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回了位置,劉致澤再次點了一支菸抽了起來,看了一眼滿身是血,腦袋上無數個洞的板寸頭少年,劉致澤無奈的搖了搖頭,道“就特麼這個逼樣?還好意思來找澤哥報仇?還特麼關澤哥電腦,打不死你。”

說完,劉致澤看了一眼那邊的四個少年,繼續說道“好了,澤哥打爽了,你們可以帶他走了。”

那四個少年一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最後還是伸出了手,擡着那板寸頭少年直接離開了網吧。

他們從始至終都沒有說過一句話,先前是劉致澤不給他們機會說,後來是他們看到劉致澤的兇狠之後被嚇到了不敢說,所以聽到劉致澤的話,他們立馬灰溜溜的就逃跑了。

“網管,換個鍵盤來。”劉致澤繼續叫道。

我曰!!那些上網的人同時心頭一震,你都差點把人打死你了,你特麼還有心情繼續玩遊戲?這特麼的未免有點太吊了吧!

很快的,一個四眼網管,拿着一個鍵盤身體顫抖着走了過來,他走兩步停一步,剛剛劉致澤下手的時候,不得不說,嚇到了不少人,這個少年的兇狠,實在不是常人能夠理解的。

“快點啊,磨磨蹭蹭的,少玩了兩把遊戲,澤哥弄死你。”劉致澤對着那四眼網管說道。

臥槽!!那四眼網管二話沒說,趕忙給劉致澤換上了新鍵盤,他可不想死啊,要劉致澤真的對自己出手那麼狠,估計自己非要被打死不可了。

“賤人,快點,繼續來。”劉致澤看着電腦開了起來,當即激動的叫了起來。

那身後的網管再次一驚,這小子剛剛做了那麼大的事情,現在竟然當作沒有發生過似得?這少年是真的兇猛啊。

四眼網管心有餘悸的看了一眼那張站滿了鮮血的椅子,聞到那股血腥味,他差點沒有吐出來,趕忙回到了收銀臺。

然而,劉致澤在網吧大展神威的時候,鳳林市中學內,副校長也差不多要翻天了。

路起正焦頭爛額的想着辦法把劉致澤請回來,木園和風尤物則是站在他的面前,半句話都不敢說。

剛剛風尤物已經來彙報過了,說是劉致澤和南宮劍根本就不接電話,她也很無奈。

“風老師,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反正今天下午放學之前我沒看到劉致澤來學校,你就立馬收拾一下滾蛋,還有你,木園,一起滾。”路起指着風尤物和木園說道。

風尤物的臉色頓時一變,此刻的她心中有着千言萬語的委屈,她只想說一句,我也沒辦法啊,我也很絕望啊。

反而是一旁的木園臉色更加難看了,特麼的,從劉致澤被開除的時候起,自己就沒有說過半句話了,怎麼到現在背黑鍋的時候,都要帶上自己啊。

邪帝梟寵:神醫狂后 “咚咚咚~”就在這時,副校長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諸葛若綿和諸葛藍走了進來,看了辦公室內的三個人一眼。

就聽諸葛若綿冷冷的說道“你們在找劉致澤?”

路起聞言心中一喜,這兩個學生找到了這裏,看來是知道劉致澤在哪,當即笑道“是的,你們知道他在哪嗎?”

“自然,他現在就在校門口處的那個網吧內。”諸葛若綿冷冰冰的開口說道。

“好的,謝謝你們。” 豪門通緝令:老婆,你站住 路起心中大喜,更加高興了,知道了劉致澤的現在所在的地方,那自己就能直接去找他了,當即帶頭向着辦公室外面走去了。

然而當他走到門口的時候,卻是發現木園和風尤物沒有跟上來,當即大喝道“你們還傻站着幹嘛?趕緊走啊。”

木園和風尤物相視一眼,苦笑一聲,當即跟了上去。

看着三人離開,諸葛藍有些疑惑的看向了諸葛若綿,道“綿綿,你爲什麼一定要告訴他們劉致澤在哪?就那界域的事情,我們不就能解決了嗎?”

諸葛若綿看都沒有看他一眼,反而是冷冷的說道“界域不可怕,只是你能對付的了鬼王嗎?”

聞言,諸葛藍頓時無言以對了,是的,以他和諸葛若綿現在的法力,根本就不足以對付鬼王強者,忽然,諸葛藍眉頭一挑,震驚的問道“綿綿,那劉致澤也不能對付鬼王啊,除非他是使用八陣圖。”

諸葛若綿淡淡的點了點頭,撇了他一眼,像是在說你終於開竅了似得。

諸葛若綿沒有說話,反而是直接跨動了她那雙大長腿就離開了。

諸葛藍望着諸葛若綿的背影,沉吟了片刻,眼中閃過一道兇光,暗道,劉致澤,八陣圖是我諸葛家的,你既然敢使用,那就準備承受我諸葛家的怒火吧!這次非得弄死你不可,哼。 “賤人,快來救澤哥,臥槽!!要GG了,賤人,你特麼在哪啊。”

網吧內,響起了劉致澤的驚叫聲,玩個遊戲,叫的跟特麼殺豬似得,不過誰也不敢說劉致澤,畢竟他們可不想被打。

“我曰啊!!賤人,就你這樣也特麼玩劍聖?刷個石頭人刷了十分鐘了,玩你妹啊。”劉致澤的屏幕黑了下來,直接被三個人虐殺。

他是往南宮劍的劍聖這邊跑來的,結果等到他死了,南宮劍都沒有去幫忙,因爲他在刷石頭人,這小子從十分鐘前就開始刷了。

每次刷到沒血了,然後又回城,回城了,然後又來刷。

臥槽!!看到南宮劍的劍聖,劉致澤差點沒噴血,這特麼的簡直比自己還要坑啊。

“臥槽!!澤哥,你特麼真說的出口,是誰一級喊着我去抓人的。”南宮劍苦笑道。

這劉致澤玩遊戲,自己和他都才一級,結果他就大叫打不過了,讓自己去抓人,然後兩人就同時送成了狗,搞的自己現在才三級,對面連輔助都特麼十二級了,這還玩你妹啊。

“那你還來?那不是存心送人頭嗎?” 重生靈植空間:崛起吧,小農女 劉致澤狡辯的說道。

我曰!!南宮劍差點噴血了,我不來,你特麼的就一直叫,叫個沒玩沒了的,整個網吧都只剩下你的聲音了。

“快點,在這。”然而,就在這時,網吧門口響起了一道道急促的聲音,衆人轉頭看去,就看到路起木園和風尤物急急忙忙的走了進來。

臥槽!!此刻在網吧的那些少年看見這三位頓時臉色一變的低下了頭,他們可都是逃課來玩遊戲的,現在看到三人來這,就覺得肯定是來抓他們的,一時間,一個個的都開始有點慌了。

等到三人進入了網吧,他們把頭低的更低了,就差沒有趴在鍵盤上了。

特別是門口的那幾位,他們恨不得自己會遁地,現在離開網吧,然而,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只是,下一刻,網吧內的無數人都震驚了,因爲路起木園和風尤物根本就當他們不存在一樣,直接從他們的身邊走了過去,最後去到了劉致澤和南宮劍的面前。

一羣人頓時鬆了一口氣,還好不是找自己的。

不過這下有好戲看了,那劉致澤不是很吊很囂張嗎?現在路起和木園都直接向着他去了,看來那小子的死期到了。

只是,下一刻,無數人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他們張大了嘴巴,估計都能吃下一個鍵盤了。

就看路起爲首,木園和風尤物站在身後,三人同時對着劉致澤彎腰行禮,就聽路起道“見過劉大師。”

臥槽!!什麼情況?

網吧內的少年紛紛震驚的看向了路起,這位副校長竟然對劉致澤那麼恭敬?是不是自己眼花了?還是說自沒睡醒?

路起是誰?想必他們都很熟悉了,學校的副校長啊,下一屆校長就是他了,再說那木園,更是號稱無利不起早的,沒有一點好處,他能弄的你懷疑人生。

但是此刻鳳林市中學的兩位大佬竟然對着劉致澤那麼恭敬?

剛纔他們甚至還以爲劉致澤死定了,結果,卻是這樣的?

“喲,這不是咱們沒的路副校長和木主任風老師嗎?你們怎麼來網吧了?”劉致澤微微一笑,慢悠悠的從桌子上拿出了一支菸點了起來。

臥槽!!我靠!!衆人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這特麼的不是一般的囂張啊,而是非常以及特別極其的囂張啊。

那個劉致澤竟然敢在路起木園面前抽菸,你特麼的不要命了啊?

只是結果又讓他們再次瞪大了嘴巴,路起和木園就當作沒有看見似得,就聽路起恭敬的說道“劉大師,先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還請您不要跟我一般見識。”

路起都快哭了,之前因爲找不到劉致澤焦頭爛額的,現在找到了劉致澤,結果劉致澤還不把自己當成一回事。

要是以前的話,自己早就一巴掌呼過去了,但是現在,他的確是不敢。

反而是四周那些學生聽見了路起的話,更加的目瞪狗呆了,現在的他們已經不能再用普通的詞來形容了,因爲他們實在是太震驚了。

路起竟然是專門來給劉致澤道歉的?

或許有很多人不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但是他們之前也聽那板寸頭少年說了,劉致澤被開除了,但是現在路起卻是來道歉了。

一時間,他們都覺得這個世界肯定是瘋了,路起開除的人,他現在反而還來道歉,這還不說,他還那般的恭敬,像是供祖宗似得,要不要這麼誇張啊?

“路副校長,你可別這麼說,我劉致澤何德何能啊,怎麼可以承受你這般的大禮呢?我只不過是一個被某人開除的壞學生罷了。”劉致澤吐着菸圈,風輕雲淡的說道。

“風老師,你還愣着幹嘛?還不趕緊給劉大師道歉?”路起聽見劉致澤的話頓時就明白了過來,當即對着風尤物大喝了起來。

風尤物眉頭一挑,暗罵一聲,臥槽!!你這甩鍋甩的也太好了點吧!

不過誰讓他是副校長呢?而且風尤物也怕丟了飯碗,雖然她到現在都還是一臉懵逼的,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只能苦笑一聲,再次彎腰,說道“劉致澤,對不起,是我不好,我不應該在副校長面前說你的壞話,還請原諒我。”

說完這話,風尤物差點沒哭出來,平時總是叫着要開除劉致澤,明明已經開除了他,現在倒好,自己還要向他道歉。

看到風尤物很老師的道歉,一旁的南宮劍嘿嘿一笑,湊了過來,道“澤哥,沒想到你還有預知未來的法術啊?”

之前劉致澤說學校肯定會來請他們回去,他還不相信,但是現在,南宮劍就算不想相信都已經不行了,因爲事實就擺在眼前。

“怎麼樣?澤哥吊吧?”劉致澤嘿嘿的笑道。

“吊,簡直是吊炸天了,澤哥,我對你可是越來越崇拜了。”南宮劍眼中冒着星星,向着劉致澤靠近,彷彿想要親劉致澤一口似得。

“滾犢子。”劉致澤一隻手伸了出去,直接把南宮劍推開,這才繼續看向了路起,慢悠悠的開口道“路副校長,既然你們都已經這麼有誠意了,那澤哥還有什麼好說的呢?澤哥原諒你們了。”

聞言,路起木園頓時心中一喜,沒想到就這樣劉致澤就原諒自己了,還以爲他要給自己弄什麼難堪的事情呢。

“那劉大師,請隨我走吧。”路起伸出了手說道。

“走?走去哪?”劉致澤一怔,裝模做樣的說道。

“自然是回去上課了。”路起尷尬的笑道。

“開什麼國際玩笑?上課?根本就不存在的好吧!難道你們不知道澤哥現在正在逃課嗎?”

臥槽!!我靠!!我曰!!特麼的,真的囂張,真的吊,簡直吊炸天了有木有。 臥槽!!路起木園和一旁的風尤物三人臉色頓時一沉,如果可以的話,他們絕對會搬起網吧的那種椅子向着劉致澤腦袋上砸去的。

特麼的,你逃課還有理了嗎?還敢這麼囂張的告訴副校長主任和你的班主任?這特麼不是吊,是這小子要上天了啊!

四周那些正低着頭的學生,聽到劉致澤的話,在心中忍不住爲劉致澤豎起了大拇指。

敢在路起和木園面前這麼義正嚴詞的說你在逃課,你還真特麼是第一個。

“可是,劉大師,那個學校的事情還需要你處理吶。”路起苦笑一聲,雖然他知道劉致澤是在逃課,但是自己又有什麼辦法呢?難不成像對付其他學生那樣嗎?

那根本就不存在的好吧!首先,他們在知道了劉致澤的身份後,他們就已經不敢跟劉致澤鬥了,因爲現在的劉致澤,就算面對十個路起,十個木園,都絲毫不懼。

再說了,就算他有這想法也沒這膽子啊,就憑路起?他現在都快跪倒在地上摟住劉致澤的大腿了,怎麼可能還敢對劉致澤囂張。

“學校的事?學校有什麼事?”劉致澤裝模做樣的說道,裝的跟什麼都不知道似得。

“咳咳~”路起當即乾咳了起來,他已經不好意思說下去了,難道要自己說女生宿舍有鬼嗎?那這樣一來,豈不是又讓劉致澤想到自己去抓鬼而被自己開除的事情。

路起撇了木園一眼,木園當即一怔,看到路起正對着自己擠眉弄眼的,當即明白了過來,對着劉致澤道“劉大師,是這樣的,女生宿舍那邊……”

木園也沒有全部說出來,畢竟自己已經說到這個程度了,相信劉致澤應該已經懂了。

“哦,原來是那個事情啊,你早說啊,磨磨蹭蹭的。”劉致澤裝着有些不耐煩的說道,當即站了起來。

路起和木園聽到劉致澤的話,差點沒有噴出老血,特麼的,你能不能要點碧蓮?難道我們來這裏真的是請你回去上課的嗎?

不過,當他們看到劉致澤站了起來,頓時心中一喜,看來劉致澤是打算回學校了。

三人就等着劉致澤了,然而就在這時,劉致澤卻是站着不動了,就看劉致澤搖了搖頭,道“不行,澤哥的遊戲還沒打完。”

臥槽!!路起木園頓時目瞪,特麼的,是人的性命重要還是你的遊戲重要啊?

看着劉致澤繼續和南宮劍玩起了遊戲,三人實在是很無語,但是他們又沒有一點辦法,於是乎,劉致澤和南宮劍正在打遊戲,路起木園還有風尤物則是站在後面看着他們。

這時,網吧內的那些學生就差沒有把劉致澤祖宗十八代給問候個遍了,特麼的,你跟着他們走不行啊,你這樣可是會害死我們的。

無數人心頭在流血啊,看着遊戲內不停的被虐殺,要不然就是看見有好東西不能撿,他們真的是要瘋了。

二十分鐘後,劉致澤和南宮劍終於快要打完了,隨着遊戲的退出,劉致澤的遊戲算是徹底的結束了。

看着劉致澤和遊戲結束了,路起和木園總算是鬆了一口氣,看着劉致澤緩緩的站起來,現在你總不會再託時間了吧!

“劉大師,跟我們走吧,老師還在等着你上課呢。”路起呵呵一笑的說道。

“好啊。”劉致澤咧着嘴,撇了四周一眼,當即嘴角一揚,道“賤人,走了。”

南宮劍也站了起來,收起了自己的東西就打算離開,隨着五人走到了網吧門口,忽然,劉致澤卻又停住了腳步。

路起木園還有風尤物一愣,他們有些沒搞懂,這劉致澤又要鬧什麼幺蛾子嗎?

然而就看劉致澤慢慢的轉過身來,對着路起嘿嘿一笑,道“路副校長,這裏可有不少我的同學喔,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就把他們一起帶進去吧!”

臥槽!!我靠!!這個死賤人。

此刻在網吧內,無數的人直接把劉致澤的祖宗十八代問候了個遍,特麼的,你要走就走啊,何必要把我們賣了,做人能無恥到你這種地步還真特麼是少見啊。

“哦?”路起一愣,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四周,之前自己的注意力都在劉致澤的身上,沒注意看,現在仔細的看去,還真看到幾個人挺像學校的學生,而且還是見過的,只是想不起來是誰了而已。

看到這些人,路起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要不是劉致澤提醒自己,自己還真的疏忽了這個問題,當即對着木園使了一個眼神,然後再次賠着笑臉對着劉致澤道“劉大師,我們先走,木主任會處理好的。”

冷少專寵:落跑新娘 那特麼的感情好啊,劉致澤嘿嘿一笑,讓你們整天蹲在網吧玩遊戲,坑死你們。

想到這裏,劉致澤帶頭向着學校走去了,南宮劍和路起緊跟在其後,而風尤物和木園則是留在了網吧,正準備抓人。

“澤哥,你這一手玩的漂亮啊。”路上,南宮劍和劉致澤並肩行走嘿嘿的笑道。

“那必須的,澤哥的熱鬧是這麼好看的嗎?玩不死他們。”劉致澤賊嘻嘻的笑了起來。

“劉大師,女生宿舍那一塊,不知道你打算怎麼處理呢?”這時,路起賠着笑臉走了過來。

反正今天已經丟臉丟盡了,也不在乎再丟臉一點了,索性就把劉致澤當成祖宗算了。

“哦,這個啊,我算算。”說完,劉致澤就掐起了手指頭,裝的有模有樣的,過了半響後,才聽劉致澤繼續開口道“路副校長,這件事不好處理啊,你說要我抓個什麼小鬼的,我還是可以的,但女生宿舍那件事情的確有點棘手啊。”

說着,劉致澤還搓起了大拇指和食指,一看就明白這小子的意思了,這小子是打算敲竹槓啊。

臥槽!!看到劉致澤的樣子,路起真的恨不得脫下自己那四十五碼的鞋拍在劉致澤那不知道是碼的臉上。

特麼的,我身爲副校長都這麼低聲下氣的來求你去上學了,你現在竟然還跟我談錢?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路起擡起頭看了劉致澤一眼,當即嘿嘿一笑,繼續不搖碧蓮的說道“劉大師你放心,只要問題解決了,這些都不是什麼大事。”

好吧,自己還是慫了,畢竟自己來求劉致澤就是爲了那女生宿舍的事情,那女生宿舍的事情不解決,他也非常擔心,就算秦海安南現在不找自己的麻煩,如果到了明年,自己上位以後能站穩腳嗎?那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那就好,路副校長你請放心,澤哥絕對能幫你把事情處理的乾乾淨淨,絕對不會留下後患的。”劉致澤拍了拍路起的肩膀,裝出了一副大哥樣子,看的路起真特麼想打人啊。

“希望如此吧!”路起現在也是一臉的絕望,除了相信劉致澤,他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他雖然不知道劉致澤的本事,但是卻見過周復生的本事,就連周復生都說要想解決那裏的麻煩非劉致澤莫屬,那他就更加不敢懷疑劉致澤的本事了。

“副校長,這樣吧,明天正好是星期六,你就讓所有學生都離校,我明天晚上來幫你解決所有的問題,你看如何?”劉致澤嘿嘿一笑的說道。

聽到劉致澤的話,路起的眉頭一挑,頓時心中大喜,一把抓住了劉致澤的手,激動的說道“好,那就這麼決定了,謝謝劉大師。”

“臥槽!!副校長,你特麼的鬆手啊,澤哥不搞基的。”劉致澤趕忙扯出了自己的手放在南宮劍的身上擦拭了起來。

路起尷尬的笑了笑,但是卻沒有說什麼。

反而是一旁的南宮劍,板着臉,瞪着劉致澤,道“澤哥,你特麼往我身上擦是幾個意思?”

“額,不好意思,有些情不自禁。”

臥槽!!南宮劍差點噴血了。

五分鐘之後,三人走進了學校,現在又是第一節課下課的時候,學生跑來跑去的,當他們看到路起和劉致澤南宮劍之後,頓時忍不住爲劉致澤和南宮劍默哀了起來。

看他們的樣子,估計是從外面網吧被抓回來的,而且還是路起親自抓的。

“嘖嘖,被副校長親自抓回來,看來他們是死定了。”

“那可不,路起是什麼人啊,那可是眼裏容不得一粒沙子的,現在看來那兩人要完蛋了。”

不少人紛紛停下了腳步交流了起來,路起的爲人他們還是知道的,爲人還算很正直的,當然了,不排除他爲了競選校長故意裝的。

但他的確對學生很嚴格,記得上次有個學生遲到都被路起罵了一頓,而且還被扣了學分。

而這兩個人在路起前面走,凡是個人,想必都能想的到,這兩人是被路起親自抓回來的。

然而,就在這時,遠處的劉致澤做出了一件讓所有人都目瞪狗呆的事情。

就看劉致澤從口袋裏掏出了一支香菸,叼在了嘴上,慢悠悠的給自己點上了火,猛吸了一口之後還特麼特意吐出了一個菸圈。

臥槽!!這小子是瘋了嗎? 惡魔老公請愛我 難道他不知道路起在他的身後嗎?他竟然還敢抽菸?

這小子絕對是瘋了,而且是瘋的過分。

無數人忍不住誹謗了起來,如果說剛剛劉致澤的生死還未知,那他們敢肯定現在劉致澤絕對會死定了。

“副校長,你要不要來一支?”劉致澤掏出了一包兩塊錢的煙遞給了路起。

路起微微一笑,很有禮貌的搖了搖頭並且拒絕了。

我靠!!這特麼什麼情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