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固守,快點過來。”幽靈在通信頻率中說道。

“收到,已經全速前進,拖住他們。”本.艾倫立即回覆道。

“收到。” 決戰龍騰 幽靈繼續在敵人附近遊走,不時的開幾槍,讓敵人心神不寧,敵人也不傻,很快就發現了幽靈只有一個人,立即組織反擊,分成兩組,且戰且退,他們已經‘弄’明白了幽靈的目的是爲了拖住他們。

幽靈根本就不給他們機會,不停的發動襲擊,毫不誇張地說如果給他足夠的時間,這些人會被他玩兒死。

幽靈不愧是幽靈,敵人連他的影子都發現不了,每次都是在他離開之後發現他藏匿的地方,但怎麼也發現不了他人在什麼地方。

幽靈玩兒的很嗨,敵人很頭痛,但毫無辦法,只能發瘋用火力阻擋幽靈的靠近,彈‘藥’消耗巨大,撤退速度緩慢,無奈的緩緩後退。

幾次之後敵人終於忍不住了,在逃下去他們的損失太大,只能選擇固守,這正是幽靈想要的,但他仍然忽左忽右的進攻,給敵人制造心理壓力,在這裏他正人如其名——幽靈一樣的存在。 在逃不掉的情況下,敵人立即轉變策略,開始依託地形固守,就算跑不了也要反抗,他們不會等死的,只幽靈太善於製造壓力了,現在敵人完全被他控制了節奏。

幽靈的神出鬼沒給敵人造成了非常大的困擾,從開始到現在他們就沒見過幽靈的影子,只是不停的有令槍掃過來,等他們還擊的時候人早就不見了。

幽靈玩兒的很高興,把敵人折磨的身心俱疲,其實這麼折騰幽靈也很累,他必須不停的快速奔跑、跳躍,更換戰鬥地點,讓敵人‘摸’不到他的影子。

敵人在堅持了一分鐘之後又重新改變戰術,玩兒起了緩慢撤離,一半人阻擊,一半人後退,雖然速度慢,但總算是沒有坐以待斃。

這倒是給幽靈增加了不少的麻煩,他畢竟只有一個人,在敵人有所戒備和察覺的情況下,就算他來回的奔‘波’無法給敵人造成足夠的威脅,所以他只能拖慢敵人的速度,卻無法讓敵人停下來。

“獸人,他們在撤離,快點。”幽靈一邊奔跑一邊在耳機裏說。

“馬上到。”本.艾倫他們速度已經夠快了,但還有一段距離。

“加速加速,幽靈那邊吃緊。”本.艾倫低聲對手下人說。

“媽-的,這小子比兔子成‘精’還快。”重拳一邊跑一邊罵道。

“是我們太慢了。”本.艾倫腳下不停地說。

大隊人馬趕到的時候敵人已經跑了一半,原來敵人再次甩下一部分人打阻擊,剩下的又跑了,幽靈只能纏住其中一部分。

“撒克遜,你帶人繼續追,這邊‘交’給獵鷹和我。”本.艾倫立即做出了分兵的決定。

“收到。”撒克遜也不含糊,立即帶人追了下去。

“幹掉他們,一個不留。”本.艾倫對着單兵電臺大喊。

戰鬥迅速展開,二十幾個對五六個,這就是欺負人。兩隊人馬迅速包抄合圍,將敵人困在中間。

“速戰速決。”本.艾倫繼續下達這命令。

幽靈已經渾身溼透,但仍然‘精’力充沛,他的狀態非常好,儘管經歷了長時間的大體力消耗,但他並不覺得有多累。

“你休息,我們來。”重拳從幽靈身邊衝過去。

“那可不是我的風格。”幽靈擦了擦汗。“幹。”

戰鬥場面異常的火暴,連續的槍聲分不出個數。到處都是子彈掃落的殘枝斷葉,樹幹被打得千瘡百孔。

“用爆炸物進攻,炸死他們。”本.艾倫命令道。

這是最簡單而且最有效的辦法,霎時間二十幾幾枚手榴彈從四面八方飛過去,或者空爆,或者落地即爆,猶如一朵朵突然炸開的次等煙火,彈片如‘潮’水一樣奔涌四方,一輪攻擊之下敵人就沒了什麼動靜。

“還是這辦法簡單直接。”幽靈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也不去管到底消滅了多少人,在附近找了一條水藤砍斷大口地喝着裏面的水。

搜索戰場,清點的時候幾乎找不到一個完整的人,爆炸的密度太大了,屍體殘缺不全,一共幹掉了六個,也就是說敵人至少還有七八個之多。

“真是夠拼命的。死了這麼多人就是爲了掩護剩下的人逃走,這究竟是長官的命令還是他們自願的?”軍醫蹲下身仔細看一具還在‘抽’搐的屍體。

重拳見的舉動古怪就說:“有什麼好看的?都炸得看不出原貌了。”

“這傢伙被蛇咬了,毒蛇,皮膚泛青,估計快不行了,所以才留下。”軍醫仔細看看來看屍體的‘腿’。“看來還是有傷員的。”

“這裏蛇多,被咬正常。”幽靈湊過來掃了一眼,“還是眼鏡王蛇咬的,怪不得他會留下,估計是敵人沒血清了,所以他只能留在這發揮一點餘熱。”

“檢查一下其他石頭。”本.艾倫對軍醫說。

“是。”

守護甜心之羈絆薔薇 “走吧,別‘浪’費時間了。不管他們爲什麼留下,我們都沒必要深究,這已經和我們無關了。”重拳說。

“看看還是有不要的,但不要‘浪’費太多時間。”獵鷹站在一邊,“敵人還有一部分有生力量,必須儘快消滅他們,我真的不想進野人山。”

“你害怕?”幽靈問。

“怕,怎麼能不怕,那個地方不是人該去的。”獵鷹說,“那個地方我沒去過,但回來的人告訴過我,不要試圖挑戰那片山林,如果想活的話就不要去。”

“的確,裏面有太多的東西,不過很有意思,我還想去看看。”幽靈說。

聽他這麼說獵鷹無奈地搖了搖頭,這小子還真是個瘋子,別人爲恐怖之不及的地方,他居然還想在去。

“你去過裏面?”獵鷹問。

“是的,我在裏面呆過一年多。”幽靈點了點頭。

“一年多?”獵鷹有點不相信。

“很多年之前的事情了,那時候我還很小,大約十幾歲。”幽靈一臉回憶的說道。

“哦?”獵鷹並不相信一個十幾歲的孩子能在那種地方呆一年,他認爲幽靈是在吹牛。

“他說的沒錯。”本.艾倫拍了拍獵鷹的肩膀,“我們走。”

獵鷹這纔回過神了,轉頭跟上本.艾倫:“結果出來了嗎?”

“有兩個是被毒蛇咬過的,傷的都很重,一個身上有槍聲,一個‘腿’骨摔斷了,都是新添的傷員,看來他們在這裏並不好過,按照數量計算敵人還有五到八人,我們已經佔絕對優勢,消滅他們只是時間問題。”

“嗯。”獵鷹點了點頭,“那就繼續幹吧,爭取早點離開這個鬼地方。”

“撒克遜,你們那邊情況怎麼樣了?”本.艾倫按着麥克風問。

“正在追蹤距離兩公里,敵人發狂的逃,我們在全力追。”撒克遜回覆道。

“收到,我們這邊已經結束,會盡快趕過來。”本.艾倫結束了通話。

“這些敵人也真是的,不行留下和我們拼命嘛,這一來把手下人都耗盡了。”軍醫說。

“留下肯定會被我們剿滅,逃跑還有一線生機。”本.艾倫說,“他們沒勇氣和我們正面‘交’鋒,所以只能跑。” 追,繼續追,現在只有這一個辦法,目的很簡單,就是殺光敵人。

幽靈像一臺永動機,彷彿有使不完的勁,除了渾身大汗之外彷彿一點也不累,繼續在林子裏奔跑跳躍,速度居然還是在所有人只上。

“你確定他是人類不是猴子嗎”獵鷹很驚異地問本.艾倫。

“猴子跑得過他嗎”本.艾倫反問。

“真是不可思議,耐力和速度完全超越了人類的極限,這不是人類。”獵鷹嘆息搖頭。

“他就是在這種環境中長大的,自然熟知這裏的一切。”本.艾倫說,“別以他說去野人山是在吹牛,其實他真的在那裏生活過,只不過是在緬甸一側,而且是在很小的時候。”

“真是個讓人難以理解的傢伙。”獵鷹搖頭,“如果可以我寧願叫他叢林之王,而非幽靈。”

“不,他是幽靈,叢林裏的幽靈。”本.艾倫笑着說。

隊伍循着撒克遜他們留下的痕跡一路向前,路已經趟開,根本不用擔心還存在詭雷陷阱,大家都是全速前進,所以想追上撒克遜他們不可能有那麼快,追上敵人時間就無法計算了。

林子一越來越熱了,在樹冠的遮蔽下,整個從裏你變成了一個巨大大蒸籠,空氣中水分含量極高,衣服又被汗水浸透,所以那種感覺簡直無法形容,在這種高溫高溼的環境下快速行軍並不是那麼容易點,氣喘如牛、揮汗如雨,身體的消耗極大,他們又是在林子裏奔跑了很長時間,現在拼的就是耐力,而其中幽靈正是佼佼者。

“快點,快點。”幽靈不時停下來催促後面的人。

“你他孃的像個猴子,我們可不如你。”軍醫罵道。

最佳神醫 “耐力,耐力。”幽靈笑着揮手,“平時的訓練成果都哪去了怎麼現在就不行了”

“你大爺。”軍醫用中文罵了一句。受到重拳的影響,隊伍裏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把這句話變成了一句通用罵語,無論大小,男女通用,就連解散的“護士團”也熟知這句話。

“停”正歡蹦亂跳的幽靈突然收住腳步舉起手示意隊伍停止前進。

所有人立即停了下來,習慣性的隱藏、端槍對準四周。組成防禦陣形。

獵鷹和本.艾倫快速跟到幽靈身後,順着幽靈目光的方向望去。只見兩條緬甸蟒正在對峙,看樣子是在決鬥,巨大的身軀稍稍移動都會壓得灌木和矮樹斷裂傾倒。

“不要打擾它們。”幽靈揮了揮手,示意大家後退,這東西惹不得,就算人多也得消耗大量的彈藥才能幹掉,對他們來說這是沒必要的消耗,所以儘量不做,浪費時間和彈藥。不值得。

隊伍開始慢慢的後退,幸好兩條巨蟒的注意力不在這邊,否則夠他們受的。

就在他們遠離巨蟒準備繞路的時候兩條巨蟒突然打在一起,就像兩輛壓路機一樣將將附近除了大樹之外的所有東西全都碾碎,枯枝敗葉攪得到處都是,這場面太壯觀了。

“牛逼。”軍醫低聲說道,比在印加古國那場面差了點。

“那只是多。這裏也不是沒有。”幽靈說,“想不想看我可以帶你去。”

“算了,沒興趣。”軍醫趕緊擺手,上次的經歷他可不想再來一次。

隊伍兜了個大圈總算是回到了撒克遜他們之前走的那條路上。

“這裏的野生動物比之前多了一倍,大家小心,我也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東西。所以不要亂碰東西,會死人的。”幽靈低聲說。

“爲什麼附近的見不到毒蛇”獵鷹突然問,“這好像不太正常。”

“因爲有我。”幽靈指了指自己,“我配置了一種驅蛇藥,不管我走到哪蛇都會退避三舍,但對大一點的無效。”

“靠,在亞馬遜和哥倫比亞的時候你怎麼不拿出來我們也省了不少的麻煩”重拳低聲罵道。

“這種藥物成分非常的複雜。有幾種只有在亞洲的熱帶雨林裏才能找到,所以不是什麼地方都能配置成功的,稍有偏差會適得其反,招來大量的毒蛇。”幽靈低聲說。

“該死的,這種冒險的事情你也乾的出來。”重拳罵道。

“成功之後我們就可以避開毒蛇困擾了。”幽靈也不在意,“放心吧,這種事我長幹。”

“不一定每次都成功是吧”重拳哼了一聲。

“沒錯,風險是百分之五十,但這次成功了。”幽靈很輕鬆的說道,但別人就沒那麼輕鬆了,這等於剛剛經歷了一場他們不知道的危機,因爲如果幽靈失敗,那他們肯定會遭受大批毒蛇的圍攻。

“你小子下次在幹這種事情最好先報告。”本.艾倫壓着火說。

“是,長官。”幽靈也不辯解。

“一路上你都在狂奔,你什麼時候配的藥”軍醫很奇怪地問。

“走路有不耽誤採藥,見到就抓一把,不耽誤事,然後嚼碎混在一起不就行了”幽靈聳了聳肩。

“靠,你也不怕被草藥堵死。”重拳罵了一句。

“我吃的草藥太多了,量太小對我根本就不起作用。”幽靈聳了聳肩,他跑步聳肩的樣子很滑稽。

“能不能把藥物種類和用量告訴我我回去弄個出來給大家配發。”軍醫問。

“抱歉,祖傳祕方,概不外出。”幽靈說。

“靠,你他媽的有家嗎”軍醫罵道。

“哈哈”幽靈也不在意。

“他配置草原什麼時候有用量一說,完全是憑感覺來。”重拳在一邊說道。

“靠,怪不得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成功,原來是這樣。”軍醫撇了撇嘴。

幾個人一邊扯淡一邊向前跑,這麼一來反倒是分散了注意力,忘記身體太累,獵鷹很奇怪本.艾倫爲什麼不制止這種在任務中的閒聊,在他的隊伍裏嚴禁這種事情的發生的,不過本艾倫不管,他也就不好說什麼。

廣袤的原始叢林中什麼事情都會發生,雖然他們避開了毒蛇的困擾,但蟒蛇和其他野獸的出沒也給他們帶來了不小的麻煩,豹子、老虎、野象經常出現在他們前進的路線上,對於這些從裏中的守護者他們能避就避,避不開的直接幹掉,總不能因爲這話總是情浪費太多的時間。

撒克遜他們仍然在窮追不捨,敵人也在玩兒命的狂奔,雙方的距離時遠時近,現在大家都是在拼耐力,誰先倒下誰就輸了,敵人清楚,如果跑都跑不過他們只有死路一條,在林子裏唯一的生機就是甩掉後面的追兵。

⊙ттkan ⊙¢ 〇

一羣人在林子裏亡命奔逃,一羣人在後面窮追不捨,這聽起來很有意思,但實是一羣人爲了保命,一羣人爲了殺人。

“加速,加速。”幽靈又開始不耐煩了,“我們的速度在下降。”

“我們不是你,沒你那麼好的體力。”獵鷹很無奈的說道。

“再慢他們就跑了。”幽靈有點着急地說。

“我們的體力都在下降,敵人也一樣,我們已經全速推進四個人小時,人的體能是有限的,你不累不等於我們不累。”獵鷹嘆了口氣。

“我也很累,但還能堅持。”幽靈說,“別以爲我是鐵打的,那是扯淡,我也是肉長的。”

“敵人堅持不了多久了。”本.艾倫說,“我們也一樣,看來這是一場持久戰,我們不可能速戰速決。”

“沒關係,不被他們跑到就好,時間長點也無所謂。”獵鷹很無奈,其實他早就想到了這個結果,只是他期盼運氣能對他們好一點,但現在看來,運氣是公平的,不偏向任何一方。

“撒克遜,你們那邊的情況。”本.艾倫在通信設備中問。

“還在繼續,他們沒停,我們也在堅持。”撒克遜喘着粗氣說。

“他們也堅持不了多久了,到時候我們也沒體力和他們作戰。”本.艾倫說,“可以休息,他們不可能抹掉所有痕跡,我們和他們打時差,我們先休息,等他們休息我們跟上去,早晚能追上他們,現在速戰速決已經不可能了,所以只能這樣。”

“好吧,我們先休息,等你們上來。”撒克遜說。

“好,我們儘快趕到。”說完本.艾倫結束了通話。

“總算可以休息了。”軍醫抹了把頭上的汗水,“我這一路出的汗積攢在以前夠洗個澡了。”

“還用攢早洗了無數遍了。”幽靈說。

“這該死的地方,我現在身上沒有一處乾爽。”巴祖卡罵道。

“大家堅持一下,趕上撒克遜他們我們就休息。”本.艾倫對大家說。

趕上撒克遜他們是十幾分鍾之後的事情,幾乎所有人都累的快趴在地上了,撒克遜的人除了哨兵之外全都找了個地方躺着,真是連坐着的力氣都沒有。

“你們總算到了,按照時間計算敵人就在我們前面一公里左右的距離,真不甘心。”撒克遜搖頭嘆息。

“沒關係,我們會追上他們的。”本.艾倫說,“先休息,恢復一下體力。” 所有人都疲憊不堪,在這種特殊的叢林環境中,對個人是一種考驗,溫度、溼度、自然環境都是一種折磨,各種毒物四處亂竄,雖然在幽靈的幫助下避開毒蛇的困擾,但其他有毒生物仍然致命,超過一尺長的蜈蚣和手指長度的螞蟥,無數的毒蚊子,大小不一的毒蟲毒蟻,有毒的植物,飄散在空氣中的看不見摸不着的致命病毒,這些東西無時無刻的在危機着他們的生命。

“休息半小時。”本.艾倫看着累得要命的戰士們說。

“我先睡會兒。”重拳靠在樹上沒幾秒鐘就開始打呼嚕,實在是太累了,東西可以在走路的時候吃,但卻無法邊走路邊睡覺,所以吃喝問題好解決,難辦的就是休息。

大家都在睡覺,幽靈卻蹲在一邊吃野菜,據說這東西能補充體力,軍醫要了點塞進嘴不到兩秒鐘就直接噴出來,苦的咧嘴不說整張嘴都沒了直覺。

“你這草藥有毒。”軍醫趕緊漱口,“強烈麻醉,小心心臟受不了。”

“沒關係,我曾經拿來當飯吃,那時候身體好的不行,蚊子都被我毒死,現在不行了,吃加工食品太多了,身體沒了那份抗性。”幽靈毫不在意地說道,“你們吃不了,不要嘗試了,會沒命的。”

“瘋子,有你不吃的東西嗎?”軍醫無奈的問。

“有很多,但我吃的很多東西你都不吃。”幽靈聳了聳肩,“好了,睡覺吧,你不累?”

幽靈剛說完就發現軍醫開始打呼嚕,這小子也堅持不住了。

“沒耐力。”幽靈搖了搖頭,斜靠在一棵樹上很快睡着,十五分鐘之後第一崗換班,撒克遜的人陸續爬起來先一步跟着敵人的痕跡追了下去,這次他們並沒有走多快,認識儘量跟上敵人的節奏。以現在的情況看敵人的速度已經緩了下來,他們也不是鐵打的,不可能一直保持高速推進,本.艾倫他們已經不急於幹掉敵人,畢竟人的體力有限,現在的情況來看,只能慢慢來。

半個小時。對普通人來說可能只夠打個盹,甚至有很多人從醞釀睡意到入睡都不止半個小時。但對於這些早已習慣此道的僱傭兵來說已經可以恢復不少的體力,儘管還累得不行,但至少能短暫放鬆,這對他們來說就一種不錯的休息了,如果不是數個小時保持高速叢林追擊他們也不至於累成這樣。

大隊人馬開始再次推進,速度並非特別快,但足夠纏住敵人不被甩掉。

“這些俄國佬已經將我們甩下至少四公里。”撒克遜在耳機裏說道。

“他們是鐵人嗎?怎麼能如此之久的保持告訴推進?”獵鷹皺着眉說道。

“毛熊的體力可不是誰都能比得了的,他們畢竟不是鐵人,不可能保持太久。繼續吧,他們早晚會休息,我們會搶回時間。”本.艾倫到是不擔心這些。

當天晚上他們趕上撒克遜的人馬在一片湖泊邊上宿營,敵人已經在湖對面,他們甚至可以隔湖相望。

“這些傢伙還精力充沛。”獵鷹舉着望遠鏡看着湖對面的敵人,敵人也在做同樣的事情,他們能看見彼此。

“繞過這個湖至少需要四十分鐘。他們顯然已經把我們甩掉更遠。”本.艾倫也舉起望遠鏡,正看見一個俄國人在向這邊豎中指。

“只能看見三個人,顯然他們在隱藏自己的實力。”獵鷹說,“他們在打手語。”

“看到了,叫我們去死。”本.艾倫看着對付的手語說。

“那也得幹掉你們再說。”獵鷹回覆手語。

“如果湖裏沒有鱷魚我真想游過去。”幽靈看着平靜的湖面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