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沉飛目光在二人身上一掃,又瞥向一旁的墨君,說道:「墨君,他三人方才說只破開秘境營救弟子,所以我才准他們出手,但現在他們卻想殺人,你覺得有沒有道理?」

墨君嘆了口氣,說道:「確實沒有道理。」

周沉飛「嗯」了一聲,然後看向面前二人又「嗯」了一聲。

二人自然聽出這兩聲「嗯」有何不同,青陽門主是個高大挺拔的中年男子,仍舊有些不甘心,嘶聲說道:「前輩應該知道……築基期修士太多貪心想要吞食這裡所有靈氣,後果一定是爆體而亡,方才玄天洞主其實是想救人,並非想害人。」

「地上那妖猴是妖族,自然也不算害人。至於那女子,身上帶著股邪氣,想來也非我正道人士,所以也不是害人。」

「既然我等並未害人,敢問前輩,為何阻攔我等出手?」

青陽掌門雖然看著是中年人,但因為境界原因真實年紀還不如周沉飛,自然要以前輩相稱。

但他說出來的話,卻明顯非常不滿。

實在是三派這次付出的靈氣代價太大了,他青陽門的狀況即使比玄天洞好上一些,但也僅僅還能維持百年生存,以他的年齡再活百年不是問題,那麼便有另一個問題。

他要做那末代掌門嗎?他當然不願,所以即使面對的是天琅劍庄的周沉飛,他也不得不爭取一些。

此時此刻三派已經陸續有築基弟子從破開的缺口進入秘境營救自家弟子,但三派掌門想挽救的顯然不止這些弟子們的生命。

周沉飛瞥了他一眼,說道:「他是為了一己私慾在吞食靈氣還是為了別的,你們心知肚明。」

以他們的修為,破開秘境看到秘境內景象的第一時間便能大致推算出發生的一切,誰也都看得出來沐鋒是在以一己之力延緩靈氣將地面徹底摧毀的速度,他才是真正承受了最大風險的那個人。

但三位掌門都閉口不談。

此時被周沉飛點破,青陽掌門臉色卻沒有變化,反而說道:「正是。所以眼下任由這些靈氣暴走,後果不堪設想,不如由我三人聯手,儘快將靈氣暴動平復下來,這樣才能幫那小道友脫離危險。」

周沉飛聞言沉默片刻,就在青門掌門以為他被自己說動時,周沉飛一揮秀袍。

頭頂綠葉裹挾著劍意徑直斬向青陽掌門。

青陽掌門又驚又怒,連忙運起真元護在身前。

然而他如何是周沉飛的對手,瞬間便被衝上雲霄,消失在雲層深處。

「真是聒噪,上一任老掌門沒告訴過他少和天琅劍庄講道理么?更何況還是在強詞奪理,簡直找死。」周沉飛又看了一眼紫羽苑主,說道,「你也是劍修,但我覺得整個紫羽劍苑都不配用劍,所以你不要讓我出劍。」

紫羽苑主是位豐腴的婦人,聞言不敢多說什麼,乾脆後退數里。

青陽掌門和玄天洞主不是劍修,所以周沉飛不會殺了他們,但若他向她出劍,恐怕不會留活路。

這便是天琅劍庄對天下所有劍修的壓迫和激勵。

周沉飛挑了挑眉。

墨君落在他面前。

「我說過他們沒道理。」周沉飛說道。

墨君說道:「我同意。」

周沉飛有些無奈,攤手道:「那你這是做什麼?」

墨君看向他,輕輕一笑,像墨荷一樣。

「我也說過若他能活著從秘境里出來,我會殺了他。這是女人的道理。」

周沉飛靜靜看著他,片刻后說道:「也有道理。」

下一瞬。

墨起,雲涌。 面對挑釁,秦風的眸中閃過一抹寒意。

「臭小子,瞪什麼瞪,不服氣么?」

郭子豪趾高氣昂,伸手攬住林雨晴的纖腰,就像是贏得了戰利品。

「郭少,你何必跟他一般見識,那不是折損了自己的身份?」林雨晴嬌笑道。

「也對!」

郭子豪點了點頭,望著秦風說道:「你這個吃軟飯的窩囊廢,沒了林家,估計要露宿街頭當乞丐!正好我們家在招保安,你如果跪下求我,我可以給你一份工作!」

「哼!」

秦風發出冷笑,霸氣開口:「小小一個郭家,也敢在我面前叫囂?我一句話,便可滅你郭家!」

他乃是天策戰神,尊貴齊天!

一言可興國運,一語可平八方!

收拾東海的一個小家族,不費吹灰之力。

然而這話落到旁人耳中,卻太過囂張!

「廢物!你算什麼東西,也配和本少相提並論?你和雨晴結婚三年,送給她什麼珠寶禮物?看到這輛保時捷911了么,這是我花了200多萬買來的,專門送給雨晴!」

郭子豪指著那輛保時捷跑車,一臉顯擺炫耀。

「郭少,真的么?」

林雨晴眼睛一亮,激動無比。

「當然!你喜歡么?」郭子豪問道。

「太喜歡了!」

林雨晴拚命點頭,望著那輛跑車,根本挪不開目光。

「雨晴,這是我送你的新婚禮物!三天後,在東海最豪華的凱撒酒店,將會舉行我們兩的婚禮!到時候,我會宴請親朋好友,讓你成為世上最幸福的新娘!」

說完,郭子豪竟然掏出了一張請柬,丟給了秦風。

「小子,雖然你是雨晴的前夫,但本少也不是小氣的人,請你過來白吃白喝一頓!」郭子豪臉上帶著怪笑。

秦風眉頭緊皺,心中十分不爽。

他已經調查清楚,林雨晴並非當年的小女孩,這事情鬧了個烏龍!

但剛離婚,她就直接找人接盤,這也太沒底線了!

「哦對了!」

突然,林雨晴像是想到了什麼,開口道:「三天後,恰好也是林允兒那個小賤人的生日。秦風,你和她關係不是很好么,也把她帶來吧!反正這些年,她從沒過過生日,估計連蛋糕都沒吃過……」

什麼?

三天後是林允兒的生日?

聽到這個消息,秦風挑了挑眉,同時心中下了決定。

林允兒是私生女,在家族中備受欺凌,童年幾乎沒有什麼美好的回憶。

但這一次,秦風要為她過一個難忘的生日,要讓她成為所有人羨慕的對象。

「郭少,咱們回去吧,別跟他廢話了!」林雨晴忍不住催促道。

「哈哈哈……美人兒,你這麼著急,是不是迫不及待要和我入洞房?」郭子豪色眯眯地說道。

「討厭~」

林雨晴輕輕錘了他的胸膛,語氣卻是在打情罵俏。

那種嫵媚風情,是秦風從未見過的。

「哈哈……香車美人,本少今夜要大戰三百回合!」郭子豪摟著林雨晴,準備進入那輛保時捷跑車內。

「轟隆隆!」

突然,一陣引擎轟鳴聲,宛若野獸的咆哮,驟然響起。

只見一輛墨綠色的吉普車,疾馳而來,沒有絲毫的減速,狠狠撞向了保時捷跑車。

「砰!!!」

震耳欲聾的巨響。

那輛新款保時捷跑車,直接被撞得稀巴爛,徹底報廢。

郭子豪和林雨晴都嚇了一跳。

差一點點,他們就要坐進車中,這簡直是與死神擦肩而過。

「靠!哪個不長眼睛的,這麼瞎開車,是要殺人么?!」

郭子豪怒氣沖沖地走上前,要和吉普車的車主理論。

「砰!」

突然,吉普車的車門打開,下來一個彪形大漢,氣勢森然,正是蕭戰。

蕭戰冷冷望向郭子豪,目光凌厲如刀。

剎那間,郭子豪打了個激靈,彷彿被澆了一頭冷水,所有的怒火頓時熄滅,想要罵的話,也全都噎了回去。

「怎麼是你?」

林雨晴驚呼出聲。

「雨晴,你認識這個傢伙?」郭子豪問道。

「他是秦風請來的演員,在我們家面前,假裝過五品虎尉!」林雨晴鄙夷地說道。

「弄了半天,原來是個托兒?」

郭子豪長舒一口氣,又恢復了之前的囂張,指著蕭戰罵罵咧咧:「混賬東西,竟然把本少新買的保時捷撞爛了!立刻下跪道歉,再原價賠償,否則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滾一邊去!想要對付我,也不看看這塊車牌?」

蕭戰直接動手,狠狠將郭子豪推開。

「哎呦!」

郭子豪摔了個趔趄,狼狽無比。

他正準備破口大罵,但眼角的餘光,卻看到了那輛吉普車的車牌。

通體呈墨綠色,最前方的位置,還刻著一個硃紅色的「戰」字。

「你……你是戰區的人?」郭子豪臉色狂變。

自古富不與官斗!

他身為郭家大少,坐擁數億身家,但別說是他,就算他的父親,也絕對不敢與戰區的人相抗衡。

旁邊,林雨晴也是睜大了雙眼,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難道她眼中的托兒,真的是某個戰區的五品虎尉?

那秦風,又該是何等尊貴的身份?

「大人,我來接您!」

蕭戰走到了秦風跟前,恭敬說道。

「好!」

秦風點了點頭,直接坐進吉普車內。

很快,吉普車疾馳而去,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假的!一定是假的!」

突然,林雨晴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發出刺耳的尖叫:「那個車牌,肯定也是假冒的!秦風就是個窩囊廢,怎麼可能認識戰區的大佬,肯定是為了氣我,早就準備好了……」

「沒錯!」

郭子豪也點了點頭,眼神陰鷙:「冒充戰區虎尉,這可是大罪!如果被我抓到把柄,保證讓他們牢底坐穿,這輩子都翻不了身!」

……

另一邊。

秦風坐在吉普車內,回想著剛才林雨晴的話。

三天後,是林雨晴和郭子豪的婚禮,將在凱撒酒店舉辦。

同時,又是林允兒的生日。

沉吟了片刻,秦風突然開口:「蕭戰,替我安排幾件事!第一,以匿名的方式,收購凱撒酒店!」

「第二,替我物色一件禮物,要全世界獨一無二的!」

「遵命!」

蕭戰立刻點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