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我們很簡單就得到了,我們聽着趙豔和蔣黎明各種調情,聽的也是無語了,也同樣的讓我們知道,蔣黎明這孫子也這鳥人也有這樣的一面!

一切結束之後,趙豔一臉厭惡的把摔一邊去了。

我笑了笑,就說:“這號,還是換一個吧,最好還是不要用了。”

趙鳳點頭,“我們明白。”

我想了想就問趙鳳,“蔣黎明除了男女之間的事情,還有沒有做什麼其他的?”

“其他的?”

趙鳳楞了一愣,“好像沒有吧?”

趙豔眉頭一皺,“他除了那點事情,還能夠想什麼啊?不過當時給了我們一個護身符什麼的,說是我們可以躲避災禍什麼的。”

趙鳳也連忙道:“對,對,是有這麼一個東西。”

我連忙說:“什麼東西?拿出來我看看。”

兩人就在包裹裏翻騰了一下,然後拿出了一個心型的墜子。趙鳳說:“蔣黎明和我們說的意思就是,這東西必須要隨身帶着,而且我們也看到了他的能耐確實挺大的,所以就沒有多想。”

我拿在手中之後,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但是當我開了天眼之後,那感覺立即就不一樣了。

一個小鬼的縮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墜子裏邊是空的,裏邊有一滴血,有一個小鬼就蜷縮在裏邊。 寵嫁豪門:邪少輕點疼 我暗暗皺眉,看來這蔣黎明是準備一輩子把趙鳳姐妹弄在手中啊,有這東西在,只要她們兩個有心思想跑,但是因爲沾染到了她們的氣息,總是能夠找到她們的。

我暗暗震驚,就把這事情告訴了她們,畢竟我希望她們瞭解到蔣黎明真正的可怕之處。

“什麼?小鬼?”

趙鳳和趙豔都嚇了一跳,“電影上的那種?”

“差不多的意思。”

我點頭,然後把墜子拿在手中,“這東西你們不能夠再再碰了,你們真要是想看的話,我現在就會讓你們看個仔細。”

趙鳳是搖頭,趙豔卻說:“我還沒有見過呢,你讓我看看唄。”

我尋思一下,覺的也可以,讓她們真正的害怕之後,以後纔不敢亂和一些莫名其妙的陰陽先生往來。朱雀丹筆因爲重重原因,我都是貼身帶着的,就算是夏天也沒有辦法,至於符紙我倒是沒有帶。不過現在也不需要,因爲怕有其他的變故,我想我也只有一個辦法了。

那就是我的血。

可憐我的手指啊,這輩子不知道造了什麼孽,這是頻繁受罪啊。

看着電影上林正英大叔隨隨便便就咬破了手指,我真的好想問他一句,大叔,疼嗎?

我用朱雀丹筆沾了一點鮮血,然後用筆尖在上邊畫了一道很簡單的符,其實大部分都是在空中完成的,我畫的是五雷驅鬼符。畫完之後,我就走到了院子裏,老湯和她們都站在門口。

今天的太陽還是很大的,特別的熱。

我站在太陽底下,直接握住其中一個吊墜狠狠的摔在了地上,這本來就是合上的,只要用力一碰就會被打開,我爲什麼要畫符?

因爲我很清楚,即便是這樣碎掉了,對五雷驅鬼符也是沒有什麼影響的。

果然,隨着墜子摔開的那一瞬間,墜子就有火一樣的光芒一閃而過,隨後就聽到淒厲的慘叫聲響起。聲音很短暫,而且是因爲在太陽底下,所以就化爲了一股黑煙衝了起來。裏邊本來有一滴鮮血,現在也是什麼都沒了。

隨着這一個吊墜出事,另外一個吊墜竟然有了反應,我也趕緊摔在了地上,同樣的情況再度發生,沒有任何意外發生,因爲那上邊的符可是我的血和朱雀丹筆畫出來的啊,就算是血鬼也弄死它。

“怎麼樣?”

我走了過去,這當然是明知故問了,趙鳳和趙豔都嚇傻了。

“這……我們竟然帶着這個東西那麼長時間?”

趙鳳都了個冷顫,“好可怕。”

趙豔也說:“是啊,怎麼會這樣啊,不是說是護身符嗎裏邊?”

老湯撇嘴,“那孫子說的話也能信?狼子野心的王八蛋,畜生!”

狼性首席的嬌妻 我知道老湯之所以這麼罵蔣黎明,那是因爲蔣黎明佔到了便宜,而他沒有那麼好的運氣。

趙鳳抿嘴,“這麼說來,護身符什麼的你可以弄嗎?”

我笑了笑就說:“天底下哪裏那麼多去害人的道士?除了真正的高人有一定的手段之外,其他的都是瞎扯的,只要你們不做壞事,多做善事,本身就會有功德在身,到那個時候,自然也沒有什麼鬼來靠近你們。而且你們看這個世界有多少人?難道都死在這些事情上了嗎?都別多想了,也別沒事去請符什麼的,很多東西都太過邪惡了,會出事的。”

其實護身符這個東西,也都有點虛設。

高人太少,而且即便給了你一個護身符,又能夠怎麼樣呢?

這種東西也不是百試百靈的,否則的話,我師父早就應該給我留個幾十張幾百張了不是嗎?不過,我想了想,就和老湯說:“你那個鈴鐺呢?”

老湯順手拿了出來,“在這啊,幹嘛啊?”

我把鈴鐺遞給了趙鳳,“這個東西是一件古物,我估計也是法器一類的。有這東西在你們身邊的話,我想一般的小鬼也靠近不了你們。如果真的有人要害你們的話,那你們怎麼也逃不掉的。”

老湯連忙接口,“不過如果有事情打電話給我們也不錯。”

趙豔就連忙說:“那行啊,把你們電話給我們啊,我先記裏。”

我本不想繼續牽扯到她們的事情,但是想了想也覺的算了吧,如果真的有事情,咱也不能不幫吧?同時呢,我也明白,在趙鳳和趙豔的心裏,我們估計都成了有能耐的高人了。

我們得到了想要的信息,她們也平安了。

“我們要離開了,去很遠的地方。”

趙鳳衝我一笑,“真的很感謝你們。”

我點頭,“你們要去哪裏?”

“雲南吧,反正越遠越好。”

趙鳳微笑,“離開這個地方,重新開始屬於自己的生活。”

我笑了笑,能夠這樣想,也就說明她們能夠過的去這道坎。

“謝謝了。”

趙鳳給了我一個擁抱,沒有任何雜念的擁抱。緊接着,趙豔也衝了過來,老湯亂叫,“我呢,還有我呢,別把我忘記了啊。” 我和老湯看着趙豔和趙鳳離開,她們臉上都有笑,還有淚。

我不知道她們爲什麼哭,可能是感嘆自己的命運?又或者是其他的想法嗎?

“走了,走了也好。”

老湯嘆了口氣,他雖然好色,但是心地還是不錯的。

我點頭,“是啊,走了也好,這個地方對她們來說,太痛苦了。”

老湯又說:“地址我們已經到手了,爲了避免出問題,得趕緊去了。”

我明白,當天我們就去弄了護照,因爲我們這是第一次弄,很多東西不熟悉,各種麻煩,好在老湯的朋友有不少,就算這樣也折騰了小半天才把事情搞定。如果要去香港的話,其實也沒有什麼東西好帶的,所以我也就沒有打算多帶東西。

最多的就是把現在的事情安排一下,蕭楠那邊我也都要說。

反正蕭楠也知道我們主要是做什麼事情的,她也相信了那些事情。蕭楠問我多久才能夠回來,而對於這一點,我很明顯沒有辦法給她答案,只是說了一個大概的時間,一個月這個樣子。

蕭楠也就和我說,她會經常去看看我爸媽,讓我不要太過擔心了。

她現在的這些態度真的讓我覺的,她就是一個最合格的媳婦,未來的老婆。

因爲擔心蔣黎明到時候會有其他變故,第和老湯就趕緊制定好了行程,匆匆的趕去了。這一路上各種破事,特別的麻煩,特別是我們這樣直接過去的,如果是人家旅遊的跟團的話,還是比較簡單的。

這一期間,我接到了趙鳳打的電話,她說她們已經平安的到了雲南,並且已經找好了地方,而且很喜歡哪裏,以後會更好的。我和她寒暄了一會,並說如果有機會的話,會去那邊看她的。

來回一折騰,我們也終於趕到了香港。

平生第一次來香港,各種檢查太麻煩了。坑爹的事情也在這個時候發生了,桃木劍還能被扣了,我當時那叫一個無語啊。我不知道別人是什麼情況,反正我是碰到了這破事。

香港的繁華和我們那個小破地方的確是不一樣的,不過覺的怎麼說呢,也就和大城市一樣吧,一座座高大的建築,除此之外,還能有什麼呢?

除非是名字不一樣吧,還有就是有那麼一些人,說的話你也聽不懂。

我們到的地方是九龍區,因爲蔣黎明就在這裏,不過我們並不清楚徐小琳在什麼地方。因爲徐小琳沒有給我留過地址,即便這是香港,可對於我們這樣生存能力還算比較堅強的人來說,只要有錢,這事情就好解決。

錢的話,我們自然也都會帶上,這是必須要做的事情。爲了方便行事,我們也是儘量先兌換一點港元的。因爲我們對這裏不熟悉,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找一輛出租車,然後讓出租車直接帶我們到蔣黎明所在區域的附近。

出租車起碼奔行了有近兩個小時的時間,我們纔算到了那邊。

地址所在的地方是一座酒樓,很是豪華和奢侈。

我和老湯先是觀察了一會,這才走了進去,畢竟我們也擔心會和蔣黎明直接碰頭啊。

因爲我們沒有和香港這邊打交道的經驗,所以交流都覺的有點困難,畢竟我們的口音還比較重的。好在普通話說慢了,雙方互相之間也都聽的懂。

我和前臺在瞎扯,老湯已經在旁邊溜達着。

我們要查蔣黎明!

如果直接詢問的話,那肯定是不行的。

老湯衝我使了個眼色,我掏錢的付房費的時候,在對方準備接的時候,手一抖錢全掉在地上了,趁着這個機會,老湯趕緊動了一下鼠標,快速的翻看着,然後衝我點頭。

“對了。”

老湯不着痕跡的找了回來,我也連忙和人家不好意思,剛纔沒拿住錢,前臺笑着說沒事。

“我們要6032和6033,這兩個房間是空的嗎?”

老湯爲了一聲,我大概能夠猜到,這裏的房間應該左邊爲單,右邊爲雙,確切來說,很多地方都是這樣的。

前臺看了一下說,“不好意思,6033有人了,不過如果想要近一點的話,6035的房間還是空着的。”

老湯點頭,“可以。”

付了房費,拿了房卡,我們都沒有說什麼,老湯走到門口的時候,然後看了一下走廊裏的情況,這都是有監控的。

我們各自收拾了行李,回到了房間。等了一會,老湯就來我這了。

“看到了,蔣黎明在6034。”

老湯低聲告訴我,“但是不知道人在不在。”

我暗暗點頭,這樣的話,那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了。我心底暗暗鬆了口氣,能夠找到他就已經很不錯了,接下來的事情纔是麻煩的。

老湯又說:“咱們這第一天不能夠出去的,或者應該說,一直確認蔣黎明會回來才行。咱們還不能夠和他直接起衝突,最好的辦法就是,要看看這孫子到底是在幹什麼。畢竟這是酒店,如果我們真的和起了衝突,到時候大家都是去拘留所待着了。”

這個道理我自然明白,那樣一來的話,我們就等於是打草驚蛇了。

這可不是我們想要的結果,蔣黎明突然來香港而不是去找我弄朱雀丹筆,這一點就可以證明,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那麼這個更重要的事情是什麼呢?

我們都猜不到,但是卻隱隱約約覺的,可能和掌門玉印有關係。

我住的是6032,蔣黎明在6034的話,雖然房間隔音效果都很好,但是如果站在門口的話,還是可以聽到一些動靜的,如果是我隔壁的話,那也可以聽的出來。可如此一來,我們也是閒着難受,就在房間裏玩電腦,看電影。

老湯猥瑣一笑,塞給我一個u盤。

我一愣,隨後就想踹他了,“你這孫子,你把這東西也帶着呢?”

老湯嘿嘿一笑,“這不是怕無聊嗎?怎麼樣?我想的周到吧。”

我當然知道這東西是什麼,那是趙豔和趙鳳的視頻。

老湯這惡趣味,我真不知道該說啥了。我把u盤還給了他,“別給我胡鬧,老子現在這情況還能看這個?”

“那隨便你了,反正我是覺的看這個絕對應了一句話,一飽眼福。”

老湯哼哼幾聲,“走了,你個不解風情的老處男。”

我氣的牙癢癢,這老湯自從碰到了趙豔她們的事情之後,整天都是這話掛在嘴邊。不過我也真是佩服他了,來這邊都不忘記帶着u盤,這要是丟了,那還得了?

到時候肯定會傳的漫天都是吧,那對趙豔她們來說,這可是一件頭疼的事情啊。

我一陣煩躁,看來要勸勸老湯了,最好把這東西都給銷燬了才行。

老湯一走,我就有點百無聊賴了,就躺在牀上,打開了房間內的電腦隨便找了個電視劇看了起來,不過我可是一直注意着隔壁的情況。我們之後的吃飯也都是在房間裏,我們這一次還搞錯了一個思路,那就是我們覺的蔣黎明是會從外邊回來,但是就在晚上八九點的時候,我就聽到了隔壁關門的聲音。

我聽到關門就趕緊把門打開了一點,然後就聽到旁邊的電梯好像開了。

這也就是說,蔣黎明出去了!

我沒有出去看,因爲擔心會被蔣黎明發現,就在我在想這個事情的時候,門被直接推開了,直接嚇了我一跳,我一看是老湯,老湯推開門就進了房間,低聲告訴我,“的確是蔣黎明,出去了。”

我一驚,連忙跑到窗戶去看,但是這他孃的看什麼?

下邊車水馬龍的,雖然有燈光,但是誰能夠看的清楚是誰?

我就問老湯有什麼想法,老湯說不管怎麼樣,咱們都得出去看看,我想了想也就同意了,就趕緊和老湯一起拿了一些東西,比如符紙,硃砂,這是必備的,就是擔心蔣黎明還有什麼其他的手段。我這個時候突然想起了老黃,如果老黃在的話,估計幾下就打殘這孫子了。

蔣黎明的身手還是不錯的,到時候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們肯定得先下手爲強。

我和老湯在酒店是不能夠顯的急躁的,因爲這樣的話怕被人看出來個異常來。我們出了酒店,向兩邊看了一眼,早就失去了蔣黎明的身影。

我出酒店的時候順手拿了一份地圖,就是這個區的地圖,這裏會有很多標註的地方,比如一些風景區,博物館等等。

其實在香港的話,一些比如道觀,廟宇也是有不少的。

只不過,我和老湯對這裏都太陌生了,根本就不清楚這裏的任何一種情況,最多就是一個揣測。

老湯看了一會,就問我,“你說蔣黎明會去什麼地方呢?而且還是這個時候?”

白天不出去,夜裏纔出去的話。

我皺了皺眉頭,如果是我的話,我在這個時間出門的話,那麼我會幹什麼呢? 是啊,我會去選擇什麼地方呢?

我在想這個問題,這個時間,也許上班族是夜店放鬆,可蔣黎明,會嗎?

老湯說:“他這個時間神神祕祕的出去,肯定沒幹什麼好事情,而且肯定是見不得人的事情。”

大牌嫁到:甜寵二婚新妻 對,肯定是見不得人的事情。

而且以我們的情況的話,肯定是和我們有關係的,自古以來,最初爲道家,後來有人創教纔是道教,再之後有了各個分支,但是整體來說,都是道家的思想。

我又看了一眼地圖,有很多地方都是標註好的。

“車公廟。”

我恍然,這車公廟也有一段和道家有很大關係的事情,其他廟宇都是與佛有關係,唯獨這車公廟有一段宋朝的歷史是和道有關係的。

蔣黎明不會沒事在這瞎轉悠的,他去這個地方的機率是非常大的。

“走,車公廟。”

我收起了地圖,揮手攔了輛出租車,老湯問我,“你怎麼確定在那裏?”

“不是確定在哪裏,而是說……”

我想了想告訴老湯,“如果他要在這裏活動的話,那麼去這個地方的機率還是比較大的。還有一點就是,我們現在也根本摸不清他具體的位置,只能夠先去碰碰運氣,如果實在找不到的話,那就算了。”

老湯仔細一想,也覺的是這樣。

我們就算再急,那也要看路況啊,而且誰又能夠確定,蔣黎明又肯定比我們先到呢?假如他去的話。

所以,到了最後,我乾脆又讓師傅稍微的慢點,不需要那麼快。

我一路上我摸了摸懷裏的朱雀丹筆,還有口袋裏的符紙,回去的那一段時間,我對茅山祕術的研讀也是非常的透徹,很多東西我也都記在心底,需要的是磨礪。在這個時代,蔣黎明的道術再強,又能夠強到哪裏去呢?

所以,我也並不是真正的擔心。

這裏的夜景還是可以的,但是可惜碰上了我這樣的人。我覺的吧,這所謂的夜景也就那麼回事吧,反正我看哪一個大城市的夜晚都是差不多的,實在是找不出有什麼特殊的來。無外乎就是一些燈光和高樓大廈而已,又有什麼區別呢?

路上我也用導航了,不是說怕對方把我們賣了什麼的,而是我們不會靠近的時候停下,而是要在附近下來。時間上我也沒有在意,等快到的時候,我們就下了車,這裏距離車公廟大概還有五六百米這個樣子。

到這個時間的話,那幾乎都沒人了,我看了一眼時間,現在是晚上十點半了,已經算是很晚了。

我們注意着四周的情況,然後悄然的往車公廟那邊靠近。

正門是關着的,也就是說,可能沒人。因爲我們是遠遠的看了一眼,正門的旁邊是有路燈的。

我們就繞到了側面,這樣的地方都是有後門或者是側門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