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了怪了?怎麼感覺後腦勺涼颼颼的?不是誰要偷襲自己吧?

自己這些年生死廝殺,這種彷彿被人盯上的感覺還是挺準的,就沒有錯過。

不過不應該啊?弗蘭德校長在這裡呢!真要有人能瞞得住弗蘭德校長?

而且這史萊克學院還有誰比弗蘭德校長強的啊?

張嵐內心想著,突然愣了一下。

不對,說不定真有。

唐三他那個老爹,記得好像原著還給唐三出氣把趙無極胖揍了一頓來著。

想到這裡,張嵐回頭向著身後看去。

只見後面十幾個村民的房屋,錯落有致,房屋左右數棵大樹若隱若現。

不會吧?唐三他老爹唐昊閑的沒事天天蹲史萊克門口乾什麼?而且還老盯著自己幹什麼?

不會是想揍自己吧?不過也不應該啊?自己又沒得罪他。

頂多揍了幾次唐三。

卧槽!

張嵐猛然腳步一頓。

他娘的,唐昊不是準備對自己下黑手給唐三出氣吧?

他大爺的很有可能啊!

張嵐想到這裡,迅速回身,腳步快了幾分。

我他娘的還是快點走吧,好久不見唐三了,太想念他了,得和他親近親近,讓他老爹知道,我和他兒子唐三是兄弟之情,好的不得了!

在他身後,李郁松被張嵐那突然頓住向後看的一眼看的有點心裡發虛。

這張嵐不是發現什麼了吧?這小子也太敏銳了吧,我就是這麼一想。

被張嵐這麼嚇了一跳,李郁松也不敢貿然出手了,張嵐這小子邪門的很,說不定還有什麼后招呢,別到時候誤會了給自己來一下。

一旁的弗蘭德和極索被這倆人那莫名其妙奇奇怪怪的動作給弄得摸不著頭腦,這倆幹啥呢在這?

張嵐四人快速回到學院后,遠處一顆大樹上,唐昊隱藏在上面默默無言。

剛剛張嵐那小子不會是察覺到自己了吧?不可能吧?自己好歹也是封號斗羅啊!

而且這小子

他娘的,這小子太邪門了!

……

張嵐回來頓時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唐三,寧榮榮,戴沐白一行人在看到張嵐后也都紛紛驚喜莫名,接著在張嵐的堅毅下,史萊克學院的人都來到了食堂,大家一起慶祝一下。

張嵐回來感覺改變最大的還是唐三,這小子一下子感覺好像突然變強了許多。

而且唐三和小舞好像感覺比以前膩歪了一些?

然後,張嵐看了看大師。

怎麼感覺大師好像變得有點猛男了?

原本大師有些瘦弱,再加上常年穿著長袍,看起來有些文弱書生的味道,現在。

張嵐看著大師穿的那一身運動短衫,裸露在外的小腿和胳膊露出了學些健碩勻稱的肌肉。

總的感覺。。。。變帥了啊。

老師這是煥發第二春不?

張嵐內心默默吐槽。

邵鑫還在後面大顯身手,今天他要做上一桌好菜。

張嵐則拿出了魂導器之中的生命之水。

看到了張嵐的動作卡莉略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不過她也知道自己老哥的德行,也沒有阻止什麼。

張嵐看到了卡莉的樣子嘿嘿的笑了笑。

卡莉真的要不讓他喝酒的話,他也不會硬來的。

不過現在也是卡莉不知道張嵐現在自己的身體情況,不然絕對不會讓張嵐繼續喝酒了。

其實武魂殿的醫療魂師也是不讓張嵐喝酒的,不過張嵐自己知道自己的身體情況,好像是因為那個北原伊織模板卡的原因,自己會因為喝酒而醉酒,但絕對不會因為喝酒而出什麼事情,比如喝酒引起的一些病狀和引發身體的傷勢,而且喝酒還可以加速他自己身體的恢復,雖然很慢,但卻是有一些效果的。

。 許仙緊握誅邪劍,劈開雜草,向院子深處走去,越向里走,陰氣越重。

當他來到院中的時候,甚至有種寒氣逼人的感覺。

剛進入白府時,還能聽到一些蟲叫鳥鳴,可到了深處,什麼聲音都沒有了。

寂靜,死寂一般的安靜。

除了他用劍分開野草和腳踩在野草上的聲音外,再也沒有其他任何聲音,透著一絲詭異。

許仙感到十分壓抑,很想掉頭就走,可都到了這裡,轉頭離開的話有些不划算。

他咬著牙,來到已經坍塌一般的房子前,房門躺在地上,已經變成了爛木頭,裡面的頂梁和房梁也都掉了下來,只有一小片房頂還未坍塌,但也搖搖欲墜,隨時都可能掉下來。

許仙避開危險,在房中仔細搜尋,按照卷宗記載,那五人應該把偷盜的庫銀先放在了這裡,至於後來為何不翼而飛,沒人能說得清。

「難道被青蛇捲走了?」

許仙被腦子裡突然冒出來的想法嚇了一跳,隨即苦笑一聲,斬滅了這個想法,太可笑了。

他仔細在房中尋找,卻什麼都發現,最後失望的走出來,發現不知何時,天空布滿了鉛雲,要下雨了。

許仙沒有急著回去,而是在其他地方又尋找了一番,正當他失望要離開時,發現了一塊巴掌大小的銀白色殘紙。

他小心的看了眼四周,以誅邪劍刺穿殘紙,拿到手上。

「這……應該和那晚見到銀色紙人的材質相同,這是用毛筆畫的眼睛,圓圈加一個點,真的和紙人有關?還是那些庫銀被控制紙人之人拿去了?」

許仙飛快的在院中轉了一圈,再也沒有其他發現,只能悻悻的離開。

當他踏出白府大門的時候,他撿到殘紙的地方突兀的出現一個紙人,隨風輕輕搖晃,黑色大眼睛眨動了一下,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

許仙彷彿感應到了什麼,猛地轉身望去,卻什麼都沒看到,白府還是一片荒涼的景象。

「難道是錯覺?剛才那感覺,就是有人盯著我……」

他又試探了幾次,都沒發現任何異常,那股被窺視的感覺也消失了,最後只能鬱悶的回去。

「這是你在白府找到的?怎麼可能?當初我們的兄弟都快掘地三尺了,根本沒見過這種銀色的紙張。」單黃派斬釘截鐵的說道。

許仙苦笑一聲,「大人,我沒必要騙你。」

「我知道,可我也沒必要騙你。」

「那就是你們搜查后,那人又去了白府,留下了這張殘紙。」許仙揉著下巴道。

「別人都找不到,你一去就找到了,難道那人真的盯上你了?你可要小心些了。」單黃派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多謝大人提醒,我會注意的,放心吧。」

聽到單黃派的話,許仙本能的汗毛乍豎,感到背脊發寒,因為他又想起在白府被窺視的感覺。

許仙很鬱悶,除了殘紙,什麼線索都沒有,又回到了紙人身上。

知道有這麼個詭異的東西在暗中窺視,許仙感覺全身不自在,很想現在就把那個人揪出來,暴打一頓。

回到家裡,他把這些不高興的事情拋之腦後,開始享受美好的生活。

「許大哥,你回來了,午飯做好了。」鐵冰蘭小臉微紅,不好意思的看了眼許仙。

「還是蘭妹妹勤勞,這麼早就把午飯準備好了,過來。」許仙嘿嘿一笑,對著鐵冰蘭勾了勾手指。

鐵冰蘭紅著臉來到許仙面前,道:「怎麼了?許大哥?」

「給你個贊,鼓勵一下,繼續努力。」

許仙伸手在鐵冰蘭的眉心揉了揉,又溺愛般的摸了摸對方的腦袋。

「許大哥,被人看到了,不理你了。」鐵冰蘭又惱又羞的跺了跺腳,轉身跑開了。

「這有什麼好害羞的?臉皮也太薄了?沒意思,妹妹你大膽的往前走,往前走,莫回呀頭……」

聽到許仙胡言亂語,鐵冰蘭就更害羞了,捂著臉跑進屋裡不出來。

「漢文,你胡言亂語什麼呢?再胡說八道,你就給我出去。」

許嬌容從一旁走過來,揪住許仙的耳朵就是一頓教訓。

「姐姐,輕一點,我和他鬧著玩呢,你們怎麼還當真了?這是我從古籍上看到的異域情歌,你們沒聽過,也不必如此大驚小怪吧?」

許仙雖如此說,卻沒什麼心情吃飯,草草吃了幾口,便來到塗山寒煙的住處。

「漢文,怎麼了?沒精打採的?」

塗山寒煙的心情很好,經過這段日子的調理,感覺舒服了許多,以往的癥狀減輕了很多,到此時他才真的相信了許仙,真的認可了這個孫兒。

「奶奶,你能不能給我說說紙人的事?我感覺被紙人盯上了,今日去了清波門雙茶巷的白府,在那裡撿到一張殘紙,應該是紙人身上落下來的,等我拿著殘紙出來的時候,明顯感覺有人在背後注視著我,可當我轉身望去的時候,什麼都沒發現,如此反覆了五六次,那種被窺視的感覺才不見了,很詭異,我當時心都涼了半截。」

許仙找了張椅子,隨意的躺在上面,沒有一絲精神。

塗山寒煙頓時一驚,來到許仙面前,伸手捏了個法訣,莫念了一句咒語,對著許仙一指,一股陰寒的氣息消散。

本來還一副悶悶不樂的許仙,精神頓時好轉了,不可置通道:「這是怎麼回事?剛才我還感覺活著沒意思,如今卻沒這種想法了。」

塗山寒煙神色凝重道:「你被人暗算了,如果不是我發現的早,不出七日,你必死無疑。」

「我……去,不出七日必死?難道那人真是針對我?」許仙不可置信的看著塗山寒煙。

「不錯,那人應該就是看上你的肉身了,要以你的肉身祭煉最高等級的人偶,一旦成功,就是我都不一定是對手。」

「那該怎麼辦?我豈不是必死無疑了?」

「無妨,此人本身的修為應該不高,卻得了真正的紙人傳承,能讓紙人附上殘魂,威力大增,如今我傳你一道驅靈秘法,可以破去紙人身上的殘魂,只要紙人沒了殘魂,威力大減,你輕易就可以對付了。」

「謝謝奶奶,你怎麼不早教給我?讓我提心弔膽的。」許仙埋怨道。

塗山寒煙道:「我也是看你學會了浮光掠影身法才傳你的,因為你的速度太慢,跟不上紙人的速度,學了秘法也無用。」 第419章東瀛的走狗

今天趁著有空,與司徒錦去看看成品。

「鳳姨,你身上的傷已經結痂了,可以下床做做運動。」

「璃丫頭這段時間多虧你了,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花琉璃知道她說的郭子器!

自己將郭子器帶到花府,是怕她擔心在國家郭子器再出現什麼意外!畢竟,郭巴樹已經不是以前的郭巴樹了。

他現在被權力蒙蔽雙眼,成了東瀛的走狗!

郭子器雖是他兒子,可若郭子器無意中知曉了什麼,以郭巴樹現在的性格,定不會允許郭子器活着。

「鳳姨,日子要向前看,期期艾艾怨天尤人可不是我認識的鳳姨。」

「我要儘快在很作起來,郭家欠我的,我一樣不少都得要回來!」

女人若狠毒起來,比男人還讓人膽顫!

像鳳三娘個這樣的女強人,對郭巴樹又很了解,對付起來豈不是更加得心應手?

郭巴樹跟東瀛狗狼狽為奸,而東瀛如今有了火銃,根據她對小鬼子的了解,有了火銃這殺傷力較大的武器,還不得稱王稱霸,攪的其他國家天翻地覆?

花琉璃對小鬼子那時一點兒好感都沒有。

當年的侵華戰爭,隔着屏幕都能知道小鬼子的所作所為有多慘絕人寰。

「鳳姨,你先休息,我出去了。」

「哎!」

花琉璃離開鳳三娘的卧房!

讓鬼見愁派了馬車直接去了別院,成周等了多天,今天花琉璃再不去找他,他估計都要去花府了。

不過,花琉璃現在來了,他也不用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