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告訴了在場的眾人異變發生了。火焰還在灼燒,這時間已經過去好幾分鐘了,這就證明了裡面還有東西在。

「就這小火苗也叫龍王焱?大言不慚!」

!!

從火焰中傳來一道略帶稚嫩的男童聲音,跟高爾德的聲音完全不同。

「讓你看看什麼叫龍息吧」

突然間,本來赤紅色的火焰被一股濃郁的黑色能量所佔據,好像一顆太陽被潑了墨水一樣變得漆黑。

「寇拉!逃!」

最先感覺到不妥的是經驗老道的老師,從暗黑能量中散發出的那一股不祥的氣息讓他瞬間寒毛直屬,危機預感在心中不斷的作響。這比他『生前』還要強大的生物絕對不是現在的寇拉可以招惹的,只有活下來才有翻盤的希望。只是他怎麼也想不到這麼強大的生物是怎麼來到新月星的,這種生物過來肯定是會驚醒新月星的那位霸主的。

以牙還牙!一道黑色的龍息朝著寇拉攻擊而至,雖然寇拉因為在戰鬥的時候強行突破導致意識被體內的龍力所佔據,不過他的戰鬥意識還在。

「暴風衣!」

無往不利的暴風衣防禦這一次卻一點用都沒有,因為這一道漆黑的龍息並不完全是物理攻擊,更多偏向攻擊靈魂而非肉體。

咚!

咚!

這一擊寇拉毫無還手之力,直接是雙眼反白,跪倒在地。實力的差距太過的巨大。

呼!!

打倒寇拉后,黑色的球體內的人並沒有就此罷手,一陣紫紅色的瘴氣漸漸的把戰場籠罩了起來。這種紫黑色的瘴氣帶有強烈的腐蝕性,會不斷的腐蝕肉體。只是這僅針對寇拉等人和霸龍軍而已。而且最重要是有一個未知的強大存在在一旁虎視眈眈,這一仗已經沒有必要打下去了。

「全部人撤離!!」

「但是,寇拉他」

「我會把他帶回來的,我身為老師,要死只會死在他身前。生,我拼勁所有救他回來,死,我也要把他的屍體帶回來安葬,耗盡餘生我也會為他報仇的。」

咚!

不過讓他們吃驚的是他們居然直接把寇拉踢了過來,好像就想讓他們把他帶走。不管是不是陷阱或者是其他什麼,他們都已經鐵了心是要帶寇拉走的。

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本來萬里無雲的天空突然間烏雲密布,整個天空瞬間暗了下來。

「滾出去!!!」

震耳欲聾的聲音瞬間響遍了整個新月星。 「滾!!!」

一喝天地為之顫抖,嬰孩停止哭啼。整個天都變色,大地也出現了開裂。一個「滾」字傳遍了整個新月星,甚至連新月星之外都能隱約聽得見。可想而知這個人的修為是多麼的強大.

毫無疑問的,在新月星上能夠有如此強大修為力量的也就只有盤踞於此的新月星霸主:戰慄之凶皇——始祖惡魔。而他說要滾出新月星的也正是因為剛剛通過高爾德的身體現身大顯神威,一招秒殺寇拉的龍神格拉法現身。

在煙霧中格拉法雙眼銳利的看了一眼天空,片刻后煙霧開始消散,格拉法也隨之離開,並沒有進行什麼曠世大戰,而高爾德也恢復了原樣,只是身體受的傷還是原樣就是了。

隨著格拉法的離開,天地也恢復了原樣,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只是地面留下的裂痕都清楚的證明剛剛發生的時候是真實的。

不過凱勒特倒是很機智,一早就下令讓惡鬼軍隊去追殺,不管怎麼說能殺幾個是幾個。不過夜意的其他人卻沒有行動,都留在原地。

「這事需要報告給少主嗎?」

凱勒特說道:「不用了,剛剛雷恩通知說少主好像也來了新月星。告訴雷恩知道就行」

「你說少主要我們把那傢伙放回去幹嘛,明明宰了更好。後患無窮啊」

「誰知道呢」

另一方面,寇拉持續昏迷中,而霸龍軍也是遭到了追殺,被殺得十不存一,死傷慘重。不過好在逃回到了往月城不遠處的時候,惡鬼軍隊好像得到了命令一樣,全部停止了腳步往回走,好像前面的往月城不許他們踏進半步一樣。

往月城城主府中,殘存的霸龍軍療傷的療傷,照顧傷員的照顧傷員,沒事幹的都一臉頹敗沒有生氣的跌坐在地上。妥妥的戰敗之軍的樣子。

「寇拉情況怎麼樣?」

在場修為和見識最高深的就是寇拉的老師了,他檢查了一邊寇拉的身體后說道:「幸虧寇小子靈魂常年被龍力滋養,比一般人要強大數倍,不過也只是能讓他的靈魂得以殘存而已,受傷很重。而且強行突破帶來的後遺症也很麻煩,經脈也有嚴重的受損。恢復意識都很快,只不過要完全恢復怕是需要個三五年。」

「三五年。唉,三五年後誰知道會發生什麼,現在我們大敗而歸,不用很久這個消息就會傳遍整個大月國,甚至鄰國也會很快得到消息。我們之前做的事情怕是付諸東流了。」

別說三五年了,就算是一個月後整個大月國都會天翻地覆。只要這個消息傳開,他們革命軍瞬間就會變成叛亂軍,人人得以誅之,恨不得殺一個來以表清白。他們這五年來所做的一切肯定都會煙消雲散甚至還要牆倒眾人推,樹倒猢猻散。

白衣軍神問道:「龍師,你是否有聽說過有那股實力是一身黑袍並且胸前有不同顏色的彎月刺繡。」

寇拉的老師也就是眾人口中的龍師細細想了想,搖了搖頭。他從未聽過有那個有如此強大實力的勢力是以不同顏色的彎月作為標識的。

就在眾人都束手無策只是,寇拉醒了。

「咳咳!老師」

「你先安心養傷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三五年東山再起!」龍師安慰道。

寇拉說道:「老師,幫我找一個人」

「人?誰?」

「今天早上那位少年」

!!!

這是眾人才回想起了啦,今天有人問過寇拉一句話:假如這一場戰敗了,你會怎麼樣?

本來這沒什麼,只是當作是小孩子好奇而已,但是現在就完全不一樣了。因為他們真的輸了。在完全沒有可能會戰敗的情況下他們戰敗了,被一支橫空出世的勢力給打敗了,而且還是慘敗,大敗而過,軍隊也十不存一。現在在想想,那位少年當時的語氣並不是疑問而且有肯定的問道:如果輸了你要怎麼辦。

「快!派人去找那個少年!找到立刻抓回來。」

邀寵記 「不!找到通知我,我親自去見一見。」

而小白夜三人呢?他們並沒有離開往月城,而是在往月城中到處亂逛,感受這喜慶的時刻,而且還鬧出不少動靜。例如寇拉走後沒多久,那個叫什麼凌仲的人沒意識到自己只是被黎芝隨手利用,繼續糾纏被黎芝修理了一頓。

這也就算了,畢竟這種事情也不少發生,只是後來凌仲拉幫結夥卻被小白夜出手斬殺卻鬧出了不少動靜,最重要是這三人居然在當街殺害朝廷命官后還在優哉游哉的閑逛。所以要找到他們三真的不要太容易,好像故意告訴別人自己就在哪裡一樣。

望月樓,是往月城中最高級的酒樓,小白夜和黎芝兩姐妹就在這裡吃著當地的美食。

「這裡的小吃很好吃啊,叫糯米糖藕的,好甜」黎芝用筷子把一塊蓮藕形狀的小吃放進嘴裡。

他們三人這一年多裡面都在修鍊,根本就沒有時間享受美食,就連小白夜也懶得去弄,所以難得有機會吃這樣的精美小點心。

「我喜歡這個叫『貓耳朵』的。」黎紅吃著一個狀似小花貓的耳朵,小巧可愛用麵粉做成的東西。

「切!兩個小女人,這個東坡肉才好吃,肉食才是王道」小白夜架起一塊油膩膩的有塊一臉滿足的咀嚼著。

只是三人都還沒有吃飽吃滿意,就有人來打攪了。

「介意我搭個位置嗎?」

小白夜三人抬頭,正是寇拉。

小白夜笑道:「這裡這麼多位置你偏偏要在我這裡搭桌子,怕不只是吃東西啊。不過你現在可真慘。」

「呵呵,讓道友見少了。早有想請道友小聚的打算,只是沒想到會是這種形式,實在慚愧。」

寇拉隨便坐在了小白夜的對面,因為小白夜左右都已經有人了,雖說不是左擁右抱,不過有美人兒相伴也是美事一樁。

「糯米糖藕,貓耳朵,東坡肉啊,都是大月國的名菜,不知道可否合道友胃口。」

「哈哈,還行,挺好吃的。你也要來一塊嗎?當然了,你要自己點。」

「哈哈哈,道友這麼吝嗇嗎?還怕寇某沒錢給不成?」

小白夜把口中的東坡肉咽下,平淡的說道:「這倒不是,不過,哪有人請敵人吃東西的。」

轟!

咚!!

錚錚!!

戰火瞬間又點了起來。 威壓。詞語解釋為『表現出來使人敬畏的氣魄,從而在精神層面上製造壓力』。在凡人的世界也有很多這樣的例子,最明顯的就是面對軍隊的時候,面對千萬人的軍隊真的是站立著都難。 時光與你皆薄情 不過在修鍊的世界那就不一樣了。

啪啪啪!

轟隆!

整個望月樓大廳的桌子椅子全部被壓得支離破碎,就連窗戶門戶都被炸的飛起,地板都被壓得裂開,本來在座的人無一例外全部被壓倒,真的是名副其實的『壓』。

修鍊者通過自身的靈力使得整個空間的靈氣急速下沉壓縮,就被稱作威壓或者叫做靈壓,和靈石的形成有些類似所以才被稱作靈壓。

不過靈壓也不是百試百靈的,有兩種人是不受靈壓影響。第一種,本身的實力就不比施壓者弱,這個就不用解釋了,你跟我本來都五五開,還想壓我?誰壓誰都猶未可知呢。而第二種嘛,就是有光環的。

黎紅,黎芝兩姐妹,受天地恩寵,出言成靈,言出則法隨,體質億萬中而無一,天地的靈氣都是由天地來產生,你想借天地的東西壓她們兩個?門都沒有。至於男主角白夜。。。。好吧,本身就是一個掛逼更加不可能。

所以就導致了全場就小白夜三人,哦,四人這一桌子一點事都沒有,三人還在安然無恙的吃著小吃,喝著香茗。

「你看,你們把客人都嚇得在地上瑟瑟發抖了,就算沒嚇著人,嚇到貓貓狗狗花花草草都是你們不對啊」小白夜一點都不慌,還略微帶點嘲笑的意味在調侃著散發著靈壓的天霸等人。

特別是天霸,他的一些從龍村哪裡當山賊時候跟隨到現在的弟兄死了不少,現在有個人跳出來說是兇手,真的火都來啊。都已經完全失了智,都不想想能把他們打得落花流水的人,還有可能就是幕後黑手(實際就是幕後老大)的少年露出敵意,這實在是不智。

「天霸!住手。」寇拉阻止道。

「可是,我們的弟兄。。。」

在身旁的白衣軍師拍了一下這位怒火衝天的大將軍的肩膀,搖了搖頭示意他先冷靜別衝動。

寇拉見天霸已經冷靜下來,看向小白夜問道:「不知道閣下『敵人』二字何解?」

雖然寇拉問得很客氣,但是從他的雙眼和緊握的拳頭就能看出,這位寇王也是怒火在燒,只是在強壓著而已。

「哦,你說這個啊,沒什麼特別的意思啊,正如字面意思的『敵人』,再通俗一點解釋就是。就今天,就剛剛,把你們打得落花流水,殺得你們死傷無數的那些人,正是我的部下們。」小白夜解釋完后還不忘夾一塊東坡肉,美滋滋的樣子無情的刺激著在場所有人的神經和怒火。

「啊啊啊啊!!放開我!龍師你讓我去給我的弟兄們報仇!!以慰他們在天之靈!!」

天霸大聲的吼叫著,能看得出他現在的心情是怎麼樣的,要不是龍師以強大的修為鎮壓著天霸,這個暴怒的雄獅肯定會衝出來。

小白夜眉頭一皺,不滿的說道:「你要是不讓他閉嘴,他可能要永遠的閉嘴了。」

咚!

龍師一下子就把狂怒的天霸打暈,因為連他都無法看穿眼前這個少年的真實,而且從剛剛那一句『我的部下們』聽出,如果他沒有說謊,那麼眼前這位看似天真無邪,一臉天真美滋滋的吃著美食的少年就是最終大boss了。不管怎麼樣,現在都不是動手的時候。

聽到小白夜這麼說,寇拉反而放鬆和冷靜了起來,反正又打不過能怎麼?

寇拉說道:「既然閣下如此說道,寇拉敢問一句『為什麼』?」

「沒有什麼為什麼啊,我反問你一句,戰爭有對錯嗎?坦白說我跟你們無仇無怨,最多就是各為其主而已。那個大胖子有我要的東西,就這麼簡單。」

戰爭有對錯嗎?答案是肯定的。不管任何戰爭本身都是沒有絕對的『對』或者絕對的『錯』。肯定有人會說,戰爭使得生靈塗炭,肯定是錯的。

這就不對了,戰爭的確使得生靈塗炭,但是卻可以改變一些東西,還能促進國家世界的發展。而寇拉這種革命家正是如此,就是民不聊生才會有革命,不過反過來想,不管你是革命,還是起義。不管叫成怎麼樣,都改變不了一個事實。那就是你背叛了你的君主,國家。你反了。所以小白夜才會說『戰爭本身沒有對錯』。

「喂喂,寇拉小朋友啊。人啊,生而就不平等了,心懷夢想不是壞事。但是啊,也要相應的認清楚現實。在自己力所不能及的地方,你的未來就這麼被註定了,再怎麼努力也有無法改變的事情。」

「人,生而不平等。不行就是不行。」

誰都沒有注意到,不但是寇拉,就連龍師,在一旁安安靜靜聽著的黎紅黎芝兩姐妹,甚至是掌控整個新月星的霸主始祖惡魔都沒有注意到。現在整個望月樓大廳,不對應該說整個往月城都被一陣很淡很淡的粉紫色煙霧所籠罩。一條長得一雙惡魔角的巨大惡魔龍伸出了雙爪,做出一個好像要捂住望月樓的手勢。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一張卡牌造成,一張叫做暗黑界的洗腦的卡牌,上面刻畫的圖案和現在是一模一樣,就好像圖案裡面的場景在現實中重現了一樣。

而效果也正如卡牌上說的一樣:洗腦。

小白夜滿意的笑了一下自言自語的說道:「始祖惡魔的確厲害,格拉法連附身降臨用瘴氣遮擋氣息都會被發現。不過你再厲害又如何,這種沒有修為的死物你還不是被坑?不過也真是麻煩,還要故意打敗他一次讓他信心擊潰,還要我浪費口舌去誘惑,這個叫寇拉的怕什麼不是天命之子吧。」

洗腦!!小白夜需要人才!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之前所有的部署,什麼是一連串的從相遇說的那一番話『你如果輸了你會怎麼樣』,到真真正正把寇拉打垮,到剛剛那一番讓寇拉『感同身受』的惡魔誘惑話語,都是小白夜為了能夠使得這張暗黑界的洗腦的技能有效而做的鋪墊。

要是其他人的話小白夜隨隨便便都能操控他的思想,但是寇拉這種從一無所有,歷盡生死,甚至還是那種氣運驚人還有神功護體的『主角』,要洗腦幾乎是不可能。所以他也是絞盡心機才想出這樣的辦法。

「嗯?我靠!!!你他媽是真的是主角啊!?不對啊。。。作者說過我才是主角的啊」 暗黑,幽冷。被暗黑界的洗腦影響之人會幻想自己被一片黑暗所包圍,今日自己內心的黑暗深處,無助的感覺瞬間湧上心頭。各種負面能量不斷的衝擊這寇拉的內心。

這跟修為沒有關係,就算再強大的人內心一樣會有破綻會被乘虛而入,更何況是寇拉現在剛剛打敗仗,死傷無數兄弟,更重要的是他承諾過自己不能失敗,現在也沒有完成。可以說在小白夜一步步的部署之下心中的黑暗面已經被無限的放大。

「心懷夢想是好事,但是也看清楚現實啊。對手多強大,就算突破后使用了『暴龍王的脈衝』提升了力量依舊不是別人的一合之將,這樣的實力差距如何彌補?」

「哈哈哈,就在你現在戰敗的時候,在你現在修為受損的時候,很多事情就已經被註定,你的未來已經被註定了,再怎麼努力你也只能於事無補的啊,寇拉!下來陪我吧!!哈哈哈。」

在卡牌的影響下,寇拉的內心黑暗更加的廣闊,不斷的腐蝕著寇拉的精神,靈魂,甚至都幻想出以前的一些勁敵出來。

「對啊,對強大的力量啊,我根本沒有能力反抗。為什麼他們就能出生在帝豪世家,出生就有享不盡的永華富貴,為什麼我和靈兒就要受盡千辛萬苦,不是說人人平等嗎?太不公了,這個世界。凡人不管做什麼,到頭來還是毫無意義,不管多麼想追上,結果都是徒勞無功,明明我們都已經努力得遍體鱗傷了。反正都得不到回報,努力!是得不到回報的。」

寇拉的記憶碎片好像走馬燈一樣播放,寇拉回憶起自己這五年間的拼殺,修鍊,悲傷離合,經歷生死磨礪,命懸一線之時,被人暗算的時候,被背叛,被拯救,跟靈兒的誓言等等全部在放電影一樣。有喜有悲。

一直到。。。

「你這也就龍息?讓我教教你吧」

「寇拉!快跑!」

「殺!一個不留。」

「撤退!全部撤退!」

「啊,救。。」

輸了,他輸了,剛剛發生的一幕再一次出現,這一次瞬間就擊垮了寇拉已經支離破碎的心靈。

「啊啊啊!!我這五年到底算什麼!一直在忍耐,忍著修鍊的枯燥!忍著死亡的恐懼!忍著不能回去的思念!!完全不敢放鬆自己。明明就是為了將來不後悔!」

「可是。。明明我都犧牲了一切了!!!現在這些都沒有意義,沒有一點意義!一旦戰敗就都是白費心機。為什麼不行,為什麼做英雄的不能是我!!」

人是很脆弱的,特別是心靈部分,很多時候表現出來的堅強只是因為沒到痛處而已,當這一個痛處被擊穿,哪怕只是一個小孔,瞬間就會像缺堤一樣。只是有些事情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