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一聲,張謙這一刀在道童的手臂上斬出了一個巨大的豁口!

道童發出了一聲痛叫,慌忙後退逃竄!

棋王嚇呆了。

貓皇震傻了。

小玉、四大將他們全都是目瞪口呆!

張謙怎麼可能這麼厲害?他明明只是一個凡人啊!

作爲仙人的李白都砍不動這個道童的身體,他一個凡人爲什麼能砍得動?

劉備他們則是一臉的驚奇,他們才發現和張謙對打的那個渾身冒着騰騰的仙氣,居然是個仙!

而張謙這個凡人居然一刀在仙的手臂上砍出了一道巨大的豁口!

這什麼情況?

聯想到剛纔張謙那一吼之後自己全身的力量都像是海綿吸水一樣被吸走,他們漸漸地都有些明白了。

難道……張謙吸走了自己的力量?然後強化了他自己?

貌似也只有這個解釋了,要不然爲什麼自己的力量會被吸走,又爲什麼他會突然那麼厲害?

他們突然都對張謙產生了一種恐懼感,可以吸走自己的力量供他自己使用,這簡直太恐怖了!

道童也是差點嚇得魂飛魄散!

李白都很難破掉自己的金身啊!而他張謙,一個凡人,一個普通的凡人,一個區區的凡人!

不但可以突破自己的防禦,甚至還可以給自己劈出一道大口子!

這個世界是怎麼了?

難道這是某一個上仙?故意僞裝成凡人的樣子?

不可能啊,他身上根本沒有一點仙氣…哦現在有了,但是不但有了仙氣還有鬼氣妖氣!

這到底是個什麼怪物!

他猛地想到了剛纔那一幕奇異的景象,站在張謙身邊所有的妖鬼仙身上都迸發出了各種顏色的氣然後匯聚到了張謙的身上,他眼睛一亮,難道這小子可以吸取這些傢伙的力量加持到他自己身上?

重生都市之造化仙尊 一想到這一層他更害怕了!

他害怕張謙也吸收自己的力量!

所有人都懷着各種各樣的心理,只有張謙哈哈大笑,追着道童一路猛砍!

“吸收了僕從的力量之後我居然會飛了!”張謙興奮的不行了:“這簡直太神奇了!”

“廢話,”系統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你以爲僕從之力僅僅是吸收融合他們的力量?”

“可惜不能永久吸收,到了時間還得給人還回去。”

“嗯。呵呵,能永久吸收的話誰還敢跟着你混?保不齊你什麼時候給人吸了。”

“這樣也行了,我滿意了!”張謙體會着融合在體內的這一股龐大的力量,飛上天空和道童戰在了一起。

道童完全不是對手!

單單一個李白雖然根本打不過他,但是好歹也是散仙級別的分身;更別說還有一隻四千年道行的狐妖和一千年道行的貓妖,再加上魏蜀吳三雄手下的幾十個名將!

這是一股多麼龐大的力量?

道童傻.b了!

“媽的!”道童氣的在心裏怒罵,“這小子怎麼像瘋狗一樣追着就狂咬不鬆口呢!”

從剛剛開始張謙就一直追着他揮動青龍刀猛劈猛砍,砍到現在他已經渾身是傷了,而且這些傷都是真實傷害,不是那種可以忽略不計的小傷。

道童也不是沒還手,但是速度比不上張謙,而且張謙不知道什麼時候穿上了一套盔甲,這盔甲雖然不能完全抵擋他的傷害,但是也能抵消不少了!

再加上張謙現在被僕從力量強化的身軀……

這小子比我還抗打!

其實張謙在剛纔召喚關羽仙魂劈老將的時候就已經耗費了不少體力了,這會體力雖然恢復了但是兩條胳膊還是微微有些痠疼,但是他還是拼勁全力揮動着青龍刀劈砍。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僕從力量加持的時間只有十分鐘,時間一到他匯聚起來的力量就全都還給原主人了。

所以在這十分鐘內,他必須速戰速決!

如果這些力量回到了各自的原主人體內,化整爲零,那到時候再想對付這個道童就困難了,到時候道童完全可以依靠他強悍的實力各個擊破!

這就和一根筷子可以被輕易折斷,一把筷子卻很難折斷的道理是一樣的。

半空中的戰鬥還在繼續,所有人都呆呆的仰着脖子看着對戰的雙方,張謙這邊的人一臉的朝聖,棋王一臉絕望。

連這個已經變成散仙的祖師爺都被打的這麼慘,這個小子到底是什麼來路啊!

我到底惹到了一個什麼怪物!

早知道我就不搶那個東西了,早知道我就不在那張名片上做手腳了,我他媽就不該有那個想法!他恨不得抽自己的嘴巴子。

本以爲只是一個會養鬼術的毛頭小子,結果…人家不但養鬼養妖,還養着仙!

養着仙也就罷了人家自己的本事也不賴,甚至可以把一個仙打的滿地找牙!

‘砰’的一聲,伴隨着一聲慘叫,天空中一個巨大的人影摔落了下來砸在了地面上,濺起一片塵土。

道童灰頭土臉的爬起來,他身上的棋兵護甲上全是恐怖的裂痕,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一塊快要粉碎的大玻璃一樣。

張謙不依不饒,衝上來又是一陣猛砍!

“停手!停手!別打了!”道童躲避着,但是張謙絲毫不爲所動!

“求你別打了!我願意送你一些寶物,只要你別再打了!”道童終於開始求饒了!

他其實可以讓自己的仙魂離開這個身軀逃回天上,但是現在這種情況根本不允許,他的仙魂一旦離開被奪舍的這具軀體就會第一時間被張謙他們尤其是李白髮現,到時候沒有了身軀的保護,相對脆弱的仙魂會死的更快!

所以他沒辦法,只能求饒。

張謙停下攻擊:“什麼寶物”

“很多寶物!”道童的語速超快,“各種寶物!只要你別再打了我什麼寶物都可以給你!”

張謙哦了一聲,在道童恐懼的目光中緩緩的舉起刀:“其實剛纔那句話我還沒說完,我想說的是什麼寶物…也沒有你的魂魄更值錢啊!”

說完他狠狠的一刀劈了下去! ‘砰’一聲爆響!

道童的天靈蓋被劈碎了,一道有些虛無的藍色人影迅速的飄了出來飛速的向上逃竄!

“想跑?”張謙奮力的投擲出青龍刀,刀刃準確無誤的刺穿了這道人影的胸口,人影發出了歇斯底里的慘叫。

張謙出現在了他面前。

“你…你竟敢這樣對我!”人影指着張謙發出了憤怒的咆哮,“我是仙!是仙人!你敢殺我你就死定了!”

“哦喲,仙人了不起咯?”張謙冷笑了一聲。

“你要敢殺我他們…”人影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張謙用封魔瓶一瓶子甩在了腦袋上,隨後嗖嗖被吸進了瓶內。

張謙滿意的掂了掂,表情一陣激動興奮。

仙魂啊!這是正兒八經的仙魂啊!這得提供多少能量點啊!

“四十萬能量點。”系統的聲音也充滿了激動,“四十萬啊!可以讓我連升兩級了!”隨後他的激動慢慢的消失了:“唉也就是個不入流的散仙,要是真仙的話,嘖嘖嘖嘖!”

“小夥子你得努力啊!爭取將來吸收天仙和真仙給我!”

“你等着瞧,不光天仙真仙,我還要上西天吸收那些佛陀給你!”

穿成八零福氣包 “哈哈,那我等着你上西天的那天。”

青龍刀刷的一下落了下來,巧合的是正好落到了棋王的面前,‘鏘’的一聲,刀刃深深的剁進了地面。

棋王被這一聲響嚇得一個哆嗦。

張謙緩緩降落,走到了棋王面前。

“別…別殺我…寶…寶貝送給你…”棋王哆哆嗦嗦的從芥子袋裏拿出了水月寶瓶。

“什麼叫送給我?這本來就是我的!”張謙一把奪了過來。

“求求你,別殺我。”棋王眼淚汪汪的看着張謙,略微肥胖的身子哆嗦個不停。

“我這個人有講究,那就是別人怎麼對我我就怎麼對別人。”張謙‘噌’的一下拔出青龍刀:“你之前可是一直都想殺我,而且也是一直毫不留情,那我爲什麼還要饒了你?”

寵婚夜襲:總裁前夫求放過 “送你去跟你的祖師爺團聚吧。”張謙說完,一刀劈了下去。

鮮血四濺,橘戲瓦舍乃至整個祁山山頂都籠罩在了一層濃郁的血色之中。

吸了他的魂,張謙拿起了他的芥子袋剛要翻找,突然感覺一陣天旋地轉,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一股股力量從他的身體裏被硬抽了出去,化成一道道光芒飛回了貓皇他們的身體裏。

“臥槽…又來…”張謙難受的直翻白眼,胃裏一陣翻滾。

貓皇他們趕緊來到張謙身邊查看着他的狀況。

先是和武聖仙魂契合,接着又抽取了這些僕從的力量,張謙的身體負荷非常大。

“這次是不是也是因爲不適應?”他頭昏腦漲的問系統。

“嗯,多來幾次就好了。”系統說,“先這樣,我升級去了,大概今晚會回來。”

“好,去你的吧。”

看到張謙沒什麼大礙,貓皇他們都鬆了一口氣。

“哎朕就奇怪了,你小子怎麼一天一個變?到底是怎麼多出了這麼多亂七八糟的本領的?”

“扶我起來先。”

貓皇剛一扶他他就覺得自己要嘔吐出來,於是趕緊說:“別動我,讓我躺着!”

“你到底要怎樣。”貓皇翻了個白眼。

還是小玉懂事,她化成人形慢慢的蹲在張謙身邊,輕輕的伸出芊芊玉手摩挲着張謙的胸口,緩緩的輸送着一股柔和的力量。

這股力量和之前閻羅天子的那股完全不同,非常的柔和,張謙在這股力量的作用下慢慢的覺得舒服多了。

張謙慢慢的爬起身,晃動了一下脖子。

所有人都在那關注着張謙的情況,只有貓皇和以前一樣邁着貓步慢慢悠悠的走到棋王身邊開始翻找他的芥子袋。

他不是不關注張謙,而是他比誰都知道,張謙這傢伙變態着呢。他現在甚至對張謙有了一種盲目的崇拜,認爲就算天塌了他也不會有事。

沒過多久張謙緩過勁,慢慢的爬起來,貓皇化成人形拿着芥子袋抖了抖,裏面掉出來了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其中大多數都是棋王制作的棋子、符咒和丹藥,還有一本《橘中祕》。

沒有法器,看來他只是隨身攜帶棋子。

張謙拿起橘中祕翻了翻,赫然發現這本書並不是傳說中的兩大傳世棋譜之一,而是記載了棋門的看家本領——棋兵的製作以及驅動方法。

他微微有些激動:“你能不能把這本祕籍改造成我可以用的技能?”

腹黑寶寶養成計劃 系統沒回應,張謙這纔想起來他休眠升級去了。

把這些東西重新裝回芥子袋,張謙隨手把芥子袋扔進了系統空間。

他站起身拍拍屁股,衝着站在身邊的三雄一抱拳:“這次多謝各位的幫忙!”

“小事一樁。”三雄笑道:“日後還有什麼事需要幫忙就儘管說來。”

還沒等三雄離開,天空中的雲彩突然亮起了光。

隨後一道金色的光柱照了下來,在整個橘戲瓦舍的庭院掃了一遍。

這道光柱掃到了張謙身上的時候停了下來,張謙很明顯的從這道光柱中感覺到了仙氣的威壓。

在場的妖魔鬼怪都感覺到了,立刻露出了凝重戒備的神色。

這股仙氣帶上了殺意,不過很快,光柱就消失了,威壓和殺意也在緊隨着光柱的消失彌散的無影無蹤。

三雄、四大將、小玉和貓皇全都用一種很複雜的眼光看着張謙。

他們心裏都清楚,這很明顯是天上的仙人在查看這裏的人,尤其是在查看張謙!

這也就是說,張謙已經被他們記下了!

“你們幹嘛都用這種眼光看我?”張謙問。

三雄對視了一眼,曹操說:“少年,非吾等危言聳聽,方纔顯然是天上的仙人在查探你。”

“我知道呀。”張謙說。

看到張謙笑嘻嘻的模樣,他們全都愣了,你知道?還‘呀’?都這時候了你還笑得出來你還這麼輕鬆?

喂這可是仙人啊!對你抱有敵意甚至是殺意的仙人啊!不用說了這肯定是和剛纔死掉的那個仙魂的有關係的!

你已經惹到惹怒仙人了被仙人記恨了!

張謙依然笑的很輕鬆:“仙人又怎樣?很厲害嗎?最後還不是被我弄死了?要是跟我講理可以,但是不講理卻張嘴閉嘴要弄死我的那些仙,來一個我滅一個!”

(明天給大家送上一萬字!週末了求大家來一大波支持!謝謝) 三雄和四大將都離開了,張謙收好了自己的法器,倒揹着雙手邁着八字步像得了疝氣一樣搖搖擺擺的走進了大殿。

橘戲瓦舍的庭院古色古香,從高空俯瞰只有四座建築,分別是一座正對着大門的大殿、大殿兩旁的偏房和大殿後方的廂房。

兩座偏房一個是廚房,另一個是衛生間,後面的廂房是臥房,所以張謙首先進了大殿。

好歹也是有着幾百上千年曆史的古老門派了,說不定有什麼寶貝,不搜刮一番怎麼能行?

然而讓他失望的是,這地方雖然看似仙境,但實際上卵都沒有。

唉,早知道先不殺那個仙魂,從他手裏騙點寶貝再殺也不遲。張謙有些懊悔,不過轉念一想他心裏又釋然了,一個區區的散仙能有什麼寶貝?給系統升級纔是正道!

等系統等級高了什麼樣的寶貝抽不到?

萬一那傢伙空口放鴿子不給寶貝,那可就什麼都沒有了。

至於被仙人記恨他倒是完全沒放在心上,反而覺得收了這個仙魂纔是正確的決定。

人不能慫,尤其是在幹大事的時候。

就像之前那個仙魂,如果因爲懼怕而放走了,等那個仙魂回到了天上,他和那些他的朋友同門什麼的會更記恨張謙,而且還會看不起甚至有可能會欺辱、虐殺張謙!

所以以雷霆之威斬殺是最好的選擇,這樣就能震懾那些記恨他的仙人讓他們懼怕,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張謙可是深知這個道理的。

這就好比水滸傳裏面的豹子頭林沖,高衙內調戲他老婆的時候他衝上去打了高衙內一拳,然後因爲發現高衙內是他惹不起的人所以賠禮道歉放走了高衙內,結果不用多說了,最後他老婆被高衙內活活折騰死了,他本人也被扣上了一個莫須有的罪名變成了重囚犯!

既然已經打出了一拳了,反正已經惹惱了高衙內,那還不如干乾脆脆的打到底,往死裏打!打到他服,打到他不敢再惹自己!打到他提到自己就渾身發抖!

林沖認慫的結果就是讓人玩死,不但被玩死還被狠狠的往死裏踩了一頓!

所以認慫是絕對不行的!

張謙的字典裏就沒有‘認慫’這倆字,不幹就不幹,幹了就幹到底!

當然了,關鍵還是要看對方是不是講道理,如果今天這個仙魂出來跟張謙好好說說,講講道理弄清是非,讓棋王把搶張謙的東西歸還,張謙也不會下死手。

張謙可不是那種仗着自己厲害就欺壓別人的人,從來都不是!

但是這仙魂一上來就不講任何道理,仗着自己是仙人就各種裝b維護自己的後輩還不分青紅皁白喊打喊殺,張謙能放過他那才叫見鬼。

道理是講出來的,如果講不通那就打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