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又是一驚:“天兒?孃親,天兒在此啊!……”

『你不是我的天兒,我的天兒他走啦!…』

這是怎麼回事?

夏天眼中的淚水瞬間潰壩,十年前,他是多麼喜歡孃親這樣叫他啊!那是一種無法用言辭形容的幸福,一種比任何魂傭軍隊來得安全的保護屏障。――原來,夏伯說的都是真的!孃親不認得自己了,他只記得十年前的天兒,和後生的小弟。

那小弟在哪裏?

紫瑞星君擦着眼淚,已經緩步向着這邊走來。

他先拜了夏天再轉拜夏氏,道:『老管家夏瑞拜見夏夫人,自我帶着少主離開之後,您就只記得以前的夏瑞和少爺,也許這也是一件好事,只因夫人愛兒心切聖靈才又賜您新兒,如今玄嶽鎮即已淪陷,慶幸少主博愛慈悲救了夫人全家,夏小少爺已經和夏老爺去了後現代,從今之後您就在這裏安身立命吧,嗯……雖然有些孤獨,但也……』

紫瑞星君完全依據現實說話,此時確已說不下去了,只因少主正用一雙比恐龍還要暴怒的眼睛盯視自己。

鎮上百姓全部淪陷,他當然知道,怎麼還把孃親孤獨的留在神識界,他可以帶着她去元界,而且還要帶着爹爹和小弟一起去。說起爹爹和小弟,他始終沒有看見他老人家。

“瑞伯,我爹爹呢?”

這時,皓月祖師和拉母連忙屈膝稟奏道:『啓稟少主,我們已經將夏老爺和夏小少爺成功移界後現代了……』

“什麼!說什麼?”

夏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一直以爲瑞伯會辦妥此事,畢竟他在玄嶽鎮生活了三十年,一定會尋找到一個合適的人選,並將其遣往異界,怎麼會是自己的爹爹和小弟?

『少主,請您放心,夏老爺心術人品極好,只是不懂修爲和術法,我們擔心他在那裏受人欺負,是故,我們三人已經各自輸送一成仙術給他,且還各自送了一件神器,以保他在異界大有做爲……』

夏天話還沒聽完,早氣得犟青了鐵臉。

“哼!難怪在我受苦受難之時不見你們半條人影,爹爹和小弟難道就肯捨棄孃親聽任你們擺佈?”

夏瑞就知道少主不肯答應,所以纔會隱瞞不報,更不敢往深了說,遂將箇中穿越細節深藏不報,只撿了破芝麻的小事情說道:『嗯!少主,我們是乘夏老爺和夏小少爺不知道的情況下把他們送過去的。』

木已成舟,夏天這回知道自己這個少主是怎麼當的了,屬下們盡喜歡幹些先斬後奏壞事。

夏天急得手指紫瑞星君,說話也結巴了。

“你…你…你們怎麼做得出這樣的事!這靈識界和後現代根本兩重天,爹爹和小弟一旦醒轉你讓他怎麼接受現實?啊怎麼接受現實?”


夏瑞當然不敢說,說夏大觀和夏小少爺在穿過去之前就被洗腦了,到了後現代重新投胎爲人哪裏還有什麼記憶現實。

『少主,其實這是對夏老爺一生劫富救貧最好的報答,一點也不屈着他啊,要不然早和這鎮中百姓一樣淪陷掉了,您應該想開點纔對。』

無語,徹底無語。

孃親不認自己,先放下不議,等帶她一起去了元界再慢慢相認。而爹爹和小弟再要相見!恐怕非要等到若干光年。

“還要等什麼人?”此事已經無法追究。只得隨便問了一下,然後又轉身問夏夫人。

“孃親,既然爹爹去到另外一個世界了,等會兒您就同天兒一起去元界定居。哦!對了,您老要不要回去府裏取些換洗衣服或者日常生活用品啊?”

衆人一聽無不面上露出想哭亦想笑的奇異神色。

『少主,夏夫人是絕絕不能去元界的,還有他們三個』。

同時,夏瑞用手指着張小二和刺繡女子。

夏天方看見較遠處的張小二、鐵匠李泉九、和刺繡女子等三人,像極了三隻呆鵝在遠處杵立着。 第三十章 告別靈識界【小結】

(按出版要求,這樣的篇幅是第一冊,今天第一冊要結束了,明天上傳第二冊第一章,希望大家繼續支持公子!)

夏天來到張小二、刺繡女子和李鐵匠面前,安撫道:“小二叔,李大叔、你們受驚了!”

言下之意好像這次天災人禍是他一手造成一般。

劫後餘生的張小二自陷入淪陷結界之後腦子就成了漿糊,先不說被一羣世外仙人帶着在天上飛,看見腳下的玄嶽鎮變成一片廢墟如何震驚,待見到仙人們給夏天施禮磕頭,齊呼少主他才曉得小貴人肯定不一般,能夠活命便是仰仗於他,並不忘記重新謝過夏天的的救命大恩,心中又怕如衆仙人所言把他扔在不毛之地的淪陷識界,遂拉着夏天衣袍跪求道:『小貴人,是您給了張小二第二次生命,從此以後張小二願意永遠追隨小貴人,我沒什麼特長,只會種點莊稼燒點小菜,到了元界,興許我能幫你做點小事,無論您讓我做什麼,我便做什麼,只求您不要拋下我們啊!』

張小二雖然受夏大觀的影響改了不少,可到人命關天之際亦會明哲保身,找真神燒高香。

再說這人啊!一旦從鬼門關裏闖過一回,對死亡真真會嚇破膽的。

『小…小貴人,少…少主大人……小的會打鐵……曉得希望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忘了以前和我們家那小王八蛋的恩怨,求您也要帶着我一起走啊!』

李鐵匠顯然認出了夏天,想跟着張小二喊貴人,覺得不太合適,又想跟着一羣仙人喊少主,又覺得高攀事小,倘若引起仙人們不滿過來暴打他一頓,老命亦會報廢,所以後面乾脆又加個大人。

那刺繡姑娘也許小時候沒對夏天上過眼,所以並不識得如今的少主,這次有得活命一半感謝平時拜神的功勞,一半還得感謝這實實在在的恩人,遂屈膝表態道:

『歐陽繡妹感謝少俠恩人救命之恩!……』

說罷,俏臉潮紅,露出幾分小家碧玉,不敢在衆仙女們面前賣乖,亦想繼續留存人世接着說道:『繡妹沒什麼能耐,只會紡紗走線繡些錦繡霓裳,且至酷愛追求,倘若少俠恩人願意帶走秀妹,秀妹亦會永遠爲少主在元界效勞。』

夏天本來沒想那麼多,救他們純粹是出於一片真心,並無計劃請些能工巧匠,這麼一說倒是吃飯穿衣打鐵練兵都齊了,遂笑着扶起歐陽繡妹,然後對衆人朗聲說道:“在場的各仙人前輩,人傑長者、無論你們是修道成仙的神聖,還是懷有一技之長的工徒巧匠,在小天看來,都是我的良師益友,是我最爲值得拼搏的財富,吃飯穿衣、神仙難免,元界一定也需要像他們這樣的人才”。

他一邊說,一邊用眼看向反對他帶人的皓月祖師和紫瑞星君。

此時,夏瑞和皓月似有話說,確又欲言又止,不是說他們被送到元界沒有用,而是擔心他們根本就去不了。

夏天似乎已經猜中他們的心思,補充道:“只要有恆心,鐵杵磨成針,再難的事情只要願意去嘗試,我相信沒有辦不成的。瑞伯、皓月祖師你們說是嗎?”

夏瑞扶禪杖微微一笑:也許這並不一定是個錯,起碼他是那麼充滿自信和雄心勃勃。

『好吧!那我們就試一試,不行也只得如此。』

大家都知道,也包括拉母、**和細拉,從靈識界穿越異次元門就像穿越一道強力磁場,留在靈識界的都是不完整的自己,相對只有人體一半,他們的元嬰、真身、魂軀或是散魄則在異次元門的另一頭的『元界』留存,在那裏也就是元界,保留着拉母和皓月祖師等人的真身或元嬰,只要走進異次元門,元界的磁場自然會帶動和指引靈識界的另一半迴歸元界,而對於元界沒有磁場的張小二等人來說,怎麼過得去呢?

『紫瑞,這可是一種具有非常冒險的嘗試啊,你有沒有想過可能會有人被留在時空夾層,永遠也出不來進不去!』

皓月祖師小聲提醒夏瑞。

夏天顯然是把這一種可能給忘記了,要是知道的話他還會冒這樣的險嗎?

一向睿智多謀的拉母始終靜立不語,夏天走了過去。

『右護法,你是不是有好點子?……』

他只是病急亂投醫,夏天還不知道細拉真實的孕育過程,自從細拉和張小二一樣墜落淪陷界後,隱約中他對細拉的基因已經產生了懷疑。

如果細拉能去,那麼!孃親和張小二他們也能去。

“右護法是不是早有制定出方案帶走細拉?”

拉母微微一笑,屈膝施禮道:『少主果然靈根已開。』

拉母的笑總是讓人體會到一種博大的安全,慈善的,溫暖的、平安的、不像母親的綿軟又與鋼鐵般的父親有所不同。


夏天心中漸寬,逐一掃視全場,見衆人均已做好準備,蕭薔和林青兒亦非常會觀望眼色,早已將夏夫人保護起來,只是夏夫人始終未曾表態說話,即沒說一同離開也沒說是否留下。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夏天臉上突然露出一抹驚喜,只見他目眺靈虛宮方向,回頭對**說道:『到了!取異次元門出來吧。』

衆人以爲少主說的是午時三刻到了,紛紛以目測視蒼穹。

『少主,還有瘋癲老人和一個最重要的人沒有到啊!』

**急急提醒,衆仙亦焦急萬分,心思道:『這瘋癲老人和月光女神不是明明說好,午時三刻帶十二鑰器相聚雛峨山顛的嗎?……難道鑰嫦又反悔了不成?』

夏天並不答話,目光繼續眺望靈虛宮方向。

衆人合目看去,只見無雲浩空,飄飄飛來兩個老人,手拿十二門人變化的鑰器,不是風電神和鑰嫦又是哪個!

等到了近前,**看見少主眼神中露出難掩的喜悅,他並未走進月光女神而是向瘋癲老人問了聲好,便有些侷促的低頭不語了。

**和細拉看得掩脣偷笑,特別是細拉,就像生來就是和夏天的冤家一般,都這個緊要關頭還想乘機跑去取笑一番,幸虧被拉母一把逮住纔沒做出放肆之事。

對於少主怎麼就知道月光女神已經下山之事,拉母和皓月祖師等人無不心存疑惑,不知究竟是誰走漏了口風,到此時已無追問的必要。

『出發』

一聲令下,**早已取出異次元門,皓月祖師、瘋癲老人和紫瑞星君在前帶隊;拉母帶領夏夫人護右,細拉、**帶着秀女歐陽繡妹居左、劉虎玉娘帶領張小二居後左,蕭薔、林青兒帶領李鐵匠居後右,夏天和月光女神被鎖定中間,一行人浩浩蕩蕩遁入穿梭神器之中,就要遠離靈識界回到灼盼已久的洪荒元界,突聽有人驚呼一聲:

『唉喲!風電神,你肩膀上有隻老鼠,他是那裏來的?絕絕不能讓他也穿越過去啊!!!』

(未完待續,請看第四卷《洪荒.重鑄元界》)

PS:寫到這裏和朋友們略做一下解釋:前三卷耗掉23多萬字,人物和坑這纔算鋪開了了,總的來說還算鋪得順利,在寫前23萬字的時候,胸膛間竟有一種如有神助之感,長期處於興奮和神思泉涌之狀態,先不說是否Y倒親愛的書友,成績也還不錯,公子的書讀來就是有點難懂,除此之外我相信還是甚好的,且是不管是否真好,這些日子下來,公子着實喜歡這部書了。

接下去存稿還是比較足的,因爲在這之前,和編輯有些矛盾,加之我更新稍許有些慢,所以推薦還沒有,(但是兩個多月一天也沒斷更過)當然除了新秀採訪和論壇的首頁封推不算,書基本上還沒正式在首頁推出,已經可以達到上架標準,接下去也許等不了多久就要上架了,公子在這裏希望喜歡生機變的朋友繼續支持公子,公子會呈現給大家更加精彩的《生機變》 第一章 元界.大初


漫天飛舞,一片荒蕪。

沒有人記得元古神的告誡,天上的神、地下的鬼、空中的鳥、地上的人靈生畜。

夏天率領左右護法和一干人等站在元界,終於回來了!細拉和夏夫人等具皆順利通過時空夾壁,然而,此時,個個確佇立於當場。

一衆十七人,連帶瘋癲老人肩上的錦緞鼠,具皆陷入一片茫然。

站在約定的地方,聖靈沒有出現,生機門的路不知去向何方!原來的城鎮不見了,只剩下整座整座茂密罕見瘋長氾濫的參天古樹;放眼大地,蒼茫遼闊,田野中再未曾見到一個勞作的農民,人畜皆廢,只有草木瘋長。

萬年前的元界勝景呢?不復存在!宮殿和城堡、忠誠的衛士;繁花似錦的道路、可愛的綿羊;高高在上的天尊、野心勃勃的暗黑宇宙之神;和那些任勞任怨的農民們呢?

九玄天尊是怎麼庇護元界的?

夏天和一干人等木呆呆的站在荒野上。

報仇?爭奪?戰役?對手在那裏?

經過多少努力和等待,一切的物質和資源不復往昔,還有什麼好爭的?

有誰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鑰嫦臉上掠過一抹傷感。

最後一線希望亦破滅了,到哪裏去尋找宙神要回真身,修以恢復自己的青春容顏?

還有左護法——**,她在一旁暗自垂淚,當年的絕鼎戰匠啊!自信、鬥志、宇寰化極曠世的修爲,如果不能恢復戰神的武力活着還有什麼意義?

放眼世界,哪一個人活着不希望有個目的?包括張小二、鐵匠李泉九、秀女歐陽秀妹,雖然位卑權低,難道他們就不想活出個人樣嗎?

偉大的人也好,肖小之輩也罷!哪怕僅僅是爲了生存。

TA們回來!除了生存,還有什麼?爲了尋覓堅貞不渝的愛情、爲了維持和平、爲了殺戮和戰役,爲了探究生命的意義…TA們有着千條萬條的理由,他們回來了。

可是元界已經荒蕪,這一切變得不再需要。仿似不再需要,鬥志和願望什麼都沒有了。

迷茫!就像一張張開的網把人牢牢的困在中央。


記憶!就像退色的金屬,那一場曠世交戰之後的事,在記憶的長河中剝離掉落,誰都記得,誰也不願意記得。

夏天想過,他真的想過,再回來,無論是血洗洪荒元界!還是殺戮和爭奪?他都曾經想過,可唯獨沒有想到會遇見一個沒有敵人的戰場。究竟是時過境遷還是鑰器的問題?

『怎麼辦?』

自問,一行十七人,不要說沒有等到聖靈,和開啓生機門,就連如何安身立命吃飯就寢都是問題。

夏天將目光投向皓月祖師和瘋癲老人。

皓月和風電神正在觀察地形,所遇境況似乎也在意料之外。

這時,就在離衆人五米之距,陣陣微弱西風鼓動着參天大樹,那片片蒲扇般大小的樟葉似乎有人在上面行走和拉扯。然而,這裏除了TA們十七個,是不可能有人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