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前往的修士,全都非常奇怪,不明白這種生死關頭,他們不快點前過,想幹什麼。

更多的人嗅到了火藥味的味道。

「你們先走,路瑤留下。」幽冥冷冷道。

她這是準備秋後算賬嗎?

在外面不動手,選擇在這裡動手,她這是準備同歸於盡嗎?

這裡是飛升台通道,有著萬倍的重力,在這裡能安全渡過就不錯了,還要在這裡動手,這不是找死嗎?

「幽冥,有什麼事情過去那邊再說。」葉雄連忙說道。

幽冥,路瑤都是他的女人,他不希望她們兩個之中,任何一個出事。

「咱們兩個,只有一個能走到那邊的飛升台,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幽冥怒道。

「你死了我也會死,左不韋也會死,包括任逍遙,申箭,所有的重生者都會死,難道你忘記了,正是因為你的無限重生禁咒,咱們才能活。」路瑤道。

「你理解錯了,我死了你們不會死,只是死了以後無法再次重生而已。」幽冥解釋。

「你確定要跟我打?」

「你覺得我在開玩笑嗎?」

兩女隔著五米遠,目光炯炯地盯著對方,身上都湧起了騰騰的殺氣。

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樣。

金伊跟火炎都不敢說話,只是看著葉雄,想看看他怎麼處理。

「誰也不許動手。」葉雄崩著臉,冷冷道。

「我可沒動手,是她挑釁我的。」路瑤雙手環胸,一副毫不畏懼地模樣。

「幽冥……」

「你別說話,今天我們之間必須要做個了斷,如果你想阻止的話,除非把我殺了。」

幽冥臉上露出決絕的神色,那副態度,根本就沒有商量的餘地。

「夫君,你聽到沒有,這是她找上我的,你別怪我。」路瑤氣勢不輸。

「我殺了你這個狐狸精。」

幽冥手中一把短短的符文匕首出現,橫握在手中,快步而上。

小碎步帶著強大的殺氣,一往無前。

「夠了,別再鬧了。」

葉雄一掌拍出,隔空掌擊出,將她逼退。

「幽冥,你去殺了路瑤,他交給我。」

左不韋說完,身體突然虛身而上,一拳轟出。

一個黑色拳芒,直接朝葉雄轟來,化成一道黑龍圖騰,帶著吼嘯。

「敢動我老師,不知死活。」金伊正想上前動手。

葉雄將他擋住,說道:「金伊,你先跟火炎過去,這裡交給我。」

「老師……」

「聽話,這是命令。」葉雄厲聲喝道。

火炎的實力是最弱的,他最擔心的就是她,至於別人,他一點都不擔心。

「阿雄,你要小心。」火炎關心道。

「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我是什麼水平你很清楚。」葉雄小聲道。

火炎是唯一一個知道他已經突破到半步合體的修士,以他的實力,這飛升台通道根本就攔不住他。

「那你小心點,金伊,我們走。」

金伊有些不甘,但還是跟在金伊後面,繼續前進。

「左不韋,就你這種實力也想攔我。」葉雄冷哼一聲,一拳轟出。

金色拳芒出現,跟黑色拳芒撞在一起,在半空炸開。

這裡威壓太強,兩人的神通都縮水千萬倍,遠遠看去,就像黑白兩朵煙花炸開。

葉雄紋絲不動,反觀左不韋,蹬蹬一連退了十多步。

「九大神將之中,你是最弱的一個,這種實力也想攔我,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水平。」

葉雄聲音之中帶著濃濃的諷刺,他倒要看看,左不韋能掩飾到什麼地步。

左不韋只會魔功,如果他施展道功,或者使用煉體術,不說肯定暴露,但一定會引起幽冥的懷疑。

被葉雄聲音諷刺,左不韋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憤怒得眼睛都快突了出來。

顯然,他在極力控制自己的情緒。

「再來。」

左不韋又是一拳轟出,依然是黑色拳芒。

葉雄身上浮現一層淡淡的金光,虛身而上,后發先至,又是一拳轟出。

砰!

左不韋身體就像敗草一下,跌飛出十幾米,這才停了一下,一屁股正在地上。

「不自量力。」葉雄鼻吼發出冷嘲:「還要打嗎,我怕再打下去,你連飛升台通道都闖不過,乖乖爬回去。」

左不韋氣得渾身顫抖,憤怒之下,胸口劇烈起伏著。

顯然他在考慮著,要不要動用真實實力。

半晌,他拳頭鬆開了,說道:「姓葉的,遲早有一天,我會讓你知道羞辱一個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他最後還是沒有選擇暴露實力。

真夠隱忍的,這還是以前那個狂妄的葉問天嗎?

還是本尊的死,讓他學會了隱忍,活著才是最重要的?

前妻的男人 只可惜,你的一舉一動都暴露在我的眼皮底下。

另一邊,路瑤跟幽冥打得火熱,兩人都拚命出手。

旁邊的闖關者全都遠遠繞過她們,把她們當成怪物一樣。

這種時候,能走過去已經不錯了,她們還在打架。

但是,他們不得不佩服她們的實力,沒有絕對的實力,誰敢在這裡動手。

「夠了,都給我住手。」

葉雄飛身躍起,落到兩女中間,一左一右,兩拳轟出。

左手魔氣,右手佛氣,氣勢如虹,直接將兩女震飛出去。

「誰敢動手,別怪我不念夫妻之情。」

聲音如雷,周圍的人,全都耳朵翁翁作響。

這一聲,中氣夠足的,氣勢很恐怖。

所有人都能聽得出來,葉雄這是徹底憤怒了。 被葉雄插手,兩女停了下來。

相互盯著對方,都沒有說話。

「瑤瑤,你先走,快速通過通道。」葉雄吩咐。

路瑤點了點頭,正眼也沒瞧幽冥一眼,快步前進。

葉雄跟在她背後守著,一邊走一邊提防幽冥跟左不韋,只要他們稍微有動手,他就會出手阻止。

幽冥氣得胸口不斷起伏,目光死死盯著葉雄,好幾次想出手,但是知道,自己出手的話,如果他出手阻止,她一點機會都沒有,他太強了。

「幽冥,君子報仇,十年未晚,咱們到飛升台,再慢慢找她算賬。」左不韋說道。

沒有暴露實力之前,他知道哪怕他們兩個人聯手,都不可能是葉雄的對手。

就在兩他們兩人猶豫之間,葉雄跟路瑤已經走了很遠。

別來無恙的重逢 飛升台通道後面的路,威壓越來越大,好在葉雄跟路瑤都是實力強者,最後都無驚無險渡過。

穿過通道,面前同樣是一道五彩門。

走過五彩門,面前一亮,出現一個巨大的平台。

平台建在山巔之中,放眼望去,面前是一座矗立在半空的巨大宮殿。

出口就在宮殿廣場的中間。

此時的中間站著很多人,全都是通過飛升台通道的修士,全都茫然地看著四周。

北虛,金伊,火炎一行,全都在。

「老師。」

「葉施主。」

「阿雄,你過來了。」

見葉雄跟路瑤出來,三人紛紛走了過來。

他們習慣以葉雄為中心,在未知的世界裡面,他們第一時間選擇了跟隨葉雄。

葉雄點了點頭,目光掃過周圍,只見遠處半空之中,懸浮著很多人,全都盯著這裡的飛升台出口,有些在低聲商量著,有些臉上帶著笑,有些甚至目光已經露出了渴望,看來這些都是飛升台一些有名的勢力。

片刻之後,幽冥跟左不韋也出來了,他們剛出來,幽冥目光就鎖定路瑤,似乎想過來動手。

左不韋馬上就攔住了她,讓她別衝動。

接下來,不斷有人通過通道,等飛升台通道關閉之後,廣場之中已經站了三十多人。

「人都齊了吧!」

場外,一名早就在等候多時的老道人御空飛來,落到一行人面前。

老者外貌五十多歲左右,留著花白的鬍子,頭髮高高盤了起來,手中是一根佛塵。

「老夫吳道子,是飛升台道門的,歡迎各位通過飛升台,距離飛升神界又進了一步。」老道說道。

他的話剛說完,一名魔修飛了出來,卻是名三十左右的婦女。

「我是魔族的仙姑,魔修過來。」

「我是鬼修陰山,專收鬼修?」

「妖族,泰山,妖修過來。」

「佛門,南齋,佛門修士這邊。」

半空之中,飛出各道的代表,紛紛表明身份,招攬人才。

周圍的人全都沒有動,來到新世界,大家都不敢冒然下決定。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葉雄身上,看看他怎麼選擇。

畢竟他是神帝傳世者,是曾經宇宙之中最強者,他知道的事情肯定很多。

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葉雄身上,各派代表也紛紛將目光落到葉雄頭上,都想看看這個被所有飛升者擁為核心的人物,到誰是誰?

「看來,這位道友是這群人之中的最強者了,不知道修友修何道功法?」魔族仙姑笑著問。

「佛,道,魔,妖,四道全修,你說了我應該跟你們誰走?」葉雄笑道。

此言一出,周圍的圍觀者,除了通過飛升通道過來的修士,早就知道之外,別的修士全都臉色大變。

現在的修士,能兩道同修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一般的兩道也就是佛妖,道妖,魔妖,修鍊功法跟煉體術。

四道同修,他們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這位道友,你說你是四道同修,能不能讓咱們見識一下?」吳道子目光閃亮地問。

「想見識一下是吧,行,給你們見識一下。」

葉雄同時施展佛,道,魔三種功法,身上三種完全不同的氣勢從身上出現,衝天而起,那耀眼的光芒,剎那間亮瞎了所有人的眼睛。

下一刻,葉雄身體突然一變,變身青龍,身體在半空繞了一圈,正是青龍變。

繞了一圈之後,回到原地。

剛剛片刻,他施展的神通已經證明了自己是四道同修。

周圍的人,目光之中全都是震驚之色。

「你們說,我這四道同修要加入哪一道?」葉雄笑問。

「這個……既然道友會道門功法,我們道門自然是歡迎的。」

「我們魔族並不排斥身兼風道功法的人。」

「妖族同樣歡迎你。」

「阿咪陀佛,佛修弟子稀少,能看到葉道友這樣,小僧真是萬幸。」

四道之中的人,紛紛出聲,對葉雄表現出熱烈的歡迎。

身兼四道神通,這樣的人才,誰不希望拉攏。

「抱歉,我並沒有打算加入任何勢力。」葉雄突然說道。

此言一出,周圍的人面面相覷,最後道門的吳道子站了出來,說道:「你是想當散修嗎,或許你不了解,在神界通道,當散修比較難,無法聚合修鍊資源,想飛升神界非常難。」

「縱觀這幾千年來,能從飛升台成功飛升的散修,屈指可數,你最好考慮一下。」 喜盈門 妖族使者泰山說道。

重生專屬藥膳師 「我沒有說我要成為散修,我要創建自己的勢力。」葉雄說道。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誰也沒有想到,葉雄膽敢說這樣的話。

一名剛進入飛升台的修士,沒有任何背景,居然一上來就說要創建自己的實力,這實在是有點狂妄。

「老師,說得好,咱們就得創建自己的勢力。」金伊第一個站出來認同。

路瑤目光在周圍看了一遍,一眼就看中了面前的懸浮山峰,對葉雄說道:「夫君,這地方我看著挺不錯了,要不,咱們就在這裡創建勢力吧?」

葉雄抬頭看著面前的懸浮宮殿,點了點頭:「這地方,看著確實挺不錯的。」

話間剛落,突然一道憤怒的聲音傳來,正是先前客氣的吳道子。

「你們好大的膽子,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

(ps:最近這段時間有點事情忙,可能更新不太穩定,要九月初才慢慢恢復常。等不及的可以先養著,沒時間想情節,我是不會隨便寫出來充數的,只能斷更,抱歉了。) 我很不喜歡你對我說話的態度。」葉雄冷冷道。

「不知道天高地厚,我本想著以你的資質,好好調教之下,還有可能飛升神界,現在看來你連人都不會做。」

「我為什麼要做人,我能讓別人看我的臉色做人,豈不是更爽。」

Leave a comment