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很想上前去問宋陽一個究竟,但是最後還是忍住了,不過腦海中的問好卻是越來越大,十分疑惑,到底宋陽這個傢伙是什麼人,剛纔真的對自己做那種事情了麼?

如果是真的,那麼記者在的時候,這個傢伙又是怎麼神不知鬼不覺的離去的,這些問題就像是魔咒一樣縈繞在秦可晴的心頭。

“可晴?你……沒事吧,難道你認識那個男人?”李清狐疑的看着她,又看了看宋陽,非常的不解。

這時候李清再一次想到了在試衣間的時候,但是很快搖搖頭否定掉了,因爲自己親眼所見沒人的,所以也絕對不可能是這個男人。

“啊?沒有啊,就是覺得這個男人很厲害,你看這麼多女人喜歡呢。”說完,秦可晴笑了笑,朝着保養室走了過去,與宋陽擦肩而過的時候還不忘打量了對方一眼。

看着對方納悶的樣子,宋陽嘴角微微掀起一個邪氣的弧度,這些事情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本章完) 宋陽被林萱萱揪着耳朵,疼的齜牙咧嘴的,求饒道:“哎呀哎呀,女王大人饒命啊!”

林萱萱不依不饒,氣呼呼的說道:“你這個花心大蘿蔔,有我們這麼多美女陪着居然還敢得隴望蜀,盯着人家看什麼看呢,她比我們漂亮麼?”

聞言,宋陽哪裏敢亂說話啊,認真的說道:“沒有沒有,絕對沒有,那個小妞跟你們比起來那就是個屁啊,無論是身材還是相貌都不能比,這個我發誓!”

林萱萱這纔開心一點,鬆開了宋陽的耳朵,後者不停地搓揉着自己的耳朵,發現已經被弄得紅通通的了,笑嘻嘻的看着衆多美女。

宋曦月目光平靜,嘴角微微彎了彎,說道:“萱萱,他喜歡看就讓他看吧,反正這個傢伙也是看得到吃不到。”

不愧是大姐頭,此話一出衆女都是頗爲贊同,唯有林萱萱撅着小嘴,嘀咕道:“這個大色狼越來越厲害了,小女生在他面前完全沒什麼抵抗能力,我就怕到時候一下子又帶回來一堆……”

宋陽咧着嘴訕訕的笑了笑,不禁有點心虛,雖然他跟秦可晴還不熟,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自己已經吃到了!

不過宋陽自然是不會說出去的,而且對方的身份他也沒有提起,倒是師穎有點耿耿於懷,不停地比來比去,發現對方的胸部居然比自己的還要雄偉……

回到家中,已經差不多晚上了,女人逛街的天賦果然是可怕的,饒是宋陽這個體力相當好的人都有點吃不消,腿都快走斷了,來來回回跑了好幾次,將所有的包包全部都帶回來。

嫁給全城首富后我飄了 “哎呀哎呀,又到了本小姐露一手的時間了,你們等着啊,我去做夜宵!”林萱萱這個小妮子就像是歡快的鳥兒,蹦蹦跳跳的跑了過去,現在的廚房基本上都被她給佔領了。

聽到林萱萱要做夜宵衆人倒是什麼都沒說,林冰笑眯眯的朝着宋陽解釋道:“現在萱萱的廚藝可是越來越好了,跟我比起來都差不多了,尤其是做夜宵,她最近好像在學什麼燕窩粥吧?”

很快,林萱萱將一桌子的夜宵全部都準備好了,差點讓宋陽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這小妮子的進步還真不是一般的快,燕窩粥不僅弄得很好看,就連味道那也是無可挑剔的。

吃完夜宵,大家夥兒一起在客廳裏面看電視,畢竟是一幫女人,永遠對婆媳劇啊虐心劇都有興趣,圍在那裏看到差不多十一點鐘才罷休。

等到電視劇放完了,衆女也都伸了個懶腰打算去休息,宋陽此時露出壞壞的笑容,逮住萱萱和林冰就朝着房裏走,然後重複,直到將一屋子女人全部都帶走方纔罷休。

春宵一度,宋陽到了晚上方纔找回了一家之主的自信,不管怎麼說,面對自己心愛的女人們他還是十分的開心的。

一個晚上,宋陽將這羣女人折騰的筋疲力盡,雖然依舊沒有將師穎這個大胸妹征服,主要是他現在覺得還不是哪個時候,這種事情需要氣氛。

當天晚上,百匯商場的特別住處,秦可晴躺在牀上翻來覆去都睡不着,身上穿着可愛的兔子睡衣,就像是卡通裏面走出來的兔寶寶,萌萌噠。

“那個男人到底是誰,我應該

沒有做夢,他真的對我做了那些事情,但是……到底是誰呢?”

秦可晴十分疑惑,照例說被那麼一大羣美女包圍住的男人絕對不可能一點名氣都沒有,但是他查了一下,死活都找不到任何關於那個男人的照片,也就是說查閱不到相關資料了。

“沒想到這一次來到西海居然遇到這種事情,等到這裏的活動一旦結束,立刻回去。”秦可晴自言自語,心裏總感覺有點毛毛的,他不希望到時候真的發生什麼意外可就完蛋了。

不過因爲白天的事情,秦可晴自己都不知道他對宋陽爲什麼那麼的有興趣,甚至可以說想要一探究竟了,那樣一個男人,卻是色狼,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小丫頭躺在牀上百般無聊的玩着手機,想要將自己折騰累了再睡覺,不過他不知道的是,此刻在她房間的牆上,那面巨大的鏡子之後,一個四十歲的中年男子正抽着雪茄喝着紅酒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真是一個尤物,二十歲就發育成這樣,而且還沒有男人,如果被我調教調教,她的罩杯還有機會再上一個等級!”

蔣囂猥瑣的笑着,目光熾熱,恨不得立馬將這面牆壁打破衝過去侵犯秦可晴一次,但是還是忍住了。

“明天在鳳凰城大酒店有一個晚宴,到時候不少西海的高層都會參加,我可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了,如果能夠將這個小妞拿下……”蔣囂自言自語,眼底閃過一絲渴望,心裏已經打定主意,一定要趁着這次慶功宴的時候拿下秦可晴!

當然,既然是週年慶,他自然要邀請西海的高層了,凡事有頭有臉的人物都不能少了,忽然他似乎想起了什麼,眼前一亮:“聽說鳳凰城大酒店的兩朵姐妹花可是人間絕色,如果能夠將她們也拿下……我蔣囂豈不是快活死掉?”

就在他說這個話的時候,他的背後,那個二十多歲的年輕跟班面色陡然一變,提醒道:“老闆萬萬不可啊,那兩人可是宋陽的女人,千萬不能招惹,當初肖家就是想要得到那兩個女人,結果被宋陽一隻手滅掉了!”

聞言,蔣囂一愣,皺眉道:“宋陽?他是誰,這個我可管不着,我蔣囂想要得到的女人就一定不會放過,到時候直接拍照威脅,還怕他不乖乖就範?”

青年男子一呆,這個老闆還真是一個混賬,因爲從米國回來的關係,並不知道宋陽的恐怖,他想要在說話卻看到對方的不滿,也不敢多嘴了。

“看來百匯商場很快就要易主了,我明天就去出差吧,否則被老闆要求做什麼事情的話可就完蛋了,招惹了宋陽……一定沒有好下場!”青年自言自語,露出決絕之色。

當秦可晴差不多玩累了,也就將自己牀頭櫃的燈給關掉了,但是她不知道的是,自己的美好春光已經被人給偷拍了……

第二天一早,徐強就直接開車來到了別墅,看到自己老大出來臉上上去送了一張請柬,說道:“老大,今天晚上我們鳳凰城大酒店被百匯商場的蔣囂包下了,據說是想要開什麼慶功宴。”

聞言,宋陽一愣,打開請柬卻沒有看到自己的名字,倒是徐若琳和徐倩的大名掛在上面,不由苦笑,看來自己在西海這個地方的

知名度還是不夠啊,居然不知道自己纔是鳳凰城大酒店的老闆。

“今天是百匯商場的週年慶,特地請來了少女組合坐鎮,今晚她們也會去鳳凰城大酒店,老大,我聽說少女組合腫的秦可晴那可是大美女,而且有乳神之稱,這個晚會你可不能錯過!”

徐強嘿嘿一笑,雖然這是自己的妹夫,但是知道對方的特點,所以主動說出來了,果然,宋陽一聽,嘴角微微掀起,露出一股笑意。

吃過早飯,宋陽來到夜殤酒吧,跟幾個傢伙喝了幾杯酒,孤狼這小子到現在還是帶着七個空姐,那種架勢可謂是囂張,到哪裏都是備受矚目。

原本孤狼就是高手,牀上功夫也不需要懷疑的,徹徹底底的將幾個女人全部征服,這幾天忙着陪女人逛街買東西,花的自然都是小七的錢了,因爲這傢伙的資金到現在還存在國際銀行呢。

“老大,我現在也算是夜組的第二人了,雖然沒有你的妞多,但好歹也有七個,到時候我要去燕京買套房子享受享受。”孤狼優哉遊哉的說道,他要什麼都有,以前一直都只知道修理,現在嚐到了甜頭心裏那個滿足。

李逍遙就頗爲鬱悶了,原本還是可以嘲笑一下孤狼這個傢伙的,結果現在別人的女人比起自己的還多,倒是有點小鬱悶。

所以他也是打算化悲憤爲力量,再找幾個妞,體現一下自己的男人魅力!

這幾天過的倒也是風平浪靜,燕京那裏慕容楓什麼事情都給管着,沒有出什麼大問題,這個傢伙雖然沒有自己的哥哥慕容康厲害,不過好歹也是一個人才了,就是有點好色。

離開夜殤酒吧,宋陽接到了林天豪的電話,二話不說直接趕了過去,到了那裏林天豪已經在等待了,看到宋陽頓時起身,笑嘻嘻的說道:“你小子總算是來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華夏集團上市的策劃輕鬆通過了,目前就等燕京那裏的媒體活動了。”

聽到這個消息,宋陽也來了精神,對林天豪自然是千恩萬謝,對方的經商才能可不是吹出來的,一個能夠白手起家的鉅富總會有幾把刷子的。

離開林氏集團,宋陽衝着古藤的家趕過去,這個隱士強者正在悠閒的逗鳥,迎接他的自然是美女祕書秦可兒了。

見到宋陽到來,古藤放下手中的活,說道:“宋陽啊,你打算什麼時候將老頭子我的東西全部接手過去?再這麼等下去,可兒都要變成黃臉婆了,你當初可答應我的啊,全部接手,讓老頭子我安享晚年。”

聽着古藤的話,秦可兒當場就臉紅了,瞪了一眼古藤,氣呼呼的說道:“越老越不正經,可兒現在還年輕呢,哪有那麼快變老。”

聞言,古藤哈哈大笑,說道:“其實也沒什麼好害羞的,宋陽也算是人中龍鳳,照顧你一生還是非常可靠的。”

這一次秦可兒倒是沒怎麼反駁,因爲古藤說的的確是事實,但是她很快岔開話題,說道:“我現在可不在意這個問題,我關心的是妹妹,現在終於找到了,我們姐妹也可以團聚了。”

“額?你妹妹?”宋陽一愣,狐疑道。

“是啊,最近纔過來西海的,秦可晴,她是我的妹妹!”

(本章完) 秦可兒,秦可晴,這名字的確是非常相似,被秦可兒這麼一說宋陽方纔恍然大悟,原來這兩個妞居然是姐妹關係!

一邊想着,宋陽一邊朝着秦可兒的胸脯看了過去,34C,算不上太大吧,但也足夠看了,但是比起她的妹妹胸圍的F罩杯那就是天壤之別,尤其是秦可兒身材高挑,而秦可晴則是屬於小蘿莉型的,童顏**,差距還是很大的,如果不是秦可兒自己說出口,他還真想不到這兩個人是姐妹。

“色胚,看什麼呢!”秦可兒發現了宋陽的舉動頓時沒好氣的罵了一句,白眼直翻,雖然是生氣卻有一種特殊的女人味。

宋陽摸了摸腦袋,嘿嘿一笑,回答道:“看球!”

秦可兒被氣得七竅生煙,張牙舞爪的朝着宋陽撲了過去,那架勢恨不得將宋陽直接給拍死。

兩人嬉鬧了一番,這才從古藤的古堡離開,因爲秦可兒要去找秦可晴的緣故,也跟隨着宋陽一起來到了西海城市,坐着秦可兒那輛小紅,一路上都是人矚目的焦點,當看清楚居然是一個美女開車帶着宋陽的時候,都在羨慕宋陽找了個富婆,而且還是白富美!

“宴會是在晚上八點鐘開始,到時候全場都是西海的名流,雖然你沒有邀請帖,不過這可是我宋陽的地盤,還不是輕鬆解決。”宋陽陪着胸脯保證道。

根據秦可兒所說的,秦可晴生下來的時候就被後媽給帶走了,兩人雖然是姐妹但卻是同父異母,秦可晴的母親當時是一個小明星,跟秦可兒的父親有染剩下秦可晴之後就退出了演藝圈,後來沒什麼消息了。

至於秦可兒,原本倒是過的很不錯,但是因爲一場意外成了孤兒,被古藤收養,成爲了他的左膀右臂,兩個姐妹可以說到現在都沒有見過面。

“我跟着古先生之後就開始尋找我妹妹的下落,找了好幾年,直到後來可晴出現在足球寶貝之中才確定她就是我的妹妹,但是因爲種種緣故,一直沒什麼時間去認親。”秦可兒扶了扶鼻樑上的黑色鏡框說道。

宋陽聳聳肩,開口道:“反正遲早都會見面的,何必急在一時,說實在的,我之前還跟你妹妹有點緣分呢,如果她見到我說不定還會感謝我!”

宋陽大言不慚的說道,也不知道害羞,如果秦可晴知道這個超級色狼居然說出這種話來一定會氣得七竅生煙的。

時間過去的很快,一轉眼就到了下午七點了,秦可晴在房間裏面將該收拾的東西收拾好,打扮的就像是舞會的公主,穿着一身白色褶皺蛋糕裙,一層一層的分爲好幾層,再配上頭上的金色公主冠,看上去就像是可愛的白雪公主一樣。

對於秦可晴這種超人氣偶像,她的裝扮十分重要,因爲今晚的週年慶的晚宴一定不會少了記者,怎麼說自己也是過來捧場的,形象非常關鍵。

“可晴,你真是太漂亮了,打扮的跟白雪公主一樣,要是白雪公主當初跟你一樣漂亮,肯定早就被七個小矮人給佔有了,哪裏還輪得到王子。”李清在一旁

調笑道,讓秦可晴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不置可否的是,秦可晴打扮的白雪公主的確是非常有魅力雖然穿着連體長裙,但是飽滿的胸部依舊是最大的亮點。

“今天白天都累死我了,又是做活動又是接受採訪的,到了晚上還要去參加個什麼破晚宴,真是太麻煩了,好像睡個懶覺啊。”

秦可晴有點抱怨的說道,小臉上滿是不樂意,一旁的李清笑着看了她一眼,安慰道:“其實也沒什麼嘛,只要去參加一下晚會,結束了所有的錢就到賬了,那時候我們再回去吧,我已經定了明天的飛機票了,到時候一起走吧。”

聞言,秦可晴點點頭,答應下來,看了一下時間也差不多可以出發了,跟力量兩人收拾了一下就朝着樓下走去。

房間的另一邊,蔣囂看着監控中的秦可晴,一身白色連體褶皺長裙,整個人打扮的跟白雪公主一樣,腳下則是繫帶高跟鞋,筆直渾圓的雙腿暴露在空氣中。配上頭上的公主冠,當真是童話故事裏面走出來的小美人兒。

尤其是秦可晴飽滿的胸部,越發襯托出她的性感,看的蔣囂整個人都邪火亂竄,腦海中想象着秦可晴被自己脫光了之後的樣子,前凸後翹,那種身段足以令任何一個男人着迷。

“真他媽的漂亮,老子今晚就可以盡情享受這個女人了,嘿嘿嘿嘿……”蔣囂自言自語,從抽屜中取出來一個信奉,裏面裝着的則是一疊厚厚的照片。

站起身,蔣囂打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裝,一想到今天晚上不禁可以盡情享受秦可晴這個年輕漂亮的女人,更是可以一見鳳凰城大酒店的兩朵姐妹花,說不定還有機會一親芳澤,他的某個短小玩意就有了反應了。

將信奉丟在自己的口袋裏面,蔣囂帶上一塊江詩丹頓的手錶,朝着門外走去……

因爲已經接近了八點鐘的開始時間,此刻的鳳凰城大酒店的門口已經擠滿了人,這些人自然是狗仔隊了,這一次蔣囂從米國回來,特意主持舉辦了週年慶,將百匯商場的知名度提高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境地。

不僅如此,就連少女組合都過來捧場,尤其是秦可晴大方的談了一下自己的人生規劃和戀愛的方向,這個話題立馬成了熱點,可見秦可晴的人氣還是十分高的。

因爲吃到了甜頭,這些記者更是堵在了這裏,別說今天是週年慶了,哪怕是衝着秦可晴他們都要過來,因爲只要能夠再做一次專訪,挖出一點有價值的信息,那可就賺大了。

所以這些記者都等候在外面,一來可以記錄下來今晚的來賓,二來可以抓住秦可晴到來的每一個瞬間。

當秦可晴的車子到來,記者頓時一窩蜂的跑了過去

隨着車門打開,李清首先走了出來,一身黑色緊身的短裙,將自己的身材襯托的淋漓盡致,再配上白金的耳環,十分惹眼,照相機的閃光燈不斷閃爍着。

“李清小姐,待會晚會結束了可以做一個專訪麼?”一個記者急切的問道,恨不得立馬開始

專訪。

“李清小姐,請問秦可晴小姐來了麼,二位可以一起給我們多拍幾張照片麼?”也有記者要求道。

李清優雅一笑,雖然有點嫉妒秦可晴,但也沒有到那種瘋狂的程度,朝着車裏說了幾句,一雙踩着白色系帶高跟鞋的渾圓長腿便是邁了出來……

衆多人都是感到眼前一亮,瘋狂的抓拍每一個瞬間,很快一身公主長裙的秦可晴走了出來,簡直就是亮爆了全場,哪怕長得很漂亮的李清在她面前都是黯然失色。

一見到秦可晴下車,這羣記者立馬蜂擁上去,擁簇着兩人朝着鳳凰城大酒店的大門走了過去,就連路過的一些西海高層都被這一幕給吸引住了,當弄清楚什麼狀況之後頓時咋舌。

但是這種晚宴畢竟不是記者可以隨便進去的,除了擁有邀請帖的人,其他人都被阻攔在門外了,這裏的保全工作可是由徐強親自負責的,絕對可以說是滴水不漏,當然,排除宋陽等人不說。

“這些記者真是一羣蒼蠅,你們現在就盡情的拍吧,待會你們心中的女神不過是老子**的奴隸!”

當秦可晴等人進去,蔣囂將自己的車窗關上,冷笑一聲,抽了一口雪茄直接走下車子,畢竟今晚他纔是金主,他是真正的舉辦方,距離宴會開始也差不多隻有十分鐘的時間了,現在也應該到場了。

此時此刻,宋陽跟秦可兒站在鳳凰城酒店的樓上,看着下面擁擠的人羣,後者扶了扶鼻樑上的黑框眼鏡,悠然道:“看來我妹妹的人氣比起想象中的還要高一點。”

聞言,宋陽不置可否的點頭,眼前閃過一絲異彩,笑道:“畢竟華夏男人都是球迷嘛,無論是足球的球迷,還是女人的球迷,總歸離不開球……”

宋陽剛要繼續說下去,忽然感覺到自己身旁有一道殺氣,嚇了一跳,趕忙住嘴,否則秦可兒恐怕直接撲過來了。

“我妹妹的休息室在哪裏,我想見她,這個忙你可以幫的吧?”秦可兒幽幽說道,直視着宋陽,本就精緻的臉蛋這一刻露出認真之色,更有一番味道。

宋陽聳聳肩,漫不盡心的說道:“你說呢,雖然我也不是很樂意收下你,不過既然古藤都將你送給我了,我就勉爲其難的收下了,我這個人可是很照顧自己的女人的。”

結果話剛說完,宋陽就感覺小腿一疼,秦可兒用她的高跟鞋前面的尖嘴處狠狠踢了自己一腳,沒好氣的白了白眼。

“想要我承認是你的女人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拿出讓我感動的事情來,否則你憑什麼征服我?”

說完,秦可兒傲嬌的轉身,不管宋陽的反應直接離去,高挑的身段在那裏留下了美麗的背影,讓宋陽是又愛又恨。

“奶奶的,這個女人還是跟以前一樣不怎麼好征服啊,不過我宋陽就喜歡有挑戰的獵物,越是有難度就越是喜歡……”

宋陽眼中露出精芒,緩緩咧開嘴,打了一個響指,很快恢復正常,吹着口哨快速的跟上了秦可兒……

(本章完) 時間差不多八點鐘了,蔣囂出現在鳳凰城大酒店的三樓,這裏是公開的會場,只要出錢就能夠包場,但是蔣囂爲了顯示自己的有錢,更是將整個鳳凰城大酒店都包了下來。

二樓是餐廳,同時也是記者們呆的地方,唯有身份地位高的人才有資格來到三樓的會場,而無疑今晚的蔣囂是這裏的主角。

“感謝各位的捧場,今天是我百匯商場的週年慶,在這特殊的一天,感謝大家能夠來參與今天週年慶成功的慶功宴,更要感謝鳳凰城大酒店的兩位美女老闆,將今天的會場佈置的這麼漂亮,接下來由我邀請徐倩總經理來爲大家主持介紹一下今晚的來賓!”蔣囂說道,雖然此人其貌不揚,但是不得不承認說起話來還是挺有氣勢的。

在他的旁邊,徐倩和徐若琳已經盛裝打扮了一番,十分惹眼,無疑是在場的一個亮點,此事的蔣囂早就激動的不行了,心裏盤算着待會怎麼去勾搭這兩個美人。

他有信心,以自己的錢財絕對可以拿下眼前這兩個女人,這個世界上女人大部分是很物質的,哪怕這兩個女人也是,只要自己出錢,就不信她們不動心。

蔣囂甚至已經做好了要收購整個鳳凰城大酒店以及鳳凰城小區的打算了,這些年百匯商場在美洲大陸的米國,歐洲大陸等等都是發展的相當不錯了,尤其是唐人街之類的地方更是地頭蛇,相比之下最初的國內百匯商場倒只是一個擺設了。

然而徐倩完全沒有意識到身旁這個猥瑣的中年男子已經有了十分邪惡的念頭,依舊對着衆人微笑,當蔣囂說完話,接下來就是徐倩介紹來賓的時刻了。

“首先,我要爲大家介紹的第一位來賓是……”徐倩聲音十分動聽,帶着一股清麗脫俗的氣質,無論從哪一點都讓男人渾身一震。

就在徐倩開始介紹來賓的時候,宋陽和秦可兒來到了四樓的休息室,根據安排,三樓是會場,而四樓正是休息室了,當諸多來賓感到疲倦的時候都可以過來休息一番。

當然,蔣囂之所以這麼做還有另一個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想要在這裏將自己看上的女人徹底的得手!

“有一段時間沒來鳳凰城大酒店了,宋陽,你找了一個不錯的女人,雖然沒什麼學歷但是的確替你分擔了不少的事情。”秦可兒正色道,休息室的擺設就算是她都覺得非常的賞心悅目。

秦可兒跟隨着古藤之後,這麼多年的學習,無論是在哪方面那都是專業級的,要說到關於建築的話,她去過國外無數的豪華大酒店,見過各種風格的建築,即便如此都覺得鳳凰城大酒店現在的格局擺設都屬於高檔的。

聽着秦可兒的誇獎,宋陽眉飛色舞的說道:“你這不是廢話麼,不過我還是要糾正一下,不是一個,而是一堆!”

看着宋陽無恥的模樣,秦可兒直接無語了,這個傢伙就是一個混蛋,給點顏料就開染坊的那種,實在是可惡極了。

“好了到了,你妹妹的休息室就在這裏了,直接敲門吧。” 神醫毒后:邪王獨寵狂妃 宋陽淡淡的說道,直了其中一間休息室,他已經用神識掃視過了,令他哭笑不得的是,秦可晴這個小妞居然躺在牀上睡覺。

今天對於秦可晴來說實在是太累了,簡直比開了一場演唱會還要疲憊,實在是沒什麼力氣了,所以到了這裏就直接過來休息室了,根本沒去過三樓的會場。

“可晴,時間都到了,我們下去吧,不然蔣總要不開心了!”李清在一旁催促道,畢竟現在錢還在蔣囂手中呢,如果不過去萬一蔣囂刁難的話可就麻煩了。

秦可晴一聽,頓時苦着小臉,直接將自己的小腦袋埋進了枕頭裏面,絲毫不顧及公主冠已經掉落了,甚至頭髮都亂掉了。

“哎呀,清清,你就先過去吧,我實在是累壞了,我要休息一下,反正晚宴麼都會介紹一下現場來賓什麼的,差不多要花掉半個小時了,到時候再下去也不急啊。”秦可晴撒嬌的說道,十分的不樂意挪身子。

聞言,李清無奈的搖搖頭,她現在很希望下去結交一下西海的高層,說不定對自己的演藝事業還是很有幫助的!

“好吧好吧,不過最多還有十五分鐘哦,我先下去看一下,如果有什麼情況就通知你!”李清無奈的說道。

隨後李清在鏡子之中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裝,打開門想要去三樓的會場,但是她打開門的時候就愣在那裏了,一男一女兩人站在門口,看樣子似乎正要敲門,頓時讓她露出狐疑之色。

“你們……是誰?”

李清問道,有點警惕的看着宋陽,這個男人自己似乎沒有見過,也不像這裏的員工,但是在西海高層和名人上面的確沒有這個傢伙的照片。

不過這也不奇怪,以宋陽的身份,那些狗仔隊哪裏敢拍他的照片啊,就算是拍到了報社之類的也沒那個膽子去登,誰知道宋陽這個煞星會不會找自己的麻煩?

不過很快她就想起來了,昨天在百匯商場游泳池旁邊的時候,似乎見過這個男子,雖然當時他穿的是泳褲,但絕對是此人無疑了。

“你是昨天的那個男人?”李清詫異的開口,又看了看秦可兒,又是一個大美人,長相在自己之上,但是可惜的是又被這個色狼被禍害了,頓時目光有點怪怪的。

“咦,你認得我?” 願所有美好的相遇都為時未晚 宋陽咧嘴笑道,看上去有點玩世不恭。結果秦可兒直接白了他一眼,看向李清。

“你好,您就是李清小姐吧,請問秦可晴小姐在麼,麻煩您通知一下有人找。”秦可兒禮貌的說道,在這之前宋陽都已經將秦可晴的幾本情況說了一下了,再加上她自己的調查,自然知道眼前這個女人就是少女組合的李清了。

聞言,李清點點頭,目光閃爍一下,說道:“原來是找可晴啊,麻煩你們先等一下了,我去告訴她。”

說完,李清很謹慎的將門再一次關了起來,雖然不知道這兩個人到底是誰,但是宋陽在她的心目中那就是一個標準的色狼,有那麼多美女陪了,居然又換了一個。

走到秦可晴旁邊,李清開口說道:“可晴,外面有人找你。”

“找我?誰啊,不會是蔣總吧,真是好麻煩。”秦可晴小腦袋埋在枕頭裏面,衣服不樂意的樣子,將自己的髮型都給弄亂了。

“不是的,我不認識他們,不過找你的還是一個女人,挺漂亮。”李清說道,折讓秦可晴更是疑惑了,搜索枯腸都發現自己在西海這裏似乎並不認識什麼漂亮女人啊。

李清原本想說昨天那個被衆多美女環繞的色狼也過來了,但是想想還是忍住了,畢竟這麼說也不怎麼好,而且無關緊要。

“算了算了,還是過去看一下吧,真是好麻煩,想安穩的睡個覺都不行,嗚

嗚,清清,你先下去吧,不然蔣總那裏不怎麼好交代。”小丫頭慵懶的說道,隨即朝着大門走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