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梓翊突然抬頭,目光瑩亮地看著顧立夏。

「聽說,這些年每到我們遇到襲擊出事那天,你就會去那個海邊祭拜我。你心裏面是不是其實一直都喜歡我。」

顧立夏沒想到他會忽然說起這個,整個人怔了幾秒。

墨梓翊看著她這副模樣,朝她走近了幾步。

「回答我,你是不是喜歡過我。」

他居高臨下地看著她,目光深沉。

「少爺……」

顧立夏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又一步,一直到後背頂在電梯的牆上,退無可退。

「回答我!」

墨梓翊伸出手,撐在牆上,高高地看著顧立夏。

顧立夏看著墨梓翊那張熟悉又陌生的臉,腦海想起幼年時候的記憶來。

墨梓翊是高高在上的少爺,她只是被墨家領回來的養女。

說是養女,其實就是個什麼都不是的丫鬟。

她被勒令,不許在學校透露自己和墨家的關係。

所以她幾乎沒有一個朋友,沒有社交。

除了,偶爾會被墨梓翊帶著,溜回孤兒院,去看望院長媽媽和司小町。

悉訶袛利 她所有的世界,只有鋼琴和墨梓翊。

如果說完全不喜歡,肯定是假的。

她青春期的幻想,確實是面前這個優質的男人。

沒有哪個少女不迷他。

更何況,當時她和他朝夕相處了那麼多年。

可!

現在她應該要怎麼回答墨梓翊這個問題?

「這個問題並不重要。」

「不,對我來說,很重要。回答我。」墨梓翊咄咄逼人。

「我、我一直都把你當親哥哥!」

她撒謊了。

墨梓翊臉上露出一抹失落的神色。

他俊朗的眉心緊皺,眸子里盛滿深情,看著被他圈住的小女人,低沉地說道:「只是……哥哥嗎?」

顧立夏不敢去看墨梓翊的眼睛,平視著他的胸口位置,用力點點頭。

「嗯,哥哥。而且,墨夫人把我領養回去,我原本就是你的妹妹,你是我哥哥嘛!」

她臉上勾起一抹天真的笑容。

目光,漸漸被墨梓翊掛在脖子上的那塊翠綠色的玉佩吸引。

電梯內微弱的光線下,只能看到一點點紫色流轉。

從前從未注意過,這一次,她卻看到玉佩上面,似乎還刻著一個徽章……

她正想湊近看更清楚,墨梓翊突然轉身,背對著她。

低沉的嗓音,緩緩響起——

「傻丫頭,如果當年沒有發生那件事,我們現在會不會不一樣。比如,說你愛上我……」

顧立夏看著墨梓翊的背影,心口突然湧起一抹心疼。

葉輕眉復活傳 從前小,她並不懂感情的話,那墨梓翊為她擋子彈,墜入大海的那刻,她感受到了心疼如針扎。

後來,只要一想起墨梓翊三個字,她的心口都會刺刺麻麻地疼。

這,應該就是青春期懵懂的愛戀吧!

如果當年墨梓翊沒出事,她繼續和他在一起,興許,她現在會是他的妻子。

然而,世界上並沒有「如果」的存在。

「少爺,我清楚我現在愛的人是司傲霆。」

顧立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對墨梓翊說道。

身為驅三師的她,見過了太多出軌婚姻,都是因為婚姻的某方和前男友或前女友牽扯不清。

婚姻,應該是忠誠的代表。

既然結婚了,那就得對婚姻負責。

墨梓翊轉過身,目光定定地看著顧立夏。

「傻丫頭,你知道我最後悔的事情,是什麼嗎?」

顧立夏心裡頭咯噔一跳,問道:「是什麼?」

「我不該親手將你送到他的身邊!」

「什麼意思?」顧立夏瞳孔突然變大。

墨梓翊卻忽然笑起來:「沒什麼意思。但是,我要告訴你,傻丫頭,我決定了,這輩子,我一定會讓你愛上我!」

「啊?少爺,你別這樣……」

「叫我墨梓翊!我已經說過了,別再叫我少爺。否則,我真的會生氣。你應該還記得小時候你惹我生氣后的下場,有多恐怖吧!」

顧立夏被墨梓翊這威脅的話,嚇得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從小,墨梓翊就是個小惡魔。

如果她不聽話,惹他生氣,他有的是方法捉弄她。

「少爺,你該不會還想給我飯里放蚯蚓,杯子里放蟑螂,被子里放條蛇吧!」

這些幼稚的把戲,她都不想提了。

明明墨梓翊大她那麼幾歲,可從小到大,他整她的方式,總愛那麼幾樣。

可偏偏,她居然每次還能被嚇得慘叫。

墨梓翊輕鬆地說道:「嗯哼,看你這麼記憶猶新,我就放心了。」

不知為何,看著這樣的墨梓翊,顧立夏的心情莫名輕鬆起來。

「少爺,那你能想想咱們到底怎麼出……等等,少爺,這電梯該不會是你故意弄壞的吧!」

這都快小半小時了,商場電梯出故障,被困了人,居然還沒有人發現,實在是太詭異了!

「我才沒這麼無聊。」

墨梓翊掏出手機,按了一個號碼,放到耳邊。

顧立夏氣得想打人!

「不是你,那為什麼你手機有信號,我手機沒有?」

墨梓翊調皮地眨了眨眼睛:「大概,和不一樣的通信公司有關。」

墨梓翊的電話被接通。

他冷沉地說道:「我被困在商場電梯,通知人來處理。」

說話的氣勢和之前完全不一樣。

掛完電話,他看向顧立夏,勾唇笑了起來。

「傻瓜,你還生氣吶!」

「肯定生氣啊!你手機明明有幸好,居然不早點找人來救我們,故意的吧!電梯不是你讓人動手腳才怪!哼,就是你,絕對是你!」

墨梓翊無辜地說道:「可惜,確實不是我!」 墨梓翊的話,說實話,顧立夏並不相信。

「手機借我打個電話。」

顧立夏朝墨梓翊伸出手。

墨梓翊挑眉:「給誰打?他嗎?」

這個他,自然是指司傲霆。

顧立夏搖搖頭:「給我朋友。我約了她喝咖啡,已經過了這麼久,估計她暴脾氣要來了。」

墨梓翊將手機遞給她。

顧立夏拿著自己的手機,找到白深深的電話號碼,打了過去。

電話很快接通了。

白深深沒有精神的聲音傳進來:「這裡是幸福婚姻工作室。」

「深深,是我啦!」

「卧槽,死丫頭,你居然放我鴿子!你不知道老娘時間很寶貴嗎!」

「我這兒臨時出了點事,手機沒法聯繫你,對不起對不起,再等我一會兒,我馬上就過來。」

「行,別讓我久等啊!」

掛了電話,顧立夏將手機還給墨梓翊,焦急地看著電梯門的方向。

「怎麼那些人還沒有來啊?」

「應該快了吧!」

墨梓翊靠著電梯牆,好整以暇地看著顧立夏。

顧立夏感受著巨大的目光,渾身不自在,目光再次落到墨梓翊的胸口。

「少爺,你……」

「叫我名字!」

「好吧。」顧立夏聳聳肩,「你脖子上這個是什麼?」

乾脆直接去掉稱呼。

墨梓翊低頭,伸出右手,捻起玉佩,皺了皺眉頭:「這個玉佩嗎?」

顧立夏莫名地一陣緊張:「對。」

「我們家族的人,出生就會有一塊。」

顧立夏的聲調激動地拔高:

「除了你們家族呢?」

「除了我們家族之外,我也不是很清楚。」墨梓翊奇怪地看著顧立夏,「丫頭,你問這個做什麼?從前你都沒有關心過。」

「沒什麼。就是覺得你這玉佩很漂亮。」顧立夏乾笑地說道。

「喜歡的話,我給你找一塊。」墨梓翊笑著說。

「那倒不用了。嘿嘿。」

如果真的收了墨梓翊的禮物,到時候司傲霆那傢伙肯定會吃醋。

沒一會兒,真的有電梯維修工來維修電梯。

故障很快排除,顧立夏和墨梓翊重見天日。

顧立夏想著白深深,和墨梓翊分別,急忙去商場外面打車。

秋風蕭條。

顧立夏穿得有些薄,站在路邊等車的時候,一股涼意沁上心頭。

一輛內斂的斯巴魯停在她的面前。

墨梓翊搖開車窗:「丫頭,上車,我送你去。」

「不用了,謝謝!」

顧立夏聳聳肩,沒有上墨梓翊的車,招手攔了一輛計程車。

婚姻內,和男人保持一定距離,很重要。

墨梓翊卻並不是這樣想。

他迅速下車,將顧立夏攔腰抱起,往自己的車上塞。

「少爺,你放開我!我自己打車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