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一下子被他逗笑了。這個馬屁拍得好:既誇了這地方,還間接恭維了一把劉老爺子是入世的賢人。怪不得劉鴻聲劉老爺子聽了周大少團長這話高興得眉毛皺紋都湊一塊去了:這個曉舟喲!

等劉老爺子家裏的廚子老邵師傅把幾道上海本幫菜端上來,大家覺得剛纔周大少團長一跨進劉宅說的劉老爺子好會享受果然是莫得妄言啊:

劉鴻聲劉老爺子這個周大少團長所說的竹林第八賢人,從上海西遷重慶時,攜帶的大包小包全是吃的好東西:

既有江浙一帶的特產,像什麼高郵鹹鴨蛋、金華火腿、南京板鴨、鎮江水晶餚肉等。甚至於連淮北的海鹽、鎮江的香醋、太倉的槽油、上海梅林的番茄醬、萬升園醬油、蘇州的蝦籽醬油等十幾種江浙一帶特有的調料用品等,也幾千裏迢迢的隨劉鴻聲西遷到了大西南的山城重慶。

看到劉鴻聲劉老爺子顯擺似的一一給大家展示這十幾種江浙一帶纔有的吃食調料,衆人包括周大少團長全部驚訝的目瞪口呆:

這就是一食神啊!

食不厭精膾不厭細,其實就是屬於淮陽菜系的上海本幫菜的特點。衆人吃得非常安逸。

這裏只簡單介紹一下子劉老爺子家宴上的兩道具有代表性的上海本幫菜:冬瓜火方和五味煮乾絲。

說起這冬瓜火方,那要先提提這與雲腿齊名的著名的“金華火腿”,可以說,金華火腿及其火腿系列菜餚是淮陽菜系的最富有地方特色的精品、絕品。

金華火腿主要出於浙江省原先的金華府所屬的金華、蘭溪、東陽、義烏等八縣,其中產於東陽縣上蔣村,已有千年歷史的“蔣腿”是金華火腿中的“珍品”,素有“金華火腿出東陽,東陽火腿出上蔣”的民間俗語。

而上蔣村裏,已有數百年曆史的“蔣雪舫厚記腿行”所出的稱作“雪舫蔣腿”的那就是金華火腿中的極品!堪稱茅臺酒中的賴茅。

當時的市價就在數百元一支!而且不是你有錢你就一定能買得到,產量只有這麼點,那非得跟“蔣雪舫厚記腿行”有些淵源的人才可能拿得到。而劉鴻聲劉老爺子的老爺子的老爺子與“蔣雪舫厚記腿行”卻有一段非常傳奇的故事。

所以劉鴻聲西遷帶來的五支金華火腿全是極品的“雪舫蔣腿”,這怎麼不讓大家嘖嘖稱奇嘛。可遇不可求啊。

“劉老爺子,金華火腿都是用的‘兩頭烏’(金華當地出產的特有的一種優良豬種,蹄小皮薄,瘦多肥少,肉質細膩,腿心飽滿),啷個這個蔣腿更出名呢?”

聽了劉鴻聲劉老爺子一番簡略地介紹,周大少團長好奇地問道。

“這……”

劉鴻聲劉老爺子猶豫了一下,這個他倒是知道其中的奧祕的,但這種祕方怎可能給外人說。周大少團長見他爲難,知道是密不可言,就此帶過。

後來周大少團長與劉鴻聲劉老爺子成了忘年至交,劉老爺子最終還是把這個千年祕方告訴了他。原來蔣腿之所以出名,是在醃製火腿之時同時放進了一支x腿,致使火腿色澤更加鮮紅,芳香獨特更加濃郁,火腿品質遠遠好於其他地方的金華火腿。

再說另一道劉老爺子的家宴菜:五味煮乾絲。

提起它,如果是江浙、上海一帶的人會會意的一笑---這是一道當地非常有名的淮揚名菜。據說還是那個清朝的風流皇帝乾隆四下江南到揚州時才流傳下來的。

原來當時揚州有一種菜餚叫“九絲湯”,就是由豆腐絲(這個切豆腐絲刀工之絕,是要求把一塊的豆腐塊先片成28片,再細切成絲,其細可穿針眼,所用的刀工及其精湛!說句老實話哈,也是現在考廚師不考這個刀工技藝了,否則還真沒有幾個所謂的特級廚師能過這關!據說哈,目前咱中國能掌握這種刀工技藝的廚師,全中國區區十數人耳)加火腿絲、筍絲、銀魚絲(就是那著名的太湖銀魚)、木耳絲、口蘑絲、紫菜絲、蛋皮絲、雞絲高湯吊煮而成。

這個煮乾絲的高湯很講究的,必用土雞湯反覆吊出來。配料最常見的是鮮薑絲、榨菜絲、餚肉絲、蝦仁。

當然也可以像劉老爺子家的老邵師傅一樣根據時令季節選配,像冬季就可以配燙青蒜苗、香菜、冬筍;春季用韭黃、春筍;夏、秋季用黃瓜、萵筍、青椒、芹菜,都切成細絲,再加上各種調料,所謂之五味俱全。

卻說當時乾隆一嘗之下,那是珍美異常,十分的爽口開胃,故取名“五味煮乾絲”,流傳至今。(筆者去揚州遊玩之時,也曾去品嚐過揚州城最富盛名的“富春茶社”的大煮乾絲,雖然味道不錯,但其展現的刀工技藝顯然是遠遠不及傳說中的那麼神奇,看來這個精湛的技藝是失傳囉,令人唏噓不已啊)

吃罷劉鴻聲劉老爺子的美味家宴,周大少團長心悅誠服的感嘆道:

“劉老爺子。你老纔算是真資格的食神啊。麻煩你個事,你老叫你家老邵師傅得空上我家教授我家廚子師傅兩招。正好我三夫人懷着孕,這些淮揚菜,寬中益氣,營養豐富,最是對孕婦好的了。”

劉鴻聲朗聲笑道:

“沒有問題啊,這幾天我就可以叫老邵師傅上門傳授。對了,做淮揚菜你材料在重慶也購不齊啊,乾脆,你今天也不要空手而歸。別嫌老爺子小氣哈,你拿一支‘雪舫蔣腿’走!”

“啊?啊!還有這好事啊?!劉老爺子,啥也不說了,謝謝了哈!”

超級好吃狗周大少團長樂壞了!衆人則是一片羨慕。

劉鴻聲身邊知道他的人則是暗地咋舌:

今天這老爺子也是真捨得啊!?想老爺子平時自己都捨不得吃,每次非貴賓摯友才捨得弄一小方“雪舫蔣腿”。這次可是了不得,這個個子不高的小年輕人不知怎麼入了老爺子的法眼,這麼看得起!?

其實這些人也不想想,周大少團長投了三大三萬元啊,難道想混整支“雪舫蔣腿”還有莫子問題的?

衆人在竹林稀疏間擺上茶座竹椅閒聊,周大少團長虛心的向劉老爺子請教起火柴製造的一些工藝問題起來。這一說起自己幹了近十年的行當,劉鴻聲劉老爺子就眉飛色舞神侃起來。

周大少團長一邊認真聽着一邊仔細地記錄下來,還不時追問着仍不太明白的專業術語。一老一少這般認真勁,讓大家肅然起敬,衆人爲了不打攪這倆人,乾脆約起去長生橋鎮裏逛街。

閒逛了一個多小時,大家才意猶未盡回到劉宅。才進院落正門就聽到後面小竹林裏劉鴻聲劉老爺子氣急敗壞的大吼和周大少團長不依不饒的高聲辯解。

這是怎麼啦?!大家走時還親密的像爺孫倆的一老一少,怎麼吵得如此兇啊?真是邪了門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情,說起來還是周大少團長惹的事,他娃是把劉老爺子簡直氣壞了。

原來閒談到這三萬元投資的具體用途,還以爲周大少團長要添置現代機械設備,擴大生產規模的,以提升大中華火柴公司的競爭力的劉鴻聲劉老爺子,在聽了周大少團長的資金安排,不僅大失所望,簡直是火冒三丈:

中午這頓“雪舫蔣腿”真是餵了狗了!(劉老爺子都氣得亂罵了)周曉舟,你怎麼會有如此糊塗、如此荒唐的想法?簡直不可理喻、不可理喻!

那麼周大少團長是準備怎麼安排這三萬元的呢?

“首先啊,”

當時周大少團長品了一口劉老爺子的香茗,開口說道:

“在這雖遠離重慶市區,但卻是風景秀麗的長生橋置地建房子。建設起一個能夠容納二萬人左右的簡易住宅區。(劉老爺子驚訝的差點被茶水噎着)

爲什麼是二萬人左右啊?主要是因爲我們大中華要招收五千工人啊!(才緩一口氣的劉老爺子驚得手上的茶杯子乾脆失手扔了!)

劉老爺子你算算嘛,單身的就不說了,現在這個時代一個人及家庭大概有四五人,所以五千人帶二萬多人是應該能夠的吧。

不夠,我到時再投錢!(聽到這裏的時候,劉老爺子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了:什麼?!購地建房,卻不是廠房,而是給二萬多人住的簡易民房?!這完全牛頭不對馬嘴嘛!)”

周大少團長又叨叨了一些,反正啊跟劉老爺子所想的投資於大中華火柴公司完全是兩碼事情。

最後氣得從坐着的竹椅上站了起來的劉老爺子問道:

“曉舟,你說了這麼多,我算是聽明白了,除了招收五千名工人,其餘的也跟大中華火柴公司關係不大啊?!

再說了,我大中華火柴公司原先有工人一百多人。好傢伙,你一下子要招收五千人,那是不是實在太多了點?!(這還是劉鴻聲劉老爺子客氣不好意思直接說你娃這是發了大神經了!)

而且工人找這麼多,那個廠房是不是要擴建?這生產設備等是不是要大量添置。你說你把三萬元在那些不着邊的地方就基本上化得差不多了,你準備擴建廠房、添置設備又花多少啊?!”

“哦,原先的廠房將將就就用着就算了,就不花錢擴建了!(這啥子話,就那幾間廠房,你那五千人能擠下?就是站到天花板上也擠不下啊?劉老爺子氣得一屁股坐了下來)。

至於什麼現代機械化設備也不要添置了。真要買點設備,我準備花幾百元買些鋸子斧頭啥的就足夠了。因爲我也不打算用機械化設備製造火柴了,我打算全用人工製造火柴!”

“你?!……”

劉鴻聲劉老爺子又跳了起來,大吼道:

“你啊,你啊,唉,門外漢害死人喲!”劉老爺子終於氣瘋了。 347章 一百單七將?

347章 一百單七將?

大家有這麼一個感覺沒有:凡是能幹出一點事情的人往往都有一股子執着的勁頭。想劉鴻聲劉老爺子在面對國外的火柴企業咄咄逼人的競爭中仍能多年屹立不倒,也算是把上海大中華火柴公司辦成了當時中國民族火柴工業中數一數二的企業,那份韌性與堅持自是不提。

而周大少團長生就一個槓子頭、犟牛!凡是認準的事情,那是十匹馬兒都拉不轉來的。可想而知,這兩個頂上了,況且還是在上海大中華火柴公司發展的原則問題上的根本背離,那是完全不可調和的。

衆人苦勸半天,結果一老一少還是誰都不肯退讓半步。周大少團長畢竟年輕氣盛,最後毛了,乾脆對劉鴻聲劉老爺子和衆人說道:

“上海人愛吃螃蟹,可是在沒有人吃第一隻螃蟹的時候,誰能知道外表醜陋不堪的螃蟹箇中的美味膏肉?

我的這個大中華火柴公司發展的新思路,現在就像一隻外表醜陋不堪的螃蟹,大家也只有親自嘗過之後,才知道其中的美味。 魔王的絕地求生 只要給我兩三個月的時間,我一定交給上海大中華火柴公司各位股東們一份滿意的答卷。

我曾經是一名軍人,我願意以一個軍人的最高形式立下軍令狀,與劉老爺子打一個賭:

如果人工製造火柴不能勝過原先機械製造效率的十倍,那就是算我輸了。我立馬卸任(董事長),並賠償所有的損失,還要當着大家的面,喊你劉老爺子一聲親老爺子!

如果你劉老爺子輸了,我也不要你劉老爺子啥子了,乾脆你就把你那剩下的四支極品‘雪舫蔣腿’全給我得了!”

衆人鬨堂大笑,連氣呼呼的劉鴻聲劉老爺子也遭這個混小子給氣樂了,

“小赤佬!白得了一支‘雪舫蔣腿’還不夠?你還打上了老子另外四支‘雪舫蔣腿’的主意,你個小犟牛想得到挺美的喲,就憑你放棄先進的機械化生產,退回去用什麼人工製造火柴的荒唐幹法,你能贏?天方夜譚喲?這個賭,你劉老爺子我打了!”

劉鴻聲劉老爺子還真的認認真真寫了一份賭約。衆人感覺有些滑稽地看着一老一少在上面簽字蓋章,並鄭重其事地把這份後來陳列在享譽中外的知名企業大中華火柴公司的發展史館最顯著位置的賭約交給了老邵師傅---那個廚子,他成了兩個超級好吃狗都認可的中人了!

卻說山城棒棒軍基建公司的馬總馬老二,接到了少幺爸周大少團長的電話,第一句話照舊就是:“少幺爸,你哪個地方要用錢?”

周大少團長笑罵道:

“馬老二,老子要錢做啥子嘛?!老子要你的人、你的工程機械。

我給你說嘛,在長生橋,對,就是那個捱到起老巴縣的卡卡(川渝方言就是邊邊角角的意思),我接了一個火柴廠。

嗯,準備擴大一下規模,準備現招五千名工人。連帶家屬娃兒估計得有兩三萬人了,基本上就是一個小鎮子的規模。

你能不能呢,在一個月之內給我建起一座可容納這二三萬人的簡易住宅小區,及其配套的文化教育、醫療、娛樂、後勤生活等服務設施。另外,給我從南岸貓兒石工業園修一條水泥路直通長生橋,如果能通到巴縣老縣城那當然更好……”

馬老二在那邊電話裏支支吾吾的:

“少幺爸啊,行是行,可是少幺爸如果必須在一個月裏完成,我就得把棒棒軍基建公司全部十三個隊的兩、三萬人全部集中到了你的長生橋哪裏去了,其它的工程可都得停啊!損失太大了。

當然,袍哥人家絕不拉稀擺帶,如果你少幺爸堅持,我馬老二保證棒棒軍基建公司的三萬人和所有工程機械全部投入長生橋,一個月之內完成少幺爸的要求莫得問題的。

對了,我斗膽再問一下子少幺爸哈,你剛纔說得那個長生橋工程是個啥子火柴廠啊?啊!真是火柴廠啊?!少幺爸,你果然不愧是掌舵把子的!媽喲,一個火柴廠都要弄幾萬人的規模!?……”

火柴廠,其實應該被稱爲火柴城的住宅小區及其配套設施土建工程轟轟烈烈開始了。白天黑夜,喧囂的車鳴人喊聲打破了長生橋自古到今的那份沉寂,這個風景秀麗的重慶市區的最邊邊角角完全成了一個大工地。

周大少團長並沒有調動馬老二棒棒軍基建公司的全部力量,只是用了兩個基建隊三千餘人的隊伍和幾十臺、套的工程機械、車輛。

這麼一個大工程,一個月內建成,這麼點人夠啊?自然是不夠的。但整個工程量中,那些佔了很大部分的挖坑運渣填方埋土的使笨活路(川渝方言技術含量低,用力氣的工作的意思),那幾天時間就全招滿了的五千工人和他們一些成年的家屬們也可以幹嘛。免費下載

再說,周大少團長從不白白使喚人,那也是照樣給了下力錢的。那這些工人和他們的家屬願意啊?

老實說哈,願意得很喲!

一則是爲自己將來的住房出力流汗;

二則也能掙錢啥。有些人看到跑到重慶城幾個月了這才用自己的勞動汗水第一次掙來工錢,都激動得哭了。唉,有活路做才知道沒有活路做得苦啊,這幾個月可是遭罪了。重慶人把工作叫做活路真是最真切的認識啊。

賀國光市長一行人,一個月後來到這座重慶市區最邊緣的火柴城爲之竣工剪綵的時候,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青山綠水間,宛如五朵花瓣般的五個住宅小區圍繞着中間一個大的橢圓形大壩子(運動場),向所有目瞪口呆的來賓展示着自己的美麗風采。

五個住宅小區裏,學校、醫院、娛樂、後勤服務等設施齊全、配套完善。每個住宅小區內,有排列整整齊齊的二層小樓房二百幢,能容納千戶左右的人家,大概在五千人上下。整個這個名字叫着“大中華城”的住宅區,現在已經安排了上海大中華火柴公司五千工人及家屬娃兒,總人數近二萬三千餘人。跟不遠的巴縣老縣城人口幾乎一樣多了。

這五個大致一樣卻相對自成一體的住宅小區,分別叫着:

桃花園、櫻花園、桂花園、梅花園、梨花園。都分別種植了與名字一致的樹木。可以想見,幾年以後,這些住宅小區內的花繁葉茂,那真是成了美麗的花園式住宅小區了。

看着工人們的娃兒們跳着歡快的舞蹈歡迎衆人前來參觀,聽到孩子們興高采烈地大聲唱着:

“我們的工廠像花園,花園裏花朵真鮮豔,和暖的陽光照耀着我們,每一個人臉上都笑開顏,娃哈哈啊,娃哈哈啊,每一個人臉上都笑開顏……”

賀國光市長感嘆地對身邊衆人道:

“居者有其屋,勞者得其食。曉舟做得好啊!”

周大少團長的幹老漢盧作孚盧老爺子則是拉着周大少團長非要問出個所以然:原來,前幾年,盧作孚也在北碚農村搞起了一箇中國新農村試驗區,結果運行了半年多最終打了收場鑼鼓。

“周小六,我那個北碚中國新農村試驗區實行各盡所能、各取所需,最後落個冷場散了。

你這說起來,工人們住房要付房租,屋裏的傢俱擺設日常用品等也是工人們按你搞得啥子分期付款買來的……可以說在你這大中華城裏,除了娃兒們上學、工人們上夜校等教育方面不花錢,其餘都是要花錢的。啷個工人們幹起活來卻是熱火朝天的,人們也是充滿了對美好未來的憧憬,整個大中華城也是生機勃勃的?”

周大少團長聽了大笑,對同樣也是充滿迷惑的衆人說道:

“盧老爺子,不是我這個乾兒打擊你老爺子哈。你在北碚新農村試驗區美其名曰搞得那個‘各盡所能、各取所需’,換句白話說就叫‘幹多幹少一個樣,幹好幹壞一個樣’,純粹就是吃大鍋飯!

結果就是再勤快再老實的人也能養懶了、學刁了。最後大家都白吃混喝,少幹活甚至不幹活了。互相還埋怨不休,人和人之間的關係也弄得一團糟。盧老爺子,你那個新農村試驗區最後是不是這個樣子收場啊?”

“啊?對、對、對!是這樣子的。”盧老爺子不由得連連點頭。

說起來這個事情是幾年以前的事情了。當時咱周大少團長還在重慶大學意氣風發喲,之所以說得如此一針見血,原因大家都知道:父輩們都曾經經歷過嘛。

周大少團長又說道:

“商鞅協助秦孝王治理秦國的時候,有一個奇怪的法令:

災不賑窮不救!

當時無人能理解。當然現在我們也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商鞅這個法令的實質出發點就是深刻認識到了人性的弱點。

我們現在生活在一個經濟社會當中,如果脫離這一基本社會情況,一味寄託於人們思想靈魂的昇華,那是不切實際的。

怎麼辦?那就只能按照經濟社會的客觀規律來做:誰幹得多誰就多得,誰幹得好誰的日子就過得好。對了,老鄭師傅你過來一下。”

周大少團長說到這裏,招呼一個叫老鄭的工人師傅過來。這老鄭師傅,現在也算是個名人了。爲啥子?住宅小區土建工程時是個挖土方的能手,更出名的是第一次掙了錢後,一火色去割了(川渝方言買肉的意思)二十斤二刀腿子肉,一家人美美地連吃了三天紅燒肉,一舉成名,其他師傅們直接喊他“鄭紅燒”。

繼承者,總裁步步驚婚 “老鄭師傅,你掙錢多連吃了幾天紅燒肉。其他人羨慕不?”

周大少團長笑眯眯地問他。

老鄭師傅顯得有些不好意思,咧嘴笑道:

“到重慶城半年多,堂客娃兒們連點肉星星都莫看到,這回掙了錢,好好生生打個牙祭嘛!別看現在那些人喊老子‘鄭紅燒’,現在幹活可都跟我標着勁呢!哼,想超過我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我還尋思着再當回生產能手,得老闆你獎勵的一輛自行車呢。”

“哦,那好、那好,老鄭師傅,如果你真幹出成績獲得了生產能手的稱號,我親自把自行車獎給你!”周大少團長高興地說道。

衆人依稀有些明白了:人有差距纔有壓力,有比較纔有動力,有想頭纔有盼頭。重慶人常說黃鱔泥鰍不一般長,盧老爺子非拽成一樣子長,失敗是註定了的。

那這個問題上週大少團長尊重了經濟社會的經濟規律辦事,那他娃嚴重違反科學規律,非要以人工代替現代工業機械化生產,不是註定也要碰一鼻子灰,嚐到失敗的苦果啊?

令衆人,特別是火柴行業的老手劉鴻聲劉老爺子十分不解的就是,在這個明顯荒唐的違反常識的做法上,周大少團長卻又贏了,而且還贏得相當的精彩!

說是人工生產火柴,其實這裏面是大有玄機的。還得從大中華城談起:大中華城分成五個住宅小區,並不是簡單地安排。而是周大少團長根據火柴生產的生產工藝流程主要分成六個部分精心設計的。

火柴生產工藝流程的這六個過程就是:(一)原木分解(板材);(二)火柴梗枝製造;(三)梗枝的處理;(四)梗頭的製作:(五)火柴盒子的製作;(六)裝盒總裝過程。

周大少團長把這火柴生產六道工藝流程中的前五道一個小區給安排了一個,依序下來相當於形成了一個很大的流水線生產。

而每一個住宅小區負責的一道火柴生產工藝流程,比如原木分解的這道工藝流程,周大少團長又具體分解細緻到鋸木、剝樹皮、旋片、切片、烘乾、篩選等二十多道小工序,使每一道小工序既簡單易操作,又能形成標準化的生產模式。

對於這些基本上都是大老粗的文盲工人師傅們只需要簡單培訓,就能很快上手。周大少團長爲了有效進行標準化生產,保證質量。爲此還親自動手做了一整套標準化生產工具,他娃笑稱是:“認不到字不要緊,認不到公差誤差也不要緊,做個框框給你們,比到起框框下鴨蛋嘛!”

標準化,流水線,產前產中產後全面質量管理,這就是iso嘛!這個周大少團長故弄玄虛。

試生產一個月下來的效果怎麼樣呢?,從劉鴻聲劉老爺子翻着生產臺賬,一疊聲的驚呼:“出乎想象!不可想象!難以想象!”就知道了。

試生產一月,上海大中華火柴公司的月產量達到了令衆人瞠目結舌的五萬箱(十盒爲一封,一箱子爲一百封,即一千盒。那五萬箱是多少盒火柴?五千萬盒!),足足是以前月產量三千多箱的近二十倍,遠遠超過了周大少團長與劉鴻聲劉老爺子打賭的十倍的約定,周大少團長漂亮的贏了。

而這一切卻是在基本上都是人工,沒有使用機械化生產的這個“荒唐”的情況下完成的,怎麼不令所有人都瞠目結舌嘛。其實很簡單,周大少團長實行了一種嶄新的工資結算方法:

不保底,全計件!可謂是把工人們每一滴油都榨乾淨了,這個“可惡”的資本家!工人們卻並不恨他娃,要想掙錢多全靠自己多幹活幹好活。

產量上去了也有麻煩了,現在上海大中華火柴公司從劉鴻聲劉老爺子到一般管理人員,看着大中華城中間的大壩子上堆積如山的火柴包裝箱有喜更憂:老天爺!這一月產量相當於以前的兩年,怎麼賣的出去啊?!

說起來,三四十年代,中國火柴市場上競爭很是激烈的,主要是瑞典、丹麥等大火柴廠商出產的洋火充斥中國市場,使國產洋火幾乎少人問津。可以說,火柴的市場是有的,而且還十分巨大。

你想嘛,一盒子火柴二十根裝,又是家家戶戶的日常必備的生活必需品、消耗品:點個火生個爐子抽根菸打個亮片,幾乎都離不開。二十根裝的一盒火柴說不好聽點,能用一天不哦?!

家庭主婦們家務需要就不說了,遇到起像重慶城那些抽旱菸杆的老爺子們,常常是吸吸滅滅的,一杆旱菸不點上五六次都抽不完(各位看官不知道吧,筆者爺爺留給他這個嫡長孫子的傳家寶就是一杆兩尺多長的翡翠旱菸杆!?東西是好東西,不敢抽,旱菸太嗆人了。再說在這個時代抽那玩意,要被別人當做從過去穿越來現代的老古董),哪個一天不用上幾盒火柴。

就是像周大少團長這樣子抽菸卷的,一天二、三盒煙,也得用上幾盒火柴。重慶城,可以說哈,只要是嘴角冒點鬍子茬茬的男人,基本上都是煙、酒、茶全來!所謂之“不會菸酒茶,不能當爸爸”嘛。

整個四川又有好多人,大概是全中國四萬萬同胞的八分之一,這就是五千多萬人。上海大中華火柴公司現在一月的火柴產量也就僅僅夠這四川五千萬人一人用一盒的,火柴賣不出去?火柴市場大着呢,這點產量哪裏夠喲!

聽了周大少團長一通分析,衆人信心增加了不少。對於營銷高手周大少團長來說,接下來的幾招簡單而且新奇:

第一充分利用報刊雜誌廣播等大衆傳播媒介,大造輿論,創造出“中國人就用中國火柴”,“用國貨火柴就是愛中國!” 億萬寶寶:老公不負責 的社會氛圍。

至於那像宣傳百花油時用過的鋪天蓋地的小廣告又是粉墨登場,貼的甚至連小鬼子佔領的淪陷區的大街小巷都是:

號稱當時的“三躲不起!”,那三躲不起,小鬼子的“仁丹”,周大少團長的“百花油”、“美麗火柴”!

寶寶孃的都市田園 後世人們笑稱:早在1938年底,周大少團長的“百花油”和“美麗火柴”就已經收復了中國半壁河山。

第二,周大少團長把西南畫院的那個出身於洛陽畫牡丹的丁畫家院長喊起來,讓他組織西南畫院的藝術家們重新設計火柴盒面的貼花,原先的那個太簡陋了:幾筆簡筆畫再加幾個字“美麗”火柴。賣相太差了!

於是專工山水的畫家拿出了祖國各地秀麗奇美的山河集錦,專工仕女的畫家拿出了四大美女、十二金釵……甚至連畫小人書的一個叫邱素美的畫家乾脆推出了《三國演義》、《水滸傳》各一套。

這些火花設計拿給劉鴻聲等人看了,那是讚不絕口,這些火花太美了!簡直是美不勝收的藝術品啊。衆人甚至有點覺得當火花貼在這一分錢一盒的火柴上是不是有點暴殄天珍了!?

不僅把“美麗”火柴打扮得實至名歸,周大少團長還通過各地報刊雜誌滿世界的嚷嚷:

凡收齊上海大中華火柴公司的“美麗”火柴火花之《水滸傳》中的一套一百單八將的,可憑完好無損的“梁山泊”人馬全套火花,到上海大中華火柴公司的“美麗”火柴在各地的代理經銷處,兌換黃金二兩(時值大洋二百元)。

這個噱頭一處,可是了不得了:全重慶城、全四川、乃至全中國(包括淪陷區)的人們都是爭相購買“美麗”牌火柴。人們抱着試一試的僥倖心理,企望能撈到這“二兩黃金”。不少人甚至一箱(一千盒裝)一箱的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