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倨傲的袁術看來,林牧是把他給得罪死了。

仰頭看著磅礴戰鬥的林牧,眼眸閃過一抹凝重。 「搞定萬城爭霸賽出來,就發現又多了兩個悍敵。神州的局勢的變化,對於大荒領地來說,真是風雲突變啊!」

「看來,志才和奉孝的行動,都有了突破性進展啊!」大荒領地敵人會多,那代表其底蘊也算是達到了一定的高度,不然,何德何能會得罪這種存在。

「大荒領地,算是正式加入歷史的洪流中了!」

林牧思緒萬千,雙目焦距略微擴散,旋即,心神一斂,陡然一陣清明。

而就在這個時候,懷中傳來一陣異動。

林牧隨時攜帶的乾坤子母書頁震動了。輕輕拿出書頁,一條信息映入眼帘:

【龍主】:突襲計劃已經完成,如今已撤退。

重生炮灰軍嫂逆襲記 這個信息,肯定就是負責此次突襲劉繇部的武將張小虎傳來的。

看到這些信息,林牧沒有回復,把書頁放回懷中。

輕輕地閉上眼睛,沉吟半響,林牧驀然一睜開,眼眸的凝重之意已消散,古井無波。

此刻,兩個超級大咖,已經是得罪定了,一切已不可挽回,也無需怨天尤人。

婚寵1001夜 需要的,是要讓大荒領地這艘戰艦變得更大,更快,經受得起狂風暴雨!

「轟!!」又是一次碰撞,帝影手中的『武器』玉璽,再一次與龍影轟擊在一起。

這一次,玉璽是被龍影之神爪給撕飛的。玉璽雖然化作一道流光返回帝影之手,可那玉璽彷彿隨時會碎裂成無數片一般。

「戰鬥……要結束了!」一直全神貫注在觀戰的黃忠,驀然開口道。

林牧聞言,馬上凝神而觀。

此刻,那帝影,看起來沒有剛開始那般凝實了,在很多部位已經出現模糊狀態了。

在經歷過多次『簡單而粗暴的碰撞』后,虛影如同泡沫一般,仿若隨時破碎消散,化作虛無。

而對面的龍影,卻如早前那般無二。兩者的差距,一目了然!

就在林牧凝神望向那帝影時,帝影陡然一扭頭,迎上林牧的目光。

帝影,赫然看著林牧!

看到帝影扭頭看向林牧之時,身為超級保鏢的黃忠,沒有猶豫,馬上召喚出神弓,猛地一躍,暴掠到兩者之間,迎著帝影而立。

這帝影,本是充滿敵意的,是敵人,不可輕易視之。若是一不小心被它擊殺了主公,那就虧大發了。

而那道龍影,在帝影望著林牧之時,沒有任何異動,也沒有發起攻擊,仿若它任由接下來的狀況發生。

林牧對於黃忠的盡責,沒有絲毫的波動,此刻的他,陷入一種奇妙之景。

那仿若天上星辰般神秘的帝影之目,沒有常人之瞳孔,而是流轉著奇異之光。

在帝影看向林牧之時,林牧心底驀然升騰起一股奇異的情緒。

這股奇異的情緒……彷彿……彷彿就是……兩個朋友見面那般感覺!

林牧心底不由自主升騰起這股感覺后,腦海中,仿若有一個縹緲而又充滿帝皇威嚴的聲音在說話:道友,又多了一個……你好,新生的道友!

這股情緒,來得快,消失得也快。然而,在林牧心中,卻有莫大的衝擊。

那道縹緲而威嚴的聲音,絕對是帝影所發出來的。

林牧心中一陣疑惑,劍眉緊蹙。這一刻,他感覺不到任何危險。那種天敵之感,不知道在何時,也已經消散了。

道友?同道之友?走相同道路的龍主?

龍主之間,即是天敵,又是道友?

林牧剛想把心中的疑惑對帝影喊出來,卻見那本就模糊的部位,驀然開始消散,如同光點消散一般,消逝於空氣中。

帝影消散,神話之戰,落幕!

帝影既然消散,他的疑惑只能埋在心底了,只能等以後慢慢探索了。

……

而仿若毫髮無損的龍影,在帝影消散后,那碩大無比的龍目,輕輕一撇林牧后,一道奇異光芒在龍目中閃現,繼而,龐大龍影化作一道流光,如同炮彈一般,飛向有些怔然的林牧。

在飛向林牧的間隙中,龐大龍影所化的流光極速變小,最終,化作一道細發般的光線鑽進林牧腰間的佩飾。

這個佩飾,就是七星鎮魂佩。

「好傢夥,這神秘的龍影,應該就是龍褚前輩布置的後手吧!好像,它還能出來啊!不像早前那枚青銅令牌那般,是一次性道具。」

「這七星鎮魂佩的價值,絕對不只是一枚地階佩飾,甚至天階佩飾可比擬的。」林牧回過神,低語道。

………………

「踏踏……」數道清脆的馬踏聲回蕩在夯實、平整而寬敞的官道上。

騎馬的兩人,赫然就是林牧和黃忠。

此刻,距離神話之戰結束,已然過了半個時辰了,收拾好東西的林牧,帶著黃忠加快馬力趕回東冶縣。

兩人雖然全力趕路,可他們的交談,卻一直沒有停。

黃忠一直在總結性地把領地最近的一些情況稟報給林牧。

「主公,在你率領千人參加異人比賽之時,我們的對外之鄉鎮文淵鎮,一共受到七次猛烈的襲擊。」

「其中兩次,情況還比較危險。若不是主公早有安排,說不定文淵鎮就被攻破了!」黃忠虎眸怒睜,沉聲道。

騎在小騏之上全力趕路的林牧,聽到黃忠對文淵鎮的彙報,也是虎目一瞪。

那些不安分的傢伙,果然在他參加萬城爭霸賽之時下絆子。

能讓黃忠總結出兩次有滅鎮之危,可想象出這兩次襲鎮是有多麼兇險了。

因為大荒領地的發展需要,各大軍團都有任務,沒有軍團支援文淵鎮。只有先前安排有部分剛從風仲手中『畢業』的精銳而已。

文淵鎮,對外,一直都是一個主攻交易功能的鄉鎮,兵力,是『孱弱』的狀態。

一直順風順雨的文淵鎮,對外而言,也是林牧的大本營。大本營被滅,明面上,對於世界第一領主來說,那就是致命的名聲打擊。

大荒領地在公眾之中,可是沒有什麼醜聞的,也沒有什麼痛腳被人抓著,一直都是恪盡職守,勵精圖治的好鄉鎮。

那些隱藏在黑暗的傢伙,肯定會煽風點火,把他拉下世界第一領主的神壇。

不對外開戰,也不對外擴張,只是守本分地做生意,發展。

『本分』的文淵鎮,還是迎來了狼的注視。 惡狼來了,那就是有獵槍對付!大荒領地也不是善茬。

經過林牧苦心積慮地布局,招募歷史武將謀士方面,已經初見成效,大荒領地的尖端歷史人物底蘊初期積累已經成型。在高端力量上,可媲美原住民的大咖諸侯!

神秘靠山有真龍,應龍龍褚。

神謀(神級謀士層次),有郭嘉郭奉孝、戲忠戲志才、常胤常遠建。

重生之替身明星 神將(神級武將層次),有黃忠黃漢升,風仲風奉津。

史詩級武將(天階武將層次),有周泰周幼平、于禁於文則、樂進樂文謙……等等超級歷史人物。

而領地屬性、領民數量、領地繁榮度、領地資源、領地拓展等等底蘊,在應龍峽谷順風順水的發展下,又有許詔之亂的豐厚收穫,大荒領地也初步擁有一個完備的領地健康發展鏈條。

擁有這些東西,林牧連太平道都不懼,何懼那些玩家!

老實說,若不是考慮到後面的國戰(區戰),林牧肯定會清剿大荒領地,甚至是江南(長江以南)周遭所有的玩家領地的,就連本部準備搬遷的傾國鎮也在此列。

在玩家層次上,林牧有信心,也有能力,雄踞江南!

不過,後期的國戰,不是一個領地,一個領主,也不是一支軍隊能縱橫的。為此,林牧才在可接受的範圍內容忍玩家的放肆,甚至付出部分資源支援國區領主玩家的發展。

林牧在血色戰場中,並沒有收到領地被偷襲的系統提示,不過,在他傳送回神州后,系統信息如期而來,只不過,那個時候,他沒有那個空閑去看了解信息。

因為,一出血色戰場,袁術這傢伙就布置殺局,全神貫注於應付殺局,林牧沒有理會那些系統提示。

心中思緒萬千的林牧,沉吟半響后,沉聲問道:「有查出背後偷襲的勢力嗎?」

有仇不報非君子,既然敢來偷襲他的領地,就得承受起暴風雨的報復。

「查到了,都是二流、三流異人勢力所為。我們猜測,他們背後會有一流異人勢力亦或者超級異人勢力支持,不過目前沒有證據。」

「在主公沒在的情況下,我和風兄、常兄商談一番后,就出動我們領地還處於組建階段的星辰軍團和九陽軍團,暗中報復,把那些領地都擊毀了。」黃忠一臉淡然地彙報道,彷彿摧毀那些二流三流玩家領地只是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嘿嘿,順帶收穫了十八枚普通建村令……哦,對了,在剿滅其中一個普通異人鎮子時,我們收穫了一個特殊人才,初級【陣法師】!」說到陣法師的信息時,黃忠眼眸微微一亮。

陣法師,是大荒領地所沒有的其中一種特殊人才。這種特殊人才,不是想要培養就能培養的,也不是諸子百家學院所能輕易培養出來的。

在黃忠的印象中,像這種特殊人才,除了家族、師門等傳承外,好像就只能依靠龍主得天地規則的獎勵方能培養出來吧。

「哦,陣法師?初級的?」聞言,林牧眼睛也是猛地一亮。

「想不到一些普通異人領地,也有這樣的人才,沙子中找到金子了啊!」對於這種情況,林牧並不十分意外,玩家領地多如星辰,能招募到幾個特殊人才,還是有可能的。

而作為領主龍主的他,知道哪幾種特殊人才領主最需要,城池督造師、陣法師、銘文師、符文師、鑄甲師、鑄劍師等等。

「有了陣法師,那我們領地的傳送陣就能維修了,不怕青龍秘境的那個傳送陣損毀了。」林牧一想到領地有陣法師,就想到目前傳送進入青龍秘境的唯一傳送陣。

「沒錯,之前一直靠初十兄的半吊子空間傳送陣維修技術,還怕那個傳送陣使用太頻繁而損毀呢!」黃忠贊同道。

傳送陣,不是無限制地使用的,會有所謂的耐久度的。而神秘的空間傳送,需要專業人才來維護方可。

之前大荒領地沒有這方面的專業人才,只能依靠早已達到宗師的堪輿師徐原徐初十來吊著才沒出問題。

寡婦的寵后之路 林牧點點頭,臉上感受極速帶來的勁風衝擊,眼眸微微眯著,又輕聲問道:「除了文淵鎮的情況外,其他方面,如何?」

總裁有令,嬌妻帶球跑 「除了文淵鎮的情況外,其他方面,進展頗順。」黃忠臉上浮現滿意之色道。

「幼平那邊,已經在鏡湖尋到進入洞天的傳送湖島了,只等主公開啟洞天了。另外,在幼平的餘威下,在湖島和鏡湖上,招降到共計一百一十萬左右的南詔國舊部士兵。收繳軍用物資堆滿七艘高級運輸船。」感受迎面而來的勁風,黃忠一臉淡然凝聲道。

聽到黃忠的彙報,林牧一陣無語,現在的物資,已經開始用一艘一艘船來形容了?

「一百萬的精兵,若是調教好,又能增加我們大荒領地的軍事底蘊了!」林牧凝聲道。

「另外,既然幼平找到洞天之島,那洞天開啟了嗎?裡面情況如何?」根據應龍龍褚的模糊信息,洞天、秘境等等,其實也算是一種特殊領地,裡面應該會有控制洞天的天地之碑(城市之心)。

會稽小洞天的洞天之令,林牧在進入血色戰場前,已經交給周泰,此刻他已經開啟了洞天,查看一番洞天內的狀況才是。

「沒有!」黃忠粗眉一蹙。

「龍褚前輩專門去湖島那裡查看一番,發現這個小洞天是沒有被外部生靈所沾染過的小洞天。原始洞天的開啟,需要你這樣的龍主方可。」黃忠虎目閃過一抹興奮道。

能令黃忠如此興奮的,肯定是好東西。

「沒有開啟過的小洞天?!!!」林牧抓著韁繩的手猛地一顫,緊緊一拽。

座下的小騏仿若感受到林牧的動作,四蹄猛地一踏,速度急降,旋即,神俊的軀體陡然一轉,方向驀然反了過來。而對身體控制非常強悍的小騏,因為這兩個動作,赫然停了下來。

而林牧整個身子由於慣性猛地向前一傾,而後身形因為一百八十度的旋轉后,緊緊抓著韁繩驟然而停。

林牧和小騏是驟停,可黃忠的馬匹卻如常賓士,兩個呼吸間,黃忠座下的變異龍鱗馬已經跑出一大段距離了。

感受到主公的狀況,黃忠微微一笑,也調整龍鱗馬的速度,扭頭望向林牧,等待林牧的恢復。

主公林牧會如此,黃忠也是感同身受的。早前在幼平的口中得知此洞天竟然沒有生靈進入過,屬於那種原始洞天,他也是失態了。

洞天福地,是一種很神奇的東西。它不是一成不變的東西。

它仿若一個處於不斷輪迴狀態下的生靈,有生老病死,有毀滅,有重生。而重生的它,其容貌屬性等,可能會一成不變,也可能發生巨變,完全不一樣……等等情況,都有可能。

舉個例子,就好比當前的會稽小洞天,就是一個重生后的小洞天。

在重生前,它可能被某個人類或者其他生靈佔據,其屬性功效,也許是注重於種植方面,其面積,也許有十萬平方公里。但在重生后,它就煥然一新了,歸屬於原始洞天。其屬性功效,也許不是屬於種植方面,而注重於提升軍事方面的,而其面積,也許只有九萬平方公里,這些情況都是有可能的發生的。 關於洞天秘境,林牧從龍褚那般還了解到一個情況,那就是,傳說中的洞天福地,不一定都在一個時代同時出現的。

傳聞中,有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和七十二福地。

可所謂的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並不一定在同一個時代出現,即便是上古遠古時代。

一個時代,有可能出現十大洞天中的幾個,也有可能一個都沒有出現。

就例如會稽小洞天,根據龍褚的信息,在整個大漢皇朝歷史中,就沒有出現過,即便是大秦帝國還在神州縱橫之時,它也沒有出現過。

它只是在春秋戰國那個年代出現過!

在這段時間內,它有可能是在重生的狀態中,也有可能隱匿在神秘的地方。

有時候,它如同浩瀚星辰般神秘,不管付出多大代價都尋不得;而有時候,它又如此簡單地被尋到,探索鏡湖,就輕易尋得。仿若就在那裡等著有緣人。

……

當然,也有可能,所有洞天福地都在一個時代出現。

這種情況,龍褚提及過,在某一個輝煌時代出現過。也就是在那個時代,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的名字,正式面世!

這種情況之所以出現,同神秘龍運之道的前所未有的昌盛,也有一定關係。

把會稽小洞天是原始洞天的消息消化一番后,笑意溢於臉上的林牧重新驅著小騏,追趕上黃忠,恢復速度后,繼續趕路。這麼急著趕路,是因為萬城爭霸賽,最重要的一步,還沒搞定呢!

不過,林牧心中,卻暗暗期待著。

「希望,這個原始的會稽小洞天本身的屬性,會是軍事方面的屬性!若是那樣,我們大荒領地最強悍的兵之秘境,也許就能誕生了!小洞天量級的兵之秘境,對我們大荒領地軍事的提升,那就是日新月異的突破啊!」林牧想到從活死人墓宮中得到的那份神秘竹簡,心中忍不住泛起陣陣漣漪。

重新趕上黃忠,林牧卻沒有再詢問關於會稽小洞天的事情。這個東西,得眼見為實,親自處理方可。

等到主公林牧重新追上來,黃忠微微一笑,不著痕迹點點頭。主公林牧,能在這般重磅信息前如此表現,確實是不錯。龍主之道,當先治心,而後理德。

心,其中一方面,那就是龍主的心性。

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麋鹿興於左而目不瞬!(這些信息,不是三國的。這裡只是借鑒下,大家不要太考究哈。)

龍主得要有這般胸襟方可。

隨後,黃忠也沒有再提會稽小洞天的信息,而是把于禁出海的情況彙報。

「文則率軍乘船出征,以魯班戰艦為主體,少量風龍鬥艦輔助,在兩艘都天戰艦的策應下出海,已經尋得第一座海島,名為【青彎島】。」

「青彎島?」林牧跟著念一句。對於海上的航線、海上多如星辰的島嶼,林牧並沒有什麼經驗,也只是對一些發生過重大戰役,重要資源出世的島嶼清楚而已。

海外的一切,對於林牧,其實也是新的章程。

「此座青彎島,是有人類居住的,上面有數個領地。不過其領地等級並不高,最高只達到鄉鎮。」

「領地內的領民,都是受不了當代之壓迫,出海尋出路。」

「在文則狂風暴雨般的出擊下,這個青彎島划入了大荒領地的附屬領地。」

「我們大荒領地的第一座海外領地,正式出現了。」黃忠粗糙的臉龐掩飾不了他心中的欣喜,滿臉笑意稟報道。

林牧聞言,也微微一笑,點點頭。

看來在來接應他之前,黃忠是做過功課的啊!能有這般手下,確實讓身為主公的他省心省力不少。

能輕鬆駕馭獨當一面的手下,是成熟龍主的歷程之一。

「會稽郡附近的近海,算是一片處女地。這裡沒有」

隨後,林牧又詢問大荒領地其他部分的基本情況,黃忠都一一作答出……

「好!有你們這些虎將能臣輔佐,大荒領地蒸蒸日上啊!」林牧道。

大荒領地即便沒有他在,有其他能臣在,也能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發展著。

「其他人的情況我都了解了……哦,對了,漢升,你的情況呢?剛才離開的匆忙,沒有詢問你是否能在那一神話之戰中有所感悟。」

林牧把一些基本情況了解后,注意力回到了目前大荒領地戰力最強的男人身上。

對於神話一戰,林牧沒啥感悟,而擁有神將稱號的黃忠,肯定有所感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