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唰唰…葉陽的積分,足足跳動到三十億才停了下來,名列榜首,比第二名擁有十一億積分的隱山寒,足足高出了二十億積分之多。

此刻刑天榜上榜首葉陽的名字,是那般的耀眼,似乎好似變成了一輪太陽,能夠把人的眼睛刺瞎。

「怎麼回事,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葉陽的積分會一下暴漲這麼多?」

「一億一億的漲,就算完成隱藏任務也不可能長得這麼快吧?這個葉陽難道是在作弊?」

「作弊,葉陽肯定是在作弊,不然他的積分為什麼一下暴漲這麼多?」

「一下就從幾千萬暴漲到三十億,不是作弊是什麼?」

斷魂山天上地下的人群一片嘩然,幾乎炸開了鍋,寒魄老祖執法長老這些人更是驚得差點從地上跳起來,嘴裡幾乎要發出大吼:「不可能,這個小畜生的積分怎麼會一下漲得這麼快,作弊,肯定是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作弊,為什麼還讓這樣的人繼續留在刑天戰場里參加試煉?」

「刑天戰場舉辦了這麼多屆,從來沒有發生過作弊的事件,這個葉陽是怎麼作弊的?」

「不管他是怎麼作弊的,性質太惡劣了,連這種事情都做得出來,如果被查出來,我們神州大陸到時候又會淪為其他大陸的笑柄。」

「咦,你們快看,葉陽的名字怎麼沒有消失,還排在第一名?」

「誰要是作了弊,肯定會被刑天戰場的裁判查出來,然而位面使者卻沒有查出來,難道葉陽並沒有作弊?」

「我的天,葉陽沒有作弊,那他是怎麼一下得到這麼多積分的?」

此時此刻,因為葉陽積分的突然暴漲,不僅是神州大陸,整個飄渺位面里的九州大陸,幾乎全部被驚動了。

不管是在哪個大陸,只要是在觀看刑天榜排名的人,此刻都驚得跳了起來,全部被葉陽的名字吸引。

甚至有其他大陸的頂級勢力發出了怒吼的聲音,「作弊,這個叫葉陽的人一定是作弊,為什麼作弊的人還不被驅逐出刑天戰場,到底是為什麼?」

「位面使者呢,難道睡著了?還不趕緊讓他出來看看,有人作弊也不管?」

「刑天戰場從來都是公平公正,就算有人想作弊,也沒有作弊的可能,這個葉陽並不是作弊,之所以積分會暴漲,十有**擊殺了強大的魂獸。」

「傳聞擊殺一頭奪星辰境界的魂獸,就能得到一千萬積分,這個葉陽積分一億一億的暴漲,十有**擊殺了奪虛空境界的魂獸。」

「不說此人是怎麼找到有大量魂獸聚集的地方的,就說他到底什麼修為?我可是聽說魂獸在同境界里幾乎無敵,奪虛空境界的魂獸聯合起來組成大陣幾乎連奪混沌境界的人都能殺死,這個葉陽到底是什麼境界,為什麼能一下殺死這麼多強大的魂獸?」

「神州大陸那個彈丸之地,螞蟻一樣的地方,居然出現了一個這樣的人物?」

「難道神州大陸要改寫歷史不成,歷史以來第一次的最好成績要被神州大陸得到了?」

「暴殄天物,太古長清門居然要落到神州大陸的人手裡,真是暴殄天物,如果不是和神州大陸相隔了無盡大荒無窮大海,我一定要殺過去將太古長清門搶過來。」

「刑天戰場還有十天才會結束,這個葉陽就算暫時達到了第一名,誰能保證最後一天他也能保持第一名?嘿嘿嘿,我可是聽說排在刑天榜第一名的人,位置坐標會被其他人鎖定,這個葉陽一下達到第一名,想要得到太古長清門,其他天才怎麼可能讓他如願?我敢打賭,此人絕對保不住身上的積分,不但保不住,還有可能引來殺身之禍。」

「嘿嘿嘿,神州大陸好不容易出現了一個有點本事的人物,如果還沒崛起就死在了其他天才的圍攻之中,不知道神州大陸的人會不會氣得吐血?」

「彈丸之地就是彈丸之地,也想出天才,就算有天才,也只不過是我們這些大陸天才的陪寸而已,看著吧,看到底最後太古長清門會花落誰家。」

咔咔咔…

就在各個大陸議論紛紛的時候,神州大陸中域的斷魂山,虛空的某一處突然產生了蜘蛛網一樣的裂痕,空間深處顯現出了一張暴怒的面孔,是奪天少爺的面孔。

他一直在等,一直在等著刑天戰場結束,等著南宮月得到太古長清門。

誰想眼看南宮月殺進前三,距離榜首的位置只差不到兩億積分了,半路葉陽突然殺出來,而且以無敵的姿態殺出,以足足三十億積分位居榜首,讓後面的人望塵莫及。

「好,很好,葉陽,你竟敢和本少爺搶奪太古長清門,你真的很好。」

奪天少爺神色冰冷,盯著刑天榜上榜首葉陽那刺眼的名字,第一次對葉陽動了真正的殺意。

他決定了,等刑天戰場結束,無論如何也要殺死葉陽,此人竟敢跟他搶奪東西,連屬於南宮月的第一名也敢搶,真的是不知死活。 就在外界的眾人因為葉陽的積分暴漲而議論紛紛的時候。

此刻的刑天戰場里,也炸開了鍋。

「我沒有看錯,快要跌出一百名的葉陽,一下獲得了三十億積分,完全取代隱山寒,位居在榜首?」

「積分暴漲的這麼快,一億一億的漲,我一定是看錯了,對,我產生了幻覺。」

「到底怎麼回事,葉陽的積分為什麼一下漲了那麼多?」

「這個葉陽是誰,竟然能位居排行榜的第一,足足三十億的積分,還有什麼人能超過他?」

「刑天戰場還有十天就要結束,就算是第二名的隱山寒也難以和葉陽的距離拉近,唯一奪魁的方法,就是搶奪葉陽身上的積分。」

「刑天戰場馬上就要結束了,只要誰能搶到葉陽身上的積分,誰就能奪魁,誰就能受到萬眾矚目,得到太古長清門!」

「在哪裡,那個葉陽在哪裡,一定要先別人一步,把此人身上的積分搶過來。」

看見葉陽一下上升到刑天榜的第一名,刑天戰場各地的試煉者全部發出了怒吼的聲音,有人暴怒,有人吃驚,有人則是欣喜,認為看到了奪魁的希望。

一片陰涼的山脈中,剛剛從一名高手手裡搶奪了三千萬積分的隱山寒,一張臉幾乎快要扭曲了,死死的盯著刑天榜上第一的名字,「葉陽,這個葉陽,我不久前才遇見了他,當時的他不過是兩千萬積分而已,境界也低的可憐,只有奪無極的境界,為什麼眼下短短十幾天不見,一下得到了這麼多積分,足足三十億,還有十天刑天戰場就要結束,比我足足高了二十億,我就算搶奪再多的天才,也難以追上啊。榜單靠前的人物,一個個躲貓貓似的,鬼知道躲藏在哪裡,根本沒有搶奪的可能,看來想得到太古長清門,只有一個方法了,就是去把葉陽身上的積分搶過來。」

「上一次被此人逃走,本來還在想怎麼樣才能再次遇見此人,將之殺死,沒想到此人一下上升到了排行榜的第一名。」

隱山寒的臉上顯現出了殘忍的笑容,「誰位居榜首,誰的位置坐標就會被鎖定,我位居榜首的時候很多不長眼的人經常來搶奪我,這也是我為什麼能夠一直位居榜首的原因,有那麼多不長眼的人送上門,積分想不暴漲都不行,這個葉陽位居第一名,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對付起來簡直再輕鬆不過,要注意的也就是他的那對惡魔之翼而已。走,此人的位置坐標已經顯現出來,縱然他躲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就算他人先我一步將此人身上的積分搶了,我也能搶奪回來,我隱山寒,註定要以最閃耀的姿態,得到太古長清門!」

「為什麼,為什麼這個葉陽的積分會暴漲的這麼快?」

剛剛從靈武學院的傳奇學生,同時也是奪天黨高級成員的胡血手裡得到一億積分的南宮月,看見葉陽的名次一下竄到了第一名,積分足足比她高出了二十億之多,她那平靜的面孔再也保持不了淡定,俏臉變得有些難看:「到底是為什麼,就算擊殺再多的魂獸,積分也不可能一下暴漲的這麼快吧?」

「葉陽!」在南宮月的身旁,鍾洪幾乎是咬牙切齒,好不容易看見南宮月距離第一名只差一步之遙了,葉陽卻突然竄了出來,實在是要把人氣死,尤其是此人還是擊殺他弟弟鍾光的兇手,讓他恨不得立馬找到葉陽所在的地方,將葉陽殺死。

「有趣,真是有趣,我原本以為敢跟南宮師妹你作對的人,只是一個不長眼的人而已,沒想到居然能得到這麼多積分,足足三十億,看來的確是一個有點本事的人物。」

在南宮月的身旁,除了鍾洪以外,還站有一名青年。

這名青年一席鮮艷的紅袍,好似白衣被鮮血染紅,身上的氣息好似暴怒的凶獸,光是暴戾的煞氣就能活活把人嚇死。

此人,就是靈武學院的傳奇學生,達到奪虛空境界的胡血。

他雖然是靈武學院的學生,但也加入了奪天黨,為奪天少爺賣命。

從側面就能看出,奪天少爺到底有多恐怖。

「和第一名的差距足足有二十億積分之多,就算髮動刑天戰場里的所有奪天黨成員,在十天里也不可能得到這麼多積分。」

胡血舔了舔猩紅的舌頭,殺機森森的道:「南宮師妹,不如我們去會會這個葉陽,把他身上的積分搶奪過來,這樣我們就能穩居第一的位置了,此人位居榜首,相信窺覷他身上的積分的人不計其數,就算此人再有本事,又怎麼可能保得住?我也著實有些好奇,連奪天少爺也不怕的人,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有什麼樣的本事。」

「我也有這個打算,去搶奪葉陽身上的積分。」

南宮月恢復了平靜,此時她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奪陰陽的境界,身上靈魂氣息強大,顯然融合了不少的聚魂石。

她的靈魂境界不僅突破,還學會了前世的一門仙法,叫做九宮輪迴之術,是一門詛咒之法,只要中了這門詛咒的人,會陷入九九八十一個輪迴,永生也不能自拔,一旦陷入幻術之中,到時候就會被外人隨意捏死。

南宮月有強大的自信,憑藉境界的突破,憑藉掌握的諸多強大聖級武學以及九宮輪迴之術這門仙術,她有絕對的把握將葉陽擊敗。

甚至不用自己出手,光是身旁的胡血,就能讓葉陽飲恨。

「走,我已經感應到了,葉陽那小子距離我們有數十萬里,我們趕緊過去把他殺了,搶奪他身上的積分,此人身上有惡魔之翼,萬萬不能讓他逃了。」

鍾洪手一揮,一口長劍突然在他手裡變大,居然是一件寶器。

這件寶器,是一口散發洪荒氣息的長劍,太乙洪荒劍!

太乙洪荒劍,是鍾洪從自身功法太乙洪荒神功里記載的煉器訣,用九九八十一種材料,耗費足足七個月才煉製出來的神劍,真正的神劍,被他達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

「太乙洪荒劍!」

見到被鍾洪甩出來的太乙洪荒劍,胡血心神一震,有種盤古降臨的感覺。

他知道鍾洪得到了奇遇,從一個遺迹里得到了盤古大神所創的功法,盤古大神創建的功法很多,太乙洪荒神功就是其中的一種。


「這就是太乙洪荒劍?的確是不錯,可惜比不上我的斬神刀。」胡血淡淡的道:「不過比速度,你的太乙洪荒劍的確是要比我的斬神刀快不少,走吧,南宮師妹,我們乘坐鐘洪的太乙洪荒劍,用最快的速度到達葉陽那裡,搶奪到他身上的積分。」

「太乙洪荒劍,的確名不虛傳,可惜速度還是太慢,等趕到葉陽那裡,估計黃花菜都涼了。」

南宮月搖了搖頭,突然手掌一拍,拍出來了一道符籙。

這道符籙閃爍著高級能量,一看就不是凡物,被南宮月加持在了鍾洪的太乙洪荒劍之上。

「這是什麼?」鍾洪疑惑的道。


「這是一道仙符,可以讓你的太乙洪荒劍速度快十倍!」


南宮月淡淡的道。

「仙符?」鍾洪和胡血都神色一驚,暗道果然不愧是仙人轉世,連傳說之中的仙符都能隨手拿出來。

三人沒有再遲疑,瞬間跳上散發寶光的太乙洪荒劍,破開虛空,以比葉陽的惡魔之翼都還要快的速度,在昏暗的天穹之下好似一道流星,快速跳躍。

與此同時,刑天戰場其他地方,都有數之不盡的高手按耐不住,朝著葉陽的方向前進,想要搶奪葉陽身上的積分。

一個長矛似的墳場里,司徒沖三人正盤坐在盤天大陣里修鍊,突然寧飛翔滿臉的欣喜,「終於將這門武學學會了,果然不愧是天級武技,實在是嚇人。」

「咦。」寧飛翔突然驚咦一聲,「楊武兄,司徒兄,我是不是眼睛出了問題,你們幫我看看,葉陽兄的名字怎麼出現在了刑天榜的第一名,還擁有了高達三十億的積分?」

「什麼?」正在參悟武學的司徒沖和楊武一聽,驚得差點從原地跳起,連忙通過凝魂令感應,果然看到了刑天榜上那高高在上第一名的名字,是葉陽的名字。

三人觀察了一下,確定第一名不是其他大陸的天才同名,的的確確是他們的兄弟葉陽。

在三人確定葉陽真的達到了第一名之後,驚得身體都在哆嗦,說話都語無倫次了,「排在第一名,擁有三十億積分的葉陽,真的是我們的兄弟?」

「楊武兄,你沒看錯,第一名的確是我們的兄弟。」

「葉陽和我們分開了才一兩天不到,他的積分居然暴漲到了三十億,到底怎麼得到的?」

「不管怎麼得到的,葉陽肯定成為了刑天戰場最耀眼的存在沒錯了,什麼隱山寒,什麼南宮月,全部成為了我們這個兄弟的陪寸。」

「第一名的位置坐標都會在其他人的凝魂令里顯現,葉陽兄的位置坐標顯現出來,會不會對葉陽兄有危險?」

「有什麼危險?難道你們忘了,我們這個兄弟是怎麼一次次創造奇迹的?我敢打賭,我們的這個兄弟,這次又要創造奇迹了,拭目以待吧,葉陽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他把積分提升到這種程度,不僅僅是為了得到太古長清門,最大的目的,其實是吸引南宮月。」

司徒沖淡淡的道,似乎已經猜出了葉陽的內心所想,「我們擔心也沒有用,葉陽距離我們好幾十萬里,我們現在就算全速過去,等刑天戰場結束也不能到達葉陽那裡,與其白白擔心,我們還不如好好修鍊,在這裡等待葉陽兄的好消息。」

司徒沖猜的沒錯,葉陽將積分提升到第一名,不僅僅是為了太古長清門,而是為了把南宮月吸引出來。

刑天戰場何其之大,要遇見此女何其困難,而成為第一名,得到人人都想得到的積分,把此女吸引出來就容易的多了。

葉陽一開始的打算,就是想要位居榜首,讓自己的坐標顯現出來,對南宮月進行吸引,只要此女一來,他就會讓刑天戰場成為此女死無葬身之地的地方。 砰!

虛空鎖魂大陣產生了連續的大爆炸,在那大爆炸之中,出現了鋪天蓋地的光明劍氣,好似無數頭遠古巨龍橫踏而出,將周圍剩餘的魂王魂獸境界絞死在了劍氣下。

包括幽羅王在內的十餘頭奪虛空境界的魂獸,全部死了,死在了葉陽的各種手段里。

這些魂獸中了葉陽的邪風曲,要一邊抵抗體內的詛咒之力,根本分不出多少心神來對付葉陽,這也是葉陽為什麼能這麼快將這些魂獸擊殺的原因。

擊殺了周圍大大小小所有魂獸,虛空鎖魂大陣終於產生了爆炸,而葉陽的積分,也唰唰唰的暴漲,一下從幾千萬,達到了足足三十億。

「死了,這些魂獸都死了?」

龍天嬌三人獃獃的看著滿地的魂獸屍體,都覺得有種做夢的感覺。

本來他們已經做好了和這些魂獸同歸於盡的準備了,誰想突然之間葉陽出現,力挽狂瀾,讓他們得意解救。

「三十億積分!」魔天邢注意到了葉陽的積分一下暴漲到了刑天榜的第一名,身軀頓時一震,眼神之中有火熱閃過,但霎那之間就消失無蹤。

親眼見識過葉陽的強大,他哪裡還敢去搶奪葉陽身上的積分,感謝都來不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