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黛笑容有瞬間的扭曲,極力保持著溫柔的姿態:「我不會打擾到他的,我如今與將軍已經成為夫妻,他生病了,我斷然沒有不在身邊伺候著的道理。」

「將軍身邊自有下人細心伺候著,將軍心疼夫人,不願意讓夫人做伺候人的事情,請夫人體諒。」

夢黛吸氣再吸氣,臉上依舊笑著。好,她體諒,她體諒,她忍!

「夫人可還有其他什麼事情?前院事情多,老奴該去忙了。」

「有事。」就算極力維持,夢黛此時聲音也冷了許多,「我既然是將軍夫人,就該住在將軍的寢室內,為何給我安排至這偏殿?」

「回夫人,將軍所在正院素日除了將軍本人閑雜人等不得入內,如今將軍不在,老奴做不得主,只能委屈了夫人先住在這偏院了。夫人放心,這偏院的一切都不會比正院差。」

夢黛氣怒,再也忍不住,呵斥:「我是將軍夫人,如何算的閑雜人等?!」

「夫人恕罪。」老管家神色並未因為夢黛的呵斥又任何變化,繼續道,「將軍住的地方隱藏著太多軍事機密,縱是夫人,在沒有將軍的允許下,也是不得入內的,請夫人見諒。」

夢黛捏緊了拳頭,冷冷盯了老管家好一會兒,最終道:「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老奴告退。」小說娃小說網

老管家離開偏院,站在門外回頭看了一眼,卻是滿臉苦笑——

是他做主將人迎進來的,等將軍回來,可該怎麼交差啊?

他從陳副將那裡得知慕容玦的下落時已經晚了,只能將錯就錯下去了。

這場婚禮,因為兩位將軍的感情糾葛,早已是萬眾矚目,更何況夢黛身後還有了侯府,無論是出於哪一方面的考慮,今日新郎的不到場都得給一個合理的解釋出來,而這人,只要不是夢黛自己不願意,慕容府也是必須將人給迎進來的。

可是現在……將軍跑到邊關去找記憶了,若是等到將軍回來,說喜歡的人是赤玫將軍,不願意娶夢黛該如何?

怎麼想都想不出個解決辦法來,眼下他只能將將軍婚禮缺席的謊言繼續下去,將軍去往邊關的消息必須要瞞著,那就只能一口咬定將軍是舊疾發作,偏院修養去了。

如此,也好解釋將軍長時間不出現的原因。

至於其他……年輕人的糾葛,還是讓將軍自己回來解決吧……

「管家。」陳副將找過來,「我晚上就出發,這慕容府就有勞您了。」

晚上走,少引起一些人的注意力,總能少一些不必要的是非。

管家擺手:「陳副將這是說的什麼話?看顧著慕容府,本就是老奴的職責。 戰神歸來當奶爸 此番路途遙遠,陳副將一路保重……」

管家對著陳副將一俯身,「勞煩陳副將早日將將軍帶回來……」 離開了青年的家以後,韓泫雅臉上的表情非常開心。

「這下子就好了,有了這個結婚證我就放心了,我看看我媽媽還反不反對咱們兩個在一起,她就算是反對也沒有什麼用了,畢竟現在生米都煮成熟飯了……」

韓泫雅看著自己手中的結婚證越看越開心,語氣激動的沖著陳天說道。

而陳天無奈笑了笑,並沒有多說什麼。

「行了,咱們兩個現在可以回家了,然後等著我媽媽下班回來就可以了……」

韓泫雅拽著陳天便要往停車的位置走去。

而陳天在猶豫了一下之後輕聲沖著韓泫雅說道:「我覺得我還是別跟你回你家了,我就在外面的酒店住幾天吧,如果要是有什麼事情,你就直接來酒店裡面找我就好了……」

陳天其實並不想住在韓泫雅的家中,因為他覺得韓泫雅的母親看自己的眼神一直都非常的奇怪,而且陳天礙著韓泫雅的關係,也不能夠將韓泫雅的母親怎麼樣,所以他決定還是不要回去比較好!

而且要是住在酒店當中,也不會有人打擾到陳天的修鍊。

「為什麼啊?」

韓泫雅語氣不解的沖著陳天喊道。

「沒有為什麼,就是不想回去了……」

陳天淡淡的回了一句。

「……」

韓泫雅似乎也知道陳天為什麼不想去自己的家裡面住,所以猶豫了兩秒鐘以後,輕聲問道:「你真的不打算回去嗎?你不用在乎我媽媽說什麼……」

「我就算是回去,你媽媽看我也不順眼,而且我這次的任務也完成的差不多了,所以我還是住在外面的酒店吧……」

陳天輕聲回答道。

「那好吧,但是你能不能暫時先別離開京城,因為我擔心萬一咱們兩個結婚的事情暴露了,我可能還需要你幫忙……」

韓泫雅在想了一下之後輕聲沖著陳天說道。

「你就放心吧,我是不會離開的,如果我就算是離開,我也會事先告訴你的……」

陳天輕聲沖著韓泫雅說道。

「那就好,只要你不離開京城就行……」

韓泫雅十分開心的點了點頭,然後主動帶著陳天來到了京城一個非常出名的五星級大酒店當中,並且主動給陳天開了一間總統套房,然後才開開心心的離開酒店。

韓泫雅離開以後,陳天一個人進入到了房間當中直接開始了修鍊。

畢竟上次在R國的時候,跟制衡小組的那一場大戰對於陳天身體靈氣消耗還是非常恐怖的,陳天現在最起碼也得需要幾個月的時間才能夠調整過來。

這樣級別的五星級大酒店服務都是非常到位的,而且也不會有人打擾到陳天,所以陳天對於這裡的環境也非常滿意。

另一邊,韓泫雅獨自一人開車回到了家中以後,直接將結婚證放在了客廳的茶几上面,然後一個人坐在沙發上,一邊看著電視一邊等待著王蘭蘭回來。

但是韓泫雅這一等便直接等到了深夜十一點多,而韓泫雅的母親王蘭蘭卻一直都沒有回來。

韓泫雅等的有些困了,所以便回到自己的房間當中睡覺去了。

韓泫雅剛剛回到房間睡著,忙碌了一天的王蘭蘭終於回到了家中,然後換上了一身睡衣,姿勢優雅的坐在沙發上面,準備敷完面膜之後去睡覺。

不得不說,王蘭蘭跟韓泫雅的長相有幾分相似,而且王蘭蘭對於自己的身材保養十分的到位,即便是母女的關係,但兩個人看上去就跟姐妹一樣。

就在王蘭蘭快要敷完了面膜準備回房間睡覺的時候,她突然看見了茶几上面那兩個紅紅的證書。

都市超級雇佣兵王 王蘭蘭在看見了證書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是異樣,隨即連忙拿起了證書。

「結婚證!」

當王蘭在看見證書上面這三個金色的大字以後,瞬間便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的憤怒。

王蘭蘭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的打開了結婚證,看見上面兩個人的照片,一個是自己的女兒韓泫雅,而另外一個則是昨天跟自己見過面的陳天。

王蘭蘭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了起來,右手拿著結婚證,而左手則抓住了沙發。

她萬萬沒有想到韓泫雅的膽子竟然會這麼大,竟然敢背著自己跟陳天領了結婚證。

「韓泫雅!」

王蘭蘭扯著嗓子大喊了一聲。

而剛剛睡著的韓泫雅在聽到了客廳裡面的聲音以後,連忙從房間裡面跑了出來,然後輕聲沖著王蘭蘭問道:「媽媽,你回來了啊?」

王蘭蘭直接將結婚證扔到了韓泫雅的面前,然後冷聲沖著韓泫雅問道:「小雅,你告訴我這是什麼?」

韓泫雅在聽到了王蘭蘭的這句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時緊張,因為她從小到大都不曾做過任何忤逆自己母親的事情。

而此時跟陳天領了這張結婚證,那相當於就是在挑釁她母親的權威,所以韓泫雅的心情還是十分緊張的。

但是就算是再怎麼緊張,她為了自己以後的幸福還是壯著膽子小聲說道:「媽,我今天已經跟陳天結婚了,你考慮一下什麼時候辦酒席吧!」

「辦酒席?」

王蘭蘭在聽到了韓泫雅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高聲喊道:「小雅,你什麼時候變成這個樣子了?我原本以為你喊過來的那小子只不過就是過來幫你演戲的罷了,我沒有想到你竟然真的已經跟他在一起了……」

「陳天真的是我的男朋友,我們兩個也是真心在一起的……」

韓泫雅小聲說道。

「真心有什麼用你告訴我?難道我對你說的那些話都白說了嗎?那個陳天根本就配不上你,我說什麼你為什麼就聽不進去呢?」

王蘭蘭語氣異常激動的喊道。

「人家陳天怎麼就配不上我了啊?」

韓泫雅小聲說道。

「小雅,你實在是太令我失望了,你知不知道我培養了你這麼多年,是為了什麼?你竟然會選擇跟這種人結婚,你到底是怎麼打算的呀?」

王蘭蘭此時的情緒已經沒有辦法控制了,瞪著眼睛語氣十分激動地沖著韓泫雅喊道。

而韓泫雅則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媽媽,我知道你想讓我嫁給李鴻裔那種人,但是我根本就不喜歡他,我喜歡的人是陳天,我也是人,我也有追求屬於我自己的幸福的權利,你根本就沒有權利干預我的感情生活……」

「我沒有權利干預你的感情生活……」

韓泫雅的母親王蘭蘭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忍不住的冷笑了一聲,然後高聲喊道:「韓泫雅我養了你這麼多年,你現在竟然就這麼對我,一句沒有權利干預你的生活,你就是這麼報答你母親的嗎?」

「媽,我已經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我根本就不喜歡那個人,你們為什麼非得讓我嫁給他呀?如果要是其他的事情,無論您讓我做什麼我都可以答應,但是唯獨這件事情我是絕對不可能妥協的……」

韓泫雅語氣十分認真的說道。

王蘭蘭瞪著眼睛臉上的表情異常的憤怒,她實在是不知道應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因為從小到大韓泫雅都不曾做過如此叛逆的事情!

王蘭蘭這麼多年的心血,竟然就這樣功虧一簣了,她真的非常的不甘心!

王蘭蘭在深吸了一口氣以後,緩緩站起身,面無表情地沖著韓泫雅說道:「小雅,我現在給你最後一個機會,你明天馬上去跟陳天離婚,這件事情我就當從來都沒有發生過……」

「我跟陳天的感情很好,我們兩個人為什麼要離婚呢?」

韓泫雅低聲問道。

「為什麼?你說為什麼?」

王蘭蘭冷聲喊道。

「媽媽。從現在開始陳天他就是我韓泫雅的老公,也是你的女婿,無論你贊同還是不贊同,這件事情都沒有辦法改變,如果你要是能夠接受我們兩個在一起,那自然是最好,我們兩個肯定會好好孝敬你的,但是如果你不接受,那我也沒有任何辦法……」

韓泫雅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你說什麼?」

王蘭蘭高聲喊道。

「我要說的話都說完了……」

說完這句話以後,韓泫雅直接轉身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當中。

壞壞總裁哥哥的替罪小嬌妻 她此時不想再繼續面對王蘭蘭,因為她擔心王蘭蘭真的會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來。

而王蘭蘭則一個人坐在沙發上面,此時她的手指甲已經刺穿了沙發,臉上的表情異常的憤怒,目光獃滯的看著茶几上面的結婚證。

而剛剛韓泫雅說的那些話一直在她的腦海當中迴響!

這麼多年了,她所有的努力所有的心血,最後全部都因為陳天的出現而功虧一簣了,王蘭蘭此時想要殺死陳天的心都有了!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王蘭蘭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了起來,她連忙從茶几的抽屜裡面找出了兩片止疼葯,然後咽了下去。

片刻之後,王蘭蘭的情緒才稍微平靜下來。

也許是因為這麼多年生活壓力的積累,即便是現在的王蘭蘭也經常需要靠著藥物才能夠緩解心中的情緒。

吃完葯以後,王蘭蘭的情緒明顯冷靜了不少,她顫抖著雙手從包包裡面翻出了手機,然後找到了一個電話號碼,撥通了出去。

「嘟嘟嘟……」

電話響了兩聲以後,對方接通了電話。

「老婆,你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啊?」

電話對面響起了一個中年人的聲音。

「韓國忠,我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你給我馬上滾回來……」

王蘭蘭聲音顫抖的喊道。

「老婆我在外面開會呢……」

韓泫雅的父親韓國忠低聲說道。

「你開什麼會你開會,你難道以為我不知道你現在幹什麼嗎?我讓你馬上回來,你難道沒有聽見嗎?半個小時我看不見,以後你就再也別想看見那個狐狸精了……」

王蘭蘭的聲音異常的憤怒。

而韓國忠似乎也感覺到問題不對勁,連忙說道:「好好好,我馬上就回去,你等我一下……」

王蘭蘭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直接掛斷了電話,然後一個人坐在沙發上面,眼淚從眼眶當中緩緩流了出來。 郊區的某棟豪華別墅當中。

韓國忠緩緩的放下了自己的手機,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無奈,坐在床上沉默了兩秒鐘之後,還是選擇穿上衣服準備離開。

而此時床上躺著一位身材火辣,長相精緻的妙齡女子,女子媚眼當中帶著一絲絲媚意,大片白皙肌膚暴露在空氣當中,非常的誘人。

原本已經睡著的年輕女子似乎是被聲音吵醒,輕輕的踹了踹自己美腿上面的被子,下意識的扭頭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男人,輕聲問道:「親愛的,你幹什麼去啊?」

韓國忠彷彿就像是沒有聽到女子的這句話一樣,依舊穿著衣服,臉上的表情十分的凝重。

而女子彷彿有些不太滿意的說道:「親愛的,這都已經幾點了呀,你還回去幹什麼呀?」

「我家裡面應該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她的情緒有些不太穩定,我擔心有什麼問題,所以我先回去看看……」

中年男子低聲回了一句,隨即便穿好了衣服,然後邁著步子奔著房間外面走去。

女子一個人躺在床上,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無奈,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之後也沒有多說什麼。

這個女人從十八歲的時候就一直都跟在韓國忠的身邊,已經陪韓國忠七年了,但是她知道自己只不過就是韓國忠的一個情婦而已,韓國忠的妻子實在是太強大了,太恐怖了,無論這個女人怎麼努力都沒有辦法得到韓國忠的心。

所以韓國忠只不過就是貪圖女子的身體,而女子也只不過就是貪圖韓國忠的權利跟金錢而已,所以兩者都是各取所需而已。

韓國忠在離開了別墅的房間以後,快速的跑到了地下停車場當中,找到了自己的車子,然後開車直奔韓泫雅家所在的位置開了過去。

雖然韓國忠在外面早就已經有了別的女人,但是在他的心中王蘭蘭才是他真正的妻子,他對王蘭蘭也是真的有感情,畢竟這麼多年了,如果不是因為王蘭蘭在後面幫助他,他根本就不可能有今天的這番成就。

而且還有更加重要的是,韓國忠根本就不可能離王蘭蘭。

王蘭蘭對於韓國忠來說還是非常重要的。

有些時候,韓國忠可能因為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所以才會做一些錯事。

但是無論怎麼樣,韓國忠跟王蘭蘭的感情還是非常不錯的。

這麼多年了,韓國忠就算是在外面找了別的女人,王蘭蘭也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畢竟像韓國忠這樣的大老闆身邊的誘肯定會非常多,王蘭蘭就算是想管也沒有那個精力,她把自己的所有精力都放在了事業發展上面,哪裡有心情搭理韓國忠這樣陳芝麻爛穀子的事情。

而且王蘭蘭一旦是管多了,反而還會讓韓國忠覺得非常的厭煩,甚至會破壞掉兩個人之間經營了多年的感情。

在王蘭蘭的眼中,只要韓國忠心裏面還有這個家,王蘭蘭就不會太過分的插手韓國忠的事情。

這也就是王蘭蘭最厲害的地方,她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丈夫,也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女兒,而這一次發生的事情徹底的顛覆了王蘭蘭的權威,王蘭蘭根本就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事情發生。

坐在車子裡面的韓國忠的心中非常的焦急,臉上的表情也十分的緊張,因為他能夠從王蘭蘭的語氣當中感覺到非常的反常,他並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王蘭蘭既然能夠這個樣子,那說明問題肯定不簡單。

所以韓國忠下意識的提高了車速,即便是連續闖了好幾個紅燈他都不知道。

符武通靈 半個多小時以後,韓國忠終於趕回到了家中。

急急忙忙的跑進了客廳以後,韓國忠看見王蘭蘭一個人坐在沙發上面,臉上的表情異常的絕望,絕望當中還帶著一絲絲的憤怒。

韓國忠意識到了事情有些不對勁,因為這麼多年了,他很少從自己妻子的臉上看見這樣的表情。

「呼……」

韓國忠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小心翼翼的走進了客廳當中。

「老婆到底是怎麼了啊?發生了什麼事情?」

韓國忠走到了王蘭蘭的面前,語氣焦急的問道。

「你還知道回來啊?你心裏面還有這個家嗎?」

王蘭蘭冷聲喊道。 萌妻送上門:BOSS,請簽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