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聖猴皺起眉毛。

就在這時候,突然一個身穿黑袍的人影出現在了四聖猴身邊:“是嗎?你剛纔和我打的很痛快啊。” 黑袍人來了。

他終於來了!

張謙可算是稍稍的鬆了一口氣。

天魂看到他來了,呵呵一笑:“手下敗將,終於逃出我的禁制了?”

“呵呵,”黑袍也笑了,“真沒想到,你會是這種人,偷襲還是你玩的溜啊。”

偷襲?張謙一愣,隨即恍然,難怪他能給黑袍設下禁制。

“是偷襲沒錯,”系統說,“但是黑袍已經做出了一些反應,而還是被禁錮住了,所以實力的差距也還是有的。”

“這叫兵不厭詐。”天魂陰測測的笑了,“與敵人對敵,需要時刻保持警惕,能被成功偷襲也是你實力差,反應慢!”

“呵呵。”黑袍說。

“呵呵。”天魂說。

兩個人都沒什麼動作,但是誰都能感覺到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子強烈的殺意。

“難道決戰要在這裏開打了嗎?”張謙在心裏問。

“不可能。”系統說,“你我現在還沒有表明態度,盤古最後一魄到現在也沒有消息,他們不會開打的,開打也沒有意義。”

“其實我就有點奇怪。”張謙問,“這倆人如果認真開打的話,天魂那傢伙會有必勝的把握吧?”

“當然。”系統說,“如果我不加入,天魂必勝。”

“那他爲什麼不用武力強行擊敗黑袍甚至是強行吸收黑袍呢?”

“我之前不是跟你說了嗎?那樣做的話會對整個時空造成無法預測的傷害,如果他們倆任何一個出現了損傷,那麼將來不管誰成爲主導,天道都會是殘缺不全的。”

“這一點他們心裏都很清楚,所以爲了以後,爲了天道和時空,他們誰都不會那麼做。”

“天魂這傢伙也不會這麼做嗎?”張謙眉毛一挑,“這倒是讓我對他的看法改變了一些。”

“天魂那傢伙…我是看不慣他,但是在這一點上,他始終是很剋制的。”系統說,“當然了,他這麼做也是爲了他自己,在他的心裏,日後天道的主導必然是他,所以如果天道受損,那麼吃虧的也是他,他自然不會做出這種事。”

張謙無語。

這麼說,說到底他還是爲了自己啊,並不是爲了什麼芸芸衆生。

兩個人對着對方冷笑完之後,就再沒有了動作。

四聖猴轉頭看着黑袍,黑袍感覺到了他們的目光,也轉頭看向了他們。

王爺站住,重生嫡女要強嫁 就在所有人都以爲黑袍要和四聖猴說點什麼的時候,天魂突然動了,他突然施展了瞬移術,一個瞬閃來到了黑袍身邊,在所有人都還沒反應過來的這個極短的一瞬間一掌拍向黑袍的肩膀。

而黑袍卻在天魂這一掌將要拍在他肩膀的時候一個瞬閃,躲開了。

天魂一擊不成,立刻瞬閃回到了原位。

黑袍冷笑一聲:“你以爲同樣的招數對我還會起作用嗎?”

“呵呵,吃一塹長一智啊。”天魂冷笑。

“你能不能有點出息?”黑袍問。

天魂卻看向張謙,笑道:“這叫活學活用,要論耍陰招,我可比不上大神張謙。”

張謙無語,你特麼扯上我幹什麼!

系統卻笑了:“人家說的也沒錯啊。”

“臥槽,你站哪邊的!”

黑袍皺眉,沒搭理這茬:“現在四聖猴已經解封,你還賴着不走,打算要幹什麼?繼續在這裏丟人現眼嗎?”

天魂一皺眉。

“你這麼興師動衆,想要阻止四聖猴解封,但是到最後全都是無用功,你們只不過是一羣跳樑小醜!”

“是,”天魂說,“我是打算阻止四聖猴解封,恢復古神形態,但是現在既然他們已經成功了,那我就只能改變一下計劃了,世事無常,就算是我也不可能完全讓所有的事情都按照我的想法去發展,這有什麼好丟人現眼的?”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了。”

“那你擋一個,掩一個給我看看啊。”黑袍嘲笑。

天魂笑了起來,很快,他的笑容變成了冷笑:“你應該知道,作爲盤古魂魄,你我都有一些看起來聽起來都匪夷所思的能力。”

黑袍一愣。

天魂突然張開雙臂,他背後的天空猛地發出了一聲撕裂般的巨響,隨後,一道深深的裂縫出現在了天空之上,裂縫中爆射出了耀眼的金色光芒!

“這是什麼?”張謙問系統。

系統沉聲說:“這傢伙到底要幹什麼!”

黑袍眼睛一瞪:“住手!你瘋了!”

在場的人全都驚了,除了黑袍和系統,誰都不知道天魂這是打算要幹什麼。

“他這到底是要做什麼?”張謙問。

“他要…要做一件驚天動地的事情!”系統沉聲說,“瘋狂的事情!”

“凡夫俗子們一生都不會知道天界是什麼樣子,更不會知道遠在天界之上,那個如雲霧般縹緲的神界又是什麼樣子!”天魂站立在雲端,後背挺得筆直,“今天,就讓你們見識見識,傳說中的神界到底是什麼樣子!”

“在神的威嚴之下顫慄吧!在神界的光芒之下窒息吧!”

他猛地張開雙臂,天空之中的裂縫轟的一聲又變大了一些,金光一瞬間猛烈到了無法直視,隨後,金光迅速的暗淡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來勢洶洶:奪情總裁 天魂像是瘋了一樣狂笑了起來。

在他的狂笑聲中,所有人終於看清了那個巨大的裂縫後面是什麼。

在場所有的神之分身,包括張謙的分身,全都懵逼了!

那個裂縫的背後居然是……神界!

這個巨大的裂縫就橫亙在整座天空之上,而且無比巨大,在這一刻,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這個裂縫,還有裂縫另一邊光輝燦爛的神界!

“看清楚了嗎!看清楚了嗎!”天魂狂笑着說,“這就是神界!你們不是推崇什麼所謂的科學,否認鬼神的存在嗎?今天,是時候喚起你們對鬼神的恐懼了!”

在這一刻,他的聲音在全世界的各個角落清晰而張狂的響了起來!

這一刻,全世界陷入了一片巨大的恐慌和死一樣的寂靜中。

“他…”張謙一頭霧水,“他到底要幹什麼?” 在人間界的天空撕開一道口子,把神界展現給人間所有的普通人看,這麼做意義何在?

天魂莫不是石樂志?

黑袍怒吼:“你瘋了!人間界的濁氣會污染神界的!神界的神氣也會對人間界造成無法預測的影響!”

“你想讓整個時空都混亂嗎!”

天魂狂笑:“人間的濁氣?哈哈哈,神界難道就沒有濁氣?如果沒有濁氣,那神爲什麼會有私慾!”

黑袍皺起眉毛。

“神氣肯定會對人間界產生無法預料的影響,但最直接的影響就是,”天魂停頓了一下,大吼道:“所有的人類,你們都給我聽好了,從現在開始,神界的神氣會進入人間界,你們儘管大口呼吸吧!”

妖孽兒子腹黑孃親 “如果有緣分,你們就會被神氣改造,獲得超人類的力量!”

“盡情享受吧,盡情狂歡吧!” 癡纏不休:冷情少爺的蝕寵 天魂哈哈狂笑了起來,“獲得了超人類的力量之後就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全世界在寂靜了一秒鐘之後,突然陷入了一片混亂之中。

神氣?

吸入神氣,就能獲得超人的力量?就能用暴力武力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就能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

雖然聽起來很瘋狂,但是瘋狂的景象已經在剛剛就出現了!

可以想象,現在世界各國的高層絕對已經混亂了。

張謙的電話響了起來,他拿起來一瞧,不是古旗軍還能是誰。

但是這時候他已經來不及去理會了,果斷關了機。

“你瘋了!”黑袍一個瞬閃衝到天魂面前,舉起拳頭打向天魂,卻沒想到天魂只是站在那,帶着一絲嘲弄的笑容看着他。

“什麼?”黑袍一愣,緊接着,天空裂縫中射出了一道金色光芒,砰的一下打在了黑袍的拳頭上。

黑袍並沒有受傷,但是被擊退了。

“睜大你們的眼睛看清楚,這是什麼!”

衆人擡頭看去,隨後全都流露出了震驚的表情。

赫然矗立在天空裂縫中的,正是神界的象徵——諸神峯。

而此刻,諸神峯上的神柱正發出了璀璨的光芒,剛纔擊退黑袍的那道光線就是它釋放出來的。

“諸神峯!神柱!”黑袍怒道,“你到底想做什麼!你這個瘋子!”

“我要做什麼?”天魂哼笑了起來,“你們以爲,四聖猴突破了束縛,成爲了古神,就可以橫行天下了嗎?就可以給我搗亂了嗎?你們以爲,有地魂站在你們這邊,你們就有足以與我抗衡的實力了嗎?”

“可以,很好。愚昧之人必然會有盲目的自信!”

重磅證婚,首席盛愛入骨! “今天,我就要當着你們的面,當着你們所有人的面,當着整個人間界,還有其他界位的面,誅殺四聖猴,囚禁地魂!”

“我要讓你們絕望!讓你們知道什麼是天,與地之間的差距!”

“諸神峯!”他大吼一聲,裂縫另一面,諸神峯上突然狂風四起!

在場所有神之分身全都瞪大了眼睛,神界怎麼會有風?而且還是狂風?

在他們的印象中,千百萬年來,神界永遠都是風和日麗的!

“天魂!快住手!”系統終於憋不住了,“咱們的力量都不完整,沒有辦法完全掌控諸神峯的能量,不要擅自妄動!”

“一旦出現差錯,整個人間界就會徹底消失的!”

“沒有關係,”天魂冷笑,“消失了,我就再重新制造一個出來。”

“但是人間界是…”

“我知道。”天魂突然打斷了系統的話,“蓋房子要有地基,時空也得有底層基礎,人間界就是這最底層的基礎之一,人間界出了問題,時空也就有可能會出問題,對嗎?”

黑袍怒道:“明知如此,卻還要這麼做?!”

“哼,所以啊,你們要不要現在就回到我這裏?”天魂問,“只要你們回來了,我就有了足夠的力量可以關閉這個裂縫了,如果你們執意要繼續與我分裂,那我就只能無奈的讓這個裂縫持續下去了。”

“你!”黑袍和系統同時吼道。

倆人算是真正見識到天魂這傢伙的無恥了,也終於知道他費這麼大勁要幹什麼了。

一方面能脅迫系統和黑袍被他融合吸收,另一方面,如果這倆人不同意的話,天魂也可以藉助諸神峯和神柱的力量重傷甚至滅殺四聖猴,更甚至,黑袍也有可能會被他利用諸神峯的力量強行囚禁!

四聖猴應天地而生,不死不滅,就算天魂能把他們打的不成樣子,卻也沒有那個能耐殺了他們,因爲他現在還不是完整的天道。

但是諸神峯不一樣,諸神峯可以代行天道之力,因此之前才能那麼痛快的秒殺瘟神,但以天魂現在的實力,只能強制操縱諸神峯很短暫的時間,不過哪怕只是短暫的一點時間,也足夠讓四聖猴喝一壺了。

同理,黑袍人也會受到這個限制。

“我就是在脅迫。”天魂說,“但是你們又有什麼辦法能對付我呢?哈哈哈哈!”

黑袍和系統不說話了。

“現在的人間已經亂成一團,相信你們心裏肯定也很着急,所以我也就不廢話了,”天魂的臉上帶着小人得志的笑容,“現在你們面前只有兩條路可以走,第一,乖乖的到我這裏來,讓我吸收融合你們,這樣我就能關閉這個裂縫,同時我也可以放過這四隻猴子,當然了,還有你,張謙。還有所有之前跟着你們混的那些神,我都可以既往不咎。”

“但是,如果你們仍然執意要與我爲敵,那我只能用拳頭說話了。”

“諸神峯正在迴應我的呼喚,你們最好不要拿這四隻猴子還有你們的性命開玩笑!”

說實話,在這一刻,黑袍和系統真的有些動搖了。

諸神峯的力量,誰都不能小覷!

WWW ●Tтka n ●¢Ο

張謙問:“你和黑袍不能關上這個勞什子裂縫嗎?”

“不能,我們倆的實力不夠,”系統嘆了口氣,“實力是硬傷!”

“那他nia的咋辦,難不成還真的得受他這鳥氣?”張謙問。

“現在看來,似乎不妥協不行了,就算不妥協,結果也不會有什麼改變,除非……”系統突然不說話了,就好像想到了什麼一樣。

“除非什麼?”張謙問。

還沒等系統說話,四大聖猴突然齊齊往前邁了一步。

“哼,”孫悟空冷笑了起來,“你以爲你已經贏了?別忘了,俺們四個也是應天地而生!” 黑袍一愣,天魂臉上的笑容頃刻間凝固。

張謙有些不明所以:“四聖猴是應運天地而生,但是這和這道裂縫有什麼關係?”

系統沉默了一下才說:“四聖猴與諸神峯和神柱,有關係。”

“有關係?他們怎麼會有關係?”張謙眼睛突然一亮,“都是應天地而生?”

“嗯,”系統說,“他們之間有一種很微妙的關係,如果四聖猴沒有解開束縛,那麼他們就不會與諸神峯和神柱產生關係,但是他們現在已經解開了!”

“我剛纔說的除非,就是他們!”說到最後,系統的聲音已經有些激動了。

“就是他們?”張謙一愣。

他很奇怪,這四隻猴子,難不成還能封閉這個裂縫嗎?

天魂眼睛一瞪:“你們…”

他剛說了兩個字,四聖猴突然齊齊一個瞬閃飛到了他的身體周圍,對着他就是一頓胖揍。

在場的人有些看不明白了,這是要幹啥?明明不可能給天魂造成什麼傷害,爲什麼還要去打?

然而很快他們就明白了四聖猴的騷操作。

四聖猴這次簡直就像是玩了命一樣,逮着天魂就是一陣手速狂飆,那四根大棍子打的簡直比光速還要快,看到這裏張謙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四猴擼!張謙的腦子裏突然莫名其妙的涌現出了這樣的一個奇怪的想法。

然而還沒等他將這個想法打消,四聖猴突然捨棄了天魂,嗖的一下瞬閃到了裂縫那裏。

天魂本來還在格擋——四聖猴這一波攻勢太猛烈,不格擋不行啊,他連瞬閃躲避都沒工夫做。

當四聖猴離開他的時候,他還沒反應過來,還愣了幾秒,保持了幾秒的防護姿勢。

不防護不行,他以爲四聖猴只是暫時停頓,他以爲待會還會有這麼一場狂飆暴揍。

但是沒想到,四聖猴的目的根本不是他。

而是聲東擊西!

先是圍住他一頓狂毆讓他找不着北,然後在一瞬間捨棄他飛到裂縫那裏,就是要讓他來不及反應!

等他明白過來的時候,四聖猴已經分別站在了天空裂縫旁邊東西南北的四個方向。

天魂瞬間傻了,大吼道:“你們住手!”

四聖猴卻齊聲喊道:“天地合一!”

天魂一個瞬閃飛到四聖猴身邊,舉起拳頭剛要去揍六耳獼猴,突然四隻猴子的身上爆發出了一陣金光!

這陣金光還帶着無可匹敵的、熾熱的幾乎要融化萬物的氣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