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理解梁朝的做法,有工作要加班無可厚非,可道理是這樣的,真正作為家庭的一員可真的受不了自家丈夫這麼不顧家,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變成這樣了,明明之前還答應過生日的時候陪孩子去廟會了,可結果顯而易見,是又被放了鴿子。

一時間,少婦湧起了要自己帶著孩子回娘家的打算,至少會娘家不會讓孩子對父愛有那麼多的牽挂。

「走吧小辛,咱們去逛廟會把。」

沒有父親的陪伴,梁辛感覺空蕩蕩的。

梁辛的母親感覺到孩子的小心思,作為母親在這時候只能緊緊的握著孩子的手,給予她足夠的安全感。

走出門,大街上空蕩蕩的,今天小鎮上的許多人都跑去了廟會,還堅持在工作崗位上的也就只有維護公共秩序的部門了,比如交警。

哥哥,疼我請進來 對與這些人們,葉樂對他們十分的欽佩,這種時候還必須堅持在工作崗位上。

可一想到,自家的丈夫有何嘗不是如此呢?和他們一樣必須堅持在自己的崗位上,作為外人來看是很欽佩,可作為家人來說,這些人就是不顧家…

「人啊…真是複雜…」葉樂對在指揮交通的交警們鞠了一躬,繼續走路去廟會的地點,這距離自家並不是很遠。

就在葉樂和梁辛要踏入廟會的時候,發現了有哈士奇一直跟著他們。

這哈士奇,除了臉上天生的蠢樣外,還有一些死魚眼..

葉樂抹了抹眼疑惑道。

「是我的錯覺嗎…為什麼著死魚眼那麼像那死鬼?」

……

……

十五分鐘前——

梁朝意識到了,自己現在的狀態是怎麼樣,照這路邊服裝店的鏡子,終於一股名為絕望的情緒湧上心頭。

「我變成了一隻哈士奇,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明明我只是加個班而已啊,這是神仙對我的懲罰嗎。」

哈士奇梁朝在原地哀號打滾,跟快要去死了似的。

然而剛抱怨梁朝就感覺有些不對…怎麼感覺自己剛剛不是在汪汪叫?

「咿?那哈士奇是不是說話了…」

「我草!會說話的哈士奇!」

「趕緊拍下來啊,大新聞!這是外星狗?」

頓時梁朝發現自己作為哈士奇,居然會說人話,想說出來的話並沒有變成汪汪聲,嚇得他拔腿就跑,得虧作為哈士奇的跑路速度還是比人快很多的,很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沒有被周圍的好事民眾給抓著。

走在小巷子里,最後梁朝終於發現,知道自己不是活在夢裡,而是真變成了哈士奇,會說話的那種哈士奇,一但暴露就會被抓到研究所切片研究的神奇哈士奇。

「神仙在上,怎麼才能讓我變回人,我做牛做馬都無所謂啊…」

梁朝內心哀號,對天祈禱,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一陣悲鳴化作汪汪叫,甚至還有一個路過的人看他可憐給他賞了一條雙匯火腿腸。

空氣又安靜了下來,作為哈士奇的本能梁朝很想啃火腿腸,可作為人的尊嚴讓他…

「我梁朝就算餓死,也不會去吃路人施捨的火腿…嗯?真香…這牌子的火腿腸還沒吃過。」

「靠!我這不身心都變成哈士奇了嗎?不要啊!」梁朝滿懷這悲憤吃下火腿腸,最後只能一臉失落的在著附近搖晃。

失去了人的身體,就算是想要工作也沒有辦法,只能先到處晃悠解決問題了,在過馬路的時候,看到交警大叔在偷偷啃著熱窩窩頭,一邊指揮著道路。

別說是廟會,就算是平時,這裡也是會擁堵的,特別是到高峰期的時候更是水泄不通,所以當地才想這要把這大樹砍掉改建用來擴路,比起這些站在平凡崗位人的辛勞來說,一棵大樹似乎不算什麼…

「唉,幸苦了啊…交警同志。」

梁朝看向了交警那邊,微微函首狗頭,為那些在平凡崗位上的英雄致敬。

這時候,梁朝也意識到,自己不知不覺逛到了這廟會上,這個小鎮今晚最熱鬧的地方,就算是最後一次,大家也過的美滋滋的廟會。

「媽媽!那是什麼!」

「那是舞龍舞獅,看…你家爸爸也在裡邊呢!就是龍頭敲鑼的那個…」

「我看到了!爸爸還朝著這邊笑呢,爸爸好棒…」

孩子歡樂愉快的聲音對梁朝來說有些刺耳,原本自家孩子在今晚也能享受到父母環繞的感覺的,可現在…就算沒有變成狗,也不能陪伴自己的家人。

「那個神仙說的沒錯啊,工作和家庭,原本就是為了家庭工作,我現在是本末倒置,可能這就是大仙給我的懲罰吧。」哈士奇梁朝沮喪的低下了頭,只能默默的走到了這道路的路口。

在道路的路口,一群野貓聚集在一起,接受著來往人群的撫摸,還有木天蓼的襲擊,一個個快活似神仙。

「哇!死狗…」

「好討厭,狗狗死開啦。」

「喵喵~愚蠢的人類,還不快把那狗狗弄走!它看起來想要咬死我們喵喵啊!」

梁朝面色古怪,聽著喵星人的語言,和它們乖巧的樣子完全不搭啊,那愚蠢的人類還在喂丫小魚乾呢。

果然喵星人真的就是喵星人,這看人的態度真的是在看愚蠢的地球人啊…

原本作為貓黨的梁朝頓時反轉成為狗黨,誰叫自己現在是哈士奇呢,不當狗黨反而跟叛變了似的。

燈紅酒綠,煙火霓虹,閃爍的光,這些都不屬於自己,梁朝默默的蹲在路口的石階上,和石獅子蹲在一起cos門神。

時不時還有人來打賞一下可憐的梁朝,有時候是一條火腿腸,有時候是小烤肉,各種各樣的食物,雖然比不上隔壁的喵星人,不過好歹是毛色漂亮的哈士奇,受寵的名牌犬…

有時候梁朝想想,這種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多好,不用努力不用奮鬥,靠刷臉就能活著感覺還挺不錯的…

就在梁朝想著的時候,旁邊有一條小小的土狗在可憐兮兮的看著他,這土狗因為長相問題,並沒有什麼人來打賞,不僅僅毛皮粘在一起髒兮兮的,這顏色也不好看,還有些丑瘸,那些看臉黨是不會看丫一眼的。

梁朝沒有猶豫,將眼前的香腸和烤肉打賞都給了小土狗,推到了它的面前。

小土狗還有些害怕拘謹,不敢對眼前的美食動口,直到梁朝下意識的將心裡的想法說出來。

「汪…汪汪…汪汪…」

得到了梁朝的同意后,小土狗蹭了蹭哈士奇梁朝的腿,開始對眼前的香腸狼吞虎咽起來,顯然是餓壞了,這讓梁朝不禁感到一陣憐惜,這種小奶狗能餓成這樣,顯然是和母親走失了,或者母親已經死了也說不定。

不管怎麼說,這餓壞的小狗都是失去了家人,失去了父母的可憐狗,吃飽了后的小土狗默默的蹭著梁朝的小腿,舔舐著他的皮毛,隨後一拐拐的離開這大門,繼續去尋找食物。

這讓梁朝產生了一種強烈的意願,不管怎麼說,只要能…只要能陪伴在孩子身邊,就算是作為一條狗,一條哈士奇也沒所謂。

【神仙啊,如果你能聽到的話,我希望…我希望能看到我老婆還有孩子,我想要陪她們,工作什麼的都不重要了….】

梁朝靜靜的閉上了雙眼,心裡很渴望,很渴望見到自家的孩子,現在自家孩子肯定很希望和自己的父母一起,無論是在一起做什麼,只要在一起就夠了。

「媽媽…這哈士奇好漂亮啊…而且感覺好熟悉啊…」

熟悉的聲音傳來…

梁朝睜開了雙眼,都感動的快哭出來了。

眼前的聲音…不正是自家的孩子嗎? 「這狗…真微妙。」葉樂總感覺眼前的哈士奇有些微妙,可又說不出來,只是下意識的把梁辛護在了身後,就算只是一條哈士奇,可也是沒人看著的狗,要是傷者自家孩子的話…

葉樂還沒想完,這梁辛就抱了上去,葉樂剛剛想阻止,怕哈士奇傷著自家女兒,然而這哈士奇只是拚命的搖尾巴,同時用前肢抱著梁辛,屬於哈士奇的擁抱,乖巧的不要不要的。

「好可愛…咱們帶著他一起吧!看起來它也沒有主人…」梁辛一臉興奮的看著葉樂。

葉樂想要拒絕,可看到自家女兒的表情,又想到之前自己女兒沒有父親陪伴的失落表情。

最後葉樂還是同意了自家女兒帶著這哈士奇,其次葉樂總感覺這哈士奇十分的熟悉,不是一般的熟悉,這第六感覺在腦海壞繞揮之不去。

「媽媽最棒了…」梁辛興奮抱著葉樂親了一口。

化身哈士奇的梁朝跟著梁辛母女兩人走在這廟會祭典內,作為母親,廟會上的小零食那是隨便買,而梁辛也很乖巧,買的東西不多,還有一半分給了身邊的哈士奇。

「給…啊…張嘴~」

「汪…真香…」梁朝接過烤肉咀嚼起來,臉色複雜,現在他很想說自己就是父親,然而這話怎麼都說不出來。

既然變成了哈士奇,就默默的守望著自己的孩子好了,就這麼看著就好…

幾經晃悠,幾人來到了梧桐樹下,這佇立五百年的老梧桐,哈士奇梁朝看著這梧桐樹滿臉的複雜。

這梧桐樹就要不在了,再過些日子就會被砍掉…

梁辛抬頭看著掛滿願望白紙的梧桐,一陣陣的失神。

「好漂亮的大樹…」

「這大樹就要被砍掉咯…」葉樂一臉複雜的看著這梧桐木,知道這梧桐木就是自己丈夫今晚加班的原因。

對與生長在小鎮的葉樂來說,對這樹木的感情不是一般的複雜,一邊是不舍,一邊又覺得就這樣被砍掉的好。

可一想到,十年前,自己和梁朝都是在這梧桐樹下見證愛情的,就一陣恍惚,想到那時候山盟海誓的愛情,和現在柴米油鹽的梳理就十分複雜。

「真可惜啊…」

然而可惜也沒有用,葉樂知道,這一棵樹是註定要被砍掉的,這一嘆不僅僅是可惜於這樹要被砍掉,還可惜於自己和丈夫過去的回憶…

此時,梁辛又被旁邊的小玩意給吸引了,立刻跑了過去,葉樂沒有跟上,只是在梧桐樹下休息,只要孩子沒有離開眼神之外就沒關係。

化身哈士奇的梁朝也坐在了葉樂的旁邊,搖擺著尾巴,充當守護者,同時眼神沒有離開自己的女兒。

「小狗狗,和家人走失了吧…」葉樂看這哈士奇挺乖的,大膽上手摸著,哈士奇梁朝也不叫就這麼任由葉樂撫摸。

「真像啊…我家那個死鬼老公,天天說沒空,明明今天是孩子的生日,都沒來陪伴她。」葉樂開始止不住的抱怨梁朝的罪行。

梁朝聽著又是羞愧又是難受,只能強忍著說抱歉的衝動…

「其實呢,我還是挺理解他的,他是一個很負責的人,無論什麼工作都力求做到最好,當時我也是被他這樣的特質吸引的,只不過,婚後這特質就成了負擔啊。」葉樂嘆息道:「我也不要求多一些什麼,讓他少去跟別人喝酒唱歌應酬,用那些時間來陪陪我們母女就可以了,這要求不多吧…嘖嘖,如果他是一條狗應該多好,就能一直待在家裡了。」

「是啊,你家丈夫真的變成一條狗了,還在你的旁邊默默聽著你抱怨。」梁朝嘆氣,這現世報來的太快,疏忽家人的代價就是變成哈士奇。

眾神世界 只要…

只要能夠重新變回人,梁朝覺得,自己要多陪陪家人,將那些和同僚應酬喝酒唱歌的時間用來陪家人,這樣不影響工作,對身體還好。

梁朝現在默默的化身守護者,盡到父親的職責,守在葉樂還有梁辛的身邊。

就在此時,一隻只的野貓從旁邊的小草叢裡蹦了出來,目光閃爍的看著梁辛,就好像在看一個獵物一樣。

「好多人!好多人!」

「好多愚蠢的藍星人…」

「那個人!她的手裡有好多吃的,咱們上把她拿下…」

「好,目標就是她了,咱們去賣萌,你負責打滾,我負責被摸,你負責爬腿,跟以前一個流程,力求讓她將手裡的全部食物貢獻給我等,愚蠢的藍星人都是我等的獵物。」

「開始行動!」

在野貓王領導下的賣萌小隊一個個的出現在了梁辛的面前,一個負責打滾,一個負責賣萌,一個負責抱腿,嚴格按照貓王的指引行動。

然而這一隻只貓出來的太突兀,特別是貓王臉上還有一道爭貓王時留下的傷疤,讓身為小學生的梁辛嚇了一大跳,當場嚇得坐在地上,直接就哭了出來…

貓咪們還在按照計劃進行,葉樂覺得自家女兒被野貓圍攻趕緊跑過去,然而有人比葉樂的行動更快。

哈士奇衝刺到了這一群野貓的面前,保護著梁辛…

氣勢洶洶的哈士奇,狂怒咆哮——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翻譯過來就是。

「你們沒看到小孩子都被你們嚇哭了嗎!快滾粗!沒有吃的…」

梁辛揉了揉眼睛,滿臉不可置信,哈士奇居然喵喵叫,自己父母還有老師教的是真的嗎?難道狗不是汪汪叫的…

此時,守在梁辛面前的梁朝,呲牙咧嘴的喵喵叫,用喵星人的語言驅趕那些貓咪,貓咪們聽到沒有吃的,頓時身體一陣抽搐,一切都變得索然無味,興緻缺缺的離開,臨走之前還怒噴哈士奇的皮毛沒自己好看。

貓咪走後,梁朝還不放心的蹲在這兒,害怕貓咪們又原路折返,嚇著自己孩子。

嗨,給姐笑一個 此時這有些滑稽,有些蠢蠢的哈士奇的背影現在是那麼的高大…

梁辛盯著哈士奇的背影呢喃道。

「…好像父親…」



【卧槽!你這熊孩子居然去捅蜜蜂窩…】

【快過來,站在爸爸身後…】

【不用怕,你老爹永遠站在你的身前保護你。】

..

【看,這玩意的學名叫蜂蛹,炸起來雞肉味嘎嘣脆。】

【哎喲我去,疼疼疼,孩子她媽你上藥輕點兒,我又不是故意去弄蜜蜂窩的。】

【怪我怪我,都怪我,嘻嘻,反正收穫也不少,這大補啊…】

……

……

「乖孩子沒事吧…」葉樂緊張的來抱住梁辛,檢查她身上有沒被貓抓傷。

「沒…沒事兒,我只是被突然出來的貓咪嚇了一跳,特別是那臉上有疤的那個啊,看起來好凶。」梁辛表示不在意的擺擺手說道:「不過那些貓咪可能只是餓了出來討食而已啦…是我自己的不對,一驚一乍的。」

「乖孩子真懂事…」葉樂在確定了自家女兒沒受傷后才徹底的放下心來,最後將眼神放在哈士奇的身上。

梁辛現在想要將手中的烤串給貓咪都給不了,最後彎下身子來,把烤串兒給了哈士奇梁朝。

「謝謝你,小狗狗…」

葉樂也覺得驚奇,這哈士奇像要保護梁辛一樣,那雙眼睛里寫著的,就是要保護梁辛的表情。

明明這才第一天認識的,忠誠也談不上,為什麼要那麼奮不顧身的保護自己女兒…

梁朝接過了自家女兒的好意,吭哧吭哧的吃起了烤串來。

這一次葉樂沒有打算放開自己女兒的手,緊緊的牽著她。

梁辛一臉天真的抬起頭來看著葉樂說道。

「媽媽媽媽!剛剛小哈的背影好像爸爸…」

「你怎麼能說你爸爸是狗呢..」葉樂一臉無奈的說道,卻沒有反駁,轉身看著獨自守望,一臉肅然像是守護者的哈士奇,那種感覺越來越強烈,抹了抹眼睛,確定眼前這是真的哈士奇,而不是披著哈士皮的人。

「也許只是我的錯覺吧,他怎麼可能是那死鬼呢,就算是他,變成了狗后肯定也是去工作,而不是來陪伴咱們,那死鬼可不會管廟會是什麼。」葉樂彎下身子,摸著哈士奇梁朝的腦袋無奈道。

梁朝靜靜的聽著葉樂的話,心中的愧疚愈加的旺盛,自己在家人的眼裡竟然是那麼的不堪,不過葉樂也說的沒有錯,那麼多年了,都一樣…

廟會還在繼續,對於小孩子來說,這種集體活動總是能帶來無盡的愉悅和精力,隨便跑隨便跳,怎麼都不會累,作為大人兼文職人員的葉樂最後都受不了了,只能以慢上一籌的速度跟在梁辛的身後。

梁朝形影不離的跟在梁辛的身後,就和真正的守護神沒有什麼區別。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眼前的藍白哈士奇護在自家女兒身後,就感覺一陣陣的安心,這種和自己丈夫的重疊感越來越強了,甚至讓葉樂覺得人是不是真的不如狗,比如自己的丈夫什麼的…

而梁朝也十分的盡職盡責,守護著梁辛,和她一起愉快的玩耍。

「小哈,這是烤魚…」

「這是肉串…」

「這是…」

「汪汪…」梁朝感覺自己吃的有些撐了…

梁辛心有靈犀,不再給梁朝喂吃的了。

對此哈士奇梁朝是千恩萬謝,總算不用被塞吃的了,算是想起了小時候被父母塞食的恐懼,吃又不是不吃也不是,橫豎都是個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