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面最常用的就是此類促銷手段,說是降價銷售,時間上價值一點都沒有少。

毫不客氣的說今天過後,離開位面終端他睡覺都可以從夢中笑醒,着他喵的就是子啊搶劫了。

不,比搶劫還要來錢。

若是其他的位面商人知道他現在的賺錢速度,指不定就要氣死不可。想當初他們剛剛進入位面終端成爲商人之初,累死累活的完成任務然後賺取位面幣。

還有不少的人在這條道路上面消亡,唏噓不已。而秦朗輕輕鬆鬆不費吹灰之力就把任務完成不說,還就已經賺到超過五萬的位面幣。

一次性的賺取,太誇張了。

當然,八百位面幣一箱的啤酒,那最多能夠帶來不超過四萬位面幣,其餘的利潤就出在散裝白酒上面。

由於其沒有啤酒一樣的容器,購買到便於攜帶隱藏。造成白酒的銷售一開始並不是那麼容易,但是被發現價值後那結果就不一樣了。

位面平臺上面存儲液態商品的空間內,白酒以眨眼減少的速度開始見底。

“喂喂,小傢伙什麼情況,發生什麼事情了嗎?”皇帝看到大屏幕上面的菜鳥商人秦朗良久都沒有響應,還以爲出現什麼事情,出聲提醒詢問。

“啊啊..”秦朗這個時候反應過來,回過神來趕忙對着大屏幕說道:“皇帝前輩十分不好意思,這一次交易恐怕有點小小的意外。”

“嗯?是貨物出現問題?”皇帝皺眉不悅,目前他已經在自己的世界開始向其他的地區供應這一商品。

就像是之前某個商人說的那樣,啤酒將會作爲他所處世界的新商品被運營起來,爲他們帶來巨量的財富。

每個位面的情況不一樣,但是終歸說明白酒及啤酒的價值被放在那裏,以至於皇帝迫切的需要大批量啤酒白酒的補充。

要是出現意外,實際上還會給他帶來一些麻煩。

“貨物本身沒有多大的問題,是貨物的數量有些問題。”秦朗自己猶豫了片刻,還是把自己的事情挑出一部分來說:“是這樣的,我自己準備把酒類放到位面平臺上面進行嘗試,您也清楚做生意不可能一直和一個人來做,所以預計不足的情況下,把商品分成兩部分進行銷售。最大一部分是打算給你的,還有一部分銷量的嘗試銷售,結果…”

“結果啤酒和白酒,都銷售出去很多,我這邊的就數量不夠了?”

出乎預料之外的是,對方不僅沒有表情惡化下去,反而露出笑容來,弄得秦朗自己心情像是過山車一樣。

一會兒在地獄,一會兒在天堂的。

不解的看向對方,說道:“難道你不生氣?”

“爲什麼要生氣?你的誠實贏得我的友誼。”

“今天我要告訴你的是位面平臺你要立身,所需要具備的是誠信,它會爲你帶來想象不到的財富,而它也將會作爲你的通信證。”

說着大屏幕上面原本僅有皇帝頭像和半人身的影像,多出來一些畫面,上面秦朗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些東西。

還是不明白對方想要幹什麼,迷惑的看着對方,希望能夠得到一個答案。

“本來你是需要到後面商鋪進入到一星之後纔會開啓的,不過作爲朋友,我想可以爲你普及一下。”

“位面平臺不僅有商人等級作爲其身份象徵,還有一個信譽評價系統,這是對商人商鋪還有其商人本身的一個評價。”

“你今後評價信譽越高,那麼你能夠獲得就越多,今後受到的尊敬就越多。”

得,秦朗算是明白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無非就是淘寶商城所擁有的信譽系統體系,不過位面商人所表現出來的更爲具體更爲現實。

它能夠爲自己帶來更多的利益,明白這點就好。

“你的事情我能夠理解,回想以前我又何嘗不是和你一樣的?”

“既然已經這樣,那你就把啤酒和白酒全部提供,價格照樣。”

皇帝的好爽真的給秦朗帶來不一樣的感受,不管是現實世界的交易還是在網上購物平臺何曾有過這樣的事情。

總之,這樣的交易讓他感覺到有種特別的心情,很舒服,很願意繼續下去。

“恩恩,那麼繼續?白酒的話,我想還是您看着給吧。”

散裝白酒的事情,在剛纔半真半假的有過解釋,對方纔品嚐之後願意採購,用它的話說不同品質的酒類對秦朗本人還有他都是有好處的。

所以這一次的交易順利的完成,秦朗所看到的是自己位面平臺上的個人賬戶當中,已經從最開始的零蛋飆升到現在的無限接近於十萬位面幣。

“嘿嘿,位面幣呀,你快快進入哥哥的口袋,在給一些就能夠購買光腦到地球搞風搞雨了。”

他對於光腦這東西還是很念念不忘的,說起來是網路上面看到的小說在作怪,而且現在的種種無不在告訴他需要一樣輔助來幫助他繼續下去。

現在一切都好看,位面幣保留在賬戶上面,還有不小的金額。現實世界的地球賬戶上面也有還在增加的錢,讓他可以放心的繼續進貨銷售。

從目前的情況看起來,似乎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發展不是嗎?至少說再過不久的同學會,他有底氣去參加。

鬆了一口氣,重新回到寢室裏面,臉上露出喜悅的神情,心中還想着自己丟到客廳外面的一大筆錢被家裏麪人呢看到會是如何的表情。

結果打開門迎接他的卻是,老爹嚴肅的表情,惡狠狠盯着他。 “爸,您這是怎麼了?”

小時候的一些事情留下不小的陰影,以至於現在秦朗自己面對老爹嚴肅表情,不自覺地開始心虛起來,好像自己真的幹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你,給我站過來。”老爹沒有正面回答任何的問題,指着一個位置對着兒子就用命令的口氣。

恍然間,秦朗覺得自己這件事經歷過,不久前發生了一樣,只是爲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太奇怪了。

搖搖頭看了一眼自家老爹,還不清楚情況,秦朗只好老老實實的聽從老爹吩咐站到那個位置。

注意到老媽的時候,和老媽一樣的嚴肅,目光中有着擔憂有着失望,還有着絕望。

天啦,到底發生什麼事情,能夠讓老爹老媽這樣,就算是以前自己犯下當時看來很大的錯,家裏面的二位都沒有這樣的表情和情況吧。

見到兒子老實站到哪裏,老爹不僅沒有鬆一口氣,雙手抱胸還有要拿起東西往上面打的趨勢。還好他忍住了,否則現在秦朗的屁股就該開花了。

屁股坐到沙發上面,繼續嚴肅的看着他,然後說道:“你這錢是怎麼來的?是偷的還是搶的?老實交代。”

錢?

啊,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兒。

秦朗突然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是說自己回到這麼久除開出去買了東西然後弄到位面平臺銷售之外,根本就沒有幹什麼事情。

到現在怎麼就老爹老媽要來給三堂會審,感覺到心裏面納悶兒。

現在算是搞明白怎麼回事兒,心頭一鬆,身子就站的不像之前那麼筆直。跟着也不管自己老爹的命令討好似的坐到老媽身邊,說道:“我還以爲這怎麼回事兒,錢是我自己賺的,還不只是這麼一些。”

“混賬小子,你…你…你說說你到底幹了什麼,怎麼還不只是那麼多錢?”老爹已經忍不住,從不知道什麼地方拿出來一個鐵質棍條。

討好的神情猛然變化,吞了一口唾沫,秦朗自己腦袋裏面浮現出來以前自己的悲慘遭遇,他可以記得很清楚自己以前就是被這根棍條給慘的哭喊叫媽,有些時候晚上睡覺還要面朝牀睡,免得屁股痛。

但是想到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又不是真的見不得光的,還是正當的來源,沒有什麼不好解釋的,更沒有什麼好畏縮的。

原本還有些膽怯,全部消失,挺起胸膛壯起膽子,對着已經拿着鐵質棍條撲過來的老爹說道:“老爹老媽,你們想到哪裏去了。怎麼你們就不相信你們的兒子我的能力?能夠賺到那麼多的錢?”

“你賺錢?你還是學生能夠一下子賺到上萬塊錢?別說其他的,你老子我第一個不相信。還有就你那模樣,呵呵…”老爹不相信的模樣,還有那不屑的冷哼。

秦朗算是明白自己在自家老爹眼中如此的不堪,可是他也清楚,老爹是真的對他能力有很深的瞭解,侄子莫若父母。

若是父母還不瞭解自家的孩子,還有什麼人能夠更瞭解?

再看看自家老媽…他都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真的很想問問當初自己究竟是多麼的不堪,做了多少混賬事情,能讓二老這樣認爲。

不過秦朗清楚自己今天要是不說個明白,老爹老媽真的有要把自己送到派出所的行動力,憑藉着生活在這個家庭以來的瞭解。

老媽實在是看不下去,在這個時候也出聲說道:“孩子,別想那麼多,要是真的做錯事情都說出來,家裏面能夠幫你解決一定幫你解決。你老爹老媽我們還是有那麼幾分薄面的,但要是你做出…”

後面已經不需要多說,秦朗哪裏還不清楚什麼意思,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老爹老媽想要了解事情的具體經過。

嘆息一聲,他站起身來,然後對着二來說道:“今天要是不給你們展示一些什麼,你們都不會相信的是吧?那你們等等,看看你們兒子我究竟是有多厲害。”

夫妻二人對視一眼,眼中取而代之的是濃濃迷惑,他們他們十分不解自家的這個兒子究竟在幹些什麼事情。

從進屋開始那放着的一萬塊錢,還有其他的都是不解。當他們看到門關上,還有秦朗從門內出來,他們初步判定是自家兒子做了什麼,然後唯一想到的就是犯罪之類的,所以纔會有這麼一件事情出來。

農園醫錦 本來是要追上去說道說道,在狠狠揍一頓的老爹都不行動,他倒是想要看看這混賬小子究竟是做了什麼事情。

家裏面有着他所設置的wifi路由器,並不需要網線,拿着筆記本電腦直接到客廳就可以。

坐在二老之間的位置,方便都可以看到他所展示出來的東西。

開始進行操作,首先打開的是小說網站後臺,家裏面最清楚的一件事情都是他所寫的小說。

上百萬字,已經被他傳了三分之一到平臺上面,以每天五章的速度進行自動更新着,相比於上一次他看數據有了不小增長。

指着上面的收藏數據,說道:“你們兒子我別的不行,但是我寫了那些久的東西,老爹老麼你們也有算了解,上傳才三天不到,數據已經…”

嘴巴上面已經說不下去,準確的說他自己也狠狠的驚了一把。

我了割草,三天時間不到就已經無限接近於1000個收藏,比起其他大神的新書開始數據兇殘程度一點都不弱。

小說首頁上面顯示出來的點擊還有推薦等數據來說,得成神根本就不在話下。

假妻真愛 老爹似乎對此很不屑一顧,說道:“呵,那又如何?你這小說看起來也纔剛開始,應該不是賺到錢的吧。”

老媽倒是覺得鼓勵了一下:“兒子幹得好,有潛力。”但也表現出了憂慮:“但是你的錢?”

“安啦安啦,展示纔剛剛開始,急什麼,我只是在說明我的潛力而已。”秦朗表現得更爲樂觀,一個作品沒有什麼比數據更能夠說明其潛力還有未來了。

小說能夠展現出這些數據,而動畫片、漫畫都一點都不差,甚至每一個都給秦朗帶來不小的驚訝。

經歷過三項還在進行的項目洗禮,終於要說道正頭上,或者說金錢來源上面。

老爹老媽的態度也有着不小的變化,誰都希望自己孩子能夠有成就,顯然秦朗所表現出來的已經有那麼一些味道。

只是唯一表示不解的是,似乎這些東西還沒有賺錢的可能吧?

心下一陣暗笑,秦朗看出來二老的心思,不點破,把電腦桌面上的後臺數據管理軟件給調出來。 在線用戶,安裝用戶,還有比起昨天增長的數據百分比一應俱全,看一樣哪怕是平時在家做主婦的老媽都可以一眼看清楚。

若盡是如此也就算了,在軟件上面還有賺取的利潤率,可以說上面的數據只要是想要問的想到知道的,都能夠在上面顯示出來。

“這上面顯示出來的十來萬是真的?該不會就是一個假的軟件吧?”老爹指着上面所顯示出來的數據,表達自己的質疑。

不光是他,就連母親也是差不多的懷疑態度。一個軟件上面顯示出來的數據實在是太假了些,換成其他的人來也會一樣表達自己的懷疑。

秦朗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的揉揉眼睛,用不確定的語氣說道:“我…我現在也不知道了。”

前面一次看顯示出來的數據是幾萬塊錢,賺錢的速度雖然很快,但不是超過預期。安裝下載進入遊戲裏面的用戶那麼多,能夠激活並且繼續玩兒下去的那肯定是被遊戲吸引住,具備消費能力的。

在宣傳發帖子的時候,他清楚記得自己在帖子裏面所寫的:本遊戲實行時間收費。

光這一條就能夠排除很多不願意給錢,只想玩兒免費遊戲的人。進入遊戲的人那絕對是百裏挑一願意給錢的,毫不懷疑。

只是這裏面的錢...

他的而不確定語氣導致的結果就是,一根鐵質棍條狠狠地打在他的背上,驚呼:“老爹,你在幹嘛,要打死人嗎?”

“打死就是你這個混賬小子,打得就是你這個社會禍害。讓我打死也比讓外面的打死槍斃好。”老爹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站起身子就要繼續吧鐵質棍條落下。

當下,那裏還敢在那裏站着,急忙的站起來與老爹拉開距離以防止自己身上再捱上幾下,他可沒有什麼受虐傾向。

倒吸一口冷氣,一隻手伸到後面去摸自己疼痛的背部,然後說道:“我不是說過那我還不確定,那是之前我自己看到的還僅僅就幾萬塊錢,我哪裏知道一下子就漲了接近十萬。”

“什麼?你說你之前就有幾萬?那這一萬是?”停下動作,老爹拿起桌子上面的那一疊錢來,問道。

“廢話,不然從哪裏來的?我遊戲不光是在國內有人玩兒,國外有人玩兒。你又不是不知道國外的產業火熱,具體的我還沒有了解,但是可以肯定一半我的遊戲已經快火起來,加把勁兒賺大錢不是問題。”

見到自家老爸驚倒,秦朗此刻的是特別得意。趁着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快速的把自己的筆記本電腦拿過來,快速的把自己註冊的銀行卡所在銀行給打開。

登陸上個人網上銀行,將自己的賬戶餘額給調出來,看着上面又一次變化的數字,整個人都嘴巴張的大大的。

“混小子,怎麼回事兒?”老爹相比於之前要冷靜不少,聲音卻沒有多大的變化,依然冰冷,毫不懷疑要是回答的不好或者說出現任何一點破綻,那麼都將會迎接他的狂風暴雨。

良久,秦朗才反應過來,緩緩地將自己電腦轉過方向,面對自己的父母。

距離並不是很遠,加上二老都已經從沙發上面站起來,可以清楚地看到銀行賬戶上面的金額數字。

少不了的還是將附帶的後臺管理軟件一起調出來進行對比,上面利益金額一欄上面還在進行變化,一秒增加一些變化一個數字。

對比起來,可以更爲直觀的將那些數據看在眼裏。

“老爸,現在你們看到了吧,你兒子我現在可是很能夠賺錢的。”秦朗洋洋得意的對着自家老爹說道,全然忘記自己剛纔受傷地方,結果悲劇了。

兩位老人接受還是需要一定的時間,劍拔弩張的氣氛已經消散不少,他可以自己做到位置上面,開始舔自己的傷口。

幽怨的眼神看向老爹老媽,這樣被懷疑被打還是有些心理面不舒服。

坐在沙發上面也不着急把兩位老人給喚醒,而是就等着他們在那裏看電腦數據的變化。

等到反應過來,似乎還有一些不相信的樣子,老媽愣愣的問道:“兒子,這些都是真的?”

“當然都是真的,不可能是煮的。”秦朗揉着自己後背,強忍着怨念,緩緩的回道。

相比於之前的驚訝一點都不少,或者說驚訝更甚,他們無論如何都沒有預料到這一切都是自家兒子做的。

相應的還有些小小的驕傲,別人家的孩子可不一定做到這種程度。還有剛纔展示出來沒有盈利狀態的項目,他們有理由有信心自家的兒子一定能夠做得比以前更好。

看着自家兒子良久,老半天老媽才憋出來一句:“兒子你出息了,總算是長大了。”

喂喂,老媽,難道你兒子以前就不懂事?

這個時候老爹也算是反應過來:“兒子,好樣的,老爹我…”

“行了老爸,你們擔心是正常的,我理解。只是希望以後我做的更加出色的時候,你們不要懷疑我。”秦朗還是要給自家老爹老媽打個預防針。

位面平臺的特殊性,註定以後還會有更加不同尋常的時間,萬一拿出來一個變形金剛放到家裏面,二老還不給嚇死。

基於以上,他覺得自己還是有必要說道一下。

顯然兩位老人經過之前事情的洗禮,已經可以接受那麼多的東西。

家裏面的溫馨氣氛恢復不少,除開自家老爹臉上有些尷尬意外,老媽都臉上笑容多出來,問東問西的,不過更多還是自家兒子的本身上面而不是其他的。

老爹抽了不少煙,許久才憋出來一句話:“那你的錢準備如何利用?家裏面你不用擔心,都快要收回來了。就是你自己,不要亂花,老老實實的應用到自己的投資上面。”

開始秦朗都還以爲老爹想要把錢要些弄到家裏面,補貼家用,後面的話卻明白老爹擔心的還是自己亂用錢,一時間心中感動無比。

而這個時候一直連接網絡的即時通訊器扣扣,彈出來一個窗口,上面寫着的是最近很火熱的新聞。

原本張嘴要說些什麼的秦朗,直接什麼話都吞到肚子裏面,看着上面遊戲相關的新聞,怎麼都說不出半個字來?

“兒子,怎麼不說話了?上面的東西和你有關?”

主要的遊戲方面,看着上面的信息,敏銳的感覺到有一定的關聯,老媽纔會有此一問。 關心則亂,亂就容易出現與平時行爲不相符合的事情,老爹老媽就處於這個行列當中。

而桌面上彈出來的窗口何止是與他有關,某種方面來說事情的起因就出在他身上,是這些的根源所在。

經歷之前的軟件後臺數據顯示,已經足夠驚訝的秦朗,這一次驚訝到徹底的愣住。

不是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不行,實實在在的超出他的預計,他的想象之外。

就好比說,突然有一天你自己發表到網絡上面的東西火了,被人關注,然後有認識的人問你:“嘿,兄弟,你寫的真不錯,還有後面的能不能給我看看?”

以上類似,秦朗就是這類的情況,並且比起這情況還要牛逼到不知道哪裏去。

這可是即時通訊軟件霸主扣扣的每日首頁新聞彈框,雖然不知道有多少人屏蔽掉,架不住用戶基數大不少的人沒有屏蔽,還從上面獲取信息。

那給你來一下,就是巨大的人氣宣傳。

就在剛纔,家中人都沒有注意到電腦的情況下彈出來今日關注新聞,上面二級目錄——遊戲分類,有一個加紅加粗的連接詞條:勁爆華人大製作遊戲《星空:起源》,再國內外掀起狂潮。

“不,那就是我做出來的遊戲。” 長嫡 秦朗腦袋裏面無數個念頭閃過,最後僅剩下一個回答自家老媽問題,“你做的遊戲?那塊讓媽媽看看。”老媽心裏面還是對自家兒子的作品那些的有些懷疑,實在是所有的事情都太突然連一點徵兆都沒有,是個人都會有懷疑,哪怕已經解釋了那麼多。

不光是老媽,就連老爹也是一樣的心態,表面上相信兒子說的話,暗地裏面卻是很迷惑,打算找個時間去找人幫忙調查一番,免得真的出現什麼事情來,到時候什麼都完了。

此時此刻,突然間冒出來的話。一家人都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電腦屏幕上面,盯着秦朗所指的那個連接地方。

移動鼠標,開始點擊進去,8m的寬帶快速的加載完成,新聞頁面顯示出來。

其中題目就是剛纔所看到的那一串文字,滑動頁面開始往下面看,內容如下:國人開發大製作《星空:起源》,在國內外都掀起一陣小旋風,下面就由小編帶大家進入到遊戲的世界進行體驗。

本款遊戲是不知名製作者於前天晚上發佈到國內論壇,國外的論壇同步發佈。可惜的是可能當時考慮遊戲爲新發布,人氣不是很高,加上本身定位爲時間收費緣故。

上傳之時還需要激活碼激活,才能夠繼續進行遊戲。而遊戲的設定十分合理,剛開始我們進入到遊戲當中就會被遊戲人物帶入,想辦法進行飛船的維修。

而就在小編注意到的《星空:起源》,上傳論壇有無數的玩家猜想提出應該可以在規定時間裏面把飛船修好的,到時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