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闆沒急著接過銀行卡,而是笑著說:「周作家,店裡剛到了一批新款衣服,要不你挑幾件?」

她沒想到周子瑜說買兩套衣服,還就真買兩套。

周子瑜聽了,沒有拒絕。

她挑了五六件衣服,花了七八千。

刷完卡后,劉婕提著東西,三人一起出了潮牌店。

女老闆一直送到店門外,看著她們走遠。

她知道這個美女作家,有一個很有錢的男朋友。

要不然僅憑稿費,她哪開得起保時捷,還能一個月花幾萬塊逛街買衣服。

整條街的潮牌店,就沒人不認識她。

在花錢這一塊,李哲的女人中,周子瑜要是認第二,就沒人敢認第一。

上車離開了江寧路,周子瑜又帶著姚莉,去了一家美容院做spa。

足浴、按摩、面部spa等項目。

劉婕沒有做spa,在一旁等候。

姚莉是第一次做spa,很是新奇,做按摩時怕癢,還忍不住笑了出來。

周子瑜笑著對女技師解釋:「我這妹妹是」

這家美容院,她也是常客了,每個星期都會來做一兩次護理。

有一次周子瑜在美容院做完頭髮護理回到公寓。

李哲問她去做什麼了。

周子瑜就說,她去做頭髮了。

結果李哲突然就生氣了,不但打了她屁股,還懲罰她在他身前跪了半個多小時,膝蓋都跪紅了。

這還是她努力表現,要不然得跪上一個小時。

周子瑜不明白李哲為什麼對做頭髮這個詞這麼敏感。

現在她都不敢提做頭髮的事了。

就算是去做頭髮,也是說做護理。

好不容易做完了按摩,一直忍笑的姚莉鬆了一口氣。

她看了一眼,一旁一臉愜意的周子瑜。

就下午這麼一會兒,周子瑜就花了一萬多,並且還是一副不當回事的樣子。

看來她這二哥,是真的賺了大錢。

錢少了,這女朋友也養不起。

做完了spa,時間已經是晚上5點多了。

出了美容院,周子瑜就又帶姚莉去餐廳吃飯。

「子瑜姐,我們不等二哥了嗎?」姚莉問。

「他最近公司事務比較忙,不定什麼時候回來呢!」周子瑜說。

吃過飯,周子瑜準備再帶姚莉看場電影,這時手機響了。

接完電話,她對姚莉說:「不去看電影了,我們去打保齡球。」

是俞香子約她去打保齡球。

俞香子是滬市本地人,假期這段時間,她經常約周子瑜一起打球、看電影。

不只打保齡球,還打網球、羽毛球。

「小莉,你打過保齡球嗎?」

「沒有。」

「沒事兒,等會我教你。」

7017k 畢竟在尚書府的院子裏面,男女有別。

就算是沈浩宇突然過來了,也未必能夠好好地進入沈清若的院子。一直到沈清若親自出來,揮了揮手,凌姑姑這才讓沈清若進來的。

沈清若有些驚訝,將沈浩宇拉進屋裏面了。

「二弟急匆匆過來做什麼,忘記父親說的嗎?」

自從那日沈清書和沈依瀾的事情,其實這些時間,沈恆很避諱這兄妹太過親近的事情,哪怕是沈依瀾沈清書這種同一個母親生下來的,她與沈浩宇不是一個院子的,沈浩宇今日堂二皇子的走過來,難免……

「我聽說二弟這些日子正忙,沒有什麼休沐啊!」

「清若,這事情是不是真的!」

沈浩宇按住沈清若的肩膀,認真問道。

沈清若先是反應不過來,想到之後有些驚訝的抬起頭來,略帶緊張的笑了笑:「浩宇,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我問你,這事情是不是真的,你的事情已然鬧到了街知巷聞,所有人都覺得是你向太子求親的,到底什麼事情引得你要如此行事啊,難道你自己不知道這皇家庭院有多危險,多難走嗎?」

沈浩宇看起來是為了這件事情來的,說起來可能也是這樣的。畢竟對於沈清若來說,沈浩宇是少數關心自己的人了。主動求親說起來是不那麼好聽,她這個太子妃的身份,皇上一日沒有落實,尚書府都怕惹來麻煩。

然而事情鬧大了,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

「權宜之計,我當真沒有辦法,難不成我還真的是毀了自己的名聲嗎?左右宮中都看到那一幕,難道你希望我嫁去西雲去,日日受氣嗎?」

「你可知道,太子殿下並不簡單,如今雖然身為太子,但是實權卻掌握不了多少。朝中都知道,太子的性格刁鑽,行為乖張,如今你要嫁給太子殿下,不是等於將自己的一輩子都葬送嗎?清若你可是真的很糊塗啊!」

此時此刻,沈浩宇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這沈清若壞了名聲的事情也是不好,但是仔細想着,別的似乎也是不好。

「若是你兩面為難,倒是不如離開京城,這本來就是是非之地,大不了我辭官不做了,一起去保護你。功名利祿哪裏比得過平安快樂啊,我是萬萬不能看着你自己朝着火坑裏面跳下去!」

這個時候,沈浩宇說的可真的直接,沈清若都驚訝了。

「二弟,人往高處走,你可萬萬不要衝動了!」

她一邊着急,一邊陪着笑臉:「我知道自始至終都是你擔心我,就像是我娘一樣,擔心我的日子有沒有什麼不快樂的,但是事已至此,卻是沒有別的辦法,我不一定是不快樂啊,二弟不要想那麼多了,皇上如何決定還沒有確定。再說這太子府也不差,如今皇上念著舊情,沒準兒日後太子就能夠繼承大統,那麼我不是名正言順的皇后了嗎?」

「我就不信,你心中想的如此簡單,我遠離皇家,都知道其中的爭鬥,更是不要說你了,清若你以前就聰明,在府中自然是明顯的,你會不知道這事情的重要性?」

沈浩宇聽到沈清若的解釋,更加着急了。

他想的不多,只要沈清若能夠快樂就好,剩下的事情,根本不重要。

沈清若嘆了一口氣:「二弟可是把所有的精神,都用在勸我這件事情上來了,我本就已經想好了這事情的前因後果,也知道嫁入皇家會怎麼樣,我可記得之前說起和親,二弟都沒有如此緊張!」

沈浩宇的面色,實在是難看。

「我倒是寧願你真的遠嫁了,也不想要今日你嫁給太子,接觸朝廷的紛爭,至少如今你嫁給了西雲,他們還是會因為你的身份,好好對你。太子精明,自然饒恕不了曾經算計過他的人,所以清若你覺得,這只是攀龍附鳳的婚事而已嗎?」

沈浩宇想的、也真的複雜。

當然了,若不是知人知面又知心,其實沈清若原本不敢這樣決定呢,現在要如何解釋,自己和南風翊早就兩情相悅,怕是說出來,沈浩宇也不會相信。

「我對太子殿下,畢竟有恩,他也不是這樣的人,所以浩宇你不必擔心,不素來就清楚我的性格受不了委屈,所以這件事情,未必是委屈。」

沈浩宇如何都是語重心長的。

然而沈清若苦口婆心,說了太多。

沈浩宇依舊不放心。

這凌姑姑都聽不下去了,生怕沈浩宇繼續這樣說,越了界,直接站到了沈浩宇前面來:「二少爺,小姐的婚事,從來不是自己能做主的,也不是二少爺能做主的。老奴知道二少爺關心小姐,但是有的事情,關心則亂,可不要在這個時候鬧出什麼亂子來,要知道太子殿下不是二皇子,咱們也沒有貴妃娘娘那樣的關係!」

這個凌姑姑說的話,總算是中肯。

沈浩宇冷靜了一下:「這件事情可是你們小姐自己開口說的,她分明不是攀龍附鳳的人,為何要說的自己看如此的虛榮,外面的看法不重要,重要的還不是她自己的身價幸福,旁人都看得明明白白,為何這個時候唯有她還在安慰自己,沈清若你的腦子是不是壞了!」

「二少爺慎言啊!」

凌姑姑也不知道如何勸說沈浩宇才好。

沈清若吸了一口氣:「我是跑不了的了,跑了就得罪了太子,所以說只能乖乖的聽皇上安排了,這一趟下來我也是累了,這婚事鬧出多少事情來,而且事情還沒定下來呢,你在這裏大吵大鬧,哪裏一個弟弟的樣子。也就是我們關係好,若不然鬧出這個門了,父親那邊……」

「你也不聽聽外面如何議論的,父親也是要面子的,如果這一次皇上不下旨意,我看你如何在京城立足。」

「那就像是你說的,離開京城就好!」

沈清若笑了笑,眼裏心裏,都是笑意!

「好了,我知道你關心我,只是事情已然是這個樣子,沒辦法改變了!」

。選1還是選2?

首先,李皓幾乎可以肯定,選1的話,肯定不是1比1的增長,比如加一萬點降龍十八掌,烈陽功也加一萬點,這是不可能的。

那如果選2,升一層只需五千點,少了五千點,兩層估摸著會少一萬伍千點,還是挺香的。

不過長期來看,還是選1更合適。

於是李皓選了2

《漫步諸天影視》第二十六章你笑的太早了(本卷終) 「二龍妹,我們先帶這些孩子回史萊克一趟,收拾一下東西,然後再帶著全校師生去找你吧。」

這次出來獵殺魂獸,不但尋找到了適合的魂環,還遇到了多年未見的二龍妹,此時弗蘭德臉上褶子都比以往笑的都深。

「我和你們一起去吧。」

不等弗蘭德說話,柳二龍轉而看向大師,「小剛,這次我怎麼都不會讓你再從我手中逃走了。」

「我……」

大師乾巴巴的想要解釋。

可兩人根本沒給大師說話的機會,弗蘭德爽朗的笑道:「好好好,那就一起去吧。」

說妥以後,幾人也沒再多逗留,如同來時一樣。回去的時候,還是靠著奧斯卡的飛行蘑菇腸,和寧榮榮,唐輕微的輔助,在最短的時間內抵達了史萊克學院。

回到那熟悉的小村,家的感覺是那樣親切,對於史萊克八怪來說,史萊克學院,早已是像家一般的存在。

一路上除了大師以外,柳二龍和眾人聊的甚歡,也從眾人的口中,側面了解了大師這些年的情況。

沒有想到,他居然躲到那麼偏遠的城鎮里當老師了,如果不是唐三的出現,他是不是準備就在那樣偏遠的地方放逐自我,孤獨終老了?

柳二龍心中悲切的同時,也感到萬分的幸運,看向唐三和小舞的眼神也和善了許多。

奧斯卡一回到宿舍,直接就倒在了自己的床上,「還是回來舒服啊,小三,別叫我,我要大睡一場。睡覺睡到自然醒。」

唐三看著奧斯卡在床上擺出大字形的樣子,不禁搖頭失笑。

這次確實辛苦了,不是身體上的,而是精神上的。沒想到,他對寧榮榮倒是挺上心的,明明都害怕成那個樣子了,居然還忍著噁心害怕,收拾現場。

弗蘭德院長和柳二龍老師的商議結果是,史萊克學院眾人在兩個月後前往新的學院住址。

畢竟在史萊克學院這邊待了這麼久,還有很多的後續問題也要進行一些善後工作才行。

大師並不急於開始課程,他給史萊克八怪布置的任務很簡單,在這兩個月的時間內,將之前一個月以來,斗魂所得到的實戰經驗充分消化吸收。

同時這兩個月也是魂力集訓期。大師要求,除了必要的事情以外,每個人都必須要集中精力修鍊魂力。

奧斯卡很快就進入了夢鄉,但唐三卻想著自己的事。

還有兩個月的時間,自己必須要將一些事情處理好才行。

尤其是之前答應寧榮榮的事他要著手去辦了,還有暗器的製造,趁現在有時間也該行動起來了。

到時候再喊上小微一起,她那個昊天錘都多久沒練了,正好這次休息讓她練練,順便幫自己打造暗器配件。

唐輕微不知道,這次長達兩個月的時間,都已經被唐三安排好了。

不過就算知道也沒用,該來的總會來的,練習錘法,這個要求她確實拒絕不了。

心中做好安排,唐三起身走出宿舍,朝著寧榮榮和小舞的宿舍走去。

「咚咚咚!」

兩個女生正在宿舍打鬧,正在這時,敲門聲突然響起。

寧榮榮高聲喊道:「誰啊?」

「是我,唐三。」

??感謝一生何求,我是個菜鳥的打賞,

?感謝一生何求,靑筱衣的月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