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虛空傳送陣不僅可以遠距離傳送,而且想去哪就去哪,那東西可比這固定的傳送陣方便。

就在顧銘等人離開這裡時,一股恐怖的仙力威壓,從天邊直接降了下來。

「來的還挺快,七品神境!」

顧銘感覺到天空之中的那道強悍的威壓,不由的露出驚訝之色,隨即便看到天空之中一個黑衣老者閃現出來。

整個人如同一尊烈日一般,身上散發著濃郁的火焰,整個虛空都是一股的灼熱。

「這個是烈火殿的殿主嗎?」

顧銘看著前方那個,疑惑不已。

「你是什麼人?竟然敢來我們烈火殿之中鬧事,莫非是嫌命長了嗎?」

那個高高在上的老者,此時臉色猙獰,目光無比冰冷,眼中閃動著濃濃的殺氣。

整個東域分殿,滿地的屍體,所有的地方全部被毀,現在除了顧銘身後房間外,再沒有一處完全的地方。

「我是顧銘,難道你不認識我嗎?」顧銘淡淡一笑。

「我管你是顧銘還是周明的,跟我有關係嗎?告訴我為什麼要帶人滅掉我烈火殿分殿。」老者怒喝。

顧銘聽后,不由的放聲大笑。

「你們烈火殿可真是霸道呀,你們發布通緝令通緝我,而且還派人追殺我。難道只允許你們殺我,就不允許我殺你們嗎?」顧銘冷哼。

老者聽后,眼中閃過疑惑之色。

從他的神情上來看,好像根本不知道這回事。

老者回頭看了一眼華夏軍,隨即扭過頭,輕聲說道:「這件事我會調查清楚,如果我發現你說的是假話,就算是九州帝出面,我也會將你斬殺。」

「如果這件事是真的,那麼我會令人撤掉通緝令,你與我烈火殿的恩怨,從此一筆勾銷!」

老者說完,身影直接消失,去向不明。

顧銘看著虛空,不由的皺起眉頭,看來外面所傳的信息並不可靠呀。

他沒想到烈火殿竟然還有七品神境強者。

七品神境又如何,顧銘有信心斬殺。

烈火殿東域分殿被滅,接下來就是回左征王府救人了。

如果有可能的話,最好進入魔界一趟,畢竟那是魔水芸的子民們。

「行了,我們該去下一個目標了!」

顧銘微微一笑,眼中閃過一絲冰冷。

「下一個目標?」龍菁靈疑惑的看著顧銘,「你難道是想繼續滅下去嗎?」

「不然呢?既然得罪了我,那就要付出代價,而且這個烈火殿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顧銘笑道。

「可是,剛才那個老者……」龍菁靈指了指天空。

顧銘搖搖頭,滿不在乎的說道:「他又如何,他想一筆勾銷就一筆勾銷嗎?就算他是七品神境也不行。這一次,我們去南域,在南域我還有一個仇沒有報呢!」

「你指的是紫艷對嗎?」龍菁靈問道。

紫艷半路攔住顧銘,並且打傷顧銘的事,龍菁靈是知道的,聽到顧銘這麼一說,她便不再阻攔。

以前沒有實力與紫艷上決高下,但是現在,他們用一根手指頭就能滅掉他們。

「可是我們怎麼過去呢?」

這是關鍵問題,東域和南域只是一字之差,可是距離卻是很遙遠的,如果僅僅靠他們飛過去的話,沒有個十年八年恐怖根本到達不了。

除非使用傳送陣。

紫禁驚雷到這裡,龍菁靈驚訝的看向顧銘。

「這就是我們過去的方法!」

顧銘說著,只見一個圓盤狀的東西出現在他的手中,上面隱晦的散發著仙力波動。

龍菁靈當即一驚,就連錦欣和錦妍姐妹也是如此。

「主人,這個虛空傳送陣,你從哪裡得來的,為什麼剛才你沒有拿出來?」錦欣急忙問道。

「因為剛才我並不認識這個東西,更沒有時間去查看那個分殿殿主的仙戒!」

顧銘微微一笑,指了指身後的房間說道:「如果不菁靈剛才告訴我那些東西,我說不定將這個東西將成修鍊資源了。」

「只要有了這個東西,我們現在想去哪就去哪。正是因為有了這個東西,我才想著繼續報復烈火殿,只有將他們殺害怕了,他們才會低頭!」

聽了顧銘的話,龍菁靈三人點了點頭,對此沒有任何異議。

仙界就是弱肉強食,只要你無比的強大,別人才不會來欺負你。

對於顧銘的做法和想法,她們不僅不反對,相反還十分的支持。

不過這一切都是建立在實力之上,如果沒有實力,一切都是空談。

「好,我們就去南域,滅掉紫艷仙府和烈火殿南域分殿。」龍菁靈眼前閃動著殺意,特別是提到紫艷仙府時,那份殺意更加銳利。

顧銘微微一笑,閃形出現在虛空之中,將兩萬大軍全部收入生命仙戒之中。

隨後手掌一動,一股仙力涌動而出,輸入了掌中的圓盤之中。

仙力湧入之後,那個圓盤上立即閃動起一道道光芒。

在光芒之中,能夠看到十分複雜的仙力陣紋。

顧銘仔細的看著,因為這種東西他還是第一次使用,同時他也十分好奇這個虛空傳送陣是如此煉製的。

如果他能夠學會的話,以後多煉製一些,這對他來說是非常有用的。

光芒起來越強,顧銘將所有陣紋記下后,和龍菁靈三人直接邁入了那光芒之中。

頓時之間,他們便感覺到一股空間之力,緩緩的圍繞著,身體上傳來十分的怪異的感覺。

仙力不斷的消耗著,而且所需要的仙力巨大。

契約小萌妻 好在顧銘是五品神境,體內的仙力十分的磅礴,對他沒有任何的影響。

當傳送陣吸收了足夠的能量之後,便有著一股空間波動緩緩傳出。

就在這時,顧銘的腦海之中浮現出一副立體式的地圖,這個地圖上標記著十幾個名字,不停的閃爍著,只要自己選擇,便能夠傳動了。

顧銘找到烈火殿南域分殿所在區域后,接著那股空間波動消失不見。

而顧銘四人只感覺空間一陣震蕩,一股強大的吸力,從頭頂之上傳來。 顧銘四人沒有抵抗,接著四人便被頭頂上的光芒吸進光芒之中,隨後四人消失。

等到四人消失不見之後,虛空傳送陣也上的陣紋消失,光芒散去,最後變成了一塊破石頭。

而遠在萬千里之外的南域之中,一個防護極為嚴密的宮殿頓時湧現一道仙光。

接著顧銘和龍菁靈、錦欣錦妍兩姐妹便從那道仙光之中走了出來,此刻臉上的神色,十分的好奇。

「這就是南域的烈火殿分殿了嗎?」

顧銘從光芒之中走出后,忍不住開口說道,晃了晃腦袋,感覺有微微的暈眩感。

龍菁靈點了點頭,目光向四周看去。

而錦欣錦妍兩姐妹放出神識查看起來。

「顧銘,這是什麼感覺,感覺有些奇怪!」

龍菁靈的臉色有些古怪,目光掃去,便看到空曠的大殿之中,僅有的一座高台上有著微微的波動。

顧銘聞言看去,不由的笑出聲來。

「運氣真的不錯呀!」

顧銘笑道,目光之中帶著欣喜之色。

龍菁靈疑惑的問道:「什麼意思?」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裡應該是南域烈火分殿的護殿陣法的陣眼。剛才在東域也看到了這個東西,我原本以為這只是一個固定定點偉送陣,卻不想它竟然是個陣眼!」

此時顧銘十分的開心,沒想到這烈火殿還真是狡猾,用傳送陣當陣眼。

不適是誰前來攻擊,根本不可以能到這一點。

「什麼,這是陣眼?」

龍菁靈和錦欣錦妍聽后,臉上滿是驚訝之色。

目光發去,同樣散發出一道喜意。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毀掉吧!」龍菁靈看向顧銘。

顧銘微微點頭,一投仙力直接打出,狠狠的砸到那邊的高台之上。

一聲響徹天地的巨大響聲,瞬間響起,整個房間被毀掉。

轟!

這一刻,整個南域分殿,不好像是發生地震一般,全部都晃動起來。

「發生了什麼事?」

無數的南域弟子從房屋之飛了出來,臉上滿是驚恐之色,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一輪滾滾濃煙直衝虛空。

「那是什麼地方,看上去好像是正殿的旁邊。」

「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會在正殿旁邊,難道是長老們在修鍊嗎?」

烈火殿南域的弟子們,都是十分的奇怪,目光之中滿是疑惑。

不僅是他們,就連許多殿內的長老,他們也是如此,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那個地方好像是護殿大陣的方向……」

不知道是誰大聲喊了一句,慢慢所有的長老沒任何的遲疑,縱身飛起,化為數道流光,向著那邊飛了過去。

「如果護族大陣有什麼閃失的話,恐怕我們也無法向殿主交待。」一個長老開口說道,此時身軀如同光線,快速趕去,目光中多了一絲擔憂。

那些烈火殿的弟子看到長老們出手,臉上全都露出了放心的神情來。

「那是大長老,有他出手,肯定沒有任何的問題!」

一個弟子抬頭看去,大聲的驚呼起來,眼中滿是恭敬之色。

大長老可是南域分殿的第一強者,實力在殿主之上,修為已經達到了三品神境,平時這種人物,那可是都在潛修之中,很難見到一面。

也正是如此,等到大長老出來時,所有人都睜瞪大了自己的眼睛,臉上滿是恭敬之色。

不過下一刻,這些人卻張大了嘴巴,不由的倒吸涼氣。

因為他們看到,被自己奉為神明一般的存在,竟然在沖入那道黑煙之中,僅眨眼的功夫,便倒飛而出,身上的仙光已經潰散,而且鮮血滿天的噴洒。

顯然是身受重傷。

「怎麼會這樣?」

看到這一幕,無數的南域烈火殿分殿弟子無不驚訝,眼中滿是不可置信。

那可是他的大長老,南域烈火殿的第一強者,竟然會變成這樣,到底發生了什麼。

「還想跑嗎?」

這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只見一個中年男人,手持利劍,快速的揮動。

在那仙劍之上,散發著恐怖的力量。

仙劍所過之處,無不盡毀。

那強烈的恐怖威壓,凌空浮現,令那些觀戰的弟子,無不顫抖,一股不祥的預感瀰漫出來。

砰!

那倒飛出去的大長老,身子還沒有離開多遠,就被那中年男人一劍斬下。

只見大長老的身體,瞬間被斬成兩斷,直接下墜,死的不能再死。

看到這種情況,所有的南域烈火殿弟子都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神情恐懼。

「大……大長老死了!」

一個弟子忍不住開口,眼中滿是驚恐,身體不停的顫抖著。

誰也沒有想到,那如神一般,高高在上的大長老,竟然就這麼被人給斬殺了。

接著,周圍傳來一片嘩然,開始四處逃竄。

因為虛空之中出現數萬之人,身上都散著恐怖的威壓。

突然來的變化,讓整個南域烈火殿弟子無不恐懼,哪裡還想著抵抗。

唯一的想法就是逃命。

然而,還沒有等他們逃出分殿,整個分殿便被團團包圍。

頓時所有人全部退了回去,背靠背的緊貼在一起。

「他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攻打我們?」

「華夏軍?華夏軍屬於哪個勢力?」

「你他媽的問我,我問誰,現在怎麼辦,長老們呢,都死哪去了!」

南域烈火殿分殿弟子們,痛苦的煎熬著。

對主交不進攻,而是將他們團團包圍,這種煎熬十分的難受,有的人已經崩潰,直接癱坐在地上,又哭又笑。

而這個時間,顧銘帶著龍菁靈和錦欣錦妍兩姐妹虛空踏步走了出來,目光掃過,眼中多了一絲疑惑之色。

「真是奇怪,難道南域烈火殿分殿這麼弱嗎?」

此時的顧銘,心中十分的疑惑。

東域在整個仙界來講,是整個仙界最弱的存在,可是為什麼這南域分殿竟然比東域分殿弱了這麼多。

而顧銘等人出來后,那些普通的南域烈火殿弟子,徹底的絕望了,沒想到竟然又出現了四位強者。

「完了,我們南域烈火殿分殿完了!」

「你們快看,那個人是不是總殿追查的人,他叫什麼來的?」

「顧銘,他是顧銘……」 隨著一個弟子的驚呼,所有人的臉上的絕望之色,變成了死色。

他們恨呀,恨總殿之人。

恨他們為什麼要招惹如此強大的強者。

就在這個時候,從南域分殿的大殿之上,突然間有著一股強大的仙力波動湧現而出,隨著這股仙力的湧現,天地都為之變色。

「那是……」

感受到這股仙力的波動之後,此刻所有南域烈火殿分殿弟子,都將自己的目光投了過去。

顧銘等人也看了過去,目光之中閃過不屑之色。

一個剛剛突破到四品神境的強者罷了,他們根本就不會放在眼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