來攻。但是也正因為如此,馮燁才願意拿出每人二十畝地的安家費。當初在南京徵兵的時候,可是只給10畝地的。

任何時候,都不缺少願意用命來搏富貴的人。富貴險中求,很多平民努力奮鬥了一輩子,都不能置辦上20畝地的家業。大多數的情況都是在遼國貴族的剝削下,日子越奮鬥越窮。

不少人都願意跟著馮燁當兵,如今的馮燁也算是名聲在外。在遼國的唐人心目當中,他是個英雄。就連昨天投降的那些遼國士兵,聽說了馮燁徵兵的優惠條件以後,都紛紛表示,願意為他打仗。

想想金國以稀少的人口起兵,短短几年的時間,就橫掃遼國,隊伍迅速的發展壯大。就能知道這些遼國底層,對高層究竟有多麼的不滿了。願意支持馮燁也就毫不奇怪。 紫晶龍爪鳳這種魂獸,烏皮烏骨烏肉烏血,堪稱行走的天材地寶,深受其他魂獸和魂師的喜愛。

當然也有內外全黑,或者只有骨黑者,但是外白內黑,才是其中最寶貴的。

叢冠、纓頭、藍耳、鬍鬚、絲毛、烏皮、烏骨、烏肉、毛腳、五爪。

可以說是非常的威風凜凜和漂亮吧,而且這種魂獸中的雄性又堪稱公雞中的戰鬥雞,尤其是叫聲,竟有幾分像鳳鳴,清麗洪亮高亢,撼動人心,極具穿透力。

如此來看,實力似乎也是不錯的,但誰讓它偏偏深受其他魂獸和魂師喜愛呢。

如此只要被其他魂獸或者魂師遇上,幾乎就是悲慘的下場,可以說,除了人類飼養的,野外幾乎都絕種了,奧斯卡能碰到一隻適合自己吸收年份的,簡直就是運氣太好了。

這天,馬紅俊又將一塊千年的黃精給小黑喂下,當他要離開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動不了了。

艱難的轉過身,就見他養的這隻三米高的紫晶龍爪鳳,清亮的眼眸中流露出一抹不舍的情緒,緊緊的注視著他。

一抹幽深的紫色光芒從它的鳳冠上亮起,漸漸擴散至全身。

「小黑,不要,我早都不要你做我的魂環了,你快停下啊!」

馬紅俊聲音在顫抖,他慌了,隨著長時間餵養,他早就對這隻白鳳有感情了,早都已經放棄讓它做自己的魂環了,不然他又怎麼會讓小黑一直成長到現在呢。

要知道,他的第三魂環,根據大師對他體質的檢測,應該獲取的是三千多年的魂環,小黑早都超出他吸收的正常極限了。

五千多年份的紫晶龍爪鳳,也就是小黑,它的靈智已經開了,有了一定的智力,它知道馬紅俊最開始培養它的目的,馬紅俊以前對它每日的催眠,它也從來沒有想過反抗。

它們白鳳一族因為體質原因,深受魂獸和魂師喜愛,這是刻在骨子裡的,它知道自己即使從這裡逃脫,也難以改變被其他魂獸或者魂師獵殺的結果,最終變為盤中餐,成為其他魂獸、魂師,修行進階的資糧。

所以當它知道自己卡在五千兩百年份修為,無法再進步的時候,它最終下定決心,將自己一身馬紅俊賜予的修為還給它。

所以它在今天吃完最後一塊黃精后,魂力鎖定了馬紅俊,開啟了對他的獻祭。

只是馬紅俊並不知道,實際上也是他把小黑給害了,就算天材地寶可以加速魂獸的成長,但也不能天天當飯吃。

以前從來都沒有過這種事情,馬紅俊不知道,史萊克的眾人也不知道,就算是身為魂獸界的大佬小舞,她也不知道。

她當年和她母親吃的那種東西等級太高了,遠遠不是馬紅俊催生的千年靈藥能比的。

所以這就造成了小黑的悲劇!

他這一年多不間斷的餵養,讓小黑只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就成長到了五千多年份,這簡直是不可想象的。

但是由此一來,小黑的根基也被他無意中給毀了,讓它卡在了五千多年,再也無法進步。

本來馬紅俊只是想讓小黑快速成長起來,好做他的魂環,後來隨著餵養有了感情,不忍心后就放棄了,轉變成好心培養成全小黑,但是他卻沒有意識到,他的好心,反而害了小黑。

他要是知道,用他前世的話來說,就是是葯三分毒,小黑補的太過,已經中毒太深,虛不受補了,所以它才會再也無法進步了。

小黑從靈智未開前就接受馬紅俊的靈識催眠,是以一直很親近馬紅俊,後來它到了千年靈智漸開,更是能從馬紅俊身上感受到對它的善意,所以也更加的親近馬紅俊。

只是它懵懂的智慧,也只是隱隱約約感覺到,它是因為那些好吃的食物吃多了,才導致自己無法再進步了。

一個不知,一個不懂,但這不妨礙馬紅俊繼續餵養,也不妨礙小黑繼續吃它喜歡的食物,也不妨礙小黑親近馬紅俊。

白鳳一族的命運是刻在骨子裡的,誰讓它們這一族是行走的天材地寶,更難能可貴的是,還具有一絲極為稀薄的鳳凰血脈呢。

所以它在知道自己無法再進步后,便決定了取之於馬紅俊,便還於馬紅俊。

馬紅俊的悲鳴和小黑爆發的巨大魂力波動,早就驚動了史萊克的眾人。

當他們極速趕到馬紅俊雞舍的時候,就只看到小黑化為幽紫色的光芒沖入了馬紅俊體內。

馬紅俊悲慟的呆立原地,頃刻間,一道巨大的深紫色圓環從天而降,緩緩縮小,漸漸沒入馬紅俊體內。

一股強大的魂力波動從馬紅俊身上爆發,熾熱的紅彤彤火焰洶湧而出,在馬紅俊身上肆意燃燒,但卻對他造不成一點傷害。

一道紅彤彤,翼展三米、身長四米的巨大火鳳虛影懸浮在馬紅俊背後,一明黃一火紅一深紫三道魂環靜靜的在火鳳虛影身上轉動。

奇異的是,那道深紫色的魂環,顏色竟然隨著時間的流逝越變越淡,直到整個魂環完全變成了如第二環一樣的火紅色,才停了下來。

「鏘!」

火鳳虛影一聲高亢的鳳鳴,展翅衝天而起,渾身沐浴著熾熱的火焰,在空中飛舞盤旋。

在場的眾人,包括馬紅俊,聽到那聲鳳鳴,忽然覺得自己的一切負面情緒一掃而空,精神狀態前有未有的高亢,一個個變的神采奕奕,精神飽滿。

似乎,小黑那稀薄的鳳凰血脈,讓一直在接受日月太極圖淬鍊的火鳳凰武魂又有了一些改變,否則武魂的鳳鳴之聲,是不會有這種神異的效果的。

其實火鳳凰武魂,自從馬紅俊接受大師的建議開始用日月太極圖淬鍊,就一直在潛移默化的進步著,雖然他依舊無法徹底煉化掌控武魂,但是也讓他的武魂和別人的不一樣了。

只是馬紅俊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大師也沒有意識到,弗蘭德、唐三他們就更加沒有意識到了。

否則,為什麼偏偏就是馬紅俊的武魂能夠完全同化吸收千年藍銀草的魂環,變成自身本命魂環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