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他們該去的地方了”我淡淡地說,“銀影,化成人形,在別墅方圓五里範圍內設置結界,然後組建一個以樹木爲陣眼中心的迷陣,以後再有這種小傢伙來就不能輕易找到這裏了。”

“是”銀影化成一道銀光去執行命令了。

“切,這幫不知天高地厚的,誰都趕來招惹”塔西爾森

“確實,他們要是挑釁的確找錯了對象,以他們的能力連你都可以輕鬆贏了”凪彥看着自家弟弟笑道。

“樞,跟我上樓”我淡淡地說,然後徑直上了樓。

“哦”樞應了一聲,跟了上來。

“卡帕多西亞”樞來到我的房間,迫不及待的抱住了我。

“樞你的定力跟幾鬥聽他們也差不多啊”我溫柔一笑,靜靜地被他抱着。

“噢~我的卡帕多西亞,在你面前哪裏有定力可言啊,快!我要”樞一副極色的樣子,扳過我的身子就不管不顧地吻上了我的脣,那副樣子真是好氣又好笑。

“嗯~”看樣子這幫傢伙在我這都會變成受,這不樞也沒堅持多久就乖乖地躺在牀上,滿是**的眼睛深深地望着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用克倫哥哥的話就是等着我臨幸。

“我的樞,真是好熱情呢,這麼短的時間,你的小樞就急着跟我打招呼了呢”我依舊在用言語挑逗着他,但是手卻輕輕地隔着褲子摸上了他昂揚的某處。

“星兒……”樞呢喃着我的名字,沒錯,他叫的是玖蘭星——樞的妹妹,親妹妹。

“噢……你的手,星兒……握着它,唔~好柔軟的手,就這樣,啊~好舒服”他斷斷續續的呢喃着。

“呵呵,樞這樣就滿足了麼?”我放開那裏,緩緩地爬到他身上然後居高臨下的看着他,“這還只是開始,樞,玖蘭族的王者,準備好成爲我的了麼?”我溫柔地問。

“唔~我一直都是你的,玖蘭樞永遠都是卡帕多西亞的,給我”樞不安的扭動着身體。

我緩緩的幫他脫下上衣,然後是襯衫,解下領帶,然後是襯衫的扣子,一粒一粒的解開……他完美的身材就這樣一點點的展現在我的眼前,現在可不是迷戀這個身體的時候,呵呵……我解開他的腰帶,然後是褲子緩緩地被我脫下 ,放在了一旁,看着他依舊不甚安然,我笑着吻上那略微冰涼的脣。

“真是夠心急的”我笑着看着正在爲我寬衣的某隻。

“看樣子,我還是不夠,努力”樞邪魅一笑。

“樞”我輕聲呼喚着埋首在我胸前忙碌着的傢伙,雙手抱着他。

“星,爲 爲什麼你 這麼平靜,我”樞艱難地說着。

“唔,還是交給我吧,不然樞會更辛苦”我微微一頓,然後翻身將他再次壓在身下。

脣齒之間的交纏,聽着耳邊來自於樞的動聽而壓抑的呻吟,我的脣來到了他的鎖骨,輕輕啃咬、輕吻,吮吸,直到留下了淺淺的粉紅色的痕跡,滿意一笑脣再次下移,來到胸前的吶枚紅色的朱果處,伸出粉紅的舌尖,輕輕刮過,然後繞着它打旋,另一邊以手撫弄。待兩顆硃紅色的小粒挺立在我的眼前的時候,我的手才繼續向下移動,雙手來到他的腰際,輕輕地扯下他身上唯一的束縛,低頭看到那傲然的挺立。

“噢,星,好溫暖是 是 是什麼?”他微微頷首,看到我此時的動作,愕然。

“唔~別,星兒,髒”樞斷斷續續地說。

“不髒哦,我的樞怎麼會髒呢?”我笑着繼續着我的動作,“唔~嘖嘖嘖~吸溜~”

“唔~嗯……啊 哦~嗯~好舒服,噢~”耳邊還是樞的好聽的聲音,“唔,別,那裏,啊!”

我微微扳開他的兩條修長的腿,然後伸手摸向他的(和諧~),然後就在我的手觸碰到某處的時候,聽到了他好聽的聲音,而我的嘴裏的東西也在一點點的長大,呵……

“別,啊 噢 嗯~不要……停”樞

“我的樞你要告訴我,你是要我停下呢,還是不要呢?”我調侃着,微笑着欣賞他此刻痛苦而愉悅的表情。果然在這種時候欣賞他們的表情,是一種享受。

“不要,不要停,星兒……給我,給我好不好,樞哥哥受不了了,給我吧”樞求饒。

“那”我輕輕地握住那裏,然後感覺到時候也差不多了,然後說,“如你所願。”

“唔啊~”在我扶着他的那裏緩緩坐下去的時候,聽到他綿長的呻吟。

“剩下的,樞哥哥自己來吧”我結束了前戲,然後把主導權還給他,我可是很累的。

“嗯~”樞翻身壓住我,把我的雙腿抱在胸前,然後開始了下面的動作。

我爲睜着眼看着他妖嬈的血眸更加鮮紅,裏面閃爍着**(和諧~)、興奮,我依然可以清晰的聽到來自他胸膛的鼓動,‘砰砰砰’強烈的跳動着,那是來自於我的樞。

“樞哥哥,啊~”我尖叫一聲(有結界),這傢伙是想怎樣,這麼用力!

機器人修真傳奇 “星 星兒,好 好舒服啊!我 啊!”他長長的嘆息一聲,倒在我的身上。

“這就結束了麼,樞哥哥?”我抱着他,任由他趴在我的身上,任由他在我身上揩油。

“休息一下,丫頭,我們去洗澡吧”樞

“好,就讓我抱着你去吧”我笑了笑,就那麼把他抱着來到了浴室。

“你怎麼跟幾鬥一樣,連洗澡都要我陪着”我無奈地笑了笑,還是跨進了浴缸。

“丫頭,一會兒我還要”就像是要吃糖的孩子一樣,樞對我說。

“好,我依你就是”我無奈地說。

“嗯”滿足的靠在我的肩膀上,閉目養神。

等我們離開浴室再次回到臥室的時候,樞已經不用我的引導了,直接將我推倒在牀,然後俯身吻住。

“唔”我沒有反抗,而是星眸半睜,安靜得享受這位的服務。

“樞,你一點都不溫柔吶”我小聲的嘟囔,提醒着有些粗魯的樞。

“抱歉,我是有點着急了”樞漸漸的溫柔起來。

“噢 樞,你”我看向他,然後搖搖頭,翻身做地主了。

“果然你們還是隻能做下面的那個”我眯起眼笑道。

我再一次做了剛纔的動作,吻着他,一點點點燃他身上的激情點和敏感點。

“嗯~”冗長而舒心的悶哼。

“樞哥哥”我看着他似乎有些亢奮的狀態,有些擔心。

“樞哥哥你沒事吧”我皺着眉,很擔心,我緩緩地停下了動作,雖然這時候停下我自己也會很難受,但是樞的狀態讓我不得不停下,忍着那份難受,低聲呼喚着身下的他。

“樞,唔~”我難受的哼了一聲,繼續關切地看着樞,他漸漸地恢復清明。

“抱歉讓你擔心了”樞終於恢復原樣了,我鬆了口氣,才緩緩的繼續動起來。

“唔 嗯~好舒服,啊!” 愛你,別躲我

我一邊動作,一邊把手放在他的胸膛上似有若無的輕撫着,挑逗着那兩顆挺立着的紅珠果,手口並用地挑逗着樞已經潰不成軍的敏感神經,嘴邊帶着好看的弧度,我是非常滿意自己帶給他的這種影響。

“唔~嗯,星兒,快,快一些,啊~”費力的呻吟着,埋在我體內的某物依舊又壯大的趨勢。

“好,如你所願”我加快了動作的速度。

“嗯~啊,好,好,快,噢~就,就這樣,嗯”斷斷續續的呻吟。

“舒服。麼,我的樞哥哥”我用最後的一絲理智問。

“嗯,星,謝謝你”樞感嘆着。

“呵呵”我帶着輕笑,準備做最後的衝刺,“準備結束了,我的樞哥哥。”

“呼,嗯~”兩人同時發出滿足的長嘆,然後樞穩穩地接住倒在他身上的我,將近2小時的戰鬥。

“估計又要洗澡了,然後該給你準備晚飯了”我趴在他的懷裏,淡淡的說。

“嗯,這次我抱着你去,我的小公主”樞笑着。

“樞哥哥,你說如果我告訴他們我的真實身份,你身邊的那些跟班會不會嚇死了?”

“卡帕多西亞,你越來越皮了”樞無奈一笑,“嚇死大不至於,但是一時半會都接受不了吧。”

“算了,反正他們也不是無用之輩,留着吧。至於優姬,留給零和他們照顧應該是沒問題的”我說。

“這個想法是不錯,不過零跟他們應該不見得會和平共處吧”樞

“反正不是還有黑主灰閻麼?”我說。

“好吧,那就這樣吧”樞也沒再反對。

“喂,樞哥哥,你這麼餓麼?”我看着已經迫不及待咬上我脖子的樞好笑道。

“當然,畢竟剛剛……”樞難得臉紅。

“能看到樞臉紅也算是奇景了”我笑着咬回去,2分鐘後鬆開。

“對了樞哥哥,估計今天這次他們肯定被打擊的不行,你回去之後除了要說哪些是,恐怕還要負責……呃,安撫一下他們脆弱的心吧”我笑着說。

“嗯”樞點點頭,然後跟我一起穿上衣服來到樓下。

這一天算是平安度過了,我也是徹底放下心來,只等着明天演唱會結束後,做最後的決定了。目前是邊裏唯世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只等最後的決戰了。小說.綜漫之轉角處的幸福 「山本又兵衛,動手吧。」14歲的吉川廣嘉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便對著身後拿著剃刀的年輕侍衛吩咐道。

山本又兵衛對於眼下的狀況極是為難,作為吉川廣嘉的護衛,他知道這位岩國藩的少主在長州藩內具有什麼樣的地位。而剃掉吉川廣嘉作為武士身份的髮髻,不但吉川廣嘉要受到藩主的責備,就連他也難以逃脫被問責的下場。

因此猶豫了許久之後,山本又兵衛拿著剃刀向吉川廣嘉再次勸諫道:「少主,咱們是不是再考慮考慮?髮髻可是武士身份的代表,剃了它恐怕會受到藩主的責罵的。」

在中國待了近五年的吉川廣嘉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髮髻,看著鏡子里醜陋的月代頭,還是咬了咬牙說道:「興亞會的同志們都剃掉了自己的髮髻,發誓要為日本的統一而戰鬥,我身為興亞會的一員,怎麼能夠拖大家後腿呢?

再說了,陸軍軍官學校內的同學就沒有留長發的,他們看我們日本武士的月代頭,就好像看一群蠻夷一樣,這簡直是豈有此理。我身為岩國藩的少主和未來長州藩的重臣,豈能讓唐人小看了我。快拿剃刀過來,你不敢動手,那我就自己來…」

山本又兵衛趕緊向後躲了躲,避開了轉身來奪自己手中剃刀的吉川廣嘉,口中不住的懇求著,希望吉川廣嘉能夠重新考慮剃髮的決定。但是對方顯然已經下定了決心,拚命搶奪著他手裡的剃刀,大明伙食將吉川廣嘉培養的很好,雖然只有14歲但也就低了山本又兵衛一個頭而已,因此很快就從抖抖索索的山本又兵衛手中奪去了剃刀,在他沉痛的目光下毫不猶豫的割掉了自己的髮髻。

就在吉川廣嘉在鏡子面前左顧右盼的觀看自己割掉髮髻的樣子時,正在西苑精舍內批示公文的朱由檢,也從呂琦口中聽到了興亞會這個名字。

「…所謂興亞會,也就是大阪藩士毛利勝家、真田幸昌等人發起的一個在華倭人團體。這一團體的建立宗旨是:仿效我大明開化日本,讓日本統一於朝廷之下,走富國強兵之道。其後便跟隨在我大明身後,復興華夏文明,將那些南蠻人趕出亞洲去…」

朱由檢只是聽到興亞會這個名字時停頓了一下,接下來便恢復了正常。他在呂琦的彙報中批完了手中的文件,這才直起了身子,在椅子上舒展了下筋骨。

待崇禎放鬆完身體之後,方才懶洋洋的對著呂琦說道:「這些日本人想要統一國家,走富國強兵之道,朕是相信的。但是富國強兵之後還要不要跟著我大明身後,恐怕就要兩說了。日本從我大唐學習了這麼多制度文化過去,豐臣秀吉不還是記掛著要把寧波作為自己的都城嗎?可見,後面那些目標不過是說給我們聽的,未必是他們心裡想的。」

呂琦趕緊回道:「回陛下,既然這些日本人這麼口是心非,是不是派人將組織者抓捕起來,搗毀了這個組織再說?」

朱由檢端起桌上的一杯溫茶喝上了幾口,方才不予置否的問道:「這興亞會可有我們的人進去了嗎?」

呂琦點著頭回道:「回陛下,有,社會調查部已經安排了三人參加了興亞會。另外那位毛利勝家,根據我們的調查,他對於在興亞會中發展自己的勢力,似乎更熱衷一些。只要我們稍稍給他一些幫助,也許就能讓他成為我大明的忠犬。」

朱由檢放下了茶盞說道:「那就給他們一點幫助,看看他們究竟能夠做到什麼程度。社會調查部可以把這個興亞會作為一個重點觀察對象,也許以後會用得到他們。」

呂琦思考了一會,不由又向皇帝請教道:「臣想要請教陛下,這個援助程度該到什麼程度為止?之前陛下讓我們支持大阪總督府,儘可能的分裂東西日本,這似乎同興亞會的目的是不一致的。」

朱由檢抬頭看了他一眼說道:「如果能夠把日本分裂成東西兩個部分,這當然是最好的結果。但是事情的變化也未必盡如人意,如果分裂日本的計劃不成功,那麼我們只能退而求其次,保證統一日本的新政府同樣要有我們的人。在當前的局勢下,日本對於大明在海外的戰略處於極為重要的一環。所以,正反兩面我們都要下注。元老院那邊有什麼消息嗎?」

呂琦雖然還沒有完全理解皇帝的用意,但很快就回過神來說道:「元老院這邊對於前代周王和現楚王等宗室的上書進行了極為細緻的討論,在豐城侯及福王的主張下,元老院已經傾向於收回宗室、勛戚的賜田,並認同今後在關內兩京一十七省內不再分封及加賜田地。

不過元老院對於各宗室和勛戚保留的祭田數目不怎麼認同,認為宗室不得高於50頃地,勛戚不得超過30頃地,方才算是合乎情理。

炮灰女修仙記 另外,各宗室和勛戚交回賜田之後,他們在海外補還的土地應當按照良田1:1.5,中田1:2,山地或林地1:3進行計算。且海外這些土地不比大陸的熟田,因此應當給予30年的免稅期…」

朱由檢揚了揚眉毛,似乎是要發脾氣,但他還是忍耐了下來。這已經是對宗室和勛戚的最後一擊了,只要將這些人的目光轉移到海外去,那麼接下來朝廷就能專心致志的對付士紳大戶佔有的大量土地了。

「可,讓豐城侯、福王按照這個條件妥協。不過要加上一條,海外土地雖然可以免稅,但免稅期內的糧食只能以市價出售給四海貿易公司,若是有人違背,就不再享有免稅的權力…另外,通知唐王在元老院通過決議后出京收回各處賜田,並將土地分配給農戶,在明年春耕之前一定要完成這個任務…」

總理大臣馮銓還是第一次看到這個場面,一群平日里還算講些禮儀的歐洲人,現在卻為荷蘭人空缺出來的利益快要變成街頭鬥毆的市井小民了,這讓他坐的渾身不自在。只是偌大的東協會場內,現在卻只有大明、英國、西班牙、葡萄牙四家代表,至於其他國家的代表都被英國人和西班牙人找借口開除了這個分配戰後利益的會議。

在三方的激烈爭吵之下,只有大明這邊因為馮銓始終沒有表態,因此倒是成為了一個難得安靜的角落。

馮銓正思考著應該如何向身邊的助手請教,怎麼應對這個場面時,口乾舌燥的英國代表梅思沃爾德總算是想起了邊上還有幾位大明的代表,他轉頭對著馮銓的方向說道:「馮大人,您作為中國的代表,又是本次東協會議的主席,我認為您應當出來說幾句公道話。不能夠讓英國士兵的鮮血白流吧?」

西班牙代表塞維科斯則毫不留情的揭發道:「英國人除了在濟州島外趕跑了幾艘荷蘭船隻以外,究竟作出了什麼樣的貢獻,可以和馬尼拉享有同等的利益?

佐渡島是日本雇傭軍攻下的,熱蘭遮城是我們和中國軍隊一起打下來的,荷蘭人的主力艦隊則是被中國艦隊獨自擊敗的。而接下來進攻香料群島,又要依賴於馬尼拉提供中轉港口。所以我國認為,荷蘭人讓出的利益,中國可以先取一半,接下來西班牙再取一半,剩下的由英國和葡萄牙人均分,這才是最為合理的分配方式…」

梅思沃爾德惱怒的對塞維科斯哼了一聲,這才轉頭看著馮銓說道:「馮大人,請你發表意見吧。也請馮大人不要忘記,英國東印度公司一直以來都是中國最為可靠的盟友,希望您的發言不要給我們的友誼帶去陰影。」

季先生,吃完請負責 馮銓有些不安的看了看兩邊,這才有些牙疼似的小聲說道:「這個,這個,我想先問一問。 毒後權傾天下 朝鮮和日本都在這場戰爭中出了力,難道我們不用考慮他們的利益嗎?」

不管是英國人還是西班牙人都很是驚奇的看著馮銓,幾乎異口同聲的向他說道:「不,他們怎麼能夠和我們分享利益。」「朝鮮的船隻配在近海打轉,日本甚至還不是東協的成員,他們當然沒有資格和我們分享利益。」

看著剛剛還爭執的不亦樂乎的兩國代表,現在居然又保持了一致的態度,完全沒有敵人支持的,己方就要反對到底的意思。這讓習慣了中國式談判的馮銓極不適應,他不由轉頭向身邊的助手李翰文求救的看了一眼。

作為總理衙門派駐東協的代表,李翰文顯然已經見慣了這些歐洲人的表現,他在得到了馮銓的點頭允許下,很快便起身說道:「諸位先生,我覺得現在可不是分配利益的好時機。

首先荷蘭人還沒有真正被擊敗,只要荷蘭人不認輸,不管是佐渡島還是香料群島的利益,你們難道真的就拿的走嗎?

其次,哪怕巴達維亞真的失敗了,但是荷蘭東印度公司會不會接受其在亞洲利益的全部損失?各位先生不要忘記了,離開了東亞和東南亞海域以外,荷蘭東印度公司依舊是海上最為強大的力量。

一旦我們把荷蘭東印度公司在東亞和東南亞地區的利益全部拿走,那麼荷蘭人就有可能在印度洋、大西洋和太平洋上攔截我們的商船。我想請問各位先生,大明能夠保證各位商船在亞洲海域的安全,但是各位先生們能夠保證大明商船在大西洋及印度洋上的安全嗎?」

葡萄牙人頓時悄悄的坐了下來,而英國人和西班牙人僵持了片刻,才有些不甘心的向李翰文詢問道:「現在我們和荷蘭東印度公司的戰爭都已經開始了,難道到最後我們什麼也得不到嗎?」

李翰文笑了笑說道:「當然不會如此,我只是建議,我們先把精力放在徹底擊敗荷蘭人的身上。其次要給荷蘭人留下一部分利益,確保他們不會狗急跳牆…」 d

爲所有愛執着的痛

爲所有恨執着的傷

我已分不清愛與恨

是否就這樣

血和眼淚在一起滑落

我的心破碎風化

顫抖的手卻無法停止

無法原諒

我們的曾經燃燒成灰燼

無所謂了嗎

也許吧多殘酷的童話

重複上演謊言背叛謊言

可笑可悲啊你的戲碼

錯愛一個人註定被遺忘

讓時間埋葬什麼都不剩下

爲所有愛執着的痛

爲所有恨執着的傷

我已分不清愛與恨

是否就這樣

血和眼淚在一起滑落

我的心破碎風化

顫抖的手卻無法停止

無法原諒

誰能告訴我愛與恨

到頭是否一樣

血和眼淚在一起滑落

我的心破碎風化

顫抖的手卻無法停止

無法原諒

愛成恨終究絕望

——選自李佳璐《無法原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