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第一次玩這樣的項目,說實話,還是挺爽快的!

「先歇會兒。」

陳楚玉仰卧在橡皮艇,陽光直接照下來也不覺得熱,反而身上都是濕的,有絲絲涼意。

「哇——」

人群中爆發出一陣驚叫,不知道是誰開的頭,居然開始打起了水仗。

她們的橡皮艇剛好是在中間,兩面夾擊下,被人潑了無數次。

水道還不斷地有橡皮艇衝下來。

陳楚玉看清楚剛下來的是劉暢,趁著他不注意,一把搶過他綁在邊上的水瓢。

「哈哈哈!你落我手裡了!」

一大瓢水從他頭上淋下來。

劉暢甩甩頭,嘿嘿一笑,解下自己的安全帽反潑回去。

「哈哈哈……」

池子里的笑聲簡直要溢出去!

「等等,我們先停下,」劉暢做了個停住的手勢,還是沒能擋住對方潑來的水,一邊閃避一邊喊:「陳楚玉!你先停住,班長在後面,我們留著力氣潑他!」

陳楚玉一愣,說得對!

陸潤聲平時太嚴肅了,也不敢跟他開什麼玩笑,趁著這次機會,他是首要的進水目標!

兩人就此達成同盟,第七恬在一邊傻愣愣地笑,她的力氣沒那麼大,只能趴在邊上,時不時讓人往頭上淋一盆水了。 「班長下來了!」

不知道是誰開的頭,十來個水瓢齊刷刷地往同一個方向潑,有些力氣不足的,直接就把水倒在了前一個人身上。

「誒,你幹嘛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看錯了腦袋。」

「……」

「哈哈哈,好逗!」

第七恬跟在旁邊看熱鬧,她手上沒有東西,只能去撥拉兩下水面。

陸潤聲大概是沒想到從高出落下,歡迎他的居然是這麼大仗勢的水戰。

毫無防備地被潑了一頭。

「哈哈哈哈,班長我幫你洗個頭!」

等大家手裡的水都潑出去,忽然又齊刷刷地回頭,假裝剛才不是自己做的。

陸潤聲抹了把眼睛,被水糊得都快張不開了。

我是你記不住的過眼雲煙 睜看眼,大家都在各玩各的,想找到剛才給他「洗頭」的人,怕是有些困難。

無奈地戴正了帽子,看了下對面坐著的林思翰:「你沒事吧?」

林思翰搖搖頭,他也被這水沖得夠嗆,陰鬱了多天的心情突然放晴,跟這天氣一樣。

陳楚玉笑嘻嘻地把橡皮艇劃到他們身邊:「怎麼樣?爽吧?」

「爽。」

陸潤聲臉上掩不住的笑意,已經準備好下一段路程的沖刷了。

從上一段路下來的橡皮艇越來越多,已經有人在岸邊上把一個個待久了的往下面推。

尖叫聲此起彼伏,陳楚玉趕緊回身抓穩:「田恬,準備好了。」

很快就輪到她們,陳楚玉雙眼緊閉,這次沒忘了把嘴巴也閉得死緊。

漂下去的感覺就像是被人扔進了一個大型的洗衣機里,水流急得根本停不住,一連幾個彎道,直到最後才發現身上都被撞得青紫了。

一直漂了二十來分鐘,才到了一個大池子里,又是一群人在裡面打水仗,可是好歹比從高處掉下來要好些。

「啊田恬,你一定要留好那封信,我感覺都把我給弄成腦震蕩了。」

她離失憶的目標又近了一步。

第七恬這次是被沖得沒力氣了,癱在了一邊。

她能感覺自己的手都在發抖。

衣服濕了貼在背上,有風吹來,忍不住打了個冷戰。

「我們趕緊下去了吧,我也覺得冷了。」

陳楚玉招了招手,示意她繼續抓好兩邊,跟一個赤膊的大叔比劃了一下,對方明白了她的意思,拿了個長長的棍子,頂上有個小鉤子,把橡皮艇邊上的環一拉,就往下面去了。

十分鐘后,總算是見到了正常的地面,水位由深到淺,剛好沒過膝蓋的時候,幾個男生幫忙她們拉住了橡皮艇讓她們下來。

就算是陳楚玉這麼有精力的人,也被折騰得夠嗆。

第七恬下來感覺自己連路都走不穩了,有個人突然拉住她手臂,對方的力氣比她大得多,她整個人都快垮了還是被穩穩地扶著。

「拿著,喝杯薑茶。」

陸潤聲和林思翰比她們先到,給陳楚玉也拿了一杯紅糖薑茶。

「謝謝。」

第七恬接過喝了一口,辣味一下就把剛才的冷意給衝散了不少,暖暖地一團在胸口。

陸潤聲把她扶到最近的座位:「趕快喝了暖胃。」 A中辦公室。

林啟明拿著一疊合同,臉色陰沉得可怕。

對面坐著初三級級長,在年級里大部分老師都是聽她的,包括林啟明,可她仍有些不自在,雙眼不敢跟他對視。

「王老師,」林啟明開口:「你在A中任教多久了?」

「十八年。」

聽到這個問題,她又找回了一點自信。

在學校,資歷就是最好的底氣。

「這麼久了你對A中有什麼意見嗎?」

林啟明質問的語氣讓王級長很是不滿,就算他跟學校的股東有關係,在校的職位並不如她,怎麼樣說話也應該客氣點。

她手邊放著準備好的旅遊社資料。

項目正是今年初三級去的地方。

林啟明今天找她來正是因為這件事情。

學校的所有學生團體外出旅行項目,無論大小,都會跟C社預約,這麼多年,C社提供的服務是他們都知道的高水準,且負責人計劃周詳。

這次王級長本來也該找到C社,可是偏偏她們家侄女進了一個小旅行社,名氣不算很大,剛進公司沒業績的新人不容易出頭,不知道她從哪裡知道了A中計劃畢業游的事情,軟磨硬泡著讓王級長給安排一下。

倒不是因為自家親戚的緣故,可是對方開出的回扣點,讓她不禁動了心。

王級長從大學畢業,因為成績優異能力也算是突出,直接就到了A中任教,比她那些同屆出來還要不停找工作的同學的起點高出許多。

A中的薪資一向是同行里突出的,學校里不少教師甚至是學生都穿著奢侈品牌。

她從來不甘下風,心裡也有莫名的虛榮。

時間一長,王級長迷失在自己每個月工資花光了帶來的美好世界里。

珠寶和包包大衣。

雖然到現在她還是孑然一身,可她相信自己是個活得美好且精緻的女子。

那些粗俗的漢子怎麼能理解她想象的世界。

所以她就一直做著月光族,活得開心得意。

最近手頭有些緊了,侄女說了這個項目也就是買個門票,沒什麼大礙。

她一考量,也對,這筆回扣又可以讓她買多兩個包包,何樂而不為?

王級長低著頭,林啟明看不透這個女人的想法,也懶得猜。

他本來不過問這些事情,只是下課偶然聽見兩個孩子在那l聊天:

「這次漂流玩得挺好的,就是吃的好差,就那麼兩根菜一口飯,我沒吃飽。」

另一個點頭贊同:「早知道我們帶多點吃的了,晚上我都是餓著回來的。」

林啟明的腳步停了一下,轉而加快到了辦公室,C社他以前也接觸過,而且他們每次給學生訂的都是最好的伙食。

林家有股份,哪裡敢給他們吃得差了。

他打電話給林翹直接去問,對方一頭霧水:「今年A中還沒有聯繫過我們。」

這才找到了王級長,百般迴避最終試圖以一個含糊的理由推脫。

「我沒什麼意見。」

王級長終於開口說話。

林啟明露出一絲冷笑:「沒有嗎?那是誰給你這麼大的膽子把學生的安危交出去?!」 他這話彷彿給了對方辯解的機會。

王級長擺出一副比竇娥還冤的姿態:

「林老師,您可別扣這麼大一頂帽子在我頭上!」

要是時間長路途遠的她也不放心讓侄女那個小公司去操辦,可是只不過一次漂流,現在都到最後兩個班了!

她一臉的不服氣。

撩妻高高在上 林啟明知道學校有學校的規矩,他和王級長是屬於私人談話,沒法給她下定論。

即使是把手上的合同提供給政教處,也要先考慮她所帶的班級正要面臨中考的問題。

「林老師,我知道你緊張學生,可是我做老師也十幾年了,這點經驗還是有的。」

王級長不等他再開口,已經扭頭離開了辦公室。

……

第七恬和陳楚玉並排坐在一起喝著薑茶,林思翰把她們的包已經拿了過來。

陸潤聲帶了很多的薑茶,讓男生們幫忙分發給從水裡出來的女生。

「謝謝班長。」

這麼溫馨的舉動讓她們都有些後悔剛才這麼死命地潑他水了。

陳楚玉第一個叛變:「班長,我舉報,剛才是劉暢說要整你的!」

「啥?」

被點名的劉暢手裡還拿著兩個杯子,不知道陳楚玉說了什麼,可是為什麼大家的表情都怪怪的?

吳茉莉是後面來的,她也接了一杯薑茶,一群人衣服都濕漉漉的,坐在這裡聊天卻不覺得冷。

有個女生髮現第七恬手裡拿的不是她們這種一次性的薑茶飲料,問:

「第七恬,你自己帶的呀?」

這保溫杯看著挺大,背起來應該是挺沉的。

第七恬還沒開口,陳楚玉就回了:「對啊,結果她不舒服還是我背下來的。」

她對第七恬使了個眼神,於是她沒作聲。

「好了好了,趕緊喝完換衣服去,不然要感冒了。」

劉暢不知道從哪搭了條毛巾在身上,看著特別滑稽。

可他也知道,女生的身體哪有他們這種漢子能抗,到時候一個個感冒了,還不是得老師說要發揚「幫助同學」的精神,啥活都他們包了。

別人拿著一次性的杯子喝完就扔了,第七恬拿著保溫杯不知道放哪,裡面的薑茶很多,她才喝了一半不到。

冷總裁,你好狠 「給我。」

陸潤聲把書包都從寄存點拿出來,拉開拉鏈,裡面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你該不會就只帶了這個吧?」

第七恬有些不好意思。

「沒什麼可帶的。」

他淡淡地回了句,把保溫杯往包里一塞就完了。

吳茉莉漂完感覺很累,一直在邊上休息,這一幕落入她的眼裡。

忍不住澀澀開口:「原來是他給你帶的呀。」

第七恬回頭看見她的表情,跟著陳楚玉看了那麼多的小說總是有些知覺:「不是……你誤會了。」

「呵,他對你很特別嘛。」

自從兩年前的事情之後,吳茉莉跟她一向很少交集,再加上陳楚玉這風風火火的性格,只要她一靠近,就露出一臉的不耐。

這是兩人許久以來第一次說話。

第七恬一直不明白當初她為什麼那麼做,可現在,總算是反應過來。 「田恬你快點!看樣子要下雨了。」

陳楚玉剛說完,就有黃豆大的雨點打到她身上。

「我這烏鴉嘴!快!」

第七恬不能再說什麼,被她拉著迅速地去換衣服。

回頭看時,雨幕已經遮住了所有的視線。

「轟隆隆——」

第七恬包里有帶傘,陳楚玉拿東西的時候把她的也一併帶了過來。

可是這樣一把碎花薄傘,在大雨面前顯得過分軟弱,三兩下風吹就覺得傘骨都要散架了。

「車在那邊。」

陳楚玉的聲音被風颳得老遠。

誰能想到剛才還燦爛的天空突然就變成了黑幕。

烏雲沉沉壓下,雨水砸向地面的人群。

「啊,快走!」

這時候除了還呆在水裡的,岸上換了衣服的人都拚命找其他的地方躲。

兩人好不容易到了大巴門口,身上又要濕了大半。

「快上來!」

坐在車裡的人還幫著拉了她們一把。

不知道是不是幻覺,總覺得這大巴也在風雨里飄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