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部員微微撇嘴道:「部長,我家蘇哥哥還真看不上這點補助。」

「一期挑戰就給一萬補助救濟,太少了吧……」

「上期挑戰還有人給蘇哥哥打賞了六千萬RMB。」

禿頭部長嘴角抽了兩下:「你懂什麼……」

「上面有上面的打算,報告做完了嗎?」

將女部員趕走,禿頭部長才從口袋中摸出一支煙來,這隻煙只有半根,他小心翼翼的點燃,狠狠的吸了一口。

他隨手將文件放到桌子上,感慨道:「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他累死累活一個月也拿不了多少工資,而蘇晨一場挑戰下來就能獲得六千萬RMB,更不少說國家還想補助他。

部長搖搖頭,他也知道蘇晨是靠自己本事拿的那些錢,他只能酸酸。

剛吸兩口煙,禿頭部長就聽到敲門聲。

「咚咚咚……」

敲門聲很急促,好像門外的人有什麼急事。

禿頭部長一臉心疼的看了眼手中的半支煙,只好將其熄滅。

「進!」他高聲喊了一聲。

只見一名穿着正裝的男部員拿着一份報告走進來,臉上帶着幾分慌張。

他知道《職業挑戰》抽取挑戰者的規則了!

「部長!」男部員衝進辦公室,將手中的文件遞了過去。

禿頭部長低頭看向文件,幾秒后他瞳孔放大,眼中充滿了震驚。

「這件事!」

「切記不要外傳!」

部長心中萬分震驚,心潮如驚濤駭浪般起伏。

不過他很冷靜,迅速反應過來。

男部員也知道其中的意義,趕忙點頭。

他的眼中帶着狂熱與興奮,不愧他們花費大量人力、物力調查,終於有結果了。

禿頭部長拿着文件,手微微發顫。

調查《職業挑戰》選取挑戰者的規則,一直是面前男部員跟進的項目。

現在得出結論,着實把部長震的心中一驚。

沒有猶豫,禿頭部長立刻打通報告上級的電話,同時將電子版文件發送過去。

做完這些,部長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沒想到……

沒想到《職業挑戰》抽取挑戰者的規則居然是這個!

這件事要是傳到網上,恐怕世界上所有人都會震動!

這件事必須封鎖!

禿頭部長看向面前的男部員,咧嘴笑道:「小王……」

「別跑啊!你們組裏所有人都別跑!」

「這事嚴重情況你自己心裏清楚!」

名為小王的男部員點了點頭,他在看到結果時背後就出了大片冷汗。

這件事傳出去,恐怕會血流成河。

不到半個小時,上級便派人封鎖了整個職業挑戰研究部。

所有部門大佬齊聚一堂,目光嚴肅。

小王站在會議室的投影前,神情有些拘謹。

下面坐着的大佬是各個部門的部長,手中掌握實權。

《職業挑戰》選人規則十分重要,會影響到國家。

「小王,別緊張,開始吧。」禿頭部長也在下面,他用眼神安撫小王。

小王深吸一口氣,開始報告。

「經過我們調取各個挑戰者信息,結合他們最後出現的地點……」

「我們發現了一件事。」

「所有挑戰者,他們在現實中都已經死去!」

小王表情嚴肅,通過投影播放了一則短短的監控視頻。

只見視頻中是一處黑暗的十字路口,一名喝醉的男人大搖大擺的走在路上,一輛失控的貨車突然從側方駛出,將男人撞死。

下一張幻燈片交替。

那名被撞死的男人資料出現,同時他的旁邊是直播畫面。

他成為了《職業挑戰》中的一名挑戰者。

只有一條證據不能證明規則。

小王繼續翻動ppt。

一名神色清冷、容貌清秀俏麗的女人出現在ppt上。

她那雙清澈的丹鳳眼彷彿透過ppt注視着在場的眾人,眉眼中帶着一絲疏遠,帶着東方冰山美人獨有的美感。

小王深吸一口氣,介紹著上面的女人。

「她叫林瑜然。」

「是第三期挑戰者,在網上很有熱度。」

「我找到了她最後出現時的監控視頻。」

小王操縱滑鼠點了幾下,ppt中央的視頻播放。

一處病房中,林瑜然戴着口罩,眼神清澈,正在為病人做手術。

一場長達數小時的手術過去,待所有醫護人員離開,她突然捂住心口,蹲下身子,面露苦痛之色。

下一瞬,她的身體被一道光引去。

後面,小王又展示了四五個視頻,證明了他的觀點。

所有挑戰者都是在現實中死去的人。

小王清了清嗓子,更加嚴肅的補充道:「而且……」

「我發現,好像所有挑戰者都忘記了他們死亡的事實!」

「我想,若是挑戰者得知現實中他們已經死亡,估計會發生一些不可控的事情!」

得到這個結論,在場所有大佬心都震了一下。

他們互相對視,各自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顧慮。

這條消息若是傳出去,恐怕世界就亂套了。

年輕人、走投無路之人恐怕會試圖進入《職業挑戰》。

很有可能出現大規模的傷亡事件!

不到兩分鐘,華國上下封鎖了這件事情。

各部門部長相信,相對於平平無奇的現實,前往擁有神秘力量、自由發展的《職業挑戰》會更有吸引力。

一旦被年輕人知道,恐怕會大亂!

而且……

這件事絕不能讓挑戰者們得知!

華國科研部,一間乾淨整潔的病房中。

一名穿着病號服,鼻子上帶着呼吸器的年輕人看着旁邊自己的心率儀,心中發苦。

一條綠色的線條正不斷上下跳動,越跳越低,即將歸於平緩……

他面色慘白如紙,氣若遊絲,若無呼吸器,恐怕早就因為供氧氣不足而休剋死亡。

年輕人的床邊圍着大量的人,裏面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他們皆面露悲愴。

「王院士,他……」

「王院士!」

眾人看着病床上氣若遊絲的年輕人,心中悲憤交加。

華國最年輕、最頂級的科研院士,此刻身患絕症,無法醫治。

即將步入生命的盡頭……

王明看着圍在周圍的眾人,嘴邊微微翹起。

他病床周圍是全華國最有資歷、能力的科研前輩們,這是莫大的尊榮。

不過,他眼中帶着一絲惋惜。

可控核聚變……

藉助一些挑戰者透露出的科技知識,可控核聚變這項項目已經被他推到了95%,距離成功已經不遠。

若是再給他一些時間,他定能研究出這項技術。

到那時,世界都會被改變!

不過,天妒英才。

沒時間了。

王明知道自己已經時日無多了。

他嘆息一聲,目光停留在周圍眾人身上。

此生,能入華夏,結交這些先輩們。

他值了……

一念至此,王明緩緩閉上了眼睛,一旁的心電圖亦發出滴滴聲。

綠色線條再也不繼續起伏,歸於平靜。

見到傳奇離去,在場所有人流下眼淚。

一代科研奇才,就這麼離開了……

「蒼天不公啊!」

「蒼天不公!」一名老者當場情緒激動,昏倒在地。

周圍醫生護士嚇得魂都要沒了。

這些人全是國家的寶貝,哪容有失!

「快急救!」

「快啊!」

一時間,所有醫護人員忙碌起來。

空明、幽寂……

這是王明死亡后的第一感受。

「原來死亡是這種感覺……」王明心中感慨。

但下一刻,他感覺到了新鮮的空氣和心臟不斷跳動的嘭嘭聲……

一道冰冷的機械音在他耳中響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