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知道顧銘的蔬菜好,誰吃誰都會誇,可是竄門帶這個東西過來,不是誠心讓人誤會嘛。

埋怨歸埋怨,該解釋的還是要解釋,她解釋說:「顧銘這蔬菜跟市面上的不一樣,味道非常好,對身體也有好處。」

秦思雨拿起一根胡蘿蔔遞給何芷柔,說:「芷柔,你嘗嘗,不會讓你失望的。」

「是嗎?」

何芷柔故作驚奇的接了過來,嘗了一口后,驚訝說:「還真不一樣,你男朋友自己種的?」

「算是吧!」秦思雨說,不敢把顧銘身體的秘密告訴外人。

何芷柔開心說:「看來我以後有口服了。」

聽到這話,顧銘一喜,何芷柔這是間接的告訴他,她以後會常住這裡。

何芷柔有口服,那他就是幸福,美滋滋。

做戲做全套,當著秦思雨的面,何芷柔主動伸手介紹道:「何芷柔,思雨的朋友,以後住你們隔壁,請顧先生多多關照。」

顧銘握上何芷柔軟弱無骨的玉手,說:「都是朋友,何小姐無需客氣,以後家裡需要換燈泡、修水管、搬東西什麼的儘管找我,我隨叫隨到。」

何芷柔:「……」

顧銘這是把她們偷~情的理由都想好了啊!簡直喪心病狂。 這能讓顧銘稱心如意?

她覺得不行,不能助長顧銘的囂張氣焰,免得顧銘偷上癮了。

何芷柔扭頭,看著秦思雨說:「思雨,你不覺得你男朋友看到美女殷勤得有點過份嗎?話還沒有說兩句,就想幫人家幹活。」

「我覺得這很危險,你必須得好好管管,別他幹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你還蒙在鼓裡。」

秦思雨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顧銘一僵,趕緊把何芷柔的玉手鬆開,賺表現說:「那個,你們聊,做飯的事情交給我。」

說完,不等二女答應,他提著菜籃子進廚房。

看到這一幕,二女撲哧一下,笑噴了出來。

男人,特別是有錢的男人,少有專一的,在外麵包養情人,幾乎成為公開的事情。

顧銘有錢毋庸置疑,加之又厲害,需求高,乃怕不說,秦思雨都知道,顧銘背著她在外面有女人。

她只是不想深究罷了,哪成想顧銘心虛成這樣,她想不笑都不行。

至於何芷柔,則是赤果果的嘲笑,嘲笑顧銘膽子小。

這點膽子也敢出來偷~人,簡直笑死個人。

廚房,阿姨在忙,顧銘讓阿姨下班,把做飯的事情交給他。

對此,阿姨肯定是不敢的,所以何芷柔也緊跟著進入廚房,交代此事。

阿姨離開,顧銘又想去占何芷柔便宜,何芷柔喝止道:「老老實實做你的飯,讓我們等太久,我非得讓思雨請你跪搓衣板。」

顧銘:「……」

老實幹活,一如既往的麻溜,不到半個小時,幾樣小菜被他端上桌。

香氣撲鼻,令人食慾大開,二女迫不及待的品嘗起來。

一致好評,卻毫無卵用,二女壓根沒有獎勵顧銘的意思,一邊吃一邊接著聊天。

至於聊什麼,無外乎就是女人經常聊的化妝、保養、穿衣打扮什麼的。

當然,共同愛好瑜伽不能少。

這顧銘很有話語權,忍不住插了幾句,王婆賣瓜,自賣自誇,說他如何如何牛~逼,如何不費吹灰之力完成瑜伽最高難度的十個動作。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聽到這裡,塵封腦海中的記憶被喚醒。

何芷柔陷入回憶中。

仿若昨日,歷歷在目,可她的處境卻是大不相同,今日的她,枷鎖盡去,心病盡除,開始了新的生活。

而這一切,都是顧銘的功勞。

趁著秦思雨上洗手間的機會,她說:「謝謝。」

顧銘一愣,馬上明白何芷柔說的是趙希蓉生病一事,沒有謙虛,反而邀功說:「打算怎麼謝我?」

何芷柔說:「我願意一直住這裡,就是對你最好的感謝,你還想我怎麼謝你?」

「讓我親一下。」

「沒漱口呢。」

「沒事,我不嫌棄你。」

何芷柔:「……」

她嫌棄顧銘啊!!

然而,顧銘就是想治何芷柔的潔癖,壓根不等何芷柔答應,已經把嘴湊了上去。

何芷柔不是很熱情的回應著。

不敢吻太久,聽到有腳步聲響起,兩人立刻分開,等到秦思雨回來的時候,兩人已經中規中矩的坐在那裡,聊著瑜伽有關的事情。

聊著聊著,聊到工作上。

何芷柔說:「思雨,要不你不當瑜伽教練了,過來幫我怎麼樣?」

「幫你?做什麼?」

「做化妝品生意。」

「賣化妝品嗎?這個我沒賣過,怕是幫不上你什麼忙。」

何芷柔白眼說:「我哪能讓你賣化妝品,我是讓你過來幫我管理公司,當我幫手。」

「這我也不會啊!!」秦思雨無奈說。

她最擅長的就是瑜伽,大學畢業出來找的工作也是瑜伽教練,其它事情沒有做過。

何芷柔說:「不會沒關係,我也不會,我們慢慢學,學著學著就會了,前面的虧損就當交學費,沒事,反正是我的公司,不怕虧。」

有錢任性,秦思雨無奈說:「我走了欣姐咋辦?她一個人忙不過來的。」

「一起,把瑜悅佳人關了,反正一年也賺不到幾個錢,不瞎忙活。」

顧銘認同的點了點頭。

確實,作為他的女人,沒有必要去干一年幾十萬收入的工作。

要麼,她們就不做事,拿著他的錢到處嗨皮。要麼,她們就做大事,這才對得起她們現在的身份。

見顧銘支持,秦思雨想了一下說:「那我明天問問欣姐,要是她同意,我們就去給你做事。」

「嗯嗯。」

何芷柔開心的點了點頭,撇了顧銘一眼說:「你要不要加入?」

「我?」

顧銘搖頭說:「我就算了,不懂那個,你們要是缺資金可以給我說,這個我有。」

至於技術……

顧銘想了想,沒說。

先天神珠中到是記錄了一種丹藥,名曰定顏丹,可以讓一個人青春永駐。

可是,它的材料實在太難得了,無一不是千年以上的珍品藥材。

相關配藥他早已經種植下去,但想要達到千年藥性,乃怕在先天神珠中生長,都需要數年時間。

數年而已,一眨眼就過去了,沒啥,可關鍵其中主葯不老草卻是難尋的存在。

沒有機緣,壓根得不到。

他沒有把握一定找得到,所以他一直不敢講出來,怕以後沒有辦到,讓他的那些個女人失望一場。

他只承諾他有把握的事情,比如極品培元丹。

已經在煉,比培元丹麻煩,需要三天時間,丹藥數量也比培元丹少很多,只有十顆。

不過這沒事,只要有太歲在,血靈芝他完全可以自己培育,不愁沒有極品培元丹給他的女人吃。

一年吃一顆,不說保她們青春永駐,至少衰老過程會大大延長。

同時,壽命也得到極大的提升。

她們的美好人生,現在才剛剛開始。

定顏丹秒殺市面上一切保養方法,有它,先天神珠還需要記錄其它保養容顏的丹藥嗎?

先天神珠瞧不上,沒有記錄,害苦了顧銘,想給何芷柔提供技術上的支持都不行,只能靠她們自己。

至於培元丹,這個真不能算,這是改善身體的葯,身體好,氣色自然好,這是相輔相成的事情。

培元丹他已經交給黎玥,自然不會再給何芷柔,所以他只能提供錢,大把的錢,砸出一系列質量過硬的產品來。

然而,何芷柔並不領情,不屑說:「誰稀罕你的錢?錢我有的是。」

顧銘:「……」

他總覺得三個啥都不懂的女人去搞化妝品公司,會虧一大筆錢。

忍不住,他想看一看。

【作者題外話】:第一更,求票支持,拜謝。 凝神靜氣,慧眼開啟,何芷柔的曼妙身姿出現在他眼中。

膚如凝脂肌如雪,何芷柔的嬌~軀當真是美得不可方物,如果不是何芷柔身上的姨媽巾提醒著他現在是何芷柔特殊的日子,今天晚上他都想偷偷摸摸到何芷柔家裡來跟何芷柔翻雲覆雨。

咽了咽口水,身體忍不住還表達了一下對何芷柔嬌~軀的敬意,他這才把目光投向何芷柔的氣海。

這一看,顧銘笑了。

何芷柔她們經營公司何止有問題,還很快就會陷入資金鏈斷裂的困境中。

這還不需要他的錢?除非何芷柔好意思跟家裡要,好意思去銀行借貸。

他沒有想過提醒何芷柔,因為有些學費,該交的必須交,不交,成長不起來。

他憋著不笑,說:「何小姐,話別說的那麼滿,沒準有一天你就需要我的錢。」

何芷柔不信,說:「不可能有一天。」

「那萬一有呢?」

顧銘挖坑道:「要不我們打個賭,賭有沒有那一天?」

「賭什麼?」何芷柔問。

「你想賭什麼?」

何芷柔壞笑說:「我贏了想看你在小區內裸~奔,你辦得到嗎?」

顧銘:「……」

他真想說,他贏了他也想看何芷柔裸~奔,但是想了一下,貌似吃虧的是他,忍了。

他想了一下說:「我要是贏了,那你得答應我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

「現在我還沒有想好,等我贏了,我再告訴你,可以不?」

其實顧銘是想好了的,想讓何芷柔替他那啥,徹底治癒何芷柔的潔癖。

可是,這種事情他哪敢當著秦思雨面說,只能說他沒有想好。

「行!!」

何芷柔答應,覺得她不可能輸,迫不及待的問:「時間多久?一個月如何?」

「可以!!」

顧銘答應,補充道:「不能故意拖到一個月後才告訴我,缺錢,必須馬上講,不能找家裡要,更不能找銀行貸款,只能是你現在的錢。」

「行。」何芷柔點頭,自信滿滿說:「你就等著輸吧!等著在小區內裸~奔吧!」

「呵呵。」

顧銘不說話,事實會證明一切。

秦思雨白了兩人一眼,都不知道怎麼說這二個人,好端端的打什麼賭,多傷和氣。

不過,事實已經成定局,她也就懶得管了,等結果,顧銘要是贏了,讓他別提過份要求就行了。

至於何芷柔贏……

想到顧銘在小區內裸~奔,她就開心,豈會替顧銘求情。

晚餐結束,秦思雨和顧銘也沒有急著回家,繼續在何家玩,一直到晚上九點,這才回到家中。

到家,該發生的事情自然而然發生了,只是地點不在床上,在客廳。

不愧是練瑜伽的女人,給人的體驗就是不一樣,各種姿勢想來就來,毫不吃力。

顧銘快樂著。

一夜過去,第二天吃過早飯,秦思雨和何芷柔出發前往瑜悅佳人,找劉羽欣商量入伙的事情。

至於顧銘,則是拿著草圖,前往夢家。

董事長辦公室,顧銘見到周夢伊。

白色襯衣、黑色西褲,玉足上一雙黑色高跟鞋,周夢伊一如既往的幹練,女強人氣場十足。

能夠征服這樣的女人,能夠在這樣的女人身上逞威風,無疑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

顧銘距離成功只差一步之遙,因為他已經征服周夢伊的心,可是,他卻沒有機會在周夢伊迷人的身軀上逞威風。

比如現在,要是換成方雪,他早就把方雪摟入懷裡,肆意蹂躪。

可是周夢伊……

他不是怕周夢伊拒絕,而是壓根不可能,張媛媛站在一邊看著他呢。

咳咳!!

顧銘清了清嗓子說:「張助理,我跟周董有重要事情要談,能先迴避一下嗎?」

張媛媛不動,說:「顧董,有什麼事情你們儘管談,我不會打擾你們的。」

顧銘:「……」

瞧瞧,多牛~逼的助理,連副董事長的話都不聽,壓根沒把他這個副董事長放在眼中。

這也怪他,答應教張媛媛賣房,至今沒有兌現承諾。

以前張媛媛還有個念想,覺得說不準哪天顧銘就帶她去賣房,讓她可以近距離窺探顧銘的秘密。

可是現在,她死心了。

知道的越多,她才知道顧銘賺錢的本事有多厲害,別的不說,單說這一次拿地,幾腳下去,二十億到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