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影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屬下明白。」話音才剛落,馬上不見人影。

六六低著頭走上前來,一副認識到錯誤的模樣。

這麼一來,南宮璃反而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沒想到你說的這小蟲子竟然是蠱。如此小的年級便能驅使蠱蟲,倒也厲害。只是你這身本領,如今可不能被其他人知曉。」

六六一聽有些慌了,當即就要跪下去,嘴裡哭喊著,「小姐,不要趕六六走,不要趕六六走。」

「誰說我要趕你走了?行了起來,在我這裡不準動不動就下跪!」南宮璃雙手一扶,正色道,「巫蠱源於南疆,幾百年來一直被視為陰邪之物。好了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對南疆一族可並沒有任何歧視,只是想說明一點!如果你的本事暴露,那會引來多大麻煩你可知道?」

六六垂下眸子,輕道,「六六知道。所以,所以桃之姐姐才一直把六六裝扮成男孩子的模樣。」

「那桃之是不是還同你說過,忌發怒忌用蠱?」

六六頭垂得更低了,可憐兮兮地小聲嘀咕,「可六六不是亂七八糟的人。」

南宮璃嘆了口氣,似乎回憶起了什麼往事,神色莫名,「雖然南疆早已滅族,也有部分巫蠱之術流傳了出去。但南宮府本就是在風口浪尖,你的本事一旦被有心之人知曉,就算你不是,他們都會將你稱作南疆皇族餘孽,被一眾所謂的正道正統人士聯合狙殺。到時候遭殃的可不只是南宮府,整個與之有關的各方勢力都會受到牽連,你可知道?」

六六年紀小心思單純,正因為這單純的心思也更能感受到南宮璃話語中的關切和擔心,哪怕南宮璃的言語之間似乎有對南疆的忌憚,可六六還是選擇了遵從自己的本心,拉過南宮璃的手臂,真誠道,「小姐,六六不會牽連小姐的,如果,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六六一定會走得遠遠的,絕不會牽連到小姐和小姐的家人。」

南宮璃感受著六六明顯冰冷地異於常人的體溫,神色愈加混沌,彷彿陷入了對往事的回憶之中,聲音卻變得有些輕柔下來,「桃之啊,你真是會給我找難題。」

六六聽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只依舊認真地看著南宮璃,似乎在確認南宮璃有沒有信自己的話。

「好了,我院中衣服都穿上了,豈是你想撇清就撇清的?你就好好待著,要注意些什麼小青以後都會跟你說的,你記著點就是!」

「小姐,不趕六六走了?」

「我什麼時候說要趕你走了?大夫人在你這吃了虧,遲早會回來找你麻煩。記住了,以後我不在時,你可不能獨自和她對上!萬事收斂著點,能避則避!」

六六面上一喜,馬上表忠心道:「好!就算他們來抓六六,六六都不會還手的!一定不會給小姐惹麻煩了!」

南宮璃聽了卻是眉心一蹙,知道六六完全沒明白自己的意思,喝道,「胡鬧!他們敢對你動手,你自然是拿出你的小蟲子對付他們了!最好咬得他們都起不了身!不還手算怎麼回事?等著被人欺負?」

六六睜大了眼睛,滿是不解和疑惑,只覺得南宮璃實在很難看透啊。

看來以後跟在小姐身邊,自己還要努力學會理解小姐的意思了。

看著單純易害羞,大多時候也是個小女孩的天真模樣,但觸到她的點吧,小脾氣爆的又不要不要的,這一言不合還放蠱咬人,手法高明,讓人防不勝防。

南宮璃摸了摸下巴,細細想了想其中的厲害,完了更加肯定地點點頭,「我的意思是讓你沒事別跟他們硬杠上!不管他們說什麼做什麼,能避則避!但如果別人都欺負到頭上來了你自然不能手軟!放蠱咬人啊,你身上這蠱天底下除了你,還有誰能解?危急關頭,這的確是個保命手段!」

六六的眼中一下子光芒四射,就像一個孤獨行走的許久的人兒,一下子看到一個同伴一般,興奮道,「小姐知道我身上有蠱王?」

南宮璃嘆了口氣,摸了摸六六的腦袋,她們兩人身高其實差不多,這個動作不免有些怪異,可當事兩人倒沒覺得有什麼不對,「我能看出來,別人自然也能。」儘管這世上了解蠱王的人並不多,這句話南宮璃沒有說出來,為了讓六六更加警醒收斂些,正色道,「這南宮府裡面的人哪,都厲害著呢!」 「夭夭,你確定是這個地方?我怎麼覺得這兒比九幽谷還邪乎?」

少女的步子停下,回過身來,只見她面容稚嫩俏麗,一副南疆少女的打扮,珠網遮面,眼波流轉間有一道霸道的氣韻藏於其中,鋒芒內斂。

十三歲的林夭,正是活得最恣意瀟洒的時候。

一年前,因在九幽谷待得膩煩,便和桃之結伴到江湖闖蕩。

短短不到一年的光景,竟惹得江湖各大勢力注意,不得已「逃」到了南疆。這個各方勢力都不敢、也無法觸及的地方。

林夭朝著四周望去一眼,眉眼間儘是驕傲,「真正強大的地方可不需要弄這些虛花頭來引別人恐懼!我們踏上的又不是最南邊的荒漠,怎麼可能這麼安靜?哼,既然如此,就告訴他們,誰來了!」說著周身氣波飛鼓,眨眼間就在周身旋起一波一波的氣浪。

桃之見狀,也在一瞬間調動起自己周身的氣浪。

兩人身著南疆服飾,身上的鈴鐺隨著氣浪叮鈴作響。

就在二人腳步一頓,正要將氣浪向周圍震散開去時,一個蒼老地聲音驟然打斷了她們的動作。

「慢著!」

林夭桃之聞言對望一眼,在提取到對方眼中的得意之後,慢慢收回了動作,目不斜視地注視著前方。

前方一片煙霧之中緩緩走出來一小隊人,當先一人身著南疆特有的繁複衣飾,面目蒼老,一看就被歲月摧殘至深,脊背佝僂,手中拄著一根比他人還高的蛇形拐杖。

其餘的人跟在老者的身後,面色恭敬而謙卑。

「兩位小友,是路過,還是?」

林夭眼中含笑,對老者一眼識出他們不是南疆人也不覺得有任何奇怪,「算是路過,但也算刻意路過。」

老者的眼中精芒一閃,似乎覺得很有意思,「不知二位準備來南疆做些什麼?」

林夭看了看周遭的景象,慢悠悠地回道,「走走南疆人走膩了的路,看看風土人情,散散心,權當歷練。」

「歷練?也不怕被咱們這的毒蟲蛇蠍咬死!」

桃之眉心一皺,一道凌厲掌風朝著老者急射而去,卻不是對著老者,而是他身後一個低垂著眉眼,一臉慌亂的年輕南疆男子。

一言不合就動手,這···

老者的面上閃過一絲不悅,隨意地揮了揮手,要將掌風擋下。

卻不想這掌風雖擋下,自己也被逼得後退半步。

林夭見狀搖搖頭拍了拍桃之的肩膀,無奈道,「低調低調。」

老者面上的不悅被驚訝替代,這兩小丫頭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為了小心,他們兩方遙遙相立,雖不遠,但也不算近。

年輕男子說的話很輕,近乎呢喃,連自己都聽不大清,這兩個小丫頭竟然聽到了?

如此小的年紀就有這般功力,日後定然不可限量!

南疆近來動亂,正是需要廣結善緣,不可再添敵亂!

思忖間,老者當機立斷,率先示好。

「兩位小友遠道而來,不如讓老身儘儘地主之誼?」說著一隊人讓出一條道,老者朝那方向做了個請的手勢。

林夭和桃之當然卻之不恭,背著手便走了過去。

等到二人走近了,這隊人才看清了兩人的面貌,又忍不住齊齊倒吸一口冷氣。

他們南疆的女子五官普遍小巧精緻,多的是碧玉之色。

總裁的掛名老婆 可這兩位卻有過之而無不及,分明只是十二三雖的年紀,一位生得絕色傾城,眼波流轉間竟有一絲尊貴霸道的氣韻,讓人心生膽寒。另一位生得嫵媚妖嬈,她隨意看過來的一眼都像是在勾你的魂兒似的。

就連老者也人不住暗自搖頭嘆道,直覺這兩人,日後定為不凡人。

林夭和桃之兩人也沒有想到,她們竟會被帶到南疆皇室之中,而主位上一對慈眉善目的人兒竟是南疆帝后。

說好的陰險毒辣,說好的凶神惡煞呢?

江湖傳言果然不可信啊!人家明明友好得很!

林夭和桃之看了眼酒杯中的葡萄酒,唇角一勾,雙雙一飲而盡。

引得主位上的南疆王拍手叫好。

「好好好!總算是來了兩個有趣的丫頭,聽祁老說,你二人是路過南疆的?」

林夭擦了擦嘴角的酒漬,聞言當即一笑,「自然是假話。」

南疆王哦了一聲,似乎興緻頗濃,「那你們來南疆是因為?」

林夭目不斜視,站了起來,進入南疆皇室后,第一次認認真真朝著主位上的帝後行禮道,「我叫林夭,她叫桃之,我們來自九幽谷,此番來到南疆也是為了避個難。」

南疆王瞳孔一縮,「你們是九幽谷的?九幽谷莫非又要出世了?」

林夭搖搖頭,「九幽谷百年前立誓不再出世,那便永遠不會出世!」

「那為何你二人?」

「這個···」

林夭還在猶豫要不要說實話,主位上的南疆皇后卻掩著唇輕笑起來,「近來聽說江湖上多了兩個好看卻又頑皮的小姑娘,在武林大會上聲名大噪,她們武功刁鑽高強,竟是沒人能留住她們二人。後來便引得江湖各派爭相要將她二人引為客卿,好不煩擾!莫非···」

林夭揚唇一笑,「什麼什麼聲名大燥!不過是看不慣那些虛偽的傢伙在那互相吹噓,一時沒忍住就拆穿了他們!」

桃之將杯中的葡萄酒飲盡,也站起來笑道:「誰曾想他們臉皮兒這麼薄,竟然還當真了!非得逮著我們說個清楚。至於後來的事嘛!」

林夭和桃之對視一眼,聳聳肩,均是無奈地搖了搖頭,笑道,「就一言難盡嘍。」

見二人不想再說下去,帝后二人也不再追問下去,自覺轉開了話題。

「沒想到九幽谷的名號還真挺好用的,堂堂南疆皇室竟對我們如此彬彬有禮。」

南疆的夜晚很漂亮,深藍色的夜空中布滿星星點點的光,照亮著這方土地。

林夭坐在屋頂,仰頭看著無際的黑夜,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卻說不上來是哪裡,只得搖搖頭道,「縱然很多人想和九幽谷扯上一絲半點關係也好,可南疆帝后卻未必,她們明明身處南疆,卻對江湖中事了如指掌,恐怕背後···哎你幹嘛?」

桃之睜大了眼睛,反問,「你還問我幹嘛?說好出來散心的,別想這些煩心事!南疆啊,只是我們其中一站,吶,你可別又多管閑事了啊!」

林夭睨了桃之一眼,不耐煩地擺了擺手,「知道啦知道啦!」 林夭睨了桃之一眼,不耐煩地擺了擺手,「知道啦知道啦!」

嘴上這麼說,可實際上林夭怎麼可能真的止步於散心。

南疆帝后根本沒有外面傳的那般陰險毒辣凶神惡煞,甚至於這南疆皇后溫柔的就像一個畫中的美人兒,她最常做的事便是照顧花草,還有逗弄那個四歲的南疆小公主。

說起這南疆小公主,那可是調皮得緊,比起幼時的林夭,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天,林夭剛從南疆帝后那裡出來,便在這花園中遇到了這位小公主。

「漂亮姐姐你迷路了嗎?」

女娃娃肉嘟嘟的小臉上紅撲撲,像是小跑過來的,有點氣喘吁吁的模樣。

林夭蹲下身來,笑眯眯道:「你是誰呀?怎麼跑這來了?」說著向四周望了望,馬上便發現女娃娃身後不遠處,一群侍女站著,一臉擔驚受怕遙遙望著女娃娃這個方向。

一下子變想起了南疆皇室中的傳聞。

傳聞這南疆皇室中最讓人敬怕的不是南疆帝后,而是這個生來便是南疆繼承人的南疆小公主。

南疆不比大陸其他國家,在他們眼裡,王位一直是有能者居之,無關男女。據說南疆開國帝王便是一個女子。

在這其中,還有一個特例,那便是誰能獲得蠱王的青睞,那他(她)便是天定的王。

而這小公主恰巧不巧,在出生三個月時,蠱王便衝破了桎梏,寄宿到了小公主體內。

擅長巫蠱之術在南疆並不是什麼見不得光的事,反而誰使得好便能得到更高崇的地位。

小公主小小年紀得到蠱王青睞還不算,偏偏對巫蠱之術的天賦也極其逆天。

四年的時間裡幾乎日日夜夜與各種蟲子為伴,一言不合就放蟲咬人,惹得宮內之人對她又敬又怕。

小公主指了指身後的宮女侍衛,咧著嘴巴笑得很開心,「在和他們玩捉迷藏呢,本想躲到父皇母后的寢宮,哪想到碰到了漂亮姐姐你。」

林夭朝著這個小公主笑了笑,又忍不住戳了戳小公主肉呼呼的小臉蛋,溫和道,「我要回西苑,你能帶我過去嗎?」

小公主揉了揉頭髮,心中暗叫糟糕,西苑?西苑是哪裡?自己可從來沒去過!

可是不行,自己可不能在漂亮小姐姐面前出糗。

想到這裡,小公主的眼睛一亮,沒關係,她雖然不認識,她的小夥伴都認識啊!

這麼想著,笑著仰起頭看向林夭,「那姐姐跟好了,我這就帶你過去。」

小公主牛頭往前走了兩步,突然覺得不對,馬上又回過身來,拉起林夭的手就往前走去。

在經過太監宮女之時,明顯感覺到他們向後退了幾步。

林夭察覺到了不對勁,低下頭看向小公主,也沒發現什麼不對,可為什麼這些人臉上一副驚怕的表情?

林夭皺了皺眉,很不理解,小公主明明很可愛啊,怎麼都一副!

「哎呀!」

林夭反應很快,馬上就拉住了差點被絆倒的小公主,「怎麼樣?沒事沒事!」

小公主卻好像沒聽到林夭的話,一把甩開林夭的手,撲到地上,聲音顫顫地有些哭腔,「小寶貝小寶貝,別怕別怕!」

林夭低頭看去,只看到嬌嬌弱弱的小娃娃小心翼翼地將一隻長相奇特的小蟲子捧在掌心,嘀嘀咕咕地安慰起來,小模樣可憐得很。

可這樣子竟然沒有半分覺得違和,就彷彿這位小公主天生是該與這些蟲子為伴的。

周圍大部分太監侍女顯然也是看慣了這樣的場景,並沒有一擁而上,只有幾個侍女小跑過來扶,「小公主沒事吧小公主?」

「沒事沒事,你們走開走開,」小公主伸出一隻手抹了抹眼角的淚花,將小蟲子藏好后,跌跌撞撞地站了起來,看著站在一旁的林夭,眼中閃過一絲愧疚,小步走過去扯了扯林夭的衣角,「對不起姐姐,瓔珞,瓔珞剛才不是故意的。」

「你叫瓔珞?」

可憐兮兮地點點頭。

林夭覺得有些無奈,瓔珞剛才將自己的手甩開這件事,她本來也沒有放在心上。

這小孩子嘛,一旦碰上自己鍾情的事來,本就是不管不顧的。

可這瓔珞的性格嘛,實在有點太過萌軟了。

這南疆皇室雖不比其他皇室規矩繁多,但是能養出這樣一個小公主,倒也奇葩得很,就不怕這個小公主繼承南疆后吃別人的虧?

林夭不知道的是,正因為小公主日後註定要繼承南疆王位,寵愛女兒的帝后便想讓她多過幾年快活時光,畢竟日後的一輩子,她都無法再恣意而活。

只是沒想到後來,南疆的災難來得這麼得快!

此時,林夭和小公主二人到了西苑,桃之聽到動靜從院中迎了出來。

「呀!你什麼時候還做起了拐賣女娃娃的勾當。這哪來的?」

「這是南疆小公主!你可以叫她瓔珞!」

「小公主?噢!就是那個,那個未來的南疆王是吧?吶吶吶,你可要和這小丫頭打好關係,以後整個南疆可就都是你的靠山了?」

「胡說八道什麼!我林夭從來不需要靠山。」林夭說完蹲了下來,握著瓔珞的的手,笑眯眯道,「瓔珞,姐姐會在這裡住好一陣子,你若覺得無聊可以隨時過來找我,嗯?」

瓔珞垂下濕漉漉的眸子,目光直直地盯著林夭握著自己的白皙雙手,心中有一股奇妙的暖意滿意,說不出的興奮,「姐姐不怕我嗎?」

林夭反問,「為什麼要怕?喔,你說是怕這個?」林夭手掌一番,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隻小蟲子,赫然便是瓔珞方才捧在掌心的那隻。

瓔珞睜大了眼睛,下意識地翻了翻自己的衣袖,小寶貝怎麼會跑到姐姐那兒去了?

「瓔珞你要明白,這天下壞心之人實在太多了。在南疆,你受人保護也為人敬怕,可萬一等哪天到了外邊,你這天生的本事恐怕早晚會成為你的致命之傷。千萬記得收斂。」

瓔珞眨眨眼睛,表示並不明白。

一旁的桃之看不下去了,「你跟一小娃娃說這些有什麼用?吶,小丫頭,若哪天你出了這南疆,混不下去了,就去九幽谷,包你桃之姐姐我的名號,姐姐我一定收留你!」

林夭睨了桃之一眼,「胡說八道什麼!」

「哎我怎麼胡說八道?相識一場我這叫仗義!」

······ 全城戒嚴。

為了這短短的三天,整個北國上下前後忙碌了數月。

南宮璃有時候實在不明白,將各個國家貴族才俊聚集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這北國皇帝簡直就是沒事找事!這些人原本就不是那麼好對付,這次還想方設法地將人給聚起來了!難不成想一鍋端兒了?

那也不可能啊!北國皇帝又不是傻!

就算有十個慕洵也抵不住多國同時發難啊!

那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璃兒妹妹在想什麼呢?」

南宮璃回過神來,看著側邊裊裊娉娉走來的南宮茜,點了點頭,有些心不在焉,「茜姐姐今日甚是好看,不愧是京城第一美人兒。果真是給咱南宮府長臉了。」

人間冰器 南宮茜似乎沒料到會被南宮璃誇讚,臉上閃過一次錯愕,很快又回過神來,打量起今日的南宮璃。

相較於平時的隨意簡單,今日的南宮璃可謂是盛裝打扮,一席寶藍色雲錦華裙,上面鐫綉著繁複枝蔓紋理,碎花點綴,端得是大家閨秀的優雅泰然,又不顯張揚。

南宮璃從前一向蒼白的瘦弱的臉蛋兒如今竟被養得圓潤水嫩,吹彈可破的肌膚一看便未施脂粉,可偏偏又像初山雲麓一般聖潔,尤其是那雙比星眸璀璨的雙眸,此刻正撲閃撲閃地看著你,讓人移不開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