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直到現在,蘇慕白都還不知道這古怪的厲鬼有著什麼的行動規律,有著怎樣的能力。

所以蘇慕白準備讓厲鬼襲擊鬼嬰,

在他看來,當女鬼與浮腫男屍襲擊鬼嬰的瞬間,肯定會暴露出一些自己的特徵或是行動規律。

到了那時,蘇慕白就能以厲鬼的行動規律以及殺人方式為突破點,想辦法找到厲鬼的破綻。

就像原著中的楊間對付那個紅板凳時的計劃一般。

那個紅板凳的厲鬼同樣沒有實體,但它在襲擊人的一瞬間,虛幻的身體就會化作實質。

楊間就是藉助這一規律,才瞬間的解決了那隻厲鬼。

現在的蘇慕白打的就是與原著中的楊間相同的算盤,準備從厲鬼的殺人規律上找到壓制厲鬼的突破點。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很快,穿著白色旗袍的女鬼就再次恢復了行動,順著民國老宅的走道朝古宅內堂走去。

柴刀的媒介中斷後,女鬼背後的浮腫男屍就消失了,即便是在蘇慕白的鬼域中,也依舊無法讓男屍顯現。

除了古宅走道地面上的那灘積水之外,浮腫男屍沒有留下其他的任何痕迹。

踏踏踏!

女鬼很快就走進了古宅的內堂,朝著那隻身旁有紅色碎紙屑圍繞的鬼嬰走了過去。

在女鬼的身後,蘇慕白緊緊跟隨著,同時目光一眨不眨的注視著女鬼的身體動作,準備洞察她的殺人規律。

然而還不等蘇慕白跟著女鬼走進內堂,他的身形就猛的一頓,停止了行動,整個人僵在了原地。

下一刻。

一道傷口詭異的出現在了蘇慕白的脖頸處,幾乎快要將他的整個脖子都給砍斷了,看上去十分猙獰恐怖。

若是傷口再深入幾分,蘇慕白的脖子就會被徹底斬斷,他的頭顱也會直接掉落。

很顯然,蘇慕白脖頸處的這道傷口是柴刀詛咒的反噬所形成的。

與老舊軍刀不同,使用銹跡斑斑的柴刀並非是沒有代價的,使用者需要承受柴刀詛咒的反噬。

基本上就是屬於砍別人一刀的同時,自己的身體也會挨上一刀。

不過,對於擁有兩種重啟能力的蘇慕白來說,柴刀與軍刀一樣,都是屬於「沒有代價」的靈異物品,可以隨便使用。

至於柴刀詛咒的反噬,對蘇慕白來說,只需要重啟一次就好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不過蘇慕白並沒有第一時間重啟自身,因為此時的女鬼已經走到了鬼嬰的身體前方,甚至雙手已經微微抬了起來。

蘇慕白一步邁出,直接瞬移到了女鬼的身旁,仔細看著她的動作。

至於脖頸處那深可見骨的傷口直接就被蘇慕白給無視了。

或許對於普通人來說,這種程度的傷口是致命的,但是對於蘇慕白來說,這種程度的傷口絲毫不被他放在眼裡。

「啪嗒!」

穿著白色旗袍的女鬼無視了突然出現在自己身旁的蘇慕白,她的目標似乎由始至終都只有那隻撕碎信件的鬼嬰。

女鬼那慘白的手掌直接摁在了鬼嬰的肩膀上。

女鬼的恐怖程度很高。

那個長相與蘇慕白極為相似的第四階段的鬼嬰在被女鬼手掌摁住肩膀的瞬間就直接被壓制了。

同時。

女鬼的靈異影響了第四階段的鬼嬰,導致那原本黑色的皮膚在此時開始朝白色轉變,變得與女鬼身上的膚色一樣,慘白一片。

「女鬼的身體化作實質了?」蘇慕白的瞳孔一縮,看著女鬼摁在鬼嬰肩膀上的手掌陷入了思索。

但很快。

蘇慕白就有了決定。

他伸出了自己那漆黑如墨的手掌,朝著女鬼的雙手抓了過去,同時掌心之中還有著黑色液體在不斷湧出,那是屬於鬼骨的靈異,有著壓制厲鬼的效果。

「啪」的一聲。

這一次,蘇慕白的鬼手成功的觸碰到了女鬼的手臂,並沒有像一開始那般從女鬼的身體之中直接穿了過去。

「果然,女鬼在襲擊鬼嬰的瞬間,自身就會擁有實體,不在虛幻,只要抓住這個機會,就能非常輕鬆的壓制厲鬼。」

「但這未免也太簡單了吧………」蘇慕白的眼中有著狐疑之色。

是的,在蘇慕白看來,只要他成功觸碰到了女鬼的身體,那麼就代表對方已經被他所壓制了。

以蘇慕白此時的恐怖程度而言,想要壓制其他厲鬼實在太簡單了!

哪怕對方的恐怖程度很高,但只要被蘇慕白觸碰到了身體,就會直接被他所壓制。

穿著白色旗袍的女鬼也不例外!

之前的女鬼很特殊,沒有實體,宛如一團空氣一般,因此蘇慕白根本無法觸碰到女鬼的身體。

但現在卻不同。

在女鬼襲擊鬼嬰的瞬間,她的身體就變成了擁有實體的狀態,蘇慕白正是在瞬間抓住了女鬼的破綻,成功觸碰到了女鬼的手臂。

下一刻。

屬於蘇慕白的壓制詛咒爆發了。

鬼手與鬼骨的靈異疊加,靈異力量順著蘇慕白的手掌蔓延到了女鬼的身上,開始嘗試壓制了起來。

這一次,蘇慕白準備的十分充足。

看似只有黑色的鬼手與鬼骨的靈異襲擊了女鬼,但實際上卻遠不止如此,蘇慕白在一瞬間幾乎動用了身體里的所有靈異。

穿著白色旗袍的女鬼直接就被蘇慕白給壓制了,過程十分順利,兩者之間的恐怖程度根本不在一個層次。

緊接著。

蘇慕白將女鬼的身體拉到了自己的嘴邊,同時他的嘴巴張成了一個恐怖的程度,開始吞噬起了女鬼。

………………

7017k 「黑風說你侮辱他!」那道昆蟲似的聲音再度響起,

「沒有,我從不說假話,你先帶上你那個帽子,咱們再談。」趙無憂強壓中內心的反胃,他現在根本不敢看黑風。

「哦……」黑風帶上了斗笠,「好了,黑風讓我趕快和你交配,不和你交配她就不讓我吃你…」

「你!你聽黑風的還是聽我的!」

「我聽黑風的!」那道昆蟲似的聲音響起。

「黑風不是好人,不如你聽我的,我是好人。」趙無憂表面上循循善誘,心中暗急。

白綾快點回來救我啊!

「那你願意讓我寄生在你體內,變成我和黑風這樣嗎?」那道昆蟲似的聲音響起。

「那個……你還是聽黑風的吧!她可能很喜歡你!」

黑風脫掉了身上的最後一個遮羞布,將那胖次隨手的扔掉,「黑風生氣了,我再不交配,她又要罵我了!」

「別別,你先聽我說,我還有好吃的東西給你,我知道有比我更好吃的東西!」

「哦?什麼東西?」

「就是那種長相比較奇特,一坨坨一坨的,吃了它能讓你和黑風都變得很奧利給的。」

「哦!什麼意思,到底是什麼東西,真的很好吃嗎?」

「我帶你去吃,你先穿上衣服好不好,乖蟲蟲!」

「好……」

「趙無憂,你敢戲弄本座!」黑風忽然變成了原本的聲音,帶着一種惱羞成怒的意思。

她搶回了身體的控制權?

趙無憂一個激靈,二話不說,連忙起身就跑。

「趙無憂,是我看錯了你,你不僅知道了我的秘密,還敢趁我不備戲弄我,這次我要把你的四肢打殘,再奪你元陽!」黑風冷冷的開口。

霎時間,她抓住趙無憂的脖子,出現在原來的位置。

「好快!」

「趙無憂,我要你不得好死!」黑風加大了力氣,趙無憂頓時感覺呼吸困難,肺部要炸了。

「乖……乖蟲蟲,快出來!」

聽到趙無憂的聲音,黑風更是氣壞了,她感覺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

「趙無憂,我要用比你更狠的方法,百般凌辱你!」

「白綾,救我!」趙無憂掙扎著,他感覺自己快踏入另一個世界了,模糊中看到了白綾的樣子。

噗嗤!

白綾手起刀落,將黑風的手臂斬斷。

此時的白綾眼睛發紅,渾身蒸騰著白色的熱氣,她接過趙無憂,連忙向遠處跑去。

「速效丹?白綾,你真是一條好狗,為了尊上的一個爐鼎,連命都不要了。」黑風呆愣了一下,剛才白綾的速度極快,她本就大意,竟被白綾偷襲之下,斬斷一條手臂。

黑風看出白綾的狀態,那是夜暮死士常用的速效丹,吃完此葯可以短時間內燃燒內力或靈力,將修為提高一個層次,

但是等於毀掉了自己的根基,事後定會變成廢人一個,不知道她怎麼搞到的此葯。

「以為修為提高了就有用嗎,呵,你根本不知道我現在有多強!」黑風猛的消失在原地,以極快的速度追了上去。

「白綾,她追上來了。」

「沒事,不怕,趙公子,我能不能拜託你幫我二件事情…」白綾咬着牙說道。

「你怎麼了,白綾…」趙無憂聽出白綾的話語很不對勁,就像交待後事一樣。

「怪我把你牽連進來了,如果可以重新選擇,我會成全你和楚家的小姐,是我破壞了你的幸福,對不住…」白綾不管趙無憂有沒有聽到,她自顧自的說道,

「第一,以後你見到那人時,幫我轉告她,答應她的事情,我已經儘力了。」

「第二………」

噗,一口鮮血吐出,白綾鄂然的看着自己的胸膛,不知何時,她感覺胸口一痛,一截斷木穿透了她的胸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